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四十三,四十四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月8日

    字数:6752

    第四十三章 柳暗花明

    上咱说到,叶南飞被困在了厕所里,而这神秘基地的人又都围追上来,这

    如何是好呢?叶南飞打掉了油灯,让厕所内陷入黑暗,而外面相对是明亮的,特

    别是听到有危机情况时,又有新的火把加入。这一明一暗,暂时对叶南飞有利。

    但也只能做困兽犹斗,搭箭拉弓,瞧着露头的先

    ?

    来一家伙,让他们心怀忌惮,不

    敢进来,赢得一点时间是一点啊。

    果然有个冒失鬼往里冲,叶南飞也不犹豫,这么近想不射中都难,至于能不

    能射死,也考虑不了那么多了。中箭的人哇哇大叫,后面跟着的赶忙连拉带拽弄

    出了洞口,叶南飞虽然搭上了第二支箭,但没发,马上避开走廊,躲在了厕所的

    门口内。因为你不知道对方有啥进攻武器啊。

    果不出所料,跟着就听见枪声,和子弹打在墙壁上反弹的声音,这让叶南飞

    的恐惧更加深了几层,本来被堵在封闭的空间里就是被困死地了,这对方还有枪,

    那更要命了。根本没法对抗啊。很多看官可能没法感受到面临枪威胁的恐惧,而

    叶南飞知道枪的威力,那并不好玩,而是代表着死亡,随着枪

    声不断,恐惧感也

    在加深。叶南飞从来没感觉过死亡距离自己这么近,吓的他躲到了厕所墙后,而

    走廊里子弹乱飞,碰上肯定非死即残。

    叶南飞感觉自己呼吸越来越急促,这是恐怖,紧张到了极点的表现,意识到

    这里,他马上警告自己冷静,不能放弃,哪怕是死地,也要找出一丝希望,趁外

    面的人还不敢进来,叶南飞在背包里找出自己的小手电,然后在厕所内找还有

    没有其他出口。

    洞顶,四周,挨着看,一直走到最后一个蹲位,突然发现,蹲位的对面真的

    又一个铁门,刚才就是没发现,瞧着这铁门不是其他洞口那种特制的加厚加重型,

    而是普通铁的,锁头也是普通的铁锁,他忙拽出铁铲,用铲把砸。外面已经没

    有枪声,这证明人要进来,时间紧迫啊。

    还好并没有费太大功夫,锁头砸开,叶南飞哪里顾得了那么多,晚一步有可

    能就被子弹追上,赶忙钻到铁门后面的洞里。铁门一开一股子比厕所还难闻的气

    味扑面而来。啥也顾不得,先用铁铲把门别上,这心里才算安稳些。靠着门,终

    于可以缓口气,可是这口气缓的差点没让自己背过去,为啥?因为太浓郁了呗,

    一股夹杂着氨气味的恶臭。

    简直让人窒息,这什么情况?用手电四下一扫,原来这是一个天然山洞,并

    不是人工开凿,应该是当年开凿这个基地时候凿穿了,然后又给堵上。而向上照

    的时候突然让叶南飞脑皮一麻,因为洞顶上密密麻麻的挂着的都是蝙蝠,要是有

    密集恐惧症的肯定得吓晕,不过叶南飞是没空晕。因为并没有摆脱危险。

    这洞里可够恶心的,上面全是蝙蝠,下面全是蝙蝠粪,山洞的斜上方可以看

    见有亮,应该是这些蝙蝠的出入口,不过感觉应该不是叶南飞的出入口,那洞口

    大小不说,关键是很高啊,爬的上去爬不上去不说,这爬到半路,肯定成为下面

    追踪人的活靶子啊。因为这铁门明显挡不住多久的。在四下找出口,虽然这洞的

    面积也挺大,不过没发现有出口,而且地面也不平乎,有的地方干爽一点有的地

    方泥泞。只是在一侧的洞壁下发现了一处水潭。

