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26-28)

作品:《堕(新版)

    作者:druid12345。

    字数:8934。

    第二十六章屈辱地狱。

    妈妈去楼上拿了几根帆布的束缚带下来,从上到下给我捆了6道,然后让我

    躺下,掏出一个小喷雾器,对着我的口鼻喷了两下,一股凉凉的、甜丝丝的味道

    在鼻腔里弥漫开来。过了没几分钟,我就觉得浑身无力,一点劲也使不出来,但

    是大脑还是正常的。妈妈又找来一块黑布蒙上了我的眼睛,用医用胶带封住了我

    的嘴。现在我除了会呼吸,能听见之外,跟一具尸体也没什么区别了。

    妈妈上楼,换了一身衣服。妈妈穿了一件上半身是绣花真丝,下半身是透明

    黑网纱,边上还有黑色绒毛装饰的长款性感睡衣,只在双峰下面扣了一个扣子,

    里面是深灰蓝色的胸罩,挤出了深深的乳沟,下身穿着一条跟胸罩配套的性感真

    丝内裤,修长的美腿上包裹着薄薄的黑色弹力丝袜,脚蹬黑色漆皮高跟鞋,脸上

    画了浓妆,头发也披散下来了,还喷了很浓的催情香水,我都看傻了。妈妈发出

    一阵浪笑,开心地说:「你不是喜欢跟踪妈妈嘛?今天就让你体验一下更刺激的!」

    说完就撩起了沙发的布套,把我往沙发下面推。我心里直叫苦,怎么又把我往沙

    发底下放啊,上次我已经体验过了啊。

    琴东正在家里地下室的健身房里练习深蹲,他肩上扛着140公斤的巨大杠

    铃,表情狰狞,额头上全是汗水。这时,手机来短信了,是很特殊的铃声。琴东

    赶紧放下杠铃,打开手机,是主人的短信:「马上到我家来,半小时不到扒了你

    的皮。找块胶布封住你的臭嘴,今天不许说话」。

    琴东急匆匆地冲了一个澡,然后连蹦带跳地穿好衣服,就冲出了家门。冬天

    的夜晚很冷,琴东骑着机车飞驰而过,不禁想起了4年前与主人初次见面的那晚,

    他似乎也是这么急匆匆的骑着机车,也是这么冷。

    琴东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力分子,好勇斗狠,惹是生非,一言不合便会拳脚相

    向,从小到大,被他揍过的人不计其数。然而,看似极度暴躁危险的他,其实内

    心深处也有一块柔软的地方,那就是妈妈。琴东爸爸的脾气和琴东一样暴躁,而

    且不善交谈,跟琴东交流的内容除了练武就是拳头,只有妈妈会听他说话,给他

    讲故事,对他笑。然而妈妈也是非常严厉的,每次琴东惹了祸,妈妈也是毫不手

    软的,但是绝不会让他受重伤,只是教训他而已。所以琴东对妈妈是既敬爱又畏

    惧,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壮,也越来越混,这个世界上便只有妈妈跟他好

    好说话了。琴东发下了誓言,他一辈子绝不打女人。但是,上天是残酷的,琴东

    14岁那年,妈妈出车祸去世了。这对琴东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他消沉了很久,

    才缓过来。

    从此,琴东除了打架滋事之外,还多了一个爱好,那就是去风月之地发泄自

    己心中的难过与过剩的精力。琴东体验了各种各样的女人,直到有一天,他在一

    个老司机的怂恿下尝试了女王调教服务。女王性感的丝袜和撩人的皮鞭彻底将琴

    东彻底点燃,他终于发现,其实自己是个M男,被女王控制和侮辱是最让他兴奋

    的事情。但是,那些收费的女王总让琴东觉得不过瘾,也不够真实,于是他开始

    寻找现实中的女王,真正的女王。

    通过互联网,琴东发现了一个拥有完美双腿的中年女王,那双美腿让他疯狂!

