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四十九,第五十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月2日

    字数:6439

    第四十九章 一路追杀2

    上书说到,叶南飞计划做的明修栈道之计,彻底以失败告终。瞎子点灯白

    费蜡了。这让叶南飞很有挫败感,而且猛地有点手足无措,费这么大劲,累死多

    少脑细胞才想出的妙计,竟然没有摆脱得了,下面该如何是好呢?不能家啊,

    老窝暴露的话,后果更严重,但是,这得往哪逃呢?林子外也没有自己的落脚之

    地。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不能往木屋方向去了,暂时没有目标的话,只

    能逃往环境和地形自己都比较熟悉的,李屯和小木屋之间的这一个域的任何一

    个地方,这里应该对自己还算最有利的地方。

    也别怪叶南飞惊慌失措,别说他还不到二十岁,就算是一个3,4岁的成

    熟男人,遇到这情况,怕是也应付不了,你的敌人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团体,而

    且是受过训练,参加过战争,手里有武器的军人。被这些人盯上,你好过不了,

    结局可以预见。叶南飞带着美奈子,边走边闹心,这事如何摆平呢?

    这时有点后悔带着美奈子出来了,当时如果不基地,悄悄的走了,可以说

    神不知鬼不觉,他们不可能发现自己的身份,更不可能咬住自己不放啊,再说那

    时走,他们未必追。说啥都晚了,现在美奈子成了烫手山芋了,扔下她,肯定做

    不到,带着他,明显感觉,

    ?最?新3|

    自己保护不了她,瞧这架势,这些人是不死不休啊。

    俩人休息的时候,叶南飞心烦的走来走去,这是事发以来,第一次感觉这么

    心烦意乱,而且很失态,越走越心烦,突然让他想到,遇事冷静为先,其他举动

    都是于事无补。强迫自己坐下来,慢慢入静。先把事情捋一捋,而美奈子一直挺

    担心的看着他。不知道这个男人还能给她带来奇迹不。在看到叶南飞心烦意乱来

    走的时候,她本想安慰一下,不过看他的表情,还是做了明智的选择,先不要

    打扰他,之后,看他坐那似乎入定了。

    平静的外表下,则是挺激烈的斗争,想了半天,抛弃美奈子,做不到,如果

    做了,以后的人生,自己不会原谅自己的,自己会一直小看自己,恐怕一辈子要

    躲起来做人。既然责无旁贷,又逃无可逃,不如直接面对吧,光棍一点,就算死

    也像个男人,这关如果过得去,自己就是个堂堂正正的爷们。虽然敌人很强大,

    看似无法战胜,不过自己也不是一点优势也没有,有两个优势,第一,自己去的

    地方,是自己熟悉的,而敌人不熟悉。第二,我在暗,敌人在明。这也是优势。

    况且,咱又不和他直接面对面硬碰硬,太祖教导我们敌强我弱的时候,打游

    击么,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而且跟师父这几年,学道家

    的东西比较多,而兵家就是从道家衍生出来的,此时,兵家的策略是可以借鉴参

    考,学习一下么。比如什么声东击西,以逸待劳,趁火打劫,浑水摸鱼,都是可

    以尝试一下么。

    一切想通以后,情绪立马平复,恬适了,状态也恢复平和了,在出现在美奈

    子面前的时候,和前一阵那状态形成强烈对比,这变化让美奈子很惊奇,心想恐

    怕这男人真的会再次带来奇迹。叶南飞打定意以后,首先要做的就是,尽快赶

    到自己熟悉的那片地,因为走过多次了,不但自己去,还要把那些追踪者都带

    去,这叫诱敌深入。到了我的地盘,我做。

    具体战法,他一边走,一边设计,无非几种,第一,设机关,这个打猎时候

    常用,无非下套,下夹子,地箭之类的,第二偷袭,最好趁他们混乱时候,能干

    一家伙就干一家伙。第三骚扰,不让他们休息好,让他们开始焦虑,最后愤怒情