    这是从一个死地来到另一个死地啊,老天爷能不能别这么调戏人啊,要么一

    下让人死心得了,这刚要放弃,又给了点希望,可是这希望之后还是绝望,在这

    么折腾两,没死也得精神病了。这会才想起,这些人应该是日本人,因为那八

    格牙路还是熟悉的,电影里都是这话。而且自己的观察,那些成年人穿的确

    实很像皇军军装。

    只是没戴帽子,厕所遇到那俩,岁数应该不小了,瞧着也得5多岁。难道

    是当年日军余孽?一直生活在这深山里没人发现。越想越像,妈的解放都这么多

    年了,自己又在这接着抗日来了?正思着,可就听见撞门的声音了。该来的还

    是得来啊,咋办?出口似乎只有两个,一个在天上呢。一个在水里,这是要叶南

    飞上天入海啊。真以为是龙的传人啊。

    看似两条路,可明明是两条死路,上面那条不用想,肯定白扯,下面这水潭,

    是不是还可以赌一下。至少可以躲藏一下吧,事不宜迟,背着背包就下了水潭,

    越往洞壁那走,水越深,而砸门的声音越来越急迫。叶南飞嘴里叼着手电,一下

    沉入水底,四下一看,洞壁方向似乎有个洞。因为手电的光被吃进去了。

    叶南飞钻出水面,深呼了几口气,同时那铁门也被撞开,叶南飞的最后一点

    希望被敲碎了,这下到是干脆,不用再犹豫,要是平时,打死也不往那里去啊,

    谁知道里面有啥,或者是不是死胡同,你要是进去半截,前后不着地,不就憋死

    里头了么,想想都恐怖。但铁门一破,就容不得你考虑,不进也得进。

    叶南飞深呼一口气,钻进了那下面的水洞,还好小手电密封功能很好,竟然

    还亮着,随着水道一直往前游,这时候最恐怖的是,前面到底通不通,不知道,

    而气已经憋到极限,此时的感觉不是恐怖,而是绝望了。叶南飞忙往洞顶摸去,

    希望洞顶是不是能有点空间,呼吸点空气啊。

    这种绝望的感觉,应该比死亡更恐怖,心智还清楚的情况下,窒息而死,就

    比如被人活着深埋在地下,那种感受着死亡一点点临近,而又无力抵抗。就在他

    即将放弃的时候,手指似乎感到了伸出水面的感觉,叶南飞为之一震,忙把头尽

    最大努力伸了出去。但不幸的是头被撞了一下,原来那空间只有一点点。

    叶南飞调整了一下,把嘴努力的伸出水面。手电也来不及拿出来直接吐了,

    好算是呼吸到了一点救命的空气,而且还被水呛了一下,不管咋说,就这点空气,

    在这关键时刻就救了你一命,如果晚发现那么几秒,人有可能就没了,因为大脑

    缺氧,会让脑细胞极速死亡,再有一会呼吸不到空气,就算没死,也得成白痴。

    叶南飞在考虑往游,还是接着前进,最后下决心还是往前试试,就算不行,

    最起码这下心里有底了,就算前面出不去,头这还有个补给的地方。这和刚才

    那绝望的心态可绝不相同了。这次他学聪明了,沿着洞顶,往前游。果然没游出

    多远,又有一块小空间。

    又游了一阵,前面突然有光亮闪动,叶南飞一下子欣喜若狂。心里暗想,还

    是吉人自有天相啊。眼瞧着是绝地,竟然绝处逢生,迫不及待的奔着光亮游过去。

    这心情从绝望,到有点希望,到最后一片光明。心情的大起大落,犹如过山车。

    经历过将死,那么活的希望来了就更感觉让人珍惜和欣喜。

    叶南飞拽着他那背包,手刨脚蹬的冲出了水面,感觉应该是到了外边,因为

    猛地从黑暗中出来,被强光刺的眼睛睁不开,管不了那么多,现在就是枪顶着也

    挡不住他贪婪的呼吸着空气。就在他享受这难得的阳光,空气和自由的时候,突

