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三十五章 迟来的激情年夜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月3日

    字数:4893

    第三十五章 迟来的激情年夜

    叶南飞的首肯,一下子让气氛沸腾了,李志国捶了张默一拳,胖子想拽住李

    永红跳一下,李永红却钻进了叶南飞怀里:「俺就知道飞哥能答应。」。然后他

    们分别拿出来一包一包的东西,用报纸包的,打开一看,原来是他们在家偷拿的

    白面,因为平时吃不到,过年,一家也分不多少,只能偷出来这些,几包都到盆

    里,也没多少,瞧着,要是包饺子的话,能够一人吃的。

    过年吃不上饺子,包这几个又不够分的,把大伙难住了。叶南飞突然眼光一

    闪,想起混沌了。这农村那时候一般没大吃过,面不够可以包混沌么。把想法一

    说,大伙也觉着不错,饱不饱水上找么,多添点汤 .

    再说了,不是还有那么多鱼啊肉啊的么。叶南飞说:「那就这么定了,那包

    混沌和做?司徒桓懔┝税。颐歉涸鹂就米樱炯Α!?br />

    李永霞:「把小胖给我们,烧火让他。」这一冬天的也存了不少野物,只是

    今年大猎物没捞着打,一直忙着木屋了,后来又和李永霞她们缠绵,接着是训练

    他们,导致都不能远走。秋天的粮食储备也不足,很多事都没捞着干。

    菜单要是和李永霞商量的,一个红烧草根,鱼很大,得切成两段,不然都

    没法做,一个酱焖嘎牙子,煎小白鱼,野鸡炖蘑菇土豆,红烧兔肉。菜的花样不

    多,但是量足,叶南飞已经把肉都准备好了。

    外面亭子里,负责烤两只兔子,两只野鸡,还有不少用酱料味好的山雀。一

    根木签子上能串三四只。大家分工作,忙活的不亦乐乎,叶南飞此时的感觉有

    点像小时候过家家的放大。大伙没有谁偷懒,等,靠的,都是能干啥就抓过来

    干,啥事都在于参与么,你不参与进去,是很难体会到其中的乐趣,反过来也是,

    因为大家快乐,才这么动的参与。

    菜,陆续的上桌了,叶南飞早就准备好了酒,今年秋天师父没少酿,给了叶

    南飞一坛。女生今天也要喝,李永霞姐俩也不推辞。不过小烧子劲头太猛,还是

    拿出葡萄酒给她俩兑了一下。

    大家都坐上桌的时候,已经过了正午了。都端起酒,似乎感觉有点啥说道,

    但不知道该干啥,还是叶南飞见识多一点。举杯:「今天是咱们头一次在一起过

    年,在我心里,这算是家人间的团聚,希望每年咱们都要这么聚,来喝一口。」

    话虽的不多,但说的是每个人心里想的,也算是给几个人的关系定了性,是

    家人,确实是家人。整鸡整兔的,必须有刀才能割下来肉啊,叶南飞的两把匕首

    还有那把多功能折叠小军刀都用上了,还不够。几个人都问着说是打刀,啥时候

    能给他们打上啊。

    叶南飞:「现在最难弄的就是砧铁,其他的都还能整着,不过砧铁,师父答

    应帮我弄一个。」几个人有呛呛,想要啥样的刀,那样的刀最实用。叶南飞则用

    刀切割着肉,要是给那姐俩弄,两年多打猎收拾猎物的经验,让他很轻松的就

    给骨肉分离了,哪块是骨头,肉有多厚,心里都有数了,接着又掰了两个鸡腿,

    给她俩一人一只:「尝尝,看烤的入味不?」

    这个小团体里,女生是少数,势必导致,大伙都宠着她俩,当然是以叶南飞

    为首,她俩也特别享受这种氛围,很多人会以为女性天生专情,不像男人那么滥

    情,这个吧,应该说是被逼无奈,如果条件放开,她们当然也喜欢多多益善,最

    好全世界的男人都围着她转才好呢。如果你还不信,那试想一下,如果把一个女

    的放在女皇的位置上,你说她还会专情么?会才怪吧。

    姐俩咬了一口鸡腿,眼睛立马张大了,好吃啊,怎么比平时烤的好吃呢?叶

    南飞:「这个味料时间足啊,烤的时间火候也好,烤这玩应,火不能急,在接着

    喝口酒。」吃口美味的菜,在喝口酒,格外的味悠长。

    叶南飞:「屯里这几天过年都是咋过的?好玩不?」这一问,大伙七嘴八舌

    的又来劲了。要方式呢就是聚谁家里打扑克。

    张默:「年轻的就不一定聚谁家,瞎唠嗑,坐的满炕满地都是人,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地,也有对眼了的,跑外面不知道干啥去了,嘿嘿」然后一副你懂得的

