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五十三,五十四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月23日

    字数:733

    第五十三章 情与欲之别

    上咱说到,叶南飞对于几个兄姐妹的去留问题,有点纠结,就叫出来李

    永霞,吞吞吐吐的问了半天李永霞才明白他的意思,白了他一眼,意思大概嫌他

    没出息,见了美女也乱方寸。今晚上我不去了,让他们都去,人家姑娘孤身

    一人,别让你欺负喽,我看着点,说完自己都噗哧笑了,再看叶南飞是要多糗有

    多糗。李永红听说了,也非得要留下,不过还是李永霞比较有办法,说你看,今

    天我看着,明天还不得你看着,咱俩不能都在这,不得咋换班?使了使眼神,李

    永红心有灵犀的,俩人互笑着,心照不宣的不用说了。

    这些叶南飞并不知道,那三家伙也舍不得走,不过被叶南飞撵走了。俩女生

    被安排在了西屋,叶南飞自己在东屋早早躺下啦,几天的逃亡,为了生存拼杀,

    高度的紧张,焦虑让也叶南飞有点透支,终于可以睡个舒坦的踏实的觉了,从来

    没感觉过这小木屋是如此的温馨,舒适,安全。

    可半夜时候,睡得正香呢,忽然感觉有人在摸他,猛地一下醒了,因为多天

    的遭遇,让他有点蒙,一下搞不清自己现在身处何地,到底是那山洞里,还是野

    外,还是美奈子的那木屋,到底是敌人来抓了,还是美奈子来摸自己。一着急就

    抓住了来人的手,可能用力过大,听得「哎呀」一声。叶南飞马上松了手,以为

    是美奈子:「是美奈子么?咋的了?有情况?」

    「什么美奈子?南飞哥,是我啊,你睡毛楞了?」原来是李永霞。叶南飞这

    时候才反过来劲,原来是在自己的小木屋,来的是李永霞。:「你不是陪她呢么?

    咋跑我这来了?」李永霞:「咋的?怕她知道啊?你不是说她叫姜奈美么?为啥

    你刚才叫美奈子?」

    叶南飞就知道李永霞不好打发,忙岔开话题:「谁说我怕人知道,我就怕你

    妈知道,别人不怕,嘿嘿。穿这么少,快上来。」李永霞:「我还以为来了漂亮

    姑娘,都不带惦记俺的了。」看来美奈子的到来给女士们造成不小压力。不是心

    眼大小的问题,都不是圣人,都免不了俗,换个角度说,这时候要是来小屋一个

    又高又帅的男生,你说叶南飞会不会五味杂陈?

    李永霞钻进了被窝,要不是叶南飞这几天太劳力劳神,可不是早就想抱着美

    人嘿咻了,可一直处境都很凶险,哪里顾得上啊。经历过大难,在这温馨的小木

    屋里,抱着喜欢的女人躺在热乎的被窝里,这算幸福不?绝对算,除了一闪,想

    到西屋里还有美奈子,算是个小障碍以外,其他都太完美了。几天的相思,让李

    永霞也确实顾不得问一些心里的疑问了,只知道此时心爱的男人就搂着自己吻着

    自己,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

    其实挺难得俩人单独一个屋,独处的机会,都很激情,都很投入,叶南飞:

    「想没想我?」李永霞:「还说呢?担心死人家了,下次不行不告诉俺,就没影

    了啊,在那样,俺就搬过来住,天天看着你。」叶南飞:「俺保证下次不会了,

    永霞你为啥对我那么好?」李永霞:「因为吧,俺喜欢

    你呗。」叶南飞:「喜欢

    我啥呢?」

    李永霞:「喜欢你吧,俺也说不清,就是见不到你就想的慌,想给你做饭,

    给你洗衣服,看着你。还有啊,在这屯吧,再看见那些老爷么咋都看着傻了吧

    唧的呢,呵呵,得俺认识你,要不也得嫁给一个傻啦吧唧的,连亲嘴都不会,

    就算会,俺也不让亲,埋了吧汰的。」

    叶南飞听的直乐:「那你不嫌我啊?」李永霞:「俺男人比俺都干净。」叶

    南飞:「你男人我,除了亲嘴还会亲下面哦,嘿嘿。」李永霞:「下面太丑了。」

    叶南飞:「我老婆的不丑,像玫瑰花。」李永霞:「那永红的像啥?」

    叶南飞:「永红的像花。」李永霞:「那俺男人的像啥?」叶南飞:

    「如意金箍棒。」李永霞:「哈哈,南飞哥,你真好玩。」叶南飞:「俺要吃你

    的玫瑰花了。」李永霞:「那俺也要吃金箍棒。」俩人不知不觉中,来了一个很

    前卫的姿势,69式。其实最能打动女人的还是绵绵情话。

    不过真到爱爱的时候,一下子让叶南飞有点不适应,咋事呢?因为李永霞

    的声音有点太大了,明显有点故意,平时再怎么激情,她都是有点压抑着自己,

    就算他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也成了习惯似的,从来就没有全部放开过。今天这

    勇气哪来的?看来美奈子给李永霞的危机感还是真够强的。

    叶南飞本来正在享受爱意,可这么大声音,让他如坐针毡,一个劲的警告李

    永霞小点声。李永霞:「怕啥地?俺在自己家,和自己男人,爱咋滴咋滴。」这

    样叶南飞哭笑不得,赶忙匆匆完事。说:「明天就不和人家见面了」。李永霞被

    人揭破小心思似的,其实她也早就难为情了,钻到叶南飞怀里扭着头:「见就见

    呗。」叶南飞被李永霞的一系列神经兮兮的事情弄得哭笑不得,同时也很甜蜜,

    因为这同时说明自己在李永霞心目中的位置。

    李永霞平时是很大气的,在这个群体里一直充当着大姐的角色,耍点女人的

    小性子也是和叶南飞单独相处的时候,当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受到威胁的时候也难

    免乱了分寸。叶南飞庆幸自己一直和美奈子保持了距离是明智的,如果真是有啥

    越轨的事,叶南飞的自愧心倒是其次,要是害怕见着李永霞的伤心,那是怕自

    己受不了的。一夜的甜蜜,爱得到了释放,心灵有了寄放,二人一直睡到日上三

    竿。

    叶南飞猛的醒来,觉得有点难为情了,竟然睡到这个时候,让美奈子独自一

    人,多尴尬,要是让那帮小子堵了被窝也是够糗。忙拍拍李永霞,李永霞也是多

    天的焦虑,加上昨夜的欢愉,醒了以后也是挺难为情,俩人互相看着,不约而同

    的笑了,赶忙找衣服穿。走到院子里发现美奈子早就起来了,正对着木人桩,尝

    试着比划,李永霞虽然挺难为情,不过感觉心情不错,美奈子看着俩人会心一笑,

    并没有鄙视和冷眼。

    李永霞应该是感觉宣誓领地和权目的达到,心里舒坦,看美奈子并没有羡

    慕嫉妒恨,心里不知道会不会失落,不过对人家不得不高看一眼,未免显著自己

    低了点。三人吃了点东西,也没等那几个,直接去了师父家。叶南飞打算把事情

    告诉师父,让师父帮着拿拿意。另外他打算把美奈子送到师父家暂时寄住,如

    果和自己住在小木屋,怕是未来的日子难得安宁了,就算李氏姐妹不计较,自己

    能不能控制得住自己都很难说。孤男寡女的,难免会发生很多事情。

    这事,事先必须得和俩位女士打好招呼,不然会引起美奈子的怀疑,因为你

    答应保密的,这才两天你转身就告诉自己师父,这是诚信问题。这时候最好的办

    法不是做啥小动作,而是和盘托出,和人家商量,这态度才是可取的,美奈子倒

    是通情达理,对于基地到底需不需要保密,其实美奈子是没啥概念的,按她的想

    法,为啥都得在山里猫着?应该都出来。

    和李永霞打好招呼,目的是别让她捣乱,没想到她异常的懂事,也没追问事

    情真相,这就是李永霞最可贵的地方,大气,懂事,知道啥事该做,啥事别乱碰。

    比如现在这事,不是她没啥好奇心,而是昨晚她发现叶南飞心里还是有她,并没

    有变,其他的事就无所谓了,你不想说,肯定是有不想说的道理。

    到了师父家,尹令伊看见叶南飞一如既往的冷漠,看见出现的美女,和李永

    霞的感觉差不多,没办法,女人太漂亮,就会成为同性中的公敌,因为你越是漂

    亮,对别人的威胁越大。美奈子刚走出基地群狼的虎视眈眈,又走进了同类的仇

    视中,人太优秀,也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叶南飞给李永霞使了个眼色,让她照顾好,自己和师父慢慢走进了林子,他

