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的禁忌爱恋】【堕】(第二卷)(38-39)

作品:《堕(新版)

    第三十八章高诚的潮吹体验。

    「喂~ 蠢猪~ 醒一醒~ 给我跪好!」丽奈站起身,用靴尖拨弄着高诚的脸。

    精疲力尽的高诚只是轻微地颤动了一下,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他居然对我

    的命令毫无反应!丽奈心中一股无名火涌了上来,狠狠地踢了高诚的肚子一脚。

    高诚惨叫一声,双手捂着肚子缩成了一团。

    「下贱的东西!给我跪好!」丽奈愤怒的呵斥着,无情的鞭子像雨点一样落

    在了高诚身上,鞭子破空的声音、抽打皮肉的声音和高诚的惨叫声在房间里回荡。

    高诚挨不过丽奈的鞭子,忍痛挣扎着爬起来跪在丽奈的面前,身体微微的颤

    抖,眼泪已经流了下来,和脸上的汗水混成一团。看到高诚乖乖地服从自己的命

    令,丽奈心中一阵得意,又狠狠地抽了高诚几下,方才作罢。

    「以后见到妈妈,就要这样跪好,记住了嘛~ 蠢猪~ 」丽奈一脚把高诚的头

    踩在了地板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记住了!记住了!」高诚的脑袋磕的生疼,但还是得忍着痛恭敬地回答。

