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五十五,五十六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月22日

    字数:9973

    找?请???

    第五十五章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2

    出发之前,叶南飞做了准备工作,对美奈子的外形再次进行改造,这次连花

    衣服都不让穿了,换上蓝色中山装,戴上狗皮帽子,穿上棉靰鞡鞋,还要戴上一

    个大口罩,基本就露一双眼睛。改造完以后,只要不看眼睛,基本很难判断出性

    别。美奈子这个气啊,坐在炕沿上,撅着嘴,生闷气。

    也难怪,人家一美女,你这么毁人家形象,女人家爱美之心,与生俱来,这

    么糟蹋,换谁也受不了啊,连尹令伊都看不下去了,偷摸跑外头乐。叶南飞一看

    不得不解释一下:「奈美啊,不光你这么打扮,咱们都一样。」然后对着外面喊:

    「师姐?师姐啊。」这是近年来为数不多的俩人说话,尹令伊进来瞪着眼看着他,

    本来叶南飞喊的声音挺大,等人家一进来,他就蔫了:「啊,内什么?师姐,你

    也不能打扮漂亮喽,也得捂着点。」

    尹令伊用眼睛一白他:「你管得着么?我爱穿啥穿啥。」叶南飞这个囧啊:

    「内什么,我说俩位大小姐啊,你说就你俩,不用打扮,就那么往公大街上一

    站,那还不得把他们吓着啊?」尹令伊俩人听完对着他都瞪着眼睛,啥意思?吓

    着?

