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24-25)

作品:《堕(新版)

    作者:druid12345。

    字数:7636。

    第二十四章 星期天的商业街(上)。

    起床之后,妈妈给我做了丰盛的早餐。我吃着熟悉的味道,眼泪不知不觉流

    了下来。

    「好了,源太,不要难过了~ 妈妈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妈妈递过来一张纸

    巾,可是我还在哭。

    「源太,以后你的代号就叫蠢猪吧~ 我教你蠢猪的时候,我就是你的女王,

    你要绝对服从我的命令,听到了吗?」妈妈突然很威严地说。

    「是,是!」我不敢再哭了。

    「蠢猪!快点吃早饭!」妈妈沉着脸,拿起手边的马鞭,狠狠地敲在我的桌

    边,我面前的杯盘都跟着一震。我吓的心脏砰砰直跳,赶紧把手中的三明治往嘴

    里塞,然后大口大口地喝着牛奶。

    妈妈看着我吓坏的样子,脸上才露出一点笑意。吃过了早饭,妈妈让我跪好,

    然后又上楼去了。

    一会儿,妈妈拿了一个粉色的小盒子走了下来。妈妈打开小盒,里面有一个

    粉色的椭圆形塑料物体,还有一个小小的方形遥控器。这……好像是……跳蛋!

    妈妈拿起遥控器摁了一下,那两个小东西果然发出了嗡嗡的声音……。

    妈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双医用橡胶手套和一个口罩,穿戴好之后,说道:

    「D!」。

    我赶紧岔开两腿,撅起屁股,摆出一个无比羞耻的姿势。

    「把你的贱菊掰开!」妈妈平淡地说着,似乎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我羞

    耻地掰开了臀瓣,把菊花暴露在妈妈面前。

    妈妈一下就把一根手指捅进了我的菊花里,轻轻地按揉着。因为之前被继母

    开发过,所以这次不算很痛。

    妈妈按揉了一会儿,又塞进了一根手指,两根手指搅动着。渐渐地,我的菊

    花被扩开了一点。妈妈抽出手指,把那个跳蛋塞进了我的菊花里。这个跳蛋还是

    蛮大的,撑的我的菊花有点痛。

    妈妈摘下了手套和口罩,扔进了垃圾桶,拿起遥控器摁了一下。跳蛋开始在

    我的菊花里猛烈地振动起来,刺激着我的前列腺,强烈的快感和尿意一下涌了上

    来,我差点一头栽倒,赶紧用手撑住地面。

    「看起来效果还不错呢~ 」妈妈很开心,然后解下了我的小铁笼。

    「喂,蠢猪,穿好衣服,我们要出去逛街了~ 」妈妈微笑着对我说。

    妈妈今天穿着白色的喇叭袖欧式真丝衬衫,戴着黑色羊皮手套,下身穿着包

    臀黑皮裙,美腿上包裹着黑色的仿古丝袜,脚蹬漆皮高跟鞋,又穿了一件深蓝色

    的英式毛呢大衣御寒。我发动了车子,妈妈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周末的早晨,

    空气很好,路上的车也不多。

    我正在开车,妈妈突然开始抚摸我握着挂挡杆的手,羊皮手套柔软滑腻的触

    感很销魂,妈妈把手伸到我的嘴边,她的小手指上戴着那枚蜘蛛戒指。我低头亲

    了一下,一阵寒意又走遍了全身,我的感觉又变得敏锐了起来。妈妈轻轻地摸了

    摸我的耳朵,我居然就不可遏制地硬了。后庭的跳蛋突然发威,强烈的快感一下

    子传遍全身,我几乎握不住方向盘了,赶紧踩下了刹车。

    妈妈的玉手并没有停下,而是缓缓地滑向了我的肉棒。妈妈抓住了我兴奋的

    肉棒,温柔地套弄了起来,虽然隔着运动裤,但是还是有很强烈的快感。前后夹

    击的快感让我两腿之间的小火山快要喷发了,但就在这时,跳蛋停了,妈妈的手

    也离开了我的肉棒。我喘息着,扭头看了看妈妈。妈妈戴上了一副太阳眼镜,我

    看不到她的眼睛,她就那么安静地坐着,似乎刚才的恶作剧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大概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了……我的额头开始冒汗了,希望妈妈不要把我玩的

