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五十七,五十八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月25日

    字数:7788

    第五十七章 人间毒药

    上说到叶南飞去取破伤风的药,对于他来说不难,那时候的各部门管理也

    并不严格,敢做违法事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被吓破胆了,活着的正常点的,都夹着

    尾巴做人,所以太平盛世,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各单位部门也不怕丢东西,说心

    里话也没啥东西可偷。就是有点好东西也都被该拿的人拿走了,就是诗经里说的

    那硕鼠

    叶南飞不管非法不非法了,我需要,我来了。第二天到林子里,小胖在这

    住了两天后给送家去了,这段到了年底,家家都挺忙活,李永霞她们来的也少了,

    叶南飞除了去师父家,自己在家的时候也要准备准备,因为有天二叔来说爸妈今

    年冬天怕是要来过年。老爸一年能来个两趟三趟的,老妈可有几年没见了。说不

    想是假的,所以叶南飞准备的很认真。

    别看老妈总是小资情调,不过在吃上,有时候很不小资,反而不如老爸瞧着

    文雅,因为老妈对猪肚,猪肠,肝都特别喜欢,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记得他没

    离开家的时候,只要有点改善机会,老妈就买一些这东西,每次弄的厨房味道都

    很大。别怪老妈怪癖,其实这几样确实是上等食材,只因为是猪的内脏而招人嫌

    弃,做出来以后的口感和味道,不是瘦肉比得了的。

    叶南飞注意收集了一些,冬天打猎,野猪的下水基本都留下了,还有猪头

    只可惜野猪比家猪的毛重,叶南飞是直接扒皮,而不能像家猪那样连皮带肉,

    吃起来格外香。各种鱼,野鸡,松鸭,獾子狍子,都没少准备。这天,他准备趁

    这天闲着,重新打一把铁铲。

    他正在铁砧上敲打的时候,没想到美奈子来了,这还是头一次她自己过来。

    叶南飞忙问:「咋突然来了?就你自己?」美奈子:「嗯呐,咋的不欢迎啊?你

    不是答应我,要带我去大旺山顶的么?」叶南飞:「哎呀那师父也让你一人出来?」

    美奈子一举胳膊,像是炫肌肉似的:「没问题,师父老放心了。」

    原来美奈子自从赶大集来,就惦记着叶南飞说的上大旺,上次在外面的见

    闻对她刺激挺大,虽然很多让她失望的地方,也有让她更好奇的地方,失望是指

    环境,人的面貌,兴趣是外面的世界真大,也真复杂,短短的半天就经历了那么

    多事,让人心惊,同时也够刺激。这不又憋不住找叶南飞求刺激来了么。

    但她也知道机会不多,叶南飞来到师父这呢,就是忙着干活,侍候师父,要

    么就是和师父聊这聊那的,自己只有和他一起练功的时候有接触,要么就是吃饭

    时候在一桌吃,单独说话,根本没机会,偶尔眉目传个情,叶南飞还总是躲来躲

    去的。叶南飞不来吧,她也没啥借口去找他,另外师父也不放心她一人出去,现

    在师父明显当她是关门小子了,这爷俩相处的也融洽。

    于是美奈子就找机会,并不断练习射箭,前些天在师父家周围,露了两手,

    打了兔子和野鸡,这能打猎了,手上功夫越来越硬,打猎的范围也就原来越广,

    就这天,她跟师父说,要出去逛一圈,看看能打倒啥不,师父嘱咐了要小心些,

