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17-19)

作品:《堕(新版)

    作者:druid12345。

    字数:10798。

    第十七章妈妈回来了。

    继母用脚踢了踢我,说道:「去清理一下吧~ 回来有话跟你说~ 」我爬到了

    楼上,洗干净自己的身体,又爬回了主人身边,恭敬地跪好。主人已经换了一双

    丝袜,斜倚在贵妃榻上闭目养神。

    「把你弄脏的地方收拾好~ 」主人慵懒地说着。我赶忙把自己留下的汗渍和

    精液擦干净。

    主人忽然叹了口气,「源太~ 你喜欢我的王国么~ 」。

    「喜欢!喜欢!」我拼命点头。

    「可是,你不能再在这玩了哟~ 你父亲的生意遇到了问题,需要我去帮她,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你也该回去上学了~ 」继母很遗憾地说。

    「不!不!主人,妈妈,你不要走!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的眼

    圈一下子红了。我最害怕的就是离别,三年前,母亲离开我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我也是这样哭喊着,可是母亲还是离开了我。

    主人轻轻地把我的头揽进怀里,抚摸着我的头和后背,我在继母的怀里痛哭

    了。等到我不哭了,继母才温柔地对我说:「源太,你不要难过,妈妈只是出去

    一段时间,会回来的,这段时间你要照顾好自己哦~ 」。

    继母给我拿来一身衣服,让我换上,又蒙上了我的双眼,把我带出了那个充

    满了痛苦和甜蜜的地下室。我安静地坐在车里,过了没多久,车子就停下了。

    「到家了,源太君~ 」继母冷冷地说道。

    继母第二天早上就急匆匆地走了,给我留下了一些她穿过的内衣和丝袜,还

    给我布置了两个任务:一是每天要闻着她的内衣和丝袜自慰,二是要每天从一个

    深口玻璃杯里舔出来100个糖豆。我送走了继母,然后怅然若失地开车上学去

    了……。

    傍晚,夕阳的余晖从一扇精美的欧式窗户里斜射进来,照在一片乌黑油亮、

    肌肉发达的脊背上。脊背的主人跪在地上,弓着腰,双手捧着一只纤美玉足,忘

    情地亲吻着、吮吸着……。

    「主人的脚味道如何啊~ 嗯~ 」一位端庄美妇冷冷地问道,嘴角露出一丝笑

    容。这位美妇坐在沙发上,皮肤白嫩,面容清丽,细长的凤眼,高高的鼻梁上架

    着一副黑色的半框眼睛,薄薄的红唇,嘴角带着鄙夷的笑容,一头乌黑发亮的秀

    发扎成了利落的马尾,一丝不乱,身穿枣红色连衣裙,妥帖的剪裁勾勒出美妇苗

    条的身段,一双勾魂夺魄的修长美腿包裹在仿古黑丝袜里,散发着诱惑的光泽。

    「啪」美妇一鞭子抽在那乌黑的脊背上,「说啊,笨蛋」。

    「主人的脚,味道好极了!好极了!」一个粗重而略带沙哑的声音回答着。

    「三年不收拾你,你把规矩都忘光了吧!主人问话你居然敢不回答!真是混

    蛋!」美妇把玩着手里黑色的马鞭,面无表情地说道。

    「不敢,奴才不敢。」跪着的黑皮肤壮汉诚惶诚恐地说。

    「把你的爪子伸出来」美妇收回了玉足,蹬上了黑色的高跟。

    黑皮肤壮汉颤抖着伸出了双手,「啪!」,一鞭子抽在了这双手的手心里,

    「伸直!」这声音非常冰冷。

    「1!2!3!4……」壮汉瓮声瓮气地数着马鞭落在自己手心里的次数。

    「……4!49!50!」美妇停下了手中的鞭子,壮汉也已经气喘吁吁。

