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的禁忌爱恋】【堕】(第二卷)(48-50)

作品:《堕(新版)

    作者:druid12345。

    字数:9984。

    第四十八章教堂陷阱。

    平一郎心满意足地听着市场总监的汇报,中村的扩张停止了呢,看来丽奈的

    「洋葱」计划奏效了呢!而且船沼敏夫居然也和中村闹翻了,这真是意外之喜啊,

    切断了上游货源,他也就没有后劲了,现在可以宣布,中村的计划已经破产了!

    他悠然地靠在椅子背上,回想起了当时制定这个绝妙计划时的情形……。

    「平一郎!要完成这个计划,还需要一个关键的人!」丽奈冷冷的说道。

    「谁?」。

    「源太」。

    「源太?他能干什么?当打手么?」平一郎有些疑惑,自己的儿子还是个学

    生,除了身体不错之外,没有什么太出彩的地方。

    「你仔细看看这两张照片!」丽奈把照片推到平一郎面前。平一郎细细地端

    详了一会儿,皱着的眉头突然解开了。

    「看出什么了吗?」丽奈得意地问道。

    「你说清楚点!」平一郎已经明白了几分。

    「你觉得他们有几分相像?」丽奈目光灼灼地盯着平一郎。

    「不看发型的话,七分!」平一郎激动地说着。

    「那如果这样呢!」丽奈用手按住了两张照片的上半部,只露出两个男孩鼻

    梁以下的部分。

    「九分!」平一郎更加激动了。高诚和源太的脸型轮廓非常相像,最大的区

    别在于眼睛,高诚的眼睛要大一些,眼神更加清澈,但是仅看下半边脸的话,几

    乎是一模一样的。

    「而且他们两个的身高也差不多,高诚12CM,源太10CM,这就

    是上天赐给我们的一张王牌,你明白吗?」丽奈激动地站了起来。

    「滨海市是中村和藤堂的老窝,如果我们在这动手的话,以他们的能力,用

    不了多久就会查到我们的!但是如果抛出一个诱饵,牵着他们走,转移他们的注

    意力,消耗他们的资源,我们的胜算就大得多了!」丽奈的胸脯起伏着。

    「疑兵之计么!甚好!」平一郎高兴地一拍桌子,但很快他的眉头又皱了起

    来。

    「这样源太会不会有危险啊!他可是我唯一的儿子!」平一郎开始担心源太

    的安危。

    「你放心,我不会让他犯险的,他也是我的儿子,我很喜欢他的!」丽奈的

    语气格外的真诚。

    平一郎停止了回忆,松了口气,好在第一阶段的目标已经实现了,源太不用

    再去做那些危险的事了。

    高诚的失忆对于绫濑来说其实是个好消息,但是绫濑的内心始终悬着,怕他

    哪一天突然回忆起那天晚上在那间别墅里发生的事情。这些天,她都是在背德感

    和求欢欲的双重折磨中艰难度日,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天晚上的事,那种贪

    婪榨取的快乐,那种彻底放飞的轻松,但随之而来的就是深深的罪恶感,那毕竟

    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啊,自己居然和他……还有更深重的羞耻感,她居然为了和儿

    子交欢,做出了那么卑贱下流的事情……每当想起这些事,绫濑都会折磨自己,

    掐自己的大腿,掐自己的乳房,用痛感来对抗内心的渴望和煎熬,她甚至开始怀

    念那个神秘女人的皮鞭,她觉得自己这样的人,只配被侮辱,被虐待……。

    绫濑正跪在上帝面前虔诚地忏悔着自己的罪恶,这时,电话响了。

    「喂~ 母猪~ 这些天很寂寞吧!」电话那端传来熟悉的温柔声音。

    「是你!是你!」绫濑一下就听出来了,正是那个引导自己犯下不可饶恕罪

    孽的蒙面女人。

    「母猪,今天晚上点到南郊路的教堂。洋葱!」电话里的声音充满了

    诱惑。

    「是……」绫濑放下了电话,恍惚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今天的天气很不好,下着冰冷的冬雨,绫濑一个人驾车来到了那个偏僻的小