    面孔看着大家。

    小胖子:「谁说的,不都是拎着灯笼满屯子串门的么?」张默:「你说你,

    说你啥好呢?你能不能跟大点的孩子混?还跟那些小屁孩崽子满屯子串门子。」

    大伙忍不住嗤嗤的笑着,胖子翻着白眼:「好像你么多大似的。」说完,往嘴里

    塞了块肉。

    李永红:「还是南飞哥这好吃的多,俺家就包了一顿饺子,还不能可劲吃,

    剩下点肉,就熬了一大锅酸菜啊,真难吃。」几个人都点头,情况差不多,那时

    候真是,够平等,大伙都是穷人,是赤贫。

    李永霞:「吃好吃孬的,管咋的都挺高兴的,集体户那有几个没去家的,

    可难过了,俺家还给送去一碗饺子呢。要不我还能给南飞哥多拿点。」

    一听集体户,叶南飞的好奇心一下子上来了,那些人应该是和他年纪差不多,

    或者偏大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在大城市已经开始好几年了,轮到蒙江县这样

    的小县城就晚了很多,都是城里跑到农村的,就格外让他关心。:「那咋过年还

    不让家的么?他们平时过得咋样?」

    李永霞:「没钱呗,他们家里估计也没钱,靠队里挣那点工分,连路费都挣

    不出来,再不就是家里有啥事。」

    李永霞:「刚来那年吧,这些人老有精神头,有干劲了,俺爹就说过,这些

    娃儿,就是一会子热乎劲,用不几天,有他们哭的,整整的,没多长时间就都蔫

    头耷拉脑袋了。」

    李永红:「一个个的长得白白净净的,能干得了活么。」李永霞:「那南飞

    哥还是城里的娃呢,你看比他三都能干。」李永红:「人家那是大城市来的,乌

    拉市的。」

    张默:「你可拉倒吧,他们第一年吧,还挺消停的,哎呀那第二年就开始,

    不是偷鸡就是摸狗的,整他们集体户就给炖了。你说单门独户的,也惹不起他

    们,再说了也没谁抓着就是他们偷的啊。」

    胖子:「嗯,他们还和别的屯的集体户打群架,哎呀,那架势,老吓人了。」

    李志国:「嗯,俺们都不敢靠前,离老远看了,下死手啊,真打啊。」

    李永红:「那屯东头那水库不是他们领着建的啊,我看比咱屯那帮人强多了。」

    张默:「你不会看上王凯了吧?要不我帮你搭搭线?」李永红:「滚犊子。」

    李永霞:「俺爸说,就是前些年,那些学生把江东的大庙给砸了,太可惜了。

    那大庙是当年韩边外,建的,说是镇大江的,老人都说砸不得,砸不得,砸了就

    得闹水灾。可那些学生娃,就是不信邪,你越说不能砸,他们就越要砸,说啥玩

    应,是破除封建迷信,破四旧,砸烂旧世界,反正一套一套的。」

    叶南飞:「就是有名的内个韩边外?他孙子是韩统领?」张默:「是,俺也

    听俺爷爷他们说过,江东就是老韩家老窝,江东那些金矿都是他家的。老牛叉了,