    「谢主人赏赐!谢主人赏赐!」壮汉虔诚地给美妇磕了两个头。

    「嗯。还行,没忘光。」美妇轻轻地点了点头,「源太今天来学校了么?」。

    「来了~ 来了~ 他说他前几天出国玩去了~ 还给我捎了一瓶酒~ 」壮汉殷勤

    地回答道。

    「哼!不好好上学,就知道出去玩!哎……」美妇轻轻地摇了摇头。

    「源太每天的一举一动,你都要汇报给我,不要让他发现。如果被发现了,

    就扒了你这只蠢猪的皮!」美妇悠然地说着,语气很轻松,但是跪着的壮汉却听

    得汗毛都立起来了。

    「是!是!是!奴才一定完成任务!一定不让他发现!」壮汉认真地回答道。

    美妇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上,把一张黑胶唱片放在了

    一台古董点唱机上,悠扬的音乐响了起来。「在美国待的这几年,还真是无趣呢

    ~ 那些美国人什么都不懂,都没人陪我玩了~ 」美妇一边说着,一边把一只腿跪

    在了沙发上,双手撑在沙发扶手上,把浑圆挺翘的玉臀对准了壮汉那喜悦的脸。

    壮汉把头伸进了美妇的裙摆里,把脸贴在那雪白丰润的臀瓣上,深深地嗅闻

    着这熟悉的香气。那美妇的裙子只有两条吊袜带,居然没有内裤!壮汉硕大的头

    颅把裙子撑的满满的,美妇闭上了眼睛,脸上那冰冷的神情逐渐褪去,取而代之

    的是轻松和愉悦。「用力些,没吃饭吗?!废物!」美妇严厉地说道。

    枣红色的裙子轻轻抖动着,里面发出噗呲噗呲的声响,美妇的身体微微颤抖

    着,白嫩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她拿起马鞭,缓缓地伸向壮汉那昂首挺胸的阳物,

    轻轻地拍打着,裙子里又传出了轻微的痛哼声,美妇又用马鞭头部的皮环套住了

    壮汉那粗大的阳物,快速地来回拉动着。壮汉粗重地喘息着,双手轻轻抚摸着那

    丝滑的美腿,更加卖力地用舌头搅动着女主人的屁眼,嘴里被一种淡淡的苦涩味

    道充满,阳物被马鞭摩擦产生了强烈的快感,给他带来了强烈的刺激和幸福感。

    壮汉的眼眶湿润了,就是这种久违的幸福感,主人又回来了。

    壮汉颤抖着,射出了浓稠的精液。美妇又享受了一会儿壮汉的舌头,才把马

    鞭从那萎靡的阳物上取了下来,轻轻地喘息着。美妇用力地朝后一坐,把壮汉的

    脑袋当做了板凳,壮汉赶紧双手撑地,保持住自己身体的平衡。美妇从沙发上拿

    过一只精美的小包,拿出了一只红色的手机……。

    源太疲惫地躺在床上,感觉到一阵心烦意乱,不禁又回想起继母那美妙的身

    体和残忍的折磨,心中欲火大盛。他翻身下床,拿出柜子里继母留下的内衣,跪

    在地上,把内衣捂在自己的口鼻上,大口大口地吸着,肉棒迅速膨胀变大。源太

    拿过一条丝袜,套在了那肿胀的肉棒上,开始上下撸动。就在这时,源太的手机

    响了,源太有些扫兴,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您好!」源太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烦躁。

    「喂,是源太嘛?」手机听筒里传来了礼貌的声音。

    「是……是妈妈嘛?」源太一下子激动了,这声音他太熟悉了,太熟悉了。

    「是的,宝贝,妈妈从美国回来了!」电话那边也传来了激动的声音。

    「妈妈!妈妈!妈妈……」源太开心地喊着,泪水却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妈妈,你终于回来了……」。

