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六十一,六十二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2月日

    字数:7347

    第六十一章 春光灿烂

    老妈老爸初五一走,初六李永霞她们就杀过来了。叶南飞很欣慰,大伙并没

    有在意老妈的伤害,李永霞似乎有点憔悴,不过性格似乎有点转变,总是不停的

    干活,收拾屋里屋外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大伙一起在炕上玩* 游戏的阶段已经

    过去了,毕竟都大一点了,不在那么胡闹,不过私下里谁和谁怎么样,就不得而

    知了,叶南飞只知道自己和李永霞不可能断,偶尔也和李永红缠绵,没办法,李

    永红见着叶南飞就缠着,如果没人的时候,这么缠着缠着就出事了。

    张默在冲着尹令伊使劲,依叶南飞来看,感情有可能有进展,但不会有实质

    性进展,比如接吻啥,第一尹令伊很单纯很保守,第二师父看的也严。李志国一

    直沉默寡言,没看出有啥别的动向,除了对姐姐依顺,顶多看见美奈子多看

    几眼。小胖子费阡还是一如既往的缠着李永红,李永红除了缠着叶南飞就是逗费

    阡开心,俩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倒是这一群人里的开心果。

    这不这功夫,叶南飞在和李永霞一起干活,准备做午饭,李志国在准备柴和,

    李永红则在追打胖子,因为胖子趁李永红不注意亲了她一下,追上以后一阵乱打,

    嘴里还唠叨着:「让你使坏,让你使坏。」胖子早不是前两年的胖子了,身高已

    经超过叶南飞,瞧着有点虎背熊腰的意思,皮糙肉厚的,哪里在乎李永红的打,

    不过故意装着很疼:「哎呀,哎呀,我让你在打十下,你让我亲一下行不。」李

    永红:「不行。」胖子:「那二十下?」

    张默在这点个卯,就跑师父家报道去了。叶南飞趁李永霞进屋,也跟进去了,

    一下子从后面抱住她:「永霞对不起啊,让你受委屈。」李永霞转过身:「没事,

    只要你对俺好就成,俺啥委屈都能受。」叶南飞这个感动啊,本来过年这段就禁

    欲了,这下可得着机会了。激情的吻着她,李永霞:「要做中午饭了,馋猫,下

    午不行啊?」叶南飞听了嘿嘿的笑了两声,又亲了几下才放她走。

    日子开始恢复正常,只是偶尔会有美奈子和李永霞她们同时出现,这时是最

    难受的时候。美奈子还好说,她装着和叶南飞很正常,叶南飞也装着挺冷漠,不

    过为了不刺激美奈子,他和李永霞也得保持距离,态度上也很矜持,这让李永霞

    有点不爽,怎么美奈子一来,他就这么规矩了?是不是有啥隐情啊?好在有李永

    红圆场。

    因为她不管谁在,她肯定是粘着叶南飞的,大家也都习惯了,没谁觉得不妥,

    俩人就那么搂搂抱抱的,黏黏糊糊,只有李永霞看不惯能说两嘴,不过也是啥用

    不管,李永红得机会还是往他怀里钻。对于公共场给俩位女士的亏欠,只能私

    人空间里补了,所以,只要独处的时间里,叶南飞都尽可能的讨好她俩。周旋在

    几个女人之间,真的不容易的,很伤神。

    不但伤神,也很伤身,白天李永霞说不上那天就来,叶南飞和美奈子相会只

    能放在野外,不过天还是冷啊,美奈子感觉很不爽,于是开始猛练功夫,包括叶

    南飞说的爬树,给周围人造成一种印象,我美奈子和叶南飞一样,独闯密林而不

    用别人担心,叶南飞也确实看她的功夫突飞猛进,她的底子好,再有师父的教导,

    自己在用心。现在看来除了叶南飞,其他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就这样,她以打猎的名义,时而夜不归宿,其实是跑叶南飞这里了。开始还

    好,李永霞也不是每天都来,就算来了也未必有机会嘿咻,叶南飞还是应付的过

    来的,不过时间久了,难免有撞车的时候,这天李永霞来了,俩人找机会激情了

    一下。

    可是晚上美奈子也来了,这白天刚交完公粮,晚上自然就不太景气,美奈子

    挺不爽,叶南飞也不忍心让她失望,于是只能用嘴和手满足了。女神美,身体各

    个部位都感觉美,叶南飞是不遗余力,使出浑身解数,到也侍候的美奈子舒舒爽

    爽。

    事后,美奈子调侃叶南飞手上功夫和嘴上功夫也是了得啊。叶南飞则苦笑道:

    「你俩最好能错开一点,不能集中在一天啊,这很要命的。」

    美奈子听后大笑:「知道你辛苦了,我去给你熬鸡汤补补,我最近在林子里

    转,就想找鸟蛋,给你补身子,三个女人围着你转,还不把你掏空了,下次别勉

    强,我去给你熬汤,乖,你睡会。」说着她真的下地去熬汤去了,好在天也不算

    晚。叶南飞心想,李氏姐妹,美奈子对自己都如此情深,自己真是何德何能,能

    让她们这么对我,上天对自己也不算薄啊。

    随着天气一天天的转暖,春天播种的季节又快来了,李永霞来的反而更勤了,

    而且活干的越来越麻利,屋里活干完,拎着镐头就进林子,这天叶南飞也进了林

    子,看看她忙乎啥呢,原来是在自己砍完木头的一个空场,李永霞正在用镐头开

    地,这是重体力活,男人干都费劲。叶南飞忙走过去:「小霞,你这是干啥?」

    李永霞:「俺要开地,多开点,没有地咋过日子?有了地心里就有底了。」

    叶南飞:「不是有几块了么,够吃就行呗?」李永霞转过头,眼圈似乎有点

    红:「南飞哥,俺开老多地,俺养活你,俺侍候你,咱就在这过日子,俺给你生

    老多孩子,你不要走行不?」说着哭着扑到叶南飞怀里。叶南飞有点糟,老妈临

    走却是有要自己城的意思,看来李永霞是听说了,本来叶南飞也是挺难选择,

    城里的繁华和文明世界,他还是很向往去的,可是也真舍不得李永霞,美奈子

    和这些兄姐妹的。但是看到李永霞这一幕,让他下定决心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们都在这,最亲近的朋友都在这,还有师父等自己养老,还有自己一手建成的小

    木屋,这里就是家,自己还想要什么啊?

    叶南飞被感动的有点哽咽:「咱不走,这就是家,咱不走了。小霞在哪里,

    哪里就是家,这帮兄姐妹在哪里,哪里就是家。」李永霞哭的更凶了,这下是

    高兴的哭,俩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很怕失去对方。叶南飞:「要干活也是我干,

    要养活也是我养活你。」俩人经过此事反而更见亲密,恩恩爱爱,相敬如宾的看

    的别人都眼热,连李永红都克制了,美奈子暗地里都牢骚几。

    春天农忙,大家都挺累,最累的怕是李永霞,两头跑,叶南飞这里她是最上

    心的,早就当自己个家那么操持了,要不是叶南飞阻拦,怕早搬来过日子了,要

    说女人认准了啥,比男人豁得出去,只要有自己认为值得嫁的男人,她一切都可

    以不考虑。叶南飞当然不能让啊,平白无故的姑娘就跑这来了,那准丈母娘肯定

    得追过来。

    他要在林子里落户的心是没假的,只是两边家庭是不好逾越的障碍,李永霞

    家能让自己闺女跟一个林子里的野人结婚?而自己老妈老爸怕是都不能同意,结

    不结婚不说,你不城这条,家里人就答应不了。这都是明摆着的难题。就这么

    离李永霞而去,他也不忍心,也舍不得,况且还有美奈子那女神勾着他的魂呢。

    事情只能这么拖着走了,反正现在都很安心,幸福。

    俩人过日子,自然要打算种啥,吃啥,家里缺啥,期间有缺的一些物件,叶

    南飞就去供销顺点。正好这天,叶南飞出行了,美奈子来,扑了个空,心里纳

    闷,大黑天的,出去打猎了?要是打猎没理由不带上自己啊。她可不是胸大无脑

    型的美女,精明着呢。联系以前,观察现在,她发现,叶南飞并没有去几趟街里,

    而且也没啥钱,再说很多东西不是钱能买到的,还需要各种票的,比如粮票,油

    票

    ◢?|?

