【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六十五,六十六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2月4日

    字数:745

    第六十五章 天注定

    上说到,田秋兰被迫听人家靡靡之音,听的上了火,失了眠,第二天,美

    奈子起早就走了,叶南飞虽然挺辛苦,但昨夜爱的释放,让第二天的他心情舒畅,

    而且欢愉后的睡眠格外的有深度,也解乏,相反田秋兰面容憔悴,黑眼圈都出来

    了,这没干活的比干活的还辛苦。叶南飞发现有点不对劲,还嘴欠,问了一句:

    「呀,田姐,你眼圈咋都黑了呢?」田秋兰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阴沉着脸:「没

    事。」转身就走了,这时候的田秋兰有种要杀人的冲动,还说咋了?

    本来田秋兰和叶南飞的关系就挺矛盾的,为啥呢?叶南飞是救她的人,还安

    排她住,管她吃,按理说这.

    零一.┕

    是救命之恩啊,应该感恩才对,可是人有时候就这么

    矛盾,微妙就微妙在,他俩不是同性而是异性。异性本来就应该相吸的,而且又

    有恩情在,不说弄出点感情来,至少也应该暧昧一下子吧,但是叶南飞因为心有

    所属,对于男女之间这种温情完全屏蔽了。

    别怪叶南飞,不是他无情,是因为人的精力太有限,他已经有了李永霞,美

    奈子,还有李永红,他可在没有精力招呼另一个人了,所以对于田秋兰的存在,

    他只是礼节性的问候一下,平时根本就无视了,而你对一个相貌还算不错,自信

    心还很强的女人视而不见,那你还不如侮辱她,强暴她呢,因为这样至少证明她

    还是有点魅力的,这视而不见的态度简直就是全部否定人家,这对于任何女人都

    难以容忍的。

    所以田秋兰对叶南飞的态度也就挺复杂,因为无视,造成她对叶南飞还没有

    对其他几人热情。这下在看清楚这事,更让她心里不平衡,心里一边骂流氓,一

    边怨恨,那奈美咱比不了也就算了,确实漂亮,可是这俩村姑我还不如么?当然

    这只是一种潜在的感觉,就田秋兰自己有时候都闹不准为啥自己神经兮兮的。

    她的这些稀奇古怪的感受,这伙人可没空体察,大伙还是各自忙着各自的事,

    但没人知道危险正一步步逼近,他们美好的生活眼看着就要断送了,怎么了呢?

