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四十五,四十六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月2日

    字数:745

    第四十五章 携女神出逃

    点'^b点

    秋高气爽的季节,就算没有月光,夜也不至于黑到伸手不见五指,他摸到最

    上游的屋子前,不得不惊叹人家这房子建造的精致美观,同样是木刻楞房,人家

    能盖出个二层带阁楼的来,屋顶是那种又直又大的房顶,后来叶南飞看建筑的书

    籍时候才了解,这是唐朝风格,虽然是草擅的房顶,风格依然保持。一楼和二楼

    都亮着微弱

    ???¨?

    的灯光。

    仔细侦察了一下周边,发现没有埋伏,他才敢靠近。隐隐的听见有琴声,听

    音色像古筝,但是曲子明显是日本曲子,乐曲和服饰,饮食文化一样,各民族有

    各民族的特色,比如印度音乐,日本音乐,朝鲜音乐,你一听,基本就能分辨出

    来,这和每个民族弹奏时候,喜欢或者习惯强调某个音有关。正在听的这曲子,

    虽然没中国古筝弹的那么千转,荡气肠,激烈的起伏,不过别有一番滋味,

    日本音乐本身就带有点哀伤味道,而正在弹奏的这味道更浓郁了些。

    在这深山里能听到这和么哀伤而优美的音乐,无异于是一种享受。叶南飞听

    的有点入神。音乐这东西本来就会影响你的情绪,比如让你奔放起来,欢快一点,

    也会让你安静下来,精神进入那曲径悠远。正进入佳境,琴声突然断了,琴声是

    从二楼传下来的,接着传来的是呵斥的声音。叶南飞好奇啊,谁这么没品啊,这

    么好的音乐不知道欣赏,还粗暴的打断。

    木刻楞房攀爬起来没啥难度。爬上去后,贴近窗户,窗户都是窗户纸糊的,

    有手指沾了吐沫,轻轻捅破,往里一看,哎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

    夫啊,里面坐着的正是救过自己的那姑娘,而屋里还站着一个人,瞧着是情绪挺

    激动,很愤怒,嘴里叽哩哇啦的也不知道说些啥。而姑娘的表情则是有点恐惧,

    害怕。

    这男的瞧着岁数不小了,但是相貌很威严,绝不丑陋,也不猥琐,穿着军裤,

    上身是白衬衣,脚上穿着白袜,日本人地上都是榻榻米,屋子里也没有桌子和椅

    子,凳子之类的,偶尔有炕桌的东西。他不断的在屋里走来走去,而那姑娘则坐

    在地上,前面放着那类似古筝的琴。那男的还是不断的指责呵斥着她。

    叶南飞心里话,这男的有什么毛病么?这么个女神,你也舍得这么对待。难

    道是这姑娘的老爸?不过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否定了这个答案。因为,那男的解下

    皮带,并用皮带抽打了那姑娘几下。接着更让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那男的竟然

    解开裤子,掏出他那黑不出溜的小鸟,把那姑娘的头扳过来,她虽然有些不情愿,

    也不得不把那丑鸟含在嘴里。

    叶南飞和李永霞姐妹也做过,不过偷窥别人做还头一次,而且是女神级别的,

    这视觉反差太大,一个是他见过最美的美人,和一个丑的不能在丑的丑鸟,做着

    那最难示人的事,这画面太震撼,女神对这,似乎并不陌生,做的挺熟练,又是

    舔,又是啯,时而来抽动,那男的很享受,身体不断配着晃动。

    看的叶南飞眼睛发直,小也早怒发冲冠。一会,那男的推到了那姑娘,

    不用说,是要强奸这姑娘,而这姑娘虽然很委屈,但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意志要反

    抗。

    姑娘没有那么激烈的抗拒,不过叶南飞受不了了,么心中的女神哪里容得了

    你这老家伙亵渎,自己都不敢直视的美女,他竟这么恶劣的对待,甚至要强奸?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看了一看,这是两间屋子,不能从这个窗子进,于是摸

