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20-21)

作品:《堕(新版)

    作者:druid12345。

    字数:7456。

    第二十章 妈妈的眼线。

    第二天,我的心情很烦乱,一整天只是和妈妈随便说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话,

    放学之后,我找到了琴东八嘎。

    「喂!琴东!晚上有事吗?」我郁闷地问道。

    「没事哦~ 」琴东在校门口叼着一根烟,恶狠狠地瞪着怒视着他的训导主任。

    「晚上一起喝酒去吧,我请客!」我懒洋洋地说道。

    「好啊~ 剑道部的主将今天不训练了么?」琴东很诧异。

    我跟琴东马鹿趴在酒吧的桌子上,桌子上、地面上已经摆了一堆的空酒瓶。

    「老板!再上10瓶啤酒!」我举起手,大声喊着。

    琴东马鹿坐了起来,打了个嗝儿,问道:「源太,你小子怎么了?怎么今天

    这么大酒瘾啊?有啥烦心事?失恋了么?」。

    「失恋个屁!」我也坐了起来。

    「那你怎么了?男子汉大丈夫,藏着掖着就没劲了!」。

    「哎!家里的事,烦啊……」。

    「你家那么有钱!你还有什么可烦的!」。

    「跟钱没关系!」。

    「哦,那就是女人喽~ 」。

    「不是,是我爸和我妈离婚的事情……」。

    「这都离了好几年了吧,还有什么问题啊?」。

    「妈妈回来了……」。

    「那还不好啊,你不是最想你妈了么?」。

    「妈妈她……哎,一言难尽,来来来,喝酒!今天非把你这个琴东马鹿灌倒

    不可!」。

    「老子是」黑猿「琴东鸭太郎!」。

    「琴东马鹿!」。

    「你才是马鹿!」。

    我出了酒吧,晃晃悠悠地打了一辆车,回家去了。琴东也是弯着腰,晃晃悠

    悠地走着,走过了一个路口,回头看了看,发现源太已经消失了。他一下站直了,

    晃了晃脑袋,心中暗道:「哼~ 就凭你想灌倒我黑猿琴东,还不够!」琴东掏出

    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 是主人么?我今天有新的发现哦~ 哦,好,好!

