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三十四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月2日

    字数:32

    第三十四章 逝水流年

    叶南飞也搞不清怎么事,似乎感觉在这林子里生活,反而比在学校时候还

    忙碌,每天都安排的满满的,就算停下来,脑子也停不下来,不是有那么句话么,

    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晚上睡觉总该停下来了吧,还是不行,要躺在被

    窝里,看几页书,眼睛怅怅了,算是歇了,一觉到天亮,慢慢的他喜欢在和种生

    活了,很充实的感觉,要说希望么?

    因为都说有梦想,有希望才有激情,不过叶南飞因为有李永霞姐妹俩在,有

    这群小伙伴在。那么这里就是希望,这里就是梦想。每天的日程安排呢,大体是,

    练功,他们几个几乎每天都要来的,时而要出去打猎

    最新?3

    ,打鱼,有一天,叶南飞看

    见院子后面有几棵大树,于是乎有了个新想法,要建个树屋。

    那么收集木料也成了每天要干的活,还有前段说的打刀的事,大伙得空就研

    究研究,需要准备啥。怎么干。而且叶南飞每隔几天都要去师父家一趟,第一是

    要看看师父,第二有活要干一干,师父岁数大了,一些体力活不能让他干。

    还有就是心理憋了几天的问题和想法都要跟师父探讨一下子,有时候是自己

    练功或者看书遇到的问题,有时候是教他们几个遇到的问题,师父也要检验一下

    子,看看这小子偷懒没有。当然不能只是检验他练套路,还有自己拿着根树枝和

    叶南飞对打。看叶南飞能躲过多少还是挨多少下揍。

    师父的意思,打猎有好处,不是打多少猎物的事,在没有实战锻炼的情况下,

    打猎是最好的对心智的磨炼。不然你平时练的在熟练也是白搭,心智一乱,一切

    都乱了。

    不知不觉又来到了年底。让叶南飞比较犯愁的是,去师父家过年还是不去呢?

    去是应该去,只不过和尹令伊现在的关系太难受。本来呢过了这么久了,如果叶

    南飞在服点软,多哄哄,没准她能松动松动,可没想到,事情变化很快。第一是

    没想到尹令伊会这么大气性,也许应了那句话,爱的越深,恨得越深,尹令伊在

    感情上就属于温室长大的,从来没遇到过挫折,这是她人生第一次,其实这么一

    想,她的反应也不算过激。

    第二个因素在叶南飞身上,是叶南飞没有一直坚持,以前咱也说过这叶南飞

    的性格就是有些被动型。尹令伊这几次都哄不好,叶南飞就有些心凉了。

    第三个原因不用说,李永霞趁虚而入,在他们感情最脆弱的时候,很轻松的

    就替代了尹令伊的位置,而且因为师父和叶南飞打过招呼,警告他不能越界,但

    人家李永霞不怕越界,在李永霞的强大攻势下外加李永红以及后面的团队,可以

    说尹令伊是不堪一击的,就算她不和叶南飞冷战,恐怕地位也难保,只不过叶南

    飞会更难做一点,他估计会对双方都保持距离。

    而且自从和李永霞她们发生混乱的关系以后,他更不敢接近尹令伊了,以前

    是被冤枉,本来和李永霞没啥事,现在是真愧疚了,真有事啊。再说要是和尹令

    伊真恢复关系了,那和李永霞她们咋相处?难啊。

    尹令伊耍脾气,本打算让叶南飞尝尝被冷落的滋味,然后应该持之以恒的哄

    自己来,可叶南飞哄了一段时间,就不哄了,然后小日子眼瞅着过得很舒坦,你

    说这能让尹令伊舒服么?她能不越来越恨么。

    理智告诉叶南飞,犯愁也得去,为啥过年这么犯愁呢?因为平时去,晚上可

    以来的么,但是过年去,怎么也得在哪住两宿不是。想去年还盼着住那呢,今

    年就犯愁了。

    活还是那些活,菜也没少预备,只是气氛不对了,两个年轻人都沉闷着干活,

    一个老人怎么能活跃起来气氛呢。今年还是要挂灯笼,只可惜孤灯只影,没有了

    边上那个人的欢呼雀跃,叶南飞一点也高兴不起来,酒桌上,尹令伊只是简单的

    吃了点

    ◢

    ,就去北边小炕自己看书去了。

    尹令伊一走,叶南飞反而轻松了一点,慢慢和师父聊了起来。从过去聊到现

    在,从功夫聊到熟皮子,最后聊到打刀,师父一听他们要打刀,就乐了,说:

    「还是年轻好,啥都敢想,啥都敢干,打铁要建炉的,再说那玩应是个技术活,

    你从来没干过,怎么打?」

    叶南飞不以为然:「我觉乎着,没那么玄乎,打不好,还打不孬么,其实师

    父,不是我想打刀,没事起什么幺蛾子,而是市面上除了镰刀和菜刀,你整不着

    刀么。」

    师父:「你那不是有三把刀了么?哦……你是想给内几个小家伙弄几把刀。」

    叶南飞:「还是师父英明。嘿嘿。」

    师父:「但是除了炉你还得有焦子啊,还有砧铁,没有这两样,你还是瞎胡

    闹。」叶南飞马上一脸讨好的:「师父,那你就给想想办法呗。」

    这时候听到北炕有动静,爷俩知道这是打扰少奶奶休息了。俩人互相使了个

    心照不宣的眼色,收拾完桌子消停睡觉了。这一年的除夕夜就这么过去了。没有

    守岁,没有欢快的气氛,估计谁的心理都不太舒服。

    初一忙到晚上,叶南飞强烈要求家看看。没烧火,房子空着不放心,其实

    要原因是想躲避那压抑的气氛。到自己的小木屋,叶南飞才算吐出一口气,

    整个人才算放松下来。

    第二天他没有去师父家,

    ???|?¨

    因为他和李永霞她们约好了,初三几个家伙要过来。

    叶南飞想初二这天把东西都预备好。粮食早就捉襟见肘了,只能靠肉食补充,这

    么多小伙子,你说得预备多少粮食能够啊。肉食也要是年前,一起弄的,今年

    没有大猎物,都是野鸡,飞龙,兔子,獾子之类的,在要的就是鱼。

    食是他准备了一些苞米面,准备做大饼子吃。初三的早上,瞧太阳的位置

    也就9点来钟的样子,几个家伙如约而至,兴冲冲的冲进了院子,叶南飞则早起

    来了,练了一会功,对付了点早饭,这会正在劈柴,想把屋子烧的热乎点,约么

    着他几个得来。

    最先冲过来的是李永红,一下子扑倒叶南飞怀里就不

    地?3???

    出来,后面的李永霞则

    笑眯眯的热切的看着他。几个小子则热情的冲着他嘿嘿的笑着。叶南飞:「快进

    屋吧,过年都好啊,屯里过年热闹不?」

    大伙一面往屋里走,一面七吵乱嚷的介绍过年的盛况。没说一会,就不是介

    绍过年的情况了,而是互相掐起来,张默:「你说你吭哧瘪肚地,你叭叭啥?你

    说得清啊?」小胖:「啊,那就你说话秃露反帐的你说得清?」李永霞:「你俩

    消停会吧啊,老娃子(乌鸦)落猪身上,谁也别说谁了。」

    各打五十大,算是消停了。这段对话把叶南飞他们乐的直颠肩膀。初三了,

    总算感到点过年的喜庆气氛。进屋之后,李永霞姐俩分别从怀里拿出一包东西,

    打开一看是饺子。李永红:「南飞哥,俺家包的饺子,酸菜馅的,你尝尝。」

    其他几个男孩拿出来的是,猪蹄半个,鸡腿一只,五花肉几片。叶南飞看到

    这些,猛地眼睛有点湿润,不是因为这些东西好久没吃到过了,而是那份被人惦

    记,被人关心,被人爱着的感觉,真是太好了,让人心里一揪一揪的,不是伤心

    那种,而是感动,喜极而泣的那种。

    李永霞:「南飞哥,还有一个好消息,不过你得先答应俺们,才能告诉你。」

    然后火辣辣的看着他。其他几个人也都热切的看着他。这刚被感动完,这会你让

    叶南飞干啥他都不带犹豫的,再看几个人期盼的目光,他怎么忍心,不答应呢。

    叶南飞:「说吧,我答应。」

    几个人几乎齐声的说:「真的?」这道让叶南飞意外了,怎么答应个事,至

    于这么兴奋么?啥事这么重要啊?这让叶南飞更好奇了,反倒他期盼的看着李永

    霞快点说了。

    李永霞:「那说完了不许翻脸,也不许反悔哦。」叶南飞:「不会,我啥时

    候说话不算数了。」李永霞:「那拉钩。」

    哎吆,这把叶南飞给急的,但是他又舍不得呵斥,他从来对李永霞和李永红

    都是和颜悦色的,哪怕这阵气的不行,马上要爆发了,转头要是看见这姐俩任何

    一人,马上气就消了一半,如果她俩在给个甜蜜的笑容,他立马就融化了。

    拉完了钩,李永霞:「俺们今晚上说好不家了。」说完后,有点紧张的看

    着叶南飞。这可把叶南飞难住了,这都不家,你咋办?大过年的,孩子没了家

    里不得急死?李永霞和张默都看出叶南飞纠结的地方了。

    张默:「飞哥,我们跟家里都打好招呼了,我说我去胖子家玩。」胖子:

    「我说我去张默家玩。」李志国说:: 我说我去张默家玩。 然后李氏姐妹分

    别说是去对方家玩。

    李永霞:「俺们屯里就这样,一到过年,都不着家,都去别人家玩。三十那

    天,俺们就都没家。」这样一说完,叶南飞终于松了口气,别说,这法子真不

    错。其实他心里又何尝不想他们都留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