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15-16)

作品:《堕(新版)

    作者:druid12345。

    字数:7198。

    第十五章 心堕之始。

    我瘫在地板上,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盛装主人排泄物的马桶,精神上的极度侮

    辱彻底摧毁了我内心残存的尊严。主人用力地把我拖到水池边,把我肮脏的脸对

    准了水龙头。冰冷的水柱冲刷着我口鼻上残存的污秽,我疯狂地漱口,想把那恶

    心的味道去掉。冰冷的水有一部分灌进了我的胃里,激的我的胃袋一阵地收缩,

    我终于忍不住了,一股脑地将刚才吃进去的圣水、黄金和纸巾全都吐了出来。我

    拼命地吐着,似乎整个消化系统都要被翻出来了。最后我吐出了黄绿色的液体,

    那味道很苦,我知道,那是黄胆水,自从我记事以来,我就没有这么惨烈地呕吐

    过。我趴在水池的边缘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的胃里

    已经吐空了,但胃袋仍在剧烈地收缩。

    「哼!下贱的东西!居然把主人的赏赐都吐出来了!看我不打死你!」主人

    怒吼着,用那最粗的藤条疯狂地抽打着我的身体。但是被藤条抽打的痛苦根本比

    不上我内心里的屈辱感和毁灭感,我真的想就这么被主人打死好了,我已经不想

    活了……。

    狂风暴雨一般的鞭笞在我的身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红色鞭痕,使我看起来就

    像一只得了皮肤病的斑马。我颓然地垂着头,任凭主人发泄着她的怒火。终于,

    主人的怒火平息了,她喘着粗气,看着我那麻木的样子。时间似乎静止了,房间

    里只有主人的喘息声和我时不时发出的咳嗽声。不知过了多久,主人扔下了藤条,

    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部和背部,但什么也没有说。主人解开了我手脚的束缚,把

    我放平在地板上,又找来了一条毛巾替我轻轻地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和污秽。随后

    主人又帮我按揉着被绳子和手铐勒得肿胀的关节,主人的动作很温柔,没有了之

    前的残忍和愤怒。渐渐地,我的四肢恢复了活动的能力,胃里的抽搐也停止了。

    我笨拙地爬起来,在主人面前跪好。主人看着我的眼神很复杂,眼里有一种我说

    不出的东西,她默默地蹲了下来,轻轻地捧住了我的脸颊,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吻,

    然后主人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我跪在那里,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主人的残忍与凶狠让我恐惧,可是主

    人那美丽性感的躯体与偶尔表现出来的温柔又让我沉醉,我迷恋她,又畏惧她,

    真的是一种很矛盾的感情。就在我纠结的时候,门开了,主人左手拎着一只大袋

    子,右手提着一个红色的电脑包,放在我的面前。主人摸了摸我的头,温柔地说:

    「这些是给你的,这两天主人有事,不能来看你了,你要乖乖的~ 」。

    恭送主人离开后,我打开那个袋子,看到里面全都是食品,有面包、罐头还

    有牛奶,但是我现在根本吃不下。我又打开了那个电脑包,里面是一台笔记本电

    脑,我打开了电脑,发现里面只有两种文件:一是继母的各种写真集,二是大量

    的FEMDOM视频。我在这个黑暗的地下室关了不知几天了,早就无聊到爆了,

    有了这台电脑,正好解解闷。

    我翻看着继母的写真集,继母跟她年轻的时候没什么太大的区别,现在的继

    母反而更多了几分成熟的风韵。继母的写真里还有两部是专门的女王装写真,各

    种性感的皮质胸衣、丝袜、长靴、高跟,再配上继母那性感的身材和妖艳的面容,

    真是诱惑极了。虽然刚刚经历过那样的残酷羞辱与折磨,我的小兄弟还是有些蠢

    蠢欲动。看完了写真,我又打开了那些FEMDOM视频看了起来,继母硬盘里

    保存的视频大都是高清的,世界各国著名女王的视频她这里都有,有很多我都没

    有看过。我翻着翻着,发现有一个视频有点奇怪,我点开了那个视频,静静地看

    着。画面里出现的女王带着黑色的面具,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正在残忍地鞭打

    一个被吊起来的壮硕男奴。可以看得出,女王的手法很是熟练,长鞭基本都落在

    了男奴胸腹之间的位置,男奴惨嚎着,却逗得女王哈哈大笑。这个女王给我的感

    觉跟之前看的那些FEMDOM视频里的女王感觉不一样,那些拍视频的女王固

    然外表火辣、手法娴熟,但归根结底是在演戏,是在赚钱,她们的内心是有顾虑

    的,虽然呈现出的视觉效果不错,但是她们身上缺乏了一股狠劲,也没有那种发

    自内心的愉悦。而这个女王每一鞭子抽下去,都是用尽了全身力气的,根本不在

    意男奴的死活,仿佛被打的那个男人根本不是人,而是一段木桩、一个玩具。她

    的笑声里也透着那种真实的嗜虐的愉悦,她是真的很享受虐待男奴的这个过程,

    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兴奋,或者用更简单的话来说,她的气场和那些为了赚钱的女

    王不一样,那些女王是把SM当工作,她是把SM当乐趣。

    我越看越投入,尽管这个视频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拍摄角度也有点别扭,但

    是真的很真实!女王抽出来的每一鞭我都感到仿佛是在抽我一般,我身上的鞭痕

    又开始痛了起来,但我就是想继续看下去。看到视频快要结束的时候,女王把那

    个壮硕的男奴放了下来,那个男奴就像死狗一样瘫在地上,居然哭了,还是嚎啕

    大哭。视频最后一个镜头是女王过来关摄像机,视频最后就定格在这一帧,我看

    着女王的眼睛,似乎很熟悉,就像……我的继母!继母也是这种桃花眼。

    我又看了一遍那个视频,证实了我的猜测,视频里的女王就是继母!因为视

    频里那个房间的墙壁和摆设跟我现在待的房间一模一样,只是拍摄的角度比较奇

    怪,我第一遍没看出来。看来继母真的是一个SM女王,而且是资深的、真正的

    SM女王!我这样的变态M男,肯定是逃不出她的手掌心了……我这样想着,仿

    佛看见继母穿着性感的女王皮装站在我面前,变得越来越高大,而我却变得越来

    越小,继母一脚踩住了我,我被她坚硬的靴底踩得动弹不得,哭喊着,挣扎着……。

    我从自己的幻想中清醒过来,又看了一遍刚才的视频,还是那么的动人心弦。

    继母那嗜虐的女王气场,娴熟的鞭技,性感的身躯,都让我深深地折服!我的小

    兄弟彻底地硬了,我幻想着自己就是那个被吊起来的男奴,被继母鞭打到哭泣…

    …我又看了三遍这个视频,才点掉了关闭键。我心中涌起一个想法:「这台电脑

    里应该不只有这一个视频吧!我得再找找~ 」。

    我在电脑里快速地浏览着,发现了几十个继母的视频。我兴奋了,如痴如醉

    地一部接一部地看着这些继母的虐待视频。视频的内容很丰富,基本是以虐待为

    主,鞭打、滴蜡、CBT、踩踏、踢裆,还有圣水和黄金。继母的手法很凶残,

    那些男奴没有一个不哭的,有几个还直接被虐得晕倒了。我疯狂地一遍又一遍地

    看着这些视频,想象着自己就是视频中的男奴,在继母残酷的虐待下,大声的哭

    嚎,但是无济于事,继母是不会放过我的……。

    这些视频给我带来巨大的冲击和兴奋,这种体验是前所未有的!我看得眼睛

    发花,才合上了电脑,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小兄弟已经把地板打湿了一片了。我

    疲惫地躺下,用手握住自己的小兄弟,轻轻地撸了几下,就直接登顶了……一阵

    困意袭来,我的眼皮子再也支持不住,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睡醒了之后,我简单地清理了一下,又吃了个面包,就又开始疯狂地观看继

    母拍摄的虐待视频。我就这样,看累了就睡,睡醒了接着看,就像着了魔一样。

    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之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继母似乎只是以虐待视频里的男奴

