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八 九章狭路相逢1,2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月4日

    字数:6938

    第八章 狭路相逢

    叶南飞的老爸老妈介绍完了,要是他老爸,给他带来了什么影响呢?很多

    看官应该差不多明白了,叶南飞肯定跟老爸学了功夫。上小学开始叶南飞就到

    了县城的家里,老爸每天都要练功的么,一就手的就带着儿子练,说实话,叶南

    飞真不喜欢练,第一是比较苦,老早的就被老爸提溜起来,跑步,练套路,还在

    厂宅外面的小树林里开辟了一个练功场。

    每天早上,先跑步上家跟前的一个丘陵山包,就是过了那练功场的小树林,

    这小树林后靠这山包,前面有条小溪。练功场里还有老爸自制的一些练功器材,

    比如单杆,杠铃(就是一连轴带轱辘那么个玩应,从旧车上拆下来的)还有一个

    汽油桶,里面装满了沙子,然后从A点扭送到点,说是练腰劲。在家院子里还

    有挂着的沙袋,木人桩。

    熟悉八极拳的看官可以看出来,这时候的老爸肯定是又吸收了很多别的门派

    的练功方法。确实,参军以后,接触了天南地北的很多战友,有不少也是喜欢武

    术的,另外有在国军里呆过的,会一些军体擒拿格斗,简单实用。这些都让老爸

    ,挑一些感觉实用又帮助的采用了。

    第二不喜欢的是,这武术不但不好玩,还不好看,你像同学们,有的会唱歌,

    有的会跳舞,有的学了乐器,这到了班会,晚会的,还能露一手,显摆显摆,他

    练这个可倒好,这套路打起来,一点可看性没有,不像看到其他武术表演,那反

    转腾挪,上蹿下跳的,瞧着就很厉害的样子,所以一度叶南飞感觉,老爸练这玩

    应太不正中,不是啥正统,估计是自己瞎琢磨瞎练的。

    至于为啥还跟着学下来了,要是老爸逼着,另外他要是跟着老爸,那种

    儿子想跟老爸玩耍的心态。特别是和老爸对练,相当于父子间的游戏。而之所以

    一直没在同学们跟前显露,是感觉丢不起那人,让人真正会的人看见笑话死,背

    着人偷摸玩玩还行。而且小时候跟同学打架,除了力气上有所改善外,并没感觉

    有多大用,真打起来,还是一顿胡乱划拉。和王八拳,泼妇拳别不大。前奏基

    本完活,开始进入正戏。

    叶南飞家在这次运动中影响不大,要是因为老爸是革命功臣,出身成分又

    无可挑剔,奶奶家说是贫农都定高了,应该是赤贫。这绝对是根红苗正。按革命

    先辈的话说,这是最具革命精神的阶级,革命最彻底的阶级,而且造反派针对的

    都是当权派,老爸的职务在厂子里并不算当权派,第一保卫科不涉及到厂子的决

    策,左右不了厂子的任何走向,并且保卫科大多是退伍军人,武斗分子也分得清

    哪部分人比较好欺负。保卫科的人都应该是被拉拢对象。

    虽然老妈家成分不太保险,但姥爷,姥姥都在国营大企业上班,暂时也抓不

    到啥把柄。老妈又是小学老师,小学生不至于像中学生闹的那么凶,小学生还不

    至于那么凶悍,运动白热化以后学校早就停课了,老妈眯在家里不出门,再有老

    爸的英雄光环罩着,问题不大。没人会惦记触这个霉头来。

    叶南飞因为性格隔路,被排挤,参加不上运动。只能作为旁观者,其实他家

    这种状态在这次运动中不多见,满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躲过这次风暴。但问题就

    出在叶南飞身上,他不是养成,去学校图书室偷书的习惯了么。每隔一段他就去

    一次,偷出来后和刘承宇交换着看。这时候的叶南飞可不光只会开窗了,他闲着

    没事的时候,拆了不少锁头研究,并且研究出不少成果。

    他研究透,这种普通弹子锁的原理后,自己做了点小工具,现在是一般的弹

    子锁都难不住他。其实道理很简单,弹子锁就是靠锁芯里面的弹子,来别住锁芯

    的转动,锁芯转不动,也就卡了,锁打不开。工具并不是万能钥匙,其实是没

    有万能钥匙这一说的,开锁的基本工具其实就是一个撬杠,就是利用杠杆原理,

    把撬杠插入锁芯,随时搬动,看另一种拨动锁芯里弹子的工具,把弹子拨动到不

    卡的位置,撬杠能搬动锁芯了,这就算打开了,这个经验多了,就要靠手感。越

    是熟悉,开的越快。

    这是一个仲夏

    最新??

