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五十一,五十二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月22日

    字数:655

    第五十一章 公平决斗2

    上书说到,叶南飞要和加山决斗,但之前要谈好条件,加山的条件是,我

    胜了,美奈子跟我走,你必须保证基地的秘密不外传,你胜,美奈子跟你走,其

    他事你愿意咋处理咋处理。叶南飞听完以后,倒有点欣赏这个加山了,虽然比自

    己大,但比自己真性情多了,把整个基地的命运压在自己身上,而且要是为了

    一个心爱的女人,可以看出他城府不深,至少坏不到那里去。

    叶南飞晃了晃脑袋:「条件可以改一改,比如美奈子,不管胜负,咱俩谁也

    决定不了她跟谁走,要她自己决定,第二不管胜负,我都会保守基地的秘密,前

    提是你们不能再要什么祭祀女婴,或者虐待那些长大的女婴。第三,不管谁胜谁

    负,这事就此了结,咱们双方都不得纠缠。」叶南飞只想快些结束这件事,他可

    不想惹上这个麻烦,至于什么民族大义,他可顾不上,自己还是逃犯呢,咱管得

    着么,而且据他所知,还没听说他们干啥反人类的事,虽然祭祀女婴,但也没做

    的太绝,至少他看见那些女婴似乎生活的还可以,至少比外面强。

    美奈子和加山听完以后都感觉挺意外,美奈子多少有点失望,这么一说,决

    斗和自己就没啥关系了,虽然叶南飞说的对劲,也是出于对美奈子的尊重,但是

    人家心里越不是滋味,而加山没想到是这个结果,美奈子是基地里所有人梦寐以

    求的女神,而面前这个家伙却如此淡定,似乎和自己预想的不太一样,难道他不

    喜欢美奈子?或者俩人之间没啥事?

    不过这些条件似乎没理由不答应,对他们并没有害处,他们追杀俩人的目的

    不就是找美奈子和保护基地的秘密么。那还有决斗的必要么?在加山来说还是

    有必要的,第一是立威,野岛刚死,如果自己摆平这件事,势必自己的威信大大

    增加,无论是在基地众人面前,还是美奈子面前,这都是一次机会。第二,他打

    算在决斗中杀了叶南飞,这样秘密才真的泄露不了。同时也是绝了美奈子的后路,

    你跟死人去外面么?

    叶南飞也有决斗的意愿,因为不展现点实力,不可能震慑住对方,既然双方

    都谈好条件,那么我胜了,更有资格张自己的要求。双方遵守起来也顺理成章。

    武器选择上,加山用的是武士刀,这种刀在日本自从明治维新以后已经不多,大

    家看到的大多是根据欧洲战刀改制的战刀。藤原家族本身势力还是不容小视。

    叶南飞没啥武器,其实他一直重视练习的是拳脚功夫,器械练的真不多。这

    下有点傻眼,用啥?军刺?只有人家武士刀的一半长,怎么打?两把匕首?最后

    想还是弄根棍子用吧。毕竟比划过,因为几次打猎都发现长矛挺管用,所以琢磨

    过。于是在林子里找了一根锹把粗的花曲柳木杆子。用刀子修了修,一根棍子就

    握手里了。

    双方摆好了姿势,准备开打,不过看叶南飞怎么

    最?新??