    太惨……。

    在妈妈的指挥下,我们到了平山县最大的商业街。我刚把车停好,妈妈就从

    包里掏出一块看上去很潮的电子表递给我。我乖乖地戴好了手表,妈妈从包里掏

    出一个黑色的小方盒,轻轻一摁,一阵强烈的电流从手腕上传遍了我的全身,又

    麻又痛。

    「不许摘下来,不许离开我10米以上,跟我保持3到5米的距离,手机联

    系。」妈妈威严的给我下命令,然后就打开车门走了出去。我等妈妈走出一段距

    离,才出门跟上。因为是上午9点左右,只有部分商店开门了,步行街上的人稀

    稀拉拉的。妈妈双手插在口袋里,精致的黑色手提包挂在手腕上,不紧不慢地走

    着。单从外表来看,妈妈简直就是高素质女性的典范,美丽知性,端庄优雅,连

    走路的仪态都无懈可击,路上的行人可能很难想象到,这样优雅的女人口袋里居

    然装着跳蛋的遥控器,而且那个跳蛋还塞在她儿子的菊花里……。

    「叮」手机响了,我拿出来一看,是妈妈的短信:「去前面的奶茶店给我买

    杯温奶茶。」我收起了手机,快步走进了奶茶店。奶茶店刚刚开门,店员是一个

    扎着双马尾的圆脸女生,看起来很可爱,一看就是出来打工的学生。

    「打扰了,给我来一杯奶茶!」我非常客气地说。

    「请问您要热的还是温的?」店员问道,声音好甜美。

    「温……啊……温的……」突然我菊花里的跳蛋开始发威,强烈的快感让爽

    的只想叫出来。

    「先生,您没事吧?」店员很关心地问。

    突然,手机响了,我拿出来一看,是妈妈:「跟她聊天。」天啊!妈妈让我

    带着跳蛋跟一个小女孩聊天吗?。

    「我……啊……没事……」我已经开始有点喘了。

    「今天的……天气好棒啊!」我强做镇定,但实际上身上已经出汗了。

    「是啊,先生,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小女孩一边做奶茶一边很关心地

    看着我。

    「没有……嗯……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娇喘。

    「店长!店长!这位先生有点奇怪呢!」小女孩有点惊慌地喊着。很快,一

    个戴着眼镜、长着酒糟鼻子的中年男子从屋里出来,万幸,跳蛋停止了。

    「这位先生,我可以帮助你吗?」店长扶了扶眼镜,仔细地看着我。我此时

    面色潮红,气喘吁吁,身体无力,用手撑着柜台,看起来很像是生病了。

    「店长,这位先生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小女孩对店长急切地说道。

    店长看了我几秒钟,我的脸更红了,心里万分紧张,害怕妈妈又会让跳蛋发

    威,要是在一个中年男子的面前那样叫的话,实在太尴尬了!突然,店长哈哈大

    笑:「没事的!没事的!凛子,这一看就是昨晚喝多了,刚睡醒,头疼的厉害!

