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三十七 三十八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月5日

    字数:568

    第三十七章 丛林生活

    种地用不了多长时间,但还有折磨的让人发疯的铲头遍地,二遍地,反正这

    地就是在不停的被侍弄,有时,职业农民会进入一种状态,好像不是这地非得侍

    弄,而是自认为应该侍弄,摆弄的越细,证明自己越是下功夫,仿佛自己是个更

    格的农民,而老天自然会给

    找?2请??

    相应的报,而自认为这是在尽一个农民的本分。

    而考虑这地到底需不需要这么侍弄到是其次了。

    生活中很多事不就是这样么,有时本不需要那么复杂,而是人为的弄得越来

    越复杂,有时事情本身已经不再考虑之内,而是被人弄得越来越繁琐,越来越程

    式化,仿佛这才是正宗,才是境界。

    叶南飞对于师父侍候地的感觉就是这样了,师父侍弄地那个细致,让叶南飞

    都牙疼,一般地上粪,就是把积好的粪往地里一扬,尽量扬的均匀就好了,而师

    父是在种子坑的边上在刨一个坑,然后用手抓一把粪,放里面然后在用土盖上。

    农村很多老农民是庄稼刚冒芽,就开始用锄头扒拉,啥意思是给松松土,顺便把

    边上的草除了。不知道这样对庄稼的高产到底有多大帮助,会不会起反作用呢?

    在铲地的时候,他们几个就约定,挂锄,来一次围猎,随着年龄的增大,大

    家都感觉到,自由,无忧无虑的日子越来越少,反之则是永无止境的,乏味的琐

    碎的活计。这围猎计划也就成了大伙的希望,叶南飞告诉他们要准备什么。

    把自己的装备包打开,按着这个名录准备。几个人是各显其能,收集和准备

    这些东西,几乎成了他们生活的要活动,相比他们来讲,叶南飞的活更琐碎,

    他们几个就是队里一些活,也不算正劳力,是半拉子,可以出工不出力,反正都

    是公家的活。

    终于熬到快挂锄,叶南飞不用天天去师父家。那几个家伙也各种偷懒耍滑,

    逃工,什么闹肚子,脚扎了不能出工,女生可以说来例假了。其实队里活,到了

    农闲季哪有那么多了,但是队长和支书不管是为了找存在感,还是为了维护权

    威,或者是维护一种生产队的生活方式,都要组织大家上工,至于干啥呢?随便

    安排点呗,多数时没活找活 .

