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六十三,六十四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2月3日

    字数:7284

    第六十三章 捡个女知青

    上说到几人一路欣赏着美景,音乐,阳光,再复杂的人在这环境下也会变

    得单纯,干净,美好起来。到了快和大江汇的最下游,水面变得很宽阔,平缓,

    新置办的三,随便在河面上拉一收获都颇丰,也确实如叶南飞所料,这里

    的鱼品种更多,更大。这里是两河交汇,水质水温,加上冲击的原因,浮游生物

    特别丰富,这也就引来了大量的鱼群。而且很多鱼也喜欢逆流而上。

    再加上这里人迹罕至,扑鱼的人少之又少,似乎被人遗忘了,人还是可以靠

    捕鱼来改善生活的。这那里是劳作,简直一场欢快的游戏。捕了两编织袋的鱼,

    感觉差不多,就在岸边找了块地方扎营,叶南飞让小胖在岸边挖了个水坑,把鱼

    放在里面,以保持第二天鱼的新鲜。他和李永霞搭帐篷,李永红收集草药,防虫

    蚊,美奈子早就跟叶南飞学会了做防御圈,而且非常喜欢这工作,她做的比叶南

    飞更细致,有时候还突发奇想的弄点革新。

    晚上的晚餐新鲜的江水炖江渔是必须吃的。食是煎饼,林子里很难种水田,

    苞米还是林中小屋的粮,在李永霞的持下,苞米深加工的食品,大煎饼,已

    经代替大饼子和大碴子,成为粮,口感和味道都上升了一个层次。吃完饭后,

    大伙有用艾蒿液擦了身体暴露部分,在河边蚊虫更为凶悍,还有一种大型的吸血

    昆虫叫瞎眼蒙,长得和蜜蜂大小差不多,一般以叮大型动物为,牛皮都叮的透,

    叮人对于它们来说那就属于吃细粮,尝海鲜。如果不做防御,这一晚上你就体无

    完肤了。

    2?|?