    我每个月也会醉那么两次呢!」。

    「是啊!是啊!我昨晚被人灌倒了!那群混蛋!」我赶紧就坡下驴。还好是

    被人当成了宿醉的酒鬼了!我还以为会被人当成痴汉呢。

    「没事的!没事的!年轻人嘛~ 等你到我这个岁数就可以灌别人了!来,小

    伙子,喝杯热茶,会好很多哟~ 」店长热情地给我倒了一杯茶。酒鬼见面,分外

    亲切。我在脸上挤出一副感激之情,内心无比尴尬。

    「先生,您的奶茶好了~ 」凛子捧着奶茶双手递给我。

    「谢谢!非常感谢!」我接过奶茶,强做镇定地走出了奶茶店。我看到妈妈

    就在那边看着我,对我摇了摇头,我明白,她从不会喝这种廉价的奶茶,她只是

    为了羞辱我。

    我用力地把吸管插进奶茶里,发泄一下我心中的郁闷,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

    妈妈又开始朝前走,我垂头丧气地在后面跟着。妈妈走进了一家大商场,直奔三

    楼的淑女区。妈妈在三楼随意地逛着,一会进这家店看看,一会到那家店瞧瞧。

    「叮」手机又响了,我内心祈求着,不要太过分!不要太羞耻!但是手机屏

    幕上显示:「去前面那家内衣店看看,买两条最性感的丝袜,再买一条最性感的

    内裤。」我的汗都下来了,这太羞耻了呀。

    我鼓足了勇气,硬着头皮走进了那家内衣店。店员是一名瘦削的中年妇女,

    看到我一个1米的大男孩一个人走进来,似乎有点惊讶,但很快又露出了训练

    有素的微笑。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店员阿姨有些紧张地问。

    「呃,没事,随便看看!」我尴尬地回答着,开始四处搜寻最性感的内裤和

    丝袜……妈妈还是没有放过我,跳蛋又开始捣乱了。

    「打……打扰了!请问这条内裤……多……啊……多少钱?」我强忍住来自

    后庭的刺激,指着一条前面镂空的粉色蕾丝内裤,挤出一丝笑容。店员狐疑地看

    着我,我觉得我此刻的笑容一定很猥琐……。

    「这条4000日元」。

    「帮……啊……帮我包装一下」。

    「先生,您没事吧?」。

    「我……很好。请问……呃……呃……那双黑色带花纹的丝袜多少钱?」我

    用颤抖的声音问着。

    「2000日元」。

    「请……包起来……」后庭的快感实在太强了。

    「那条……紫色的……开裆丝袜给我包起来……」我已经开始喘气了,我必

    须弯着腰,因为肉棒已经发怒了。在内衣店里被人看到撑小帐篷的话,人家会报

    警的吧……。

    「这条2500日元,先生。」店员已经不敢看我了,只是低着头把三件东

    西装好。

    「这是……10000日元,不……用找了……」我拿过手提袋,逃也似的

    出了这个内衣店。

    「真是个奇怪的人哪!」我听到了店员的碎碎念。

    我一踏出内衣店的门,跳蛋的折磨也停止了。我调匀了呼吸,才看到妈妈就

    在不远处的长椅上看着我。我真是欲哭无泪啊,只能提心吊胆地跟在妈妈后面,

    生怕手机再响。好在之后妈妈在这个商场里只是在逛衣服和鞋子,足足逛了两个

    多小时,没有再提什么奇怪的要求。

    出了这间商场,妈妈似乎逛烦了,开始在商业街之间的小街道上随意地走着。

    突然,手机响了,我打开一看,汗直接就下来了。

    「去对面的成人用品店买一只最大号的男用后庭自慰棒。」手机上的这一行

    字让我想死……。

    我把头上的风帽拉下来,走进了那间挂着紫色灯光的成人用品店。店老板是

    个光头的壮汉,面相有些凶恶,胳膊上纹着一只猛虎,正无聊地坐在柜台后面翘

    着脚玩手机。

    「老……老板」果然一进店门,后庭就开启了振动模式。

    光头老板闻声赶忙放下手机,满脸堆笑地问:「中午好,请问您需要什么?」。

    「我……我要一只……一只……男用后庭自慰棒……最大号的……」我一边

    喘着一边说。

    「好!有的有的!」老板乐呵呵地打开柜台,伸手去柜台的最底层拿出了一

    根足有小臂般粗长的假阳具。

    「这个可是美国进口的高级货,非常好用!可以振动!可以加热!还可以喷

    水!绝对食品级硅胶!无气味!无毒害!请你放心使用!包您满意!」。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那根巨物,是肉色的,做的非常的逼真……。