    到另一间的窗前,试了试,窗子应该在里面被插住了。这种笨窗户,叶南飞很熟

    悉,要比现在铁销的窗户好开多了。

    用牛耳尖刀,在窗缝间滑动,碰到插销,就慢慢拨动。然后掀开窗户,这种

    笨窗户,下面是固定的,上面是上下掀开式的,而不像是现在的窗户都是左右开。轻轻的跨进屋内。而另一间屋子里已经是强奸进行时了。妈的,紧赶慢赶还

    是让老家户给玷污了。忙找家伙,总不能上去就给人家一刀吧。对于没有经过

    训练的人来说,杀人这事,不是你想干就能做到的,那个心里障碍是很难跨过去

    的。

    对于普通人来说,打才是第一首选,而不是杀。看见一个案台上放着一盆长

    的跟蒿子似的菊花。就它了,拎着花盆就冲进了北屋。而那老家伙正背对着门,

    趴在那姑娘身上腾挪着,嘴里喘着粗气,偶尔发出野兽的低吼,叶南飞当然义愤

    填膺了,自己不敢企及的东西,别人竟然这么随意的不珍惜的对待亵渎。一花盆

    砸在了那家伙的后脑,不知道是这花盆砸的,还是他正好高* 了,竟然抽搐了几

    下后,才趴在了那姑娘身上不动了。

    这时那姑娘才看见站着的叶南飞。忙推开了那老家伙。跑到他跟前惊喜的问

    着:「你,怎么来了?」叶南飞:「先出去再说吧,你要带啥东西么,咱快走。」

    本来进这屋子就够冒险的了,还把人干晕了,要是被发现,非被弄死不可。

    那姑娘:「您稍等一下。」看她从柜里拽出个兜子,没错,是日本行军包。

    然后看她不停的在往里面塞着东西。接着又跑到南屋去装东西,叶南飞地头一看,

    那家伙趴在地上,头上流下来的血已经流到了榻榻米上,看着很恐怖,别一下子

    给打死了,叶南飞忙转身跟着跑到了南屋。

    一看那姑娘已经换上了衣服,也是一身军服,背上了背包,又在靠墙的刀架

    上拿了一把日本刀,然后拽着叶南飞往楼下赶。下了楼梯后,是一个大屋,瞧着

    既有点像客厅,又有点像办公室。原来这一楼分三个房间,但是日本的习惯和中

    国不同,他们三个房间都是独立对外开门的,而三个房间之间,也可以用拉门连

    通,也可以各自独立不连通。

    那姑娘,拉开门,向外看了看,发现没人,就向叶南飞招了招手,叶南飞这

    时为了以防万一,已经搭好弓箭,随时准备应对意外。而那姑娘已经走到了屋外,

    忽听得另一个房间门也开了,并有人问话。叽哩哇啦的姑娘和他问答了半天,而

    那人似乎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竟然奔着这屋来了。看样子这姑娘没掩盖过去。

    叶南飞弓箭已经处在待发状态,人则躲到了办公桌后面,拉门一开,只见一

    男人,手里拿着手枪,就冲了进来,同时叶南飞的箭也射了出去。那男的应声而

    到,可没等倒下去,叶南飞发现他胸口已经有刀尖窜了出来,很明显是那姑娘在

    背后捅了一刀,叶南飞后背有点发凉,心里不禁有点胆寒这姑娘够狠。

    俩人顾不得那么多,把那家伙又扔到他出来的那北屋,然后消失在夜色中。

    先去了叶南飞藏包的地方,接着也没敢停留,叶南飞是有计划的,白天的时候,

    他就研究了地图,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他自己绘制的那地图的空白地方,也就是大

    旺的正南方。而从原路返明显很危险。不如顺着山脉往山谷的下游走,然后穿

    越谷地,在翻过另一道岭,按叶南飞的估算,应该和他们上次打猎的地方快接壤

    了,然后顺着那条路家。

    这次营救,既顺利也出乎意料,顺利是说,没想到一下就找到这姑娘,意外

    是伤了一人,杀一人才逃出来。他俩已经来不及考虑杀人的感受,因为更恐怖的

    是怕被人追上来。俩人边赶路,时而聊俩人的事。原来这基地确实是日本人的,

    这姑娘自己到说不清,只是说她从小就在这长大,而从小他们就告诉他要效忠天

    皇,什么大日本帝国之类的。

    这姑娘名叫藤原美奈子,从懂事开始就记得养父母,是藤原一郎和小泽惠子。

    叶南飞说;看你们生活的地方很好啊,吃的住的感觉也比外面好,为啥你还要出

    去呢?美奈子有点伤感的说:「今天你也看到了。」原来刚才那男的叫野岛平山,

    属于这基地里的最高长官。

    按美奈子说的一些情况,加

    ?