    好容易这天几个人凑齐了,也跟家里都撒好了谎,有的说是去外地同学家玩

    两天,有的说是去亲戚家。等叶南飞一看他们的装备,差点没笑喷了。真是奇形

    怪状,姿态万千,就李永霞的还像点模样,但是功能上也不全,最简易的是小胖

    的,一个面袋子四个角用绳子一系,成了一个双肩跨。其他人算是他的升级,

    最起码不用袋子了,而是兜子改装。

    叶南飞,拿出锥子,尼龙绳,针线之类的,背包里面功能不全,只能在外面

    开挂了,订各种带,然后能往上绑的就绑,不好看不要紧,要结实。

    带的东西呢,大家一起开动,一起准备,要是生存工具,捕猎工具,后勤

    保障,饮食。他们的背包已经惨不忍睹,再看带的东西,更惨,饭盒李永霞姐

    俩带了一个,家里实在没有,水壶没有,带了搪瓷缸子,一个玻璃酒瓶子,瞧着

    是要当水壶用。

    有带薄褥子的,也有带毯子的,也有塑料布的。真是花样出。没办法,在

    继续准备,怕是时间来不及,只能对付了,还好叶南飞的装备最齐整,基本生存

    是没问题。他又拿出地图,跟几个人讲解了一下这次去的方向,和几个可能有野

    物的地方。

    这次的方向是往东,叶南飞认为夏天,狍子群应该更喜欢树林与灌木,草地

    相交接的地方,而东面大旺山周边丘陵比较多。叶南飞准备的口粮,要是鱼干

    和肉松,好携带,又有营养,肉松还可以熬肉汤。

    晚上难免又要激情,不过叶南飞让大家别过分,早点休息,明天起大早。第

    二天,大家整装待发,叶南飞把那两杆长矛让他们带上,直接可以挑着背包,那

    俩女士就不用背了,他们三个小伙子换班挑着。大家头次参与正儿八经的打猎,

    都很兴奋。不过这只是暂时的。

    随着这一上午不停脚的走,而且一点狍子群的踪迹没发现,这让大伙的兴奋,

    慢慢消退尽了,打猎,想象中挺浪漫的,其实实际中是很乏味和辛苦的。没有强

    大的体力做支撑,没有耐力和毅力是坚持不下来的。

    瞧着几人从兴奋激动,到垂头丧气,其中还有一个要原因是连续徒步这么

    久,很累的,他们几个从小没少跑山,干活,这要是没经历过的,早累趴下了。

    他拿出地图,标记了一下他们的位置,张默和李志国是很感兴趣的,李永霞虽然

    不懂,不过只要叶南飞感兴趣的,她都有兴趣研究研究。

    小胖可不管这些,他注重的是吃啥,玩啥,费脑子的事,你们来。他是躺在

    树叶子上,缓气,想的是啥时候吃午饭呢。李永红,也躺着歇气,估计累的啥也

    不想思了。

    叶南飞又爬到一棵树上,用望远镜观察了一圈。在地图上又标记了一下,小

    胖忍不住问了:「飞哥啥时候吃饭啊,我这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几个人都乐

    了,张默:「你天天除了吃还惦记啥?你要是前胸贴后背,那俺们还不饿成一张

    纸片了啊?」

    叶南飞:「现在就吃,吃完接着赶路。」小胖:「啊?还赶路啊,这连个狍

    子,野猪的蹄子印都没看见,往哪赶啊?再说,飞哥啊,咱不抓两只野鸡啥地烤

    烤?就这么吃鱼干?」本来这胖子是一门心思在路上打点鸟之类的,结果队伍走

    的太快,没容空。到后来累的他也没心思打鸟了。

    叶南飞:「中午只能对付,要是做饭,太耽误事,晚上好好吃一顿。」大伙

    这才算提起点精神。简单吃了点,叶南飞改变了一下策略,没必要急着赶路,反

    而错过了路上的美景和猎物,而且把大家累的没心气玩了。

    跟着叶南飞走,不过感觉是往山上走,没多久,青松开始增多,叶南飞决定

    在这,打点松鸭,山雀之类的。既然打猎么,就分散开来。打猎的要武器,弹

    弓子。李永红不想参与,他留在原地看摊。

    叶南飞要求两人一组,不能单独行动,遇到危险,马上叫人。李志国先陪李

    永红守摊,一会谁先打着猎物谁来换他。这一年来的训练不是白练的,一圈下

    来,谁也没空手,就胖子打的小了点,几只山雀,李永霞在叶南飞的帮助下,也

    打了一只松鸭。李志国根本没捞着参加。

    叶南飞拿着指南针,确定了一下方向,几个人又出发了。这感觉是往山下

    走。走了一个多小时,突然眼前一亮,树林消失了,眼前是一片平缓的谷底,处

    于两条岭之间,林子边上灌木增多,再往下是草,往远处看一片绿色的草。

    几个人明白了,这谷地越是低洼处,则是草甸子,书上一般叫沼泽地 .叶南

    飞感觉这样的地带应该是狍子群喜欢出没的地方。穿过灌木从,来到和甸子交接

    地带,沿着这边缘走,找踪迹。

    没走多远,果然发现了痕迹。不过看不出是多久的了,叶南飞往树林方向找,

    痕迹更明显了,应该时间不长,从痕迹的清晰程度,粪便的新鲜程度判断。但问

    题来了,瞧着这狍子群的路线是穿过沼泽地去对面了,这群傻狍子,真么傻,真

    敢穿这大甸子?

