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四章 岂奈狂飙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作者:独孤一叶

    27年月2日

    字数:392

    第四章岂奈狂飙

    这哥俩很有意思,滕涛是老大,袁刚是老二,反正他们自己是这么叫的。滕

    涛是县城本地人,老爸是干部,算是干部子,人又长地高大威猛,很是有威慑

    力,而且此人对于比自己地位高的人,非常会来事。在学校校就是对老师么,那

    把老师哄的,可是得意这学生。但是对班里普通同学,他可没那个耐心了,经常

    是绷着着一张臭脸。他这种交上不交下的性格,按理说在同学间不太可能得太多

    认同,虽然他仗着自己是干部子,坐地炮,人高马大,同学们都挺怕他,但是

    想让同学们心服口服,一呼应,那是做不到的。

    他是做不到,但是老二袁刚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缺,袁刚是下面镇进来的,

    不用问肯定是下面干部的子女,普通家庭没财力也没关系进县城学校的。袁刚性

    格直接,简单。他完全靠自己的气势,一种天生的领袖气质。

    他平时对同学倒是挺亲和,平易近人,但是只要说话办事,基本都是命令似

    的,而且在他嘴里说出来就是那么的自然,好像应该应分的,就算刚认识的他也

    不会有啥顾虑,直接说;你去三班把老五叫来。或者说;哎你这鞋不错,我穿两

    天。那有的看官会说,你不会拒绝么?首先呢,这哥们气势太强,你想拒绝未必

    有内个勇气,况且你又感觉不到恶意。如果真要翻脸,他可是一点不在乎的。

    班里还有一个江东帮里的最能打的干将,李奇就曾经尝试过,但不是故意的,

    李奇这个哥们算是江东帮的核核心人物,学校里没少替老乡出头摆事,那真是说

    出手就出手,一次同乡被欺负,他怀里揣着把片刀,在厕厕所堵着,等欺负人那

    家伙出

    ?¨????

    来,他掏家伙就上,得那家伙反应快,发现李奇手往怀里伸,眼睛瞧着

    他,就觉着没好事,转身就跑,算是躲过去了。

    就这么一猛人,一次和袁刚发生点小冲突,袁刚直接叫,来,来,来,咱

    俩比划比划。李奇硬是没敢接招,蔫退了。等袁刚走了以后,李奇和身边人说;

    你说,我特么哪惹着他了,我哪惹着他了?这是什么情况?这李奇可不是怂包,

    之所以这样,就是袁刚的气势太足,在班里没人的气势能盖住他,除了滕涛。这

    种气势,应该是一种霸气。

    唯独他对滕涛很是恭敬,这俩人倒是挺有趣,袁刚直接叫滕涛老大,滕涛也

    不客气,直接叫袁刚老二,按常理说,应该是一山不容二虎,但人家这哥俩相处

    的却很融洽。叶南飞给分析了一下,应该是老二需要老大这这个坐地炮的势力和

    地位,毕竟他是外来户,所以他甘居人下,而滕涛完全是被袁刚的个人魅力征服

    了。腾滕涛是交上不交下的人,说白了就是势利眼,只交地位高的,有用的。而

    袁刚因为个人能力,身边围绕着很很多喽啰,班里差不多一半的男同学都围着他

    转。

    而他又甘当老二,滕涛没理由不接受这个朋友,而且老二听老大的,那老二

    的兄,不

    2?2

    都是老大的兄了么,最关键的还是袁刚这种天生领袖的魅力,简直

    令人发指,平时不说,最典型的,反应最突出的就是打篮球球吧,一场球赛下来,

    袁刚对整个场面的把握,自己方队员的控制,指挥若定,那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正是这两人,当然离不了另外一位纽带式的人物,他们三人彻底改变了叶南

    飞的人生轨迹。本来叶南飞的人生轨迹应该和大多数人一样的,要么下乡,要么

    靠老爸的关系进厂,可是却猛地转轨,走向了另一条截然不同的人生之路,是悲

    是喜,是好是坏,还真不好评价,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滕涛和袁刚在学校里已经成为风云人物,首先组织红卫兵们,对有问题的老