    教堂。教堂四周冷冷清清的,连一个人影都看不见,显得有些阴森恐怖!绫濑鼓

    起勇气,推开了教堂的大门,教堂里没有开灯,但点着许多的蜡烛,在圣坛前的

    台阶上,站着一个修女。绫濑走近了几步,发现那个修女竟然就是那个恶魔一般

    的蒙面女人。

    「你要干什么!」绫濑警惕地大喊。

    「你就这样问候你的主人么?母猪!」蒙面女人冷冷地说着。绫濑也不回答,

    只是怨恨地看着那个女人。

    「你应该感谢我才是啊~ 那天晚上你多开心啊~ 」蒙面女人开心地说着。绫

    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低下了头,眼泪不听话地流了出来。

    「我今天又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蒙面女人走下了圣坛,来到一块黑布蒙

    着的不明物体前。

    「看啊!母猪!」蒙面女人猛地揭开了那块黑布。绫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

    吸引了过去,黑布下居然是一个坐在椅子上的裸体男子!绫濑定睛一看,那个男

    子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儿子——中村高诚。

    「高诚!你怎么在这!」绫濑惊呼,但是高诚似乎睡着了。蒙面女人伸出包

    裹着黑皮手套的玉手搂住了高诚的头,吻了上去,发出幸福的呻吟声。绫濑呆呆

    地看着蒙面女人亵渎自己的儿子,气得浑身发抖,正要冲上去,却突然被一个蒙

    面男子抓住了胳膊,摁得跪在了地上。

    「停下!快停下!你这个恶魔!」绫濑大喊着。蒙面女人热吻了好半天,才

    放开了高诚,轻蔑地看着绫濑。

    「羡慕嘛~ 母猪~ 是不是天天都在想他啊~ 」。

    「没有!我没有!」绫濑咬牙切齿地说着。蒙面女人冷笑了一声,又开始玩

    弄高诚的肉棒,直到肿胀怒立。

    「看啊~ 母猪~ 你最喜欢的肉棒~ 上次你可是把他榨干了哦~ 」蒙面女人的

    话语就像一柄巨大的铁锤,打碎了绫濑脆弱的心防。

    「我没有!我没有!你胡说!你胡说……」绫濑痛哭着,一下子失去了力气,

    整个人都软了。蒙面女人走到绫濑面前,俯下身子,揪住了她的头发。

    「喂~ 母猪~ 那天晚上你可不是这样的~ 浪的很呢~ 我从来没见过那么浪的

    母猪~ 」蒙面女人一边说着,一边用靴尖轻轻地戳着绫濑的肉穴。绫濑闭着眼睛,

    一副要英勇就义的样子,她暗暗发誓,今天决不再做那种禽兽之事。

    「呵呵呵~ 还挺顽强的嘛~ 看来要给你加点料呢~ 」蒙面女人拿出了一个小

    喷雾器,对着绫濑的面部喷了三下,一股浓香钻进了绫濑的鼻孔里。蒙面女人站

    直了身子,静静地看着绫濑的脸变得越来越红,身体也开始发抖,气也喘地越来

    越不匀了。

    过了大概10分钟,蒙面女人再次用靴尖挑逗绫濑的下体,绫濑再也忍不住

    了,发出了淫荡的叫声。蒙面女人就这么微笑着,玩弄着绫濑的下体,绫濑渐渐

    地瘫在了地上,叫声越来越浪。

    「啊!啊!啊!」绫濑痛苦地呻吟着,整个人像蛇一样扭动着。蒙面女人收

    回了美脚,靴尖上一片湿漉漉的淫水。

    「想不想要啊~ 母猪~ 你都湿透了呢~ 」蒙面女人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不要再对抗你自己内心的欲望了,反正上次已经来过了,是不是~ 一次和