    对这丫头的身手也挺放心,就没注意,这不她就跑这来了。

    叶南飞:「你看看这都几点了,再一会就中午了,今个要是上大旺,晚上

    来怕是要老晚了,不如明天,我早点去接你,咱俩早去早,不然师父不放心,

    你下次想出来就难喽,再说我这炉子刚点起来,点一次不容易呐。」

    美奈子看到叶南飞以后,去不去大旺反而不那么急了,不知道她一直着急的

    是去大旺,还是着急见叶南飞。你说她对叶南飞有感觉?也有这个可能,也可能

    是这大山里太寂寞无趣了,而和叶南飞在一起,排除寂寞的不多的选择。人就是

    这么复杂的动物,有些事情谁又说得清。

    她帮着叶南飞拉风箱,要么去做饭,还挺忙乎,俩人难得独处的机会,可以

    聊一些自己身世的事情,在之前,虽然俩人一起逃亡,但是能静下心聊天的时候

    不多,而且刚认识,也不可能聊的太深入,等到了小木屋以后,基本就没了独处

    的机会。叶南飞就给她讲自己见过的外面的世界。

    美奈子关心的还是如何能出去,到外面的世界生活,叶南飞可有点为难了:

    「那天咱们在街里你也看见了,卖自己家小鸡下的鸡蛋都不让,你说出去靠什么

    生活呢?在整个中国境内,每个人都有户口的,这户口上规定你在那,你就得在

    那生活,到外地也只能是暂时的,要有你居住地给开的介绍信,才可以出门,否

    则你住不上店,吃不上饭啊。」

    美奈子总是听不懂这些,不过最后她问:「那你说的是中国境内,那要是出

    国了,不在这境内,是不是就没这些规定了?」叶南飞一听,也确实,比如她们

    基地都是日本人,如果到日本怕是没这些说道了。叶南飞:「关键是出不去啊,

    这些事我也不太懂,正好今年我爸妈来我这过年,我问问她们。」

    叶南飞一直没断了手里的活,只是中午和美奈子一起做了个饭,他亭子里烀

    的猪头肉,趁着那火直接做了烤肉,烤鱼,而美奈子则用他俩去河边冰窟窿钓的

    新鲜鱼,做了生鱼片,还擀了两碗面条,吃的叶南飞是满头大汗 .下午叶南飞也

    没敢啥也不干的陪着美奈子聊天,而是边干活边聊天,因为他怕那么,啥也不干

    的和她独处,自己会有点紧张,手足无措的感

    最新?¨

    觉,美奈子的美丽给人的压力还是

    很大的。

    俩人谈天说地的聊的很开心,时间也过得快,叶南飞把她送到师父家附近,

    才来,俩人约好明天一早,在这见面。这一天叶南飞是在紧张,激动,兴奋中

    度过的,自己骂自己太色了,已经有了李永霞还有李永红都对自己那么好,竟然

    还惦记锅里的,看见美女心里就长草,真花心啊,他常常这么骂自己,用这个老

    压制自己那蠢蠢欲动的心。

    第二天早上,叶南飞早早就等在那,美奈子没敢太早,怕师父疑心,就这样,

    尹令伊都有意见了,跟师父嘟囔着:「天天就知道瞎跑,家里活一点不帮着干。」

    师父:「你就别嘟囔了,她没来时候还不是你一人干,她来了就是多双筷子,多

    个碗。再说,她在家时候不也帮着干么。」尹令伊:「爷爷你就偏心,就护着她,

    到底谁是你孙女啊?」

    师父哈哈大笑:「你这丫头,还吃这个醋,那丫头啊,早晚要出去的,她的

    心可高着呢。」

    叶南飞俩人边走边聊,倒是不感觉累,应了那句话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不

    过爬山的时候,美奈子还是挺吃力,因为大旺山够陡峭,特别到了峰,路上走

    了3个多小时,爬山两个多小时,其实从山脚到峰顶也就

    ?