    师开始贴大字报批判,然后是开批斗会,这一开始就刹不住车,一种惯性,带着

    大家,不断的扩大成绩和战果,你想想,这么多学生呢,每每天都觉得自己生活

    的非常有意义,你就得不断的找新的目标,让这种有意义的工作持续下去。

    慢慢的学校里这些老师可就不够红卫兵小将们分了,因为每个人都争抢着立

    功出成绩么。开始扩大到学校外外的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同时因为小县城得

    到讯息比较晚,学习的时候有照猫画虎,总之就是想怎么干干就怎么干。

    叶南飞参加过几次这样的批斗会。那种热火朝天的气氛倒是很振奋人,同时

    也看见那些原来高高在上的老师,校长,乃至领导们,被各种形式侮辱着,有的

    带着报纸糊的高帽子,有的剃了阴阳头,并且无一例外的都挂着牌子,上面历书

    着当事人的罪状。这场面挺诡异的,原来的权威,现在却低头认罪,一副做贼心

    虚,惶恐不安的样子。真是人生如戏啊。

    叶南飞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罪有应得,还是受迫害冤枉,觉得这么多人都在

    说他们有罪,那就应该是坏人吧,不然为啥这么对待他们呢?叶南飞也经常被气

    氛感染,被撩拨的

    点^b^点

    想加入进组织,可惜以前和人家那些人敬而远之,现在动去

    联系,还拉不下脸。你越是不动,人家那些人都是热火朝天的忙着各种活动,

    谁有空搭理你呢?叶南飞明显感觉自己被边缘化了,被流排斥了。越是感觉被

    排斥了,叶南飞反而更自尊了,越是远离流。还好有刘承宇在,而另一个哥们

    张晓风明显也有向组织靠拢的意向,不过呢,也只能当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刘承

    宇和叶南飞的性格有时候挺像。

    刘承宇到不一定是,想加入而加入不了,他是恃才傲物那种,平时就看不上

    这个,看不上那个的。这时候也挺明显的被边缘化,俩人算是难兄难了,正常

    的学习生活是没有了。但是俩人都喜欢看书,叶南飞家里的书是不行了,大部分

    叶南飞粗略的看完了,而且运动一来,大多数书,成了反动物品,如果谁家要是

    被发现有不符规定的书,那很容易给你扣上什么反动,特务,资产阶级之类的

    帽子。那就危险了。

    在运动不久,老妈就带着叶南飞,把一些喜欢的书藏了起来,藏哪了呢?棚

    顶上,然后烧了很多,做个样子给人家看看。家里书他也不能带着刘承宇去看,

    但他俩把目光瞄向了学校的图书室。当大伙都在忙着革命的时候,图书室可是一

    个被人遗忘的角落。俩人相约晚上去偷书,开始是相当紧张的,其实基本上算是

    自己吓吓自己。

    一般是选在点之后,月黑风高夜,学校是被围墙圈成的长方形,有三趟,

    六栋房子,分别是教室,教员室,还有一栋宿舍,最西北角的一栋是图书室和实

    验室,平时就背静。翻墙对于叶南飞可不是什么难事,而对于刘承宇可就有些难

    度,而且刘承宇这个文弱书生,明显要更紧张,没办法叶南飞干脆让他藏在隐蔽

    处放哨,一旦有动静,就学猫叫。

    进图书室只能走窗户了,此时的叶南飞还不会开锁,相对来说开这种老窗户

    对技术要求还是不算高的。窗框是木质材料的,用最原始的那种铁质插销,在里

    面插着。叶南飞用自己自制的小刀,插进窗缝,然后慢慢滑拨动插销,有的插销

    故意别着,那你就拨不动,有些没有别着,就能直接拨开。

    这种小刀是用,小铁锯条磨制的,后来他又带了一段没加工过的铁锯条预备

    着,万一有别着的插销,可以用铁锯条的齿,让插销有可能转动,那样就能使它,