    之夜,经过了白天的酷热,晚上反而让人精神一点,叶南飞好

    不容易熬到点多,把早准备好的背包,工具带上,从窗户溜了出来,此时的

    天朝大地上到了晚上都没有啥娱乐的,没有电视,没有广播,广播都是直接接到

    单位里,统一播放的那种,谁也不敢晚上出去乱溜达。除非啥地方,或者那个单

    位开批斗会之类的,这算在枯燥的生活里的一种娱乐了。大多数家庭到晚上早早

    关灯休息。睡不着的硬睡,夫妻都在的,造小人的活动,会比以往多不少,因为

    没得啥可干么,所以在那个匮乏的年代,人口还是在增长。

    叶南飞轻车熟路,奔着学校就过去了,轻松的开门,开这把锁,他感觉跟用

    钥匙已经差不多,太熟悉了。随便从书架上抽出几本书,然后带到角落里,打开

    小手电,看看有价值没有。忽听得外边有动静,马上关掉手电,细细的听。这学

    校是,三趟,六栋大长趟的平房,最南边靠近大门南墙的一趟,两栋,东边是教

    室,西边的是教员室。靠近北墙的两趟,四栋,东边两栋是教室,西边两栋一栋

    是宿舍,一栋是实验室和图书室。

    最南边一趟房子,和北边两趟之间是操场,也就是说,北边的两趟房子间,

    挨得挺近,食堂和水房是在最东侧,南北走向的房子。现在学校也停课了,老师

    们也被打倒了,学校正好被这些原来的红卫兵,现在的造反派盘踞着。教员室成

    了他们的指挥部,宿舍成了他们起居室。

    叶南飞想,难道他们又批斗谁?或者和哪一伙造反派火拼?造反派之间的火

    拼,那可真的挺吓人,叶南飞可不敢走近了看热闹,那不是打架,简直就是战争。

    如果有武器,谁也不会忌讳直接用上,就算没武器,那种自制的冷兵器杀伤力也

    是很恐怖的。打死打伤的绝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他细一听不是,原来是俩起夜

    的,站在宿舍房后尿尿,边尿,俩人还边聊着。

    其中一个说:涛哥今晚上又要当新郎了哈。另一个;草,可不是么,不过今

    天这

    3地

    姑娘也不咋地啊,没他以前上那几个好看。一个;哎,是俺们一个班的,俺

    班的女生,涛哥还真没上过谁,她算头一个了,嘿嘿,别看长滴一般,但班里不

    少男生喜欢她,性格好,涛哥就好这一口。另一个;草,不好看说啥也白扯,要

    是我是涛哥啊,么专挑好看的上,嘿嘿,哈哈。

    俩人尿完了也没急着去,互相点了根烟,边吸烟,边接着聊。一个;涛哥

    你还不知道,没上过的都是好的,上过以后都是么烂的,嘻嘻。另一个;可倒是

    哈,么涛哥玩过的,没少便宜兄们,嘿嘿。一个;草,女的就是特么那么事,

    没被干过之前,都特么装紧,一旦被干过了,她们就无所谓了。特么让一个人干

    也是干,让一帮人干不也是干,哈哈。

    叶南飞无心在听下去,也没心思挑书,听其中一个说是滕涛一个班的,那不

    就是和他一个班么,那这女生是谁呢?这必须得去看看,等那俩小子会宿舍后,

    叶南飞偷偷的溜了出来,听意思滕涛可是要下手了,今晚做新郎,那这女生肯定

    也在学校呢,那在宿舍还是教员室呢?宿舍可是不好找,宿舍原来是分学生住的

    大通铺房间,和教职员工住的宿舍。这挨个房间找起来可是不容易。

    他转过宿舍的房山头,看见教员室那边有亮着灯的房间,心想;还是先排除

    比较容易的教员室再说吧。这蔫悄的溜到亮灯的教员室窗口,还真是无遮无挡的,

    里面亮着灯,情况是一览无遗。不过看到里面的情形后,让叶南飞惊出一身冷汗,

