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四十一,四十二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月7日

    字数:6344

    第四十一章 神秘祭祀

    秋收完事,就已经进入深秋,地里活基本完事,队里虽然小活不断,但大活

    只等着上冻以后打场了,几个家伙又可以有组织成规模的偷懒逃工了。当然是逃

    到叶南飞这里,既好玩,又有好吃的。还有偶尔的冒险,有爱爱,简直快成伊甸

    园了。

    这天,边吃饭边聊天,偶尔又提到了秋后的祭祀,又快到时间了。说者无心,

    听者可就注了意了,要说这叶南飞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受唯物义教育

    长大的,说破天也不信鬼神的,虽然以前也碰到过不少难以解释的现象。但听他

    们几个说的那么玄乎,叶南飞的好奇心可就上来了。

    在这大林子里,虽然逍遥,但总的来说还是有些孤寂的,偶尔能弄到点书看,

    没有电影,没有音乐,更没有繁华的街道和喧闹的人群,虽然叶南飞相对来讲比

    较喜欢安静,那也是闹中取静,人毕竟是群居动物,好在有师父家,还有这帮小

    伙伴,不然这森林里很难忍受得住孤寂感的。可大多数的晚上还是自己孤灯只影

    么,只能看看,或者干脆打坐,练习师父教的吐纳和凝聚心神,要是心智

    的锻炼,放平,放空,也是对自己心智控制的练习。

    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么,分之八十的时间都是在和自己对抗,对抗自己的

    懒惰,欲望,紧张,恐惧,等能练到处变不惊,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基本就

    能从容面对一切了。

    突然听到这消息,就好比寂寞的山村突然要来放映队一样,这么热闹的事,

    不去看,太可惜了,从听到消息就开始心痒痒的。好奇就好奇在,既然不是鬼神,

    那祭祀的东西,又都不留痕迹的没了,这是怎么事?你说山里的野兽吃了吧,

    不可能这么干净利啊,再说不光有肉还有粮食呢。要是动物吃了,至少原地要

    散落些吧。那么既不是鬼神,也不是野兽,只能是人了。

    难道这大山里还有一帮子人?按张默说,祭祀的地方就很瘆得慌,再往里走,

    就没人敢过去了,无论是放山还是打猎,都没人往内个方向去,这个方向就是大

    旺山的南面。叶南飞记下了祭祀的日期,并且提前去侦察了一番。

    来到那砬子前,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听他们说的缘故,确实感觉这地方阴深深

    的,除了砬子根的地方有一个山神牌位,其他痕迹到没看出什么来。山神牌位两

    边分别写着;山神山人敬,土地土民尊。

    他选好一个观察角度,搭了一个观察点。是在树上,他想做一个观众,看一

    看这出戏到底是咋演的。他感觉自己在森林里生活了这么久,经历了这么多事,

    面

    对这个事情,还是没啥问题的,最起码不会惊慌失措,或者被吓着吧,但叶南

    飞还是有点高估了自己的承受力。

    来后,叶南飞就做好了准备,就等祭祀的那天到来。而李永霞她们是一点

    不知情,按叶南飞的意思,就是向去看看热闹,当晚就来,没必要告诉他们,

    否则他们肯定嚷着一起来,反而麻烦。

    这天终于来到,叶南飞下午就去了,先到场,可能需要布置一些东西,为了

    看个完整,不容易啊。他在一棵大树上,用木杆搭了一个小平台,四周已经用

    树枝掩盖好。这条件相比狩猎已经算是很舒服了。

    经过这么久,狩猎和入定的训练,隐藏,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是啥困难的事。

    可惜一直到傍晚也没发现有啥动静。怪异的事没发现,屯里的祭祀队伍可到了。

    队伍瞧着还真不小,能有个三十多人,都是抬的抬抗的抗,这时光线还不是太暗,

    太阳刚落山。

    大体瞧着是有一头杀好的猪,其他有些鸡,剩下的一袋子一袋子的应该是粮

    食。还有坛子和瓶子的酒,东西真是不少,看样子下了血本。内个年代,屯子里

    没那么富裕的,都是物资匮乏么。不过国人确实有这个特点,自己再苦,再穷,

    送礼贿赂的时候绝对不能

    ||2

    抠唆,否则你办不成事,特别这贿赂神明更是要舍得。

    看着众人,把东西都依次放在牌位前,然后点上香,一位老者,带着大家依

    次行跪拜礼,接着带着大家唱歌,还挺好听,有点子二人转的味道,歌词就听不

    大清楚,接着是那老者在诵读着什么,应该是祭文一类的。随着仪式的进行,天