    但这个女王很神秘,没有透露什么个人信息,这更勾起了琴东的欲望。琴东开始

    疯狂地讨好这位神秘的女王,连续三个月的殷勤谄媚,女王似乎终于被他感动了,

    答应出来见一面。琴东心急火燎地开着机车冲向约定好的酒店,定好了房间,告

    诉了女王大人。琴东在屋里焦急地等着,百爪挠心,他想看到女王大人的真容,

    想被女王大人狠狠地调教。

    终于,房间的门开了,一个中年女子走了进来,苗条匀称的身材,高贵优雅

    的气质,勾魂夺魄的丝袜高跟,冰冷威严的气场,最关键的是,女王在瞪眼的时

    候,有几分琴东母亲的影子。这就是琴东梦寐以求的女王啊!琴东一下子就被这

    位神秘的女王大人折服了,第一次调教只是舔了舔女王大人的脚,被女王大人的

    高跟踩了两下阳物,就喷了……琴东直接沦为了纯子的奴隶,对其他的女性都失

    去了性趣。随着后面交流的深入,琴东这才发现,纯子大人居然是自己的好朋友

    源太的母亲……真真是无巧不成书。

    琴东停好了机车,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在纯子大人家的门口掏出一块跌打

    膏,粘在了自己嘴上,摁响了门铃。琴东进了门,看到纯子大人正在屋子中间看

    着他,纯子大人……今天好性感,跟平常的纯子大人不一样!那诱人的酥胸,掩

    映在睡衣黑纱里的白嫩肌肤,包裹在薄薄黑色丝袜里的完美双腿,最关键的是,

    今天纯子大人的眼神不一样,没有那么冰冷了。琴东楞了一下,赶紧把自己的衣

    服扒光,爬到纯子大人面前跪好。

    纯子勾着琴东的下巴,用诱惑的语气问道:「笨蛋,主人今天性感么?」。

    琴东用力地点了点头,脸上露出谄媚的表情。

    「哼哼~ 你平常不是总吹嘘你自己的身体如何如何好吗~ 今天主人想检验一

    下,你这个废物的身体到底怎么样呢~ 看你有没有骗我~ 」纯子脸上的表情越发

    的妩媚了。

    琴东的心砰砰直跳,他不知道主人这是要干嘛,但是纯子那骚媚的神情让他

    兴奋不已。

    「想不想和主人做爱啊~ 笨蛋~ 」纯子弓着腰,看着琴东的眼睛。

    琴东的眼睛里露出一丝迷茫,很快就变为了狂喜,疯狂地点头,鼻孔长得大

    大的,呼哧呼哧地喷着白气,像一只发情的公牛。

    「嗯哼哼~ 看你开心的~ 」纯子一边挑逗着琴东,一边从乳沟里拿出了一个

    16面的骰子,往茶几上一扔,骰子跳了几下,停住了。是12点。

    「哎呀呀~ 今天运气不错呢~ 12点~ 也就是说今晚你要让我高潮12次哦

    ~ 少一次也不行哦~ 主人3年都没有好好做爱了呢~ 」纯子扭动着玉臀,轻轻磨

    蹭着琴东那黑里透红的大脸,娇嗔地说着。

    1……12次?琴东有点懵逼了,虽然他对自己的身体很有信心,但是……

    要让一个三年没有做爱的40岁美妇连续高潮12次,这……这做得到么?琴东

    的心里直打鼓,他觉得他会精尽人亡的……。

    妈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琴东心一横,骨子里的彪悍又占了上风,

    能和主人这样的女神做爱,死就死了吧。

    纯子看着琴东由畏惧又变成了坚定,不禁摸了摸他的头发,表示赞赏。纯子

    扭动着腰肢,跪在了沙发上,撩起睡衣的后摆,用手指轻轻地掰开了柔嫩粉白的

    肉唇,透明的蜜汁缓缓滴落。

    琴东看着纯子这极度淫荡诱人的样子,感觉脑子轰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

    在胸膛和小腹同时炸裂了!又黑又粗的阳物膨胀到了极致,坚硬如铁,隐隐作痛,

    表皮上爬满了蜈蚣一样的青色血管,顶端的伞盖完全撑开,通红发亮。琴东从喉

    咙里发出一声闷雷般的嘶吼,一下子蹦过了1米多长的茶几,两只大手抓住了纯

    子雪白丰润的玉臀,蛮横的野兽直接就粗暴的冲进了那湿漉漉的花园。

    「啊!啊!啊!」突然被这样粗大的阳物插入,纯子带着三分疼痛七分兴奋