    叶南飞:「啊,不是,是内个惊着?啊也不是,是迷着了,对是迷着了。你

    说满大街人,看见美女谁不多看两眼啊,然后就有人会打听,这谁家闺女?这内

    个屯子的?你说就你俩这身份,想让别人知道不?」

    尹令伊是比较了解状况的,不用多解释,不过美奈子就不太理解,为啥就不

    能见人?怎么就不能让人知道呢?叶南飞意思还真解答不了,:「这样吧,这次

    你先按我说的做,等下次你要是感觉可以不装扮,那你自己在决定。」美奈子都

    是听藤原说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对她解释中国现状,真的很难解释,只能

    让她先看,在慢慢解释给她听。

    这次出行,是叶南飞带着尹令伊和美奈子都出去,留师父自己在家,毕竟年

    纪大了,这么折腾有点受不了。再说这俩闺女不让去,她们能放得过你么?跟李

    永霞她们几个已经约好,他们在李屯和新华大队之间等着汇。他们无所谓,李

    永霞和李永红在漂亮,也是本乡本土的人,和这周围环境也契,有人注意,也

    不怕质询。

    大伙迫不及待的等着这一天,至于去了有啥好玩的,到底能干点啥,细想起

    来,也没啥可干的,没啥好玩的。这就是年轻人与老年人的别,年轻人,对什

    么都好奇,啥都想探求,生活才能有趣。赶集,要花钱,钱叶南飞有一点,自从

    进了林子就不需要货币了,爸妈历次稍来一点钱,就都放在那里,师傅拿了几十

    块钱,那个时代是一笔巨款。

    三人都穿着土里土气的衣服,戴着狗皮帽子,不光是掩护自己,更因为这天

    真冷啊,不穿厚点等于孽待自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小毛驴拉着爬犁,俩位

    女士坐在上面,连尹令伊的情绪都很高,每年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出去一。一

    路上三人聊着风土人情,到了李屯与大队之间的路上,李永霞她们早已等在那里。

    几个家伙离老远就欢呼着,这就是那个年代,贫乏,但只要生活给一点恩惠,

    就会无比的快乐。四个女生坐爬犁,四个男生只能一路步行。对于其他人,只是

    聚一起去公逛街凑热闹,而对于美奈子可是开天辟地头一次,她对眼前的一切

    都感觉到新奇,只是可惜,眼前的现实怕是不如她美好幻想来的美丽。

    农村的建筑提不上美丽,和壮观更不挨边,更多的是残破,都是土草房,刚

    建成的时候就不那么规整,别说年久失修了,旷野因为是冬季,农田闲置,显着

    萧荒芜。看人的穿着更无美感可言,色调要是蓝,灰,军绿,草黄,人的脸

    上都是生活和劳作留下的沧桑,年轻人也因为风吹日晒而显现粗糙,慢慢的美奈

    子有点理解了叶南飞为啥给她装扮成这一出,她自己也感觉和这环境格格不入,

    如果不是这身装扮,哪管不戴帽子,立马就会引起别人的关注。

    接近公所在地,路上的行人越是多,牛车,马爬犁不断经过。进到街里,

    跟着尹令伊把毛驴爬犁寄放在师父的一个朋友家,而且给师父那朋友带了点林中

    特产,算是拜年,每年师父需要的不少东西都是通过他才能弄到。

    要说这是大集是一点不准确,整个公内的商业活动,都是围绕着供销完

    成的,因为不允许私人开商店,这供销就成了镇里令人羡慕的好单位,如果谁

    能在这里上班,那就是镇里女婿首选目标。

    垄断部门么,肯定是质次价高,服务差,没办法蝎子粑粑独一份,爱来不来。

    李永红只要是和叶南飞在一起,那不用想,肯定粘着他,一会拽着他看这个,一

    会拉着他看那个。后面跟着三女士,李永霞很无奈,不过今天街里有更多吸引她

    的,尹令伊也差不多,估计是早就习惯了。

    美奈子则是好奇周围的一切,有点目不暇接,从来没见过

    地??

    这么多人聚集在一

    起。那哥三对商品兴趣不大,要是对热闹的人群比较关注,其次是关注哪里有

    吃的,随便给三女士献殷勤。焦点当然是美奈子,不过经过多日的接触,张默有

    了点自知之明,他发现美奈子,不是献殷勤就对你有好感的,他开始关注比较接

    地气的尹令伊,不但长得标致,也不是那么高高在上。

    而剩下那哥俩,小胖子是最殷勤的,反正他的生活态度一直是那么直接,看

    着美食就流口水,看着美女就献殷勤,从来不知矜持为何物。李志国很单纯的,

    看见美奈子眼睛也直,不过还好,最起码他知道害羞。再说眼前有他老姐,他和

    李永霞的关系一直很微妙。

    李永红拽着叶南飞在小柜台前停下了,当然是对什么头绳了,发卡,扎头

    的绸子,雪花膏,嘎啦油什么的感兴趣。叶南飞看着跟过来的李永霞:「快来,

    看看都喜欢啥,我给买。」李永霞含笑的给了他一个媚眼:「不用你买,俺也带

    钱了。」这时看李永霞身边的尹令伊脸色又不好看了,叶南飞有点尴尬,张默反

    应很快:「令伊姐,你喜欢啥,我给你买嘿嘿。」尹令伊一听,好像故意的:

    「好,咱上这边看看。」

    叶南飞看着她三个在挑那些小物件,而美奈子的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叶南

    飞:「咋样?感觉很失望吧?」美奈子:「嗯,和我干爸说的不太一样啊,他说

    世界是很美丽的,我看到的是脏乱差,只不过这人多成这样,没想到。」

    叶南飞:「所以我说你选择出来未必是最好的,失望是正常的,不过就人多

    这点,这只是外面世界最偏远的一个角落,还有比这人更多的多的地方。」美奈

    子:「我觉得外面的世界不应该都是这样。」叶南飞沉吟了一下:「怎么说呢?

    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里边,你还会失望,也许对于人你还是会失望的,不过自然

    环境,也许不会让你失望。等得空,慢慢跟你讲,过几天我带你去大旺山顶上,

    看一下周边的环境也许更好解释。」

    美奈子趁别人不注意,有点怪怪的笑着说:「咋的?不怕李永霞不愿意啊?」

    叶南飞一下子脸就红了:「那不是,那不是正常往来么,我既然把你带出来,有

    义务带你看看这个世界啊。」这时她们选的也差不多了,李永霞让美奈子也选一

    些,美奈子说不会选,叶南飞:「你帮着选一下得了,和你们都一样,带瓶雪花

    膏,就她那细皮嫩肉的,扛不住这风吹日晒。」李永霞瞥了他一眼,嘴里唠叨着:

    「还挺关心的么。」

    叶南飞付了钱,尹令伊没用他付,是张默付的。尹令伊越是当着叶南飞面,

    越是显着和张默很亲近。叶南飞还好,让张默哄着尹令伊,总比她整天憋闷着强。

    接着叶南飞又给李志国哥三买了三双棉鞋,给她们姐四个一人扯了一块布料。

    在副食那屋,置办了盐,酱油和各种作料,买了点饼干和槽子糕(就是现在

    的蛋糕),很硬,不过在那个时候,绝对是上等食品,谁见谁流口水。几个人已

    经迫不及待的你一块我一块的吃着,噎得慌,又买了几瓶汽水,叶南飞一个劲的

    嘱咐天凉少吃啊,一会还得下馆子呢?几个人一听还要下馆子,眼睛都冒绿光了,

    其实这些人自从认识了叶南飞,并不缺嘴,只不过商店的食品还有馆子,那都是

    一两代人的心结。那是代表着一种高等级的生活,还有家里做不出来的味道,无

    不让人向往。

    几个人出来要买白面,过年必须的包饺子。有点岁数的人可能都知道,天朝

    的户口分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而城市户口中还有红粮本一说,有红粮本的,是

    有吃供应粮资格的。

    在黑市,有不少家庭,细粮吃不完,拿出来卖。几个人细观察,在犄角旮旯

    的,鬼鬼祟祟的,不是卖鸡蛋的,就是卖鱼的,还有就是大米,白面等细粮的。

    感觉比以前繁荣多了,以前抓住是要劳改的,叫投机倒把罪,上纲上线的话,叫

    走资本义道路。

    尹令伊问了两个人面的价格,没等买呢,那些人跟耗子见了猫似的,拿着东

    西,钻进了各个胡同。原来不远处,几个干部模样的人,威风凛凛过来了,一个

    老太太可能发现的晚了,也许是动作慢,几个人走过去就抢她挎的篮子,老太太

    苦苦哀求,其中一个干部:「老太太,你知道不?你这是投机倒把,没给你抓起

    来劳改,已经算照顾你了啊,下不许卖,听见没?」

    老太太一脸无奈,欲哭无泪的表情。除了美奈子大家见怪不怪了,可美奈子

    非常不理解:「这老太太的鸡蛋是偷的么?咋就给抢走了呢?怎么大伙看着没人

    管的么?」叶南飞:「不是的,这鸡蛋是老太太家自己小鸡下的,只不过这里不

    允许私人做买卖。」美奈子一脸懵懂,根本就是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叶南飞:

    「所以才让你出来看看,有时候这事,光嘴上跟你解释,是解释不清的。」

    走吧,咱们先吃饭。边说着,带着他们进了街南的食堂,那时候都叫食堂。

    进去就是个大厅,一个个圆桌子,木头凳,别惦记有服务员招待你,自己去窗

    口买票,想吃啥买啥,其实是他有啥你买啥,买完票,等着,有人会喊你的桌号,

    或者菜名,比如:「谁的尖椒干豆腐?说的酸菜?」有一个窗口专门付菜的,你

    自己去取。

    那时候食材不多,另外都是国营的,也没有积极性开发啥新品种,就那么几

    样。尖椒干豆腐,麻辣豆腐,酸菜炒粉条,酸菜白肉。这几样大众菜,其他的普

    通姓也吃不起,

    ¨◢?

    也就是一些干部,或者有单位的人偶尔请客,那菜品会丰富一

    些。

    叶南飞也就点了这三样,米饭一家四两,大米饭平时是吃不到的,偶尔家庭

    条件好的,可以吃一半大米,一半苞米茬子的二米饭,虽然这菜并没有山里吃的

    实惠,不过味道确实不错,饭店的佐料全,火候好,舍得放东西,做出来的东西,

    按那时的说法是馆子味。除了美奈子其他人都吃的狼吞虎咽,最起码那大米饭好

    吃啊。

    几个人正忙着吃,忽略了一件事,吃饭的时候大口罩,帽子都摘了,四个年

    轻貌美的大闺女并排的往哪一坐,想不引起别人注意都很难。

    这不胜利大队集体户的知识青年,其实就是一帮初中,高中的学生,硬是给

    送到农村,和农民一起干活,劳动,美其名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农民会教育

    个啥,要说减轻城市就业压力才是真的吧。你说,就这么帮半大小子,都是荷尔

    蒙最爆棚的时候,又没有啥有效管束,能消停么?