    因为又一股运动风潮来了,要针对一些翻案风以及不满言论。事情的根源好像

    是跟十里送行,广场事件有关,上点年纪的人可能记得,建国后,改革开放前,

    这个国度是一场运动挨着一场,基本没消停过,可以说这段时期的最大特点,就

    是依靠各种运动,来运行这个国家的。

    运动一来,什么抓典型啊,凑人数啊,下定额,下任务啊。总之上面有态度,

    下面就得完成的像个样子,比如最近市里要是关注浪费问题,那么好了,下面个

    单位肯定要抓出很多浪费的典型,如果说咱这单位没有这现象呢?那你这跟领导

    咋汇报?你说俺们单位没有这现象?你得一抓一大把,搞得轰轰烈烈,这样才算

    你工作做的好。

    比如公安局这段严打,你说俺这片治安老好了,违法现象不多,那你麻烦了,

    你应该大抓特抓,实在没有,抓几个平时不安分的凑数,得弄得风生水起才行。

    而这次因为广场事件,全国又刮起这个风,那从县里到公,都在抓典型,抓案

    子,正愁凑不够数,就又把田秋兰的事翻出来,这案子多典型啊。如果没这股子

    风潮,也许就没人关注这个事,就算关注,这么大林子,谁爱进去找去啊,没准

    早就被黑瞎子糟害了。

    但运动一来,所有力量都调动起来,那付所长,把自己对调查沿河沿江的结

    果拿出来,于是领导下令,挨着这几个盲流点查,看看能不能有结果。外面一

    片恐怖气氛,而叶南飞他们在林子里哪知道啊,依然快快乐乐的生活着。而这天,

    不幸终于降临了。

    咋事呢?说来也巧了,这天正是打鱼卖鱼的第二天,大家头一天都很累,

    基本都在家休息,叶南飞这里也没人来,而他再累也习惯早起晨练。吃完早饭后,

    他收拾收拾院子,又和田秋兰侍弄侍弄园子里的菜,后来田秋兰就不让叶南飞伸

    手了,因为她平时也没啥活,偶尔做做饭,洗衣服人家李永霞不用她,打鱼也不

    用她,她也就侍弄侍弄园子,洗洗自己的衣服。

    叶南飞一看没啥事,挺长时间没去小块地看看了,是不是让野猪啥地给祸祸

    了。于是他背着简装背包就出发了,说简装是没带露营的家伙,但是其他东西还

    是带了,林子里独自穿行,千万别侥幸,必须时刻准备着,不然遇到突发情况就

    傻眼了。这也是他常嘱咐李永霞和美奈子他们的。

    等他逛一圈来已快中午,这么一圈下来相当于散心,他逛逛悠悠的往走,

    小黑欢欢喜喜的在前面开路,快到家的时候,小黑突然停下,耳朵竖起来,开始

    警戒。猎犬一般知道啥时候该出声啥时候该沉默,叶南飞马上意识到,怕是有陌

    生的东西靠近了,赶忙隐藏起来。

    拽出望远镜开始观察小木屋的情况,发现有一人拎着两根鱼从院门出来,往

    东赶去了,是去李屯的方向,这一幕把叶南飞吓够呛,瞧着刚才那人应该是民兵

    的打扮,肩上还挎着步枪么,这是抓自己来了?等了半天院子里在没有动静,不

    过刚才那民兵走的方向倒是不小的动静,七吵乱嚷的,虽然听不真切,但应该是

    几个人。

    他马上小心的接近木屋,进了头道门,没事,然后二道门,也没人,木屋的

    门却开着,院子里有点杂乱,观察了一下没人,进屋后也没人,叶南飞意识到,

    怕是田秋兰被抓走了。现在搞不清民兵是来抓他的还是田秋兰的呢?不管是谁,

    必须跟上去看看,于是又往背包里装了点必备的东西,带上武器出发了。

    跟踪这些二五子民兵没啥难度,而且这个路线叶南飞都走了几年了,夸张点

    说,闭着眼睛都走不丢,他时而超前路等着他们,时而并行,时而尾随,林子里

    的路并不如公路好走,那几人走的不快,走走歇歇的。一共四个民兵,都挎着破

    步枪,田秋兰胳膊被捆在后面,低着头走在中间。叶南飞心里很挣扎,怎么办?

    这田秋兰被抓去后果不用说,会很惨。

    可自己也救不了她啊,难道和民兵武装对抗?打不打得过这四个人不说,这

    等于和官府作对,与人民为敌,试想一下,没这胆量,而且田秋兰和自己也没啥

    关系不是,就是不得已救来的女知青,又不是自己同学,朋友,女朋友,他不

    断给自己找理由。但还多少有点于心不忍,他约摸了一下,他们差不多应该在哪

    休息,提前先赶到那等着他们。

    看看能不能有机会,实在没机会就没招了,心里还念叨着,田秋兰,你可怪

    不得我啊,我已经尽力了,你总不能让我把四个民兵干倒救你走吧,这难度也太

    大了,人家还有枪啊,最关键的是人家是代表人民与政府逮捕你,我一人也对抗

    不了啊,就算这次救了你,人家已经知道小木屋,还是要来抓,没治了,他心里

    还是琢磨着。

    不过事情还真有变化了,叶南飞预测的一点没错,这地点确实是休息的绝佳

    地点,几个家伙慵懒的各自找地方坐下来,田秋兰很颓丧的瘫坐在一边,几个人

    嘻嘻哈哈的在说着什么,他正着急听不见他们说啥,这时有俩要小便的站起来走

    向叶南飞这边,把叶南飞还还吓够呛,别是发现自己了,忙按着小黑的脑袋一面

    安抚它别出动静。

    那俩人没走出几步,不过距离叶南飞还是近了一些,边解手,边聊天,一个

    说:「啥时候动手啊?动手之前让哥们们解解馋,反正也得弄死,不玩玩那不白

    瞎了。」另一个:「这不是一直找适的地方呢么,这娘们长滴不错,一会可得

    好好开开荤,嘿嘿。」

    一个:「她咋把高书记得罪了?还非得弄死她?」另一个:「这特么谁知道

    啊,估计是有啥不可告人的呗,咱也别问,知道的越少越好。老高家谁惹得起啊,

    在公都横着走。反正这女的已经失踪这么久了,这会让她真失踪,谁还能查出

    来咋的?我看商量商量,一会在这把她办了就得了,完事一埋,鬼

    ?