    把事情的前后都说了。师父问叶南飞的打算,叶南飞感觉还是保持现状,第一因

    为答应过人家保密的。第二,虽然经过爱国义教育,不过还有点独立思考能力

    的,都说当年日本在中国有多少恶行,但是就基地这些人来讲,并没感觉做过啥

    十恶不赦的事,最关键的是万一举报以后,这些人的命运,恐怕太清楚了,他是

    亲眼见过,如何对待敌我矛

    ?23

    盾的,就算那些婴儿恐怕也会经历不断的审查,他们

    现在在大山里,人畜无害的生活着,干嘛非得让他们陷入那种生不如死的折磨中

    去呢?

    师父也比较赞成叶南飞的想法,他是没经历过爱国义教育的。对日本人呢?

    也说不上什么好感,但是也没感觉就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当年日本占东北,是怀

    柔政策,在东北并没有明目张胆的干啥坏事,老姓该干啥干啥,他们做买卖的,

    也没啥影响,日本人不会强占你啥,相反他们鼓励经商,让经济繁荣起来。而相

    反,他却看到土改和解放后的天翻地覆的变化,那可比他见过的历次运动都可怕。

    就是他亲自参与义和团,也没波及到这么深,这么广啊。所以他才逃到了森林里

    么。

    他想到的也是,这些人一旦出去,结果肯定好不了,既然他们也没危害谁,

    那就先那么地呗,如果真做了啥危害周边的事,在举报也不晚。至于把美奈子安

    排在他这住,师父到没啥意见,看这丫头也怪可怜的,而且很有修养,就是不知

    道她能不能受得了这条件。

    他又把美奈子叫出来,把事情和她说了,让她先住师父家。叶南飞有点不好

    意思的说:「你也看到师父家的条件了,和你原来住的条件没法比啊,不知道你

    受得了

    地|?◢

    么?」美奈子笑一笑:「我有那么娇气么?你为啥不让我住你的木屋?是

    怕李永霞?呵呵,你好像

    找请2?

    很在意,她。你师父的孙女好像也很在意你哦。」

    叶南飞脸都红了:「说实话,不是我在不在意李永霞,而是和你朝夕相处,

    我怕我也像加山,还有野岛一样,着了魔。你说的那姑娘叫尹令伊,你也看见我

    俩的关系了,我说都冷战两年了你信不?我可不想有一天李永霞也这么对我。」

    美奈子又是一笑:「这么多,姑娘喜欢你,你应高兴才对,在这住,没问题,

    我想知道,啥时候我能出去,送我到外面的世界。」叶南飞:「你不要把外面想

    的那么好,等安顿下来,年前会有大集,我带你去外面看看,然后你在做决定,

    到底出不出去。」,那么到底美奈子会不会出森林呢?咱们下分解。

    第五十四章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上咱说到,叶南飞把美奈子安排在了师父家,果然各方都很消停,只是美

