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29)

作品:《堕(新版)

    第二十九章 MistressSarka。

    一阵温热的感觉从下体传来,我悠悠醒转,感觉到那种温热潮湿粗糙的感觉

    从下体缓缓移到了胸部。原来是妈妈用一块热毛巾帮我擦拭身上的污秽!妈妈穿

    着一套粉色的丝质睡袍,身上散发着刚沐浴完的清香,表情很平静,没有了我昏

    倒之前的那种残忍和淫荡,又恢复了平常端庄的模样。

    「醒了呀~ 源太~ 」妈妈的声音好亲切,仿佛之前折磨我的是另一个人,而

    她毫不知情。

    我点了点头,有些畏惧的看着妈妈,不知道妈妈到底要干什么,只是乖乖地

    躺在那,任由妈妈擦拭着我肮脏的身体。我夹了夹菊门,发现那个跳蛋也被妈妈

    取出来了。妈妈专心地擦拭着我的脸,眼中满是关怀和怜惜,我很难把她和今天

    给我带来无尽羞辱与折磨的那个乖张凶淫的女王联系在一起。

    「好了~ 不要赖在地上了,会着凉的~ 去洗个澡,该睡觉了~ 」妈妈温柔地

    说道。我看了看表,已经夜里2点半了!我爬起来,给妈妈磕了个头,就向浴室

    走去。

    我站在淋浴头下,热水哗啦啦地冲刷着我的脸,我张大了嘴,不停地漱口,

    想把嘴里那恶心的精液味和尿骚味吐掉,但是我心头的屈辱感却怎么挥之不去。

    我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我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我不停地问自己。我已经喝下

    了两个女人的圣水了!看来我真的是一个马桶……马桶源太!我无力地跪了下来,

    在水龙头下无声地哭泣着……。

    纯子看着电脑屏幕上有些模糊的画面,里面是一个大男孩正跪在淋浴头下哭

    泣。纯子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喃喃地摸着屏幕说:「源太啊,你不要怨妈妈哟~

    只有这样,你才不会离开妈妈啊~ 妈妈会给你幸福的~ 呵呵呵呵~ 」一丝残忍的

    微笑浮现在纯子的嘴角。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妈妈似乎又恢复了原来,只是给我安了一个更加牢固的

    鸟笼子。我本来还有些反感,但是经过那一晚之后,我已经提不起反抗妈妈的念

    头了,我的小兄弟也乖的很。我把我多余的精力都用来练习剑道,每天疯狂地练

    习4个小时,最后一个离开剑道馆。而纱希君也没有再来看我训练,她不来最好,

    来了我就要逃了……。

    我拖着一身的疲惫打开了家门,妈妈正在擦拭她那台古董留声机。

    「呀!源太回来了~ 快喝杯牛奶~ 」妈妈亲切地说。经历了那一天之后,我

    跟妈妈的距离反而近了一些。这种感觉还蛮好的。

    「看你累的,快擦擦汗。」妈妈递过一条毛巾。因为带着小鸟笼,所以我不

    敢在剑道馆的浴室洗澡,每天只能回家洗。

    「源太,从明天开始,你不要再练习剑道了~ 你想运动的话,妈妈给你安排

    一个地方~ 保证你喜欢~ 你这样天天带着一身汗跑来跑去,会生病的~ 」妈妈微

    微皱着眉,用埋怨的口气说着。

    「哦!」我擦着后脑的汗水,没太在意。本来我就是为了发泄自己的精力才

    练的剑道,换个别的地方运动,也一样的。我当时以为是妈妈给我找了某个健身

    房呢,谁知道却是另一段噩梦的开始。

    第二天下午,我放学后直接回了家,并且把我自己的竹剑也拿了回来。我推

    开门,妈妈已经收拾好了。妈妈穿着一身黑色的洋装,外面罩着一件深蓝色的毛

    呢大衣,美腿上包裹着厚厚的保暖丝袜,脚蹬一双精致的尖头小踝靴。

    「走吧,源太,我带你去个新的地方运动。带上你的竹剑。」妈妈开心地说

    着,递给了我一个地址。

    我跟着手机导航,只用了10分钟就开到了城东北的一间别墅门口。妈妈带

    着我走进了这间别墅,摁响了门铃。沉重的大门打开了,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高

    大的身影——雪白的皮肤,金色的秀发,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五官很立体,眼

    神中带着十足的傲气,一对巨乳足有F罩杯,浑圆修长的大腿,身上穿着厚厚的

    褐色丝绒睡衣。这个外国女人好高啊!比我高了足足一头(源太10CM)!