    「喂~ 蠢猪~ 你把妈妈的靴子都弄脏了呢!」丽奈用鞭子指着靴筒内侧,似

    乎很不满意。

    「对不起!对不起!」高诚诚惶诚恐。

    「用你的臭嘴,把我的靴子清理干净!」丽奈把玩着手中的鞭子,一双桃花

    眼中满是凶淫。高诚看着靴筒内侧的污渍,迟疑了一下,那是他的肉棒留下来的

    痕迹,要让他用嘴去舔,他有点接受不了。

    「快点!蠢猪!」丽奈的目光开始变得冰冷,声音也透出了不满和愤怒。高

    诚听到这声音心中一紧,闭上眼睛就开始舔舐靴子上的污渍,一股咸腥骚臭的味

    道混着皮革特有的味道在他嘴里扩散开来。高诚的眼泪又流了下来,这次是因为

    屈辱,极度的屈辱……。

    「对~ 对~ 就是这样~ 像狗那样舔~ 这才是妈妈的乖孩子~ 」丽奈用皮鞭轻

    轻地拍打着自己的手掌,看着高诚那顺服的样子,心中涌起无限的快意和满足感,

    她的下体也传来一阵一阵的收缩,让她感到浑身发热。高诚卖力地舔舐着丽奈的

    靴子,恨不得整只靴子都吞进肚子里。突然,丽奈用双腿夹住了高诚的脖子,而

    且越夹越紧。

    「高诚君~ 你现在就是我脚下的一条狗了~ 我可以把你搓圆揉扁,甚至玩死

    你都可以~ 没人会知道的哟~ 啊哈哈哈~ 」丽奈得意而又残忍的笑着,而她两腿

    之间的高诚已经憋的满脸通红,想要掰开丽奈的双腿却又不敢,只是轻轻的抓着

    那销魂的脚踝。

    在高诚憋的快要昏迷的时候,丽奈终于放开了他。高诚颓然地跪在地板上,

    大口地呼吸着,一边喘息一边咳嗽。丽奈缓缓地蹲了下来,一只手抚摸着高诚凌

    乱的头发,另一只手伸向了自己的下体,按揉着淫水满溢的花园,面色潮红,娇

    喘连连。

    「高诚君真是一只乖狗狗呢~ 妈妈要奖励你哟~ 」丽奈的语气激动而又充满

    了诱惑。高诚只是大口地喘息着,他的大脑因为刚才的缺氧而有些迟钝,看东西

    也模模糊糊的,完全没注意到丽奈又走出了房间。

    随着高跟叩打实木地板的「哒哒」声,丽奈那完美的双腿又出现在了高诚的

    眼前。高诚抬起头,看着眼前美丽、神秘而又凶残的女人,她脸上露出一丝兴奋

    却又交织着残忍的微笑,右手拿着一根紫色的棒状物体,看上去就像……男人的

    阳具,但是长了很多,上面还连着黑色的带子。

    丽奈拉开了自己裆部的按扣,遮挡着私处的布料坠落下来,在玉腿之间摇晃

    着,水淋淋的花园就这么暴露在了高诚的面前。高诚看着那粉嫩的、还在微微蠕

    动的神秘肉穴,不禁有些恍惚,毕竟是他第一次看到女人的私处,男性的本能驱

    使着已经被榨干的肉棒再次蠢蠢欲动。

    「好看么~ 高诚君~ 」丽奈用包裹着皮革的玉手抠挖着自己的花园,发出淫

    靡的声响,泛滥的蜜汁顺着手指滴落在地板上。高诚已经看傻了,他从未见过如

    此淫靡诱惑的景象。

    「啊~ 啊~ 啊~ 」丽奈把那根紫色的双头阳具缓缓地插进了自己的肉穴里,

    直至连根吞没。丽奈的脸上泛起一阵潮红,她轻轻地喘息着,好一会儿才睁开了

    眼睛,开始用黑色的带子把假阳具固定在自己的胯部。

    「Hola~ 妈妈的家伙比你的大一些哦~ 」丽奈用阳具抽打着高诚的脸,

    得意地说着。

    「喂~ 蠢猪~ 给我口交!快点!」丽奈凶淫地命令着高诚。高诚迟疑了一下,

    他没反应过来。丽奈看着高诚那呆头呆脑的样子,又是一阵无名火起,双手揪住

    高诚的头发,腰部用力向前一挺,直接把假阳具捅进了高诚的嘴里,直到喉咙。

    嘴里突然顶进来这么一个大家伙,高诚禁不住干呕了几下,眼泪都憋了出来,但

    丽奈却不为所动,只是抓着高诚的头发,紧紧地用阳具顶着他的喉咙。

    待高诚的干呕停止了之后,丽奈开始一只手抓着高诚的头缓缓地前后拉动,