    一千四五米。大冬天

    的在峰顶的滋味不是很好受,不过风景可不是盖的,那是相当壮丽。真是一览众

    山小的感觉,叶南飞给她指出,南面山下就是她们的基地,西南隐隐约约的有个

    城市,那就是蒙江县,是叶南飞生活的城市。

    向北看,隐隐约约的,那是乌拉市,在东北也算是比较大的城市了。再往远

    处看,飘飘渺渺一望无际,世界真的很大,人真的很渺小,再看她自己生活的那

    基地,原来人将近2年,就可以在这么小的地方生活下来,而世界这么大,硬

    是没机会出去看看。不禁令人唏嘘啊。

    山顶风很大,没待一会俩人就下来了,上山容易下山难,美奈子需要叶南飞

    不断拽着她,但是有一个地方还是没拽住,俩人一起连滚带滑的,滚出了好远。

    滚到了一处地势平缓一点的地方,叶南飞怕她受伤一直搂着她,等停下来,俩人

    倒是没感觉多危险,反而感觉很有趣,互相看着笑起来,不过不知道是默契还是

    忘了,俩人都没撒手。

    俩人笑完,意识到这样似乎不妥,但是还是没人动放手,俩人头次距离这

    么近,美奈子的脸蛋被冻的通红,格外显着好看,叶南飞看得有点失神,俩人不

    但没有分开,反而有越来越贴近的趋势,叶南飞无力的嘟囔着:「你在不躲开我

    要亲你了啊。」美奈子并没有躲,而是更靠近,眼睛不由自的闭上了,这时候

    叶南飞就是神,怕是也难把握住了,俩人终于激情的吻在了一起。

    叶南飞有点激动的发抖,这个女神一样的女人自己真的亲到了么?因为天冷,

    嘴唇都有点凉,但是里面是火热的。美奈子可不是雏,最起码经历过几个男人了,

    但是这么让她动情,忘我的吻,是头一次。不知过了多久,俩人都有点累了,或

    者躺在地上太冷,嘴唇分开了,不过俩人还抱在一起,美奈子:「你不在意李永

    霞了么?」这一句话似乎一下子叫醒了叶南飞。

    他忙松开美奈子,是啊,自己终于没控制得住自己,自己这是在玩火么,对

    不起李永霞也对不起美奈子啊。美奈子看见冷静下来的叶南飞突然有点后悔提到

    李永霞了,真是在不应该的时间里,提到了不应该提的人了,于是赌气的说:

    「胆小鬼。」说完起身往山下走去。叶南飞被骂的一愣,想解释,但是又不知道

    如何解释,于是也跟着往山下走去。那么叶南飞和美奈子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且

    听下分解。

    第五十八章 人间毒药2

    俩人下山都很沉默,叶南飞感觉很尴尬,没法说,没法解释,现在去跟美奈

    子说我喜欢你?那和李永霞怎么事?也太喜新厌旧了吧,那谈李永霞?在一个

    女人面前谈另一个女人永远不明智。到了山下,得吃午饭。点起火,熬了点肉粥。

    吃饭的时候,还是美奈子打破了令人难堪的沉默:「我觉得你们挺有意思,

    好像是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好了,那么他们就互相拥有了对方,就好像是你成了

    她的,她成了你的,是么?」叶南飞一想,这个问题平时没想过啊,都是自然而

    然就那么认为的,谁会去细想为啥会这个样的:「好像是,如果结婚以后更需要

    忠诚,如果出轨,那就是对对方不忠,那就很严重了,亲戚朋友都会谴责你。因

    为这事家破人亡的也有,事业和前途没了的也很多。」

    尹令伊:「那你和李永红是咋事?别告诉我,你俩没有事情,看她那么依

    恋你,就不是普通朋友。」一说到这,叶南飞脸腾的红了,竟然被发现了,这事

    太难以启齿。背地里偷摸做还行,说不出口的。但怎么解释呢?这女人太聪明真

    是不好对付。

    叶南飞:「我们自达认识就在一起,后来莫名其妙的就发

    ¨

    展到那层关系,她

    姐俩也不在意,我在中间也不忍心说啥,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在一起了。」叶南飞

    越说声越小,这如果在外面的世界里,简直是罪不可恕,很龌蹉,他心

    ^点b点'