    也越来越黑,不知道是因为天色的原因还是什么。阴深深的感觉更浓了。

    似乎砬子前有点雾气昭昭。突然有个鸟大的黑影从空中略过,接着二只,三

    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这么多,瞧着飞的架势,应该是蝙蝠。越聚越多,时而一

    起往上飞,时而往右飞。到是壮观,同时也真瘆得慌,在民间,本来对这种只有

    晚上出来的生物很恐惧,长得也吓人,明明是个耗子,却长了翅膀。

    屯里祭祀的人,开始慌慌张张的撤走了。这场面确实挺诡异,难道真是山神

    显灵了?叶南飞确实解释不了眼前发生的这现象。头发丝有点发麻。但这时绝对

    不可以乱动,上学时课本里说这东西是吃昆虫的,不过很多传说里,这玩应也是

    喝血的,害怕归害怕,隐藏好自己才是正道。

    突然,听到下面有动静,仔细观察,东面黑暗中冒出来一个黑影,猛的吓叶

    南飞一跳,听声音,不止这一个黑影,果然,陆续进到视野里,似乎很小心,也

    不断的在观察周围。叶南飞呼吸有点局促了,这是什么东西,天上飞的已经够邪

    恶了,这地上有冒出这么多黑影。难道真是精灵鬼怪?

    叶南飞不断告诫自己,冷静,冷静,深呼吸。慌乱和恐惧只能让自己判断失

    常。在看那些黑影,很有组织,纪律性。先出现的似乎在警戒周边,而从东南角

    又出来一队,奔着祭祀的地方去了,似乎有个带头的,在分配着工作,有的抬,

    有的背,有的抗,等叶南飞心境平复下来后,在细看,这些黑影,应该是穿了黑

    衣的人。

    越看越是人,只是话有点听不懂,不过感觉挺熟悉。虽然基本判断是人,但

    也不敢

    ◢?|?

    分保证啊,就这么看着他们把祭品全部搬走了,原来祭品就是这么消

    失的,但这群是什么人呢?土匪?应该早就被消灭了。山妖?叶南飞是既害怕,

    又好奇。等那些黑衣人消失半天以后。叶南飞才悄悄的下了树,蝙蝠早不知哪去

    了。树林又恢复了原状。

    叶南飞顺着他们消失的方向查看着踪迹,应该是人的脚印,都穿着鞋么。如

    果是妖魔鬼怪不至于穿人的鞋吧。叶南飞的好奇心又被勾起来了,这么多人,住

    在大山里,难道这里还有一个村子?或者是当年的土匪没扫净?比如座山雕,或

    者许大马棒的部下跑这来了?没有抗住好奇心的驱使,跟着踪迹追了下去。

    追了几里路,看着星光闪缩的夜空,大山黑黑的轮廓,应该是转到了大旺山

    的南侧。在追踪了一里多地,发现踪迹没了,怎么事?突然消失了呢?在细细

    查找,原来踪迹转到了

    ?地??

    几棵大树的后面,而后面就是一处很陡峭的山根,往里摸

    ,竟然是一个山洞,感觉应该是人工的,因为不大,和个人家的门,差不多大

    小的一个山洞,洞口有一铁门挡着。

    这铁门外有大树和藤蔓遮着,不特意找,在外面很难发现。原来这帮家伙钻

    进山洞里了。叶南飞试了试,推是推不动,拽了一下,门竟然能拽开,而且不沉。

    这么寂静的夜里,那铁门虽然动静不大,但是也够惊心的了,叶南飞的心都提到

    了嗓子眼,开门的同时,有了点动静,他也跟着躲到了门后,等了半天,没有动

    静,叶南飞悄悄的,转身进了那山洞。

    那山洞的尽头似乎有微弱的光。他贴着墙根,悄悄的往里走。走了能有二十

    多米,前面似乎突然开阔了。和外面黑漆漆的相比,这里虽然很暗,但视线够可

    以的了,最起码可以看清大体轮廓。这应该是一个大厅,具体有多大,不知道,

    因为光线找不到的地方还是一片黑暗,而大厅的中央一堆,一堆的不知道什么东

    西,都用好像防雨帆布盖着,瞧轮廓下面盖着的是车?

    叶南飞站在进来时的小洞口四下惊奇的张望,突然听到大厅深处有动静,似

    乎有人在说话,忙钻进大厅,找到一处光线暗而又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果然不

    一会走过来两个人,其中一个好像在训斥另一个,奔着他刚进来的那洞口去了。

    得进来的是时候,晚一点的话,被抓现行了。那么叶南飞在这山洞里会有什么

    遭遇呢?咱们下分解。

    第四十二章 秘密基地

    随着慢慢的适应,在昏暗的光线下,大体看清了这个大厅的轮廓,不得不说,

    很壮观,谁也不会想到,在大山里面,会有这么大的一个,广场似的的大厅。高

    度,约摸一下,至少两辆解放牌汽车摞起来都够不到顶,隔不远都会有一根柱子,

    他摸近了一看,是石头的,仔细观察,这明明是在山岩中,硬生生的抠出个广场,

    而石柱是故意留下来支撑成的。

    再看身边被帆布遮盖的,连摸在看的,有车,有的好像是大炮,走到一个最

    高的跟前,钻进去一看,尼玛的竟然是飞机。这什么情况啊?难道进了军事基地?

