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十三,十四章 一路向北3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月5日

    字数:6444

    第十三章 一路向北3

    当然还有活干,一个就是解决防潮保暖问题,你不能直接把那褥垫铺地上就

    睡啊,潮气上返很伤身的,虽然这褥垫有防潮功能,但是还不够,地下最好还是

    铺垫些东西,夏季,干草不好收集,但是干树枝还是有的,但干树枝太硌得慌,

    上面还可以加一些树叶子,树林子里不缺的就是树叶,积攒多年很厚的干树叶,

    是很理想的铺垫物。

    最后一项任务就是防蚊虫。他这白天还强一点,但是树林里还是很要命的,

    一般北方的食草动物,夏天都不待在树林里,第一是食物少,此时灌木丛和草地

    食物更丰厚,其次就是受不了

    ◢

    树林里的蚊虫叮咬。叶南飞在老爸的教导下,学会

    了防蚊虫要靠天然植物,既不用想办法带什么药物,省心,还不影响环境,就

    地取材,虽然北方不如南方植物品类繁多,但是还是有一些的,要的就是艾蒿,

    还有五味子。

    艾蒿应该都很熟悉了,而且很好采集,五味子山里也很普遍,要用它的藤

    蔓枝叶,它的味道是和八角大料的味道很接近,农村以前买不起调料,做菜时候

    就放一点五味子藤蔓,味道很不错,不过你单嚼它的话,你就未必受得了,气味

    很浓烈,绝对是驱虫杀蚊的上品。

    这两种植物都很好采集,叶南飞拿着军刺当开山刀用,一边收集,一边观察

    周边地形和环境,这是野外生存必须随时收集的信息。采集来后,尽量切碎,

    捣碎,让它们的芳香味尽量释放。然后在距离帐篷2,3米的周围撒上一圈,在

    帐篷根撒一圈,在帐篷里在撒一点,自己身上暴露的部分擦上一点。还好他不讨

    厌这两种味道,甚至有点喜欢。

    这么处理以后别说虫子,蛇也得避开走,这样你就能睡得踏实,如果你随时

    担心有蛇会钻进帐篷,你还睡得香么。也不用担心蚊子叮咬,否则你挠都能把自

    己挠醒,那滋味可不好受,最重要的是,你休息不充分,严重影响体力恢复。

    终于可以休息了,这一阵忙活,两个小时基本过去了,钻进帐篷,躺在铺好

    的地铺上,还是很舒服的,这会就是在焦虑也挡不住滚滚的困倦。醒来的时候已

    经是下午,虽然叶南飞没带表,但是太阳的位置还是可以估算出的。

    体力恢复的不错,饥饿感又袭来,拽出大煎饼开吃,边吃边琢磨下一步行动。

    应该规划一下。叶南飞翻出夹层里的乌拉省地图,老家去的次数不少,但都是

    坐车,这徒步走还是头一次,而且还要避着人,仔细看了一下地图,从县里出发

    一路向北,大约5多华里能到老家公所属地,老家所属的公叫做柳树河公。到了柳树河开始转向东北,再走5多华里,就到了李屯上一级大队,新华

    大队,然后在往南走十多里,就到了老家李屯。期间还要经过若干个小屯子。

    现在正是仲夏,天长夜短,能随意走的时间不多,而且经过村屯的时候必须

    绕着过去,别说叶南飞身上有事,你就没事,这个年代你孤身一人就这么走在一

    个陌生的地方,肯定被当地人举报甚至直接把你抓捕了。这时候出门时不能随便

    出的,必须有单位,或者所属行政部门开的介绍信。没有这东西,你寸步难行。

    你住店不但不会收你,一转身就给你举报派出所去,直接送你去收容所,劳动改

    造,要是忘了处理你,你可以在收容所一直待下去,莫名其妙的你就蹲了大狱了,

    然后还没有罪名,理由是你没有身份,盲流。

    这种环境给叶南飞会带来很多不确定因素,不过也有好处,那就是路上也没

    啥人,更没啥车,特别这种去往乡村的路,路过一辆解放牌卡车都会引来围观,

    快来看啊,大车来了啊。

    大体划分一下路程和时间,大约要4,5天能走到。大煎饼吃了三张,之后