    要说建国以后,由于镇反运动,略微有点子脾气和反骨的,基本都抓得抓,

    杀的杀了,剩下的基本都是老实巴交的顺民,农村和城市一时一片平静安宁。而

    农村那些保留下来的,有点子霸气,草莽气的,也都集中在什么大队部,小队部

    里,平时在大队,小队里就可以作威作福,没人敢惹,出了屯子,到也不惹事,

    也没必要惹事,本来城市乡村重新形成了势力均衡。

    第五十六章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3

    不过这上山下乡,重新打破了这均衡,这帮小生牤子一来到乡下,开始还行,

    可是随着环境的熟悉,革命热情的退却,劳作的辛苦,想家和怀念城市的生活,

    让他们开始慢慢的变化。对劳作开始能偷懒就偷懒,对偷鸡摸狗,打架斗殴能上

    就上,而这帮人的能折腾,又不是基层干部管得了的,就算真犯事了,也是批评

    教育,没啥好办法,于是在乡村,出现了一股子新的势力,那就是集体户,知识

    青年。

    一般农村人都不敢惹这些革命小将,真能形成对抗的就是不同的集体户,比

    如新华的和胜利的就不对付,时而发生冲突。今天胜利大队集体户的这帮小子来

    逛街。大冬天的,又没啥娱乐活动,来街里,人多,瞧瞧热闹,算是娱乐了。

    这中午了,到食堂打打牙祭,没想到看见四个水灵的大闺女,可就看直了眼,

    要说他们想干嘛?到也不想干嘛,就是想逗一逗,乐呵乐呵,按现在的说法叫泡

    妞,撩妹。于是呢,一个劲的往这边看,边看,估计还品头论足,时而哈哈大笑,

    估计没啥好话。叶南飞他们几个男的是背对着,也是光顾了吃饭,不知道后面那

    桌啥情况,而李永霞她们看到了也没理,这种无聊小青年见多了,美奈子更是熟

    悉,那些大兵就是这德行。

    你说你要是看中哪个姑娘,你好好的跟人家表现,整的流氓那一出,谁看得

    上?这几个家伙被无视了以后,感觉很没面子,于是呢,其中有个家伙竟然走到

    了他们桌子前,俩手分别把着叶南飞和张默的后背,付下身子,笑嘻嘻的:「几

    个妹妹?哪个屯子的啊?」几个姑娘没人搭茬,他接着说:「一会跟俺们去遛街,

    想买啥,玩啥,俺们请客。」要说这几个家伙倒也坏不到哪里去,就是没事闲的,

    也是看美奈子她们长得确实漂亮。

    叶南飞这几年一直都是防备引起别人注意,今天还是没避免得了。张默

    ?