    里思,

    这下在美奈子心目中的形象彻底完蛋了,自己就是色魔么。可他一直以外面的价

    值观来考量美奈子是如何看待事情的。

    其实美奈子的价值观和叶南飞一直被教育的不一样,她从小虽然受到不错的

    教育,但是藤原骨子里还是贵族那一套,特别是日本,男尊女卑,而且她从小到

    大看到的是什么?男女之间没有忠诚,只有欲望,藤原的妻子和池田的妻子,每

    周都要接待不同的大兵,那些和自己一起的姐妹,刚长大,就和不同的人发生关

    系。而自己呢?野岛算是喜欢自己了吧,但是还是让不同的男人和她发生关系,

    所以她的价值观里,没有男女互相忠诚这个认识。

    这也是她不愿基地的原因之一,都是欲望,而女人心里隐隐的感觉这不是

    自己想要的。当接触到叶南飞他们的时候,被他们那丰富,热切,真诚的感情吸

    引了,看他们之间可以互相信任,互相依赖,没有算计,没有防备,多好,而叶

    南飞和李永霞姐妹之间有点复杂,不过在美奈子看来,小巫见大巫了,她并没感

    觉有啥过分的,如果知道他们六个可以一起游戏的话,怕是会有点新奇。

    美奈子:「那你可以接受李永霞之外有李永红,为啥躲着我呢?」叶南飞猛

    地一听,有点蒙,难道美奈子也喜欢自己?不过听她说自己和李氏姐妹的关系,

    他也想了一下,:「我们三个,可能是,内个,首先是她俩不在意,她俩可以互

    相允许对方的存在,所以才可以的吧,否则不就像尹令伊那么恨我了么。你也看

    到她有多恨我了吧。」

    美奈子:「那如果我不在意李永霞的存在呢?」叶南飞越听头脑越热,这什

    么情况?:「可李永霞在意啊?她如果知道,那应该比尹令伊还伤心。」美奈子

    有点生气了的说:「那就不让她知道。」叶南飞有点扛不住了,你说自己要是拒

    绝的话,那也太无情了,可是要接受,又感觉自己太无耻:「可那对你太不公平

    了吧?」叶南飞已经非常感动。

    别说这是位女神,就算普通的女性,能动到这个地步,也是不可能的啊,

    其实这是一种观念的碰撞,一旦你认同了一种价值观,你就会用这个来衡量那种

    事可以做,哪种事不可以做,做到啥程度算不过分。叶南飞在周围环境的潜移默

    化下,基本认同的是,感情是发生在俩个人之间的事,如果在期间又对第三人产

    生感情,那是不对的,是不道德的。

    而美奈子按理说受的教育更严肃,日本的价值观更保守些,可惜遇到了特殊

    情况,俩个知识分子的老婆处于非常情况下,他俩做不了卫道士,也尽量避开那

    些规矩教条,不然更让自己难堪么,而那些大兵更不愿提,不能这面干着龌龊事,

    那边就高喊圣洁口号啊,别说别人怎么看,就自己也喊不出口不是。

    不管是日本还是中国,其实都是男权会,要求女性如何忠诚,如何守贞。

    而相对于男性就宽松的多,特别有条件的,还可以三妻四妾,在外面逛逛花楼,

    女的要是不满,还容易招致不贤惠的评价,就算通个奸,偷个情,虽然也不好,

    不过还是可以原谅,可以给机会的。

    女的要是出轨,那麻烦了,全会口诛笔伐,人人得而诛之,直接打成异类。

    但到了现代会,女性也越来越张自己的权力,对男性也开始要求忠诚度,不

    过说白了,无论男女要求所谓的忠诚度,都是对对方的要求,你必须对我忠诚,

    而对自己的要求呢?恐怕是多多益善吧。有些懂得反省的人会推己及人,既然希

    望对方忠诚,是不是自己也该忠诚,于是观念形成了。

    美奈子没听过,没见过这些,当然也就没这些观念和看法,所以她才做出了