    身高170CM的妈妈穿着高跟鞋在她面前都像个小孩儿一样。她看到我妈妈,

    眼神里露出一丝喜悦。

    「Hey!Junko!Mydear!Imissyousomuch!」

    说着,就和妈妈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Sarka!HeisGenta,myson!」妈妈拉着我的手向这

    位高大的外国美女介绍。

    「Yeah~ You' resocute,honey~ 」那个外国女人很

    开心地捏了捏我的脸,我感觉好像是被老虎钳子给拧了。

    「源太,这是我在美国的好友,Sarka夫人,她可是空手道高手加高级

    健身教练哦,我专门把她请来训练你的,天天在学校跟那些小屁孩在一起能练出

    什么名堂来~ 」妈妈向我介绍这个高大的金发美女。

    Sarka夫人搂着我和妈妈的肩膀把我们请进了屋子。我坐下之后,打量

    着这间别墅。别墅内部是欧式的装修风格,空间很大,采光也很棒,一看就价格

    不菲。

    Sarka夫人端来了一壶茶和三个杯子,「Pleaseyoursel

    f!」她热情地招呼着我们。

    「MadameSarka,doyoulikethisestate?

    Doyouneedanyhelp?」妈妈端着茶杯问道。

    「No!No!No!Theestateisveryawesome!

    Ilikeit!Thankyouforyouraodatio

    n!Junko!」Sarka夫人很开心地说道。

    「Mypleasure!MadameSarka,yougiv

    emeafavor?」妈妈说道。

    「Ofcourse!I' mstillnotunsurewhyyou

    ioJapan?」Sarka夫人看上去很疑惑。

    「Iwantyoutotrainmyson。」妈妈恳切地说。

    「Yourson?Areyoucray?Mycourseises

    peciallyfortheMasochist!It' smaybeto

    ohardforhim!」Sarka夫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HeisaMasochist,apervert,andheisa

    lsomyslave!」妈妈的神情很得意。

    「Wow,it' samaing!Junko!Yoursonisy

    ourslave?!It' ssokinky!OhmyGod!I'

    timaginehowitwouldbeifItorturedFran

    korAllen!」Sarka夫人眼睛瞪的大大的,惊奇地说着。

    「Itwillbeveryiingandarousi

    ng~ Maybeyoushouldtryit,everyo

    hedarkestdesireandfantasies,whynote

    xploreitandtrolit!We' reDominatri

    x!NotthesweetMommyonlybakecookiesfo

    rChildren!」妈妈激动地说着,眼睛眯了起来。

    「Impressive!IfoundAllenmasturbate

    withmypantyhoseandpanties,maybehe' s

    afugperverttoo!」Sarka夫人端着茶杯,似乎若

    有所思。

    「Yes!EveryboyisMommy' ssugar!Butwh

    attheyareexpertatisflirtingwiththos

    elittletsandmakeMommybroke

    ed!So!Domihemandtrolthem!Te

    achthem!How!To!Be!agoodboy!」妈妈的言论让我

    后脊背发毛,我感觉到那个叫Allen的美国男孩要倒霉了,因为Sarka

    夫人的眼神正在变得凌厉起来,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Thankyou,Junko。It' sagoodadvice,I