    得开始打包准备出发了,先坐着大绑腿,打绑腿是个技术活,松不得,紧不得,

    他还要把两把匕首直接绑进去。边绑着,一边思绪万千啊,体力恢复了,也容得

    了胡思乱想了。

    么光顾了自己跑了,孔维佳咋样了?会不会都冲着她去啊?唉……要是那会

    不管呢?不管肯定不行,你不知道,那讲不了了,可你看着了,能当做没看着么?

    做不到。但是做了,好像后果更严重,如果没把滕涛眼睛打瞎呢?估计除了多一

    个叫叶南飞的倒霉蛋,应该也没啥改变,人生可能就是有很多无奈的事,明知道

    没啥结果,但是你还必须得去做。

    老妈,老爸呢?那帮家伙会不会已经去了家里,会不会为难老爸,老妈?唉,,,,,,

    想起就头疼啊,自己这面亡命天涯了,自己处境更是头疼,本来是大好风光,满

    眼翠绿,微风从林间窜过,带走了仲夏的暑热,各种虫叫鸟鸣,此起彼伏,煞是

    热闹,但叶南飞听起来确是更烦躁,哪有心情欣赏呢。所以外部环境的美丑,好

    坏和个人当时的心境,观感受有关,这也正是禅宗锁所的那种心境,所谓的禅,

    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是山的认知,后面的山已经不是前面的山,山没变

    化,变化的只是你的心境。

    他这一路走向的是未知与迷茫,大山里的前途,肯定是一片黑暗。如果这是

    由乡村走向城市,走向新的工作岗位,或者进入大学,再比如出国了,这会是怎

    样的一种心态了呢。但现在是走向无望的深山,内心有多郁闷时可想而知的,好

    在支撑他没有崩溃的是,他属于暂时逃离了更危险的县城,那地方现在可比深山

    老林还恐怖。一面胡思乱想,手里的活可没耽误,这是多年和老爸在一起锻炼的,

    手脚还算利。背包从新打了,两个包混成一个,装不下的话,完全可以把褥垫,

    毯子,和帐布捆绑在外面,开外挂。

    还给自己做了一根拐杖,别小看这玩应,别以为只有老人才用这玩应。身体

    的这些器官和零部件,你必须理的运用,理的分配,既不能过度使用,因为

    那样容易造成伤害,很多伤害可能是无法修复的,很简单举一个例子,干农活,

    时间长了你会磨出茧子,以后就不怕磨了,但是你没锻炼出来的时候,就一次猛

    干,手肯定磨破皮。所以,身体不是光锻炼就能强壮的,而是在身体能补偿得过

    来的情况下锻炼,超过这个量,将适得其反

    其次是要尽量不要让一个器官承担所有,能分配出去的尽量分配出去,以减

    少压力,这样,不但避免伤害,更要的是可以更持久,不能光靠年轻使蛮力。

    背包和拐杖就诠释了这个理论背包的背法有很多讲究,如果使用理,包的重量

    分别会被肩,背,腰和胯一起分担,如果不理的背法,往往都压力都集中在肩

    部,那样不但一会你就扛不住了,肩部也容易受伤。

    而拐杖,看着不起眼,其实可以分担腿部的压力,腿部膝盖是最容易受伤的

    地方,特别是下坡,拐杖会帮助很大,成为人的第三条腿,哦,,,,不是第三

    条,应该是第四条腿。打绑腿的时候,叶南飞直接换了鞋,原来脚上穿的是,上

    海力牌球鞋,这鞋很贵的,多块一双,那时候人的一月工资才几十块。把

    黄胶鞋换上了。指南针用细绳栓在前大襟,这天还没黑,赶路的话不能走大路,

    只能在野外穿行,这没了指南针可是不行。

    在林间穿行可不是件轻松事,上岭下坡的,又是过山沟子,小溪,甸子。遇

    到庄稼地更是要命,黄豆地好走,但目标暴露了,距离老远就能看见地里有人,

    钻苞米地,那叫一个遭罪,而且身体暴露部位,被苞米叶子拉了以后,在出汗,

    哎吆,那个滋味哦。

    最后叶南飞还是决定最好天黑走大路,但是遇到村屯呢?就是晚上,村屯也

    不好经过,村里都没少养狗,而且都是放养,这猛的经过一生人,很难瞒得住它

    们。而晚上遇到村屯,在想从野外绕过去是行不通的,白天.