    上叶南飞对日本二战历史的了解,那么整理出来

    的情况应该是这样的。这应该是日本的一个军火库之类的基地,而有基地必然要

    有士兵把守,这里有日军一个班的兵力,一共十三人包括班长在内,就是那野岛

    平山。而除了士兵,还有一个工程师因为工作原因,暂时在这,就是美奈子说的

    藤原一郎两口子,没想到一直就被留了下来,他俩还有一个儿子,叫藤原加山。

    还有一个医生一家,池田浩夫和纪野子,有个女儿叫池田直美。剩下的还

    有一个做饭的妇女,现在都成老婆婆了,还有两个劳工,这三人是中国人。而叶

    南飞想起张默他们说祭祀孩子的事,那么如果美奈子不是藤原家的亲生女儿,那

    么美奈子就是被祭祀的婴儿之一。基地里确实有十来个和美奈子差不多的女孩,

    当然大小不一。

    这些日本人本来是守基地的,后来就断了联系。等后来出来抓住一个村民一

    问,才知道,日本人早就投降了,但是又不敢出来,又不了国,而基地的物资

    充裕,他们在自己开荒种一点粮食,就这么生活下来了。别的情况还可以,唯一

    解决不了的就是女性缺乏的问题。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而且三个女性里有两个是

    有夫之妇,还有一个是是干杂活做饭的农妇,长得又粗又黑的,很难让人想到一

    些和女性沾边的东西。

    但是在严重的性饥渴情况下,还是发生了很多难以控制的现象。那到底会发

    生什么呢?仅有的三个女性,能否在这危机环境中平安度过呢?咱们下分解。

    第四十六章 性资源稀缺

    上说到,基地里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导致大多数男性都处于饥渴状态,而

    且问题显着越来越严重。首先是做饭的吴婶被其中一个士兵强暴了。这日本人估

    计是大男子义太强烈,比如这吴婶,本来是日本人抓来的,已经不少年了,和

    家里早就断了联系,孤身一人,要是谁对她好一点,做点那苟且之事的话,她也

    未必拒绝,可这些日本人就不会温柔,属牲口的,来性了就要办,办完了,也不

    会缠绵,提了裤子就走人。

    别以为是因为吴婶丑才遭到这样的对待,你就漂亮点,估计也白扯,就这做

    派。可就吴婶,都成了稀缺资源,强暴都排不上号,你总不能不让人家休息不是,

    而且因为这事,班长已经发过好几次火了,但是仍然有人顶风作案。除了这吴婶,

    还有两个更诱人的目标,那就是医生的老婆纪野子和藤原一郎的老婆小泽惠子,

    这俩可是优质资源,最起码细皮嫩肉的,长的也周正,对于这帮没有女人的生牤

    子来说,是不可抗拒的诱惑。

    不过这问题是,人家有老公啊,但对于饿大劲的人来说,危险还是值得冒的,

    本来这两家对于这些眼睛冒着绿光的家伙早就防备,但还是防不胜防,一次纪野

    子出屋抱柴和做饭,还是被一个蹲守了很久的一个士兵抗树林里强暴了。这让

    池田浩夫暴跳如雷,去班长野岛那告状,要严惩强奸犯。野岛正在为吴婶不断被

    强暴和骚扰头疼,结果子这又出事了。

    野岛在一气之下,把那士兵绑起来抽了一顿鞭子。可还是不解决问题啊,抗

    战胜利前,是有军妓轮慰问的,实在不行,去村里祸害个小媳妇,村民也敢怒

    不敢言,在不行还可以去县城逛逛窑子。现在可倒好,啥也没有,而且生活还安

    逸下来了,要是一个女的都没有,估计也就憋着了,可是还有三个女的你能整天

    能看着,这你也不能怪这帮当兵的牲口。

    打了这大兵一顿鞭子,隐约的,也就是把士兵和医生对立起来了,医生还是

    有点不满意,认为打一顿太便宜了,而野岛不得不劝劝他,毕竟都是日本人,这

    基地里就这些人了,你说还能杀了他们咋的?死一个少一个啊,到时候真有啥事,

    还不得靠他们保护么?要是真把他们惹急了,把你收拾了,你老婆还不就得从了

    他们,到那时候我也控制不住啊。总算是安抚下来。

    野岛呢,都快被弄得神经衰弱了。这怎么解决大伙的生理问题呢?别说这帮

    当兵的,就是自己看见那俩女的眼睛也直,晚上也想。最后他想了一个办法。他

    把藤原一郎和池田找来,边喝着酒边把事情说了。他的计划是这样的,他首先问

    他俩说:「你俩说,在这林子里,你俩和那些当兵的比谁的生存能力更强?」他

    俩互相看看,那还用说,肯定是他们强啊,藤原虽然是贵族出身,也练过劈刀术,

    但要是讲在这野外生存,那不是他擅长的,特别是枪械,他是学土木工程专业的。

    而池田就是医生,学的是西医,说白了这俩就是知识分子,在和平年代,肯

    定都是人才,但是战乱年代,他俩这些本事可算不上紧俏了,这时候是有枪才是

    草头王,谁拳头大,谁有实力。野岛又说:「要说医生啊,大伙还敬畏一点,最

    起码谁难免有个病,都得求着医生,而您是工程师,多了您不多,少了您也不耽

    误事。」这俩人听得是一头雾水啊,这啥意思?要把俺俩做了?