    我马上过去!」琴东收起了手机,满是横肉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他跨上机

    车,一转油门,机车轰鸣着,消失在夜色中。

    「叮咚!」门铃响了!一个美丽的女人打开了门,看到门外站的是高大粗壮

    的琴东,就转身走进了屋里。琴东赶紧进了门,然后把自己脱的赤条条的,像狗

    一样爬到了在屋子中央站着的那个女人脚下,然后把头埋在那个女人两腿之间。

    那女人穿着酒红色的丝质睡袍,里面是同样颜色和质地的吊带睡衣,露出白花花

    的脖颈和胸脯,红色的丝带扎在腰间,勾勒出纤细美好的腰部曲线,完美的玉腿

    上包裹着黑色的薄丝袜,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着诱惑的光泽,脚上踩着一双黑色的

    漆皮高跟鞋,清丽的脸上略施粉黛,头发用丝带随意地扎着,手指上挂着一根黑

    色的马鞭。这个美人正是源太的亲生母亲——目黑纯子。

    琴东抬起头,如痴如醉地看着面前的女神,不禁咽了一口口水。「C!」纯

    子冷冷地说。琴东赶紧双手撑地跪好,纯子优雅的坐在了琴东宽阔的脊背上。

    「今天源太有没有好好上课啊?」纯子平静地问。

    「没有……」琴东怯怯地回答。

    「混蛋!又不好好上课!」纯子一鞭子抽在琴东毛茸茸的屁股上,琴东惨嚎

    一声。

    「那今天源太中午吃了什么?」。

    「拉面和章鱼烧」。

    「嗯」。

    「那源太今天有没有和女生说话?」。

    「没有」。

    「那源太今天有没有去剑道部训练?」。

    「没有」。

    「那你们放学干嘛去了?」。

    「我们去酒吧喝酒了……」。

    「喝酒?!」纯子又是重重一鞭子抽在琴东屁股上。

    「是你带他去的么?混蛋?!」纯子扭着琴东的耳朵,琴东疼的龇牙咧嘴。

    「不是的,不是的,是他自己要请我喝酒的!」琴东惨呼着。

    「你们喝了多少?」纯子更生气了。

    「四十瓶啤酒吧……」琴东怯怯地说「两个不学好的混蛋!混蛋!」纯子狠

    狠地抽打着琴东的屁股。

    「那你有什么发现啊?」纯子愤怒地问。

    「源太他似乎对主人您的归来有些困扰~ 他似乎还在纠结主人和他父亲离婚

    的事情~ 而且据我推测,他这些天的烦闷都是因为这些问题~ 」琴东谄媚地说着。

    「那他到底困扰在什么地方呢?」纯子似乎平静了下来。

    「他不肯说……我也问不出来,他就是一个劲儿地喝酒,要把自己灌醉」。

    纯子陷入了沉思,她想不出来自己的言行有什么不妥,会让源太困扰,也猜

    不透源太到底在想什么,她觉得,源太可能只是还是没有走出她和丈夫离婚的阴

    影,自己的归来又让他陷入了那段痛苦的回忆之中。

    「F!」纯子命令道。琴东赶紧仰身向后,双手撑住地面,把脖子紧贴在脊

    背上,就像一个人肉凳子一般。纯子把手机拿了过来,然后撩起睡袍的后摆,就

    坐在了琴东那满是横肉的脸上。琴东的脸紧紧地贴着纯子的玉臀,感受到一种特

    别的粉嫩滑腻,就像扑了爽身粉的婴儿肌肤那样,大大的鼻子被紧紧地夹在了两

    片臀瓣之间,一股混杂着沐浴液、精油和淡淡臭味的奇妙味道铺面而来,这种感

    觉让他兽血沸腾,又黑又粗的阳物猛然耸立。纯子把两只美脚踩在了琴东的大腿

    上,拨通了源太的电话。

    「喂~ 源太么?我是妈妈啊,妈妈想你了,想听听你的声音~ 」。

    纯子热情地说着,重心后移,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琴东的脸部和脖颈上。

    琴东感觉自己的鼻子被主人柔嫩的臀肉彻底夹死了,只能张开嘴,轻轻地呼吸着。

    「嗯~ 嗯~ 源太,你说话怎么这样啊,你是喝酒了吗?」纯子轻轻地左右晃

    动着,琴东尽管肌肉发达,但单纯依靠脖颈的力量支撑纯子的体重并保持平衡还

    是有些吃力,他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吹出的热气弄得纯子的花园处有些痒。纯

    子脚上用力,鞋跟嵌入了琴东的大腿,很痛,但是琴东却不敢叫出声来,赶紧闭

    嘴憋住。

    「源太啊~ 你到家了没有啊~ 喝了酒不要在外面乱跑啊~ 好不好~ 」纯子很

    关心地问道,一只丝袜美脚的脚跟调皮地从高跟里脱了出来,然后这只脚把琴东

    那粗大的阳物扣在了鞋子和脚掌之间,来回摩擦着,龟头被丝袜脚掌摩擦着,肉

    棒被鞋子摩擦着,产生了强烈的刺激。琴东微微颤抖着,脸憋得通红,却又不敢

    大口喘气,只能痛苦地轻轻呼吸。这时,纯子的丝质睡袍太过光滑,在摇摆晃动

    之中,露出了一半滑嫩的香肩。如果现在源太在场的话,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