    「是啊,源太,妈妈想你了,你还好吗?过得怎么样?」。

    「我过得挺好的,妈妈你在哪啊?」。

    「妈妈在平山县啊,这个是我的新手机号,一会我把新家的地址给你发过去,

    你什么有时间,过来看看妈妈吧,妈妈不想再回到那所伤心的房子里去了,妈妈

    有好多话想对你说」。

    「好!好!好!」源太激动地说。

    「那好的,源太,你定好了时间告诉我哦~ 」。

    美妇挂断了电话,这时,壮汉那被高跟鞋踩在地上摩擦的阳物也坚持不住了,

    一泄如注。美妇抬起了脚,厌恶地看着鞋底上沾着的白色粘液,冷冷地说:「舔

    干净!」壮汉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那美妙的裙底,趴在地上认真地舔舐着鞋底上、

    沙发上和地板上自己射出的肮脏液体。美妇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向楼上走去。

    「滚吧!不要忘记自己的任务」。

    源太听着电话那端的忙音,失神般地放下了手机。妈妈回来了!妈妈回来了。

    妈妈回来了!源太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瘫坐在地上,从前的一幕一幕都在脑海

    中浮现。

    「源太!这就是你拉的曲子么?」妈妈那美丽端庄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怒容。

    10岁的源太低着头,不敢说话。他这一段时间确实没有认真地练习小提琴,每

    天应该练3个小时的,他只练了一个小时。

    妈妈从沙发站了起来,迈动两条包裹在丝袜里的修长美腿,走到了源太面前。

    源太开始瑟瑟发抖,他知道惹怒母亲的后果。「跪下!」妈妈那美艳的红唇里发

    出一声冷喝。源太一下子跪在地上,然后把小提琴放在了旁边。

    「抬起头!看着我!」妈妈的声音充满了愤怒。源太和母亲对视着,越看越

    心虚,不自主地又低下了头。

    「哼哼哼~ 看来你是真的没有好好练琴,你的眼睛里满是欺骗。」妈妈怒极

    反笑。

    「跪好!」源太吓的双手撑地,体如筛糠。

    妈妈捡起地上的琴弓,然后脱下了高跟鞋,把双脚踩在了源太的双手上。

    「啊!妈妈,疼!疼!」源太惨叫着。但是妈妈根本不为所动,抓着源太的头发

    又把他的头夹在了自己的大腿中间,垂下的裙摆盖住了源太的视线,裙子里有些

    闷热,满是妈妈的气息。源太被妈妈的丝袜美腿钳制住了,动弹不得,琴弓一下

    一下地落在了他的背上,源太哭喊着。但源太不知道的是,妈妈在打他的时候,

    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笑意……。

    第十八章隐情。

    源太的父亲很少有时间陪他,所以源太的童年和少年时期基本都是和妈妈在

    一起度过的,妈妈虽然在他犯错的时候很严厉,但是平常对源太却是非常宠溺的。

    源太想起小时候和妈妈一起玩耍的快乐时光,妈妈常常坐在沙发上,把修长的美

    腿给他当滑梯玩。源太开心地爬到沙发上,然后沿着妈妈光滑的丝袜美腿呲溜一

    下滑下去,妈妈的美脚向上勾着,防止源太摔着。源太每次滑下来的时候,他那

    尚未发育的小兄弟都会碰到妈妈的丝袜美脚,有时妈妈还会用美脚抚弄一下他软

    乎乎的下体,痒的他哈哈大笑,妈妈也跟着笑。后来源太长大了,妈妈也承不住

    他的重量了,源太还是会经常枕在妈妈的丝袜美腿上,用脸和手享受那温热滑腻

    的舒服感觉,晚上还要搂着妈妈的美腿入眠。可以说,源太的童年,就是伴着妈

    妈的丝袜美腿一起成长的。

    源太上中学了,也进入了青春期,躁动的荷尔蒙让妈妈的丝袜美腿显得更有

    魅力了。源太常常会盯着妈妈的丝袜美腿发愣,幻想着亲吻舔舐妈妈的丝袜美腿,

    幻想着妈妈用丝袜玉足榨出他肮脏的精液。有一次,源太正在自己的卧室里看着

    妈妈穿着黑丝的照片偷偷地撸管,结果却被妈妈撞见了。

    「源太!你在干什么!」妈妈满面怒容。

    「我……我……」一只手还握着小兄弟的源太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在

    干什么……。

    妈妈拿过他的手机,发现上面却是自己的照片,脸色阴晴不定。

    「你……是在看着妈妈的照片自慰么?」妈妈平静地问道。源太吓得脸色发

    青,嘴唇翕动着,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你不要害怕~ 妈妈不会怪你的~ 」妈妈的语气突然温柔了下来。