    地叫了起来。琴东听到这销魂的叫声,更加疯狂了,脑子完全停止了工作,变成

    了一只由本能主宰的野兽,腰部开始疯狂地前后摆动。

    我在沙发底下听着妈妈的话语,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妈妈居然当着我的面

    和别的男人做爱,还要做12次!这太屈辱了!太屈辱了!看着自己的妈妈被人

    压在身下,对儿子来说,本身就是一件极度侮辱的事!而且我还动弹不得,只能

    像一具尸体一样在沙发底下当旁观者!同时我也深深嫉妒那个男人可以和妈妈做

    爱!可以享受妈妈那完美的玉体和粉嫩的花园!可以尽情地释放!而我那被折磨

    了一天的小兄弟却锁在了笼子里……我也想释放!我也要释放!我心里哭喊着!

    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那泪水里包含着屈辱和不甘。

    听着沙发嘎吱嘎吱的震动声、啪叽啪叽的肉体撞击声、妈妈那淫荡的浪叫以

    及男人拉风箱一样的喘气声,想象着妈妈美好的肉体和昨晚淫乱的模样,我的心

    似乎被放在了油锅里烹炸,身上一会儿热一会儿冷,就跟打摆子一样,仿佛自己

    正身处屈辱地狱和禁欲地狱的交界处!我希望有个人能扎聋我的耳朵,让我再也

    听不到这邪恶的声音,最好是有个人一枪把我崩了,就彻底解脱了!但是没有人

    来帮我,我只能沦落在黑暗之中,被这淫乱的声音折磨,一秒一秒地熬……。

    第二十七章女武神的骑行。

    琴东的眼睛鼓出了眼眶,脸上的表情无比狰狞,就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打桩机

    一样,疯狂地冲击着纯子的花园,滴落的蜜汁已经把沙发套都打湿了一大片。纯

    子两手扒着沙发背,纤细的腰肢向下凹着,头却高高的扬起,闭着眼睛,清丽的

    脸上带着一片酒醉似的红晕,艳丽的红唇微张着,额头上一层细密晶莹的汗珠,

    一头乌黑的秀发随着琴东的冲击很有节奏的抖动着。

    「啊~ 啊~ 哦~ 哦~ 蠢货~ 再……再粗野一些~ 」纯子觉得这样的刺激还是

    不够过瘾。琴东闻言,加快了冲击的频率,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身上的汗水

    不停地向下淌……。

    「啊!啊!啊!啊!!!」纯子用力的抓着沙发的布套,腰也弓了起来,脸

    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第一次高潮来了。琴东看到主人似乎是来了,就停下了自

    己的动作,张大鼻孔喘息着,感觉自己的腰微微有点酸。那恶魔般的声音终于停

    息了!我享受着这片刻的安宁。

    纯子休息了一会儿,扭过头来看着琴东,细长的凤眼眯了起来,「一次了哦

    ~ 」纯子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又回到刚才的姿势,闭上眼睛说道:「继续!」。

    琴东又开足了马力,猛烈地重复着机械的活塞运动。纯子把双手交叠在一起,

    把额头贴在手背上,刚才仰着头晃来晃去,晃得她有点晕,这样更省力一些,更

    能好好体味花园传来的快感。不知沙发下面那个可怜虫现在是什么感受呢~ 纯子

    想着自己的杰作,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心中涌起了一阵强烈的满足感,甚至

    压过了肉体的刺激。没有什么比这样的境遇更侮辱了吧!我要彻底打碎源太的羞

    耻心,然后再慢慢地调教他,让他成为我最好的奴隶,永远都离不开我!纯子快

    意地想着,感觉自己的身子轻飘飘的,如同在飞行一般。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年轻的肉体就是好啊!比平一郎那个老废物好多了!就这么飞着,突然,琴东停