    ' lltryit。Butnow,let' stakecareofthis

    littlemonkeyfirst~ 」Sarka夫人那凌厉的目光转向了

    我,一股强大的压迫感笼罩了我,我感到似乎是被某种凶猛的野兽盯上。

    「He' saammeterKendoathlete。Hefight

    withlittletseveryday!It' ssoembar

    rassing!Tellhimwhatistherealfightan

    dtrainhimtobeaman!」妈妈冷酷地说着。

    「Hey,Monkey!Isthatyouron?」Sar

    ka夫人扬了扬下巴,指着我手边的竹剑轻蔑说。

    「Takeyourontothebasementandwa

    it!Weshallbeginthefirstcoursenow!」S

    arka夫人站起身,向楼上走去。

    我和妈妈来到了地下室,地下室的面积很大,被改造成了一个格斗训练的场

    馆,有各种各样的配套器具,地面和四周的墙上都有厚厚的海绵垫子,看上去很

    专业的样子。妈妈摘掉了我的小鸟笼,说害怕影响我和Sarka夫人的比武。

    「这是敏夫那个蠢货的别墅,别人抵债给他的,别墅的前主人酷爱格斗,就

    把地下室搞成了这个样子,正好拿来给你当训练场。你要听Sarka夫人的话

    哦,她很专业的,在美国很多大亨都是她的学员。」妈妈在边上找了个椅子坐下,

    耐心地跟我说着。

    哼!再厉害也是个女人!我心里暗暗想着,我对自己的剑道和力量还是有信

    心的。没有了胯下那个累赘的束缚,我觉得自己战斗力爆表。

    哒!哒!哒!哒!钢制楼梯上传来了高跟鞋走在上面的声音,但是这声音发

    闷,感觉格外的沉重有力。Sarka夫人换好了衣服,来到了地下室。Sar

    ka夫人脸上戴着黑色的半遮面具,露出一双闪着凶淫光芒的大眼睛,涂着猩红

    的唇彩,性感而丰满的身躯上穿着黑色的女王皮装,一对豪乳挤出了深长的乳沟。

    她戴着及肘的黑色皮手套,手套的背面雕刻着精美的花纹,浑圆结实的大腿上包

    裹着黑色的丝袜,蹬着黑色过膝高跟靴。她手里把玩着一根1米多长的黑色马鞭,

    比妈妈那根整整粗了两圈,腰背后别着一根盘好的黑色长蛇鞭。

    Sarka夫人缓缓地向我走来,一股浓烈的香味铺面而来,撩得我有点心

    猿意马。她本身就有195CM高,穿上高跟靴之后足有2米出头,而且是白人

    女性那种丰满壮硕的体型,站在我面前充满了强烈的压迫感和力量感。Sark

    a夫人围着我转了两圈,我的心砰砰直跳,这种威压感让我好生难受。妈妈走到

    她身边对她小声说了些什么,就走上了楼梯,只留下我们两个。Sarka夫人

    冷哼一声,走到了离我3米远的地方,用马鞭指着我轻蔑地说道:「Hey!M

    otackme!seyourbanana!」。

    我真的生气了!她居然敢说我的竹剑是banana!侮辱我可以!侮辱陪

    伴我多年的的这把竹剑不可以!一股热血涌上了头,我一把扯下竹剑的布套,大

    喝一声就冲向了那个可恨的外国女人。我高高跃起,一剑劈向了她的头颅,竹剑

    迅猛的落下,拉出暴躁的破空声。

    啪!一声闷响。Sarka夫人双手持马鞭格住了我的竹剑。有两下子!反

    应还挺快!我心中暗道,急忙撤剑向身侧攻去,又被她挡住了!我使出了我练习

    多年的套路,一连十多剑如疾风暴雨一般攻向她周身各处要害,一剑快过一剑,

    一剑猛过一剑!但不是被她用马鞭挡住了就是被她躲过了,她穿着高跟靴和这么

    一身别扭的衣服还能有这么快的反应和身法,我不敢想她正常情况下会有多快。

    碰到真正的高手了!我心中一沉,有点慌了,直刺她面门的一剑收招慢了,

    正好被她一把抓住。我涨红了脸,想把剑从她手里夺回来,但是Sarka夫人

    的力量大的惊人,她居然用一只手就抓的竹剑嘎吱嘎吱响。我弓步沉腰,用尽了