    真是怕啥来啥,里面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叶南飞最怕出现在这里的孔维佳。

    他看到这情况,马上紧张的缩了头,蹲在墙根喘着粗气,又有点不相信这

    是真的,又探头往里看了一眼,没错正是孔维佳,一边低头,偶尔还用手绢擦着,

    应该是眼泪,她是在哭,而对面坐着滕涛,一脸得意的,眉飞色舞的,说着什么。

    叶南飞缩了来,心里想着这该怎么办,这看见的那里是滕涛和孔维佳呢?明明

    是大灰狼面对着小红帽么。

    如果换成别的女生,哪怕也是同班的其他女生,叶南飞狠狠心也就不管了,

    不是冷不冷莫的问题,是真心不敢管,现在先不说滕涛的权势有多大,关键是他

    们无论做的事,多卑鄙无耻,但是法理上人家这会就是站在正义,正确的一方,

    是流的,相当于正常时期政府的地位,你说谁没事敢和政府讨论谁对谁错的问

    题?你敢替他们要专政的人出面,就等于你站在了他们,也就是政府的对立面,

    这个是很可怕的。

    叶南飞又伸头看了一眼,感觉不行,你不管,刚才也听到了那俩小子的聊天,

    恐怕孔维佳今晚上在劫难逃,而且自达运动以来,他们的所作所为他,也不是没

    看见。孔维佳会怎样的遭遇,他不敢往下想,这个头必须得出,不然以后自己不

    会原谅自己,哪怕孔维佳不知道自己在这出现过。

    那怎么救呢?总不能直接进去把孔维佳带走吧,那不但是和滕涛结下了仇,

    就后面宿舍住着那么多他的小,自己也未必带的走孔维佳。他告诫自己深呼吸,

    深呼吸,冷静,冷静。心里慢慢勾画出一个计划方案。不如藏在门外,然后叫滕

    涛出来,他一出门,然后就在他后面给他一棍子,打晕了,然后带上孔维佳就跑,

    等他们发现了他俩也跑远了,而且还不知道谁干的,对,就这么干,叶南飞最自

    己的计划非常满意,称赞自己太么有才了。

    可是哪去找棍子?他溜进走廊,看有的屋没锁门,就溜进去,黑灯瞎火的没

    摸到啥棍子,倒是摸到一把木头把的扫帚,手里掂量掂量,倒是能对付用,费了

    半天劲,总算把笤帚头踹下去了。手里有了家伙算是心里有点底了,计划能正常

    实施,可刚拿着那棍子,捻手捻脚的从哪屋里出来,刚走没几步,前面一屋子的

    门却突然打开了。

    第九章 狭路相逢2

    最担心的事发生了,一个人想偷偷摸摸干点事的时候,最怕什么?当然是被

    人发现了。就在叶南飞得意的这空,一间教员室的门开了,出来一个人,这就是

    叶南飞的经验不足,大意了,他光着急孔维佳了,忘了侦查一下其他房间的情况。

    出来的人发现走廊昏暗的灯光里有个人,俩人同时往后闪跳开来,嘴里同时叫着;

    哎呀我擦。

    叶南飞定睛一看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是袁刚,可以说这个团伙里他最忌讳的

    就是滕涛和袁刚俩人,特别这袁刚,天生带着

    |???

    一股子,霸气和草莽气,给人一种

    与生俱来的威慑力。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最不愿碰到谁,偏偏让你碰到,叶南

    飞确实傻眼了,这哪是突发事件啊,简直太突发了。

    袁刚是开始也给吓了一跳,不过马上镇定了,发现是叶南飞,平时他是没太

    在意这个在班里默默无闻的人的,不过今天奇怪,怎么好不样的手里拿着根棍子

    站在走廊里,挺特么诡异啊。不过他是根本没放在眼里,说;我草,这不是叶南

    飞么,你大半夜的跑这来干哈?哎,不是,你拿着根棍子干哈玩应?