    然听见有人说话,声音不是很友善,而且是女声,说的应该是日本话。

    叶南飞晃了晃头,随着视力的恢复,前面不远处,站着一女的,手里拿着根

    棍子冲着他,同时说着什么,虽然他听不懂,但是看表情应该是质问他是谁。这

    时候的叶南飞,刚从死亡阴影里走出来,而且别以为那洞里的水,会多么的让人

    舒适,那水很凉的。虽然游出来,外面的水比里面的温度高一点,但这个季节也

    热乎不倒哪里去。所以他各个器官,包括缺氧的大脑反应都有点迟钝。

    突然想起,看电影里,中国人经常对日本人说,良民大大滴,似乎这话他们

    都能听懂,于是他就整了一句:「我地,良民大大滴。」那姑娘听了他说话,愣

    了一愣然后说了一句话,虽然听着很蹩脚,但是能听懂:「你,,,是,,外边

    来地淫?」叶南飞赶忙点头,不知道是因为他说了是外边来的缘故,还是因为他

    长得不猥琐,一脸无辜表情的缘故,总之那姑娘的表情不在那么戒备,而是招手

    让他上去。

    原来他这时候还在手脚并用的划动,否则就沉下去了,再说这不动也不行啊,

    这么凉的水,不动,一会就冻僵了。这时候他才注意这出来的池塘,水面也不算

    小,水下竟然是跟里面联通的。他忙不迭的往岸边游去。上了岸以后,小风一吹,

    更是冷到骨头,叶南飞因为体力和精神的透支,再加上这么低的温度,上了岸人

    也已经抖成一团。

    那姑娘又出现在他面前,刚才因为有点远,视线也有点模糊,并没看清,但

    是此时这么近的距离当然看的清楚,叶南飞虽然被冻的在哪当团长,不过姑娘一

    到眼前,让他眼前一亮。不知是姑娘背后有阳关的事还是真漂亮,让叶南飞想起

    小时候看见小慧的那感觉,就是不敢直视。

    是那种美得不敢让人直视。她身上穿着的,不像现代人的衣服,至少叶南飞

    没见身边人穿过,有点类似于电影里,古代人穿的衣服,长长的头发披着,后面

    简单的扎了一下。悬胆鼻,唇红齿白,皮肤白皙透着粉红,杏眼,柳叶眉,哎吆

    怎么会有长得这么标准的人儿。叶南飞看傻了。甚至身体都有点忘了抖,看来美

    可以起到治疗作用,这个是有道理的。

    可能是叶南飞的傻样让着姑娘看了好笑,叶南飞肯定不知道自己这时候是个

    啥糗样子。眼睛直直的看着人家,半张着嘴,嘴边似乎有些亮晶晶的东西,应该

    快流出来了。姑娘被他的糗样子逗的一笑,这一笑更了不得,本来叶南飞是半张

    着嘴,这下变成全张了,为啥,因为这笑起来比不笑更迷人,叶南飞算是在现实

    里看到了啥叫桃花眼。这就是,这就是啊。至于叶南飞和这迷人姑娘后续如何,

    咱下次分解。

    第四十四章又一村

    上书说到,叶南飞被那姑娘的美貌迷惑的痴呆了,得刚钻出水面时候,

    模模糊糊看不清,不然他没准误以为进了天堂,看见的是仙女呢。那姑娘似乎对

    叶南飞的反应习以为常,就是一笑后招呼叶南飞:「跟,,我,,来。」汉语当

    然说的很生硬。叶南飞看了一下池塘边,这姑娘应该是在这水边洗衣服,正好看

    见突然冒出来的他。

    叶南飞哆哆嗦嗦的拎着滴着水的背包,走起路来,鞋呱唧呱唧的响,灌包了。

    姑娘带着他进了树林里。边走边问:「你,,,细不细,他,们在抓地银?」瞧

    着这姑娘平时用汉语时候不多,表达的时候挺费事,还不断的加上手语,很怕叶

    南飞听不懂。这么说话要是换个人,会让人挺闹心,不过放在女神身上,那都是

    优点,你在费劲一点都没关系,反正看着也享受。

    叶南飞咔吧咔吧眼睛,思着,这是说还是不说啊?那姑娘到是非常伶俐,