    看怎么难受,他这是头一次

    和人正儿八经的比武,而且用的是棍子,总是感觉,怎么站,怎么摆,都不自然,

    都不对劲,美奈子站边上是大摇其头,眼睛已经不忍看叶南飞,而是看看蓝天,

    白云。心里思,怕是要敗的很惨啊,一会怎么救他呢。在看人家加山,绝对受

    过正规训练,站姿英武,很有气势。

    等了半天俩人都没动,叶南飞是根本不知道咋进攻,而加山作为谦让,想让

    叶南飞进攻。一看这人话说的挺淡定,真动起手来,咋磨磨唧唧,于是持刀冲了

    过来。日本的剑道,也就是劈刀术,和空手道差不多,招式虽然简单,但重在实

    用,攻防有术,进退有据。唰唰的几下,连劈在刺,一气呵成,让叶南飞手忙脚

    乱,连挡在躲,好一个狼狈。

    俩人越打,越是险象环生,加山越是欣喜溢于言表,叶南飞则是冷汗直流,

    心里话,这就是传说中的比武?么咋不像书里说的那么唯美,这简直就是要人命

    啊,每一刀碰上不死,也是断胳膊断腿。这是来真的啊?想象和现实永远很大差

    距,你能想象出,一把锋利的战刀带着和空气摩擦的声音,向你砍来是什么感觉

    么?