    「好……啊……啊……给我包装一下……」这次的跳蛋格外的疯狂,我几乎

    站都站不稳了。

    「哎呀,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玩的嗨呀!我老了,赶不上你们了!」老板一边

    给我包装着那根巨物,一边自己嘟囔着。

    「这个000日元,算你7000!咱们认识一下!我叫长谷川高虎!」

    老板把装在黑色包装袋里的自慰棒递给了我。付钱的时候,老板一把抓住了我的

    手,从臀部的口袋里拔出一根油性笔,在我的手掌上写了一个手机号。「有时间

    的话可以找我一起聊聊天哟~ 小帅哥~ 」光头对我挤了一下眼睛,神秘地一笑。

    我的脸抽动了几下,挤出一丝笑容,恨不得飞出这间店。我拉开店门的时候,

    老板叫住了我,「喂,小帅哥,本店的货一旦开封概不退换的哟,请您多多包涵」。

    我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回头客气一下,终究还是没那个勇气,头也不回地走

    出了这家店。走过一个拐角,我用力地在墙上蹭着我的手掌,想把那个电话号码

    蹭掉。突然一阵强烈的疼痛和麻木从手腕上传来,我一下子跪到在地上。手机响

    了,我拿出来一看,是妈妈,「我看不到你了,5分钟内到达商场,我们去

    吃饭」。

    我拎着内衣和自慰棒来到了商场的门口,妈妈正在那里等着我。我们坐

    电梯来到了顶楼的西餐厅,我跟妈妈选了一个幽静的角落坐下,点好了菜。

    「今天上午过得好么?」妈妈平静地问我,似乎她什么也不知道,什么都没

    发生。

    第二十五章星期天的商业街(下)。

    「挺好的。」我有些紧张。突然我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摩擦我的小腿肚子。我

    撩开桌布一看,是妈妈的黑丝美脚!有厚厚的桌布挡着,别人看不到。妈妈的美

    脚磨蹭着,像一条小蛇缓缓地向上攀登,爬过了膝盖,爬过了大腿内侧,最后探

    出了桌布,踩在了我硬邦邦的肉棒上,很有节奏地摩擦着。我不敢乱动,向下瞄

    了一眼,母亲的美脚还是那么勾魂,红色的指甲,白色的肌肤,包裹在黑色的丝

    袜里,看着就让人欲火焚身。妈妈的脚法还是那么娴熟,一波一波的快感从下体

    涌上来,可是我又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强做镇定,摆出最标准的坐姿。妈妈拿着

    一个小餐包,慢条斯理地撕成一块一块,塞进嘴里,时不时地喝一口红茶,看起

    来无比地轻松惬意。终于,我们点的菜来了,妈妈把美脚缩回了桌布底下,但还

    是不停地蹭着我的小腿,撩得我整顿饭都是心猿意马的,直想钻到桌子底下去抱

    住那只美脚亲个够,舔个够,然后再把白灼的精液射在上面。

    吃完饭,妈妈逛累了,我们就想随便找部电影来看看,顺便歇歇。妈妈挑了

    一部言情片,买了后排的两个座位。电影开场了,看了半个小时之后,我就开始