    己的母亲居然是衣衫不整地坐在自己好友的脸上,用高跟美脚玩弄着好友的下体,

    对自己说出了这番关切的话语。

    似乎是觉得这样不舒服,纯子穿好了鞋子,站了起来。脖颈上的压力骤然减

    轻,琴东刚刚舒了一口气,却看到纯子那粉嫩的玉臀在自己头顶上旋转了10

    °,又压向了自己的脸部,鼻孔又被臀瓣紧紧地封死了。原来纯子只是换了个方

    向而已!这样的姿势让琴东的面部和脖颈受力更大,琴东的头颈和脊背已经向后

    弯成了C型,眼球受到巨力的压迫开始疼痛,眼前开始出现金色的斑点。

    「哦~ 哦~ 好的,家里面还有一个佣人在是不是~ 让她给你擦洗一下~ 一定

    要酒醒了再睡~ 不然头会疼的~ 」纯子一边说着关切的话语,一边把自己的一双

    玉腿抬了起来,做起了交叉抬腿的健美运动。琴东感觉自己的脖颈快要断掉了,

    整个人都涨成了黑红色。琴东真的很难把电话里那个无微不至地关怀醉酒儿子的

    温柔母亲和自己脸上这个冰冷高傲无视胯下奴隶生死的残忍女王联系在一起。

    就在琴东感觉自己快要崩溃的时候,纯子和源太的电话终于结束了。纯子轻

    松的站了起来,琴东却一阵眩晕,直接躺在了地上,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琴东坐

    起身,看到纯子正坐在沙发上用手机输入着什么,赶紧爬到主人身边跪好。纯子

    发完了短信,看了看跪着的琴东,说道:「你今天表现还不错,要小小地奖励一

    下~ 」。

    纯子缓缓地解开了睡袍的束带,睡袍滑落了下来,白嫩纤滑的香肩完全裸露

    了出来。纯子靠在沙发上,吊带睡裙贴在了胸口上,勾勒出两颗可爱的小樱桃。

    琴东看到纯子这幅性感的样子,闻着她身上飘来的阵阵香气,整个人都酥了,1

    米的大汉就像没了骨头一样。纯子把一只玉足从高跟鞋里抽出来,送到琴东

    的鼻子跟前,冷冷地说「赏你的!」琴东一把抓住这纤细匀称、柔若无骨的美脚,

    按在自己的鼻子上就贪婪地闻了起来,然后又张开大口,一下吞进去半只脚,津

    津有味地吮吸着,似乎是在吃什么美味佳肴一样。琴东一边吮吸着美脚,一边用

    自己的大手撸动阳物,没几分钟,伴着一声闷哼,地上一片狼藉。纯子看着琴东

    那卑贱的样子,终于笑了:「琴东,要是让别人看到你这幅模样,还不得笑死啊!」。

    第二十一章 尾行。

    终于到了周末,我宅在家里打了一天的游戏,想要把自己脑子那些纠结的想

    法忘掉,但是没用。我烦躁地在屋里来回走着,像一只笼中的困兽,我实在忍不

    了了!我穿上衣服,开车到市中心的商业区去逛逛,散散心。

    我走进一间大商场,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人们,觉得他们都好讨厌啊!我的

    心情更糟了,买了一罐汽水,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我把风帽拉了下来,盖

    住了我的脸,无精打采地喝着汽水。我就这么坐着,一直坐到晚上九点多,商场

    里的人已经不多了,有的店家已经开始打烊了。我把汽水罐一把拍扁,扔进了垃

    圾桶里,准备商场关门我就回家。这时候,一抹翠绿的光一闪而过,这种温润的

    绿光我好像在哪见过。我的大脑飞速运转,啊!是那天我在沙发底下看到的那个

    男人手上扳指的颜色!我一下子坐直了,顺着绿光的方向看去,看到一个瘦小的

    身影,赫然就是那天我看到的那个男人!他身边走着一个身段窈窕的美女,她上

    身穿着蓝色外套,下身穿着黑色皮裙的,腿上包裹着黑丝,脚蹬黑色高跟鞋,是

    我的母亲!怎么又是他们。

    我的好奇心驱使我赶紧跟了上去,想要看清那个男人到底是谁。我把风帽拉

    的更低了一点,在他们背后不紧不慢地跟着。是啊,任谁也想不到,大晚上的会

    被自己的儿子在商场里跟踪。母亲和那个男人走到了直梯前,我看到他们按了到

    顶楼。在他们等电梯的时候,我从旁边的楼梯快速向上攀登,先他们一步到了顶

    楼。我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盯着电梯。终于,电梯的门开了,母亲和那个男人

    走了出来,他们走的很急,我只瞄到了那个男人一眼,觉得有一点熟悉,但是又

    看不清是谁。于是,我决定继续跟过去。

    母亲和那个男人来到了顶楼的卫生间,他们居然一起进了女卫生间!天呀!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我在女卫生间门口徘徊了半分钟,强烈的好奇心还是压过了

    理性和羞耻感,我蹑手蹑脚的进了女卫生间,这时候,顶楼已经基本没有人了,

    非常的安静,女卫生间最深的那个隔间里发出了悉悉索索的声音。他们在那里!