    加山感觉自己已经胜券在握,场面完全自己控制着,而叶南飞只能苦苦支撑,

    加山进攻越来越紧凑,丝毫不给叶南飞留下喘息之机,看的美奈子和那大兵瞠目

    结舌,美奈子预想过可能是叶南飞失败的结果,不过没想到会差到这种程度,随

    时都有可能丧命,而加山明明就是,刀刀下杀手。她不仅,紧紧的捏了一把汗。

    日本武士刀和他们的锻造技术不得不说确实很出色,在现代冶炼和锻造技术

    之前,最有名的就是大马士革钢,马拉西亚的钢刀,日本的武士刀,算是世界知

    名的。为啥这么说呢?因为加山一刀砍下来,叶南飞匆忙的用棍子搪,方向不是

    正上方,而是有点偏右,只听得,咔擦,铮的一声,棍子硬生生的被砍成两截,

    虽然受到棍子的阻挡,刀的速度和力量都降下来了,但叶南飞还是自然反应的慌

    忙躲了一下,还是把衣服划破了,里面慢慢的渗出血迹。

    加山露出了得意之色,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明显带着藐视。美奈子吃惊的

    咬着拳头:「南飞君,不要打了,你会丧命的。」本来叶南飞应对的就很狼狈,

    一下子又被加山砍断了棍子,让他面色很凝重,这时候生死攸关,谁还考虑哪些

    什么尊严和面子问题啊。他把断成两截的木棍,往地上一插,脱掉了外套,把里

    面的衬衣接下来,露出了身上的肌肉块,倒不是他要在此时炫耀身材,而是胸前

    被划伤了。

    用衬衣邪挎在肩膀和胸前,然后系上,算是包扎住伤口。在拿起两根棍子在

    手里掂量掂量。加山这时候则是一脸胜利者的表情,强者么,特点就是包容,你

    想缓一缓,包扎伤口,都由着你,反正结果都是一样。这时应该没人注意到,叶

    南飞有了微妙的变化,因为刚才垂死对抗,会让人调动全身的机能来应对这种状

    况,所以才说实战是最好的学习。而经过刚才的挣扎,现在长棍猛地变成两根短

    棍。

    叶南飞掂量着短棍,突然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因为刚才的长棍,似乎完全

    束缚到了自己,突然变成两截,反而让自己有种摆脱了束缚的感觉。舞动了两下,

    小时候,和老爸练习过短棍,所以熟悉一些,另外通过刚才的挣扎,可不可以把

    两截短棍,理解成自己手臂的延伸?就可以了,形意拳就是把武器套路改造成拳

    脚套路,那为啥手脚功夫不能演变一下,用器械呢。

    加山这时有点不耐烦了:「怎么样?小兄?如果这会认输还来的及,你怕

    了,也没人会笑话你。」叶南飞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搭他的话,而是又

    舞了几下,然后摆了一个八极拳的开式招式。加山的耐心已经到了极点,他可不

    想在无聊的缠斗下去,速战速决吧。持刀冲了上来。

    这下叶南飞仿佛换了一个人,虽然也又是挡又是躲,但是很从容,不在有刚

    才对战时候那种手足无措,动作和步法也进退有序,虽然加山还处于强势一方,

    不过明显也奈何不了叶南飞,这让加山越来越焦急,而叶南飞越来越自信,随着

    短棍运用的熟练,拳法中的很多招式和优势都慢慢显现出来。

    太极拳讲究的是

    ????◢

    以柔制刚,缠丝劲,你的刀过来,我卸掉你的力量,让你再

    大的力量,也像打在了棉花团上。而八极拳这是避实就虚,在让开你的攻击时,

    已经巧妙的在你空虚处进攻了。得叶南飞用的是棍子,要是刀

    ?找?请??◢

    子,怕是加山身

    上要受伤几处了。在打下去,叶南飞开始占据了动,掌控了全场。两根短棍在

    他手里,上下翻飞,越是得心应手。

    越是轻松,越是可以冷静对待,来,左右的步法变动越是轻快,也容出空

    可以说说话,语言挑衅挑衅,目的不是聊天,而是要刺激你的情绪,扰乱你的思

    维。加山确实越来越焦急,越是焦急,越不冷静,显然拿叶南飞没有办法了,无

    论自己如何努力都被叶南飞化为无形。不但拿对方没有办法了,时不时的还要挨

    一棍子。劈刀术,虽然攻防严禁,但是和叶南飞的太极和八极拳的功底比起来还

    是有相当大的差异,太极是以不变应万变,以有限化无限。而八极拳又是各种巧

    妙,出人意料,针对死刀术,确实有些搓搓有余。

    特别是叶南飞的心理攻势,比如边轻快的挪动步法,一边嘴里不停的唠叨;

    怎么了?就这么点能耐么?全使出来吧。哎吆,这就是你们日本武术么?不过如

    此么。在快一点,在快一点,太慢了,平时怎么练的。语言和动作上的刺激越来

    越让加山失去理性,异常恼火。而这样的状态,在搏击种会频频的判断失误,而

    叶南飞的冷静轻松,会让他,更准确的判断,只要看一下加山的步法和肩膀的动

    作,基本就可以预判出他要出神马招。这就相当于加山眼睛里全是快动作,根本

    没有反应的时间,而叶南飞眼睛里全是慢动作,想怎么治你就怎们治。

    最后,叶南飞左手的短棍卸掉了劈过来的刀,右手的棍子跟着就敲在了加山

    的手上。当时不说骨折也差不多,棍子就势一挥,抽在了他的脸上。加山的刀落

    在地上的同时,叶南飞的棍子,毫不吝惜的,如切菜般,敲落在加山的身上 .加

    山不得不抱着脑袋,卷曲在地上,叶南飞就这样完成了大逆转,让那俩观众惊奇

    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这不科学啊,为啥必须先挨一顿揍才反击啊。那么加山失

    败以后,叶南飞会如何处置他呢?怎么下分解。

    第五十二章 选择未必只有生死

    上书说到,叶南飞大出众人所料,以大优势打胜了,加山败的很惨,很窝

    囊,不过人家贵族就是有贵族的范,输得起,也敢认。既不装孙子,也不装大尾

    巴狼。到也光棍,反而让人小看不得,人家说了任凭你处置,而叶南飞虽然挺喜

    欢这哥们的真性情,.

    零一.┕

    不过感觉他说的未必靠谱。也就是说,基地这些人的事,就

    这哥们还嫩了点,他未必做的了。别看叶南飞岁数不大,断事未必明,但是看

    事还是看的挺透。

    他也咨询了一下美奈子,美奈子的意思,要和谈还得找藤原一郎拍。加山

    虽然够糗,不过巴不得有人给擦屁股。一行人准备和藤原一郎三人汇,把野岛

    给先掩埋了,他是被加山从后背捅了一刀。扎了脚后又被砸了一石头内哥们,进

    气多出气少,恐怕是要交代,只能大伙轮班背着,一路赶了过去。

    叶南飞到也少年老成,其实说白了就是多个心眼,啥事小心为上,让加山和

    美奈子先见藤原,如果有和谈意向在接着下一步。藤原听完加山汇报,很明智的

    选择了和谈,虽然很多不如意,比如只要叶南飞活着,对基地就是个威胁,另外

    自己心爱的干女儿铁了心的要走,唯一喜忧参半的消息是野岛死了,野岛之死肯

    定是基地的一个损失,同时也少了一个自己最大的政敌。

    双方见面了,叶南飞做出保证,绝对不泄露基地的秘密。也不在出现在基地

    附近。但是叶南飞也警告不许再骚扰村子里。祭品减半,再也不许祭祀婴儿,已

    经在基地的女婴,要得到和大兵们同等待遇。不能虐待,最好让他们结婚算了?