    「是……是……」源太小声地说。

    「喜欢妈妈的腿,是不是?」妈妈轻柔地抚摸着源太额头。

    「是……」源太感觉很羞耻。

    「没事的,你这个年纪,有这种想法没什么奇怪的~ 你不要总是自己躲在屋

    里这样了,对身体不好的!你天天胡思乱想,也影响学业!你就大大方方地用妈

    妈的腿自慰吧,妈妈不怪你~ 」。

    妈妈的开明让源太有点懵,他有点不敢相信,原本以为这次母亲一定会勃然

    大怒,狠狠地揍他一顿,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但是,你要证明你有多喜欢妈妈的腿哦~ 不可以用手哦~ 」妈妈坐在了床

    边上,威严地说。

    不能用手,那怎么来啊?源太迟疑了一下,然后就明白了妈妈的意思。源太

    脱掉了自己的内裤,下床跪在了妈妈的美腿之前,把自己还有些稚嫩的肉棒放在

    了妈妈的两条丝袜美腿之间形成的缝隙上,妈妈也伸出了两只美脚,紧紧地勾住

    了源太的大腿根。源太开始在妈妈的丝袜美腿上用力地摩擦自己的肉棒和肉球,

    一阵阵舒爽的感觉从肉棒上传来。「妈妈的美腿好棒!妈妈的丝袜好棒!」源太

    一边摩擦,一边赞叹。最终,源太把妈妈的那双灰色丝袜弄得湿漉漉、脏兮兮的。

    从此,源太每次自慰都是在妈妈的面前进行的,妈妈玩丝袜的花样特别多,

    有时会用一只丝袜把源太的小兄弟紧紧地勒在另一条丝袜美腿上摩擦,有时让源

    太把小兄弟插在两条丝袜美腿之间用力抽插。在妈妈的鼓励和引导下,源太对丝

    袜美腿的迷恋一发不可收拾,正常的东西已经没法让源太提起性趣了,对妈妈的

    依赖也越来越深……。

    然而,好景不长,在源太初二的某一天晚上。源太刚回到家,就看到父亲脸

    上的青筋崩着,母亲的脸色也非常地难看。父亲恶狠狠地说:「那个男人到底是

    谁?你们俩在一起多久了!啊?」。

    母亲憋了好半天才平静地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哪样?!啊?!你们两个大晚上的在酒店的房间里

    玩将棋么?!玩一晚上?!」父亲嘶吼着。

    「是啊,就是玩将棋!」母亲冷冷地回应。

    「你!」父亲气得涨红了脸,「滚!滚!你给我滚」。

    「呵呵,你娶了我之后,你陪过我几天,你陪过源太几天?你心里只有钱,

    我告诉你,我受够了!等我的律师函吧!」母亲冷冷地说着,然后就转身上楼收

    拾东西去了。

    「啊!!!」父亲愤怒地抓起手边可以抓到的东西,四处乱砸。源太颤抖着,

    看着父亲发狂。母亲临出门前,只是狠狠地抱了抱源太,什么也没说。

    后来,在离婚诉讼中,由于源太的妈妈有出轨情节,属于过错方,源太的抚

    养权归父亲。源太的妈妈一气之下,去了美国投奔自己的姐姐。

    妈妈就这样离开了,源太很伤心,他始终不愿相信,母亲会出轨,而且母亲

    走了,源太也没有了丝袜美腿可供他发泄,他变得越来越苦闷,越来越沉默。后

    来,父亲又取了更加年轻漂亮的继母,源太又迷恋上了妖艳的继母,直到那天,

    多年压抑的欲望一朝爆发,掉进了继母的陷阱,成为了继母的奴隶……。

    源太从回忆中缓过神来,看到自己的手机上有一条新信息,是妈妈新家的地

    址。源太和妈妈约了明天晚上见面,整整一夜,源太都没有睡好。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终于放学了,源太开车直奔妈妈的新家。源太停好了