    为乐,从不让他们主动接触自己的身体,有个男奴只是亲了继母的靴子一下,就

    被继母用皮鞭直接抽昏了过去。而且,继母对那些男奴真的是一点感情都没有,

    就是纯粹的侮辱和虐待,就像对待动物一般。我想了想自己的遭遇,继母对我还

    是很不错的,我不但能够接触继母那神圣的身体,而且继母还会抚慰我,继母是

    在乎我的!她对我跟对那些男奴不一样!想到这里,我心里泛起一股得意,想起

    继母对我的虐待似乎也没那么难以忍受了!我对继母的感情在迷恋和畏惧之余,

    又多了一份亲昵和信任,我的心里开始隐隐地渴望继母能够残忍地虐待我,然后

    再抚慰我。为了继母暴风雨之后的那一丝温柔,我什么都能忍,从侮辱和虐待之

    中,我似乎体会到了除了肉欲之外的东西……。

    第十六章丽奈流十字绞缚。

    我这几天的生活就是睡醒了吃,吃完了看,看完了撸,撸完了睡,继母那妖

    艳凶残的女王形象随着我的幻想和自慰逐渐嵌入了我的灵魂之中。我现在一想到

    继母要侮辱我,虐待我,我的内心就会不由自主的激动起来,我的小兄弟也会兴

    奋起来,想起来那天继母赏赐我的圣水和黄金,似乎也没有那么恶心了。我开始

    想念继母,想念她身上的味道,想念她对我的责罚,想念她那美妙无比的丝袜玉

    足,甚至想念她侵犯我时的淫荡模样……。

    一大袋的牛奶面包和肉罐头都进了我的肚子,我的身体逐渐恢复,前一段时

    间拉下的亏空也补了回来。我照镜子的时候惊喜地发现,我的眼睛又回到了以前

    发亮的状态,面色红润,完全不是之前那憔悴的模样了,而是一个英俊的……裸

    体青年………随着我身体的恢复,我的欲火也越来越高涨了,每天都要看着继母

    的视频撸上好几次才能勉强宣泄自己胸中的邪火。我越来越想念继母,甚至开始

    把脸贴在她做过的贵妃榻上,嗅闻着她残留的气息,幻想着她对我进行残酷的侮

    辱和虐待。

    从电脑上的时间来看,距离继母上次离开,已经过去了五天。这五天,其实

    我过的挺惬意的,身心所受的伤害也基本恢复了。我每天都会把这间地下室整理

    得干干净净,把自己也收拾得干干净净,随时准备迎接继母的到来。

    终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我激动地跑到了门前跪好。门打开了,继母那美

    丽性感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我赶紧磕头,一边磕头一边开心地说:「主

    人!你终于来了!狗狗都想死你了!」继母看到我那激动的样子,似乎有一点惊

    讶,但很快就恢复了她平常高冷的姿态,优雅地挽着手里的皮包静静地享受着我

    的朝拜。

    「好了,好了,别磕了~ 」继母看我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赶紧阻止了我。我

    双手颤抖着,把锁链的拉手捧到了主人的手边,眼中满是崇拜与激动。主人把拉

    手套在手腕上,眼中闪过一丝满意和喜悦,牵着我走到了贵妃榻边上坐下。我恭

    敬地跪在主人脚下,闻着主人身上飘来的阵阵香气,心脏跳的砰砰的,小兄弟又

    立了起来。主人翘起了二郎腿,用靴尖戳了戳我那兴奋的肉棒,「你这几天过的

    很滋润嘛~ 嗯~ 小狗狗~ 你这恶心的肉棒越来越下贱了呢~ 」。

    「是的,是的,狗狗的肉棒最下贱了~ 」我谄媚地回答道。

    「下贱的肉棒可是要好好惩罚的哦~ 」主人非常诱惑地说道。

    「求主人惩罚我~ 求主人惩罚我~ 」我连着磕了三个头。

    「啊哈哈哈~ 小狗狗今天很乖嘛~ 似乎开窍了呢~ 」主人踩住了我的头,开

    心地说道。

    主人站了起来,到台子上拿了一副手铐。「手背好!」背后传来冷冷的命令。

    我赶紧把手背好,「咔哒」一声,主人就把我的双手铐的紧紧的。我越发的兴奋

    了,身上微微地颤抖着,欣喜地期待着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主人又回到我面

    前坐下,优雅地坐下,我看到了主人一只手里拿着一个金属环,另一只手里抓着

    几件不锈钢做的小工具。主人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一边,用她那戴着黑色皮手套的