    睡前,大伙围着篝火聊天讲故事,这也是小木屋的传统节目,当然很多时候

    都是叶南飞讲,因为他看的书最多,很多都可以讲,而且还是连续剧,长

    篇一讲就是一个月甚至几个月,当然他们也有很多民间故事和传说,也可以

    讲。睡觉时候是要有人放哨的,第一班是胖子,第二班是美奈子和李永霞,第三

    班是叶南飞,后半夜早早就要出发去渡口,李永红,大伙都拿她当宝,没人攀比

    她,这种活一般不安排她,早早的就让叶南飞搂着他睡觉了,一般这这种情况下,

    李永红都缠着叶南飞搂着她入睡,其实这种机会也不多,她们很少有机会在木屋

    或者外面留宿的。

    但到了叶南飞值班的时候,这俩人谁也没舍得叫醒叶南飞,而是她俩一直坚

    持到后半夜,起来后让叶南飞是又心疼,又感动,但还是给她俩一顿埋怨,休息

    不好的话,影响第二天干别的啊。夏天,天亮的早,两三点钟天际已经鱼肚白,

    顺河而下,没一会就到了交汇处,景色更为壮观,河水更清颜色也浅一点,而大

    江的水更浑浊一点,颜色可能因为水深的原因,颜色也深。

    江面更宽阔,两边都是石砬子,很是险峻,不知道是经过多少年冲刷形成的,

    峡谷,俩边石壁都很陡峭,颜色漆黑,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有很多

    形态很奇怪,小胖好像来过,不断的介绍,这里是烟筒砬子,这里是牡丹砬子。

    叶南飞没见过书里的三峡,雅鲁藏布江什么的有多雄伟壮观,但是眼前的一切,

    已经让他叹为观止。不仅让他想到道家说的,道法自然,大象无形,大器免成,

    大自然的力量无可比拟。

    到了渡口,李志国和张默已经等在那里,当然师父家毛驴也带着,把装鱼的

    袋子搭在毛驴身上,现在是货源不成问题,销售不成问题,唯一制约的就是运输

    问题了,大伙边干活,边研究,在卖两,咋也得买两辆自行车,小胖不干,说

    咋也得买三辆,他也要。这样每个自行车也可以带一些,量就上去了,收入也跟

    着上去了么。

    归途上远没有来时那么顺风顺水了,而且还有一个重要问题没解决,顺流而

    下的时候,感觉不大,但是逆流而上,方向控制成了很大问题,叶南飞不得不把

    大量的精力放在控制方向上,就这样还弄得他手忙脚乱,越是往上游,水流越是

    急,问题也就越突出,那么动力就全靠她们四个的桨了,但是因为没经历过训练,

    用力不均,更导致方向难控制。

    把几个人累的歇了好几气,下午挺晚的了才到家。好在路上歇气时候多加了

    一顿饭,累是累了点,没饿着。歇了一会,李永霞她们三个就急着家了,已经

    一宿没,在住一宿,家怕是要挨批,特别姑娘家,总夜不归宿,这是大问题。

    随着年龄的增长,距离适婚年纪越来越近,而姑娘的名声,直接关系到你能不能

    嫁个好人家。而美奈子却是可以顺理成章的留宿了,师父家也不追问,李永霞也

    不知道。但是俩人也没精神头缠绵了,早早入睡。

    第三天,张默李永霞她们全来了,这次果然收入不错,大伙兴奋的分配收入。

    同时提出了遇到的问题,最严重的当然是木筏方向控制问题,但是谁也提不出解

    决方案,最后只能去请教师父。师

    找2请

    父:「小飞你怎么被这罪简单的事给难住了?

    是船就要有舵的么,歌里不都唱了么,大海航行靠舵手么。哈哈」叶南飞恍然大

    悟,哎吆,灯下黑了,按个舵不就完事了么。

    日子的内容在不断丰富着,也越来越有奔头,有希望,大伙也过得越来越有

    滋味。但中间出了一个小插曲,让叶南飞心底的阴影又返了出来,是啥事呢?有

    一天,叶南飞在院子里练功,打的是太极拳的套路,每到这个时候,李永霞都喜

    欢准

    ¨?3?

    备一盆清水,放着手巾,然后看着叶南飞打拳,这似乎成了一种习惯,也好

    像是她的一种享受,因为练功打拳,这夏天都是光着上身,不然出了一身汗,衣

    服都溻湿了,而浑身的肌肉块,显得那么阳刚,是力量的象征,但是打出来的太

    极拳是那么阴柔飘逸。

    这是力量与柔美的结,每次李永霞都那么着迷的欣赏着,像是永远看不够

    似的,叶南飞一旦停下来,她就拧干了手巾,上去给他擦汗,叶南飞很享受这些,

    也享受李永霞边给他擦汗边火辣辣的看着他,什么是爱啊?其实很多时候可能没

    那么复杂,就是我看着你永远看不厌,待在一起,待不腻。

    而就在这个时候,小黑发出了比较急促的叫声,这叫声代表着有不是它熟悉

    的东西出现了,果然,在外圈蒺藜墙外有人喊:「有人在家么?」大伙都一惊,

    这几年在这林子深处还真没有外人来过。老猎人,老放山的不是死了就是年岁大

    了,年轻的不敢轻易这么进来,而队里也控制的严。一直挺消停,这怎么突然出

    现生人了呢?当然李永霞她们不能露面。叶南飞赶紧让她们藏起来,比如已经改

    成储藏间的窝棚,内墙在后面还开有一个小洞,就是防止遇到情况,自己反而被

    困在院子里。

    大伙都掩藏好后,叶南飞出去了:「啊在啊,您是?」边说边打开外墙的大

    门。外面站着俩人,为首那人长的倒是一脸正气,和屯里的农民一看就不一样,

    应该是国家干部之类的,这种人一般都是养尊处优的,怎么钻这大林子了?那人:

    「哦,你好啊小伙子,呵呵长得挺壮实哦。我是咱柳树河公派出所,所长付守

    成,这段时间我们要走访一下,这沿江沿河的很多散居户,万一有啥事,咱政府

    不是也心里有数么。」

    叶南飞心里还是充满疑虑,哎吆这么认真工作的干部可是不多见,难道他们

    的目的就这么单纯?不会是奔着自己来的吧,他虽然心里画魂,也紧张,但毕竟

    经历这么多事了,还是能镇定面对的:「啊那赶紧进屋坐吧。」后面跟着那位略

    年轻,看样是警员。

    进到里屋,那所长拿出一幅地图,是柳树河公的行政图。他说:「你看,

    我沿江,沿河已经走访了这么多家了,到你这里是第十家,那就叫十号盲流点吧。

    虽然你们属于盲流,但是都住了这么久了,就这么住着,只要你们遵纪守法,就

    没问题。不过还是要登记一下的。」

    于是问籍贯,问姓名,问住在这的原因,一边问那警员一边在本子上记着。

    当然不能实话实说,名字也谎报,籍贯说成乌拉市,因为父母都是走资派,前些

    年被批斗死了,自己害怕就跑进这林子里了,听的二人还挺同情。完事之后,叶

    南飞为了给所长留点好印象,就留他俩吃饭,但是人家说啥没留下,这还真让他

    改变了一点对干部们的印象。他俩也背着大背包,看样自己带吃的了。

    同时也感叹,天朝的统治真是无孔不入啊,都跑这深山里来了,还逃不出他

    们的掌控,管理。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事也没有后续,慢慢的大伙也就忘

    了 .接着过自己的生活。木筏的舵按上了,而控制舵只要李永红就可以了,方向

    可控以后,划起来也省力多了。而自行车买了两辆,那时候自行车不是一般家庭

    能买得起的,结婚三大件其中的一件,那都是过两年的事,就当下,娶媳妇,还

    都不敢要自行车呢。

    胖子当然不满,不过让他和李志国换班去街里以后,才算平衡了。而李氏姐

    妹频繁的在外留宿,每周都那么一晚,让家里很担心,后来发现能拿来钱,她

    俩解释是去伙倒腾鱼,家里看在钱上算是默认了。这天,几个人又沿河而下,

    一切都很顺利,但是走了没多远,发现岸边好像有个人趴在那。因为这小河没多

    宽,特别是上游,所以很容易发现,也看的挺清楚。

    马上把筏子靠过去,果然是个人趴在那,而且是个女的,叶南飞过去把人翻

    转过来,李永霞她们惊呼了一下:「这不是集体户的田秋兰么?怎么跑这来了?」

    叶南飞试了一下还有呼吸,瞧着只是晕了过去,然后又是给喝水,又是掐人中的,

    总算醒了。那么这姑娘是怎么跑到这深山老林里来了呢?且听下分解。347

    第六十四章因言获罪

    上说到扑鱼的半路捡了一位姑娘,还是李永霞她们认识的,是李屯集体户

    的知青。也不怪乎他们有知识青年的称号,其实他们就是初中生和高中生,但给

    人的感觉能力确实很强,无论是办事能力,创作能力,自理能力。而且本身就有

    那么一股子读书人的气质,或者叫做知识分子气质,或许是那个时代读书人太稀

    少的缘故吧,所以显得那么突出。和现在的学生比,大学生都未必有他们那个范。

    这姑娘同样,一看就是个知识青年,不用介绍也能看出不是哪个屯子的姑娘。

    不过当大伙问她为何跑这来的时候,她却显得很紧张很戒备,弄得大伙都挺尴尬,

    还是叶南飞比较理解,可能人家有啥难言之隐,或者是对出现的这些人不信任,

    毕竟刚见面:「没事,觉着不方便不用说,那你这是要去那啊?用不用我们送你

    去,或者我们能帮上啥?」

    一问她这个她就哭了起来。叶南飞忙说:「你不用怕,这里没人会坑害人的,

    她们几个也是李屯的,这荒山野岭的,可是没啥人啊。」叶南飞到不是吓唬她,

    如果扔她一人在这,没准今晚就得被啥野物给吃了,就算没遇到啥野物,就这林

    子里,你个姑娘家,要吃没吃,要住没住的,晚上蚊虫也咬死了。

    这姑娘看看他们似乎也不是啥能害她的人,于是就说了,虽然她说的简单,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这上山下乡运动的后期啊,这些学生们慢慢感觉出来了,农

    村里哪有理想啊?哪有事业啊?这里只会把一个大好青年折磨成唯唯诺诺的农民。

    只能让人颓废,麻木。一些家里有背景的人纷纷把自家孩子弄城,有的办招工,

    有的办参军。可是很多人是家里根本没有门路的,那你只能继续窝在农村。

    田秋兰就是其中之一,她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别说没条件求人,就算有点条

    件都找不到人求。家里靠不上,那只能靠自己了,为了离开这里,所有人开始无

    所不用其极,这时候女性当然有个比男人的优势条件,那就是出卖自己的身体。

    田秋兰也同样,一狠心,找上了大队书记。

    大队书记对这些城里来的女娃早就垂涎三尺,都是水灵灵的,不像乡下女人

    太糙。书记说,那你晚上来研究研究吧。大家心照不宣,晚上过去,书记:「哎

    呀,你这事不好办啊。」眼睛贼溜溜的在她身上扫来扫去,田秋兰早就豁出去了:

    「只要你给我办,我啥条件都答应。」有这话书记就放心了,急色的搂住她就啃,

    一嘴的烟臭,熏的她只恶心,他在就不会啥前戏了,脱了裤子直奔题。

    毕竟岁数大了点,也是常年吃粗粮吃惯了,猛的来这顿鲜嫩菜,他狼吞虎咽

    的,快了点。刚插进去,没抽插几下,射了。名副其实的快枪侠。书记是挺满意,

    不管快慢,鲜是尝了,最失望的是田秋兰,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那事?可能书记

    的家伙也小了点,她只感觉刚进去时候疼了一下,后面就没啥感觉了。

    至于求的事能不能办的了,那以后再说呗,就这么在不等价的情况下,做了

    交换。可付出是付出了,硬是没有收获,她去追了几次,不但没有结果反而又被

    迫付出了几次,她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你还不能张扬。

    这心里可就一直憋着一口气,今年队里不怎么要种一点西瓜,在一次去给西

    瓜地锄草的时候,中间休息,她和同伴坐在地里休息,那时候小西瓜长得又一个

    拳头大了,挺可爱的,她就偷摸的拿起来玩,但是心里的阴影一直在,憋的那口

    气一直没地方发泄,这时候拿着小西瓜,就在上面刻了几个字,啥字呢?就是,

    上山下乡是个骗局。其实写这几个字,就是一种发泄,也没啥目的,一共八个字,

    写在拳头那么大的西瓜上,你说能有多大的字。

    但是她忘了,西瓜会长大的。这不快到夏末了,西瓜陆续成熟,在摘西瓜的

    时候,有人发现一个西瓜上赫然写着这八个反动的字,那时候人觉悟多高啊,随

    时都想表现自己多进步,对组织多忠诚,对太祖多忠诚,但缺少机会,发现了这

    西瓜的人可就如获至宝了,马上上交这西瓜。这可是大案,惊动了公,甚至县

    里,领导要求坚决彻查。

    于是整个李屯挨着排查,其实不难,那时候识字的本来就不多,能写的这么

    标准的更少,最后焦点定在集体户,内个年代,为了表忠心连自己爹妈都能出卖,

    何况同学呢,于是那个和她一起坐着休息的同学,就把她举报了,好在那天来抓

    她的时候,她正好去了厕所,本来这两天她就提心吊胆的,因为她知道那是她写

    的,当天她从房后转过来的时候,发现院里有民兵站着。

    她马上意识到八成是要出事,于是又绕到房后,趴窗户下一听,屋里确实

    在谈她,她一下子就蒙了,她们都是从运动一开始走过来,什么都看见过,什么

    都亲身经历过,很多迫害人,打人,都是她们亲手施加的。她当然知道那是有多

    恐怖,她第一个念头就是跑,不能落在他们手里。

    她就这么惊慌失措的跑出来了,什么东西也没带出来,往哪里跑呢?当然越

    人迹罕至越是安全,于是就钻进了大林子,她在农村也待了这么多年,当然也有

    一些经验了,进林子里最怕的就是迷路,她还是有点经验,就是看着太阳的方向,

    一路向南,于是稀里糊涂的就跑到这河边,连紧张,带害怕,在饿,在累,更可

    怕的是绝望,就这么在河边昏过去了。

    大伙一听,这是又一个无家可归者了,他们几个,特别是叶南飞可没想着什

    么举报,表现,根本没那个觉悟,自己本身就是个逃难者,美奈子脑子里根本没

    这些概念,怎么就因为写一句话就得逃命了?大家挺同情她,既然没地方去,就

    跟着大伙吧。她的到来并没给大伙带来啥变化,还是和以往一样,接着沿河而下,

    天黑之前把鱼打够,营地建好。

    第二天一切照旧,等到小木屋,只能先把她安排在西屋,总不能在把她送

    师父家去吧。再说叶南飞有自信,自己不会被田秋兰诱惑,人家也未必诱惑你,

    因为他的心已经被填的满满的,没有地方也没有精力在放别人。李永霞她们也没

    办法,一个姑娘家无家可归了,你看到了难道不管?