    奈子和师父受些委屈,比如师父搬到北炕住去了,把大炕让给她俩,尹令伊和美

    柰子经过几天的磨,相处的还可以,毕竟有点同命相连,都是一辈子没出过林

    子的,而且都没啥心机,可以说没经过人类会的熏陶,虽然美奈子还是见识过

    人的阴暗面的,但也是旁观者,或者是被操纵者,也就是说她俩内心都是单纯,

    善良的。

    美奈子原来的住处,那真是宽敞明亮,整洁舒适,很少亲自操劳一些粗活,

    这下子住进了窄小的土草房,还要跟着尹令伊干这干那的,毕竟师父年岁大了,

    很多活都要依靠尹令伊,大伙到没谁指使美奈子干活,不过你总不能看别人忙前

    忙后的,你就在屋里坐着不动吧,而且还是白吃白住在人家。

    还好,叶南飞经常来帮忙,累活,重活都是叶南飞干完了。师父和美奈子很

    是对脾气,能唠到一块去,美奈子跟藤原学习这么多年,不是白学的,日本哲学

    很受宋明理学的影响,明治维新以后,又有西方新思潮,这和师父的路数很接近,

    而且这姑娘,琴棋书画都会,剑道,空手道,柔道也都练过。

    慢慢的,美奈子到比尹令伊更像是师父的孙女,因为得空美奈子就陪师父谈

    天说地,对师父讲外面的世界好奇无比,也可以聊聊琴棋书画,也可以比划探讨

    武术,相反以前师父和尹令伊在一起,其实哪有那么多话可说啊,尹令伊大多数

    时候,是把时间放在一些活计上,慢慢的性格也也就变得很内向,喜静。后来和

    李永霞姐妹成了朋友,在一起也是聊一些,做针线活了,怎么梳洗打扮,聊聊外

    面的八卦。

    叶南飞来的话,除了干活,师父就把他和美奈子叫到一起,第一次引起师父

    兴趣的是,叶南飞说过他和加山的比武,双棍战胜了加山的劈刀术,这让师父很

    好奇,以前他接触过日本的剑道,但没交过手,师父又不是愣头青,没事在东北

    日占挑战日本武术,没事找事么,再说那时候帮助家做生意才是正事,至于

    武术,一般有点道行的人,都喜欢低调,最好没人知道才好。

    他见过剑道和空手道,那是很刚猛的武术,而自己修行的武术,特别是内家

    拳,讲究的是以柔克刚,走的是无为,阴柔的路子,因为道家的哲学一直张,

    最锋芒毕露的反而不是最强的,最崇尚水,水才是最有力量的,越是柔软的东西

    越是有生命力,越是长久。所以这两种武术碰到一起很有看头。他就让叶南飞和

    美奈子演练,这一演练果然大饱眼福。

    当然不能用真刀真枪,都是用木棍代替,美奈子果然是加山的师妹,劈刀术

    发挥的攻守有道。进攻的雷厉风行,撤退也迅速。叶南飞当然要让着点美奈子,

    不过也正发挥了太极的优势,太极就是讲究不和你硬碰硬,就是连顺带化。两下

    一较量,果然大有看头,师父对叶南飞的表现还是很满意,他一直没咋教叶南飞

    器械,因为太极拳要先练拳,练到一定境界,悟出其中的道理,精髓,在接触器

    械,那样就事半功倍。没想到不用自己教,这小子就悟出了其中的精髓所在。

    于是师父开始教授叶南飞太极剑,招式并不多,42式,但太极拳重在意,

    领略太极拳的道,术的层面只是让你开悟。但是也不是不重视术,剑是各种兵器

    中,与太极拳最契的,俗话说,刀如猛虎,剑如游龙,讲究的就是飘逸,灵动,

    而且自从火器流行,长兵器根本不适携带,短兵器还可以勉强生存,也就是说

    还有点利用价值。

    本来闲暇时间,师父教授一下武艺,两种不同武术也可以切磋一下,很不错,

    互相借鉴,启发,叶南飞也学了学劈刀术,劈刀术可以说更需要对练和实战才能

    提高,并没有什么招数可言,只是对步法,挥刀,持刀有规定,说的通俗点,就

    像拳击,你说有招数么?就是直拳,勾拳,摆拳,组拳,步法,就这几个要求,

    极其简单,但是训练起来,打起来就都不简单了。这都是一实战为的武术。

    这些都不错,只是有一点让叶南飞不太适应,那就是时而的就被美奈子电一

    下,不知道是自己多情,还是美奈子真多情,每次一碰到美奈子的眼波,都让叶

    南飞的心猛的跳一下,这感觉很熟悉,好像是在学校时候和孔维佳的感觉。这让

    叶南飞很困惑,总是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往美奈子方向看,但是又像有巨大的

    磁力吸引着他,非常想看的冲动。

    练功时候这样,吃饭时候这样,干活时候还这样,俩人目光时而相遇,又马

    上分开,但又时不时的碰到一起,这让叶南飞既兴奋,又害怕,兴奋不是他故意

    的,因为这种感觉就是让人心跳加快,让人心里有种甜甜的感觉。害怕是因为他

    怕自己陷进去。越是有这种心理他就越是对李永霞姐妹好,不知道是处于内疚,

    最新??