    玉手,轻轻地玩弄着我的肉棒。

    「哼哼哼~ 真是有精神呢~ 真是充满活力的肉体啊~ 」主人似乎很欣赏我的

    肉棒。我舒服地眯起了眼睛,享受这美妙的感觉。主人缓缓地抓住了我的两个肉

    球,轻轻地揉捏着。我舒服地都开始喘气了,这感觉太棒了。突然,继母狠狠地

    攥住了我的肉球,用力地挤压着两个肉球,似乎要把它们挤成一个。我痛地大叫,

    「啊!!!!!」额头上一下子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我睁大了眼睛,看到继

    母似乎在咬着牙,下巴微微向前努着,但是眉眼间却满是戏谑和开心,歪着头欣

    赏着我痛苦的表情。继母终于松开了她那可怕的玉手,我痛苦地喘息着,继母从

    包里拿出了纸巾,给我擦了擦汗。

    「哎呀呀~ 充满活力的肉体,让人家忍不住想欺负你呢~ 」继母撒娇般地说

    着,一边说一边又抓住了我胯下的肉球,用力地扭动着。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从下

    体传来,我又忍不住又要惨叫。主人一把捂住了我的嘴,继续用力地扭动,我发

    出痛苦的闷哼声,冷汗一颗一颗地往下流。主人拧拧停停,我的肉棒终于蔫儿了,

    软踏踏地垂了下来。

    我弓着腰,眼泪已经流了出来,胯下是男人的弱点,被这样攻击,谁也受不

    了。「跪直了~ 」主人拍了拍我的头。我挣扎着直起了腰,主人把那个金属圆环

    从我的肉棒上套了下去,又穿过了两个肉球,紧紧地套在肉棒的根部。主人两只

    手捏住我的乳头轻轻地揉搓着,一阵阵酥麻的电击感传遍了我的全身,我那饱受

    摧残的小兄弟又硬了起来,但是那个金属环却勒得我下体生疼。

    「Hola~ 喜欢吗?小狗狗~ 你的变态肉棒需要好好的训练,才能更好地

    服务妈妈呢~ 」主人说着,拿起了一根顶端装着马刺一样的转轮的小工具,在我

    的肉球上轻轻地来回滚动。一阵阵的尖锐刺痛从下体传来,这小工具虽然看着不

    起眼,但是却能制造出大量的疼痛感!而且是连续的、密集的疼痛感!我想叫,

    可是又害怕惹继母不高兴,只能强忍住。

    继母在肉球上滚了几圈之后,又移到了肉棒上,肉棒比肉球更加地敏感,我

    痛地浑身打颤。可是继母似乎还觉得我的痛苦不够,一边折磨我的肉棒,一边又

    在我的两个乳头上夹上了乳夹,然后拉紧了两个乳夹之间的细长金属链。

    「啊!!!」我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我身上最敏感的两个部位被继母同

    时折磨着,巨大的疼痛感淹没了我。我的眼睛被泪水模糊了,但还是看到了继母

    眼中泛出了那种我在视频里看到的残忍和愉悦交织在一起的光芒,她美丽的双唇

    微微抿着,但是嘴角却向上弯着,看起来非常兴奋,也非常投入。

    继母的动作很轻微,但是却给我造成了巨大的痛苦,这就是CBT调教的可

    怕之处——四两拨千斤,女王只需借助一些小工具,动动手指头就能让男奴生不

    如死。继母似乎看我快要崩溃了,就停止了折磨,很开心地看着我那痛苦的样子。

    继母又拿起纸巾,帮我擦干了额头上的汗和眼角的泪,显得十分温柔体贴。她看

    着我的眼神露出了一丝微笑,似乎是在赞赏我的表现,我心里一阵激动,疼痛似

    乎也减轻了不少。

    继母似乎觉得这样调教我太单调了,想玩出点新花样。她又拿起一根乳夹,

    一头夹在了我的龟头上,另一头穿过了我胸前的那根铁链,还在上面绞了一圈,

    然后压着我的头,把另一头夹在了我的下嘴唇上。我的下嘴唇、乳头和龟头之间

    都有锁链相连,交叉成了一个十字,可是这链子的长度又不够,我只能狠命低头

    张嘴,同时把肉棒往高了送,才能缓解一点痛苦,看起来就好像我要给自己口交

    一样。

    继母看着我这别扭的姿势乐得哈哈大笑,又开始折磨我的肉棒。我一痛身体

    就颤抖,引得这两根锁链跟着受力,造成更大的痛苦。嘴唇、乳头、龟头、肉棒

    还有我的腰部都在痛,真是全方位立体无死角的痛,痛不欲生。我的眼泪、鼻涕

    和口水一起滴落下来,有几滴落在了继母的靴面上。

    「真恶心!」继母嫌弃地说,然后一脚踹在我的肩膀上,我一下子向后倒去。

    在摔倒的同时,身体突然舒展的张力一下子把那两根铁链全部拉直了,我像杀猪

