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五十九,六十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月26日

    字数:6687

    第五十九章 千年古道流成河

    最?新???¨??¨

    上说到,叶南飞和美奈子冲破了禁忌,走到了一起,俩人最终是没有经得

    起诱惑,没守得住寂寞。美奈子是不想守寂寞,叶南飞是根本经不起诱惑,他又

    不是柳下惠,眼前的是女神不是夜叉,也难为他了,不过事后也顾虑重重,总是

    感觉亏欠和自责。也担心万一和美奈子忘情忘我的时候,被李永霞抓个现行,那

    就惨了,好在年底李永霞一直没来,估计是家里年前活多。

    而美奈子却来了几了,俩人亲亲我我,如胶似漆,都说好女费汉,这是一

    点不假,这要换个恐龙似的女人,叶南飞早就逃的远远的,不逃也提不起兴致,

    早就琢磨自己的玩应去了,可放着这么个可人儿在身边,怎么也是搂不够,心疼

    不过来。而且还要跟偷情似的,怕被师父怀疑,又怕被李氏姐妹他们来抓了现行,

    跟做贼差不多,虽然提心吊胆,不过也很刺激,辛苦了叶南飞,兴奋了美奈子。

    美奈子来他这里,他还要经常去看看师父,俩人几乎是天天见面了,就连尹

    令伊都感觉出不对劲了,叶南飞来的话,美奈子像知道似的,不出门了,可叶南

    飞不来的话,这美奈子肯定出门。师父是假装糊涂,叶南飞不得不在俩人亲热之

    余,提了一下,美奈子才注意控制了点。

    这天李永霞终于来了,是和李志国来的,叶南飞就有点魂不守舍,别是一会

    美奈子在杀过来,怕是难应付了,李永霞到没看出叶南飞那提心吊胆的德行,她

    在担心另一件事,早就听说叶南飞老妈要来,她一直纠结见着这未来婆婆该怎么

    办,是躲着不见?还是见了好好表现?如果这婆婆看不上自己咋办。李永霞是早

    就把自己当做叶南飞老婆自处了。

    来了以后,李永霞安排李志国在院子里劈柴和,自己拽着叶南飞进了屋,问

    了这段她一直纠结的这事,叶南飞听完以后是有觉得她可爱,又有点可笑,还有

    点心疼,还有自责,自责就是这些天自己和美奈子如胶似漆的偷情,而人家李永

    霞则在为见不见未来公婆而苦恼。

    李永霞:「咋的?笑话俺呢?是不是不想让俺见你妈啊?」眼里同时带着点

    失望和焦急。叶南飞怎么肯伤害她呢,不过也确实担心,他知道老妈,以前不是

    说过么,知识女性,都比较特性,这也看不上,那个也讲究品味的,很怕老妈说

    话直,伤了李永霞,又不忍心不让她见,他知道李永霞是要见的,这等于承认她

    和叶南飞的关系了,只不过她害怕,今天就是求叶南飞支持来了。

    叶南飞:「不是有那么句话么?丑媳妇总得见公婆么。」李永霞高兴的说:

    「啊,你答应我见你妈了?」叶南飞到不是应付李永霞,其实几个女的衡量一下

    子,最漂亮的是美奈子,不过叶南飞感觉,自己未必守得住她,说白了就是自己

    的实力未必拥有得了她,而李永红一直是小妹妹的感觉,那种只是用来心疼的,

    俩人虽然有关系,不过要讲能一起分担生活,还得是李永霞,尹令伊不用说了,

    恨死自己了。

    李永霞一听叶南飞支持自己见老妈,非常的高兴,这就证明叶南飞承认自己

    并且支持自己,只要有叶南飞的支持,她什么都不怕了。:「好啊,嫌我丑啊。」

    其实李永霞在耍娇,女人啊,只要你满足了她,顺了她的心,那她就是水做的,

    她边说边靠在了叶南飞胸前,叶南飞顺势搂过来,而她直接送上来让叶南飞吻她,

    俩人就势吻在了一起。

    吻了一会,李永霞感觉有点不对劲,怎么今天叶南飞这么老实,光吻,没有

    接下去的动作呢?:「咋的好几天了也不想俺?」叶南飞:「我不是怕志国看见

    么。」其实他是怕美奈子来。李永霞:「怕啥,俺今天来就是来喂饱你这馋猫,

    都饿了好几天了。」叶南飞心里话,谁喂饱谁啊,这几天和美奈子都有点透支了,

    不过还得好好侍候着,谁让欠着人家了。

    大白天,李志国还在外面,最怕美奈子突然来,叶南飞有点急,脱了裤子就

    想办,李永霞真没这么办过:「南飞哥你急啥啊?这么咋整?做不了啊。」叶南

    飞是跟美奈子学的新姿势,后入式,最大的优点,不用全脱,男的掏出鸡鸡,女

    的露出屁股即可。李永霞被弄的有点发蒙,这怎么从后面弄上了?

    李永霞:「南飞哥,这样能行么?紧呢,慢点,哎呀,胀啊。」叶南飞:

    「在撅起一点,腿叉开点,太高了,腰下去一点,对了,啊。」开始还是有点难

    生硬,没几下俩人就默契了。叶南飞是第一次和李永霞用这个姿势,李永霞的特

    点是丰满,不是胖,丰满要是胸部和屁股大,而这个姿势把丰满的屁股完美的

    展现在眼前,相当性感。

    感官的刺激越是强烈,让他的状态越佳,鸡鸡越是蓬勃,抽插的滋滋有声,

    这新花样让李永霞很新奇,姿势把屁股全亮出来,有点羞人,有点像屯子里狗连

    襟,太羞人了。越是这样反而越是刺激。

    完事之后李永霞靠在他怀里:「南飞哥,你真坏,就弄些坏意弄人家,你

    咋想出来的?」叶南飞:「你喜不喜欢?舒不舒服?」李永霞:「好像比平时还

    大,还胀啊。」叶南飞:「那下次咱还用,我还有新招没用呢,到时候试试?」

    说着亲了亲有点害羞的她。李永霞:「你喜欢就行。」

    老妈定在26来,叶南飞让李永霞2来。26这天,叶南飞中午就到了林

    子边上,等着老爸老妈,可是一直等到了天黑以后,二叔才迟迟的带着老爸老妈

    进了林子。一见到老妈,叶南飞高兴的跑了过去,借着微弱的光,发现老妈苍老

    了许多,可能是自己惹的事把老妈给磨的。

    而老妈看见自己的儿子几年不见突然长得又高又壮,成了大小伙子,顿时悲

    从心起,好在东方人情感内向,不善于直接表达,老妈只是看着叶南飞流泪,然

    后摸摸这,摸摸那的。原来印象里,老妈是不苟言笑的,总是很严肃的表情,还

    头次见这么激动。这换谁能不激动啊,好几年见不着儿子,这等于和儿子缺失了

    好几年,到老了忆,这段都是空白。

    叶南飞想到都是因为自己,弄得老妈老爸命运如此多舛,又看见老妈如此激

    动,自己也忍不住流下眼泪,是自责,是思念,是见面后的喜极而泣。老爸打破

    这悲情的时刻:「这大冷天的,别在这冻着了,还有挺远的呢。」叶南飞接过老

    爸的背包,搀着老妈向小木屋赶来,过了见面的悲情,下面全是叶南飞在跟老妈

    兴高采烈的介绍自己的木屋,还有都给老妈准备了啥好吃的。

    这就是血缘,这就是亲情,不会因为时间和空间的隔阂而淡漠。来到小屋后,

    老妈还是挺惊讶,虽然之前有老爸和二叔的介绍,但是还是超出她的相像,很宽

    敞,比县城里的家都宽敞,二叔怕引起屯里的注意,自己又赶紧赶家了,也算

    是给一家人独处的时间。

    一家人有说不完的话。第二天,房前

    ???¨?