    ,李

    志国敢怒不敢言,这些知识青年,平时连干部都干斗,屯子里没人敢惹,对乡亲

    们还可以,打架也都是跟外屯的打,今天在街里看见就不一样了。都不认识,也

    就不用看乡亲的脸面。看见漂亮姑娘就聊骚几下。

    叶南飞一看,这帮家伙一准是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认为是小屁孩,撩骚美女,

    看她们身边的男人吃瘪,这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叶南飞本想站起来,可是那家伙

    按着他,他一下没起来,这让他很恼火,对面坐着的可都是自己最重要的人,当

    然不想吃瘪。左手肘随意的往后一顶,一下子顶到那小子肚子上,那小子疼的一

    弯腰。

    叶南飞站起来转身握住那小子的手,紧跟着另一只手上去,其实是一只手掰

    住他的中指,另一只手捂着,让别人看不出来,感觉就是朋友见面很热情的握手。

    嘴里还唠叨着:「哎吆王哥,在这碰着你了,赶紧介绍一下其他几位哥哥是谁啊?」

    叶南飞这时候看见那桌子上坐着五个人,看笑话似的看着这边,不过有两个已经

    看出有点不对劲。

    叶南飞有点头疼,倒不是怕打架,而是不想惹事,这食堂里要是打起来,肯

    定不是小事。他拽着那小子,来到那桌前,几个知青有的和叶南飞年纪相当,有

    两个要大一些。他掰着那小子的手指,那小子的头上可冒出了冷汗,叶南飞把他

    拽到他的桌位前,上面掰着手指,下面的脚同时撵着他的脚趾,虽然穿着棉鞋,

    不过八极拳的撵功也不是白看的。那家伙龇牙咧嘴的,让叶南飞按在坐位上,一

    点也没了刚才的嚣张。

    那五个人已经看出气氛不对,都唰的站了起来,只有一个人比较淡定,还是

    坐在那看着叶南飞。妥了,这应该四个带头的,想不把事闹大,先得定住这个带

    头的,于是放开那人,转过桌子来到那看似带头的跟前:「哎吆,这位哥哥,久

    仰久仰,今天见面算是缘分。」说着话,手就伸出去了,意思要和他握手,不过

    人家没理他,而是说:「别整那没用的,你啥意思?」

    叶南飞:「这话应该我说吧,我带着我的堂姐表妹来赶集,吃口饭,不知道

    怎么就得罪各位哥哥了,我现在来动和你握手,难道你都不敢么?」男人怕激,

    这小子有二十多岁,看着一脸霸气,倒是不想让人看扁了,伸出手来跟叶南飞握

    在一起:「我们也没别的意思,你的妹妹们长得漂亮,我们就是想处个朋友,怎

    么有啥不对的么?」说着话,脸上可就不好看了,透着狠劲,瞪着叶南飞。

    叶南飞面色如常,不过手上可就加了劲,别说平时没断练功,就是这几年的

    活计,也锻炼的他抓力不容小视,那小子的狠劲表情开始变化,变得越来越扭曲,

    怕是吃痛了,在想抽出手已经不可能,叶南飞在慢慢加力,目的就是想让他知难

    而退。别惹出大动静。

    叶南飞:「咱们本不认识,但都是一个公,抬头不见低头见,别伤了和气,

    现在我给几位哥哥陪个不是,然后咱各忙各的,好不好。」看见桌子上握手这哥

    们的跟前那一小杯酒,端了起来,:「这杯酒我先干为敬,咱这事就算翻过去了,

    以后有啥用得着兄的尽管开口。」说完一口干了。然后手上在加劲,问握手那

    哥们:「您说呢大哥?」那家伙感觉确实有点吃不住劲,也算明白人,知道就这

    台阶赶紧下,否则难看的怕是自己。:「这位小兄说的在理,都是乡里乡亲的,

    咱各忙各的。」然后硬挤出点笑容,其实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叶南飞往走的时候,那几个小子虎视眈眈的瞧着他,李永霞她们看着这边