    两次有什么区别呢~ 」蒙面女人在绫濑的耳边轻声地说着,绫濑安静了几秒钟,

    又开始不停地扭动。

    「高诚!高诚!」绫濑紧紧地夹着自己的双腿,脸已经红地发烫了。

    「高诚就在那边~ 快去找他吧~ 」蒙面女人示意蒙面男子放开绫濑。绫濑摆

    脱了束缚,艰难地向沉睡的高诚爬了过去。突然一只穿着高跟皮靴的美脚踩住了

    她的手,痛的绫濑大叫。

    「没有主人的允许,是不可以和高诚做爱的呢~ 」蒙面女人遗憾地说道。

    「求你了,主人,让我和高诚做爱吧!我受不了了!」绫濑抱住了那只美脚

    苦苦哀求着。

    「还是老规矩,给我舔干净花园,就准你和你的儿子做爱哦~ 」蒙面女人残

    忍地说着,放开了绫濑的手。绫濑挣扎着爬了起来,钻进了修女服宽大的裙摆里,

    顺着气味找到了主人的花园,卖力地舔了起来。蒙面女人扬起了头,脸上写满了

    得意和满足,胯下的裙摆不停地晃动着。

    「好了~ 你这只下贱的母猪~ 快去交配吧!」蒙面女人享受够了绫濑的口舌

    侍奉,终于开恩了。绫濑连滚带爬地扑到了高诚跟前,这个时候,高诚正好醒了

    过来,正好看到绫濑跪在他跟前,脸上全是迷醉的表情,眼里带着一层雾气。

    「妈妈!你怎么在这!你怎么了!」高诚惊讶地问道。绫濑也不回答,只是

    轻轻地含住了高诚软软的肉棒,津津有味地吮吸了起来。

    「啊!妈妈!你在干什么!快停下!」高诚紧张地大喊,抬头看到了蒙面美

    女。

    「主人!这……这怎么回事啊!」高诚紧张地问着。

    「没事的,这是你妈妈对你的爱哦,好好享受吧~ 猪猡~ 」蒙面女人开心地

    说着,坐在了长椅上,平静地看着眼前的活春宫。

    「啊!妈妈!不行的!不可以做这种事!」高诚大喊着,想要从椅子上挣脱,

    但是没用,椅子固定了地上,他身上绑得也很紧。

    「啊哦~ 啊哦~ 」绫濑的口腔和舌头让高诚受用不已,虽然大脑明白这种事

    是禁忌的,但身体确是非常诚实。绫濑从肉棒舔到肉丸,又把肉丸含在嘴里轻轻

    的嗫咬着。这种感觉太销魂了,如果换个别人,高诚或许会很开心,但是这种感

    觉来自自己的妈妈,就非常的别扭了。

    「啊!妈妈!我是你的儿子啊!你不可以这样的!」高诚强忍着下体传来的

    汹涌快感,声嘶力竭地喊着。绫濑终于停了下来,她一脸迷醉地看着高诚。

    「妈妈的舌头棒不棒!你看你都变得这么大了~ 还说不喜欢~ 真是不老实~ 」

    绫濑嗔怪地说着,然后又含住了高诚的肉棒,更加贪婪地吮吸着,发出无比淫靡

    的声音。高诚的脸越来越红,身上也开始颤抖。

    「啊!啊!」高诚闭着眼睛呻吟着,绫濑的嘴角边开始流出了白色的液体。

    绫濑放开了高诚的肉棒,吞下了高诚的精液,还把嘴边的精液都舔了回去。高诚