    全身的力气想把剑抽回来,却没料到Sarka夫人居然猛然用力向下拗竹剑。

    嘎巴一声,竹剑从中间断成了两截。

    Sarka夫人把那半截竹剑随意地丢在了地上,冷笑着说道:「Stup

    idmonkey!Youronisjustatoy!Soare

    you!Hahaha!」我气得浑身发抖,一把甩开手里的半截竹剑,飞起一

    脚就踹向了她的胸口。Sarka夫人居然不躲,而是一把抱住了我的腿,然后

    扭腰一下把我扔了出去,足足摔出去四五米远,我抱着头在地上翻了个滚儿又站

    了起来。Sarka夫人看着我狼狈的样子,对我勾了勾手指又拍了拍自己浑圆

    挺翘的臀部:「Hey!Monkey!ehere!Kissmomm

    y' sass!」。

    啊!!!我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羞辱了!这是对我男性尊严和力量的挑战。

    我不能输!我想起了跟琴东马鹿学的一套流氓打架专用的拳法,招招都是阴狠下

    流,虽然不应该拿来对付女人,但是Sarka夫人在战斗这件事上似乎不能算

    女人吧……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冲到她面前,插眼、踢裆、锁喉甚至是袭胸都用

    上了,终于搞的她有点慌乱起来!Sarka夫人抓住一个空当,一把把我推了

    出去,我一屁股坐在地上。

    「Youdirtybustard!Yougetmeangrynow!」。

    Sarka夫人生气了,她扔掉了马鞭,摆出了空手道的姿势。我一看她的架势,

    心里一寒,这个女人的修为估计快赶上琴东的爸爸了!不好。

    我还没感叹完,Sarka夫人就已经扑了过来!呼!我躲过了一拳,但是

    拳风居然刮的我脸有点疼!只几下,我就防不住了,被她一记踵落结结实实地砸

    在胳膊上,我支撑不住她腿上的巨力,直接跪在了地上。我被她的腿按在地上起

    不来,黑色的皮靴贴着我的脸,皮革的触感很好,上面还有一阵一阵香气袭来,

    长靴的尽头就是她性感的大腿,如果不是在打架的话,这个姿势其实还是蛮诱惑、

    蛮带劲的。

    「Hey!Monkey!LickmybootsandI' llgiv

    eyouanotherce!」Sarka夫人得意地说着。

    我不想舔,太丢脸了!但是被她这么用腿按着更丢脸!而且我快支撑不住了

    ……我闭着眼睛,在她的靴子上舔了两下。说实话,感觉还不赖……我胳膊上一

    轻,Sarka夫人果然很守信。

    我蹦起来,活动活动手脚,又开始用我的流氓拳法攻向Sarka夫人。但

    是这次,她明显有准备了,我那些猥琐的招式被她一一化解。我的手腕传来一阵

    剧痛,我的锁喉手被她抓住了,紧接着我的另一只手也被她抓住了。Sarka

    夫人用蛮力把我的两只手都拧到了背后,用左手一把攥住,然后把我的头一下子

    摁进了她那一对豪乳里,居然就用双峰夹着我的头,提着我的双手把我举了起来。

    刚开始感觉还不错,Sarka夫人的大胸真的很棒!温热、柔嫩而且还特别香。

    我都快被她的双峰焖熟了。

    「LoveMommy' stits,huh~ boy~ 」Sarka夫人

    在窒息我的同时不忘调戏。

    但是过了一会儿,我喘不过气来了!这种感觉我在继母身上也体会过,但是

    没有这次这么强烈!这次我真的是一点空气都吸不到,鼻子和嘴全被Sarka

    夫人的乳肉堵的一丝不漏!我的双手挣脱不开她的控制,双脚在空中乱踢,但踢

    在Sarka夫人腿上就跟踢在石头上一样,没用。看上去就好像Sarka夫

    人在用她的一对豪乳对我执行绞刑一样。

    就在我快要昏过去的时候,Sarka夫人一把把我扔在地上,摔的我七荤

    八素的。紧接着,一个巨大的黑影一下子坐在了我的胯上,压的我惨呼一声。一