    屋后的带着爸妈参观,准备吃食。一片

    过年欢快忙碌的景象。叶南飞事先打了个招呼,明天几位小兄姐妹要来串门,

    还有过年打算请师父来吃一顿饭,当然要先去拜访师父一下。老妈也没太当事,

    这大林子里,有几个小伙伴是好事,不然把自己儿子还不憋坏了,到时候也好好

    招待一下,而师父那,早就听老爸说过,拜访一下子也是应该。

    第二天,李永霞带着那几个家伙早早的来了,纷纷的给老爸老妈拜个早年。

    老妈挺热情的,不过这城里人自觉不自觉的总是给人一种,虽然热情,但很客套

    的感觉,会让人感觉拘束。叶南飞赶忙安排他们干活去,免得尴尬,弄柴和的弄

    柴和,准备伙食的准备伙食,今天中午,都要留下吃饭的。

    开始老妈没太在意,都是一帮孩子么,不过慢慢发现,这里最大的姑娘对这

    里这么熟悉,根本就是自己家的感觉,再看神情和态度,心里明白了几分,这丫

    头怕是和儿子不一般啊,一旦看出苗头,就不知不觉的捅了老妈的肺管子了,老

    妈是那种很正统的人,虽然她年轻时候比谁都冲动,硬是排除万难嫁给了老爸,

    但是等她熬到老人的岁数,确比姥姥他们还传统了。

    而且和她职业也有关系,老师么,来这的几个孩子也正是老妈看不上的那种,

    按老妈的说法,农村野孩子,少教养。老妈这种小资对农村天生的抱有优越感和

    抵触。按老妈的审美观,李永霞姐妹算不上什么好看的姑娘,在老妈眼里,只有

    小家碧玉,大家闺秀才入得了她的眼。

    而李永霞粗枝大叶,干活一路风似的,说话嗓门大,对周边人指手画脚,这

    还不算,跟自己儿子还眉来眼去的,你说还是孩子呢,怎么能这样呢?好人家的

    孩子怎么可能这样?在老妈这可就定性了。她的价值观里,不到年龄的恋爱都是

    耍流氓。而自己儿子很容易被这帮野孩子带坏。既然这么认定了,老妈的脸色可

    就不好看了,话里也就带着刺了。

    这气氛可就越来越紧张,等到桌子上吃饭的时候,老妈话里话外的,就说姑

    娘家就应该守家本分,这满屯子的乱跑,男孩女孩的扎一堆的,成什么话啊。几

    个孩子吓得都不敢之声,只是默默的吃饭,叶南飞一个劲给老妈使眼色,脸色也

    不好看了,还是老爸解围,让老妈少说两句,然后让大伙多吃菜。就这么个宴席,

    吃的不欢而散,最难受的怕是李永霞和叶南飞,李永霞是很委屈了,叶南飞是怕

    她们受委屈。

    他的记忆里老妈确实是挺难相与的,但没想到大面上说话也这么刻薄。叶南

    飞送他们出了院子,李永霞的眼泪在也止不住流了下来,她想过可能叶南飞老妈

    看不上自己,但没想到会这么难堪。叶南飞本想搂着她安慰一下,但是刚出大门,

    怕老妈老爸看见,就带着他们进林子里去了。李志国,张默他们很识相的先往前

    走了,李永红本来也想留下,叶南飞搂着她说:「咋样?对不起啊,我老妈说话

    那么难听。」说完吻了她一下,李永红看见李永霞那么伤心:「我没事,反正你

    老妈也不总在这,让她说两句怕啥。你安慰安慰霞姐吧」

    说完,亲了一下叶南飞,就往前追那哥三去了。叶南飞忙搂过李永霞,嘴里

    不断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随便拿出手绢,帮她擦眼泪:

    「别哭了,在哭脸就疝了啊。」李永霞:「你妈根本看不上我,咋办啊?」说完

    趴在他怀里哭的更伤心了。她感觉自己太失败了。叶南飞:「没事,咱慢慢来么,

    有我在呢,别怕。」

    第六十章千年古道流成河2

    上咱说到,准婆媳见面,不欢而散,李永霞受伤。叶南飞到木屋,埋怨

    老妈说话太难听,老妈更不愿意,这儿子因为个野姑娘就损老妈,也相当受伤,

    母子俩也闹得不太痛快,都说儿子难做,叶南飞是彻底体验到了,一面心疼老婆,

    老妈又不敢惹。夹缝中生存啊。

    第二天,拎着点心和酒,去了师父家。老妈以为就是个农民,没太上心,走

    走过场,礼数到了就可以,可是一见之下,感觉大改观,师父虽然长得一般,不

    高大,不英明神武,不过快奔九十的人了,精神,身体依然健硕,思维敏捷,眼

    不花,耳不聋,而且以师父的修为,气质就在那摆着,别人想小视都不行。

    老爸和师父更是相投,聊了没几句,就开始探讨武学,老妈虽然插不上嘴,

    但是听师父聊的,可不是以往认为的舞把操,感觉聊的挺深奥。让老妈惊喜的还

    有见着两位符她审美标准的姑娘,有大家闺秀范的美奈子,小家碧玉型的尹令

    伊。

    美奈子从小受的贵族教育,肯定没啥不得体的,不像李永霞,当着老妈的面

    就敢和叶南飞眉来眼去,人家是非礼勿视,和叶南飞都在礼数之内。尹令伊本来

    对叶南飞就不假辞色,话又少,显着就稳当,和李氏姐妹一对比,李永红就是活

    泼型,很难让她稳稳当当的,李永霞是要做事,要干活的人,再说也没受过那约

    束的教育,这真是两个极端了。

    本来他们三个要去准备饭的,不过老妈拽着美奈子聊天,只能他和尹令伊去

    干。师父家的吃食早就备的足足的了。叶南飞给她打下手,尹令伊像故意报复似

    的,指使的叶南飞脚不沾地。然后还嫌这嫌那的,没招啊,孔老夫子都教导过,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惹不起啊。为了讨好人家,套近乎,没话找话:「这过年

    了,张默给你买的啥?」本来尹令伊的怨气有点平息了,一听这句,立马怒了,

    正在洗鱼,啪的一声鱼扔盆里,溅起很多水:「买啥关你啥事?要你管?」

    弄得屋里都纳闷外屋咋的了,师父:「令伊啊?咋的了?」尹令伊忙说:

    「没啥,盆子掉地上了。」叶南飞囧的脸通红,没招,上辈子欠着丫头的了。,

    她骂骂,自己心理还好受一点。吃饭的时候老妈问起这俩姑娘的身世,这个叶南

    飞和师父早就通好气了,就都说是师父带大的,省的麻烦。说了没有户口,这个

    等于在老妈头上浇了一盆冷水,就户口一个事等于无法逾越的障碍。

    老妈一个劲的说:「可惜了,可惜了。」美奈子一直理解不了:「婶子,没

    有户口会咋样呢?」老妈:「哎呀,姑娘啊,没有户口,啥也干不了,找不到工

    作,住不了店,没有住处,总之啥都没有,对了奈美,以后别叫婶子,叫阿姨。」

    美奈子:「啊,阿姨,那非得弄个户口干啥」这一句话倒是把大伙问住了。美奈

    子:「那阿姨,我出去自己找活干,自己养活自己不行么?」

    老妈:「傻丫头,你没有户口的话,没人敢用你,让街道大妈或者派出所知

    道你是没户口的盲流,直接抓起来送收容所去了。」叶南飞:「要我说,要想出

    去生活,只能出国。」老爸老妈一听出国俩字,脸色又吓变了。老爸:「出什么

    国啊,那等于叛国,抓住要枪毙的。」这在外面呆着的人,

    '点'b'点'

    早就都被吓的草木皆

    兵,正常出国距离自己太遥远了,听到的都是偷渡啥地。

    叶南飞:「哎呀老爸,我说的是正常出国,比如去日本。」老爸:「没事去

    日本干啥,小日本那地界能去么,那和咱中国是血海深仇,么我见着日本人非弄

    死他不可,当年欺负咱中国欺负成啥样啊。」老妈瞪了老爸一眼:「让你没事多

    认点字,你不听,也看不了报纸,你没看那报纸说啊,已经和日本和好了,现在

    都建立正常外交关系了。」

    老爸:「啊?是么?这话算咋说的呢?你说前两年吧和内个美国鬼子还正常

    了。美国鬼子那头还敢来中国,哎吆,这把我们厂子这些人气的,各个摩拳擦掌,

    然后领导来说,毛席发话了,这次先饶他不死。你说现在又和日本鬼子和好了,

    这算什么事啊?这不都是咱的最大仇家么?」老妈:「现在最大的敌人是苏修,

    毛席的战略,能是咱们老姓弄明白的么,咱还是过好咱的小日子得了,别总

    说那些没用滴。」

    老爸老妈的一顿对话,听得他们一头雾水,老爸没参加过抗日战争,在东北

    也没受过啥日本人迫害欺负,等他参军就开始打内战了,不过听他说就好像亲眼

    见过日军暴行似的,没办法,在外面天天的洗脑宣

    ?