    车,三步并作两步的奔到了四楼,来到妈妈家的门口。源太掏出一面小镜子,整

    理好自己的头发和衣服,按响了门铃。门开了,门里站着一位端庄典雅的妇人,

    乌黑整齐的马尾,脸上画着淡妆,身上穿着紫红色的丝质睡袍,腰间的束带挽着

    漂亮的蝴蝶结,纤细的美腿上穿着薄薄的黑色丝袜,脚上踩着一双红色的皮质拖

    鞋。

    「妈妈!」源太激动地喊着,然后把一束鲜花递到了妈妈怀里。妈妈激动地

    挽着源太的手把他请进了家里,桌子上已经摆好了菜肴和酒,还播放着动听的音

    乐。源太和妈妈激动地一边吃一边聊,从源太这些年的生活聊到妈妈在美国教的

    笨蛋学生。不知不觉,时间已到了10点钟,妈妈喝的有点多了,轻轻地摘下了

    自己的眼镜,缓缓地揉捏着自己额头。

    「源太啊,你最近的学业怎么样啊?」妈妈的语气突然严肃了起来。

    「哦……挺好的」源太有点尴尬地回答。

    「不要总是跑出去乱玩,知道嘛!男孩子要自律!」妈妈又戴上了眼镜。

    「我没有跑出去玩……」源太怯怯地说。

    「哼!」妈妈冷哼一声,「你跑出去玩了那么久,你以为我不知道么?」。

    「妈妈……你怎么知道的?」源太的心又虚了。

    妈妈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源太面前,扳起他的头盯着他的眼睛。只坚持了

    不到一分钟,源太就退缩了,开始四处乱看。

    「哎」妈妈叹了一口气,又坐了回去,「男孩子,多读点书没坏处,不要总

    是天天打打杀杀的」。

    妈妈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推到了我的面前,「这是妈妈家的钥匙,你随

    时可以来,不过要先跟妈妈打个招呼哦~ 」。

    「源太,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妈妈有点晕,没法陪你了~ 」妈妈扶着自

    己的额头,晃晃悠悠地朝卧室走去。

    源太把钥匙收好,就离开了妈妈家。源太一边朝楼下走,一边思忖着:妈妈

    不是说她三天前刚回来么,怎么对我的生活这么了解啊?。

    第二天,我刚进学校门,就看到我从小学就认识的好朋友、平山一中的著名

    ……不良少年——琴东鸭太郎踢着木屐、披着校服,踱着他自认为很拉风的螃蟹

    步向我走来,伸出他那黝黑粗壮的胳膊,用力地握住了我的手。我和琴东就这么

    大摇大摆地在校园里走着,看见我们的人都绕着走,当然主要是为了绕开琴东这

    个家伙。琴东是武道世家出身,从7岁起开始学习柔道和空手道,练得一身又黑

    又壮的肌肉,一直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他身体强壮,脾气不好,家

    里又有背景,学校里有很多人都被他欺负过。他崇拜黑社会,还给自己起了一个

    响亮的绰号,叫「黑猿」,但其实大家背地里都叫他猩猩或者琴东马鹿(就是八

    嘎)。

    他和我能做朋友很大程度上是拜他那凶残的老妈所赐,琴东虽然在外面好勇

    斗狠,惹是生非,但是在他妈妈面前,却是不敢造次。因为琴东的妈妈虽然看起

    来温柔和蔼、人畜无害,但实际上是合气道的高手,而且脾气火爆,每次他闯了

    祸,揍他的时候必拿武器,说让他躺半个月,第十三天他绝对站不起来……因此,

    琴东小时候虽然万分的讨厌学习,但是考试也不敢怠慢,我经常帮他作弊,免了

    他不少打。而且我是第一个在单挑中没有输给他的人,他对我还是蛮尊敬的。

    琴东搂着我的肩膀,大大咧咧地问:「喂~ 源太,再有几个月高中生活就要

    结束了,你打算去哪所大学啊?」。

    我懒洋洋地回答道:「我还没想好呢,你呢?」。

    琴东哈哈大笑:「我也不知道啊,你去哪我就去哪吧,反正去哪都一样!你

    可要挑个美女多的大学哟~ 啊哈哈哈」。

    我们走上了楼梯,我拿出手机来,想看看今天有没有什么好玩的新闻,这时

    一个人急急忙忙地从楼上冲了下来,他没站稳,一下子撞在了我身上,我的手机

    直接被撞飞了出去,怎么那么巧,正好掉进了楼梯的缝隙里,直接摔到了一楼,

    粉身碎骨……。

    我有点生气,正要发作,琴东就已经一把薅住了那个男孩的脖领子,凶神恶

    煞地吼道:「混蛋!没长眼嘛?!」那个男孩吓的脸色青绿,都快尿出来了。我

    一把拉住了琴东,「算了,他也不是有意的」。

    琴东恨恨地放开了那个男孩,恶狠狠地说:「去把手机捡上来!」那个男孩

    屁股尿流地跑下楼去,又捧着摔烂的手机跑了回来。我拿过摔碎的手机叹了口气,

    琴东拍着那个男孩的肩膀说:「喂,我记住你了哦~ 给我朋友买个新的,不然要

    你好看。」那个男孩应和着,飞也似的逃了。

    真是讨厌!我还要和妈妈聊天呢,还有很多话没说呢!这怎么办?。

    「喂,琴东,能不能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天,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我请

    琴东帮个忙。琴东在裤兜里摸了摸,扔给我一部手机,说道:「这是我家里的手

    机,你拿着用吧!我自己的手机还要留着和小美女聊天呢!啊哈哈!记得把卡还

    我!」然后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我拿着手机仔细看了看,琴东这个八嘎,居然给我一部旧的翻盖手机,还丑