    发现狍子群,知道是跑对岸去了,那追还是不追呢?追的话怎么追?也穿过

    大甸子?大伙的眼睛可都看着叶南飞了。当头,当老大的,这时候是最难为的,

    多种选择,大伙瞧着你呢,等着你选择,拍,同样要承担责任和后果。

    叶南飞难选择有这么几点因素,应不应该追呢?应该,这次出来的目的就是

    奔着大猎物来的么,而且是这个小集体头一次大型围猎,就从鼓舞士气来讲,也

    应该追,再说了从叶南飞小小的虚荣心来讲,也不想放弃,当然不想大伙对他失

    望,而是打一个漂亮仗。

    但是如果追,大甸子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几个都知道那里面的厉害,一旦

    遇到死泥潭就要了命了,如果要穿过去,叶南飞敢背负这个责任么。还有另一条

    路,那就是绕过去,不过无论是从时间还是体力,都应该不允许。

    第三十八章沼泽惊魂

    上书咱们说到,这到底是追还是不追呢?最后叶南飞决定追,还是值得冒

    一下险的,瞧这片沼泽最宽处也就十多米。而且又有狍子群已经探过路,只要

    避开泥潭,没那么可怕了,顶多是难走一些,特别这夏天,沼泽如海绵吸饱了水,

    正是水量最足的时候。

    除了那两杆长矛,其他人,每人又配备了一根棍子,当拐杖用,过沼泽地,

    应该很有用。叶南飞带头,在最前面,紧随着李永霞,李永红,小胖,张默和李

    志国断后。为了安全,行进的速度并不快,虽然有狍子趟出来的路,但太泥泞,

    叶南飞尽量选那草墩子上走。

    但走到半路的时候,还是突然出现状况,只听李永红尖叫一声,然后喊着:

    「唉呀妈呀,长虫。」女生的眼睛就是比男生好使,叶南飞经过的时候,就是没

    发现。李永红一惊慌,自然就往后躲,来不及顾忌脚下了,连拌在跌的,偏离小

    路两米多远。

    不幸的是,就跌倒在一个水坑里,真是怕啥来啥,大伙一下子就慌了,李永

    霞也怕蛇啊。一面躲着蛇,一面又担心李永红,场面一片混乱。李永红跌坐在水

    坑里倒是不怕,怕就怕在,她还在不停的尖叫还有扭动,原因是,那条蛇冲着她

    去了,这一扭动,眼看着在往下沉。

    其实未必是这蛇要攻击她,而是她跌倒的这方向,正好也是这蛇想逃走的方

    向。关键时刻还是叶南飞比较冷静,毕竟经历过斗群狼,杀狗熊的场面,而且这

    两年和师父的不断练功,对于心智的控制还是有相当成效的,心智不乱,最起码

    可以冷静面对,然后才能应对。

    叶南飞马上喊了一嗓子:「别乱。」然后,窜到李永红跟前,那蛇眼已经蹿

    到她跟前,并张嘴咬向她的腿叶南飞用左手的棍子,一挑,蛇被挑的飞到半空,

    接着叶南飞的右手军刺一挥,手起刀落,蛇,身首异处。军刺是一直攥在手里,

    要用它开路。但李永红还在尖叫,因为她的身体还在一点点往下沉。沼泽地,大

    酱缸,果然名不虚传。

    她是坐在坑里的,所以很快就沉到前胸,叶南飞马上把棍子另一头递给她:

    「小红,抓住喽。」李永红这时候才顾不得哭叫,抓住了棍子,被叶南飞拽了上

    来。真是有惊无险,而李永红已经全身泥泞。她明显惊吓过度,拽上

    点''b点^

    来就扑到叶

    南飞怀里哭了起来。

    哎吆,她这一身,

    ?地◢

    又是泥,又是水的。他俩都顾不了那么多了。叶南飞马上

    安排:「张默你打头,志国你断后,赶紧穿过去,小胖,把内条蛇拎着,一会熬

    汤,给小红压惊。」然后又低着头对李永

    ?找请32?