    紫色的阳具在高诚的嘴里进进出出。因为突然的巨大异物的刺激,高诚的口腔里

    开始分泌大量的唾液,而嘴巴又被撬开,不能闭合,于是口水开始顺着嘴角向下

    流淌,弄得整个下巴都是湿淋淋的。阳具碰撞刮擦口腔和舌头的不适感和硅胶的

    苦涩味道让高诚皱起了眉头,被人强迫口交的屈辱感冲击着高诚单纯的心灵,他

    感觉自己似乎是一个被暴徒凌辱的少女。

    丽奈的动作越来越粗暴,速度也越来越快,高诚被阳具捅的不停地干呕,涕

    泗横流。「呵呵~ 你现在就像最下贱的妓女在给客人口交呢~ 啊哈哈哈~ 」丽奈

    一边侵犯高诚的嘴,一边打压着高诚的自尊心。

    「喂~ 蠢猪~ 学会怎么服侍妈妈的阳具了么~ 」突然,丽奈放开了高诚的头

    发,双手叉腰,得意地看着高诚那痛苦的样子。

    「蠢猪,好好地给我舔!」丽奈的声音冰冷而残忍。高诚此时已经完全被丽

    奈支配了,丝毫不敢怠慢,开始笨拙地舔舐着那紫色的阳具,每当阳具撞到他喉

    咙的时候,都会禁不住干呕一下。渐渐地,高诚的动作熟练了起来,也不再碰撞

    到自己的喉咙,只是不停地用嘴巴套弄着那根紫色的阳具,晶莹粘稠的口水顺着

    嘴角流到下巴上,又滴落在地板上,弄得地板上湿漉漉的一滩。

    「啊哈哈哈~ 你还真是块当妓女的好材料呢~ 口活儿很不错哟~ 」丽奈得意

    地笑着,用尖刻的话语刺穿高诚残存的自尊。高诚屈辱地闭上了眼睛,不想看到

    丽奈那嘲弄的笑容。又舔了一会儿,丽奈突然揪住了高诚的头发,狠狠地捅了几

    下高诚的喉咙,「艹死你个小贱货!」丽奈恶狠狠地骂着,高诚痛苦地发出了含

    糊的闷哼声,然后丽奈才猛地一下拔出了那根可怕的阳具,带出了一大坨黏糊糊

    的口水。高诚跪在地上干呕着,狼狈不堪。就在高诚以为自己终于解脱了的时候,

    丽奈已经走到了高诚的背后,一脚揣在了他的屁股上,高诚一下子扑了个狗吃屎。

    丽奈骑在了高诚的大腿上,双手抓紧高诚的臀瓣向两边用力掰开,那毫无防备的

    菊门一下子暴露在了湿润的阳具跟前。

    高诚摔了一个狗吃屎,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感觉到菊门传来一阵撕裂般

    的痛楚,一个庞然大物就这么毫无征兆地突然撞了进来。

    「啊!放开我!放开我!」高诚疼的大叫,身体扭动着,像一只可怜的泥鳅。

    「别反抗了~ 宝贝儿~ 一会儿就会舒服起来的~ 呵呵呵」丽奈舔了舔嘴唇,

    美目中闪过嗜虐的光芒。她从乳沟中掏出一个小小的遥控器,按动了上面的按钮,

    连接着两人的紫色阳具发出了嗡嗡的蜂鸣声。丽奈舒服地眯起了眼睛,但双手依

    然死死地摁着高诚的腰。

    高诚只觉得身体里的那个庞然大物开始振动起来,不停地撕扯着脆弱的菊门,

    而且越来越热。高诚的五官皱在了一起,双手撑着地板想要逃离这巨物的奸淫,

    但是没用,因为腰部被丽奈控制住了,仅凭他双手的力量是无法摆脱的。高诚不

    停地挣扎着,哀嚎着,但丽奈只是冷笑着看着高诚痛苦的样子,就像玩弄猎物的

    狮子一般。

    终于,高诚停止了挣扎,无力地趴在地上,眼泪夺眶而出,默默忍受着后庭

    的痛楚。渐渐地,痛楚消失了,他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不停振动的阳具也在刺

    激着他的前列腺,让他有一种奇妙的快感,脸也慢慢地热了起来。丽奈敏锐地捕

    捉到了高诚的变化,放松了摁压他腰部的力量,但高诚并没有借此机会暴起挣扎。

    丽奈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她知道,时候到了。来吧!高诚!堕入深渊吧!