    Ъ.ηê

    都这么难行,晚上这

    陌生地方,你怎么走,于是这种意外,很可能让行程进一步延长,还好,并不是

    急着非得短时间赶到,唯一的难点就在食物不够。

    大煎饼还勉强够两天的,不过徒步强度这么大,饭量加大是必然的,怕是两

    天都不够。天已经黑透,拐上大路才是正招。边走边思食物来源,开始挺犯愁,

    不过越想心里反倒越是宽敞,咋说呢?因为守着这农村,随处可见庄稼地,苞米

    虽然没成熟,不过正好,如果成熟了,还真不好加工了,没准碰到地瓜地,挖点

    地瓜,内时候不让个人有私人小块地,你要是自己开一块地,自己种点啥,那麻

    烦了,你就属于走资本义道路。不知道那时候人咋那么傻叉,这人要是傻起来

    啊,得药治了。

    不然啊,那蔬菜瓜果可是随处可得啊。不过有这些也足够填饱肚子了。还有

    就是在林子里露营的时候,可以打鸟么,可以烤着吃,也可以熬汤喝,遇到河,

    可以钓点鱼,熬点鱼汤喝。虽然这一路走向大山,心里难免憋屈,不过食物问题

    感觉明显比城市里获得的容易

    第十四章 进入状态

    因为两个因素的限制,一个是必须晚上走,一个是不敢直接穿过村屯,这就

    难免会遇到一种情况,那就是走着走着,前面遇到一个屯子,大晚上的还不敢从

    野地里绕过去,只能在野外先扎营,等天亮在绕过去。深更半夜的孤身一人,在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上,够瘆得慌的,而且还要去野地里宿营,叶南飞毕竟