    只大手抓住了我的头发,Sarka夫人一下子吻上了我的嘴,她灵活有力的舌

    头撬开了我的嘴唇和牙齿,在我嘴里四处地舔舐,并且把她的口水往我嘴里渡,

    然后又拼命吸吮、嗫咬着我的舌头,我又差点被她吻到窒息。终于,Sarka

    夫人的舌头从我的嘴里抽了出来,拉出一道长长的黏滑细丝。随后,我的上衣一

    下子被她粗暴的撕开了,裤子也被撕成了几片。Sarka夫人抓住我的两只手。

    把我压在地面上,狂乱亲吻、舔舐着我的脸和脖颈,还在我肩膀上留了两个牙印,

    我突然就理解了电影里被恶霸强暴的少女是什么感觉………。

    Sarka夫人一把抓住我的脸,抠着我的头把我提了起来。天啊!这简直

    就是怪物啊!我10cm,75kg的壮小伙子,她居然能一只手把我抓起来,

    这是何等强悍的力量!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被人拎着耳朵的野兔一样,刚才的剧

    烈格斗和连环窒息已经让我没多少力量反抗了。Sarka夫人把我面朝下扔到

    地上,一下骑在我的屁股上,两只手臂穿过我的腋下在脖颈后面扣住,、把我的

    脖颈和上半身向上拗。我双手挥舞着,腰部疼地快要断开了,这是要把我撅成两

    半么!Sarka夫人就这样把我放下又拗起来,来回重复了几次,终于耗尽了

    我仅剩的力量。她把软踏踏的我扔在地面上,一对豪乳压在我背上,舔着我的耳

    朵轻声地说着:「Goodfight!boy~ Goodfight!Exc

    iting!Mommywillgiveyousomereward!」

    Sarka夫人用我身上仅剩的布片把我的双手绑在了背后,然后脱下了自

    己的内裤,露出了肥嫩嫩、湿淋淋的花园,周围生着浓密的金色毛发,又捡起了

    地上的马鞭。Sarka夫人一把抓住我的头,拎到了自己的胯下,用她健壮的

    双腿夹住了我的头,然后一鞭子抽在了我的背上,立刻就是一道带血的红印。

    「Goodboy!YoumadeMommywet~ Lickmypu

    ssy!Now!」Sarka夫人激动地命令我。那一鞭子差点没把我的魂打

    出来,我不敢违抗这个女金刚的命令,伸长了舌头玩命地舔着她的花园。白人女

    性花园的味道很重,蜜汁味道也很腥,一点都不好吃,我舔了几下就不想舔了。

    又是更重的一鞭子抽了过来,我被夹住了脸,还惨叫不出来了,只能哼哼。

    「Lickmyt!Boy~ Mommyloveyoutongu

    e ~hahaha」Sarka夫人开心的说道。我不想再挨这个女魔头的鞭子

    了,太恐怖了!闭上眼睛玩命地舔了起来。

    「Ohyeah~ Ohyes~ goodboy~ 」Sarka夫人被我舔

    的娇喘连连,高耸的胸脯一起一伏。我是有认真修炼舌头的,每天我都从深口玻

    璃杯里舔出100个糖豆来吃呢,那是继母留给我的作业。

    「ah!ah!ah!」Sarka夫人居然被我舔的浪叫了起来。我把舌

    头伸进了她的肉唇里,快速地舔着她的小珠珠。

    突然,Sarka夫人放开了我的头,我没留神直接趴在了地上,摔了个狗

    啃屎。Sarka夫人用手扶着膝盖喘息着,两坨红晕飘上了她雪白的脸颊。

    「Oh~ Oh~ Yourligissowonderful!I

    ' msojealous!Willyoufollowmegobackto

    America?」Sarka夫人说着,走到我的面前坐下,用她那腥臭的花

    园对着我的脸。她用脚跟一下子把我的口鼻一下子摁到了她的花园里,然后用另

    一条腿紧紧地箍住了那条摁着我脑袋的腿的脚踝,把我直接扣在了她的腿弯里,

    这也是柔道技术的一种。

    「Goon,pervert!MakeMommycum!」又是一鞭子

    抽在我背上。这美国女人是不用鞭子不会说话吗?我心里咒骂着,还是屈辱地给

    她口交。我舔死你!我恶狠狠地想着!我不但舔,我还咬她的肉唇和小珠珠。哼!