    绪波动越大越好,气势越低迷对自己越是有利。而具体实施地点,他也有了些预

    选地点。

    首先他选了一个地方,这地方南北地势都挺险要,东西相对容易进出,按兵

    法上讲,这算是要隘之地,也是挣地,叶南飞打算先在这设机关,相对来讲比较

    好控制,如果四通八达的地方,你更无法预料敌人会从哪个方向过来,成功率会

    大打折扣。这个地方南北两个方向地势都很低洼,如果想穿过这里,从低洼处走,

    肯定不是选项,他们人多,又有武器,更是不会忌讳。

    叶南飞把仅有的两个方向,做了四道机关,一道地箭,一道绷子,还有一个

    是下套,另外一个是吊挂的横木。基本都是打猎时候用过的,或者是改动,变化

    一下,比如这吊挂横木,就是他突发奇想,没办法,只能就地取材,尽量物尽其

    用。美奈子没有太多问题,只是默默的帮叶南飞干活,她到是心灵手巧,看一看

    在问一问,就明白叶南飞要干么了。

    而且很多时候她是跟叶南飞说基地这些人的情况,她的意思是让叶南飞多了

    解一点敌人。知己知彼么,不了解你的敌人,如何对症下药。他们这基地是一个

    班的编制,也叫小分队,算上队长野岛十三人,其中四人组成机枪组,一个组长,

    一个射手,一个备弹手,一个副射手,其他八人是步枪兵。这次追踪,按美奈子

    分析,应该出动一半人,还得留一半人守基地,野岛肯定带队的,其他人还好对

    付,日本人虽然单兵素质很高,但是也非常重视服从集体,所以那几个当兵的,

    除了枪打的准,到没看出其他技能多突出。

    野岛就比较难对付,这人不但枪法准,柔道,空手道也都很厉害,美奈子的

    空手道和柔道就是他教的,这人很精明,头脑灵活,在基地最起码军事这一块,

    没人敢挑战。美奈子还聊了藤原父子,她不敢确定这次追踪有没有这爷俩,他俩

    基本没啥机会碰到枪的,但是剑道很厉害,柔道功夫也不错,美奈子恳求如果碰

    到这爷俩希望放他们一马。

    叶南飞苦笑道:「美奈子,现在不是我放谁一马的事,而是咱俩能不能逃出

    去的问题,不过听你说这爷俩,如果没有枪,那威胁也最小,到时候看吧,也许

    你得求他们放过我呢。」美奈子:「我会的。」

    叶南飞一下子无语了,牙疼。叶南飞的机关,用的是荆条,藤蔓,随身的绳

    子不多,尽量用到关键地方,鱼线是很好的触发机关的材料。

    他俩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这些以后,跑出几十米外埋伏了起来,美奈子这时候

    问:「要是他们碰上这些机关,会不会死

    最新???」叶南飞:「你有点于心不忍么?我

    看咱俩逃出来的时候,你杀那卫兵,没有手软啊。」美奈子:「那家伙是野岛的

    亲信,是野岛最忠实的狗,我也是被最早献给他的,我恨他。」叶南飞没敢再往

    下问,只是说:「应该不会死,但是会受伤,其实让他们受伤更能较弱他们的战

    斗力。」

    这时已经早上,太阳已经很高,阳光透过已经不多的树叶,落在林地间,一

    束一束的煞是好看。不过俩人是没心情欣赏着美景。等待是一种煎熬,这也是考

    研一个猎人是否成熟的标志,耐不得寂寞,受不了这煎熬,你是做不了一个好猎

    人的,一个优秀的狙击手,同样需要这个素质。有时候趴在一个地方,几个小时,

    甚至几天,这心理素质不是随便就能做到的。

    追杀者并没有让他们等太久,因为他们比叶南飞俩人更急,就是怕俩人一旦

    逃出森林,进入某个屯子,他们就不敢再追了,同时意味着,基地也将被暴露,

    但是叶南飞一直做的很巧妙,所留下的可追踪的痕迹,并不多,可以说追杀和被

    追杀的都是高手,一个不但巧妙的来了一下瞒天过海,而且踪迹时有时无,让追

    杀者很是头疼,完全靠那一点痕迹,在经过自己经验判断,一点点追踪过来。

    昨天夜里本来是渡过河并没有打算继续追,可是野岛用望远镜观察的时候,

    隐约的发现了篝火的亮点,于是

    ?3?