    丽奈抬起高诚的屁股,用力地把腰往前一挺,紫色的阳具连根没入了高诚的

    后庭。

    「啊……」高诚发出了半是痛苦半是幸福的呻吟,整个人都软踏踏地趴在了

    地上。丽奈冷笑着,开始抽送那根紫色的阳具,阳具在抽插的同时也刺激着她的

    花园深处,无比的受用。

    「Hola~ 很爽是不是~ 高诚君~ 其实男人最刺激的高潮,是从后面来的

    哦~ 高诚君~ 」丽奈一边抽插着,一边用诱惑的语气引导着单纯的高诚。高诚只

    是伏在地上微微颤抖着,面色潮红,手指和脚趾都蜷了起来。随着丽奈的抽插,

    高诚的呻吟越来越淫荡,丽奈也越来越兴奋。

    「Hola~ 高诚君,想不想体验一下最刺激的高潮~ 嗯~ 」丽奈继续诱导

    着高诚,一只手顺着臀部滑向了高诚的下体,一把握住了高诚那胀地通红的肉棒。

    「哎哟哟~ 菊花被人艹着,你还能勃起啊~ 你可真是一头下贱的蠢猪~ 」丽

    奈一边撸动着高诚的肉棒,一边狠狠地羞辱高诚。但是高诚此时已经丧失了理性,

    完全沉浸在菊门和肉棒的双重刺激之中,发出了老流氓听了都会脸红的浪叫声,

    满脸都是陶醉和幸福的表情。丽奈突然停止了侵犯,奔驰的列车戛然而止,高诚

    睁开了眼睛,恢复了一点理智,一股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我居然被一个女人

    侵犯,还兴奋成这个样子!这真是太羞耻了!高诚觉得,如果现在地上有个缝,

    他都恨不得一头扎进去再也不出来了。

    「喂~ 高诚君~ 喜欢妈妈的阳具么~ 嗯~ 」丽奈得意地问道,但是高诚却只

    是低下了头,不敢回答。

    「你的肉棒替你回答了哦~ 它说喜欢呢~ 」丽奈用手指轻轻地剐蹭着高诚那

    不停涌出淫水的马眼,强烈的刺激让高诚禁不住颤抖,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

    「你还想不想让妈妈把你艹到高潮呢~ 想的话就叫一声~ 」丽奈用极度诱惑

    的语气说着,包裹着性感黑皮手套的玉手不停地刺激着高诚的龟头,一阵又一阵

    的快感让高诚的身体不停地颤抖。

    虽然丽奈停止了侵犯,但是龟头被玩弄的刺激和后庭阳具的不断的振动还是

    让高诚保持在半高潮的状态,他的大脑告诉他要拒绝,而他的身体却呐喊着要继

    续。

    「再给你30秒钟考虑~ 」丽奈见高诚不说话,手上加紧了套弄肉棒的力度,

    同时把阳具的振动和发热都开到了最大。下体和后庭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很

    快就吞没了高诚那所剩不多的理智。

    「还有5秒钟哦~ 5~ 4~ 3~ 2~ 」丽奈使出了绝技,把拇指尖抵在肉棒

    最敏感的那个点上,快速地抠动着,这最后一击终于击溃了高诚的理智,他再也

    忍不住了。

    「艹我吧!妈妈!艹我吧!我想高潮!我想高潮!」高诚哭喊着,身体已经

    发红了。丽奈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了,高诚说出了这句话,就再也回不了头

    了。

    「高诚君~ 请注意~ 我说的是叫哦,你这是喊~ 狗狗应该怎么叫啊~ 」。

    丽奈把高诚逼到了悬崖边上,他背后就是无底的深渊。

    「汪!汪汪!汪汪汪!」高诚涨红了脸,用力地学着狗叫,他此时此刻只想

    高潮,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啊哈哈哈~ 真是一只乖狗狗~ 妈妈就让你体验一下什么是真正的高潮吧」。