    看着妈妈这淫乱的样子,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要崩塌了!明明那么精致那么虔诚的

    妈妈,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第四十九章轮奸地狱。

    「竟然射了这么多~ 妈妈的嘴里好舒服呢~ 」绫濑还在回味着口爆高诚的感

    觉。

    「妈妈,你疯了吗!别闹了!真的不可以啊!」高诚急的满头大汗,但是绫

    濑却开始一件又一件地褪去自己的衣衫,直到赤身裸体。

    「好戏才要开始呢~ 」绫濑握住了高诚有些疲软的肉棒,开始套弄起来。

    高诚闭着眼睛,心里默念着,不要硬啊!不要硬啊!求你了,好兄弟!但是

    没用,因为身体是最诚实的,肉棒还是挺立了起来……绫濑转过身去,掰开了自

    己的下体,缓缓地向后坐下,大张着的肉穴一点一点地逼近红肿的龟头。

    「不要啊!啊!妈妈!快停下!」高诚拼命挣扎着,想要摆脱妈妈那贪婪的

    肉穴,绫濑试了好几次,都没有吞到高诚的肉棒。高诚唯一能做出的抵抗也就是

    这个了……。

    终于,晃来晃去的肉棒终于被肉穴逮住了,绫濑用力吸住了高诚的龟头,让

    他动弹不得。高诚惊讶于母亲肉穴的吸力居然如此之大。

    「真是调皮呢~ 」绫濑娇嗔地说着,臀部用力向下一坐,连根吞没了高诚的

    肉棒。

    「嘶~ 哦~ 啊~ 」高诚爽得直倒气,绫濑的肉穴又紧又滑又湿又烫,舒服得

    不得了!真的是极品!绫濑抓住高诚被固定在椅子把手上的胳膊,踩着高诚的双

    脚,开始上下运动起来,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

    「啊!啊!高诚的肉棒真的好舒服哦~ 」绫濑欢快地叫着,「真的太棒了」。

    「妈……妈妈!」高诚还在做着最后的努力,就算脑袋想要拒绝妈妈的侵犯,

    就算明明知道这种事是不对的,可是……真的好舒服!已经舒服到无法思考了。

    绫濑还在疯狂地榨取着,她腾出一只手抠住高诚的嘴巴,把自己的一颗小樱

    桃塞进了高诚的嘴里。

    「宝贝儿!快舔!」绫濑命令着高诚,身体开始在高诚身上前后左右地扭动

    着。

    「啊!妈妈!妈妈!我快要忍不住了!」高诚呜呜啦啦地喊着。

    「那就射出来啊!射在妈妈的身体里!」绫濑迷乱地喊着。

    「啊!要射了!要射了!」高诚又坚持不住了,菊花一紧,精关一松,一股

    灼热的精液全部喷在了绫濑的体内。

    「啊!啊!」绫濑的脸瞬间变的通红,停止了扭动,静静地享受着儿子的喷

    射,同时她也登顶了!刚才喧闹的教堂突然静了下来,只剩下高诚和绫濑的喘息

    声,墙上嵌着的耶稣神像悲悯地看着这对背德的母子……。

    绫濑站起身,高诚的肉棒从她的肉穴里脱了出来,但依然还在挺立着。绫濑