    了下来。

    纯子愤怒地扭过头,恶狠狠地问:「为什么停下来!你这天杀的蠢材!」琴

    东脸上露出紧张的神情,发出嗯嗯的声音,手舞足蹈的比划着。纯子看了几秒钟,

    原来琴东是说他快要射了,但是不敢自己做主。纯子对着琴东抛了个媚眼,又舔

    了舔自己的红唇,「就射在里面吧~ 不要停下~ 哼哼哼~ 」。

    琴东得令,又开始奋力地耕耘了起来。很快,一股滚烫的液体在纯子的体内

    奔腾,「啊!啊!啊!!!」纯子浪叫着,被这滚烫的浊流裹挟着,登上了第二

    座高峰。

    纯子和琴东同时喘息着,白浊的液体从花园的缝隙中涌出,一股腥味在屋子

    里扩散开来。我闻到了这股熟悉的气味,心里的屈辱和嫉妒都达到了顶点。我的

    妈妈和别的男人在我头顶上做爱,还尼玛的是内射!我希望自己就此昏过去,就

    不用受这种煎熬了!但是我的身体虽然没有半点力气,但是脑子却无比的清明,

    如同泡在冰水里一般。我已经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觉了,神经已经被这强烈的刺

    激和侮辱折腾的有些麻木了。

    过了几分钟,纯子长出了一口气,头也没回,比出了一个「2」的手势。

    「继续啊~ 混蛋~ 」纯子调整好了呼吸,准备迎接第三波进攻。琴东的臀部又开

    始猛烈的抖动,有了精液的润滑,抽插的更加顺畅了,屋子里有多出了一种哗啦

    哗啦的水声。纯子的身体发烫,胸口尤其的闷热,于是就伸手解开了双峰下面的

    睡衣扣子和文胸的挂钩,一对可爱的双乳蹦了出来,也随着身体的晃动前后摇摆

    着,极具视觉冲击。琴东把这无比美好的艳景尽收眼底,兴奋到了极点,在心中

    默默地感谢着漫天神佛……天照大神!如来佛祖!耶稣基督!真主安拉!还有所

    有我叫的上名、叫不上名的各路神仙菩萨!我琴东谢谢你们了!如果这是在做梦

    的话!求你们千万不要让我醒啊!等梦做完了,要我的命你们就拿去吧!我琴东

    死而无憾!下地狱我都愿意啊。

    琴东的身体紧紧地绷着,浑身的肌肉都鼓了出来,皮肤发红,青筋爆出,如

    同北欧神话中奥丁麾下的狂战士一般。「嗯!!!」琴东发出一声沉闷的嘶吼,

    脑袋歪着,神经质般的抖动着,冲击的速度更快了,力道也更强了,他感觉无穷

    无尽的力量从身体里涌了出来。啊!!!啊!!!琴东在内心里呐喊着!把自己

    强横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注入到深不见底的黑洞之中,不死不休。

    琴东大脑一片空白,就这样鲁莽而单调地攻击着纯子的花园,根本不知道疲

    倦,强烈的快感和愉悦淹没了身体的其他感官,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忘记了

    时间,也忘记了自己是谁,脑子只剩下冲刺的念头和无边的快感。不知过了多久,

    突然,琴东恢复了意识,觉得身体一软,一下子跪了下来,硕大的阳物也从花园

    中滑了出来。前所未有的疲累感一下子涌遍了全身,琴东觉得身上跟灌了铅一样,

    连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咽口水都费劲,沉重的身体向后倒去,撞在茶几的

    边缘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哎呀呀~ 怎么了~ 不行了么~ 」纯子回过头,娇喘着问道。琴东无力的点

    了点头,他感觉自己刚才是太兴奋了,肉体和精神都兴奋过度了,导致脱力。

    「可是,还有5次呢~ 」纯子撒娇般地说道。还有……5次!琴东心里毛毛的,

    他觉得自己已经不行了,再来5次真的会死的。

    纯子脱下了碍事的睡衣和文胸,全身上下除了丝袜,都是赤裸的。琴东呆呆

    地看着眼前这无比纤柔美好的玉体,虽然身上累到不能动,但是阳物还是很诚实

    的又立了起来。

    「去!躺到沙发上~ 主人还没吃饱呢~ 」纯子媚眼如丝地说着,白色的液体

    从花园里缓缓地滴落。天啊!琴东内心呐喊着,7次了还没吃饱……主人真的是

    人类么?!他挣扎着爬起来,笨拙地躺在了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混蛋!干嘛摆出一副玉碎的样子!跟本大人做爱很痛苦吗?你这下贱的猪