    知道啊。」

    俩人完事去,果然四个人坐一块商量了一会,然后有俩人走向田秋兰,另

    俩个好像在找适的地方,最后在一棵大柞树下招呼着,看样那树下够平坦,树

    叶子也够厚实。那俩架着田秋兰就往哪树下去,田秋兰似乎已经预感到事情不对

    劲,可能是那俩人淫邪的表情让她意识到了什么,她拼命挣扎着,可一点用也没

    有。她被人扔到树下,其中一个说:「臭娘们别给脸不要啊,你识趣点,把俺们

    几个侍候舒服喽,俺们就不整死你,要是不听话,直接弄死你在这埋了,任谁也

    不知道。」

    田秋兰整个都绝望了,两个分别把着她手的,还有两个在扒她的裤子,田秋

    兰还是无谓的挣扎着,但喊不出声音了,已经陷入极度恐惧中。这时本打算放弃

    救援的叶南飞坐不住了,本来想,要抓她去,那也就算了,反正也不是自己管

    得了的,如果只是强奸,叶南飞也未必下决心,被强奸么,至少还有命在,受点

    委屈而已,毕竟和国家机器作对,还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但这几个人要先奸后杀,这可不出手不行了,还有一个变化,让他下定了决

    心,这几个人的枪都扔一边了,和大树下都有一定距离,这时树下正忙的热乎朝

    天,根本不知道暗中还有人,也不知道他们的枪被收走了,其中一把还是被小黑

    叼走的。没有了枪的威胁,叶南飞基本没啥顾虑了,但他可不想让人认识他,于

    是拽出一块棉布把脸蒙上了,这块布其实是包里带的抹布。

    然后找了个角度,还算隐蔽,拉弓搭箭,因为叶南飞连收枪,在准备,虽然

    很麻利,但也有那么一会,就这么一会,四人中的一人已经得手,并且兴奋的在

    田秋兰身上腾挪着,其他三人帮着按着,并且一脸兴奋并淫笑着看着。田秋兰已

    经完全绝望,四个如狼似虎的家伙对她实施暴力,换谁也得吓蒙。这几个人很操

    蛋,但叶南飞可不想杀人,杀人和打猎可不是一个概念,杀人这个心理障碍不是

    那么容易逾越的,另外这也罪不至死,虽然这罪对于被伤害者来说天理难容。

    叶南飞这一箭射中了那家伙的肩膀,那家伙的身体被箭的惯力带着往前一跄。

    感觉后面谁给了他一棒子,动作跟着就停下来了,前面那俩没明白他咋突然停下

    来了:「我擦,这么快就完事了?你行不行啊?」但是身后那人看出不对劲了,

    他发现有半截带着羽毛的木棍插在了同伴的身上,但是一下子他搞不清情况,看

    着同伴的后背发愣。

    停了那么几秒钟以后,中箭那家伙才发现,自己肩膀冒出一截箭头来,身体

    各种神经传导也才到位,特别是眼睛看到以后,他捂着中箭的地方惨叫起来。

    第六十六章 走投无路

    上咱说到,几个人正在强暴田秋兰,正在冲刺的那位被叶南飞一箭射中了

    肩膀,他捂着肩膀惨叫的时候,第二箭已经到了,中箭的是按着脚的那位,也是

    一箭从肩膀穿过,要不说民兵二五子呢,他们和真正军人的差别就看出来了,这

    如果是真正军人,发现危险,第一反应是找地方隐蔽,然后找对手,而现在已

    经俩个中箭了,前面那俩竟然惊吓的站了起来,正好成了叶南飞的活靶子。

    接着瞬间两箭,射中了前面俩个的大腿,几个人瞬间陷入恐惧之中,有一个

    还有点胆量,试图在找枪,而其他三个才想起隐蔽,而叶南飞从暗处绕到大树

    底下,去解救田秋兰。几个人已经没有抵抗能力,但叶南飞感觉还是暴露的越少

    越好。他猫身来到田秋兰身边,把她扶起来,手还被捆在身后,裤子被人扒掉,

    内裤也被撕碎了,下身全裸着。

    他忙把绳子割断,田秋兰这时才从恐惧中有点转过来,认出是叶南飞,一下

    子扑到他怀里大哭起来,叶南飞有点内疚,因为自己的懦弱,让这姑娘可是受了

    委屈了。估计这阴影得跟着她一辈子。这时那四个人是明白了,原来是这家伙对

    他们下的手,事情一旦明朗,就没啥可怕的了,就怕你的对手不露面,而你也不

    知道是谁,有多大实力,多少人,那是最恐怖的。

    现在一看就是一蒙着脸的家伙,而这几个人在大队里可不是本分人,虽然那

    个年代成长不成村霸,但意思也差不多,在周边几个屯子没人敢惹的,当了民

    兵,有高书记做靠山,更是牛的不行,从来没吃过这亏啊,来之前他们被分派到

    十号盲流点的,当然会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已经被告知是一个2来岁的小伙子,

    而这么一看,用箭射他们的就是了。而且田秋兰就是从他家抓来的,这小子是来

    救了,还蒙了面,那就不认识你了?