    那麻烦可大了,不过瞧着这帮家伙跟做贼似的,不可能啊?试问一下,这个年代

    什么人最牛叉?当然是军人么,整个会从上到下都是一片混乱,只有军队还算

    平静,而且有保障,谁要是能参军,都是很令人羡慕的。

    要是军队在这,早就耀武扬威的,至于这么偷偷摸摸么,还冒充山神,骗乡

    亲们点粮食。在看这昏暗的光源是哪里来的,原来是刚才经过人的那洞壁上插着

    的火把。他悄悄的转了一圈,发现这么大的广场上面停放的东西并不多。飞机有

    两架,大小车辆有那么四五辆,还有两辆牵引炮。

    正四周新奇的看着,从进来的那洞口又传来声音,看来是那俩人来了。俩

    人边走还边说话,兀立哇啦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俩随着走,随着就灭了火

    把,并在大厅的另一面的山洞里消失了,洞口和正常的门差不多,而且确实有挺

    沉重的铁门,也随之关上。大厅又陷入了一片黑暗。

    原来这大厅四周还有小山洞。随着那俩人的消失,整个大厅里,不但陷入了

    黑暗,同时陷入了寂静,那种仿佛空气都静止了的静,让人有点毛骨悚然。但叶

    南飞的心却终于有些落定,因为很多东西已经不是未知而神秘了。比如这些黑衣

    人肯定是人,只是说话听不懂,难道是朝鲜人?小时候在李屯到是遇到过朝族人,

    他们确实和汉族人不太一样。难道朝鲜在这有秘密军事基地?