    一路摸了过来,没想到扑了个空,但是大半夜的

    也找不出什么踪迹,正好在这搭好的营地里修正一下,天一亮,就顺着踪迹追过

    来了。

    他们的靠近,叶南飞已经知道,可以走人的地方他都巧妙的扔下一些干树枝,

    这寂静的林子,这个声响足够报警的了,特别鸟的异常也会消息。马上拽出

    望远镜,迫不及待的看看自己这次的设计是否能有些效果。几十米的距离已经很

    好观察,确实如美奈子所说,野岛带队,非常好认,因为脑袋上绑着绷带,端着

    步枪的有四个人,走在最前的有两个。

    可能是他们很自信,人又多,又有武器,另外也是急啊,走的挺匆忙,也没

    有啥队形可言,他发现有俩人没有拿枪,难道这俩人就是藤原父子?看来美柰子

    是相当了解他们了,步兵四人,队长野岛,藤原父子二人,藤原父子一看就和当

    兵的很不一样,当爸的一脸学者气,收拾的很干净利,儿子也挺英俊,气质和

    大兵们明显不同,一看就是挺有教养。

    他们走的匆忙,而叶南飞却是越来越紧张,因为眼瞧着要走到设机关的地方

    了。美奈子虽然看不清,但是看叶南飞的反应,怕是他们来了,只听得「啊」的

    一声惨叫,叶南飞用手敲了一下地面,这是为自己的设计终于成功了欣喜呢,那

    到底是怎样了呢?咱们下分解。

    第五十章 公平决斗

    上咱说到,有人中招了,这是设在入口的两个机关,一个是把几根粗荆条

    弯过去,荆条头绑上尖锐的木签子,一旦触碰机关,荆条就会弹来,最可怕的

    是荆条上的木签子,一旦被插中,伤的可不比中一箭差。就算木签子没插中,荆

    条抽那么一下也挺要命。为了保险,横的竖的设了几道,躲过一道,躲不过第二

    道,横弹奔小腿,竖弹奔肚子和大腿,至于插中哪,取决于被射中人的身高了。

    没准插中小鸡鸡也未可知啊。

    另一道机关是地箭,是用荆条做成的小弓箭,固定好以后,一旦触发,小木

    箭就会射向目标,目标小腿,因为距离近,木箭极其尖锐,只要射中,恐怕好受

    不了。关键是他们太托大了,如果是一字阵型,或者雁飞阵型前进,受伤的只能

    是一人。这下前面两个都伤了。这让叶南飞大喜过望,看来敌人未必有那么强大

    么,自己随手就拿下俩人。

    野岛气急败坏,没想到对手如此难缠,本想也就狡猾一点,没想到,他还敢

    反击,安排藤原父子照顾俩伤员,自己带着那俩开始,这次可是不敢大意,

    野岛这次亲自打前锋,不断摸着,突然面露微笑,他发现了一个机关,是一段

    鱼线,不细看,真的很难发现,但他不知道这机关会触发啥,于是找了根长杆子,

    几个人躲着,用杆子一捅,只听不远处,一棵树,哗啦啦的似乎是站起来了,原

    来这个机关是把树弯过去,然后固定好,一旦触发机关,树就弹去,利用这

    个力量,把踩中圈套的人拽上去。

    叶南飞有点可惜这个机关被识破,感觉另一个也难逃厄运,野岛确实是有两

    下子。果不其然,也被识破,另一个机关是吊挂的一截木头,如果真有人触发了,

    砸中的话最起码重伤。看来这地方是没戏了,不过还好,伤了两名,而且给对方