    还是强迫自己的兴奋点向李氏姐妹转移。

    李永霞微妙的感觉到了这种变化,因为长时间的相处,他们的关系都已经常

    态化,如同夫妻久了一样,激情肯定没有刚相处时候那么充裕,不过最近她发现

    叶南飞越来越激情,无论是日常,还是俩人偷情热吻,还是爱爱时候,都感觉

    到了初相遇时候的感觉,她一方面享受着这些,同时也有点不安,总感觉哪里不

    太对劲。

    日子就这样过着,不过美奈子还是着急去外面看看,叶南飞被逼的没办法,

    还有一个多月过年,街里应比平时热闹,叶南飞说是大集,其实那时候哪有什么

    实质的大集啊,只是快到年底了,各家各户把一年的积蓄恨不得都拿出来,置办

    年货,所以公所在地会热闹很多,那时候孩子盼着过年,第一是热闹,第二可

    以有好吃的,第三有新衣服穿,第四玩疯了家里家长也不管。现在孩子之所以觉

    得过年没啥意思,是因为这些东西平时都可以满足。

    早在入冬前,他去了一趟供销,当然你懂得的,肯定去顺了点东西,都是

    美奈子需要的,当然是棉衣棉裤,棉鞋,做外套的布料,蓝布,小花布。这套行

    头置办下来,可让大伙没少捡乐,为啥呢?因为这身明明就是村姑的打扮,不知

    是美奈子之前给人的印象太深,还是她的气质和这身衣服不搭,总之看着就别扭,

    之前他穿的不是军服就是和服,一个飒爽,一个妖娆,看着都像电影里的人物,

    但这身行头,把她拉了人间,头发以前不是那么卷起来,就是披着,然后下面

    一扎,这也梳了两根大辫子。棉衣棉裤的,弄得身段没身段,不过肥大的棉衣

    下包裹着的青春玉体,反而别是一番味道。

    美奈子对于这打扮很不情愿,不过没办法,大冬天的没有棉衣穿,只能穿这

    个,叶南飞劝她说:「习惯习惯就好了,你的入乡随俗,不然你咋出去融入外面

    的世界啊。」自从美奈子换了这身打扮以后,很长一段大伙才习惯。有一次在师

    父家吃饭,抬头就看见美奈子梳着辫子的造型,让叶南飞忍不住噗的笑出了声。

    弄得大伙都放下筷子看着他,尹令伊更是对他横眉冷对。

    叶南飞赶紧低下头往嘴里扒饭。也不能全怪叶南飞小题大做,这转变有点太

    突然,就如同一农民老大爷,一弄一身西装革履的穿上,咋瞧咋别扭。这也扯出

    一个话题,到底是遗传影响大,还是后天环境影响大,按理说,从基因到血缘,

    美奈子可纯是汉人,可以肯定就是李屯不知道谁家的孩子。但是经过藤原的培养,

    这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那就是个日本人,而且还是贵族范。这气质和村姑的行

    头一搭配,不古怪才怪。

    叶南飞和师父也不是没想过,找一下美奈子的亲身父母,后来一想,你说这

    怎么说呢?当初献给山神了,今天活生生的出现自己面前,这解释不通啊,难道

    神界和人界大三通了?美奈子的意思,也是暂时不宜相见,找不找得到先不说,

    她也挺顾虑见面的,你说不找吧,心里惦记是个事,你说找吧,对亲生父母一点

    印象都没有,当时祭祀的时候是婴儿,别说什么亲情了。她自己都怀疑会不会尴

    尬。

    这事根据美奈子的年纪,叶南飞让李永霞她们在屯子里,暗地里打听了一下,

    按年份推算,应该是屯东头老齐家的,这一打听,可是没啥好消息,原来这齐家

    本来在李屯就算小户,当年祭祀婴儿,肯定也不能可大户的来,到啥时候也是挑

    软柿子捏啊,结果抵不住压力献出了女儿,本来她妈就因为怀她生她做了点病,

    在这一上火,没多久就死了。扔他爸一人,生活内个惨啊,男人一离开女人,是

    支撑不起一个家的,生活没了目标和劲气,开始酗酒,有一年冬天就冻死外头了,

    这一家就这么破了。这事,叶南飞一直也不敢和美奈子说。

    眼看着过年,叶南飞认为可以出去一趟,就当置办年货了,顺便也满足了美

    奈子的好奇心,那么他们赶集会有怎样的遭遇呢?且听下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