    是个大男孩,还没经历过啥磨难,挫折,虽然和老爸经常出外露营,但那有老爸

    这个靠山在,绝对的安全感,心情能一样么。此时的叶南飞是要多悲催就有多悲

    催,找了块地方,大晚上的也不能搭帐篷,只能坐到天亮。

    睡是睡不着啊,一会猫头鹰叫两声,那动静别提多瘆得慌,一会弄不清啥鸟,

    兽的又整出别的动静,动静本身还次要的,要是影响你,让你内心的恐惧无限

    放大,黑夜的特点是不透明,你看不清,但黑暗里到底有些什么?有各种动物,

    还会不会有怪物?或者传说中的鬼啊,魂啊?自己吓自己往往更让人恐怖,叶南

    飞就这么瞪着眼睛,时而神经质的看看说不定哪个方向,一直到天放亮。

    趁着早上天亮,人又少,赶紧绕过村子,等绕过去后,又只有两个选择,要

    么走野外穿越无人,基本没路,二是扎营晚上在接着走。还是第二方案比较把

    握,用时间换取相对好的路况。这天可是时间最充裕的一天了,叶南飞打算好好

    休整一下,并补充食物。

    叶南飞确定了一下方位,和自己的位置,并用望远镜看了看,发现在往前走

    几里路有条小河,正好是休整的绝佳地点。蒙江县所处的地理环境,江东属于山

    ,江西的山见着江东的山就不太好意思叫山了,多是丘陵,丘陵也要命啊,看

    着没啥难度,比如刚刚叶南飞侦查预计一下大约几里路,但是那是直线距离,这

    走起来恐怕快十里了,而且还各种难走。

    花了快两个小时才走到地方,在岸边的树林里找了一块地方扎营。在巡视一

    下周围环境,看看是否是常有人出没。一切安排妥当,先来了一觉补充一下体力。

    醒了以后,开始忙碌起来,首先做的是找食物,因为这两天不是嚼大煎饼,就

    是啃苞米棒子,再不就是啃生地瓜。大煎饼都不敢放开了吃,没几张了。这嘴里

    都快淡出鸟来了,既然找到河边宿营,那就是冲着河里的美味来的。

    那时候的东北还是山明水秀的,大家还没空祸害大自然,正忙着互相祸害人,

    另外那时候还不知农药化肥为何物,所以河流根本没有污染,水里的各种生物都

    愉快的生活着,叶南飞的到来只是暂时,偶尔的打破这宁静。

    先洗了个澡,洗去这几天的疲倦灰尘,边洗澡,变抓了点蝲蛄,说蝲蛄很多

    人可能不知道是啥玩应,要说小龙虾可能很多人就熟悉了,现在满大街的麻小。

    不过这里一定要先说清楚,小龙虾和蝲蛄虽然长得几乎一样,但是绝对不是一种

    东西 .因为蝲蛄是东北各种河流里的特产生物,并且对环境,水质要求很高,一

    旦有点污染,这小东西就消失了。你现在再去河里抓蝲蛄,恐怕一只你也看不见,

    几乎灭绝了。

    那小龙虾是咋来的?小龙虾是当年日本人带过来的,是为了分解尸体,因为

    各种屠杀,实验,劳役,会死很多人,而尸体不及时处理,会爆发瘟疫的,所以

    就引进了小龙虾,帮着分解尸体。这小东西,生存能力极强,任何污染都不怕,

    而且视乎挺喜欢脏不拉几的环境,繁殖力也很强。现在会上吃的麻小,就应该

    是这种小龙虾,而绝对不是东北土生土长的蝲蛄。

    洗了个澡,抓了一饭盒的蝲蛄,这种蝲蛄,要生活在河里的石头下面,只

    要你在河里找一块大一点的石头,往下一摸,肯定就会有几只入手,你要是不会

    抓,最好别去水深的地方,因为手伸进去被夹的可能性很大,如果运气不好再碰

    到七星子或者黑鱼,那你就倒霉了。七星子长滴像泥鳅或者鳝鱼。因鱼鳃后侧,

    挨排长着七颗斑还是孔,而得名,嘴是吸盘似的,很恐怖。

    黑鱼是乌拉省内各种水域的霸,长滴模样就很恐怖,整体看上去像鲶鱼,

    但嘴长而不是圆,里面有细牙,背鳍很长,几乎贯穿后背,尾鳍也很发达。而且

    身上还有鱼鳞,不但有鱼鳞,而且还很坚硬,鱼皮也很厚,这真是皮糙肉厚啊。

    所以这些特征,都说明这家伙是食肉生物,而且不少东北的传说里,就有黑鱼精

    的传说。

    叶南飞当然也是个菜鸟,对于深水摸鱼还是缺少技术和胆量的。只能在浅水

    地方翻石头抓。就这样抓了一饭盒子,之后开始钓鱼,钓饵用的是在附近挖的蚯

    蚓,程序是这样的,先把整根蚯蚓放在手上,然后一拍,它就不乱动了,然后掐