    看了一眼高诚的肉棒,舔了舔嘴唇,眼睛笑成了一弯新月。

    「我还想要~ 咱们再来~ 」绫濑娇滴滴地说着,她转过身踩在了高诚大腿两

    侧的椅子上,蹲了下来,肉穴再一次吸住了高诚的龟头,缓缓地坐了下去,吞下

    了高诚的肉棒。肉穴被塞满的美妙感觉让绫濑开心不已,她一把把高诚的头搂进

    了怀里,开始快速地上下运动起来。

    「高诚的肉棒在……妈妈的小洞洞里搅拌着……好棒……好棒……」绫濑淫

    乱地说着。

    「用力插妈妈啊!高诚!用力插啊!」绫濑咬着嘴唇,额头上的汗水不停地

    流下。高诚被夹在绫濑的怀里,只能发出含糊的呜呜啦啦的声音,他的双手不停

    的拍着椅子的扶手,想要告诉妈妈,他快要窒息了!但是绫濑完全沉浸在肉欲的

    海洋之中,根本顾及不到这些,她现在只想要更多的快感!更刺激的高潮。

    「啊!啊!好棒!好棒!」绫濑发出了像野兽一般嘶哑的声音,突然她的身

    子一下绷紧了,整个人静止在了空中,持续了几秒钟,然后重重地坐了下来。

    「又射了!又射了!」绫濑狂乱地喊着,臀部又开始上下耸动,头向后扬起,

    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腰上,拉风箱一样的喘息着。高诚已经被闷的快要昏迷

    了,也没有力气拍椅子了,只能任由绫濑疯狂地榨取自己的肉棒。

    「啊哈哈!啊哈哈哈!好棒!好棒!都是我的!都是我的!」绫濑又找回了

    那天晚上那种无上的快乐,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似乎是在天空中飞翔一般。

    终于,绫濑再一次登顶了,她浑身也湿透了,在这郊外寒冷的教堂里,湿透

    了……她放开了高诚,一下子失去了力气,从椅子上掉了下来,瘫在了地板上。

    「啪!啪!啪!啪!」蒙面女人一边鼓掌,一边走到了绫濑的面前。冰冷的

    地面让绫濑恢复了一些理智,她开始觉得有些羞耻,扭过头去不敢看蒙面女人。

    「真是精彩啊!绫濑!在上帝面前和自己的儿子如此疯狂地做爱!你真的是

    一只彻头彻尾的下贱母猪啊!」蒙面女人无情地羞辱着绫濑。

    「反正……反正……之前也犯下大错了!呜呜……」绫濑捂着脸哭了起来,

    那哭声异常地凄惨。

    「那要是我告诉你,之前和你做爱的那个不是高诚呢?」蒙面女人的声音如

    同魔鬼的咆哮一般在绫濑的耳边回响。

    「什么!你说什么!」绫濑一下停止了哭泣,坐了起来,她有点不敢相信这

    件事。

    「源太,过来~ 」蒙面女人得意洋洋地说道,那个蒙面男子走到了绫濑面前。

    蒙面女人一把扯下了男子的头套,一张和高诚极为相似的脸出现在了绫濑面前。

    绫濑一下子看呆了,像!真的是太像了!除了眼睛,其他的地方几乎是一模一样!

