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三十六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月4日

    字数:456

    第三十六章 林中三人行

    春节一过,暂时也没啥活,没啥事,但听李永霞她们叨咕,队里已经开始忙

    着送粪,俗话说,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么。要说积粪堆,叶南飞也弄了一个,

    他就怕自己的房前屋后的弄得像屯子里那么脏乱,叶南飞认为,没有垃圾,这些

    垃圾都可变成肥料。

    这段没啥农活,叶南飞打算趁把刀打出来,一旦农忙以后,就没空了,去师

    父哪里追了一次,师父还真当了事办,赶着他的毛驴爬犁去了一趟公,真的弄

    来一块砧铁,一个风箱,几袋煤,还有几块铁料,两把铁钳子。

    师父认为这就算给准备全了,然后又告诉了一下搭炉子的注意事项。这两块

    铁,叶南飞感觉并不是打刀的上好材料,不过可以打一些别的,比如箭头之类的。

    他还是特意跑了一趟公,当然要是去收购站看一下有没有可用的东西。

    你总不能去农机站偷零件吧。他到去过供销侦察过,轴承是有,不过真没

    有太大的,只偷来几个,直径不超过十厘米。随便拿一把铁锯弓子和铁锯条。

    这次去,是找拖拉机的轴承或者履带的穿销。对于这种行动,叶南飞已经轻

    车熟路,心态已经锻炼的很轻松冷静。自从在林子里锻炼攀爬,还有师傅教他多

    练习一些闪转腾挪以后。翻墙跃脊的不说如履平地,也绝对不是啥难事。

    收购站他也不熟,反正瞧着差不多的地方就摸过去,结果在一个仓库里,一

    堆废铁里,真翻着废履带了,抽了六根,再多,感觉自己拿着也费劲,就这么蔫

    俏的整来了。

    大伙把去年搭的小窑拆了,算是勉强搭了个炉子,都很粗糙,简易,比如那

    砧铁,就坐在四个树墩上,因为找不到那么大,那么粗的树墩。不管咋说,这小

    铁匠炉算是建成了。

    几个人迫不及待的要试试,用了一个轴承,打算先打把小刀试验一下。首先

    把轴承用铁锯锯开,然后烧红后,拍直,在不断捶打出自己想要的形状,这干起

    来才知道,并不容易,好容易打出大体形状,下面需要打磨,但是发现没有砂轮。

    于是停工,等叶南飞两天以后弄砂轮,发现没有电啊,也没有架子安装这

    砂轮,于是又停工。叶南飞屋收购站,弄出一个自行车前叉,脚蹬拐子,来后

    把砂轮架上,用手摇,别说也满好使的,最起码比手工慢慢打磨省力多了。

    但是打磨到后来需要细磨了,叶南飞有点没辙了,不知道该怎么个工艺,去

    请教师父,师父建议还是需要加设备,比如台钳,大磨石,各种型号的砂纸。这

    家伙事是越置办越多啊。但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月后,几把刀陆续成型。

    一共打出五把小刀,六把长刀,说是长刀,其实和叶南飞的军刺长度差不多,

    基本上就是以军刺为模打造的,因为材料就那么大,他们又没见过什么别的刀

    型,在复杂点的工艺也不会了。

    虽然刀型和刀把都很粗糙,但是刀身被打磨的非常细腻光滑,以至于都能照

    到人,反正人手多,没事就是磨。最后最亮眼的就是这铮亮的刀身。刀鞘,是用

    木头做的,其实也挺简单,准备两条木,中间抠出刀型,然后用水胶粘住即

    可,外面在修正打磨。几个人一人一把长,一把短,喜欢的爱不释手。这下装备

    算是全乎了。

    叶南飞又趁热打铁,根据自己的经验,打了两个长枪的枪头,水平肯定不咋

    地,不过磨快了,锋利了,按在长棍上,还是很好用的。接着几天又打了一些箭

    头,弓增加了好几把,箭不增加不行。

    装备全乎了,但农忙也要开始了,李永霞她们几个也不能常来,就算来了,

    也凑不齐人,毕竟都大了,家里开始指望上了,队里也指望上了,最起码算是半

