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八十九章

作品:《司命归原(匹夫夺志)

    【司命归原】第一百八十九章 火在烧2。

    「我发誓,我发誓,保准不给你往外说,扒瞎不是人,快说,快说,呵呵呵」。

    这姑娘急的直跺脚,要蹦起来。

    「额,,,,事情是这样的……」于是他简略的把事情前因后果说了一下,

    叶南飞怕被认为有些另类,这种舍己为人的事,被课本和官方宣传的太高大上,

    反而让人有了逆反心理,做了不但感觉另类,还怪怪的,所以他一再强调是被逼

    的,没办法才帮忙。

    没想到这姑娘听完以后,比听之前还兴奋:「啊,,,,,,你们好厉害啊,,

    这,,有点像,,,额,我看的那武侠小说里的侠客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

    畏强权和恶势力,哎呀我以为只有小说里有,没想到真有啊,你们太牛了啊」。

    「喂,,,等等,等等,我这是被人逼的,我可没那闲心管这闲事,你说这

    烂事吧,你知道就你们山里这帮家伙的后台有多硬么,你说没事我闲着惹他们干

    啥,我其实是手插磨眼了,粘手上了,眼看着不管,还于心不忍」。

    「对啊,这才是现实中的真英雄,小说里那些都太完美,反而不真实。「

    「不是,,,,,,有那么那啥么,,,,,」。

    「说说,你们下一步打算咋干?我要和你们一起」。

    「下一步,,,,,,,下一步,估计就是村里和山里该打起来了,,,,

    额,,,嘿嘿嘿。」叶南飞明显有点难为情,这很明显是在利用人家么,用心不

    可谓不险恶。

    没想到这丫头听了还是一反常态:「啊,,,,我就说么,你们挑拨俺们俩

    下打起来,然后你们趁乱救人对不?难道这就是书上说的三十六计中的挑拨离间,

    浑水摸鱼?厉害,真厉害」。

    「额,,,,,,你看,我知道,,,这对你们村不公平,,,不过,,,」。

    「就是不公平么,俺村忍他们太久了,要不是我爸硬压着,早就把他们打跑

    了,这两年受他们多少欺负啊,早就该收拾他们了,行了,我帮你们,保证让他

    们打起来,今晚我还看我爸还让村里人忍呢,你说你们四个人都敢和他们干,俺

    们一村人呢,也太熊了,我回去劝我爸,这气不能再忍了」。

    叶南飞听下来,反而不知说什么好了,你劝她不要冲动也不对,劝她就该打

    也不对:「额,,,是啊,这帮家伙太欺负人了,,,,对了,你是怎么看出来

    的?」。

    「啊??呵呵呵,你是说我咋看穿你的?这个吧,,,其实也不难,开始我

    也没怀疑,只是后来的你的眼神暴露了你,那天你们在我家小卖店,我就感觉挺

    特别的,你们四个人吧,虽然有个大个比你长得帅,可眼睛最有神,最亮的是你,

    所以我就多看了两眼,今白天我就感觉挺熟悉,是最后,你放我们走时候,那眼

    神一下让我想起来,再说你们妆化的也不是一点痕迹没有,糊弄没见过你们的人

    还行,,,,呵呵呵,还有就是猜呗,,,没想到都被我猜中了,,,咋样,,,

    厉害不,,呵呵呵」。

    俩人边聊边走,其实并没有走远,而是围着那苞米杆垛转圈了:「额,,,,

    已经很晚了,明天的事还不知会咋样,你也早点回吧,今天的事,,,,对不起

    了」。

    「哦,,,,对不起???不用,为了救人,我觉得你们做的对,,,,那

    明天你们救完人就直接走了么?。

    「嗯,,,不能在耽搁了,那孩子不知道啥样了,明天你要小心,打架你别

    往里参合,事先要告诉村里人,手里有点数,别闹出人命,那就麻烦了,把他们

    吓走,或者以后收敛点都行。你回吧,我也得走了」。

    「哦,,,,,,,你,,,,就走了么?、、、」说话的声音太小,叶南

    飞也没听见,姑娘想喊住他却又没有借口,可又怕这一分开就再也见不到了,她

    总感觉不应该这么简单,急的心里不免埋怨,不该亲的时候搂着就亲,该亲的时

    候啥也不会干,真是个木头。

    第二天早上,还是分成两组,带好望远镜和对讲机,随时保持联系,分别在

    两处制高点观察。双方互通对方观察到的情况,不一会李治国传来消息,村里有

    动静,村口聚集了不少人。

    叶南飞发现炭厂里好像也有动静有人忙里忙外的收拾车,有人在准备东西:

    「治国注意,治国注意,炭厂这面也有动静,看来两下真要磕起来。注意观察」。

    果然没一会,屋里陆陆续续的出来不少人,先后上了车,两辆解放牌卡车冒

    着黑烟绝尘而去。

    叶南飞二人不仅喜形于色:「治国注意,炭厂拉着两车人走了,你那边咋样?」。

    李治国:「村里人都在往村支书家聚,还看不见别的动静」。

    「好,继续观察,我们这边先下去看看,有机会就下手了」。

    炭厂有两大长趟木刻楞房,按骡子说,前趟房是监工和打手们住,后趟房一

    半工人住一半是食堂。二人偷摸的来到第二趟房,所谓工人宿舍的门竟然还锁着,

    窗户有铁栏杆,这都赶上劳改营了。

    来到房后,挨个屋偷偷查看,工人宿舍里一片黑暗,一没啥动静,食堂那屋

    有两个老爷们在忙活着,估计在忙活早饭,在来到另一个房间的窗口,原来监工

    和工人的食堂是分开的,吃的是小灶,也是,怎么会混在一起呢。

    灶台上也冒着热气,而在往里看,二人不禁瞪圆了双眼,因为有节目看了,

    正在上演真人秀,

    只见屋中间一粗木订的桌子上,一个女的上身趴在上面,裤子被褪下半截,

    雪白的屁股露在外面,在昏暗的房间内格外显眼,而随着身后那人的不断冲撞而

    波浪似的颤动着。在看她身后那人。

    只能用猥琐粗俗来形容,头发似乎从来不梳理,而又留的挺长,那个时代挺

    流行这种,还自以为挺潇洒,脸似乎永远洗不干净,衣服可能也没有婆娘打理,

    脏兮兮的,有点鹰钩鼻,眼睛倒是不小,可能因为激动兴奋,有点发直,嘴张的

    挺大,呼呼的喘着粗气,胯部用力的耸动着,像要把女人顶穿一般。

    奇怪的是,俩人边上还站着一位,猴急般的在边上看着,手里还握着从裤裆

    里掏出的那肉棒,青筋暴露,红的发紫,嘴里还催促着:「我艹,你特么能不能

    快点,要不让我先干两下,你特么干多长时间了」。

    「你急个鸡巴,我刚上来,你用前面,她不是还有嘴呢么,天天给姜义啯么,

    给咱也啯啯」。

    「是啊,我操,赶紧的给哥啯啯,受不了了」。

    「你特么给我滚,牲口玩应,大早上的就折腾我,还让老娘给你啯,呸你想

    的美」。

    「哎,,,桂云姐,别的,你天天给姜义啯,咋的今天侍候侍候哥就不行?」。

    「少跟我提他,都是特么牲口玩应,拔吊无情的货,老娘早晚让你们这帮牲

    口折腾死」。

    那家伙真是欲火难耐,握着那肉棒就往那女的嘴边送:「赶紧的吧云姐,是

    在憋不住了,赶紧给啯两口,这月开资我,给你买新衣服,真滴」。

    「滚,草泥马的陈老六,你特么多久没洗你那鸡巴玩应了,熏死我了,赶紧

    拿走,惹急了我给你咬下来啊」。

    「我艹,天天给他们啯也没见你嫌有味,我看你特么就是嫌我」。

    「老娘就是嫌你咋的了?赶紧拿走,要不我真给咬下来啊」。

    后面正干的来劲的那位:「我操,你特么崴点水洗洗不就完了么,完后给云

    姐多买点东西,不都值了么」。

    那家伙一听,麻溜屁颠屁颠的接了水,洗了洗,迫不及待的的又凑到那女人

    的嘴边,虽然不情愿,不过屌在嘴边,想躲也难,这事做的也贫了,再加上后面

    这家伙火力挺猛,弄得她兴致不错,女人兴致被勾起,就会满足男人的许多过分