    绫濑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哆嗦了起来,一半是因为寒冷,一半是因为惊惧。她

    扭头看了看椅子上的高诚,又看了看面前的这个男孩,顿时明白了一切,整个人

    如坠冰窟。他们长得太像了!上次她中了蒙面女人的喷雾,脑袋晕晕乎乎的,这

    个魔女又把这个男孩的眼睛蒙上了,她根本就分辨不出来,她更想不到还会有和

    他儿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绫濑揪住了自己的头发,无声地哭泣着,眼泪像断线

    的珍珠一般一颗接一颗的滚落下来。

    「其实,你本可以避免这件事的,这次你只要坚持住了,我也不会再为难你

    的~ 可是~ 你却那么轻易地就放弃了,屈从于自己的欲望,真是遗憾啊~ 」蒙面

    女人的话语刺破了绫濑最后的心防。绫濑突然像发疯一般爬到了圣坛跟前,开始

    痛哭着祈祷:「仁慈的主啊!我有罪!我有罪!请你宽恕我的罪孽吧!请你宽恕

    我的罪孽吧」。

    「接受惩罚吧!你这乱伦的母猪!」蒙面女人从腰后摘下了一根又粗又长的

    皮鞭,开始狠狠地抽打绫濑赤裸的身体。皮鞭的脆响。蒙面女人残忍的笑声以及

    绫濑断断续续的祈祷声和惨痛的哀嚎声在这个寒冷昏暗的小教堂里回响……。

    蒙面女人狠狠地鞭笞着崩溃的绫濑,直到她晕了过去。过了不知多久,绫濑

    被冻醒了,她艰难地睁开眼睛,看到那个魔女就站在她身边,她的裙摆被撑的格

    外的宽大,两个男孩一前一后地跪在地上,头罩在裙摆里,同时舔舐着魔女的花

    园。魔女脸上满是陶醉的表情,看到绫濑醒过来了,她似乎很开心。

    「喂~ 母猪,你不是喜欢和自己的儿子做爱嘛~ 现在有两个儿子陪你喽~ 我

    已经给他们加足了料~ 你可要坚持住哦~ 」蒙面女人得意地说着。

    「好了~ 猪猡们~ 去狠狠地艹那只母猪吧!把你们吃奶的劲都拿出来!」蒙

    面女人拍了拍包在裙子里的两个男孩的头。两个男孩都从裙子里爬了出来,他们

    的眼睛上都蒙着黑布,看上去一模一样……。

    绫濑看着两个「高诚」,眼泪禁不住又掉了下来,她万念俱灰,真的想一死

    了之。就在这时,两个「高诚」已经爬到了她身边,一个从前面,一个从后面控

    制住了她。绫濑惊慌起来,她无力地喊着:「高诚!高诚!不要啊!」却不知哪

    一个才是高诚……。

    两根滚烫粗硬的肉棒一前一后地刺入了绫濑的身体,同时抽动了起来,肉穴

    传来的强烈快感和菊花被撕裂的剧烈痛感让绫濑声嘶力竭地喊叫着,她绝望地挣

    扎着,但却逃不出自己两个「儿子」的轮奸地狱……。

    两个男孩的欲望空前的强烈,他们疯狂地在绫濑身上发泄着自己的欲火,变

    换着各种姿势奸污着崩溃的绫濑,绫濑身上每一处可以容纳肉棒的地方都被玷污

    了。当两个男孩终于体力不支,倒在地上的时候,绫濑已经像一个被玩坏的布娃

    娃一样,被随意地丢弃在地上,她浑身都是腥臭的淫水,嘴里、菊花里、肉穴里

    都向外流着白浊的精液,最可怕的是她还清醒着,清醒地感受到了整个轮奸的全

    过程,每一次插入,每一下抽动,每一次喷射……绫濑的眼中已经没有了生气,

    她的灵魂已经彻底被蒙面女人摧毁,只剩下了一具肮脏的皮囊……。

    第五十章电梯中的奇妙体验。

    周六的晚上,中村俊介苦着脸坐在办公室里,一口接一口地抽着香烟,却怎

    么也无法消解自己内心的郁闷……妻子这段时间对他异常的冷淡,连手都不让他

    碰。虽然自己心脏不太好,不能保质保量地满足妻子在闺房之内的要求,但还是

    渴望男女之间的温存的,这么长时间不碰女人,他还是有点难受的。绫濑不会是

    外面有人了吧?中村咳嗽了一下,摇了摇头,绫濑是个虔诚的教徒,她不会干这

    种事。一定是念经念傻了,那些信教的最后都会变成性冷淡!中村恨恨地摁灭了

    烟头。工作上百事缠身,家庭生活又索然无味,所以中村打算忙里偷闲去找点乐

    子,排解一下生活的压力。

    中村驱车来到了滨海市最大的赌场,打算开心一下!他来到了贵宾区,找了

    一个自己喜欢的位置坐了下来,开始玩他最喜欢的德州扑克。他今天运气不错,

    连着赢了好几把,直接把他身边那个面色阴沉的中年人赢光了。中村满脸得意地

    目送那个倒霉鬼离开,然后扭回头搓了搓手,准备继续大战。突然,一阵幽幽的