    是啊,拿着根棍子,大半夜的站走廊里这是干啥呢?总不能说是来敲昏滕涛

    救走孔维佳吧。反应快和机敏绝对不是叶腾飞擅长的,况且这是人家的场,你

    这毕竟紧张么,叶南飞支吾半天,脸憋通红也没想出咋解释。这袁刚什么人,看

    了这一会也看出个八九不离十;呵呵,哈哈哎呀我草,不会特么班里传呼的是真

    的吧,哈哈,你不会是来英雄救美来了吧,哎呀我草,太么招笑了,哈哈,呵呵。

    叶南飞瞧着这家伙笑的要不行了,心里慢慢开始由慌乱,变成不悦,明显是被嘲

    笑,被侮辱。如果放在平时,叶南飞肯定忍一忍,走了算了,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不过今天不能走,就是前面站着什么金刚,魔王的也不能走,否则这辈子自己都

    会瞧不起自己。

    正说着的功夫,刚才那门又开了,里面又走出一人;咋的了二哥?叶南飞一

    看,也是他们一个班的,是张树德,这人平时就是袁刚的小跟班儿。那真是指哪

    打哪,袁刚说西他不说东。非常好使。出来一看是叶南飞,他也感觉很奇怪,平

    时叶南飞根本不和他们来往,今天怎么大半夜的跑这来了;哎,我说叶南飞,同

    学么,可都在为咱们学校忙前跑后的,拼了命了啊,你这可从来不出力,不出力

    也就算了,还老站边上看热闹。

    袁刚;别叨逼那些没用滴,你没看他这一出么,看来班里传呼的还真是。张

    树德;啥呀?传呼啥玩应了?袁刚;你特么傻波衣,不都说他和孔维佳处对象呢

    么?看来是真的,这不是来英雄救美了么,哈哈。张树德这才反应过味来;我草,

    还真是哈。

    叶南飞一看这躲也不能躲,解释也没用,人家已经挑明了,叶南飞强作笑脸;