    猡!」纯子生气地骂道,琴东吓得赶紧睁开了眼睛,一副哀求的神情。「哼哼~

    这才对嘛~ 当本大人的肉奴隶就是要开开心心的嘛~ 」一边说着,一边抓着琴东

    粗大的阳物就坐了上去。感受到自己的阳物被熟悉的湿滑温热包裹,琴东爽的直

    翻白眼儿。

    「既然你不喜欢看,那就不要看好了,本大人也懒得看你那张丑脸!」纯子

    把睡衣罩在了琴东的脸上,然后开始摇动自己柔软的腰肢,享受肉体的欢乐,把

    琴东当成了人肉自慰棒。

    沙发上现在有两个人,震感更明显了,嘎吱嘎吱的声音也更大了,啪叽啪叽

    的声音没有之前那么高的频率了,那个男人的喘息声也变得有气无力,但是妈妈

    的叫声还是那么的骚浪,各种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从妈妈的口中说了出来。

    「艹死你这个没用的猪猡!才7次就不行了!真是废物!」。

    「本大人的小穴如何啊~ 够不够滑~ 够不够嫩啊~ 」。

    「啊~ 啊~ 啊~ 好棒啊~ 猪猡~ 纯子大人好开心~ 」。

    这些淫言浪语像滚油泼进了我的耳朵,我想把耳朵堵上,可是做不到……突

    然,那折磨人的声音停止了,妈妈似乎离开了沙发,向窗户边走去。

    「听什么好呢~ 啊,就听这个吧~ 」留声机响起了铿锵有力的音乐,我听出

    来了,是……妈妈选的音乐还真他妈的应景啊!我想哭又想笑,

    我感觉我快疯了,快要被强烈的屈辱感、蓬勃到极点的性欲和荒诞的不真实感逼

    疯了!我那人前高贵端庄美丽冰冷的妈妈居然私底下是一个如此淫荡如此残忍的

    女王!她用这种可怕的方式侮辱我、折磨我——她的亲生儿子!在这种情况下,

    她居然还有心情听音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感觉到妈妈又跨上了她那半死不活的战马,开始了她那荒淫的巡行……。