    ,布票。但是叶南飞从来不缺东西,只要缺啥,没多久家里就有了。

    美奈子越想,怀疑越深,这小子怕是有事瞒着。于是睡在了叶南飞这,可比

    师父家舒坦多了,地方宽敞舒适,还就一人,这样睡到后半夜,听着院子里有动

    静,知道他来了,于是猫在了门后。叶南飞好算到家,当然是最放松的时候,

    东西扔在外屋地,就往里屋走,折腾多半宿了,还是躺在被窝里舒坦啊,可是刚

    在里屋屋地站定,身后,吼的一声窜出一不明物来,差点把叶南飞吓得跌坐在地

    上。

    接着听见银铃般的笑声,这才翻过劲,原来是美奈子:「大姐啊?人吓人吓

    死人的啊。你不怕把我吓死,就没老公了?」美奈子可是捡着乐了,在哪乐的扶

    着炕沿:「你不是挺大胆的么?咋吓成这样。」叶南飞:「这是自己家啊,虽在

    自己家还有防备心的啊。让你吓我,今晚上要好好惩罚你。」

    俩人打闹在一块,推扯了半天才吻到一起,亲累了,美奈子才想起问他到底

    干么去了:「你老实交代,到底干啥去了,交代不清,饶不了你。」美奈子现在

    已经一口标准的东北大茬子味的普通话了。叶南飞:「想知道?没那么容易,你

    得想好咋犒劳我,侍候的我舒服了,我就告诉你。」美奈子故意生气的说:「哎

    呀?跟我较劲是不?」

    说着就是要掐叶南飞,甚至威胁要揪他的小丁丁,叶南飞:「你就会铁手腕,

    强硬政策啊?就不能来点温柔的怀柔政策啊?」一席话引的美奈子一阵笑:「那

    咋温柔?」叶南飞:「比如这样」搂过来吻了上去,松开后,美奈子:「这样就

    行了?那说吧,呵呵」叶南飞:「还有,就是向我侍候你那么侍候我,嘿嘿。」

    俩人随后相拥着上了炕。叶南飞的技术越来越娴熟,弄得美奈子欲仙欲死,

    欲罢不能,你就脸皮在薄,在难为情,也舍不得放弃这享受,入骨酥髓啊。美奈

    子原以为自己可以理智对待和叶南飞的关系,也可以把控的住,但是她感觉自己

    越来越离不开他,不知是因为欲望,还是真的爱上了他,或者欲和爱本来就混杂

    在一起,分不开的。

    轻轻的抚摸着美奈子的头发,这会怕是让他为美奈子上刀山下油锅他都不带

    犹豫的,人就是在不断为对方付出,不断被感动中越来越亲密的,感情越来越升

    华的么。

    第六十二章 从雌雄大盗到做生意

    上咱说到,叶南飞和美奈子俩人正沉浸在温柔乡里,温柔,爱恋,兴奋,

    刺激,让俩人已经柔化成两汪水了,这会俩人还有啥秘密可言,就算没这一出,

    叶南飞也不想瞒着她,她和李永霞她们还不同,她和自己身份差不多,没啥可以

    顾忌的,俩人的逗趣算是情调呗。他和盘托出了自己的那些隐蔽事。

    美奈子果然没啥善恶,好坏的评判,反而感觉很刺激,唯一的要求就是在有

    活动必须带上她。于是攻守同盟在爱爱以后就这样达成了。叶南飞选了一天,在

    大队的供销,小试牛刀了一下,让美奈子惊喜不已,之后又挑了一天去公所

    在地的中心疯狂了一把,在食品随意吃着喜欢的点心糖果,在货,找化

    妆品,给她化化妆,在布料看看有没有可以做和服的布料,不但没让美奈子害

    怕,反而大呼刺激,过瘾。

    感叹二十来年都白活了,一直猫在基地里苟且,这天大地大的任我往来的生

    活才叫生活,在林子里时她也感觉比基地强,因为没人限制她这不行,那不行的,

    而且还有叶南飞这个喜欢的人相陪,她从来没感觉过这么满足,这么幸福。今天

    更是大呼过瘾。叶南飞嘱咐别多拿,不然让人家防备了,就没有下次了。美奈子:

    「就你鬼心眼子多。」

    从此世间多了一对雌雄大盗,他们的目标基本是国营单位,供销,采购站,

    偶尔掏弄到好材料,来和众人打造各种工具。美奈子的生活是越来越丰富多彩,

    而且她本人也感觉很好。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外面的环境也有所变化,虽然还

    是明文规定不允许私人做买卖,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冲破这禁忌,都抱着很朴素

    的想法,那就是多点收入,改变点生活。而那些执法者的力度似乎也在慢慢减弱。

    世间的潮流么,一些反

    ?||3

    人性的东西只能横行一时,不能横行一世。所以呢,

    在街里,偷偷摸摸做买卖的越来越多,也就导致越来越繁华,一热闹起来,逛街

    的人也就越来越多,而逛街这事,无论是哪个时代,都是女人的最大爱好和享受,

    也许是因为她们的爱好兴趣太少,而逛街是比较简单,直接的娱乐,或者是,逛

    街可以满足她们各种想象和虚荣。因为可以买到各种东西么,特别是把自己变漂

    亮的东西。

    李永霞和李永红当然也在这些女性之列。有时候她们带着李志国和胖子逛,

    叶南飞也跟着逛了两次,不过呢明显挺伤自尊的,因为她俩相中啥了,自己却没

    钱买。虽然过后他能想办法给弄到,不过那感觉就不一样,比如美奈子喜欢和他

    一起偷东西,其实偷啥不重要,关键是偷得过程很刺激,而同样,李氏姐妹你要

    让她俩跟着自己偷,恐怕心惊胆跳大于刺激,而相中啥,能买,这种消费行为会

    让她们很有快感。

    想办法弄点钱就提上了日程。正好做生意也可以悄悄的尝试了,别人做的,

    咱为啥做不得,这想法和张默不谋而,要不说动力来自需求呢,他是总惦记给

    尹令伊买礼物,讨好人家么,但他有个屁钱啊,别说他没钱,他家都没钱,一家

    人一年到头挣一点工分,很难有余钱。而且他也想着,赶明要是娶尹令伊的话,

    也需要钱啊。同时也证明自己是有本事养家的,这样尹令伊和师父才能放心不是。

    于是大伙就坐在一起讨论这事,看看做啥买卖可行,那么能卖啥呢?有说打

    猎卖野物的,有说采蘑菇卖蘑菇的,采药材,最后还是张默提的靠谱,那就是打

    鱼,前面说那几样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受季节啥地影响太大,打猎也不稳定,没

    准十天半个月打不着啥东西,但是鱼多啊,一年四季都有。于是大伙一致同意做

    鱼的买卖。分工作,打鱼以叶南飞为,其他人随时调动,卖鱼以张默为,

    人员也是随时调动。

    因为张默这小子机灵,几个人里又数他能说会道,简直非他莫属了。而开始

    肯定不摸门,可以让尹令伊带路,去师父的朋友那先给指引一下子。一个礼拜走

    一次,但打上来的鱼如果不及时弄出林子卖,很容易坏掉,大伙开动脑筋,最后

    决定,可以把后山的泉水引过来,在院子里挖一个池塘,放暂时来不及卖的活鱼,

    这下可倒好,院子里被挖了一个小池塘。

    用木头扣槽,做了一条小引水渠,那泉水量也不大,好在一年四季都不断,

    这下可称了叶南飞的心了,这小院有了池塘和活水,在捯饬捯饬怕

    ??◢

    是有了点园林

    的味道了。泉水引过来直接垂落在池塘里,日常饮水就直接在木槽下接,而洗衣

    物也不用跑河里挑水了。真是实用美观都占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春种忙活完,剩下的铲地的活就没那么紧,他们抽了时间

    走了一趟,效果不错,师父那朋友找人卖到了大食堂,虽然干部们不允许私人做

    买卖,不过这消费呢,还真是指着他们算是中间力量,因为只有他们吃喝的消耗

    量最大,而且还是以肉类为。

    资创业的小生意就这么开始了,第一笔生意迎来了开门红,大家欢天喜地,

    心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大家说好只要参加了的,就要分一份,其实就是这些

    人,尹令伊虽然不能总参加具体活动,但是也算一份子,大家伙都没意见。因为

    路途不近,一个礼拜跑一趟,大伙还都不感觉辛苦,在运输的时候,师父家的毛

    驴可是没少出力,但是一个毛驴还是不够,大伙商议在卖点钱,买两辆自行车,

    不然去卖鱼的,就那么跟着毛驴走,

    ◢2?