    滑出卡槽。然后再用小刀拨动。开始几次叶南飞也是相当紧张的,不过次数多了,

    屁事没有,胆子也越来越大,后来干脆不让刘承宇跟着了,反而是累赘。

    开始几次那真叫一个做贼心虚啊,黑天瞎火的也不管啥书,摸着啥就往挎包

    里装,装满就跑,那时候一般最流行的是背一小军挎。这小军挎可真是小,装不

    了几本书。最牛的装扮,那就是一身军装,挎着军挎,头戴军帽,如果谁穿着这

    一身,那就跟现在拿着苹果,开着豪车那么拽。

    此时的叶南飞已经由开始的惊喜和轻松,慢慢变得压抑,虽然他内向,喜欢

    安静,但毕竟骨子里还是喜欢被人承认,被人接纳,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否

    则就莫名的惶恐,不安。自己是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么。没办法,要么留点尊严,

    承受孤单,要么不要脸给人家卑躬屈膝,加入组织。他甚至恨滕涛和袁刚,这可

    能就是羡慕嫉妒恨吧。只能靠闲书打发时间,要么打沙袋和木人桩来消耗多余的

    精力。

    那这时候孔维家在干么呢?她也很忙,忙着积极表现,以便在组织中更有地

    位。这你不能说孔维家这人品质有问题,女性相对于

    最新??

    男性来讲,更希望融入流。

    而且似乎更容易被洗脑,被忽悠,之后还非常执着。因为在以后的日子里,叶南

    飞经常碰到这种女性,她们如果认同的价值观,你要不认同,

    地3??|

    那你就是人渣,其

    他的条件也都一无是处了。而男性一般没这么绝对。

    孔维佳之所以这样,一方面是她本身性格决定的,她就是喜欢大伙浑,她

    的性格就是大大方方的不扭捏。但你别误会成这人很随便。就是有这么一种类型

    的女性,她们似乎跟谁都得来,对谁都挺大方热情,但是你要是想进一步关系,

    那就很难了。不管你这面多么激情四射,人家就是那么一如既往的不冷不热,但

    是如如果你真的赢得了她的心的话,她就很难再改变,会非常专一。

    第二个因素决定她这么做的是,她家里成分不咋好。她爷爷家那可是当年蒙

    江县里有名的孔家烧锅,说白了了就是酿酒的,他家的玉米烧远近闻名,虽然解

    放后给公私营了,但名字没改,还叫玉米烧。她妈家也不不简单,过去结婚那

    可都是讲究门当户对的。她爸爸家是烧锅,她妈家是当地一货商店,她姥爷人

    称刘买卖人。这在旧会可是当地的头面人物。县城里有个啥活动都少不了这些

    商贾富绅。很受人尊敬的,所以孔维佳的爷爷和姥爷也就成了莫逆之交。然后俩

    人就定了儿女亲事。

    可解放后可就不一样了,开始还可以,说是各家该咋过还咋过。可是慢慢的

    就有政府的人来劝说公私营的事,说是什么什么世界潮流。什么什么不能抱着

    落后思想。这老哥俩到一起计也总犯迷糊,怎么自己就成了落后分子了?那在

    过去,在当地可是展样了,也没少做善事,都是有头有脸的,但听政府说的可是

    一套一套的,不明觉厉啊。

    最后避免不了公私营,然后俩家也慢慢被踢出了自己的买卖。就给挂了个

    名,更别说决策权和经营权了,没你啥事了。孔家烧锅成了县城里的酒厂,刘家

    货商店,成了供销作。老哥俩这个郁闷啊,但不敢吱声啊,自古贫不与富

    斗,富不与官争。这等于落配的凤凰了,还好是两家一起落的,还是门当户对,

    谁也别嫌谁了,亲事反而更没争议了,就这么她老爸老妈结了婚。还好他俩分别

    进入这两个单位做了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