    第二十八章妈妈的圣水责。

    我沉浸在似乎没有尽头的羞辱地狱中,心渐渐地麻木了,反而越来越羡慕那

    匹被妈妈骑在身下的「战马」,被撩拨了一天却没能释放的小兄弟开始猛烈的挣

    扎。听着头顶上传来的淫靡三重奏,我幻想着自己也能变成一匹种马,被妈妈骑

    在胯下,妈妈的花园是什么感觉?妈妈的蜜汁是什么味道?强烈的好奇心和性欲

    都刺激着我!我幻想着和妈妈做爱的场景,渐渐地进入了一种失神的状态,似乎

    在沙发上躺着的那个男人就是我,我在享受无边无尽的快乐……我的小兄弟顶在

    了铁笼里的钝钉子上,那种刺痛的感觉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反而是一种快感。马

    眼分泌的淫水打湿了铁笼的内壁,小兄弟把铁笼撑到了极限,银色的小锁绷的紧

    紧的,发出轻微的金属摩擦声。

    我体内的M魂彻底觉醒了,尊严、身份、道德都被我抛到了脑后,我现在脑

    子里只剩下了肉欲,精神上的极端侮辱和肉棒的极端痛苦都刺激着我的肉欲,肉

    欲又驱动着我的肉棒越来越膨胀,越来越坚硬,产生出越来越大的痛苦,形成了

    痛苦和肉欲的无限循环。妈妈给予的精神折磨、越来越强的肉欲在我的肉棒上汇

    合,给了它无穷无尽的力量,银色小锁的锁扣被我的肉棒一点一点地撬开……嘎

    嘣,银色的小锁终于支撑不住,断掉了,愤怒至极的肉棒一下子冲出了牢笼,彰

    显着他的存在与威力!这时,就是谁轻轻地对它吹口气,我就能射出来,摆脱着

    痛苦的地狱。可是我的身体不能动,只能继续忍受着不能释放的痛苦……。

    「怎么连硬都硬不起来了!真是废物!废物!」沙发上传来了妈妈的怒骂声。

    这时的琴东已经快要没有知觉了,纯子的榨取太猛烈了!琴东虽然身子不能动,

    但还是勉力支持着自己的阳物,希望能坚持到她结束。但是坚持到纯子第10次

    的时候,他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全身的力量都被榨干了,只剩下一具驱壳了。

    「看来~ 需要加点料了呢~ 呵呵呵呵~ 」纯子发出一阵冷笑。琴东心中忐忑,

    他的脑子滞涩地思考着,主人要干什么啊……突然,右臂内次传来一阵刺痛,一

    股冰凉的液体进入自己的身体。主人在给我注射什么?琴东虚弱地想。渐渐地,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热,轻飘飘地,疲累的感觉消失了,身体又能动了。他

    忽的一下坐了起来,摘掉了盖在脸上的睡衣,但是眼睛里看到的世界已经变了,

    所有的东西都是五颜六色的,天花板摇晃着,地板也像波浪一样起伏,所有的东

    西都在晃,唯一能看清的东西就是主人的玉体,主人趴在沙发扶手上,白嫩的玉

    臀高高翘起,粉嫩的花园敞着,主人那诱惑的声音在他听来犹如惊雷一般,「来

    啊~ 猪猡~ 还有两次呢~ 」。

    琴东像僵尸一般机械而笨拙地抓住了纯子的玉臀,粗大的阳物捅进了花园深

    处,前后抽动着。强烈的快感从下体传来,琴东的脑子似乎成了一团糨糊,只有

    一个念头,「更多!我还要更多!」纯子开心地叫着,似乎很满意这药的效力。

    「猪猡~ 喜欢主人么?」纯子娇滴滴地问。

    「喜……喜欢。」琴东的眼神呆滞,面色惨白,舌头都不利索了,涎水从嘴

    角淌了出来。

    「让你为我死你愿意么?」纯子又撒娇似的问道。

    「愿意!愿意!」琴东依然一副白痴的表情,但声音很激动,动作也更加猛

    烈了。纯子趴在沙发扶手上,把脸放在玉臂上,美滋滋地收获着身后奴隶辛勤耕

    耘的成果。哼哼哼~ 经过这次,这只猪猡以后面对别的女人,连勃起都不会了!

    以后只能任我摆布!又多了一个强壮的欲奴~ 真不错~ 纯子开心地想着。不知道

    源太的肉棒感觉怎么样呢~ 纯子舔了舔猩红的双唇,眼睛眯了起来。终于,纯子

    又来了两次,她叫停了白痴状态的琴东,像猫咪一般软软地瘫在沙发上喘息着。

    「滚吧,猪猡~ 」纯子一脚把琴东从沙发上踢了下去,然后缓缓地坐了起来,

    看着神情呆滞的琴东像木偶一般瘫在地上,「快滚!」纯子冷冷地喝到。琴东这

    才晕晕乎乎地爬起来,穿好衣服,失魂落魄地走了。琴东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纯子娇媚地伸了个懒腰,经历了这样一场大战,脸上居然一点疲态都没有,