    其实过后想起来,叶南飞又感觉自己是多余要求这些,自己用外面的所谓文明的

    标准来要求他们,其实真的就是他们想要的么?也许这种类似共产义的生活他

    们自己都觉得不错,不想改变呢。

    这属于双方处于战略平衡,谁也惹不起谁之后,达成的妥协。很无奈,同时

    也对双方同时都利益最大化。美奈子对他们的谈判不止一次的感到好笑,叶南飞

    把她叫到一边,让她想好,外面不论是自己的小木屋还是李屯,都没有基地里的

    环境,条件好,可能会失望的。不知道是因为这么说反而刺激了她的逆反心理,

    还是她已经看透了基地的一切。反正是铁了心的要出去。

    藤原父子虽然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不过也没办法,总不能捆着她去吧,

    再说边上还一个强人,也不是你想困就困的,只能千叮咛万嘱咐的让美奈子一旦

    不如意赶紧来。也确实如美奈子所料,只要她跟着基地,那摆在眼前的路没

    别的,那就是和加山结婚,藤原对她虽然好,不过其中把她作为加山最佳的妻子

    人选,也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吧。不是加山不够好,而是她太想去看看外面

    的世界。每个女性心理都有一匹野马,时刻都想在草原上撒欢,苦就苦在一直找

    不到这样的草原啊。而和加山在一起,啥都是可预见,固定了的。

    叶南飞是看出来了,美奈子可不是加山的菜,也不是他能掌控得了的。美奈

    子的出走,没准对于他是个好事。不知道是怎样的锦绣人物,才配得上美奈子啊,

    在藤原父子羡慕叶南飞的时候,叶南飞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自己家里也没有可任

    她奔驰的草原。这丫头,怕是心野着呢。

    双方就这么分开了。叶南飞带着美奈子一路匆匆赶了来。距离家还挺远,

    就听见了小黑的叫声,看来还是小黑熟悉自己啊,扔家里三四天了,不知道饿成

    啥样了,也不知道那几个家伙来没来。自己也没预料到会这么久,以为当天晚上

    看看热闹就来了,也没留下字条啥地告诉一声。

    心里想着,脚上可就快多了,急啊。还没走到外墙的门口,院子里就嚯嚯隆

    隆的跑出好几位,跑在最前面的就是李永红,一下子扑到了叶南飞怀里,后面跟

    着李永霞,那哥三个紧随其后。李永红紧紧的抱着他也没说话,就是舍不得放开,

    再看李永霞已经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怕是这几天心里急坏了。叶南飞心里顿升起

    一股暖意,那种被人惦记的家人的感觉真好。他紧搂了一下李永红,然后暖暖的

    对李永霞说:「没事,看,这.