    几十里路呢,辛苦不说,也费时间啊。

    仲夏来临,农活已经挂锄,大伙可以更从容的做这买卖了,有一天,叶南飞

    突然想起他们那次打猎,小河的下游应该鱼更多,更大。能不能到下游去,他拿

    出地图来一看,心中一阵狂喜,这小河连着大江,而大江往下没有多远,就是江

    东的渡口么,可不可以顺着小河往下,走一路打一路,然后在渡口上岸,要比走

    林间道省力很多,渡口有国道直接通公。

    他把自己的意思一说,大伙纷纷同意,不然从木屋走出林子就很费时费力,

    而且还要防备被人发现。如果直接在江东渡口上岸,那可方便省力多了,只不过

    没有船啊。叶南飞:「造船咱们肯定不会了,不过,弄个木筏啥地应该不成问题

    吧。」大伙眼前一亮,是啊,于是大伙纷纷献策。比如用啥木头,怎么连接在一

    起,用啥驱动,这都是问题。

    最后大会一致通过,决议是,木料用松木,因为相对来讲是最轻的,木质又

    够软,好加工,树干够直。这里说的松木是落叶松。木头间的连接,要用铁丝

    八号线,也有钉子,扒锔子。这几样,叶南飞说他承包了,别人不用操心了,至

    于咋弄大伙也没追问,因为叶南飞总是能弄到一些他们想不到的东西,而只有美

    奈子知道咋事,俩人会心一笑。

    说干就干,没有几天,新木筏就可以下水了。体积不能太大,否则程时候

    怕是划不动,宽两米,长五米,其实就是十来根松木杆子捆成的木排。松木有刺,

    所以树皮都被刮干净了,驱动是靠四根船桨,一根船蒿。这船蒿的头是叶南飞亲

    手打的,和扎枪头有一比。船桨也是简易的,似是而非的东西,总之能用就成。

    叶南飞

    ¨

    又突发奇想,在木排中间搭了一个凉棚,他思了,去街里卖鱼的你

    在怎么安排,大多数时间应该是张默和李志国或者胖子为力,因为几十里路,

    很辛苦的,那打鱼就剩一帮女的了,这几个女的都是自己红颜知己,别人不心疼

    他还是心疼的,所以就搭了个凉棚。

    第一次试航,张默和李志国被安排第二天早上去渡口接船,而叶南飞,小胖,

    李氏姐妹,美奈子全部上船,沿河而下,打完鱼后,在下游过夜,第二天起早去

    渡口。尹令伊因为要照顾师父不能参加。大伙格外兴奋,顺流而下有不用划船,

    只有叶南飞用船蒿时而控制一下方向就行,小胖高兴的敞开喉咙大叫着。叶南飞:

    「永红给大伙唱首歌。」李永红:「俺就会唱二人转啊,不会唱歌。」叶南飞:

    「那就来段二人转。」

    二人转的唱腔和唱歌不太一样,讲究九腔十八调,是东北地土生土长的东

    西,因为是民间自发的东西,没有经过文人润色,也没有登过庙堂,所以很原生

    态,曲调挺狂放,词也生猛,挺暴力也挺黄,李永红还是选了一段小帽,活波欢

    快。只不过内容让大伙笑的不行,不是偷情就是哥妹情深的。木筏在河中穿行,

    两岸翠绿,一会是丘陵山岗略过,一会有是平坦的平原沼泽,岸边林中时而传来

    鸟鸣,河道时而曲径悠远,时而一马平川,在歌声相伴下沿河而下,真是人生一

    大享受,眼里耳里,心里全都是美,美的沁人心脾。

    美奈子琴棋书画都通,当然不会放过这入心美景,从背包里拽出一根笛子,

    这是雌雄大盗的战果之一,她吹了一段曲子,不过日本曲子大多有点淡淡哀伤,

    美奈子坐在筏子边,两脚垂在水中,一边吹着笛子,这本身就是一幅美景。叶南

    飞:「换首欢快的曲子,这曲子和这风景不搭啊。」美奈子:「那你唱一首欢快

    的,我学学。」

    叶南飞也不会几首,只能又唱起,几个人听完哈哈大笑

    都说这歌也不适,叶南飞唱的说不上好听,不过他敢唱,粗狂的声音反而另有

    一番味道,于是他又肠刮肚的来了一首不但词和他们的相

    当,曲子也搭配此时的心境,一时大伙都安静了下来,看着两岸景色,听着叶南

    飞唱着歌,他光着膀子,身上的肌肉轮廓分明,配上他秀气的脸蛋,有点长的头

    发随风飘逸,而嗓音又挺粗狂,叶南飞之所以对这几个女性有吸引力,正因为他

    全身的这种反差,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美。越是下游,两岸越是高耸,时而出

    现石砬子,壮美险峻。

    美奈子被这歌的旋律迷住了,认真的跟叶南飞学这曲子,没多久,她就能用

    笛子吹出来,两边以后,已经很顺畅,这曲子简直就是为笛子打造的,清脆悠长

    的笛声在峡谷中不断荡,刺激的人心跟着直颤。就是在没有艺术细胞的人,也

    会被此情此景心醉,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人,还有这歌声,笛子声,想

    让人不爱这生活都难啊。谁都想拥抱这些,这是家的感觉,家乡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