    反而是皮肤红润,光彩照人。纯子松了口气,暗暗地说道:该料理一下沙发下面

    的那个猪猡了~ 纯子掀开了沙发罩,一把将尸体般的源太拉了出来,伸出美脚拨

    开了罩在他眼上的黑布,又一下扯开了他嘴上的胶布。源太眯着眼睛,忍受着刺

    目的灯光,过了一会儿,他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东西。他的眼前树立着两条云杉一

    般笔直高耸的黑丝美腿,美腿的尽头是他渴望已久的花园,还沾着乳白色的腥臭

    粘液,透过妈妈双峰的空隙,他看到了妈妈那威严而美丽的面容。妈妈打量了一

    下源太,发现他居然把小鸟笼给撑开了,肉棒直挺挺地顶着铁笼子,还在微微地

    颤抖。

    「哎哟~ 你的肉棒子蛮厉害的嘛~ 」妈妈眯着眼睛看着我。

    「想不想射出来啊~ 蠢猪~ 」妈妈俯下身,用一种戏谑的眼光看着我。

    「想!想!想……」我赶忙回应着,直接就哭了出来,太难受了,经历了这

    一整天的羞辱和刺激之后,我的欲望已经快要把我憋炸了。

    「嗯~ 可是妈妈现在想去嘘嘘呢~ 你要是把妈妈的尿喝了~ 妈妈就让你射出

    来~ 好不好~ 」妈妈用一种温柔诱惑的语气说着。

    「好!好!我喝!我喝!」我张大了嘴,欲望已经让我疯狂了!只要能射出

    来,我做什么都愿意!

    「啊哈哈哈~ 那你要接好了哦~ 」妈妈捂着嘴开心地笑着。

    一滴……两滴……混着那个男人精液和妈妈淫水的金黄尿液滴在了我的脸上,

    妈妈控制着圣水的流量,圣水顺着她那湿漉漉白乎乎的下体流进了我的嘴里。我

    屏住呼吸,感受着圣水的腥臭苦涩和温热,当圣水盛满半个口腔的时候,我就猛

    的咽下去,我不想被圣水灌死!我喝下了妈妈的圣水,心中的屈辱已经到了无以

    复加的地步,天啊!我为了射出来,居然喝下了混着别的男人精液的妈妈的圣水!

    我太下贱了!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了!我觉得自己就是一条狗!不!是一个马

    桶!我只是一个没有生命的马桶而已!这种强烈的侮辱让我的M魂燃烧的更加炽

    烈了,我的小兄弟涨得通红,犹如一根烧红的铁纤。

    我终于喝下了最后一滴圣水,喘息着,感受着胃里涌上来的一阵阵的恶心。

    我悲惨地嚎哭着:「妈妈!主人!让我射吧!我都喝了!都喝了!让我射吧!呜

    呜呜……」眼泪模糊了我的双眼。

    「哈哈哈哈~ 源太~ 你的下贱真让我感到意外呢~ 」妈妈似乎非常的开心,

    发出了淫荡的笑声,来自亲生母亲的恶毒嘲笑在我千疮百孔的心灵上又刺下了重

    重一刀。

    「好~ 就让你这只贱狗射出来吧~ 」妈妈摘掉了我肉棒上顶着的铁笼,然后

    脱下了一只丝袜,轻轻地套在了我那跳动着的灼热肉棒之上。

    「啊~ 啊~ 啊~ 」丝袜落下那么轻微的碰触,都让我爽的快要升天了。我浑

    身颤抖着,双手紧紧攥成了拳头,骨节发白。

    「要来了哦~ 3~ 2~ 1!」妈妈蹲了下来,轻轻地拈着丝袜一端,然后猛

    地网上一拉……丝袜与龟头连续的轻微摩擦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

    积蓄了一天的屈辱、欲望、嫉妒和不甘,都在这一刻化为了白色子弹的火药!D

    uang!Duang!Duang!Duang!我的脑子里了响了四声!我

    胯下那炽热的炮管喷出了四发浓浓的白色炮弹!呼啸着撞在了妈妈的丝袜上,竟

    然把丝袜轰轰的跳了起来,脱开了我的肉棒,最后一发竟然直接喷在了天花板上。

    「哎哟哟~ 看我的乖儿子厉害的~ 哼哼~ 」妈妈一边嘲弄着我,一边用另一

    只丝袜美脚轻轻地搓了搓我的肉棒。轰!轰!轰!我又射出了三发稀薄一点的炮

    弹,落在了我的胸膛上和脸上。一阵无与伦比的舒畅感和疲累感交融着,像巨浪

    一般涌遍了我的全身,我脑袋一歪,眼一闭,直接晕了过去,我失去意识之前,

    最后听到的声音就是妈妈那残忍淫荡的笑声……。

    「啊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