    眼里都是崇拜啊,光看叶南飞在林子里各种本事了,在会上,她们还是头次见,

    连美奈子都不得不佩服,打架不稀奇,稀奇的是,一顿说和,把事平了,没惹出

    乱子。叶南飞:「赶紧吃,吃完赶紧走,怕是没啥好事。」几个人也都怕打起来,

    忙吃完,大伙撤出了食堂。

    几个人慌忙的出了食堂,打算办完事赶紧走,以免夜长梦多。就在他们买面

    的时候,叶南飞还是发现了不对劲。不但刚才那几个小子盯着,还有几个似乎也

    是他们同伙,看来是召集人报复来啦。这让叶南飞很头疼,他最反感的就是这种

    碰到点小事,就没完没了的纠缠,也许这就是江湖,有时候就是因为一句话,一

    个面子,所有的恩怨情仇就缠绕起没完。这就是人,这就是人与人之间所组成的

    会,官方叫会,民间就叫江湖。

    叶南飞走到李志国跟前:「那帮小子还是没完,让你姐带着她俩先走,去取

    毛驴,你和胖子断后,真要有人敢向她四个动手,你别手软,把平时学的用上,

    这是实战的大好机会啊,别错过。」李志国有点紧张的点点头。张默这时候走过

    来:「飞哥,那几个家伙又围上来了,咋办?」叶南飞:「一会跟着我,小心后

    面向咱下手就行,现在确定不了他们到底多少人。」

    李永霞也走了过来,叶南飞嘱咐了几句,她们先往东去了,李志国,胖子紧

    随其后,那几个家伙也看出他们要走,也跟着往这面凑,叶南飞还是一副急着赶

    路的表情,奔着最接近李永霞她们那人去了,走到那人跟前,脚往他两腿之间以

    伸,脚落地,膝盖向他膝盖内侧一顶,这么一顶,在强壮的人都拧不过的,除非

    你想膝盖脱臼或者骨折,你弯腰往下缓解这个顶的力是必然的,而叶南飞的肘部

    看似不轻易的一挥,正好撞上你的头。

    叶南飞并没有用多大力,但他自己撞上来的力很大。就势在后脑,或者颈部

    来一下子,他就晕了,然后跟没事人似的,慢慢把他放到,好像是他自己晕倒似

    的。接着就跟过路人似的,往前赶。

    在人群密集的地方又遇到下一个,左手一拳就掏在了他的心窝,他一弯腰,

    就着他一弯腰的劲,右手拍了他的后脑一下,膝盖同时抬了起来,这脑袋一下子

    就撞在了膝盖上,不晕也得迷糊一阵。接着又攻击了俩人,都是又准又快,对方

    还没来得及反应呢,不是晕了就是疼的一半会翻不过来劲。在叶南飞这边忙活的

    时候。还是有一个家伙向李志国和胖子动手了。

    大街上人来人往的,想进攻也不容易,想防备也不是太容易,胖子没注意挨

    了一砖。李志国和那家伙撕吧在一起,平时学的一点没用上,和普通人打架一

    样了,全凭自然反应,不是我抓你把,就是我推你一下子,要么就是俩人扭在一

    起比谁有劲,看的叶南飞这个牙疼,别看叶南飞经历打架群殴的次数不多,但是

    打过这么多次猎,经历过生死,和加山等高手交过手,在遇到事情的感觉就是不

    一样,那心态真可以说是不急不躁。这就是师父让他修炼的目的。

    叶南飞走到他俩跟前:「嗨住手。」俩人都一迟疑,叶南飞左手一扬,那人

    眼睛跟着一扬,他的右手自然的抬起要防御,其实叶南飞这一扬就是吸引他的注

    意力,而且能把他的脖子露出来,接着右手大拇指和四指手掌张开,直接捅向了

    他的脖子,很快,也很有力。周边人没看出咋事的情况下,那家伙已经捂着脖

    子蹲在了地上,咔咔的咳着,喘气都费劲了,怕是一时半会缓不过劲。

    叶南飞赶紧告诉他们走,周边有一些看热闹的,不过看他们打架根本和平时

    不一样,平时打架,没见伸手,那阵势闹的可大,可今天,没见怎么打,完事了,

    都分不清到底谁打谁,谁和谁是一伙的。等再看已经没人了,这时叶南飞发现上

    午管事的干部往这边来了,而其他几个好像是知青一伙的奔着他来了。

    刚才叶南飞攻击的都是食堂认识的,这剩下没受到攻击的,也搞不清咋

    事,也搞不清对手是谁,只是有的人看见叶南飞打同伴了于是都奔着他来了。现

    在倒是叶南飞搞不清楚敌人是谁了,反而很不利,不过看看那干部,不由得计上

    心来,把口罩一代,奔着那干部就去了。

    叶南飞:「哎呀,领导,可找着您了,我刚看一家伙在偷着卖鸡蛋,就在那

    胡同里,您说该不该抓?」那干部:「是么?那赶紧的,谁啊这么大胆,赶紧带

    我去。」叶南飞带着他就进了胡同,看见没啥人了,过头,那干部有点不高兴:

    「这人呢?我告诉你啊,要是抓不着,我要你好看。」

    叶南飞:「是么?怎么让我好看啊?我是胜利集体户的,早特么看你不顺眼,

    连老太太卖点鸡蛋你都抢,你特么还是人么?」那干部没想到会有人敢这么和他

    说话,一时也给镇住了:「你想咋地?」叶南飞:「我不想咋地,不过集体户其

    他人并不一定有我这么好说话,不信你看后面。」

    转头一看,果然五六个小伙子奔着这边来了,这下那干部真有点害怕了,这

    特么集体户这帮家伙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先躲躲再说,

    转身往胡同深处跑,叶南飞一看也假装追,那家伙跑的更欢实了,等拐过一个弯,

    身边的墙正是供销的后院墙,这地段叶南飞熟啊,一个助跑,轻松的翻过了墙,

    而前面跑的干部还在拼命跑,后面的那帮家伙也没看见叶南飞翻墙,还是接着追。

    其余的事,叶南飞也管不着了,让他们狗咬狗去吧,自己到大街上,找了

    个卖白面的,又买了半袋子白面,奔着寄放毛驴的那家就去了。他们几个已经都

    到了,不过都围着胖子有点手足无措,叶南飞赶紧从包里拿出急救包,一看伤口,

    这帮家伙下手够黑的,一个一寸长的口子,师父的朋友没在家,而家里那大婶也

    没有太多意,只是劝着让去医院。

    按理说应该去医院,不过这种伤一看就是打架留下的,医院势必要通知派出

    所,那后面还有啥事就不知道了,所以叶南飞感觉还是先自己给他处理一下再说。

    这种外伤处理,他很熟悉。小胖头次经历这事,又受了伤,既紧张又害怕又激动

    的,眼泪虽然憋着可是早就流下来了。叶南飞拿出药水,药布,还有针线,问小

    胖害怕不?小胖摇摇头。叶南飞:「别怕有哥在呢,经历这事以后,你就是爷们

    了。」

    先把伤口周围的头发剪掉,然后清洗,在缝,最后上药包扎,叶南飞做的

    不比医生差。叶南飞:「最好在打一针破伤风,这样保险一点,不然万一,咱们

    不好向他爸妈交代啊。这样吧,永霞你和治国你们四个先去,如果都不去家

    里就着急了,然后你帮小胖跟他家说一声,就说在朋友同学家玩两天就去。我

    们四个后走,今晚我帮他打上破伤风在走。」

    他们四个虽然不情愿走不过也确实没啥好办法,叶南飞在院子里又找了几根

    棍子,两尺来长,他们四个一人一根,先和张默演示了一下,如果别人进攻,如

    何用棍子格挡,演示了几下居然很好用。张默:「飞哥,刚才你那都是咋打的啊?

    太厉害了,我都没看出来,光看他们被干趴下了。」叶南飞:「啥厉害的,不都

    是我平时教你们那些,只是你们还不会用,光练拳,不修心也是不行,练的再好

    一到实战就用不出来,和不练也没啥别。治国,你去好好想一下,实战是

    难得锻炼的好

    地????

    机会。」

    送走了她们四个,叶南飞也不想麻烦这家太多,让小胖休息了一阵之后也出

    发了。走到公与下一个屯子之间的半路,赶着毛驴爬犁拐进了山里。大旺与公

    之间他已经往返多次,哪里扎营,哪里好走,他早就摸清了。进了山里先搭了

    一个帐篷,就是那种鄂伦春人的帐篷,用木杆挺密集的支撑圆锥型,然后用篷布

    围起来,不够的地方用桦树皮,最上边不封死,是帐篷内篝火走烟用的。

    这样的帐篷,四个人都可以住在里面,里面可以点篝火,取暖问题也解决了。

    火上可以烧水,熬粥,烤肉,叶南飞带了些冻鱼冻肉,搭好骨架,细节的东西就

    交给美奈子和尹令伊,自己去林子里又打了几只山雀。来的时候,帐篷里的边

    上已经铺了干草,中间火堆烧的正旺,上面还支着架子,架子上挂着饭盒,烧水

    的一个,熬粥的一个。

    小胖躺在干草上,瞧着精神状态不错,应该和守着俩美女有很大关系。叶南

    飞把山雀收拾干净,用木棍插上,在火上烤着,刚才烧水的饭盒这时候已经炖上

    鱼了,叶南飞边烤边说:「胖啊,今晚上给你打牙祭啊,给你补补,今天留了不

    少血。」不知道是疼劲过去了,还是怎么的,那小胖躺在那一脸幸福的嘴里叨咕

    着:「这砖挨得值个嘿嘿。」叶南飞:「不是,你这孩子被打傻了咋的?没听

    说挨打还打出幸福感的啊。」美奈子俩人听完忍不住笑。小胖:「嘿嘿,飞哥,

    俺从小到大没人这么照顾过俺,俺爸俺妈一直都忙,好像老有干不完的活,和飞

    哥你们在一块,又有人照顾俺,还有好吃的,俺就特别美的慌嘿嘿。」

    说的叶南飞都不好意思调侃他了,美奈子:「你打算咋给他打破伤风啊?这

    荒山野地的?」尹令伊:「还不是去医院偷。」叶南飞:「师姐啊,那不偷咋整?

    让小胖去医院治?你看派出所去收拾你不?到时候不知道会出多少麻烦事呢。咱

    不如消停的治了就完事了。」美奈子:「那一会我跟你去。」

    叶南飞:「别的,扔他俩在山上我不放心啊,万一来野兽了,师姐加上小胖

    这伤员,你说能挡得住不?」叶南飞在这之前早就给美奈子做了一把弓,美奈子

    也没少练习,瞧着那水平要超过尹令伊了。而且她有那么好的功夫底子,她留下

    叶南飞还是放心的。就这样吃完饭后,大家早早的休息了,快半夜的时候,叶南

    飞悄悄的离开了帐篷,奔着公方向去了。那么到底后续还会发生啥事呢?且听

    下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