    丽奈得意地大笑,又开始猛烈地侵犯高诚的菊花和肉棒,速度和频率都加快了许

    多。久违的快感大潮又从后庭和肉棒涌来,瞬间淹没了高诚。高诚无力地趴在地

    板上,闭着眼睛感受着这让他眩晕的一波波快感。

    「妈妈的阳具怎么样~ 嗯~ 妈妈的玉手怎么样~ 嗯~ 」丽奈满脸迷醉的神情,

    一边猛烈地进攻着高诚,一边拍打着高诚白嫩的臀瓣。

    「啊~ 啊~ 好棒!都好棒!啊~ 」高诚迷乱地浪叫着。

    「那就射出来啊~ 猪猡!快射啊!」丽奈激动地喘息着,一边进攻高诚的菊

    花和肉棒,一边用力地拧着高诚的臀肉。

    「啊!啊!我射不出来!我射不出来!」高诚无力地哭喊着,经过之前的强

    力榨取,他的肉丸存货已经全部被清空了。

    「那就活活地艹死你吧!哈哈哈哈!」丽奈的眼中射出疯狂的嗜虐之光,征

    服高诚的强烈欲望和下体传来的如潮快感已经让她的女王之魂燃烧到了顶点,她

    要让高诚射出来,不让就让他死。

    丽奈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疯狂地耸动着自己柔软的腰肢,一只手死命地套弄着

    高诚的肉棒,丝毫不顾及高诚的肉棒边缘已经渗出了血丝,另一只手狠狠地掐住

    了高诚肋下最柔弱的那块肉用力地扭动着、撕扯着。空前强烈的快感和痛楚一下

    子涌进了高诚的大脑,纠缠着、碰撞着、咆哮着,似乎要把他的脑浆直接煮沸。

    高诚的脸高高扬起,涨的血红,眼珠向上翻着,露出大片的眼白,嘴巴无声的大

    张着,唾液如同小溪一般从嘴角淌下,浸湿了整个胸膛。丽奈此刻也咬紧了牙关,

    一言不发,原本被浪叫和淫语充满的房间此刻却静了下来,只能听见呼哧呼哧的

    喘气声和肉体摩擦的噗呲声。

    高诚感觉自己此时就是两条大河交汇处的一条小鱼,被奔流的河水冲的不停

    翻滚旋转,却不知自己会漂向何方。在天旋地转之中,一股强烈的射精感像毛毛

    虫一样从肉棒根部向肉棒顶部蠕动,等到了马眼处的时候,却停住了,怎么也爬

    不出来,反而用自己身上的毒刺不停地蛰着马眼,难受至极。高诚全身紧绷,想

    要把马眼里卡着的那只毛毛虫给喷出来,可是却做不到。后庭和肉棒传来的快感

    和肋下强烈的痛楚不断挤压着高诚的身体,也想要把那只毛毛虫给挤出来。高诚

    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爆炸了,眼前已经出现了金色的斑点,耳朵里满是嗡嗡的声

    音。就在这时,高诚感觉一股热流从自己的盆腔深处涌向了肉棒,直冲到马眼处,

    一点一点地把那只可恶的毛毛虫向外推。

    终于,那只可恶的毛毛虫被热流推出了马眼,一股晶莹的水流从憋涨地通红

    的肉棒里怒射而出。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积蓄压抑了已久的快感

    就像原子弹爆炸一样涌遍了全身,无比强烈的舒爽、惬意和轻松让高诚的每一根

    神经都在颤抖、在歌唱,高诚仿佛看到那只折磨了他许久的毛毛虫变成了美丽的

    蝴蝶,在他眼前飞舞。他的身体一下子放松下来,昂扬的肉棒又不受控制喷出了

    几股水流,每一次喷射都会让他像触电一般颤抖,整个人就像飞行在云间一样无

    比舒畅。

    「啊哈哈哈~ 你这下贱的东西~ 居然潮吹了!」丽奈的胸脯也剧烈地起伏着,

    看到高诚居然被她艹到潮吹,还是让她兴奋不已。丽奈拔出了阳具,费力地站起

    身,走到高诚面前,看着他那恍惚而又幸福的模样,心中无比的喜悦,好了,高

    诚君,你再也离不开我了呢~ 呵呵呵呵~ 丽奈解开固定阳具的带子,拔出犹在振

    动的温热阳具,这销魂的感觉让她的子宫都在颤抖,不由得娇喘连连,媚眼如丝。

    丽奈把阳具扔在一边,一把揪起高诚的头发,拉到自己的胯下,泛滥的蜜汁不停

    地滴落在高诚的脸上。

    「高诚君,你的脸好脏啊~ 妈妈给你洗洗脸,喝点水,好不好啊~ 」丽奈开

    心地说着,但是高诚此时已经快要昏过去了,再一次无视了丽奈。

    「啪!啪!」两记大耳刮子结结实实地抽在了高诚的脸上,把他从云端抽回

    了地面。高诚定睛一看,发现丽奈正愤怒地看着他,眼中射出冰冷凶淫的寒光。

    「喂!高诚君!要不要喝点水啊?」丽奈用充满威胁的语气问道。

    「要!要!」高诚打了个寒颤,他真的怕了,不敢违抗面前这个女人的命令。

    「把嘴张大,接好了!一滴也不许洒出来!」丽奈冷冷地命令着。

    一滴,两滴,淡黄色的液体顺着丽奈湿漉漉的花园流进了高诚大张着的嘴里。

    高诚就这么乖乖的接着,一点也不敢怠慢。圣水越流越快,汇成了一道金色的丝

    线,连接着高诚的口腔和丽奈的花园。

    终于,最后一滴圣水在摇晃了几下之后,终于落进了高诚的嘴里,高诚的心

    也终于放下来,他喝掉了全部的圣水,一点也没有洒出来。看着高诚那诚惶诚恐