    昏昏欲睡,这电影好无聊!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有什么东西贴在了我的

    肚子上,我低头一看,是妈妈的玉手!妈妈的玉手缓缓地下滑,抓住我的运动裤

    和内裤用力向下一拉,把我的肉棒露了出来!妈妈抓着我的肉棒,开始上下撸动,

    羊皮手套的感觉很棒,妈妈的手法也很好,不轻不重,非常舒服,一分钟不到,

    我的呼吸就开始粗重了。但是,妈妈却停下了,我好沮丧。又过了一会儿,妈妈

    又开始玩弄我的肉棒,用手章摩擦马眼,快感迅速地攀升,但是攀到一半的时候,

    妈妈就会停手,让我冷静下来,然后再继续调戏。这种上上下下、求而不得的感

    觉很折磨人,我心里充满了沮丧和烦躁,却又不敢做什么,只能任由妈妈欺负我

    的肉棒。这么折腾了八九次,电影快要结束了,妈妈收回了她的玉手,掏出纸巾

    擦了擦上面沾着的淫水。整部电影,妈妈都没有看我一眼,一直在盯着屏幕,或

    者喝饮料,似乎我只是她的一个玩物。

    妈妈走出了电影院,我在后面远远地跟着。手机响了,我心中一颤,哆哆嗦

    嗦地打开一看,妈的,是琴东马鹿:「城南新开了一家脱衣舞酒吧,听说小妞儿

    很棒,晚上一起去吧!我请客!随便喝!」。

    「不用了,我喜欢男人!」我开始调戏琴东。

    「你不要对我有非分之想!」琴东回复。

    「你长得像猩猩,我喜欢帅的!」我继续调戏琴东。

    「八嘎!八嘎!我这叫男人的野性美!你还是去牛郎街吧!哈哈哈!」跟琴

    东马鹿闹了一下,我的心情好一点了。下午,母亲似乎对我失去了兴趣,并没有

    攻击我的菊门。

    「源太君!」背后传来悦耳而又熟悉的声音,我转身一看,是纱希。纱希穿

    着一件白色的薄羽绒服,披着头发,显得非常可爱。

    「啊!是纱希君啊!你也来逛街啊!」我跟纱希君寒暄一下。

    「是啊!是啊!源太君一个人逛街么?」纱希君小心地问。

    「哈哈,随便出来走走。」我尴尬地笑了笑。

    「那我可以和源太君一起逛么?」纱希充满希望地问。

    「好……好啊。」我心中一沉,感觉要坏事。果然这时手机响了,我拿出来

    一看,是妈妈:「那个女孩子蛮可爱的,是你的同学吗?」。

    「是,是学妹」。

    「跟她一起逛街吧。」妈妈回复。

    「妈妈这是要干嘛?」我心里忐忑不安。

    就这样,我跟纱希一起在商场里逛,其实是我陪她逛,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买

    什么。我和纱希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纱希君似乎很兴奋,一直不停地说着,

    像只快乐的小麻雀。

    「叮」手机又来短信了,是妈妈:「这个女孩很喜欢你嘛!」。

    我心里一沉,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叮」手机又来短信了,还是妈妈:「请她吃甜品!」。