    我悄悄地走到那个隔间跟前,缓缓地趴在地上,透过门下的缝隙朝里面看去。只

    见妈妈蹲在马桶盖上,双手扶着马桶的水箱,正在用她那被黑色皮裙包裹的玉臀

    磨蹭着那个男人的脸。那个跪着的猥琐男人头顶光秃秃的,泛着油光,随着母亲

    臀部摇晃着,就像电影里看到的探照灯一样。

    「哦~ 哦~ 纯子大人!纯子大人!您的玉臀……太棒了!太棒了!」秃顶男

    人赞叹着,但是由于脸被母亲的臀部控制着,声音有些含糊。

    「喜欢么~ 你这变态的河童~ 」母亲的臀部扭动得更加风骚了,看得我欲火

    中烧。

    「纯子大人!哦~ 纯子大人!感谢您的恩赐~ 哦~ 哦~ 」秃顶男人更加激动

    了。

    「哼哼~ 兴奋么~ 废物~ 」母亲颤抖的声音里透着鄙夷。

    「纯子大人!纯子大人!我想……」那个男人紧张地说着。

    「你想怎么样啊~ 笨蛋~ 」母亲轻蔑地问。

    「我想……我想舔您那神圣的屁眼!」男人无耻地说着。

    「啊哈哈~ 看啊~ 这有个变态居然要在女厕所里舔我的屁眼~ 」母亲的毒舌

    羞辱让我的脸都在发烫。

    「想舔我的屁眼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哦~ 」妈妈的声音充满诱惑。

    「好!好!只要能舔到纯子大人的屁眼,我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

    「真的吗?」。

    「千真万确!千真万确!」。

    「那好,你听着,我可以让你如愿,但是你的刑期要再加五天哦~ 」。

    「五天?」男人的声音有些颤抖。

    「嫌少了是不是,那七天吧~ 」母亲戏弄着那个男人。

    「啊!不不不!就五天!就五天!」男人紧张地回答。

    「好~ 那准备接受主人的恩赐吧~ 」母亲停止了动作,缓缓地拉开了皮裙侧

    面的拉链,露出了侧面镂空的黑色开裆丝袜,母亲大腿根部的皮肤在黑色皮裙和

    黑色丝袜的映衬下,呈现出一种莹润的象牙白色,就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难怪

    那个男人会如此痴狂,我光是看着,鼻血就已经快要流下来了。万幸,母亲今天

    穿了内裤,但是……居然……是一条亮粉色的丁字裤!我的内心此刻就像南美大

    陆上辽阔的潘帕斯草原,有万匹羊驼欢叫着奔腾而过……天啊!我的妈妈!我那

    端庄高雅的妈妈!我那端庄高雅的在维也纳学习了十年古典音乐的妈妈!我那端

    庄高雅的在维也纳学习了十年古典音乐连吃早饭都要化妆穿连衣裙的妈妈!她居

    然穿了一条亮粉色的丁字裤,在晚上九点多钟快要关门的商场顶楼的女厕所里,

    让一个猥琐的男人……给她舔屁眼……我感觉我的内心世界再一次崩塌,不,是

    碎裂,而且是碎成了渣渣……。

    母亲用她纤细的手指把丁字裤拨到了一边,然后扭动着自己的玉臀缓缓地逼

    近那个猥琐男人的脸。那个男人兴奋地喘着粗气,两只手像抽风一样微微地蜷曲

    然后又放开,身体轻轻地颤抖着。

    母亲突然一把抓住了他所剩不多的头发,一下把他的脸直接摁在了自己的玉