    香气飘了过来,中村吸了几口,顿觉心旷神怡。

    「我可以坐在这吗?」一个淡雅的声音在中村身边响起。中村扭头一看,发

    现是一个身材苗条的中年美妇,她乌黑的头发盘的很精致,五官异常清丽,上身

    穿着白色的欧式丝绸衬衫,外面套着黑色的套裙,本来有些古板的打扮在她身上

    显得那么高贵,纤柔的玉手上戴着一枚造型很像蜘蛛的银白色戒指。整个人感觉

    非常高雅,但又有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气。中村不露声色地轻轻吸了几下,

    那诱人的香气就是从这位美女身上飘出来的,中村对她产生了一丝好感。他在这

    个赌场玩了好多年,但却从来没见过这位美女,不禁有些好奇。

    中村今晚的运气爆棚,本来他就善于计算,是一个玩牌的好手,再加上好运

    的加持,直接大杀四方。而坐在他身边的那位美女,几乎是把把输,不到一个小

    时,她带来的一盒筹码就见底了。

    这把高冷美女用她所剩的筹码和中村杠上了,最后一开牌,还是中村赢了。

    「先生玩的一手好牌呢!」那位美女叹了口气,对中村微笑了一下,就站起

    来准备离开。

    「这位女士,请稍等!」中村叫住了她。

    「看你也是第一次来玩吧,我把我的筹码分你一半!」中村很大方的把自己

    跟前的筹码拨了一部分过去。

    「感谢您的慷慨~ 」那位高冷的美女对中村报以感激的微笑,又优雅地坐了

    下来。中村顿时感觉自己异常的有绅士风度,把胸脯挺的高高的。可是那位美女

    的牌技实在是太糟了,一个小时不到,中村分过去的筹码又大部分回到了他手里。

    高冷美女似乎有些沮丧,她让侍者拿来了支票本,签了一张支票,塞在了中

    村胸前的口袋里,一股诱人的香气随着美女的靠近,扑面而来。中村轻轻地嗅着,

    不禁心旌神摇,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美女已经走远了,中村顿时感觉索然无味,

    离开了赌场。回家的路上,中村掏出那张支票,看了一眼,「纯子」,真是个好

    听的名字啊!他又把支票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上面还残留着一点美女的香味……。

    回家之后,中村失眠了,美女那靓丽的身影和诱人的香味一直在他脑海里徘

    徊,久久不能散去。第二天晚上,中村又鬼使神差地去了那间赌场,想要再次邂

    逅那位美女。中村又到那张牌桌坐下,心不在焉地随便玩着,不时地环顾四周,

    寻找那美妙的身影。突然,一阵熟悉的香气飘了过来,中村笑了。美女又坐在了

    他的身边,牌技依然很差,但是比昨天好了那么一点点,输的没那么快了。过了

    一个多小时,美女桌上的筹码又见底了,在荷官洗牌的间隙,中村抓起两摞筹码,

    放在了美女的跟前。美女转过头,对他报以感谢的微笑,但是眼中却多了一丝笑

    意。

    接连三天,中村都在赌场碰到了这个牌技差劲的美女,中村的口袋里又多了

    两张支票。美女又一次输光离席,中村也赶紧跟了上去。美女在前面袅袅婷婷地

    走着,中村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走到电梯口的时候,美女发现了中村。

    「这位先生,是觉得我今天没有给你签支票么?」她很有礼貌地问道。

    「哦,不是!不是!您误会了!我是想把这些支票还给您,作为一名绅士,

    赢女士的钱总是不大光彩的!」中村恭敬地掏出了那些支票递了过去。

    「谢谢~ 」美女接过了支票。

    「在下中村俊介~ 」中村潇洒地伸出了手。

    「目黑纯子~ 」美女和中村握了握手,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美女今天穿

    的是一件酒红色的连衣裙,画着宴会妆。

    「纯子小姐今天是去赴宴了吗?」中村小心地问着。

    「是啊,就是去晃了一圈,发现都是一群无趣的糟老头子,我就提前出来了,

    来这里玩两把。」美女微笑着看着中村,似乎对他很有兴趣。

    「哈哈,那纯子小姐一定没有吃饭吧,我请您吃饭,请您赏脸~ 」中村表现

    地风度翩翩。

    「谢谢您的好意,不过您把支票都还给我了,还是我请您吃饭吧~ 」纯子平