    造成威慑,最起码他们速度上会慢下来。这也给她俩一点喘息的机会。

    叶南飞带着她又奔向了另一个预想好的地点,这次是一个山岗,上岗的一面

    坡上有一条深沟横穿而过,不知道是地质队探矿留下的还是自然形成的,叶南飞

    打算利用这个地形,做一个机关,必须得换换思路,不然瞒不过野岛。这次是在

    下坡的情况下,在沟的另一边做了个机关陷阱。然后离开了现场。这次他不打算

    看热闹了,而是要出击一次。

    而野岛一方,因为有了伤员,不得不留下藤原照顾,而他带着剩下三个追了

    下来,就怕在出林子之前追不上啊。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跟着踪迹走,这等于让

    叶南飞牵着鼻子走了,而叶南飞他俩做完机关以后,有重新绕到上山那个方向,

    并隐藏起来。过了没多久,果然看着四人摸着过来,一面要看踪迹,还要防备

    机关陷阱,可不像之前那么从容,而是小心谨慎,速度一点不快,他们倒是想快。

    等他们翻过山头以后,他俩又偷摸的跟了上去,这形成了反追踪。他俩在

    山顶,叶南飞一边观察,一边让美奈子准备点石头,越圆越好。而此时野岛他们

    已经到了沟的边上,他还是很小心的,自己观察了一下,感觉应该没问

    ?????

    题,并且

    扔了几块石头试验了一下,没有触发啥机关,于是一个兵先跳了过去,可是他一

    落地,立马僵住了,停了那么几秒钟,随后发出了惨叫。咋事?原来叶南飞在

    沟的另一侧,埋了不少木签子,头没露出多少,在用图和树叶掩盖一下,根本发

    现不了,而且上面也有脚印,人踩过的痕迹,谁也没想到,会有这东西。

    虽然日本的翻毛皮鞋质量不错,但是从坡上往坡下蹦,惯性加重力,力量太

    大。木签子又尖锐,不扎透都不可能。几个人傻眼了,千防万防的还是没防住,

    野岛很崩溃,他们正气急败坏的时候,叶南飞的攻击也开始了,石头不断滚了下

    来。那三人听见动静,赶忙躲避,可那个扎了脚的可没法躲,因为刚坐下捧着脚

    惨叫呢,一块石头正砸中了他,估计这下不死也得残。

    美奈子往下推石头的时候,叶南飞的弓箭也准备好了,射人先射马,先把野

    岛放到,剩下的人不就好对付了么,三个人躲避着石头,偶尔放一枪也是盲射。

    但叶南飞的箭可精准的射进了野岛的右肩膀。叶南飞并没有要他的命,毕竟杀人

    还是有心理障碍。这一箭让野岛失去了一多半的攻击能力。而那个士兵很机灵,

    忙隐藏到一棵大树后面,不断的用枪击。

    藤原加山也赶忙把野岛拽到一棵树的后面。结果还不错,又伤了两名,还有

    一个是头,本打算赶紧撤离,先躲起来,再找机会下手。俩人正要走,突然听到

    有人喊叫,说的是日语,叶南飞忙问:「喊的啥?谁喊得?」美奈子:「是藤原

    加山,他在叫我,说是野岛已经死了,他

    ?地??2

    想跟你和谈。」叶南飞很奇怪,自己射

    的位置,不可能要了他的命的,怎么就死了?

