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30)第一卷完

作品:《堕(新版)

    作者:druid12345。

    字数:3798。

    第三十章 源太的生日party。

    在羞耻的释放之后,我那躁动的灵魂也随着那白浊滚烫的精液一起被射出了

    身体……我平静地躺在地板上,时间的流速似乎突然变慢了,我能看清Sark

    a夫人菊花每一个褶皱的抖动,感觉到自己呼吸时每一块肌肉的颤动,听到自己

    那闷雷般的心跳声,闻到自己口腔深处传来的恶臭。

    我是谁?我怎么会躺在这个肥白圆润的巨臀之下?我怎么会为了射精而去舔

    别人没擦过的肛门?我怎么会被人逼迫着吃下那么一大坨黄金?我到底都干了些

    什么?我已经流不出眼泪了,只剩下对自己极度的唾弃和深深的绝望。身为一个

    修习多年的剑道高手,我居然被一个女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输的一败涂地,还

    受到了她如此猛烈的侮辱和侵犯,如果是在战国时期,我应该已经切腹自尽了…

    …。

    最可怕的是,我居然还在她残酷的调教虐待之下勃起了,射精了,还射了四

    次……我对继母有着极度的迷恋,所以我半推半就地成为了她的狗奴。我对母亲

    有着深深的依恋,所以我主动选择接受她的折磨。可是今天,我和Sarka夫

    人生平第一次相见,我对她也没有丝毫的感情,我居然就这么屈服了,在她的威

    逼利诱之下,吃下了她的黄金。我对自己的本性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我感到自己

    就是一只狗奴,一只马桶,只要控制了我的性欲,就可以随意玩弄侮辱的肉便器。

    Sarka夫人站了起来,一把抓住我的脚脖子,把我朝着训练场边。Sa

    rka夫人把我拖进了浴室,我的胳膊上都被磨破了好几处。她转过身来对着我

    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Hey!Boy!Howabouttakeashower!」