    的要死。我来到课堂上,已经无心听课了,我拿出手机,就开始给妈妈发短信,

    我编好了短信之后,开始输入妈妈的手机号码,但是奇怪的是,我刚输入了前几

    位数字,妈妈的手机号码就出现在了自动提示栏里,我觉得我眼睛是不是花了。

    我又揉了揉眼,确实是妈妈的新手机号!这怎么回事?能自动提示就说明这个手

    机之前给妈妈的手机发过短信。

    这是怎么回事?我有点疑惑。我给琴东发短信,问他这个手机以前是谁的,

    他回答说是他爸爸。我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中午放学的时候,我跑到手机营

    业厅去查了妈妈手机的相关信息,发现这个手机号已经注册了5年了,根本不是

    新号,而且一直没有换过人。

    妈妈和这个手机的主人早就认识!难道爸爸口中所说的那个男人就是琴东的

    爸爸?!我心念电闪,发现如果妈妈和琴东的爸爸是那种关系的话,那么妈妈知

    道我最近的生活状况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琴东这个八嘎的嘴根本就是个喇叭。

    而且,妈妈刚回来,就有了一间那样豪华的公寓,还布置的那么好,那种布置可

    不是几天能搞出来的。而且妈妈确实也曾经去学过一段时间的空手道……这种种

    迹象都表明:妈妈在骗我!这其中有隐情。

    第十九章偷窥。

    妈妈为什么要骗我?她在隐瞒什么?我心里有点乱,一直困扰着我的那个谜

    团又涌上了我的心头:妈妈到底有没有出轨?妈妈出轨的对象是谁?。

    我一整天都心绪不宁的,其实我也明白,妈妈跟爸爸在一起并不幸福,但是

    妈妈那样高贵美丽的人真的会出轨吗?还是跟琴东的爸爸那种五大三粗的糙人?。

    要知道琴东的爸爸长得可比琴东还野蛮!这不太可能的,妈妈肯定不喜欢那种人,

    我从内心里否定了这个想法。但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干脆

    有机会去妈妈的家里调查一下好了。

    我每天都跟妈妈发很多短信,也打电话,我旁敲侧击地问了妈妈关于这个手

    机号的事情,妈妈告诉是她一下飞机在飞机场买的,这更证实了我的猜测。我默

    默地等待着,终于有一天,妈妈跟我说,她晚上要去和朋友吃饭,可能不方便和

    我打电话和发短信了。机会来了。

    下学之后,我叫了出租车,来到了妈妈的住处。我摁了几下门铃,没人开门,

    妈妈果然出去了。我打开门,把鞋子塞在准备好的背包里。然后光着脚来到了妈

    妈的卧室,妈妈的卧室里很干净,我挨个拉开抽屉,但是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

    东西,全部都是女性用品。终于,我在衣橱的深处发现了一块移动硬盘!移动硬

    盘这种东西,怎么会放在衣橱的深处呢?这太反常了!我打开妈妈的电脑,把移

    动硬盘接好,发现里面存了很多照片,都是妈妈的照片。我细细地翻看着,这些

    照片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都是妈妈的各种pose嘛……这种东西干嘛要藏起

    来呢?但是看着看着,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些照片的角度问题!这些照

    片好像都是趴在地上拍摄妈妈的美腿,每一张妈妈的丝袜美腿都处于照片的核心

    位置。再往后看,我发现妈妈的衣着风格也变了,有几个文件夹直接就是穿的情

    趣内衣,看得我面红耳热……天啊!妈妈那么高冷的人,居然也会穿这种衣服。

    而且还有人给她拍照!还是这么猥琐的角度!最可疑的是,有一个加密的压缩文

    件包,足足有5个G。我拿出准备好的盘,拷走了这个可疑的文件,准备回家

    慢慢破解。

    我把硬盘放回原位,然后把弄乱的衣服归回原位,就下了楼,准备回家。就

    在我走到客厅的时候,我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了妈妈的声音:「你这个蠢货!非要

    到这里来干什么!」又传来一个男人充满哀求的声音:「纯子大人!我实在是想

    你想的受不了了!请您体谅」。

    我脑子里「嗡」的一声,妈妈回来了,还带了个男人,我现在这个样子,怎

    么解释呢?我心中一阵慌乱,急中生智,就钻进了客厅的欧式大沙发底下,好在

    这个欧式大沙发下面的空间够大,还罩着厚厚的沙发罩,藏个人根本看不出来。

    源太在沙发下面趴好,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发出声音。

    「咔哒」一声,门开了,透过沙发的缝隙,源太看到一双穿着黑色高跟鞋和

    浅蓝紫色丝袜的美脚走了进来,是妈妈!随后,一双穿着高档皮鞋的大脚也走了

    进来。「纯子大人!请您原谅!请您原谅!」那个男人卑微地说着。妈妈没有回

    答他,只是默默地走到了桌子边上,开始倒水。只见那个男人扑通一下跪在了地

    上,就那么跪着走到了妈妈的身后,一下子抱住了妈妈的丝袜美腿。然后就响起

    了一阵粗重的呼吸声,那个男人似乎是要把自己的肺都吸炸掉的感觉。然后又是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男人猥琐的呻吟声。