    刚才的举动。她之所以不接受加山,要是因为加山让她感觉太沉重了,和他在

    一起,可以预见,要么整天守着他,过一辈子,要么也和野岛一样被逼把美奈子

    当工具。这两种生活都不是她想要的,都是被胁迫,而不是她选择的。

    而今天和叶南飞在一起,反而让她感觉可以选择,但是又不沉重,如果叶南

    飞也像加山一样非她不娶,整天盯着她,她同样会感觉沉重,那她未必这么选择。

    她的想法更自然,更本性一些,爱就是爱,别用爱绑架,各种誓言,责任都上来

    了,累不累啊。叶南飞哪里知道她的想法,他的心里还是沉重,感觉自己挺无耻。

    吃完饭接着赶路,美奈子动挎上叶南飞的胳膊,俩人算是彻底没了隔阂,

    突破这个界限,叶南飞的被动型也转为动了。俩人亲亲密密的时而来个热吻,

    要不是天寒地冻,怕早就干菜烈火了,美奈子并不是尹令伊,她是经历过几个野

    兽般男人的,而叶南飞也不是雏,俩人既然捅破窗户纸,也没必要太矜持。都是

    过来人了。

    好不容易到小屋,扔下背包就拥抱在了一起,别以为美奈子长得是女神,

    就该高冷,她同样有七情六欲,以前经历过的那些男人虽然是被迫,那也不能说

    就没有快感,那快活之事不用别人引导,自知其中滋味,况且她对叶南飞歆慕已

    久,女

    ň

    性总得来说还是由情而性的。

    叶南飞对美奈子这个女神更是倾慕太久,不知在梦里相遇几了,今天终得

    如愿,格外激动,珍惜。总感觉梦中一般,怀里抱着玉一般的人儿,美奈子也是

    头次和自己心仪的男人缠绵,原来此事是如此的入骨酥髓。

    叶南飞捧着她那精致美丽的脸蛋:「美奈子,你知道你有多漂亮么?」美奈

    子一笑,那一笑更是动人心魄,叶南飞心中一荡,从来没敢幻想过可以如此亲近

    她,美奈子:「有多漂亮?」叶南飞:「我见过的所有女人中没有比你更漂亮的。

    不知道什么样俊秀的人才配拥有你。」美奈子:「你就配,你喜欢我,为啥还总

    躲着我?只怕李永霞么?」

    叶南飞:「我怕我着了魔,男人都会为你发疯的。」美奈子:「你也为我疯

    一次吧。」说着吻住了他,叶南飞慢慢品味,不想因为冲动而食不知味。可接下

    来他再也淡定不住,美奈子,慢慢往下吻,一直吻住了那话。微光下美色欲滴,

    红唇下确是自己那根火红的蜡烛,画面何等刺激,反差何其大,如何不让他为之

    颤抖。

    更让他难以承受的是,那真实感受,美奈子是经过野岛训练过的,口活有多

    高超,怕是很难描述,可不是李氏姐妹所能比拟的,可以深喉,舌头是会动的,

    牙也不会碰到,嘴里似乎有层次,真可谓欲仙欲死。叶南飞实在扛不住,在口几

    下,怕是要爆发,忙起身,放到她。

    美奈子:「我做的不好么?」叶南飞笑一笑:「是太好了,我都要缴枪了,

    我要为你做。」说着俯身往下吻。美奈子:「不要,只有女人为男人做。」叶南

    飞:「以后你是女王,我为你做。」美奈子的乳房不大不小,很有弹性,皮肤细

    嫩白皙,接着往下吻,不知道女神的小穴有没有特别。

    还真让人意外,她的小穴颜色发黑,并不像她的皮肤,小阴唇长而黑,典型

    的蝴蝶* ,而且非常的形象,是一直黑蝴蝶,毛毛也要比李永霞的重。人真的很

    奇怪,李永霞明明皮肤挺黑的,可小穴颜色挺浅,可这么个白嫩美人,小穴却黑。

    不过这反差让叶南飞感觉特性感。一口含了下去,美奈子舒服的「啊」了一声。

    叶南飞受到她的启发,唇和舌尝试着新的用法。舔舐到小穴的每个角落,女神的