    的乖巧样子,丽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残忍的笑声在房间里回荡……。

    第三十九章迷奸洗脑术。

    中村俊介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输液器里缓缓滴落的药水,他活动了一下

    自己的舌头,感到一阵干涩和酸苦。

    「俊介!俊介!你醒了呀!」一个关切里透着温柔的声音传入了中村的耳朵。

    中村费力地扭过头,看着床边的妻子,艰难地问着:「高诚呢?高诚去哪了?」。

    入江绫濑的眼睛一下子红了,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了下来,顿时泣不成声。

    自己的儿子突然失踪了,这放在哪一对父母身上,都是不可接受的沉重打击。

    「你先好好休息,我已经发动全部力量去找了!」绫濑强忍住眼泪,挤出一

    丝微笑。

    中村俊介闭上了眼睛,回想着自己昏倒之前的一幕一幕,他觉得自己的儿子

    绝不是那种会逃婚的人,高诚跟佳美子的关系还是不错的,而且自己和绫濑也从

    未难为过他,根本不会有所谓的追寻理想的事情发生。再加上那天婚车司机那奇

    怪的样子,这一切一定是一个阴谋!高诚必然是被人绑架了,但是却伪装成逃婚

    来掩人耳目。

    「那佳美子现在怎么样了?藤堂呢?」中村有气无力地问着,他也知道此时

    应该休息,无奈心急如焚,根本放不下这些事情。

    「佳美子没事,就是受了刺激,这两天都躲在屋子里,不愿见人。我跟藤堂

    解释过了,他也相信高诚是不会逃婚的,也在积极地查这件事,只是现在滨海市

    的人都知道高诚逃婚的事情了,各种各样的流言全都出来了,真是讨厌!」绫濑

    轻轻握着中村的手,耐心地解释着。

    在病床上又躺了一天之后,中村俊介强撑着出院了。他颓然地坐在沙发上,

    捂着仍在隐隐作痛的胸口,思考着到底有哪些人会对自己的儿子下手。就在这时,

    家里的佣人给他送来了一个鼓鼓囊囊的文件袋。

    「这是什么?」中村疑惑地问道。

    「这是我们早上收到的,上面写着务必要您亲启,否则后果自负。」佣人恭

    敬地回答。

    中村闻言一下坐了起来,一把扯开了文件袋,里面是一团报纸,他小心翼翼

    的拆开来,发现报纸里包着一盘录像带。中村赶忙叫佣人把电视和录像机搬过来,

    播放这盘录像带。

    录像带的前十几分钟都是黑的,中村越看越生气,他觉得会不会是有人戏耍

    他,但是也不敢快进。他又耐心看了两分钟,还是黑的,就在他打算让佣人盯着,

    自己休息一会儿的时候,录像带上出现了略有些模糊的画面,那是一个方形的水

    池,水池里泡着一个穿着破烂衣服的人,眼睛被黑布蒙着,嘴巴里也塞着一团东

    西,从身形和脸部的轮廓来看,很像是高诚。突然,一条蒙面的彪形大汉闯进了

    画面,开始揪着那个人的头发把他往水里摁,那个人开始挣扎,无比的凄惨。这

    时,画面又变黑了,但是荧幕上却出现了一行字:中村俊介,想要你儿子活命,

    就下个礼拜五晚上自己带5亿日元到滨海市西山公园的79号垃圾桶等着,不许

    报警,负责后果自负。

    与此同时,在滨海市的某个神秘的房间内,高诚颓然地侧卧在地板上,他已

    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连续两天的榨取和折磨已经耗干了他的体能储备。那个神

    秘的蒙面女人已经离开了房间,高诚回味着刚才的疯狂,心中半是留恋,半是内

    疚,他留恋那种销魂蚀骨的高潮体验,但是对自己完全被神秘女人支配而感到内

    疚,尤其是还为了高潮喊出了那么羞耻的话语。

    这时,门开了,那个装束奇怪的女孩子Key又走了过来,端了一盆热水,

    里面漂着一条白色的毛巾。女孩默默地擦拭干净了高诚身上的污渍,换了一条干

    净的床单,然后按动机关把高诚重新固定回原来的「大」字型,最后把调教留下

    的污渍和凌乱收拾好之后,又默默地离开了。高诚看着这个奇怪的女孩心中暗想,

    也许我以后也会变成这样吧,前途未卜的恐惧和无力反抗的绝望涌上心头,高诚

    只得盯着华丽的天花板,静静感受着一阵又一阵的痛苦和疲惫,不知不觉地就睡

    了过去……。

    在隔壁的房间里,丽奈卸下了包裹着自己绝美面容的皮质面罩,长出了一口

    气。

    「真是精彩的调教呢~ 不愧是丽奈!」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美女一边鼓掌一

    边赞叹着。

    「谢谢,浅美!这个小子已经开始堕入深渊了哦~ 」丽奈得意地说着。

    「哼哼哼~ 是啊~ 你已经剥光了他的自尊,接下来,就该给这小子洗脑了呢

    ~ 」浅美把玩着手中的药瓶,眼中射出一缕寒光。