    我的心已经开始打鼓了,但还是带着纱希君走进了一家甜品店。纱希点了一

    杯酸奶和一块蛋糕,我点了一杯茶。我们俩就这样坐着,气氛有些微妙,纱希君

    的脸红红的,很可爱。

    「源太君,你想上哪所大学啊?」纱希君怯怯地问。

    「我……我不知道。」这时候,跳蛋开始发威了,比之前都猛。

    我脸上的肌肉抽动着,一阵一阵堕落的快感冲向我的大脑,我想哭。在喜欢

    自己的女孩子面前被跳蛋调戏,这真是太丢脸了!太丢脸了!我尽力维持住自己

    的形象,绷住脸不敢说话。

    纱希君看到我的脸忽然沉下来了,以为我讨厌她的问题,低下头不敢说话,

    轻轻地咬着酸奶的吸管。

    气氛异常的尴尬,但是我现在根本顾不得那些,我用尽全力抵抗着跳蛋的威

    力。突然,纱希君吐出了嘴里的吸管,似乎决定了什么,脸上又露出了温柔的笑

    容。

    「源太君,你想上哪所大学啊?我跟你报同一所!」纱希温柔地说着,却透

    着一股坚定和决绝。

    这……这算是表白了吧!纱希君啊!你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表白啊!我

    的心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我又要全力抵抗着后庭的快感,又要想办法不伤害纱希

    君的纯情少女之心。

    「叮」手机又响了,我打开一看,顿觉天旋地转,妈妈说:「把你上午买的

    内衣送给她。」妈妈要我把一条镂空内裤和两条性感丝袜送给纱希!这我以后还

    怎么见纱希君啊!她要是说出去了我哪还有脸在学校待啊。

    可是没办法,妈妈下了命令了,我得照办。我强行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

    容,艰难地说着:「纱希君,等我……想好了……一定告诉你!啊……我……我

    想送你……一……一件礼物……啊」。

    「什么礼物啊?」纱希君羞得低下了头。

    「啊……请你……嗯……请你务必收下!」我恭敬地把那个装着内衣的袋子

    双手捧着送给了纱希君,我的心里在流血,心里大喊着不要啊!不要打开看啊!

    回家再看啊。

    纱希君双手颤抖地接过了袋子,然后打开看了一眼,瞬间呆住了。我绝望地

    闭上了眼睛,完了!完了!完了!以后没脸见她了。

    纱希君的表情由震惊到羞耻再到愤怒,她猛地站了起来,抽了我一耳光:

    「下流!」然后拎着袋子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

    甜品店里的人纷纷看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随后他们开始窃窃私语,

    有几个女孩还在偷看我。我把头埋在胳膊里,真的想一头撞死了就得了,就不用

    受这种折磨了……。

    妈妈终于放过了我,我扔下1000日元,就跑出了甜品店。我现在真的想

    死,我这一天所感受的羞耻比我人生前17年加起来都多,我的小兄弟还被妈妈

    用跳蛋、美脚和玉手撩拨了一天,那种不得释放的感觉让我疯狂。妈妈终于玩累

    了,给我发了条短信,只有短短两个字:「回家」。

    我看到这两个字,终于如释重负。我一路没精打采地开着车,回到了妈妈家。

    一进门,妈妈就下了命令:「C!」我赶紧趴好,妈妈坐在我背上换好了拖鞋,

    然后骑着我到了沙发上。妈妈拿起桌上的小鸟笼递到我面前,「戴上」。

    听到这两个字,我心里像刀割一样,我心一横,开始给妈妈磕头,一边磕一

    边哭,「妈妈!主人!求你让我释放一下吧!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戴上。」妈妈依然只有这冷冰冰硬邦邦的两个字。我感觉自己似乎撞上了

    冰山,只得颤抖着接过那个万恶的小铁笼,亲手套在了自己的小兄弟上。

    咔哒,随着银锁的闭合,我的心也随之沉入了冰冷的海底。

    「好啦,蠢猪,不要难过了~ 妈妈奖励你好不好~ 」妈妈似乎有点于心不忍

    了。妈妈把黑丝美脚送到我的嘴边,蹭了蹭我的下巴,「想了一天了吧,让你舔

    5分钟。」温热的黑丝美脚散发着微微的汗味、浓烈的皮革味和淡淡的妈妈体香,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一口就把妈妈的美脚含在了嘴里,吸吮着,舔舐着,仿佛要

    把她的美脚吸进肚子里一样。我越舔越爽,小兄弟又开始不安分,但是却铁笼子

    给制住了。妈妈另一只美脚开始玩弄我套在铁笼子里的小兄弟,就像在逗公园里

    的动物。

    舔了半天,我的欲望越来越强,被压抑了一天的欲望已经按捺不住了,小兄

    弟也顾不得铁笼的束缚,开始蛮干,半充血的肉棒撑得铁笼子发出嘎吱嘎吱的细

    微响声。「好厉害的肉棒啊!」妈妈的凤眼微微地眯着。可是我看着妈妈的样子,

    心里咯噔一声,从小到大,妈妈眯眼睛的时候,我都会倒霉。

    果然,妈妈收回了她的美脚,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源太,我们

    再玩点更好玩的,好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