    静地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还是我来吧!不能让女士请——」中村觉得不好意思。

    「中村先生,我不喜欢别人违背我的意思。」纯子打断了中村的客套,目光

    炯炯地看着他,身上爆发出一股不可违逆的气势。

    「呃……那好吧。」中村被美女的气场震慑,略略有些尴尬。

    纯子带中村来到了一家颇有情调的西餐厅,选了一个安静的位置,点好了菜。

    和这样一位大美女面对面坐着,中村不禁有些局促,他稍微松了松自己的领结。

    「中村先生的牌玩的可真是好呢!」纯子先开口了。

    「纯子小姐过奖了,运气好而已!」中村谦虚地回答。

    「您就不要过谦了。中村先生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好的涵养,真是难得啊~ 」

    纯子把玩着面前的酒杯,似乎对中村很有兴趣。

    「我已经四十多了,不年轻了!」中村在这位气势逼人的美女面前感觉自己

    都不会说话了。

    「那您还真是保养的好呢,看起来最多35!」纯子放下了酒杯。

    「纯子小姐过奖了!不知纯子小姐的先生是哪位啊?能娶到纯子小姐这样的

    美女,可真是有能耐啊!」中村想要了解更多情况。

    「哼!我现在是单身,三年前离婚了!我不想提以前的事!」纯子喝了一口

    酒,似乎有些不快。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多嘴!请纯子小姐见谅!」中村赶忙道歉。

    「没事。像中村先生这么英俊潇洒,一定有不少追求者吧!」纯子笑吟吟地

    看着中村。

    「哪有啊!要是有就……不用……天天来玩牌了。」中村突然觉得有什么东

    西在蹭自己的小腿,是一只穿着高跟鞋的美脚。中村咽了一口口水,尴尬地笑了

    一下。

    「那我可以追求你么~ 」纯子风情万种地说着,悄悄脱下了高跟鞋,缓缓地

    磨蹭着中村的腿,一路向上。

    「当然……可以!」中村被纯子的美脚撩拨地心猿意马。

    整整一顿饭,中村都被纯子的美脚控制着,先是小腿,后是大腿,最后纯子

    的美脚直接踩在了中村的肉棒上。纯子的节奏控制地很好,每当中村感觉自己快

    要发射的时候,纯子都会恰到好处的把脚移到别的地方去。中村的内裤已经被自

    己分泌的淫水浸湿了,这种始终在高潮附近徘徊的感觉是他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

    「好了,中村先生,时间不早了~ 我该回家了~ 」纯子收回了自己的美脚,

    利落地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中村赶紧站起来跟上去,他还在期待着更美妙的

    剧情。

    「中村先生,我想去天台看星星。」纯子摁下了到顶楼的按钮。

    很晚了,电梯里只有中村和纯子两个人。纯子突然靠在了中村的身上,一只

    手揽住了中村的脖子,另一只手隔着裤子握住了中村的肉棒,一股淡淡的香气飘

    进了中村的鼻子里,中村感觉自己似乎被点燃了一样,面红耳赤,口干舌燥。

    「看着电梯的层数,到顶层时,我会让你射出来哦~ 」纯子凑到中村耳边轻

    声说。纯子的玉手撸动着中村的肉棒,在他的耳边轻轻地呻吟着,身上的香气一

    波又一波地向中村袭来。在气味、声音和触感的全方位立体刺激下,中村体会到

    了前所未有的快感,电梯上升的速度很快,他呆呆地看着电梯的层数不停地往上

    跳,而他的快感累积地比这个还要快。

    「叮!」电梯到了顶层,中村感到自己的脑子里轰地响了一声,一阵强烈的

    轻松和舒畅感从下体传遍了全身,他喷了!中村靠在电梯上,呆滞地喘息着,纯

    子放开了他的肉棒,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塞在了中村的嘴里,然后把摁了一楼,

    走出了电梯。电梯载着失神的中村,快速地下降,当中村回过神来的时候,电梯

    已经快到一楼了,他取下嘴里的名片收好,又把电梯摁到顶楼,但是当电梯再到

    顶楼的时候,纯子已经不知所踪了,中村怅然若失,他掏出口袋里的名片,上面

    写着:「目黑纯子古典音乐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