    拉子劳力。虽然她们没少往家里划拉东西,但是家里人还是认为挣

    点b点

    工分才是正道,

    虽然那工分养活自己都够呛。

    队里更是不希望这么大半拉劳力,无组织无纪律的可那晃,必须每个人都纳

    入队里的管理中。所以这几个人想凑齐一起来已经不大可能。叶南飞教他们不要

    把这些武器带家,要藏在林子边上,最好包起来,放在人不注意,雨淋不到的

    地方。

    叶南飞也开始闲不住了,要帮师父家种地去,而且自己这两年在周边也算开

    了点地,但都还不算熟地,这两年没少砍木头,那腾出来的地方,他就刨吧刨吧

    种上了,今年效果应该更好一点。

    这伙人就这么各忙各的,竟然很难碰到一起了,有时候李永霞带俩人来了,

    结果叶南飞去师父家种地,有时候叶南飞在家,他们却没一个人来。后来没办法,

    叶南飞就开始留字条,李永霞她们来了也留字条,算是解决了这个难题。

    这天约好李永霞姐俩一起来,因为山菜已经下来了,约好采山菜,结果到叶

    南飞这的时候,已经采了不少,要是蕨菜和猴腿。蕨菜要长在上坡上,猴腿

    喜欢潮湿,一般在沟谷地带。

    干了多天的既枯燥又乏味的农活,好算是自由一天,心情都很好,当然也是

    因为多天不见,进了山里,空气和环境都让几人深吸了几口气,空气中满是清香。

    树冒出叶子没多久,还都嫩绿,各种鸟更喜欢这个季节,沉寂了一冬,色彩斑斓,

    生机勃勃的季节到了。

    风景虽然很美,但抵不住眼前美人迷人。叶南飞眼里更多的是李永

    ?

    霞,多天

    不见,感情和欲望都很饥渴,而人家李永红干脆直接挎着叶南飞的胳膊,黏糊上

    了。三个人还是有点不好相处,你说是跟李永霞唠情话还是和李永红亲热呢?都

    不妥,但明显着都没把心思放在采菜上。李永霞提议坐下歇一会。叶南飞抽出篷

    布垫地上,三人并排坐下,李永红直接钻他怀里不出来了,李永霞也靠在了他肩

    膀上。

    他和李永霞已经情不自禁的亲在一起,而李永红则拽着叶南飞小声说着,我

    也要。叶南飞不得不松开李永霞,又亲上了李永红。哎吆,这把叶南飞舒坦的,

    左拥右抱,亲完这个,亲那个,只是心里有点难以取舍,总怕冷落了另一个。

    对于同时和两个人温存,叶南飞有点缺乏经验,不过突然想起,之前在一起,

    基本没机会细看她俩的身体,毕竟人多么,特别下面那神秘之泉,对于大多数青

    少年来说,是相当有吸引力的,因为神秘么。今天难得和她俩单独相处,叶南飞

    打算一探究竟。此时已经是五月中下旬,天气已经不凉,穿外套,里面一件线衣

    就可。叶南飞选的这块地方,是有阳光的平坦空地,三人在铺好的帆布上晒着太

    阳。懒洋洋的很是舒服。

    姐俩一人枕着他一条腿,叶南飞亲一会这个,在亲一会那个,手也开始不老

    实,伸进衣服里,摸她们那对白兔子。李永霞的已经发育起来,很大,很挺实,

    李永红虽然十五了,可胸前那对更像面饼,不是馒头。俩人任他抚摸,要是摸的

    话,当

    最?新???

    然李永霞更有手感,接着向下摸,李永霞知道他要摸下面,就往上窜了窜,

    并把腰带解开。

    一触碰到花瓣,李永霞娇叹了一声,叶南飞再也按捺不住想看一看的好奇心:

    「永霞,我想看看你下面。」李永霞正舒服的享受,突然听到,有点不明白,看

    看下面啥意思,马上又知道了,脸一红:「很丑的,

    ?地2??

    不让你看。」叶南飞:「你

    身上哪都美,不丑,我都喜欢。」说着吻了下去,女性就怕情话和赞美,在趁机

    来个热吻,那脑子肯定就开始缺氧了,啥都有可能答应。

    叶南飞吻了一下李永红,然后爬过去,轻轻的退下李永霞的裤子,李永霞一

    下羞得捂住了脸,毕竟大白天的给喜欢的男人看下体,很难为情。这是叶南飞头

    次这么清楚的,看一个长成了的女人小穴,毛毛已经挺茂盛,和自己想象的不

    找请?