    臀上!母亲冷冷的说:「舔!」。

    男人的头开始轻微的晃动着,似乎是在很卖力地舔着妈妈的屁眼,发出噗呲

    噗呲的淫靡声音,这声音很小,但是在这个安静的女厕所里,却听的格外清晰。

    妈妈又扶住了水箱,头微微地向后仰着,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很享受。渐渐的,

    妈妈开始发出了轻微的哼声,那个男人也开始呼哧呼哧地喘气。我感觉到脸发烫,

    喉咙发干,小兄弟重装上阵。

    时间似乎静止了,直到妈妈喊了停,但是那个男人却依然在如痴如醉地舔舐

    着母亲的屁眼。母亲揪住他那稀少的头发,把他的脸从玉臀上拉开。接着,母亲

    似乎是蹲累了,她从马桶盖上下来,把一条玉腿跪在马桶盖上,另一条腿微微弯

    曲着踩在地板上,玉臀撅到了那个男人的脸上。秃顶男人更兴奋了,把脸深深地

    埋进母亲的臀瓣里,磨蹭着,嗅闻着,舔舐着,仿佛置身于天堂一般。妈妈伸出

    玉手,把皮裙的后摆轻轻地盖在了他的秃头顶上。母亲双手撑在马桶盖上,身体

    也在微微地颤抖。猥琐男的双手颤颤巍巍地握住了妈妈的小腿,轻轻摩挲着,然

    后缓缓地向上移动。母亲完美玉腿的触感似乎给了那个男人极大的刺激,他的喉

    咙里开始发出拉风箱似的声音,头部摇晃地更加疯狂了。随着那个男人头部摇晃

    的频率越来越高,妈妈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淫荡……。

    猥琐男人的双手摩挲着妈妈的玉腿,从小腿到膝盖再到大腿,最终紧紧地抓

    住了母亲柔嫩的臀肉,用力地朝中间挤压,似乎是想用母亲的臀瓣把自己的脸给

    挤扁。他的动作可能太粗暴了,我听到母亲轻声地痛呼了一下。母亲似乎被他惹

    怒了,那只玉腿从马桶盖上放了下来,然后用力地向后坐去。那男人正沉浸在天

    堂之中,猝不及防,双手挥舞着想撑住隔间的墙壁,但是却失败了,最终撞在了

    隔间的门框上,发出「咚」的一声,吓了我一大跳。

    我定了定神,看到妈妈直接坐在了那个男人的脸上,黑色的裙摆像天幕一样

    直接罩住了那个男人的头。那个男人的腰背被压到了极致,就像拉满的弓,他微

    微颤抖着,勉力支撑着妈妈的体重。妈妈一把抓起那个男人的领带,用力地向上

    拉,一下勒住了那个男人的脖子。

    「给我舔!」妈妈的声音冰冷而又威严,让人不敢反抗。感觉到胯下男人的

    舌头又开始搅动自己的屁眼了,母亲又开始微微地向后扬起头,黑色的马尾辫垂

    成了一条直线,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那个瘦小的中年男人没什么力量,很快

    就支撑不住了。咚的一下,脑袋撞在了门上,然而母亲根本不在意这种事,依然

    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男人的脸上。渐渐地,男人的头也支撑不住了,开始沿着

    门往下滑,发出刺啦刺啦的摩擦声。

    最终,男人的头被妈妈彻底坐到了地上,他的脸彻底被妈妈的玉臀吞没了!