    要求,也不能说这么干她们不刺激。

    肉棒被含住,那家伙立马陷入食髓酥骨的销魂状态,本来这种玩法多是男的

    不动,女的展开各种口技招法来满足男人,可这哥们是在太饥渴,不自觉的胯部

    开始耸动起来,由慢而快,眼看着整根肉棒都要插入人家嘴里,弄得这女人嘴里

    唔,唔直叫,但又躲不开,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握住那肉棒根部,免得她插入过

    深。

    这前后一起操弄,场面确实壮观了些,开始俩人还毫无章法的乱动,不过正

    好相对着,动着动着,不免来了默契,越动越同步了,同时抽,同时插,两个不

    知饥渴了多久的糙汉,这么个操弄法,着实让这女人难承受,嘴里被插的口水直

    流,后面肉穴被插的淫水直流。

    屋里干的人是热火朝天,外面看的人也看的激情澎湃,叶南飞还好,毕竟都

    经历过,什么一龙多凤,4P,多P,可这3P真心没玩过,到也看个新鲜刺激。

    可苦了骡子,这哥们昨天刚在怀里揉搓一个美妞而不得,今天又看现场直播,

    对于他这种感情和性生活经历都不是很丰富的人刺激未免太大了点。

    只见他眼睛不但发直还有点发红,鼻翼有力的扇动,嘴张的挺大,有亮晶晶

    的物质流淌出来,叶南飞赶忙制止,别看了,在看走火入魔了,拽着他就走。

    「干哈呀,不是师父,在看一会,在看一会啊」。

    「得了,在看你就挪不动地方了,还是办正事要紧,憋的难受咱赶紧回家,

    你找你家晓娟解决去啊」。

    看来整个炭厂并没留下几个人,有两个在厨房忙活的,还有两个在餐厅忙活

    的,不如趁此机会下手。宿舍那门落着大锁,但对于叶南飞来说,这种傻大锁就

    是摆设,门一开,里面的气味扑面而来,让人有种窒息感,这都什么味的,煞是

    浓烈。

    猛地进屋,光线很暗,一时看不清事物,朦胧着,屋里是两排大通铺,有人

    在上面涌动着,叶南飞也搞不清状况,只能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内个,

    内谁,王明泽在不在?赶紧出来,有活」。

    「在不在?咋没人吱声呢?」。

    停了几秒,有一个人说话:「报告大哥,最炕梢内个就是王明泽,完犊子玩

    应,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麻痹的脾气还不小,别说您们看不惯他,就俺们

    都收拾他好几回了,现在消停多了,他干啥玩应不行,都躺炕上好几天了,那有

    啥活,叫俺们呗」。

    「是么?那今天这点活,义哥吩咐了,还就得找他,下回再找你啊,哪呢?

    王明泽,赶紧的出来。」边说,边往里走,这一会有些适应屋里的光线,走

    近炕梢,发现那窝缩着一个人,边上人都瞧着,很明显就是他了。

    「你怎么回事?哑巴了?叫你连声都不知?」。

    这家伙这时候才有点动静,身体往炕里缩着:「大哥,别打,别打我,我不

    跑了,再也不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