    接着,源太听到了金属和陶瓷轻轻撞击的声音,还有吹气的声音,似乎是妈

    妈在搅拌咖啡。身后有这样一个猥琐的男人,妈妈居然还有心情喝咖啡!源太的

    好奇心升到了极限,他忍不住把沙发的罩子向上撩起了一点。母亲和那个猥琐的

    男人正好背对着源太,源太看到了他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景象:妈妈穿着一身得

    体的深蓝色职业装,外面套了一件长长的黑风衣,修长的美腿上包裹着浅紫色的

    丝袜,踩着性感的高跟鞋,显得整个人非常的端庄优雅。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抱

    着妈妈的丝袜美腿,浑身颤抖,把脸埋在妈妈的臀瓣的缝隙里,贪婪地嗅闻着。

    妈妈手里端着一杯咖啡,平静地看着窗外,时不时地啜饮一口,似乎很熟悉这件

    事情。

    源太的心脏砰砰直跳,这种偷窥的感觉让他异常兴奋。那个男人就这样闻着,

    蹭着,似乎沉醉在妈妈玉臀的香气之中。终于,妈妈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冷冷

    的说:「跪好!」然后源太看到妈妈慢慢地拉开了裙子侧面的拉锁,露出里面雪

    白丰腴的大腿。妈妈穿的丝袜居然是内部镂空的开裆丝袜!天啊!源太感觉自己

    的脸在发烧!仿佛刚泡过极热的温泉。妈妈轻轻地撩起裙子,裙底风光一览无余。

    源太感觉自己要昏过去了……妈妈的裙子底下除了丝袜,什么都没有……什么都

    没有……妈妈连内裤都没有穿,居然就出门了……源太感觉自己的世界都要崩塌

    了。妈妈居然把裙子盖在了那个瘦小男人的头上,然后把俯身把手肘压在了桌子

    上,整个臀部翘了起来,对准了那个男人的脸。那个男人的呼吸更粗重了,隔了

    2米远,源太都能感觉到那个男人肌肉的颤抖。

    妈妈又拿起咖啡,轻轻地搅动,冷冷地说:「舔!」那个男人居然就跪坐了

    下来,双手撑住了妈妈的大腿,生怕妈妈累到。然后,妈妈的裙子里就传来了噗

    呲噗呲的淫靡声音,裙子的后摆和盖在上面的风衣一起轻轻地摇晃着。那个男人

    是在给妈妈……舔菊花么?这场面太震撼了,源太的大脑一阵阵眩晕,奇怪的是,

    他的肉棒居然起了反应,源太不得不轻轻地撅起屁股,给小兄弟留点空间。

    「嗯……」妈妈发出了一声让人脸红的轻微呻吟,那个男人似乎也听到了,

    舔的更来劲儿了。源太看着这一幕活春宫,心中五味杂陈,既有最亲密的母亲被

    人亵渎的酸味,又有证实自己猜测的辣味,还有被妈妈欺骗的苦味,有趴在这里

    动弹不得的咸味,更多的居然是偷窥的甜味……妈妈又抬起一只脚,踩向了那个

    男人鼓起的裆部……渐渐地,妈妈的呻吟声越来越大,那个男人的喘息声越来重,

    妈妈手里的咖啡杯都握不稳了。终于,妈妈叫停了那个男人,她趴在桌子上喘息

    着,那个男人用有些嘶哑的声音说:「纯子大人!我想……我想……」。