    同,

    她的大阴唇和小阴唇都挺肥大,向外翻翻着,暗红色,像两片花瓣。他忍不住凑

    过去,有股淡淡的骚气,可更刺激了他的情绪,忍不住亲了一下,李永霞一颤:

    「啊,,,不要,飞哥,那埋汰啊。」

    叶南飞一听,反而进一步,把花瓣含在了嘴里,轻轻的吸允起来,自己新欢

    的女人,在自己心目中哪都不埋汰,被含住的那一刻,李永霞彻底失去反抗能力

    了,只剩下舒服的哼叫着。叶南飞用舌头,嘴唇,眼睛贪婪的探求着这生命之源,

    最后李永霞竟然被刺激到高潮,甚至比做爱时候都兴奋,身体有点痉挛。

    叶南飞爬起来想去吻她的嘴,她还没忘记躲:「不的,不得,你亲完下面,

    不让你亲上面。」叶南飞:「那你舒服,喜欢不?」李永霞一下钻进他怀里,不

    好意思的点点头。叶南飞:「那我以后每天都亲好不好?」李永霞抬起头,痴痴

    的看着他,然后动吻住了他,你爱一个人不就是不得拿不嫌他,还愿意为他做

    一切事么。

    李永红在边上看的有点发傻,怎么还可以这么玩的么?正发愣,叶南飞已经

    转过头,吻住了她,并一边脱她的裤子,没等反应过来,一股强烈的快感袭来,

    原来下面已经被叶南飞含住,他一看李永红的下面,乐了,和李永霞的相反,她

    的无毛,这个年纪没毛,那就是传说中的白虎了,小穴颜色很浅,而且全包在里

    面,看着很干净。

    叶南飞当然忍不住啯了上去,舌头也跟着伸了进去,李永红舒服的难以自持,

    小穴的大花瓣因为兴奋充血,变得膨胀硬挺,并微微张开,里面露出粉嫩,看着

    就很娇嫩,叶南飞都舍不得用力,只能用舌尖挑,用嘴唇轻轻吸允。他正舔的来

    劲,忽觉得小被人拽了出来,而且突然被温热,湿润包裹起来,舒服的他忍

    不住:「啊,,,。」了一声,他是爬着的姿势,低头一看,李永霞钻在他身下,

    用嘴含住了他的小。这一幕刺激的他差点喷射出来。

    这还是头一次被人口交,画面太刺激,关键是你喜欢的人在为你做,其实要

    讲纯生理感受,口交是不如做爱的,但心理满足感口交要更强烈。李永红看见后

    也要尝试,结果姐妹俩开始抢着为他口交,或者一起舔,舒服的他几次都要泄了。

    到做爱的时候,为了不冷落另一个,叶南飞想出一个办法,叶南飞躺在地上,

    李永红上位的姿势做,李永霞跨坐在他脖子上,他用嘴给做。这个姿势确实可以

    三个人同时享受,在第一轮冲顶以后,三人休息了一下,中午吃了点饭,有缠绵

    了第二轮。这一天是他们在一起最尽情释放的一天,不用在意围观,不用压抑声

    音,和大自然混为一体,尽情释放。

    激情释放完,才有心思去做别的事,采菜的力是人家俩女生,叶南飞采的

    少,拿的多,不知道是女的天生比男的眼睛好使还是怎么的,反正她俩就是能看

    着菜,而叶南飞有时候都脚踩着了还不知道呢。

    收获很多,要是蕨菜,猴腿,还有些猫爪,龙须菜,到木屋,李永霞安

    排叶南飞烧水渣菜,自己则和李永红把蕨菜捆好,一把一把的,给淹上了,腌菜

    的坛子还是李永霞从家里背来的,还有一个坛子,李永霞说准备腌蛋用,因为林

    子里碰到鸟窝也不稀奇,还有野鸭来度夏的时候,会产鸭蛋。

    李永霞早就把这木屋当家经营了,这不忙着把渣好的猴腿,往帘子上凉。叶

    南飞忙着准备饭,这个季节,储备都不多了,还有鱼干和腊肉,苞米面还是在师

    父家借的。

    最让叶南飞惊喜的是,采来的桔梗和山胡萝卜,到最后他也没认识这两样

    的秧子长啥样,都是他们告诉这个是,他就挖。这两样,伴的咸菜,那真是好吃,

    一点不比大菜差,李永霞说是跟屯子里的朝鲜人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