    般地惨嚎,然后赶紧又把身体弓了起来。

    「Hola~ 这是我自创的丽奈流十字绞缚,滋味如何啊,源太君~ 」继母

    残忍而得意地说道。主人一脚踩在了我的肉球上,靴跟刺进我的菊门里搅动着,

    「不仅源太君的变态肉棒需要训练,你的变态菊门也需要好好开发呢~ 」。

    身上所有最脆弱的地方同时受到主人的折磨,这痛苦真是深入骨髓啊,我感

    觉自己身在地狱。我奋力维持着弓腰的姿势,腰背的肌肉实在坚持不住了便会被

    迫躺下来,然后就是猛地吃痛,不得不再次弓起身来。渐渐地,我腰背部的肌肉

    开始麻木,被迫躺下的频率也越来越高,锁链被拉扯时的疼痛也越来越剧烈。最

    后,我终于支持不住了,腰背部的肌肉彻底脱力了,身体不受控制地向下倒去,

    两根锁链被拉成了笔直的十字形。我疼痛到了极点,大张着嘴,但是却发不出声

    音。

    「啪嗒」一声,身体舒展的张力终于超过了乳夹所能承受的极限,夹在我龟

    头上的乳夹被扯掉了。「啊!!!!!」剧烈的疼痛从龟头处猛烈地传来,我两

    条腿在地上乱蹬,脑袋贴在地上左右摇晃,实在是太疼了!主人用手托着下巴,

    安静地看着我一个人表演。我停止了扭动,瘫在地上喘息着,最强烈的疼痛过去

    之后,我也解脱了,我的身上疼的全是汗,就跟刚从水里捞上来一样。

    这时,我看到主人那挂着笑容的脸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拍了几下手,开心地

    说道:「Hola~ 居然能坚持这么久~ 不愧是源太君呢~ 」主人蹲了下来,拿

    下了我嘴唇上和乳头上的夹子,又捏了捏我的鼻子,似乎我是她宠爱的孩子。

    「啊呀~ 源太君的肉棒还是这么有精神呢~ 」继母捂着嘴,似乎很惊讶的样子。

    「这可糟糕了~ 必须要让它软下来才能把那个环取下来呢~ 」。

    继母坐了下来,微笑着对我勾了勾手指,很诱惑地说道:「源太君,你累了,

    来,妈妈会帮助你的~ 来妈妈的脚边躺着~ 」我艰难地移动着自己的身体,挪到

    了继母的脚边。继母微笑着拉开了自己长靴的拉链,把靴跟送到了我的嘴边。我

    立刻会意,咬住靴跟,用力地拉扯,把靴子从继母那完美的玉足上脱了下来。一

    股混着皮革味、汗味、体香的温热气息扑面而来,我瞬间就醉了,肉棒又涨大了

    几分,那个金属环勒得我更疼了。然后,我又脱下了继母的另一只靴子。继母的

    玉足一下子按在了我的口鼻上,更加浓烈的香味一下子充满了我的口鼻,丝袜的

    滑腻触感和玉足的滑嫩温热让我疯狂!啊啊啊啊!我体内的火山开始猛烈地喷发。

    我的胸膛起伏着,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继母玉足上的香味。继母的另一只玉足踩在

    了我的肉棒上,开始很有节奏地来回摩擦。

    「嗯~ 嗯~ 嗯~ 嗯~ 」我发出了无比淫荡的呻吟声。现在这姿势太爽了,我

    飘飘欲仙。「Hola~ 这个姿势熟悉么~ 好好感受吧,乖儿子,看看妈妈的玉

    足是不是比浅美的更棒~ 」这确实是浅美第一次足责我的姿势,看来,继母非常

    在意她和浅美谁的玉足更厉害呢。

    在继母那销魂的足香和娴熟的脚法之下,我本应很快地缴枪,但是那个金属

    环却让我没法上膛开枪。我用力地收紧自己的括约肌,想要突破那个金属环的束

    缚,继母也加快了玉足的频率,肉棒上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我粗重地喘息着,

    灼热的子弹在金属环那里聚集着。终于,子弹闯过了金属环设下了路障,射出了

    那通红的枪膛。猛烈的喷射,让我的白色子弹都粘在了继母的另一只玉足上。

    「啊哈哈哈~ 源太君,你把妈妈的丝袜都弄脏了呢~ 」继母开心地说着。虽

    然发射了,但是我的肉棒并没有软下来,那个金属环太紧了!继母又用她的丝袜

    玉足让我喷发了两次,小兄弟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撤退了。

    「当啷」,继母有些生气地把那个金属环扔到了地上,气鼓鼓地说:「都是

    源太君的肉棒太变态了!」然后又重重地抽了我的小兄弟两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