    红:「没事了,没事了,别哭了,你看

    哭的都不好看了,一会给你熬蛇羹,给你报仇啊。来吧,我背你过去。」

    接下来还算顺利,到了对岸,看着李永红的一身泥水,叶南飞在沼泽边上,

    用他的军用锹,憋了个小土坝,这个时候雨水丰厚,沼泽地里还是有水流的。这

    样就汪住了一些水,虽然不敢下去洗,不过可以用缸子饭盒的盛水浇啊,而且可

    以在这里面洗衣服。

    瞧着,这是必须得脱光了洗,只能交给李永霞,叶南飞拽出军毯,一会洗完

    直接围这个,然后留下小胖放哨,剩下的人去树林里找营地,瞧着是今天下午走

    不了了。小胖:「咋又是俺啊?」叶南飞:「要不你跟我去搭帐篷,捡柴和?」

    小胖:「那我还是放哨吧。」

    扎营,还得在林子里,这沼泽边上太潮湿,蚊虫肯定也多。就这蛇都够防的

    了,这里真是蛇的天堂,多得是美味的田鸡。这次搭的帐篷,是要几个人一起住

    的,所以以往的都不适用,那种鄂伦春人的帐篷,最适。

    用木杆子搭成圆锥形,四周用篷布和桦树皮一围,顶部不封死,留着给帐篷

    里的篝火走烟用。叶南飞让他俩去找木杆子,自己则要找草药,做防御圈。等他

    们忙的差不多的,李永霞姐俩也差不多了。叶南飞看着浴后的李永红,还真是亭

    亭玉立,出水芙蓉。

    围着军毯,更显玲珑的身材,头发湿哒哒的披散着,脖子和肩膀都似露非露

    的,又是刚被惊吓,楚楚可怜的表情和眼神。不免让叶南飞多看了几眼,叶南飞

    忙脱下自己的上衣,给她披上,裤子是没办法了,她的衣服鞋子,全部都给洗了。

    林子边上已经点起篝火了,叶南飞抱着她,来到火堆旁,安排坐下,衣服和

    鞋都烤着,张默和小胖已经把蛇皮扒了,别看那蛇活着时候,看着吓人,其实扒

    了皮以后,都是雪白的肉,和鱼差不多。叶南飞是比较膈应这东西的,不过张默

    小胖他们从小就掏鸟捉蛇的,根本不当事。

    留下他们忙活做饭,叶南飞带着李志国,去探探路,毕竟还要追踪狍子群的。

    看着踪迹是往下游去了,来的时候,也没碰到啥可打的猎物,只打了些山雀,

    还有两只飞龙。

    蛇羹,一直熬着,里面又放了些肉松。已经烤了几只松鸭和山雀,大家围在

    火堆旁,边吃边烤,蛇羹大伙分了,本来叶南飞不打算吃,总忘不了活蛇那恐怖,

    膈应人的形象。但看他们都喝的有滋有味,就连李永红也不例外,好像真是报仇

    似的,喝的格外来劲。叶南飞就尝了一口,哇,果然是鲜美。

    酒只带了一瓶,大家轮着喝。蛇羹分完,李永霞,又把腾出来的饭盒煮粥,

    叶南飞带了点苞米面,,添上水。在放点肉松,就成了熬肉粥。这一天,经历了

    劳累,灰心,惊吓,现在才体验到点围猎的乐趣。在林子里围着篝火,吃着野味,

    喝点小酒吹着小牛,看着星空,对着佳人,哦不准确,应该是动人的村姑,何等

    的惬意。

    晚上进帐篷睡觉,帐篷里面已经用干树枝和干树叶铺好了,上面只要扑上毯

    子,就可以直接睡。帐篷中间有个小火堆,怕晚上凉。帐篷外面还有一个大火堆,

    这是为了晚上放哨用的。李永红因为白天受了惊吓,钻进叶南飞怀里不愿出来,

    他和李永霞互看了一眼,默契的:「我和志国先去打惊,你们先睡吧。」

    李永红睡着了,但还是紧紧抓着叶南飞的背心,偶尔还抽动一下,这明显是

    惊着的表现,他想起小时候奶奶给自己叫魂,然后轻轻的搂着她,然后一只手,

    摸着她头和耳朵:「摸摸毛吓不着,摸摸耳吓一会。」轻轻吻着她的额头。叶南

    飞还没感觉睡一会,发觉似乎李永霞有点慌乱的进帐篷了,接着他听见自己警戒

    圈的铃铛响了,虽然动静不大,但是他听得见。

    轻轻放下李永红,把自己这面的毯子翻上来盖在她身上。出来一看,李志国

    ??◢?

    紧张的握着长矛,小黑则夹着尾巴,哼哼唧唧的,很恐惧中。李永霞也很紧张:

    「南飞哥,你看那边,老多发绿光的眼睛了,是不是狼群啊?」叶南飞一看可不

    是么,时隐时现的,虽然不知道什么东西,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野兽,吃肉的。

    因为吃草的遇到这情况,早就跑没影了,打猎是找狍子野猪来了,该找着的

    没找着,不想找的不请自来了。好在临睡前,他让大伙把刀都绑一棍子上,做成

    长矛,就是怕出现状况。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怎么会来这么多呢?

    忽然想起来,烧烤的火堆还是距离帐篷太近了,是晚饭的香味把它们引来的。

    而火堆那不难看见帐篷这有篝火。失误,失误啊。不过好在帐篷这里没有食物的

    味道,否则,就是这火堆也挡不住它们的食欲换放出来的野性。晚饭的香味应该

    是把附近的食肉动物都引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