    只要不是鬼,这就去掉了未知的恐惧,其实人的恐惧基本来自于对未知的恐

    惧,真的危险摆在眼前的话,大不了认了,或者对抗。看着这么多现代工业会

    才有的东西,在这大山里,反而让人感觉很亲近,安心。瞧着刚消失的俩人,这

    大厅应该不是他们日常起居的地方,那就证明挺安全。

    心落定,疲劳和饥饿感也上来了,找了块地方直接坐在帆布上,吃点东西,

    直接休息休息。吃完东西本想靠在那休息一会,没想到因为几个小时的紧张,猛

    地一放松,疲劳感反而特强烈,不知不觉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被一些

    嘈杂的声音惊醒,睁开眼,发现不在那么漆黑,多少有了点光亮,虽然很微弱。

    慢慢伸头一看,是昨天俩人消失那个洞口,不但打开了,还有人出入,距离

    这个洞口不远的另一面墙上,还有一个洞口,还是有人出入。光亮就来自于这两

    个洞口。这时候叶南飞来了尿意,而且挺强烈,估计睡的时间不短。没办法只能

    随地大小便了。

    发现这些人忙忙碌碌的,没有人关心大厅里面,似乎这两小洞,才是他们日

    常起居的地方。不知道这两个小洞口里有多大的空间,瞧着进进出出的可是不少

    人。有大人,有小孩,也有女性。但是容貌肯定是看不清,也分不出个数,看不

    出来这里到底生活着多少人。瞧了一会,发现也没人注意,叶南飞就向大厅的边

    缘摸去。

    有进来的洞在南面作为参照物,他摸去的方向应该是北面,格外小心,到

    了北洞壁。整个北侧摸下来,应该有两个挺大的洞,但是都有很厚重的铁门关

    着,根本进不去,不知道里面都有啥。西侧洞壁有一个洞,东面和南面都是他们

    活动频繁的地方,不敢过去。

    具体说应该是在东南侧,两个洞口,隐隐约约的还有几个洞口。慢慢靠近一

    点,然后钻进帆布里面,用刀扣了窟窿,观察。原来南面洞壁上还有一个大洞,

    但是没有门,这应该是车辆和飞机的出入隧道,里面黑洞洞的看不清。东侧不远,

    就是一个活动频繁的洞口,东面洞壁还有一个活动频繁的洞口,在两个洞口之间

    有一个泛着微亮光的洞口,偶尔有人进出。

    东面洞壁还有两个洞口,但是没有光,也没人出入。洞里的环境侦查了个十

    之八九,看这帮人,人数不少,不是叶南飞惹得起的,再说,也不知道这些人是

    干么的。现在只能想办法出去,再作打算,出去的唯一出口,当然还是进来的那

    个山洞。要想从哪里出去,怕是很容易被东面活动的人发现。

    想昨天晚上那么消停的时候,在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去。想到这,他就摸着,

    钻进帆布里面,盖的是辆吉普车,轻轻的开门,钻了进去,在后座上躺了下来,

    养精蓄锐。时间不好熬啊,虽然吃喝带的挺足,但觉睡足了就睡不着了,好不容

    易把自己哄睡着。

    等在醒来,已安静下来。感觉,应该是晚上了,山洞里,根本没有时间感,

    一点参照物都没有。看他们这么消停,应该是晚上休息了。该咱活动了,本想按

    原计划,直接出去得了,但好奇心又上来,这真是好奇害死猫。想走近那东南侧

    几个洞口看看,这帮人出出进进的,里面到底啥样。

    于是从东侧的洞口开始一个一个的看,但是他忘了,昨天晚上人家睡觉的时

    候,洞口的门可都是关上的。东侧洞壁,最北边的洞口,走近一看,上面竟然还

    有字,虽然很模糊,但还是分辨的出来,是锅炉室三个字,哎吆,还有锅炉房呢,

    在到下一个,写着配电室。不得不感叹,这设施的完善和先进,谁能想到,大山

    里竟然有这样现代化的东西。虽然这些字写的有点怪怪的,有点像繁体字,又不

    太像,但基本能认出来是啥意思,

    在下面一个洞就是那个活动频繁的洞口了,走近一看,这个清晰,因为这个

    洞口里很亮,火把一直没灭。洞口上方清晰的写着,办公。往里面一看,是一

    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两侧似乎都有房间,在往南走是内个有昏暗光的

    |??

    洞。没等走

    近,叶南飞就知道是啥地方了,虽然味道不浓,但是还是很明显,那是厕所的气

    味。往里一看,洞壁上挂着两个油灯。

    对这个洞可不感兴趣,接着往下一个洞口走,抬头一看,上面也清晰的写着,

    宿舍,怪不得这个洞口进进出出的这么多人。刚想往里面看,突然发现麻烦了,

    里面不知道哪个房间走出一个人,叶南飞赶忙闪到一旁。心里叨咕着,麻烦了,

    麻烦了,往大厅方向跑也不赶趟了,往出口跑更不赶趟。

    一看厕所最近,先进厕所躲一下再说吧。忙一转身,窜进了厕所,这厕所也

    先是一道走廊,然后走廊的侧面有房间,叶南飞急匆匆的看了一眼,头两个房间

    上写着浴室。在往里走才是一个厕所,叶南飞忙钻了进去,虽然厕所还是有气味,

    不过收拾的很干净,里面有四个蹲位,被半人多高的墙隔开。

    钻进了最里面的蹲位,藏了起来,这时候只能祈祷,没人上厕所。但是,怕

    来啥,真就来啥,真的就进来人了,叶南飞这个紧张啊,后悔自己没事闲的,非

    得看人家居住干毛啊,这下让人堵厕所了。只能祈祷别到这个蹲位啊。四个蹲

    位呢。

    进来的是俩个人,边走边说话,还是兀立哇啦的听不懂,听声音,应该是有

    一个人在头一个蹲位站下了,而另一个似乎也要停下,但被另一个人呵斥了的感

    觉,于是向后面的蹲位走来,叶南飞嘟囔着,别来我这,别来我这。今天的叶南

    飞真是乌鸦嘴了,说不来啥,一准来啥。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一人走到自己面前。

    那人一看有人蹲在那开始并没在意,扭头要走,突然又觉得不对劲,又转过

    头,盯着叶南飞,那是询问的眼神,叶南飞这个气啊,特么的还剩三个蹲坑,你

    非得来这个,那人突然意识到,这里进来陌生人了,哇啦了一句话,估计是询问

    叶南飞是谁。

    在询问的同时,叶南飞也出手了,但是还是晚了一步,让他发出了声音,叶

    南飞对着他的颈部就砍了一掌,人体的穴位,他跟师父研究过,攻击穴位,会得

    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因为穴位会放大你的痛苦,有时候会丧失一部分能力,比如

    麻了,或者疼的用不上力了,而颈部这个穴位,可以暂时令人致昏。

    这家伙虽然昏了,但是已经惊动了另一个人,那人已经站起来,看见叶南飞

    打昏了那人,就说了一句叶南飞很熟悉的话;八格牙路。叶南飞一愣,感觉这四

    个字咋这么熟悉呢?就在他这一愣的时候,那人已经噌的窜了出去,边跑边大声

    的叫着。叶南飞心里叫苦啊,这下可要完蛋了,暴露了啊,等他追出厕所,那家

    伙已经出了洞口,而他的叫声早就惊动了其他人,听动静,吵吵嚷嚷的往这赶了。

    这不成了瓮中捉鳖了么。叶南飞忙打掉了油灯,厕所里一下黑了,忙摘下弓

    箭,看样子冲出去是不大可能了,只能守一时是一时了。那么叶南飞被困厕所,

    能不能冲出重围呢,且看下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