    呻吟,就是服务的报。

    美奈子:「南飞,啊,,,,,啊,上来啊,我想要。」当叶南飞插进美柰

    子的小穴,他还在怀疑这是否是真的。美奈子:「啊,,,南飞,你的真的很大。」

    叶南飞:「比野岛的大么?」美奈子:「大好多,他们的都很小。」叶南飞才想

    起,那帮牲口曾经占有过美奈子。这么美的尤物让他们糟蹋了。

    在美奈子身上驰骋,女神在身下呻吟,每一下抽动,都在提醒自己是在和女

    神做爱,正插在她身体里。这么激动的情况下,第一轮没多久就爆发了。但

    他俩谁也没舍得离开,叶南飞的鸡鸡根本就没软下来,有点清醒了:「呀,没有

    带避孕套啊,麻烦了。」美奈子:「没事,我有池田准备的药,避孕的,都吃上

    了。」

    可以不戴套,又安全的做爱,让人舒畅,叶南飞总是看不够她的美丽,美奈

    子也很享受这种近似痴迷的关注,虽然以前也是别人的焦点,但他们更多的是欲

    望,贪婪,而叶南飞眼里更多的是欣赏,珍爱。没有不应期,俩人又开始了从容

    的第二轮,速度不再那么快,但每一下都要尽量进入到最深处,这是美奈子从没

    有过的感受,让他俩从分体验了,啥才叫结。

    二人一直缠绵到不得不分开,在不分开,天黑不去,师父该着急了,二人

    没有因为爱的释放而冷静,反而更痴迷了,应该说在爱爱之前,俩人还算挺冷静,

    但是爱爱之后反而有些不冷静了。

    看来感情不是理智能控制得了的,控制得了的感情也未必是真感情了。难道

    他俩相爱了?美奈子:「我不想去了,我直接在这跟你过日子不行么?我给你

    做老婆。」叶南飞一愣,理智来了一点,因为如果美奈子真留下,后续会有挺

    多麻烦事,不过眼睛一看到美奈子的时候,什么都融化了,他答应不了什么,只

    能动情的吻着她,:「当老婆也不能这么急啊,慢慢来啊。我得向父母,师父,

    李永霞交代啊。」其实其他人都不是障碍,只有李永霞,他没法交代。

    他问自己,是自己变心了么?想象一下,没有,自己对李永霞还是在乎的,

    没有反感,只有思念和疼爱。那么是假喜欢美奈子?其实要讲心动的感觉,美奈

    子给自己的要更强烈。难道自己都爱?真么花心啊,太贪心了,其实说了半天还

    是观念的问题,进入现代会以后,女权开始上升,同时也就对男性开始要求忠

    诚,慢慢形成一个价值观,那就是爱情是自私的,是排他的,爱只能爱一个,不

    可能同时爱几个。

    美奈子:「看把你吓得,说好的是秘密的么,我不会难为你,咱俩以后谁都

    不难为谁,好不?」美奈子越是这么说,越是让叶南飞自责,所以传统观念有一

    样好处,那就是叶南飞感觉自己让女人们吃亏了,所以在自责内疚的心理下,对

    她们会分外的好,以来弥补自己的所作的。

    最后叶南飞把美奈子送到了师父家附近,俩人难分难舍的亲吻了一阵才算分

    开,叶南飞心里充满幸福感的同时,也有一块阴云,那就是李永霞,不知道自己

    隐藏得住这地下情么?知道以后自己如何面对啊,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而美

    奈子到师父家以后,她瞒得住别人,却瞒不住师父,师父一看她的气色,神态,

    基本可以判断出刚才发生了什么,而且对象可能是谁,但是他没有说,只能长叹

    一声,心理骂了一句,这个臭小子。那么他们后续还会发生啥事呢?咱们下分

    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