    哎,,呵呵,你看袁哥,内什么,这不孔维佳她妈不放心她这么晚还没家,这

    不找到我家了,我也是冒蒙找到这的,没想到还真在呢,要不我这会先送她家,

    有事明天再接着说。叶南飞这理由找得还不错,也很正当,姿态也绝对够低,给

    足了他们面子。

    袁刚;草,你也特么傻波一,和你们这些煞笔交流真是么有障碍,你也特么

    不搞清状况,瞎么逼逼,她妈都关牛棚了,还特么去找你了,魂找

    ????◢3

    你去了?再说

    了,孔维佳可是来求我们老大来了,可不是我们强迫她来的啊,老大帮不帮忙,

    还的看她的表现,嘿嘿。袁刚边说,脸上露出淫笑。

    叶南飞难堪了,扒瞎没扒明白,让人家揭穿了,不过在难堪,都到程度了,

    咋也得把孔维佳带走。于是尴尬的笑了笑;不管咋说,这天也太晚了,有啥事明

    天再说还不行?袁刚的表情可不咋好看了;草,看在是同学的面

    2?2

    子上,跟你说这

    么多,你特么还黏糊上了,你来接人,拎着根棍子干哈?接着袁刚的脸色可就越

    来越冷酷了。

    叶南飞没接那个茬,而是说;要不让我见见孔维佳,我知道她在里面呢。袁

    刚;你说见就见那,你以为你特么谁啊?就不让你见咋地啊?这时候另一个屋的

    门也开了;老二啊,干哈呢这么闹腾?袁刚;老大,来看看吧,可特么热闹了啊,

    英雄救美来了啊。滕涛在里面那屋走了出来。看到叶南飞以后也一愣,不过看了

    这场面以后,也明白点啥意思了。

    问袁刚:他想干哈?袁刚;这不要带孔维佳走么。滕涛出来的时候情绪本来

    就不咋地,可能是孔维佳没能如他的愿,事情不太顺利,正愁没有撒气的呢;拎

    着棍子,这是要干呢。树德,去叫兄们,好几天没修理人了,么都手生了屁的

    了,都过来练练手,想带人走,看看你有没有那能耐了。

    叶南飞一看,这是不打不行了,在不动手,等他叫来人,自己只有挨削的份

    了,能让张树德走出这门么,这扫帚把,长短正适,短棒,但不足点是太轻,

    没有杀伤力。短棒一挥,扫向张树德,张树德绝对是菜鸟,但是人都有自然反应,

    抬胳膊就挡,但八极拳的特点就是手脚齐发,身体各个部位都能成为进攻的武器,

    虽然叶南飞实战经验不多,但毕竟练了这么多年,有些动作都成了身体的自然反

    应。

    手上的棒子挥出的时候,身体也跟着过去,并且脚也伸了出去。踩在了他的

    脚上,紧跟着膝盖一顶他的膝盖内侧,他自然而然的就得倒下。叶南飞反应的挺

    快,但袁刚也不差,虽然这货不会武术,但实战经验太丰富了,而且天生霸气,

    这种小场,他怎么会放在眼里。但招数太低级,基本就是流氓打架的,东北叫

    做轮炮子,相当于摆拳,打向叶南飞的头。这边叶南飞偷袭张树德算是成功了,

    但同时也挨了袁刚一炮子。不过杀伤力太有限,这种摆拳打在头上,这种肾上腺

    高度分泌的时候,根本感觉不出来疼。

    叶南飞转过身和袁刚纠缠起来,滕涛看已经你打起来了,也冲上来,他俩人

    打叶南飞一个。袁刚也抓住了叶南飞的棒子,俩人这是互相抢夺棒子,较上劲了,

    而滕涛在叶南飞后面打,叶南飞可没少挨削了。张树德的膝盖部位被顶,虽然不

    致命,但想站起来会很疼,这么混乱的情况下,叶南飞只能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

    袁刚身上,顾不得滕涛怎么打了。

    不过这种近战正适八极拳,八极拳最擅长的就是近身肉搏,而且技巧性非

    常强,他和老爸对练时候,可没少挨老爸的攻击。而俩人争抢棒子倒有点象推手,

    虽然叶南飞没练过推手,但八极拳的散手对练也有近似的地方,争来争去的叶南

    飞摸出门道了,怎么才能导俩个人的力量,在袁刚往他怀里用力拽的时候,叶

    南飞开始假装往用力,争执几下后,叶南飞猛地顺着他的力去了,袁刚也不是

    吃素的,怕棒子搥着他,自然的一侧身,棒子是躲过去了,但是叶南飞的一肘他

    可没躲过去,这左胳膊一肘击在袁刚头的侧面,这可比一摆拳的杀伤力大多了。

    估计这一肘,把袁刚有点打晕了,不得不松开棒子,叶南飞感觉滕涛还是不

    断的用拳头打他的头,他也来不及转身后在进攻,只能边转身,棒子可就直接向

    后面杵过去了,也正好杵在滕涛的肚子上,肚子也算一个人的薄弱部位吧,一拳

    打上都够受的,何况是一棍子捅上了,滕涛疼的一捂肚子,头也就自然跟着往下

    一低,叶南飞握着棒子一头的手就势一抬,正打在他的脸上,滕涛的头又被打的

    抬了起来,叶南飞的右肘紧跟着打了上去,一肘击中。滕涛被仰面朝天的击倒了。

    接着叶南飞劈头盖脸的一顿挥棒乱砸。仗着这扫帚把不粗,很轻,滕涛躺在

    地上只能护住头,毫无还手之力。袁刚这时候也反过劲,从后面勒住叶南飞的脖

    子,想给他撂倒,但没练过功夫的就是这点不好,很多攻击不但没力度,没杀伤

    力,没效率而且破绽太多,如果你在后面抱住叶南飞,有可能暂时控制住,然后

    滕涛他们在从前面进攻,这样叶南飞就会很危险,但是他太贪又没常识,勒脖子,

    那正好叶南飞肘,击在他肚子上。

    一击又中,得着这么个机会,叶南飞没道理不全部利用啊,没等他反过劲,

    第二肘又击中,袁刚想不松开都不行,叶南飞有了机会可以转身,那袁刚可就没

    啥机会了,周身都不空着,一肘击中脑袋,身子转过来的同时棒子也砸了下来,

    刚挨完一棒子,膝盖又顶上了,这八极拳的攻势真是凌厉,连贯,完全都是针对

    实战。

    但问题是叶南飞的实战经验是在太少,在这么紧张激烈的情况下,只能针对

    正面的一人,而其他几面他都顾忌不到。在他收拾袁刚的时候,就听有人喊小心,

    抬头一看,不知道啥时候孔维佳已经站在走廊里,并且惊恐的看着他这个方向,

    「小心」是她喊出来的,叶南飞马上意识到,身后有事,来不及多想,一个鱼跃,

    跟着一个滚翻,已经在一米多外的前方又站起来了,这才转身一看,不由得惊出

    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