    疼死你个马鹿。

    但是Sarka夫人似乎口味很重,我小小的恶趣味反而让她更兴奋了!她

    的叫声越来越浪,开始揉捏自己的那白嫩肥硕的大胸。噗呲!一股腥臭的阴精直

    喷在我的鼻子里和嘴里!我呛的直咳嗽。

    Sarka夫人放开了我的头,大口的喘息着,她回过神来,却发现我在呸

    呸呸地吐着嘴里腥臭的阴精。她一下就怒了,一个反手巴掌抽的我在地上翻滚了

    两圈。Sarka夫人一把把我夹在她的腋下,铁板似的巴掌雨点般的落在我的

    屁股上,疼的我大声惨呼。突然一条臭烘烘的内裤堵住了我的嘴,「Stopc

    rying!Youfugpussy」。

    然后又是雨点般的巴掌落在屁股上。被人夹在腋下打屁股,这是小时候才有

    的事,可我已经1岁了!我已经是个10CM的大小伙子了!还被一个女人

    这样打!实在是太丢人了!疼痛和羞辱一起涌了过来,我的M魂又被点燃了,我

    居然可耻地硬了。

    Sarka夫人打着打着,发现我不叫了,而是开始发出一种淫荡的哼哼声。

    她把我扔在了地上,看到了我勃起的肉棒。

    「Youfugpervert!Mommy' sspankin

    gmakeyouhard!Huh!」Sarka夫人一边骂着我,一边抓起

    我的双腿,用她那足有44码的大脚一下踩在我的肉棒上,把我的肉棒直接踩在

    了肚皮上蹂躏。Sarka夫人的大脚太有力了,她的电气按摩我根本承受不住,

    又痛又爽,不到一分钟我就射了。

    Sarka夫人扔下我的双腿,看着我在地上呼哧呼哧喘气的样子,忽然用

    靴子捅了一下我的菊花,我疼的一抽抽。Sarka夫人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她

    一步跨过了,大步向楼上走去。不一会儿,Sarka夫人又回来了,她的胯下

    多了一根黝黑发亮的粗长假阳物。

    Sarka夫人双手叉腰非常神气地站在我头顶上,吐了一大口口水,然后

    均匀地涂在了阳具表面。她跪下来,铁钳般的双手分开了我的大腿,我全身上下

    最脆弱的部位直接暴露在了她的面前。我颤抖着,摇着头,嘴里直哼哼,但是S

    arka夫人根本无视我的抵抗,腰一挺,粗大的阳具就直接挺进了我的菊门,

    然后一前一后的抽插了进来。Sarka夫人的腰力可比继母厉害多了,我的菊

    门就像被轰鸣的电锯锯着一样,火热的撕裂感像潮水一样涌来,我的脸揪成了一

    团,双手因为太紧张而痉挛了,脚趾头紧紧地绷在了一起。我挣扎着,扭动着,

    但是根本逃不开菊门那根巨物的侵犯,我的眼泪流了下来,男性的尊严碎成了渣。

    我身为一个男人,一个练习多年的剑道高手,居然被一个女人打败了,还被她千

    般凌辱,我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心如死灰。

    但是渐渐的,疼痛逐渐褪去,我居然开始爽了!Sarka夫人迅猛的抽插

    给前列腺带来的刺激也是很强烈的,我又硬了。

    「Huh~ Boy!YouloveMommy' sstrap- on!Y

    ougothard!」Sarka夫人也发现了这一点,无情地嘲笑着我。

    我强忍住,不想发出淫荡的喘息,但是后庭的快感太强烈了,我实在支持不

    住。终于,我开始哼哼唧唧的叫了,后来越叫越浪!Sarka夫人哈哈大笑,

    加快了抽插的力度和频率。我快要射了!就在这时,Sarka夫人一把把我的

    屁股抬了起来,让我的肉棒对准了我的脸,她拔出了阳具,两根手指刺入了我的

    菊门,精准地摁在了我的前列腺上,用力地按揉着。噗!一股精液直接射在了我

    的脸上!我居然颜射了自己。我痛苦地闭着眼睛,不敢看Sarka夫人的脸。

    「Oh~ youloser!Youyourface!」但是

    Sarka夫人根本不可能放过这个嘲笑我的机会。

    我正痛苦地要死,突然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然后菊门又传来了刺痛的感

    觉。Sarka夫人居然用胳膊架着我的双腿,把我抱起来,艹着我的菊门。S

    arka夫人的脸上露出激动的表情,腰部不停地朝斜上方耸动。天啊!我居然

    被一个女人抱着艹菊花!太丢人了!太丢人了!前所未有的羞耻感驱使我转过头

    去,不让Sarka夫人看到我的脸,但是我喉咙里发出的浪叫还是出卖了我很

    爽的事实。经过母亲和继母二度开发的菊门,现在已经有点松弛了,Sarka

    夫人的阳具虽然个头不小,但并没有伤到我,而是给了我很大的快感。

    在我快要第二次高潮的时候,Sarka夫人把我摁在了墙上,直接把我艹

    喷了!白浊的精液喷在了我的脸上和墙上。

    「Ohhoho~ Boy~ Mommy' sfugyoutocu

    m~ 」Sarka夫人大笑着,把我扔在了地上,然后径自走开了。我痛苦地喘

    息着,屈辱的泪水肆意地流着。就在这时,一根冰凉的绳子缠住了我的脖子,把

    我向后脱去,原来是Sarka夫人甩出了她的蛇鞭。我就这么像死狗一样被拖

    到了她的脚下。Sarka夫人坐在一张椅子上,俯视着我。Sarka夫人用

    靴跟挑出了我嘴里的内裤,拉开了皮靴的拉链,脱下两只靴子,扔在一边。Sa

    rka夫人把那包裹着黑丝的大脚塞到了我的嘴里,「Lickmyfeet!