    下一段,窜在鱼钩上即可。这种鱼饵适用于大多数鱼类,也可以勾上一个玉米粒,

    这是钓鲤鱼。

    因为没有鱼竿,叶南飞直接用的水线,就是把铅坠子和鱼钩绑好,直接投水

    里,岸上这头插一根细枝,把这头绑细枝上,鱼一旦咬钩,细枝就会动,水线一

    般钓的都是大鱼,效果不错,其实水线是水量大特别是发洪水的时候必选的方式。

    这不,虽然都快中午了,还是钓上来好几条一般中午鱼都不太爱咬钩,天气

    热,鱼也不爱动啊,也要午休啥地,进餐时间大多是在早上或者晚上。他钓上来

    这几条,估计是精力旺盛型,也是几个吃货。分别是两条鲤鱼,两条鲫鱼,一根

    草根鱼。都不小。

    这不是娱乐,而是获取食物,适可而止。这些完全够吃了,他算计了一下,

    这些食材,能做几个菜。蝲蛄可以来个酱焖,两根鲫鱼做鱼汤,两根鲤鱼做烤鱼,

    大草根肉多刺少,炒了做肉松。要食材有了,但是还缺少辅料,比如葱姜蒜,

    花椒大料。姜是不可能有了,不过葱蒜可以用野蒜,小根蒜代替。花椒大料没有

    只能用五味子藤子了。

    油和盐,背包里有一些,够几顿饭的量。鱼和蝲蛄都在河边处理干净,鱼这

    个没啥好介绍的,应该都处理过,不过这蝲蛄就挺特别,抓上来之后,叶南飞先

    把它们放在饭盒里用盐水泡着,这样可以让附着在蝲蛄身上的小寄生虫脱落下来,

    而处理蝲蛄就简单多了,它的尾部分三片,只要把中间那片掰断,然后一拽,肠

    子就出来了,这就算处理完事。

    还有要准备的就是搭灶,这个也有说道,如果野兽出没频繁的地方,这灶最

    好距离帐篷远一点,因为食物的香味会吸引它们过来,如果不是,那还要注意生

    火时候的烟,不但会暴露自己,而且被防火

    点b'点

    员发现野外有烟,会误以为有火灾,

    那就麻烦了。

    叶南飞跟老爸学的埋灶是很牛的,原理说起来也简单让烟和火都受自己的控

    制,不能想咋的就咋的。说白了就是在平地上往下抠一个灶,

    '点b点

    根据烟往上走的原

    理,修一条烟道,烟道最好出口放在树底下,也最好是枝叶浓密的树,烟囱烟道

    里出来以后,本来就不咋活跃了,在被枝叶分散,在往上遇到风,这样树林外面

    基本看不到有烟。

    这种埋灶虽然挺费事,而且肯定没有生一堆篝火来的痛快好用,但胜在保密

    性,安全性强,先在修好的埋灶上酱焖蝲蛄,得老妈给带了一罐头瓶酱,没舍

    得多放,就这一瓶子啊,用一点少一点,借一点味得了。等埋灶里出来火炭,拿

    在外面可以生一个小火堆,第一是因为还有好几条鱼要做,一个灶不够用,第二

    是生火呢,只有最开始时候烟最大,等火都着起来以后就没多大烟了,在不断少

    量的往上添柴,一个很旺的火堆就完成了。

    第二个火堆,也不是那么随意,叶南飞也清理了周围,并且也挖了个浅坑,

    在河边找了三块石头放在火堆四周,作为支撑拿二战美帝平底锅的架子。日本士

    官那方饭盒在焖着蝲蛄,第二灶上烘焙着草根鱼,这个火候掌握很重要,不能急,

    慢慢烘焙,不能弄火大了糊了。等蝲蛄焖好,又开始炖鱼,条件有限,只能汤鱼

    作料一起下,小火慢慢炖去吧。反正这面还两菜呢。

    等最后把两根鲤鱼烤好,四样菜齐活,酱焖蝲蛄,鲫鱼汤,草鱼肉松,烤鲤

    鱼,鲤鱼本应该红烧,或者酱焖比较正中,没办法,条件有限啊,只能抹着酱烤

    了。好久没这么多肉食了,就算在家时候也很久吃不到肉的,别说吃肉了,就是

    油都是定量的。要凭票供应。

    剩下的煎饼也拿出来,开始大快朵颐,真是美味,那蝲蛄也很鲜美,那对钳

    子里就是一对肉棒,整个尾巴也是个肉棒,炖时间够长,还挺入味的。那鱼就更

    不用说了,绝对的新鲜,绝对的野生,保证了绝对的鲜美,肉松都没来得及动,

    反正那玩应也放不坏,当储备粮最适。一张煎饼,扫荡了其他三样菜,撑的弯

    腰都费劲了,这那里是逃亡之旅了,快成了美食之旅了,不知道下面还会发现啥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