    就这么生活还在继续着,田秋兰的到来对大家的生活没啥影响,只不过多了

    个人吃饭干活而已,而且很多活也不用她,比如打鱼。每到这个时候,田秋兰都

    守家。但是对于田秋兰来说,开始还好,而且很羡慕这几个人,感情这么好,这

    么团结,不过慢慢的她发现有点不对劲。这伙人的关系好像很复杂啊,根本看不

    懂的感觉。首先她发现李永红不管人前人后,总是粘着叶南飞,这个也好理解,

    热恋中的男女都是这么亲密。

    但有一次,她发现李永霞和她来,然后不知道啥时候,叶南飞和李永霞

    就单独关在东屋,然后隐约的她就听见有点那个男欢女爱的声音,虽然她不太确

    定,不过等他俩出来,她敢肯定了,这俩人肯定没干好事,满脸都是潮红,动作

    眼神无比亲密,那她就算是以为这俩人才算恋人了,而李永红估计只是妹妹般的

    感情。

    但接下来的事让她有崩溃感了,有天晚上,天刚黑,有人悄声的从大门进来,

    她本来躺下了,但是听到有动静,就坐起来看了看,一看是奈美(就是美奈子,

    但是叶南飞跟大伙说叫姜奈美),她以为是来找自己的,本想打声招呼,可是她

    发现不对,那轻手轻脚的根本就是不想让人发现,接着她听见奈美进了东屋了。

    这对她的价值观冲击有点太大,这是群什么人啊,怎么这么乱啊。没多久,

    东屋就传来男欢女爱的声音了,这次可以确定了,白天叶南飞和李永霞,那是因

    为白天,周围有声音,她也屋里屋外的忙活着别的活,你不能趴门上听啊,所以

    不真切,但这么静的夜晚,想听不见都难啊,虽然感觉东屋已经很克制了。

    这也难为叶南飞和美奈子了,他俩确实很克制了,只不过经过这么久的磨,

    可以

    ???

    说越来越默契,可以说比和李永霞在一起有过之无不及,毕竟李永霞很多时

    ?地?¨?

    候放不开,而且大多数是白天,总是很难尽兴,但是和美奈子多数是在晚上,只

    不过最近多了一个田秋兰算是要克制些了。那很多看官会问,怎么这么久了,俩

    人还有那么激情的么?是不是该常态化,平淡期了。

    有位农民伯伯总结爱情说的很到位,啥叫爱情?那就是今天和她睡了,明天

    还想和她睡。俩人经过不断的交流,磨,钻研,开发,会有很多新内容充实进

    来,所以一直不腻。特别是美奈子,简直迷上了叶南飞的嘴上功夫,只要一提,

    或者有那个意思要为她那么做,她就难以自持了。而且在自我享受完之后,还不

    忘报,俩人爱爱时既有甜言蜜语,又有感受交流,可以说相当的完美,特别是

    美奈子的声音,简直可以把叶南飞的魂魄叫出来。

    自从田秋兰来了以后,俩人偷情的感觉更强烈,不但约会更是偷摸的,连欢

    愉时候的声音都要控制了,这样反而刺激的俩人更激情。俩人是激情了,可苦了

    西屋的田秋兰,一方面她很震撼,没想到叶南飞是这样的人,按照她的价值观,

    这就是一人渣,她认为婚前的性行为都是耍流氓,比叶南飞老妈的前进一步,叶

    南飞老妈的观念是,未到结婚年纪,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他们不但耍流氓,还和不同的人,白天和李永霞,晚上和奈美,这太龌蹉,

    恶心了,心里一面批判缺德,流氓,一方面这声音也会刺激人的本性,田秋兰纳

    闷,办那事至于舒服成这样么?她也做过几次啊,和那大队书记,第一次的时候

    纯粹算是交换,她豁出去了,不管咋样忍着就是了,可倒是没有忍多一会,2

    秒。完事了,也没有传说中的什么疼,痛苦之类的。

    等之后的几次,虽然也是被迫,但是她心里也有那种想感受一下子的想法,

    但是令她失望的是,2秒,没等她有感觉,人家完活了。人就是这么矛盾的

    动物,一方面心里咒骂那对狗男女无耻,一方面听的她面红心跳,火烧火燎。令

    她难以接受的是,这俩人折腾快两小时了,才算消停了,这不是叶南飞能力多强,

    人家是缠绵,而且又两天没和人到一起了。而在田秋兰脑子里不断的出现一种对

    比,两个小时和2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