    野岛又道:「你俩在想想,咱们基地现在最缺的是啥?」那医生脸色不好看

    了,这还用问么,吃的穿的现在都不愁,不就是缺女人么,而且是那帮大兵缺,

    自己老婆刚被强奸。藤原也紧锁眉头。野岛:「所以我说呢,现在最紧缺的,大

    家都想得到的就是女人,而你俩手里正有,但是你俩有没有这个实力保护得了。」

    这俩人一听就火了:「野岛你什么意思?难道想明目张胆的霸占我们的老婆

    么?你们还算是大和民族的一份子么?怎么能做这么禽兽的事情?」藤原的反应

    更激烈:「你们要敢这么干,除非从我尸体上迈过去,大不了我们夫妻俩一起玉

    碎。」野岛则很淡定:「你俩消消气,消消气,我这不是在跟你俩摆清事实么,

    你俩要分清楚,不是我要这么干,而是在这么下去,他们要干什么?昨天是子

    被强奸,明天呢?我不能整天帮你们看着吧?」再说也未必看的住啊。

    野岛:「再说,你俩别忘了现在咱们处在什么环境下,不是在文明会的环

    境里,是丛林会,你俩占着大伙都盯着的东西,而你俩又没有能力保护住,结

    果会是啥样?你俩都是文化人,还用我帮你俩想?我的意思呢,不是让你俩把老

    婆献出来,而是适当的让他们尝点甜头,不能一味的捂着藏着,那是早晚要出事

    的。」

    他俩虽然情绪上还是很抗拒,但是已经说不出反驳的语言了,事情确实是这

    样。真把这帮大兵惹急了,他们能干出啥事?这俩女的不就是你老婆么?然后就

    神圣不可侵犯了,那把你俩弄死,还有这说道了么?医生:「那怎么办?总不能

    看着老婆被他们侮辱吧?」

    野岛:「你总这么想,那就没办法了,你不如这么想,既然你手里握着这个

    谁都想要的资源,那谁想得到,谁就得付出一定代价,那在这森林里,你们不就

    是控制者了么?想让他们干啥,他们还不乐颠的给你干?毕竟和争夺比起来,这

    样达到的效果更好吧。」

    藤原这时候也没脾气了。这事虽然听着操蛋,可还真就是这么事,你憋着,

    压着,早晚有一天会爆发,那你还不如,给一点释放的渠道,没准效果正好相反,

    但是这绿帽子戴的上火啊,男人的尊严啊,还有就是愧对老婆啊。藤原想了一会,

    说:「说了半天不就是缺女人么?那也不能总盯着我们老婆吧,就不能去外面抓

    几个女的来?」

    野岛:「哎吆,我说哥哥啊,你是很怕外面的人不知道咱们啊。那谁家丢了

    闺女,能不找啊?而且要一个姑娘你说够这么多牲口分么?如果多抓,那动静肯

    定小不了,你们说这事盖得住?」

    这事聊到这里已经聊不下去了,事情就是这么个事,三人都家考虑考虑,

    这时候最轻松的是野岛,可算是把球踢出去了,让他俩闹心去吧。就这么沉寂了

    几天。这天,藤原和池田急急忙忙的来找野岛,提出来了一个计划。

    这意要是医生想出来的,因为在接触外面人的时候他参与了几。因为

    他是医生么,他们抓住的那村民,以前是跳大神的。他们抓住以后威逼有事利诱

    的,帮他们办了不少事,基地里物资是不缺,这神棍也没少捞好处。医生是从藤

    原提出的,在外边抓姑娘来的思路受启发的。既然明抓不行,大姑娘整进来也

    不好教化,那不如弄婴儿,从小养大,那不想咋教咋教么。不能抓,那就让他们

    心甘情愿的送。

    他和那神汉见过面,虽然现在跳大神啥的不敢明目张胆了,但是暗地里他还