    俺爷说他见过韩统领,穿着马褂,骑着枣红马,老威风了。俺爷说,在江东,说

    要是丢了东西在路上,都没人敢捡,要是被韩统领知道了,直接沉大江里。」

    李志国:「嗯,当年他还打过老毛子呢,就在蚂蚁岭那,后来又在江东和老

    毛子打游击,硬是把老毛子打跑了,俺爷说,后来老毛子根本不敢单独出来,上

    厕所都容易让人弄死,实在没招了,跑了。」

    张默:「那也没挡住日本鬼子哈,最后还不是被日本鬼子给占了,韩统领活

    活气死了。」这所说的江东,还真离李屯不远,直线距离不超过十里路。

    ?◢??

    接着又聊起明年要种点啥,到采山菜的时候采点啥,叶南飞说多晒点干菜,

    省着冬天没菜吃。叶南飞又唠叨说明年要学酿葡萄酒,还要和师父学熟皮子,给

    大伙一家做一件毛皮衣服。大伙一听,酿葡萄酒,和采山菜,心气都挺高。

    大伙边吃边聊的,一下午都快过去了,都唠叨吃得撑得慌。叶南飞说:「那

    咱们就活动活动,扎灯笼,贴对联,天黑在开个篝火晚会,咋样?」年轻人么,

    要就是图热闹,只要热闹,肯定积极响应。叶南飞带着姐妹俩扎灯笼,那哥三

    去砍灯笼干。就剩这三人的时候,叶南飞再也按捺不住,那姐俩其实也早就浴火

    熊熊,只是都压抑着,先搂过李永霞吻着,互相都宣泄着思念与饥渴,李永红等

    了一下忍不住:「到我了,到我了。」叶南飞又转过身,吻的

    omega;omega;omega;tau;

    李永红娇喘连连,

    李永霞:「快先扎灯笼吧,一会三小子来了,呵呵。」

    灯笼扎好,咋看咋糙了点,不过随着升高,直到灯笼杆的顶部,就漂亮了,

    有如夜空里镶嵌的一颗红宝石,贴对联的时候,篝火已经在院子里点燃。火旁温

    着酒,谁要饿了可以直接在火上烤肉。开始大伙围坐着,谁都放不开,叶南飞说

    每人必须表演一个节目,既然他起的头,年纪他最大,只能他带头了,不好意思

    也不行。

    硬着头皮来了一首,开始唱的拘谨,唱俩句后放得开,

    反而好了,说不上纯正,贵在原生态。感情挺充沛。有人开头了,李永红来了一

    首二人转片段,别说还真有点味道,原来他奶奶解放前是二人转艺人。她多少学

    了点,酒壶轮着喝,中午剩的肉,拿过来烤烤,大块吃肉,大口喝酒,酒也壮了

    胆,也不难为情了,也不怕跑调了,玩的就是开心,唱的就是高兴,可惜当时没

    有音响,不然可以来段舞曲,大伙跳舞。

    叶南飞又一首,李永霞看他的眼神都迷离了,幸福地靠在他

    身上,李永红竟然和张默来了段二人转。来坐在了叶南飞怀里,小胖没啥可表

    演的,就打了一套拳。叶南飞趁机摸着李永红的小屁股。满场的气氛已经燃烧的

    差不多,李永霞提议屋,大伙心照不宣,都懂得屋后能干么。

    屋里一天没停火挺暖和,被褥只有两套,

    ^;39;w点b点n39;e39;t39;