    他问美奈子:「你信他说的么?」美奈子看了一下叶南飞,接着又跟加山隔

    空喊话了,说了半天,美奈子说相信加山不会害她,她先去和他见面,如果谈妥

    了,就好办,如果谈不妥,让叶南飞不用管她,自己先走吧。叶南飞心里不太舒

    服,让一个女性去冒险,拽着她说:「不用冒险,剩下这些人咱们对付得了。」

    美奈子嫣然一笑:「你放心,我心里有数,加山不一定救得了我,但绝对不

    会害我。」叶南飞一愣的情况下,美奈子已经站起来出去了。他不得不拿出望远

    镜仔细观察,美奈子往下走的时候,加山还在和那大兵说着什么,看见美奈子下

    来,兴奋的迎了上去。不断的在说着什么,后来看加山似乎有点急,并且质问似

    的和美奈子说着什么。

    美奈子开始往走,而加山还在说着什么,神态有点狰狞,最后甚至喊了起

    来。叶南飞搞不明白这是啥节奏。情绪变化这么大,看来问题出在美奈子身上。

    她来后,说明了下面的情况,原来野岛真的死了,但不是叶南飞射死的,而是

    被加山杀了,虽然那大兵对这事很气恼,不过随着加山的劝说,也基本接受这个

    现实了。

    本来加山想,霸占美奈子的野岛已经被他杀了,那么美奈子应该会很愿意跟

    自己基地,然后在想办法收买叶南飞别出卖基地的位置,这样不是皆大欢喜么,

    但是美奈子竟然不答应去,这让加山恼羞成怒,以为美奈子喜欢上了叶南飞,

    所以非得要和叶南飞决斗。

    美奈子:「不用管他,野岛已经死了,藤原父子会成为基地的长官,我答应

    他们绝不泄露基地的秘密。咱们走吧。」美奈子说是这么说,不过可没有拽着叶

    南飞马上就走的意思。有可能女人的潜意识里,都有那么一种愿望,那就是,看

    着男人们为自己,拼杀决斗,那种满足感应该挺强烈的。而叶南飞并没有想那么

    多,当然也会有那种不能再美女面前,显出懦弱来的心理,有时候明明害怕也要

    装出无所畏惧来,其实就是打肿脸充胖子。

    更重要的,他不想这事没彻底解决而那么悬着,这样谁的心里都不踏实,不

    如一次解决利,他问美奈子:「他和我决斗?他很厉害么?」美奈子:「我的

    剑道,和他的都是养父教的,要不咱俩先试试?」美奈子面带微笑的说。叶南飞

    被这么一问,反而更退却不得了:「既然你这么信任他,你先要一把枪,看着那

    大兵别给我打黑枪,我可以答应他决斗。」叶南飞虽然也有点紧张,毕竟之前都

    是暗地里下手,这次是面对面真刀真枪的实战,自己也是没把握。但是心里也想

    尝试一下。

    在森林里三年了,一直没停锻炼,今天未尝不是个检验。也是了断这件事的

    不错办法,总比面对着一帮人胜算大一些。美奈子过去以后,果然很顺利的拿到

    了那大兵的枪,叶南飞也紧跟着下去,俩人决定找一块平坦些的地方决斗。加山

    见到叶南飞后的表情很复杂,有仇视,有傲慢,也有些不解。

    说实话,叶南飞除了身材因为多年的坚持锻炼,确实比加山好一点外,加山

    也比叶南飞大十多岁。其他方面看着还真的没有加山优秀,加山长得挺英俊,个

    子比叶南飞高,关键是那种气质很好,既瞧着很绅士,同时有着一股子高高在上

    的傲气。叶南飞问了一句话:「你能做的了基地的么?如果我胜了又如何?如

    果你胜了又如何?」

    加山昂着头,用那比美奈子还生硬的汉语说着:「当然,做得了,如果我

    赢了,美奈子要跟我走,你不能泄露基地的秘密,否则我们会随时找到你并杀了

    你。如果你赢了,美奈子跟你走,其他随你处置。」那么叶南飞会答应加山的要

    求么?决斗的结果又会如何?且听下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