    Slave!」。

    Sarka夫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剧烈运动,脚上出了很多汗,味道很重。

    但是对于一个抖M来说,这种味道再刺激不过了!我舔着舔着,居然又硬了。

    「Yousuchapervert!Yougain!」

    Sarka夫人很惊奇。

    Sarka夫人抽出她的大脚,在我沾满精液的脸上一阵揉搓,然后把沾满

    精液的大脚踩在我的嘴上。

    「myfeet!Bitch!」Sarka夫人嫌弃地说。

    我已经麻木了,屈辱地舔着沾着精液的丝袜脚。我是真的怕了Sarka夫

    人这个女魔头了,她那么厉害,又那么凶淫,让我无法反抗,她的调教手法很娴

    熟,也让我提不起反抗的兴趣。

    「DoyouloveMommy?」Sarka夫人掐着我的脖子把我从

    地上揪了起来。

    「Yes!」我拼命地点点头。我真的是怕了她了。

    「Let' smakeadeal~ IfyoueatMommy' sca

    ke,Mommywillgiveyouanothercetoc

    um~ OK?」Sarka夫人一边玩弄着我的肉棒,一边用诱惑的语气对我说

    着。

    我只得点点头,我不敢摇头,真的。

    「Oh~ Goodboy!」Sarka夫人开心地摸了摸我的头,然后随

    便找了一张塑料纸铺在地上。只见她蹲在塑料纸上方,菊花一张,大坨大坨的黄

    金就掉在了纸上。

    「eon~ Boy~ eatMommy' scake~ 」Sarka

    夫人对我热情的招招手。

    原来这就是Mommy' scake?!我差点晕过去。

    可是看着Sarka夫人眼里的热情逐渐消退,怒气逐渐上升,我打了个寒

    颤,赶紧乖乖地跪着蹭了过去。

    我跪在那堆新鲜的黄金面前,几次想下嘴都狠不下心来,太恶心了!突然屁

    股上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Sarka夫人的马鞭落了下来!然后是第二鞭,

    第三鞭……鞭子不停地抽着,我知道,我要是不吃的话!会被她抽死的!我不怀

    疑她有这个狠心和能力。

    我眼一闭,心一横,张嘴就咬了一块在嘴里。一阵浓烈的恶臭在口腔和鼻腔

    里弥散开来,我不敢咀嚼,直接把那块黄金咽了下去。看到我吃下了第一口,S

    arka夫人停止了手中的马鞭。她捡起了地上的半截竹剑,一下子捅进了我的

    菊花里,缓缓地搅动着。我疼地龇牙咧嘴,但还是得继续一口一口地吃着纸上的

    黄金,因为我不吃,后庭就会有剧烈的的疼痛传来。

    看到我乖乖地吃下了黄金,Sarka夫人也不再折磨我,一边用竹剑刺激

    着我的前列腺,一边用两根手指搓弄着我的肉棒。Sarka夫人的手法真的很

    棒,搓弄的我好爽,前后夹击产生了强烈的快感,我虽然嘴里还吃着黄金,但是

    肉棒已经快要爽到飞天了。

    我终于吃下了所有的黄金,肉棒也被刺激的微微颤抖,就要射出来了!这是,

    Sarka夫人却拔出了菊花里的竹剑,一脚把我踢翻在地上,白嫩浑圆硕大的

    屁股迅速向我的脸逼近,一个沾着些许黄金的屁眼出现在我眼前。

    「Mommy' sass!AndI' llletyoucum!」

    Sarka夫人冷酷的命令着我。

    反正事已至此了,那么大一坨黄金都吃了,不差这点了……我伸出舌头,舔

    舐着Sarka夫人的肛门,舔的她菊花一抽一抽的。Sarka夫人弯下腰,

    一只手抓住我的肉棒来回撸动,一只手抓住我的肉球轻轻揉捏。就这样,我舔着

    Sarka夫人沾着黄金的菊花,再一次射出了肮脏的精液,在射出的同时,我

    的眼泪也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