    看着叶南飞是有顾虑,忙说:「不怕,我,,不会,告密的。」看着她那认真的

    表情,叶南飞有点好笑,面对女神,他是放弃了戒备:「咋的?很多人都在抓我

    么?」姑娘:「嗯,人都进,基地了,很着急。你咋,进来的?从来,没有外面

    的银,进来过。」

    叶南飞:「是你们的人,神神道道的去取祭祀的东西么,我就跟着来了。谁

    知道,差点没命啊。」姑娘:「哦,难怪呐。你

    先藏起来吧,让,他们发现,你

    就完蛋了,他们很凶的。」叶南飞:「好啊,那姑娘你有没有干衣服啊,找两件,

    我这都快冻僵了。」姑娘:「好,跟我来。」

    姑娘带着他,走进树林深处,找了个地方,让他先等在这,而她走了,说是

    给他取衣服去。叶南飞倒没有担心什么,放松下来,脱下衣服拧水,脱下鞋子倒

    水。反正真要是死在这女神手里,也算值了。没多久,这姑娘来了,一看拿的

    竟然是日本军服,白衬衫,土黄色的外套,还有裤头,一双反毛皮鞋。

    叶南飞接过衣服以后,没动,那姑娘也没动,而且有点疑问的眼神看着他,

    可能是纳闷,这干衣服拿来了为啥还不换呢?叶南飞有点脸红害羞的比划了一下

    子,意思要脱裤子的,在女神面前裸露身体还是需要胆量的。姑娘一下子明白了,

    一笑,转身走的远了一点,并背对这面。

    干衣服干鞋一换上,身体立马舒服多了,终于到了人间的感觉,别说这姑

    娘的眼光还真准拿来的衣服鞋子还都挺身。叶南飞走到哪姑娘身后,叫了她一

    声,她头一看,也是一愣,可能是刚才那浑身湿透,哆哆嗦嗦的形象,和这

    的形象反差挺大的缘故。再说男人穿上军服格外的就显着英武,而且叶南飞身材

    没的说,好衣服架子呐。

    那姑娘反过劲来,急着问外面到底什么样,这画面让叶南飞很熟悉,当初尹

    令伊也是这幅神情问他,看来又是一个从没出过大山的姑娘。对那个从来没去过

    的世界,充满了好奇,憧憬和想象。其实外面真的好么?除了人多热闹,叶南飞

    感觉,未必有这深山里舒坦,叶南飞的印象里年龄越小的时候越是快乐,但是也

    随时都伴随着饥饿感,看啥都馋,物质缺乏么,一颗水果糖要分好几次吃,舍不

    得吃。苏耗子被自己认为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一种用苏子叶包的粘面,豆沙

    馅的点心),因为没见过啥别的美食呗。

    等长大些了,就是各种欲望,各种挣扎,攀比,互相斗争。怎么跟这姑娘说

    呢?外面到底好是不好呢?说好吧,上面那些就是叶南飞的感受,你说不好吧,

    人就是群居动物,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憾,但是人对未知和不能掌控的事情,就

    是充满了好奇和兴趣,虽然伴随着恐惧,同时也伴随着刺激和希望,人就是这么

    矛盾,复杂的动物。

    叶南飞:「外面啊?就是人多,各种各样的人,但没有你在这吃的好穿的好

    啊。」叶南飞不得不这么说,既不想让她失望,也不想让她太大希望,因为希望

    大了不管出去出不去,都会失望越大。再说他看着姑娘,明显不像农村干活的出

    身,细皮嫩肉的,吃穿肯定差不了,说她是个公更让人相信。就这养尊处优的,

    穿着又这么讲究,出去看见满大街穿的是老灰老蓝,面都带菜色,会多失望,再

    说了,能适应得了那个会么。他自己不都跑进森林了。

    这时远处传来嘈杂声,那姑娘:「你先藏

    ?????