    传下,人想不迷失都不行,这

    不一面被迫害着一面在为国操心,弄不弄就咱国家如何如何。想起来也是这代人

    的可悲,可怜,也有点可爱之处。

    几年没见,老爸和老妈被折腾的没了原来的棱角,锐气,那种对生活的热情,

    对工作的激情,而现在看到的更多的是,唯唯诺诺,身都挺不直的爸妈了,看

    了都让叶南飞心酸,他们在外面都经历了些什么啊。

    叶南飞听到一点让他脑子里一亮,那就是和日本关系正常化了,也就是说,

    如果有机会联系到日本方面,没准可以救藤原他们出去,也就圆了美奈子的梦想,

    不过要美奈子离开自己,他是一万个舍不得,所以藏了点私心,没敢和她提。

    三十是都在各自家过的,而初二,叶南飞特意去接的师父,约好的一起来叶

    南飞这里聚一下,吃个饭。要是往年,李永霞她们没准就跑来了,今年是来不了

    了,特别是经过老妈的明说暗讽以后。做饭的事还是由尹令伊和叶南飞担纲,老

    爸陪师父聊武术,聊旧会见闻,美奈子陪老妈聊艺术,聊人生。尹令伊看着自

    己干活,美奈子却陪老妈聊天,明显感觉心里不平衡,叶南飞可也看出尹令伊鼻

    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了,连忙安抚:「师姐啊,你可是俺请来的大师傅呐,

    这场面全靠你支撑了。」

    尹令伊:「咋不找你的霞姐来给你撑场面啊?还有屋里那位,干活想起我来

    了哈?」说完手里使着狠劲揪着野鸡毛,好像那野鸡跟她有仇似的。叶南飞连忙

    过来:「师姐,这粗活我来,您就掌勺就成,请你来就是干技术活的,嘿嘿。」

    接着又说:「师姐你别提了,那天李永霞来和我老妈闹翻了,弄得李永霞伤心了。」

    尹令伊和李永霞相处的还挺好:「是么?她咋惹着你妈了?」

    叶南飞:「不知道,不知咋的,我老妈就看李永霞不顺眼,话里话外的没说

    啥好听的,弄得李永霞家路上哭一路,这事整的。」尹令伊:「我看你妈看姜

    奈美可顺眼了,你要娶她你妈肯定愿意。」叶南飞像被人窥探到了秘密似的,脸

    腾的红了:「拉倒吧,人家能看上咱?」尹令伊一听,不知道哪有冒出邪火了:

    「我看你早就着迷了吧,是不是看着漂亮的又要把李永霞甩了?忘恩负义,喜新

    厌旧的东西。男人就没有好东西。」边说,边用刀砍着菜上的肉。

    叶南飞这个愁啊,这和尹令伊在一起可是得加小心了,说不上那句话不对就

    发火,和几个女人生活在一起,真不是件容易事:「师姐,不是,姐,你是我亲

    姐,您就指导就成了,我干,我干还不行么。」这顿饭做下

    来可是相当丰盛,而

    且食材难得。

    比如溜腰花,爆肝尖,爆肚,溜肠,飞龙炖蘑菇,蒜泥五花肉,猪头肉,土

    豆蘑菇炖野鸡,红烧肉,炖鱼,煎小白鱼,还有李永霞腌制的咸鸟蛋,晒的干猴

    腿,萝卜干拌的咸菜。弄得挺丰富,大伙喝酒聊天,已经是二次见面,熟稔了很

    多,没有了尴尬,也没在闹出啥矛盾,这是年前年后最成功的一次聚会,初五老

    妈和老爸走了,临走老妈说是现在环境好多了,正在找机会,看把他整去,话

    里话外的还是暗示和李屯的野姐妹保持距离,不然城的时候你也带不去。那

    么叶南飞能顺利的城么?有没有那么简单呢?且听下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