    其中有个胆大的:「你就是木刻楞房子那小子吧,你以为把脸蒙住了就没事

    了?你敢射俺们民兵?你这就是现行反革命,小子唉,有本事你弄死俺们几个,

    要是不弄死,有你好看的。」叶南飞听他这么一说也麻爪了,最怕的就是让人知

    道身份,这下如何是好。这身份一暴露,自己现在的生活就完全毁了,而且没地

    方去了,这让叶南飞心乱了,就算他经过这么多事,又修心这么久,也扛不住这

    变化带来的震动。

    那小子:「嘿,小子,想办法把我们送李屯,我们心情好了,没准就放过

    你了,咋样?」看样那小子还挺聪明,知道这会不能较劲,还是缓和点,哄着点,

    否则一刺激他在真把他们几个弄死。叶南飞思半天,心里真是有了这个打算,

    不弄死这几人,自己怕是没好日子过了,已经从城里逃到这深山,还往哪逃啊?

    他帮田秋兰穿上裤子,从小腿上拽出那把牛耳尖刀,首先走向了那话不断的

    小子:「你说是我有罪,还是你们该死?竟然要先奸后杀,还有没有人性?」那

    几人一看有点怕了,这是要杀人灭口啊,叶南飞的刀子已经逼到了那小子的脖子,

    另一个人:「哥们,哥们,别急眼,别急眼啊,你说你杀了我们也白搭,今天是

    十多个盲流点一起查,我们如果不去,大队会派更多人来的,你俩还是没跑,

    不如你放了我们,我们就说没看见这姑娘,也没见过你,这不就结了么?」

    这句话算是救了他们几个人的命,也算让叶南飞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不比这

    几个人轻松,真要把刀捅进同类的身体里,这要是没经过训练,还真难做到,别

    看书里电影里杀人那么容易,真实里并非那么简单,就算情况所逼,真杀了,心

    里也会造成很大阴影。叶南飞一想是啊,杀了他们几个也是白扯,他们是上面指

    派来查的,要是不去,还不得派大队人马来?

    叶南飞放开那人,把藏起来的枪都拽出来,枪他可不敢惦记,枪要丢了,那

    在天朝可是大事,那会是不死不休的追杀。虽然枪还给他们,但子弹不能给。完

    事后,没有再跟他们废话,带着田秋兰匆匆的走了。不匆匆不行啊,留给他们的

    时间不多了,叶南飞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现在问题已经明摆着,这地方待

    不下去了。

    田秋兰还哭哭啼啼的,不过叶南飞哪有心思安慰她了,心里已经充满了忧虑,

    先是到木屋,思应该带啥,还有就是怎么通知李永霞她们,第一是通知他们

    不能再来木屋,第二是通知他们自己必须的走了,这是又一次逃亡。看着自己一

    手置办起来的小家,心里难受啊,舍不得走啊,更舍不得的是人啊,自己爱的人

    几乎都在这,而田秋兰还没太明白叶南飞要干么,站在屋地傻看着叶南飞。

    叶南飞正心烦,但是也尽量克制着:「田姐,赶紧收拾东西去啊,你感觉应

    该带啥,都带上,这地方不能待了。」田秋兰这才明白:「啊,啊」两声之后跑

    西屋收拾东西去了。最后装完叶南飞发现基本还是那一包东西,当初来到林子里

    差不多是这一包,走了还是。他坐在桌子前,想给李永霞留封信,并且写着,可

    是后来一想,不行,万一民兵先赶到,反而把李永霞她们暴露了。

    想了一下还是别留,去师父那先。想到这,他忙带着田秋兰奔师父家去了。

    到了师父那,这么一出打扮和神色,把师父他们吓一跳,感觉是有啥大事了,叶

    南飞把事情前后一说,师父一听也傻眼,这事还真是摆不平,不说这几个人能不

    能算完,他们去都不用夸张,直接实话实说,肯定大批人就杀过来了。

    正如叶南飞想的,这地方待不下去了,可还能去那呢?师父这肯定也不安全,

    林子里有几个散居户人家都调查清楚了,师父就问叶南飞如何打算,叶南飞:

    「我现在也不知道,不过我想先把田秋兰送家再说,我帮她也只能帮到这了,

    其他的我也管不了。」师父:「嗯,我看行,先送她,正好也算避避风头。然后

    看情况再说。」

    美奈子在边上听着早就急了,怎么一天没见出这么大事了,昨天大伙还开开

    心心的在一起:「南飞,我跟你一起走。」叶南飞一听,既感动又头疼,嘴上说

    了一句:「你先留下照顾师父,不然我不放心。」美奈子:「我不。」叶南飞其

    实刚才在家,这些问题都思到了,李永霞怎么办,美奈子怎么办,师父怎么办。

    其他人到好说,也不是离开自己不行了。

    叶南飞:「我这次出去是送人,你也不是不知道,没有户口,没有介绍信,

    在外面寸步难行,你跟着出去干啥,而且家里还有事要办,估计明天就会有大队

    点'b^点^

    民兵过来,李永霞她们还不知道出事,万一也来木屋,被抓了咋整?你必须在这

    之前想办法通知她们,还要帮我安慰她们别乱来。」

    美奈子一听暂时不吱声了,但是明显噘着嘴不愿意。叶南飞又跟师父说:

    「师父,你这里他们肯定也得来,到时候别让美奈子和令伊露面了,这帮家伙没

    好人。」然后又跟尹令伊说:「我走以后,你要照顾好师父,等事情过去了,我

    就来。」说完带着田秋兰往外走,师父他们送出来,师父和尹令伊送到大门口,

    而美奈子却一直跟着。

    ^点^^b点

    叶南飞:「柰子,听话,去吧,外面安排妥了我就来了。」美奈子:

    ?¨

    「我送送你不行啊。」叶南飞没再之声,三人默默的往林子里走去,而后面看着

    的师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尹令伊却心情更复杂,自从发现他和李永霞不清不白

    后,她心里充满恨,恨他花心,恨他无情。一直没给过他好脸,可是他真的走了,

    她反而恨不起来了,心里空落落的,原来自己心里一直没有放下他。等师父进了

    门,她也跟着撵了出去。

    叶南飞设计了一条线路,坐车,走公路这都不行,只能穿越无人,直接奔

    乌拉市。可以说一路向北。叶南飞感觉差不多了,就不让美奈子再送,美奈子:

    「你还来么?」她似乎有种感觉,叶南飞怕是不来了。叶南飞心里更是一团

    麻,他对前途更是迷茫:「我尽量来,可是我要真不来,你想办法联系加山,

    告诉他现在中日友好了,他可以联系大使馆,日本应该想办法接他们国,到时

    候你就跟他们去。」

    美奈子一听急了:「不,我就在师父家等你来。」说完搂住了叶南飞不撒

    手,田秋兰识趣的先往前走了一段,俩人忘情的吻在了一起,叶南飞又贴在她耳

    朵旁:「你不是一直想到外面的世界么,但在中国你和我到外面都没法生活,只

    有出国,你有这么好的机会别放弃,其实我之前就知道这消息了,但是舍不得你

    走,所以没告诉你,你原谅我。」

    美奈子哭着:「没有你我哪也不去,去哪都没意思。」叶南飞:「我也舍不

    得你们,可现在没办法,这林子里肯定待不下去了,等过了风头再说,你通知李

    永霞,但是别让屯里人看见你,你就在林子边上等,咱俩在那不是有营地么,另

    外这几天林子里肯定会进来很多人,你别让他们看见,如果去师父家查,你和

    令伊要藏起来,那些人都没好人,你这么漂亮让他们看见肯定会起坏心思。」

    美奈子用手锤了他一下:「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没正经的。」叶南飞:「我

    说的是真话,李永霞哪里你通知完了,劝劝她,万一我不来,让她找个好人家

    嫁了吧,别等我。」

    美奈子:「我听着你咋就是不想来了呢?」叶南飞很为难的说:「那咱们

    就以一年为期,好不?」美奈子越听心越毛:「不行,不管你啥时候,俺都等着,

    这地方不行了,咱在找个地方盖个木屋,还是一样的。」叶南飞俩人谁也舍不得

    马上分离,只是抱在一起说着难分难舍的话。那么叶南飞之后的逃亡之路会如何

    呢?且听下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