    不等我回答,一股粗粗的热流就冲在了我的脸上,Sarka夫人的排量特

    别大,跟泄洪似的。我的鼻子里、嘴巴里都是圣水,呛得我直咳嗽,眼睛被蛰的

    睁不开,连耳朵里都灌进了一些。Sarka夫人看着我狼狈的样子,乐的哈哈

    大笑,「yourself!Youdirtypig!」Sark

    a夫人扯开了束缚我手腕上的布条,径自走出了浴室……。

    自此之后,我每天都要接受母亲和Sarka夫人的残酷训练,直到精疲力

    竭。Sarka夫人负责训练我的体能,这个女魔头给我装备了一副马鞍,我每

    天都要驮着200多斤的Sarka夫人在训练场里爬20圈,一旦爬的慢了,

    那根又黑又粗的马鞭就会落在我的屁股上或大腿上!Sarka夫人的怒吼和我

    的惨叫每天都在密闭的训练场里回响。

    爬行训练之后是俯卧撑训练。但是Sarka夫人的俯卧撑训练可是很特别

    的,我的双手双脚分别趴在四个凳子上,身子下面是4根点燃的蜡烛,Sark

    a夫人坐在我的身边,两根石柱子一般的美腿压在我的背部中间,控制我的负重。

    我每天要做5组这样的俯卧撑,每组100个,如果哪个俯卧撑走形了,Sar

    ka夫人就会用她手里的蜡烛在我背上滴下滚烫的蜡油提醒我。

    最后是腹肌训练,我必须倒挂在训练架上,两腿夹着Sarka夫人的假阳

    具,然后从倒立的姿势弓起来身亲吻那根假阳具,如果做的不标准,Sarka

    夫人就会狠狠的抽我一鞭子,如果假阳具掉了,就要挨20鞭子。这种变态的动

    作,我都不知道叫什么,每天要做300次。

    虽然Sarka夫人的训练很残酷,很变态,但是效果还真是不错,两个月

    下来,我的体力明显上升,而且身上肌肉的轮廓更清晰了。

    妈妈专门训练我的奴隶技巧。妈妈专门为我打造了一个箱子,正好可以把坐

    着的我装下,还能露出我的头来,妈妈则坐在这个箱子上,把我的头罩在她的裙

    子之下,享受我的口舌服务。当然,妈妈也会时常邀请Sarka夫人一起享受

    ……。

    妈妈还会找来一堆内裤和丝袜训练我的嗅觉。她让我蒙着眼在那一堆内裤和

    丝袜里找出哪些是属于她的,如果我找错了,那么我就要在头上套着妈妈的内衣,

    接受鞭子的责罚,而且禁欲的刑期要加1天;如果我找对了,我禁欲的刑期就可

    以减少半天。刚开始,妈妈的内裤和丝袜都是穿了一两天的,味道很浓,而那些

    用来干扰我的内裤和丝袜味道都比较淡,我可以比较容易地辨认出来。后来,妈

    妈开始把她穿了半天的内衣放在一堆气味浓郁的干扰内衣里来训练我,我错的越

    来越多。在我逐渐适应了这种难度之后,妈妈又提出了新的要求,让我分辨出面

    前的那堆内衣是属于几个人的。

    妈妈的训练还包括服侍女王的技巧,比如女王在什么时候需要奴隶怎样的姿

    势,如何给女王按摩,如何让女王在奴隶的身上坐的更舒服,如何保养调教用具,

    如何清洁和保养女王的靴子和鞋子……。

    两个月下来,在女王的淫威逼迫和肉欲的驱使下,我的奴性和技巧都大大的

    增强了,终于到了我生日的那一天,我被允许释放一次,当做生日礼物。当我被

    摘掉鸟笼的时候,一阵小风吹过,都会给我带来一阵酥麻的感觉,肉棒已经压抑

    的太久,变得太敏感了!妈妈就那么云淡风轻的站在我面前,对我轻轻地撩起了

    裙子。我看到妈妈那被丝袜和裙子半遮半掩的雪白大腿,就不可遏制的勃起了。

    「来啊~ 在妈妈的腿上射出来吧~ 不允许用手哦~ 」妈妈诱惑地说着。我颤

    抖着爬到妈妈的腿前,把肉棒贴在妈妈那滑腻温热的丝袜美腿上,轻轻地蹭着,

    一阵久违的舒爽感从下体传遍了全身。

    「你只有1分钟时间哦」妈妈轻松地说着,「1分钟你射不出来,就要等下

    次了哦~ 计时开始!」。

    我听到妈妈的话,心里一沉,开始疯狂地在妈妈的丝袜上磨蹭我的肉棒,那

    急躁的模样,活脱脱地就是一只泰迪在发情。我那狼狈猥琐的样子逗得妈妈和S

    arka夫人哈哈大笑。

    「10!9!!7!」妈妈看着手表开始倒计时了。我越发急躁了,就快

    到了,就快到了,马上就好了,我的肉棒根部已经涌起了一股热热的感觉。

    「6!5!4!」妈妈还在开心地说着。我的动作已经几近癫狂,髋部快速

    地上下摆动着,就像一台开足马力的机器。

    「3!2!」妈妈的倒计时在我听来犹如丧钟一般,我感觉自己仿佛已经置

    身于断头台之上,雪亮的铡刀正在朝我落下!与此同时,我的子弹已经上膛,就

    差最后的击发了。

    「1!」妈妈的红唇吐出了最后一个数,我的肛门一紧,精液如同出膛的子

    弹一般咆哮而出,把妈妈的丝袜打湿了一片,还沾了一些在妈妈的裙子上。

    「Oh!Youdirtypig!YousoakyourMommy'

    sleg!」Sarka夫人一边嘲弄着我,一边打开了蛋糕的礼盒。她把一个

    上面写着「M男源太」的小号生日蛋糕放在我面前,还插上了一根很粗的生日蜡

    烛。

    「Happybirthday!Slave!」妈妈和Sarka夫人拍

    着手给我庆祝生日。说实话,伴随着摇曳的火苗,听着妈妈和Sarka夫人的

    欢呼,我还挺开心的,尤其是在释放了之后。我们一起唱完生日歌之后,妈妈就

    把我的蛋糕端走了,Sarka夫人又把一个塑料的大盘子放在了我的面前。

    「We' llmakeamostawesomebirthdaycak

    eforyou!」Sarka夫人开心地说着,脸上露出了邪恶的微笑。我心

    里一紧,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果然,Sarka夫人脱下了内裤,半蹲在盘子上方,一大坨深绿色的黄金

    落在了盘子中间。

    「Sorry,slaveboy~ I' mlosian

    deattoomuchvegetable!」Sarka夫人回头看了看自

    己的作品,皱了皱眉,似乎有些抱歉。

    「源太,妈妈也为你准备了好吃的蛋糕哦~ 」妈妈把裙子聊起来,掖在腰里,

    也半蹲在盘子上空,一坨黄色的粪便落在了那滩绿色的糊糊中间。

    「吃吧,源太,这是妈妈精心为你准备的,这些天我一直在调整饮食呢~ 」

    妈妈用非常自豪的语气说着。

    「Swallowyourbirthdaycake!Ifyou

    ' tdothat,we' llhelpyou!」Sarka夫人的话语里带

    着深深的威胁。

    我抬头看了看面带微笑的妈妈和目漏凶光的Sarka夫人,无奈地低下头

    看着面前这一盘黄绿交融,散发着恶臭的「生日蛋糕」,一下子哭了出来!为什

    么我的生活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我要在1岁生日的这天吃这种「生日蛋糕」!

    愤怒、委屈、无奈和恐惧混着我的泪水一起滴落在「生日蛋糕」上……。

    「快吃啊~ 不喜欢吗?宝贝儿~ 」妈妈温柔的催促着我。

    「Oh!SlaveboyneedMommy' shelp!」Sark

    a夫人说着,一脚把我的头直接踩进了盘子里,恶臭的黄金一下子灌进了我的眼

    睛里、鼻子里和口腔里。

    「宝贝儿,妈妈也来帮帮你!」纯子一边说着,一边拔下了插在生日蛋糕上

    的那根蜡烛,把上面的蜡油滴落在源太伤痕累累的肩膀上。背上传来灼热的疼痛,

    脸被压的变形,鼻梁骨已经快要断掉了,口鼻里满是恶臭的粪便,我的境遇已经

    惨到了极点。肉体上的极端痛苦、精神上的极度屈辱和被女王支配控制的无力感,

    彻底点燃了我的M魂,我可耻地硬了!而且硬的发胀、发疼。

    「OhmyGod!Hegotaion!Whatadis

    gustingpervert!」Sarka夫人惊奇而厌恶地说着。

    「喜欢妈妈给你准备的生日party吗?我的乖儿子~ 」妈妈那愉悦的声

    音从上方传来。我已经彻底麻木了,沉沦了,就这样吧!我机械地张开嘴,一点

    一点地把「生日蛋糕」吞进肚子里。

    妈妈和Sarka夫人残忍的笑声在这个空荡的训练室里回响……。

    (第一卷 源太的堕落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