    是很受欢迎的,医生知道他们满族有祭山神的习惯。那就让神汉组织村里人祭祀,

    并且祭祀女婴,如果不祭祀,村里就会有灾祸。这样不但女人的问题解决了,虽

    然时间长了点,总比没希望强吧,而且还能得到一些祭品,改善一下生活,还有

    就是弄出神秘感,对整个基地的保密好处大大滴。

    医生简直对自己想出的计划感叹太完美了,简直就是特么天才,野岛和藤原

    一听,也大为惊喜,大赞是好法子。但是婴儿来了,养成姑娘还要十多年,那这

    十多年咋办?三人一研究,他俩还是得做出点让步,野岛说:「这真未必是坏事,

    咱三联起来,整个基地还不撰在咱们手里。」这个龌蹉,没人性的计划,就在

    这三人密谋下成型了。

    老婆确实是让出来,但是是有条件的,比如每周一人只能接待两次,而且要

    接待那些表现优异,或者对基地有贡献的人,具体评判由野岛,藤原,池田三人

    组成评判委员会。就这么成了基地的领导班子。至于惠子和子的态度如何呢?

    她俩也没得选,这丛林会,要么生存要么死亡。既然自己老公都不怕戴绿帽子,

    自己还怕啥。

    别高估了女性对所谓贞洁的坚守。那是在男权会里,不断的由男人们给制

    造出来的所谓伦理,道德强加给女性的,一旦女的做出出格的事,马上会遭到,

    家庭,会的巨大压力甚至是惩罚。所以这些约束着女人的天性,如果周边人都

    支持,理所应当的让你拥有多个性伴侣,谁又不喜欢呢?就行你们男的沾花惹草,

    不行女的尝尝鲜?而且要是轮生理上的能力,女人绝对是完胜男人的强者,否则

    你来个一夜七次郎试试?而人家女的就没那么费劲吧。

    女人一旦有了条件,比男人会享受,比如武则天,太平公就不用说了吧,

    西晋的贾南风,不也仗着自己的权力,绑架街上的帅哥小伙宫享受么。别以为

    这俩女的会痛苦万分,如上刑场,那都是扯,女人在三四十岁时候正是欲望强烈

    的时候,而此时的丈夫大多开始走下坡路,就算精力充沛的,也因为天长日久性

    趣缺缺,而现在可以理法的任意享用性资源,心理应该有激动和兴奋,期盼。

    当然,两位女性也要做做样子,其实心里要说一点障碍没有也不现实,毕竟

    也是受过教育的女性,但是老公摆明利害关系,女性很多时候就是需要你给她一

    个可以的理由的,剩下的就好办了,古代当皇上还有三让呢,她俩也得为难拒绝,

    最后半推半就,有了一次接下来就顺理成章了。

    这些男人可都是战士出身,又都常年处于饥渴状态,有多生猛,可以想见,

    也适应这个年纪的女性,不需要近似疲软的温纯,需要的是龙生虎猛,而且人数,

    次数上还有控制,可以说挺完美。

    最后呢只有藤原和池田的面子上不太好看以外,大家都得到了各自想要的。

    战士们得到了希望,这周没捞着,那下周努力,肯定能获得,看似得到的性,其

    实是一种希望,藤原,池田得到了权力,野岛巩固了权力,解决了问题,俩个女

    性如果在正常会,应该开始失去性资源了,在这里却可以任意享用。基地从此

    进入了很和谐的局面。但是随着女婴们的长大。各方势力有开始变化,倾斜,那

    这些女婴会遭遇到什么呢?咱们下次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