    「是啊~ 浅美~ 洗脑的事情,还要拜托你了~ 」丽奈恭敬地说道。

    「那是自然,不过这次我可要好好地品尝品尝高诚这个小嫩肉的味道呢~ 源

    太我不好下手,高诚你可不能再抢了哟~ 」浅美的眼中闪过一抹饥渴。

    高诚正在熟睡的时候,房间的门又开了,一个身穿粉色丝质睡袍,脸上戴着

    白色丝质眼罩的女人走到了高诚的床边。她手里拿着一团黑色的丝袜,一下子捂

    在了高诚的口鼻之上,高诚静静地呼吸着,把丝袜上的气味全部都吸了进去。过

    了一会儿,高诚醒了,睁开了眼睛,但是眼神却格外的迷离,似乎神志不清。

    「高诚~ 高诚~ 」浅美轻轻地呼唤着高诚的名字,但是这声音在高诚听来,

    却是如同雷鸣一般。

    「你……你是谁?」高诚迷茫地问着。

    「我是你的梦中女神——丝袜女神。」浅美诱惑地说着。

    「你……你要干什么?」高诚喃喃地说。

    「我来给你快乐,高诚~ 要记住,丝袜给你快乐~ 」浅美一边说着,一边拿

    起一条丝袜开始撸动高诚的肉棒。高诚口鼻上捂着的那条丝袜上浸透了强效的催

    情药和迷幻药,虽然高诚刚刚被丽奈逆插到潮吹,但是肉棒子此时却又一次挺立

    了起来。

    「舒服吗?宝贝儿~ 」浅美娴熟地套弄着高诚的肉棒。

    「舒……舒服……」高诚有气无力地回答着。

    「丝袜香不香啊?」。

    「好香……好香……」。

    「滑不滑啊?」。

    「好滑……」。

    「是不是很美好?」。

    「是……」。

    「宝贝儿,要记住,丝袜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

    「丝袜……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那你还想不想更舒服啊~ 」。

    「想……」。

    「那你觉得和丝袜做爱会不会更舒服啊?」。

    「会……会……」。

    「那你想不想和丝袜做爱啊?」。

    「想……」。

    高诚的头一会儿扭向左边一会儿扭向右边,眼神飘忽不定,说话也迷迷糊糊

    的。浅美拿开了捂在他口鼻上的丝袜,脸上浮现出一抹淫荡的微笑。

    「要记住哦~ 你现在是在和丝袜做爱哦~ 」浅美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丝质

    睡袍的腰带,洁白丰满的诱人酮体暴露在了高诚的眼前。浅美丰满的胸脯起伏着,

    刚才一直看着丽奈调教这块小嫩肉已经让她欲火焚身了,现在终于到了灭火的时

    候了。

    「我是在和……丝袜做爱……」高诚喃喃地重复着浅美的话语。

    「来吧~ 小宝贝儿~ 」浅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一把扯下了睡袍,饿

    虎扑食一般扑到了高诚的身上,一下子吻住了高诚的嘴唇,用力地吮吸着、嗫咬

    着高诚滑溜溜的舌头,一对大胸摩擦着高诚的胸膛,年轻男孩那火热、结实、光

    滑的胸肌让她沉醉。浅美疯狂地亲吻、抚摸着高诚俊俏的脸庞,然后一路向下,

    越过胸膛,跨过腹部,一口含住了那高耸的险峰。浅美疯狂地舔舐和吮吸着高诚

    火热的肉棒,一根灵巧的舌头绕着高诚的龟头快速地旋转,同时不忘关照湿漉漉

    的马眼。高诚呻吟着,浅美超卓的口技让他无比受用,没两分钟,就开始嘶吼了,

    但是却什么也射不出来,只能浑身抽搐。浅美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心中暗想,

    哼哼,我百人斩浅美对付你这么一个小P孩还不是手到擒来。

    浅美抬起头,看着高诚那迷乱沉醉的表情,心中的欲火更加旺盛了,她舔了

    舔嘴唇,掰开自己那早已泛滥的不像样的肥美花园,就吞没了高诚的肉棒。滚烫

    粗硬的肉棒一下子顶到了浅美的子宫口,刺激的浅美打了一个哆嗦。1岁的肉

    棒!真是美妙啊!浅美一边赞叹着,一边开始一起一伏地享受肉棒的美好,乳浪

    翻飞,淫水四溅。

    「啊~ 啊~ 啊~ 好棒~ 好棒~ 」浅美浪叫着,享受着迷奸1岁男孩的满足

    感和肉体摩擦的快感。

    「跟丝袜做爱爽不爽?小宝贝~ 」浅美猛烈地奸淫着高诚的肉体的同时,仍

    不忘给他洗脑。

    「爽……好爽……」高诚迷乱地回答着,浅美美好的肉体和娴熟的性技所带

    来的快感太强烈,让高诚直翻白眼。

    「要记住哦~ 跟丝袜做爱是最爽的」。

    「跟……丝袜做爱……是最爽的……」高诚一边呻吟,一边重复着……

    浅美贪婪地索取着,此时已经被丽奈榨干了的高诚正是最好的泄欲对象。浅

    美变换着各种体位,享受着高诚美好的肉体,直到她高潮了三次,才恋恋不舍地

    吐出了那肿胀的肉茎,而高诚早已体力不支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