    ,起来,他们来,了,我得,先

    去,晚上我,来看你,你能带我一起出去么?」叶南飞有点蒙,这信息量有点

    大,暂时没解读完整,不过女神的要求,最好都答应,这样总没错,于是木然的

    点点头。

    人家都走了半天他还杵在原地没动呢,心里琢磨着,她晚上还来,那就不能

    挪地方啊,不然她来了就找不到了么。不管咋说,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啊,这可

    又受惊吓,又挣命的。不歇歇挺不住了。在细一想,不行,这距离那池塘不远啊,

    能不能被人发现踪迹,还是远点躲着吧,那姑娘要是找不到,咱就去找她呗。

    于是拿起背包,奔着山坡去了。他正爬着的这山坡,应该是大旺山南面的小

    支脉,站在高点地方才看出,原来自己刚才的位置,是两处支脉之间的谷底。这

    条山谷,挺深,也挺平缓,从上往下看,真是一点人活动的踪迹发现不了。他边

    走,边注意别留下踪迹,尽量找硬实地方走。建一个营地,有点不现实,也比较

    费时,不如直接找一棵大树,在上面搭一个简易窝棚,能睡觉就行啊,在上面还

    安全一点。

    等他搭好,已经傍晚,他这一觉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宿,等他醒来已经天亮,

    而且还是被饿醒,被尿憋醒。醒了以后马上意识到,耽误事了,昨晚那姑娘要是

    头找自己,怕是要找不到,说不上多失望呢,接着脑海里就浮现,那女孩失望

    的神情,好不让人怜惜。匆匆的下了树,不过又一想,这是不是离开这危险之地

    的大好时机呢?

    看昨天那形势,自己根本对付不了这么多人啊,最可怕的是还有武器,不如

    开溜。正要拎包就走,不过有看着自己这身衣服,想想那女神。是不是自己太无

    耻了,人家救了你,你一点报没有,第一念头就是想跑,那姑娘说是想让自己

    带她出去,一定是有不得已的理由,有可能在这里受尽欺凌呢,咋也得跟人家见

    一面,哪管说声再见呢。

    把该带的带上,不急用的,装进背包藏好,偷偷的向山下摸去。边走遍试探

    着用望远镜观察。有发现,在树的环抱下,有三处被爬山虎爬满,包裹的,细看

    能看出是房子,不过隐藏的真好,就是平地观察,都难发现,别说从高处或者别

    的角度了。原来除了在山洞里的住所,外面竟然也有,他往谷底的下游方向走。

    偶尔竟能发现些庄稼地,都已经收完。看来他们也自己开荒种粮。

    感觉距离这三所房子够远够安全后,他才进入谷底。在谷底他发现一个怪现

    象,在两边树的影印下,明明是个平整的马路,但是又很少有人走的样子,上面

    ◢地?|

    长满了草,虽然都不高大。从远处看就像草坪。他蹲下摸了摸,试了试,联想到

    基地里的飞机,那这应该是飞机跑道。真是奇怪啊,日本人在这大山里修这么个

    基地干嘛啊,这又不是什么战略要地。

    从谷底用望远镜往上游看,隐约的,看见包裹在爬山虎里的木屋。深秋,爬

    山虎早就火红火红的,旁边的树,有的红的象火,有的黄的像花,又有草坪的映

    衬,后面有高大的大旺山,两边是俩条岭,中间就是平缓的谷底,真是个羡煞神

    仙的好地方。想自己居住的那地方,真是小气的紧。

    现在山谷的地貌基本摸清,但这姑娘到底在哪呢?是住在山洞里,还是这三

    处木屋?看来只能,慢慢侦查。叶南飞不断的变换地点和观察角度,要是注意

    三个木屋还有一个洞口,那个洞口不大,和自己进基地时候那个洞口差不多,只

    不过这个洞口,人出入的频繁。

    现在观察才知道,那洞口距离自己昨天出来的那池塘并不远。来往的人都是

    挺冲忙,可能是自己导致的混乱风波还没过去。通过观察,他发现,成年男的,

    岁数一般偏大,而女的年纪都偏小,孩子有不少,也有几个年纪大的女性。但一

    直没发现昨天那姑娘。他不得不到藏包的地方吃点饭,思着怕是只有到了晚

    上,能有机会接近了瞧瞧。

    昨天在水里浸泡的时间够长,背包还是进去水了,好在不多,而且食物和一

    些怕水的都用塑料包上了,但是只能吃点鱼干和肉松了,火不敢点,而且,那心

    爱的铁铲昨天也丢在了蝙蝠洞里。要不是那铁铲,还真不知道用啥也已别住那门。

    吃完后,上树又睡了一觉,天黑以后,行动又开始了,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那女

    神,还会不会遇到危险。且听下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