    男人的双手在地上抓挠着,双腿慌乱地扭动,似乎十分痛苦。而这时,妈妈依然

    紧紧地攥着男人的领带,发出了开心的笑声,「哈哈哈~ 哈哈哈哈~ 」我从来没

    有听过妈妈这样的笑声,那声音里透着极度的兴奋和……残忍。终于,那个男人

    不动了,似乎是晕过去了。母亲微微的喘息声在这个安静的女卫生间里飘荡。

    初冬的夜晚,幽静的商场顶楼卫生间,三个扭曲的人被一扇薄薄的木门隔成

    了两个世界,一边是一对中年男女在忘情地玩着奇怪的两性游戏,一边是一个青

    年男人在兴奋而又纠结地伏地窥伺着他们,这三个人之间还有纠缠不清的爱恨情

    仇。如果上帝看到了这一幕,肯定也会觉得非常的魔幻。

    母亲缓缓地站起身来,隔间里传来了拉链的声音。母亲转过身,踩着那个昏

    厥男人的脸。「喂~ 蠢货~ 醒醒!醒醒!」那男人幽幽地长出了一口气,手脚又

    动了起来。

    「好啦~ 时间差不多啦~ 商场马上要关门了~ 」母亲嫌弃地说道,开始整理

    自己的衣装,那个男人也赶紧坐起来笨手笨脚地帮忙。

    「敏夫~ 这样的公开调教喜欢么~ 」妈妈的声音传来。

    「喜欢!喜欢!」男人的声音有点闷。

    「对你这样的变态,就是要狠狠的羞辱呢!」妈妈的声音似乎很兴奋。

    「谢主人赏赐~ 谢主人赏赐~ 」男人的声音很激动。

    「下次调教要在你们公司的大楼里进行哦~ 让你的员工们都看看,他们无所

    不能的董事长其实是个喜欢在女厕所里舔屁眼的变态哦~ 」母亲狠狠地羞辱着这

    个叫敏夫的男人。

    敏夫……瘦小的身材……看起来很熟悉……翡翠扳指……董事长……这些线

    索在我脑海里同时指向了一个人——船沼敏夫!他是我爸爸的好友,也是个非常

    成功的商人,小时候爸爸还带着我和妈妈跟他一起去泰国玩!谜底解开了!是他。

    肯定是他!只是有好些年没见过他,我都差点把他给忘了。

    我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无声无息地走出了这间充满淫靡气息的女卫生间。我

    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等着他们出来。在快要到10点的时候,他们从卫生间里

    出来了,这一次,我真真切切地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就是船沼敏夫!只是他的

    头顶秃了,又是长时间没见,我没认出来!我悄悄地跟在他们后面,他们到了地

    下车库,万幸,他们的车离我的车只隔了5个车位。

    我开车跟着他们,船沼敏夫把母亲送到了楼下,对母亲说着什么,但是母亲

    只说了一句话,就留下了沮丧的秃顶敏夫,自己上楼去了。等船沼敏夫走远了之

    后,我才停好车,上楼按响了母亲的门铃。

    母亲开门,发现是我,先是一惊,然后赶紧把我让了进来,给我冲了一杯热

    饮。

    我看着母亲忙活着,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不知道该不该捅破这件事情。

    我怕捅破了会伤害到母亲,可是对于父母离婚问题的疑问又一直在我脑子里萦绕,

    他们的离婚到底是不是因为船沼敏夫?妈妈跟船沼敏夫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呆呆地看着母亲,母亲上身是一件闪亮的白色丝绸衬衫,领口和袖口都有

    精美的装饰,下身是一件黑色的皮裙,腿上包裹着黑色的复古丝袜,配上妈妈清

    丽的面容和利落的马尾辫,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显得既高贵严厉又充满诱惑。

    「源太,你怎么了呀?怎么傻乎乎的?」妈妈终于忍不住发问了。

    我心一横,这个问题不解决,我就会一直回避,妈妈也要一直欺骗我,我和

    妈妈的关系只会越来越疏远。

    「妈妈……你和敏夫叔叔……是什么关系啊?」我艰涩地问出了这个憋在我

    心里许久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