    「想什么呀?」妈妈平静地问。

    「我想……我想射出来。」那个男人无耻地回答。

    「哼!」妈妈似乎有些生气,「你这个猴急的蠢货!让你上楼来就不错了,

    还想提要求?那么一会儿你都等不了!能提前舔到本大人的屁眼还不够幸福的嘛?

    嗯?」。

    我听到如此羞耻的话语竟然从我那高贵美丽的妈妈口中说出,内心世界再一

    次崩塌了……。

    妈妈站了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物,自顾自的走向了门口,「让你上来已经

    是开恩了,还不快走!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混蛋」。

    那个瘦小的男人也爬了起来,我看到,他左手的拇指上戴着一个碧绿剔透的

    翡翠扳指,一看就价格不菲。

    终于,妈妈和那个男人离开了,我这才放下了捂着自己口鼻的手,松了一口

    气。我撩开沙发罩的下摆朝外爬,我的小兄弟跟地面摩擦了几下,一股强烈的快

    感传来,我喷了!我刚才偷窥妈妈调教这个瘦小男人的过程,居然兴奋到这个地

    步……。

    我爬出了沙发,看着自己湿漉漉的裤裆,想着刚才妈妈所做的事情,我突然

    感到妈妈好陌生,妈妈和这个男人似乎并不是情人关系,反而更像是……女王和

    奴隶的关系,就像我和继母一样……难道我的妈妈也是个女王么?。

    我神情恍惚地回到家,在床上直挺挺地躺着,不知道该怎样说服自己接受这

    件事情。妈妈是女王……妈妈是女王……我不停地念叨着,妈妈到底和那个男人

    是什么关系啊?这个问题折磨着我。我打开电脑,插上盘,购买了一个专业的

    密码爆破软件,两个小时后,那个压缩文件都破开了。

    我颤抖着打开了那个文件夹,发现里面是一些图片和视频,我打开了一张图

    片,一个穿着和黑色丝袜质地一样的全包紧身衣的美女出现在我的面前,那个美

    女画着浓妆,穿着皮质束胸和黑色长款皮手套,脚蹬漆皮高跟鞋。好性感啊!这

    是我的第一反应,但是我定睛一看,这个美女正是我的妈妈……我继续向后浏览

    着图片,全部都是妈妈,妈妈穿着各种各样的女王装束,自豪地展示着自己的丝

    袜美腿……我已经不再惊讶了,今天给我的冲击太多了,麻木了……。

    我又点开了那个视频,画面很模糊,右上角还有日期,那个日期我很熟悉,

    就是爸爸和妈妈吵架的前一天。画面上,一个身材纤细苗条的美女坐在沙发上,

    很像妈妈,一个瘦小的男人正捧着那个美女的玉足拼命地亲吻着,很像今天我看

    到的那个男人。那视频很短,但是却带着我的心往下沉,妈妈真的是跟别的男人

    有关系,虽然不像是情人关系,但是却是SM的关系。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出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