    只能三人一套,铺好后大伙很有默

    契的上炕关灯,叶南飞早和李永霞黏在一起,李永红和张默一起表演,演出点感

    觉,也吻在了一块,看来情绪感觉到了,啥都有可能发生。叶南飞虽然舍不得,

    还是得劝李永霞,先满足那俩小子,大伙一直当他是大的,自然而然啥事都有责

    任感了,坏事先上,好事先让。李永霞一直喜欢和叶南飞单独缠绵,不过以前打

    下的习惯,从小她们就这么玩过来的,你说突然终止,再说她那,她对

    是疼爱,从小跟着自己,很依恋。

    自从被叶南

    ?地3

    飞启发,会真正做爱后,更是依恋了,这不,叶南飞刚撒手,他

    就黏上来了,上来也要亲,李永霞也没舍得拒绝,当姐当哥的都差不多,就是宠

    着惯着妹妹。叶南飞依然握着她的一只手,李永霞对于这种,一面和啪

    啪,一面捂着心爱人手的状态,很有感觉,叶南飞从她手可以感觉出反应很强烈。

    他也有点纳闷,姐之间也可以这么有感觉,有激情的么?

    那边小胖都有点等不及了:「张默,你能不能快点,老亲啥啊?」李永红:

    「死胖子,你在嘟嘟一会也不让你碰。」姐俩纷纷冲顶后,叶南飞忙搂过来亲

    吻爱抚,瞧着她挺疲惫的,想让她歇一歇,李永霞:「俺想让你进来,都等好几

    天了。」叶南飞:「那慢点好不?」因为刚做完,很湿滑,进入的很顺畅,其实

    这时女人才最敏感。但是忍不了一会,毕竟好多天没在一起,而且又观战了半天,

    叶南飞早欲火难耐了,动作不自觉的就加快中,叶南飞的毕竟比李志国的型号要

    大,动作也更有力,把本就敏感的李永霞又送上了两次巅峰。

    俩人酥软的躺过来说着情话的时候,李永红也跑到炕头,在叶南飞的另一侧

    躺了下来:「那俩坏蛋,折腾死我了。」叶南飞:「那就好好歇歇。」李永红:

    「可我还想和飞哥做。」叶南飞,一晚上呢。急啥。」说着吻了她一下。第一波

    激情过去了,大伙还很精神,就聊起天,年轻人在一起,就是喜欢刺激,情欲的

    刺激刚释放,那只有神鬼传说了,聊的越是吓人,俩姐妹越是往自己怀里钻,让

    叶南飞幸福的不行不行的。

    期间说到一段,叶南飞挺感兴趣,说屯里年年在大旺有祭祀,只是现在不敢

    祭孩子了,没想到这种环境下竟然还有这种事,李永霞说也是偷摸的,队里也睁

    一眼闭一眼,以前断过,但是屯里不是死牲口,就是人得病,没办法又继续,只

    不过都瞒着上面。正聊着呢,张默凑过来:「霞姐,俺想,,,,,行不行?」

    omega;omega;omega;eacute;tau;

    李永霞正搂着叶南飞说话,不想转过去,就让他在后面,一会,抽动的冲撞

    就传导到叶南飞这里,李永霞更紧的贴在他身上,叶南飞侧头吻着她,后面有张

    默抽插着,前面有叶南飞吻着,让李永霞感觉来的特别快。李永红:「飞哥,我

    也想。」叶南飞:「那我也从你后面。」这四个人的姿势就很古怪,叶南飞搂着

    李永红,从后面插进小穴,李永霞从后面搂着叶南飞,张默从后面搂着李永霞,

    也插着她的小穴。

    最后,右边搂着李永红,左边搂着李永霞,叶南飞在想,所谓爱情都是自私

    的,要忠诚。这话是不是说,自己是自私的,要求对方忠诚,不然怎么解释自己

    走拥右抱就舒服,看见她姐俩接触那哥三心理就不舒服呢?占有欲和爱情是一

    事?还是被大家混淆了?如同欲望和理想,又有几人分得清?这一夜,注定无眠,

    注定属于他们,注定销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