    Ъ.ηê

    不是来了么。」

    刚刚强忍住的泪水,让叶南飞一说,反而掉下来了,李永霞走近了,用拳头

    敲了一下叶南飞,然后就靠在他的肩膀上,只有庆幸和喜悦,没有责备。不过刚

    才还热火朝天的那哥三咋没动静了?叶南飞抬头一看,那哥三同一个姿势,脖子

    伸的挺长,眼睛要不是眼眶子窄点,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嘴巴都张着,留下的

    亮晶晶的,应该是口水。

    难怪那三犯傻发呆。虽然美奈子一路风尘,但绝对遮掩不住她的天生丽质。

    如同美玉,蒙上层灰尘,掩不住美玉的光华。李永霞姐妹俩也感觉不对劲,伸出

    头来看,才注意到,叶南飞身后不远站着一美女。叶南飞虽然早就做好心理准备,

    遭遇这场面,但是还是感觉突兀,尴尬了些,忙介绍他们认识。

    看美奈子穿着一身土黄色的军装,虽然有点脏,破,但飒爽英姿还是隐约可

    见,头发为了不碍事,被倦了个缵,显着利,虽然已经因为一路颠簸,弄得有

    点杂乱。背后背着一个行军包,手里拿着一把武士刀。这时候他从三个女性对视

    中感到了深深的敌意,李永霞和美奈子还好,至少知道掩饰,而李永红更赤裸裸

    一点。不光是因为美奈子是叶南飞带来的,更因为美奈子的魅力,会让她在这

    个群体中焦点的位置被替代,当然这些都是微妙的感觉。

    叶南飞赶忙招呼大伙都进屋,都说着分开后的情况,原来叶南飞出发的第二

    天,李永霞姐就来了,一个是想跟叶南飞说说祭祀的事,因为第二天如何祭祀

    的,就都知道了,第二李永霞总感觉不太对劲,因为叶南飞一直对祭祀挺感兴趣,

    她总感觉要发生点啥,于是第二天匆匆的赶来,一看,果然没在家,去了师父哪

    里找也不知道消息,反而师父很镇定,信任叶南飞在林子里的生存能力,不用担

    心,应该没事,也许有出去打猎了。

    焦急的等到了第二天,他们五个一起又来到林子里,发现叶南飞一夜未归,

    这下更着急了。几个人分成小组,在周边可能出现的地方找了个遍,也没找到,

    最后只能在家焦急等待。直到第五天的下午,才算把叶南飞盼来。而叶南飞的

    解释,就显得牵强,不能实话实说啊,说出基地,只能说自己去打猎,莫名其妙

    的走到一个村子,在附近发现的这姑娘,这姑娘也迷路了,俩人一路摸着来,

    半路碰到一个小山洞,里面有个箱子,打开一看是日本人留下的衣服和刀,于是

    拿着就来了,虽然挺牵强的,但是大伙也没多想,只有李永霞发现了破绽,但

    是并没有点破。

    李永霞张罗着做饭,叶南飞一面让胖子烧西屋的炕,一面让张默和李志国跑

    一趟师父家,报一个平安,说明天他就过去,今天太累了。李永霞颇是下了些功

    夫,做了一桌子的菜,农村就是有这个习俗,把感情都寄托在饭菜上,越是丰盛

    越是能代表自己的重视程度和热情程度,你也别说这是表面功夫,你做一桌子菜

    试试。

    叶南飞多天的焦虑终于可以放下,安安稳稳的吃一顿饭了,而且是家里的饭,

    心里别说多踏实,有腌的野鸭蛋,切开后,蛋黄冒着油,有晒的猴腿拌的咸菜,

    有拌的桔梗,炖了一条鱼,煎了小白鱼,野鸡肉炖蘑菇土豆,有腊肉爆炒的小辣

    椒,中间放了一小盆的,黄瓜种,刮成的条,有点像粉皮,一起熬的土豆条,上

    面放了点香菜,有点小辣椒圈,这是叶南飞最喜欢的汤,清淡又鲜亮。

    李永红早就给烫好了酒,大伙围在一桌,大快朵颐,怎是一个欢快了得。美

    奈子似乎也被这气氛感染了,看着挺开心,或者也是这一路吃不好睡不好,这么

    一桌子美味,让她也淑女不起来,也跟着大块吃肉,大口喝酒,汤也喝的滋滋作

    响。

    吃饭的气氛是不错,不过接下来,住宿问题需要费些脑筋,按叶南飞的意思,

    这几个人都应该家,因为李永霞至少两天没家了,其他人也都至少一天没,

    这容易出问题,不过都是都打发走了,剩下他和美奈子,这孤男寡女的,怕是说

    不清楚,别人也就算了,就怕这姐俩多想不是。于是叫李永霞出来商量。那么最

    后商量的结果如何呢,请听下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