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14)

作品:《堕(新版)

    作者:druid12345。

    字数:5567。

    第十四章 马桶源太。

    我又做梦了,梦到了我来到了一个造型奇妙的城堡跟前,那城堡周围有一道

    深深的壕沟,保护着城堡的安全,只有一座桥联通陆地和城堡的大门。

    我看到继母就站在城堡的墙头上,头戴金色的王冠,身披黑色的丝缎斗篷,

    天鹅一般的脖颈上戴着华贵的红宝石项链,那红宝石足足有鸽子蛋那么大,泛着

    血红的光芒,黑色的皮质胸衣和长手套衬得继母的胸膛和肩膀格外的白嫩动人。

    继母看着我,露出残忍的笑容。虽然她没有说话,但是我却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跪在地上,爬上了那座桥,爬到桥中间的时候,我猛然发现,这桥两边的

    栏杆不是石头也不是金属,而是一个一个的男人!这些男人都带着黑色的皮质全

    包头套,嘴里塞着黑色的口球,双手被皮质束具紧紧地捆在背后,身上捆着几道

    皮带,双脚也被束缚在了一起,他们就那么静默地站在那里,就像雕塑一般。

    我有些惊慌,爬到一个男人身边,想看看他是不是死了,却发现桥下的壕沟

    里,密密麻麻地全是这幅装扮的男人,他们被束缚成各种奇怪的姿势,而且还不

    断地有人被从城头上扔下来。我吓得脸色惨白,就想掉头往回跑,我刚转过身,

    脖子就被拴住了,然后一股巨力将我拉倒在地上。

    我看到,是继母用一只长鞭卷住了我的脖子,拖着我向城堡大门走去。那长

    鞭缠的极紧,我用尽力量也扯不开,勒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就被这么拖着,一点

    点地走进了那个城堡。

    城堡里的景象更加奇诡,城堡的庭院很大,中间是一条铺着红色地毯的大路,

    路的两边是一个一个的玻璃房间,房间里站着的全都是各色女王,她们穿着各种

    各样的性感服饰,手里拿着皮鞭、藤条、锁链、蜡烛、口塞等等虐待用具,但是

    都带着黑色的面具,用同一个眼神看着我,那眼神里透着渴望,虐待我、玩弄我

    的渴望。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我不知道她们会对我做出什么!这时,继母

    停下了,俯视着我,她还是那么美,美地让我无法抵抗。

    几个女王围了上来,控制住了我的行动,我的手被束缚到了背后,身上也捆

    了好几道皮带,双脚也被绑住了。继母微笑着给我戴上那种黑色头套,又给我装

    上了口球,我发现我已经跟外面桥上的那些男人一样了!继母缓缓地给我扣上了

    眼罩,我最后看到的景象就是继母残忍的笑容。我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中,什么也

    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不知道身在何处,不知道命运如何……。

    我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心脏剧烈地跳动,这梦太可怕了!我蜷缩在笼子里,

    瑟瑟发抖。就在这时,传来了开门的响声,是主人来了!继母走进门,手里拎着

    一个大大的黑色塑胶袋。继母今天穿着一件修身的黑色皮夹克,微微敞开的胸口

    露出了紫红的胸罩花边,戴着紫红色的羊皮手套,下身裹着黑色的紧身皮裤,勾

    勒出主人完美的腿部曲线,脚蹬黑色高跟靴,脸上画着淡淡的妆,显得非常利落。

    我看到主人来了,赶紧爬起来给主人问好。

    主人看到我乖乖地待在笼子里,似乎很开心,就把我放了出来,然后把我牵

    到了贵妃榻边上。主人坐了下来,看着我乖巧的样子,非常的开心,用靴尖挑弄

    着我的下巴,说道:「小狗狗今天很乖嘛~ 」我赶紧叫了两声,表示我确实很开

    心。

    「这两天好辛苦的,都饿瘦了呢~ 主人看着好心疼呢~ 」主人宠爱地捏了捏

    我的脸,又拍了我的头,「去把你的食盘子叼过来,主人今天给你带了好吃的~ 」。

    我飞快地叼来了食盘子,放在主人脚下,然后非常谄媚地看着主人。

    主人从黑色塑胶袋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包装袋,打开之后,一股浓郁的香味

    飘了出来。主人把食物倒在了我的食盘子里,我定睛一看,是薯片!辣椒味的薯

    片!一见美食,我那两天都没填饱的肚子立刻开始咕咕地叫!但是我不敢吃,因

    为主人没有发话。

    主人欣赏了一会儿我的馋样儿,才用脚把那些薯片踩的细碎,然后把沾着薯

    片的鞋底对着我,「吃吧,小狗狗~ 」我谢过主人,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吃了起

    来。这薯片很好吃!但就是有点咸,有点辣,但这并不妨碍我狼吞虎咽,我两分

    钟不到就全消灭了。主人又开了一袋,倒在了我的食盘子里,我开心地要死,主

    人真是疼我啊!主人连着喂了我三包薯片,我吃的很爽,但就是有点渴。

    主人拍拍我的头,「吃饱了么~ 」我开心地点点头,又叫了两声。

    「吃饱了,该活动活动了~ 」主人说着,从黑色塑胶袋里掏出了一个网球,

    朝远处一扔,「狗狗,快去捡回来!」。

    我快速地爬了过去,把网球叼回了主人的身边,主人开心地拍拍我的头,又

    把球扔了出去。就这样,我跟主人玩了好久。我感觉,自己就是主人的一条小狗,

    能够逗主人开心,我觉得自己棒棒哒~ 终于,主人玩腻了,我也气喘吁吁,浑身

    是汗。

    主人摸了摸我的脸,说道:「Hola~ 小狗狗真乖~ 今天主人要奖励你~ 」。

    主人翘起了二郎腿,「Hola~ 赏你舔主人的靴子~ 」我开心地要死,主人今

    天真是太仁慈了!不打我,不骂我,还给我好吃的,还让我舔靴子!我开始卖力

    地舔了起来,从靴底到靴跟,从靴面到靴筒,都被我舔的干干净净。舔完一只,

    主人又让我舔另一只。

    舔完了靴子,主人又把她的丝袜玉足放在了我的嘴边,我开心地舔着,心情

    无比地欢快,只是嘴里有点干,口水都不分泌了,舔着丝袜都发出唰啦唰啦的摩

    擦声。舔完了丝袜玉足之后,主人又把我关回了笼子里,还用一把大锁锁住了笼

    门。

    「小狗狗,要乖哦~ 主人今天还有事,明天再来看你~ 」主人关上了灯,锁

    上门走了,地下室又陷入了黑暗的寂静。我蜷缩在笼子里,觉得好无聊,我希望

    跟主人在一起,逗主人开心,哪怕是被主人惩罚也是好的,总好过这样在黑暗中

    无聊地躺着。

    渐渐地,我发现自己的嘴巴越来越干,嘴唇都起皮了,我已经一天都没怎么

    喝水了,还吃了三包那么咸那么辣的薯片。干渴的感觉折磨着我,我很想去找点

    水喝,可是笼子被锁上了,我根本打不开,我只能干挨。我躺在那里,尽量不去

    想干渴的问题,想赶快睡着,就不用受折磨了。可是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总是

    不停地想着水、茶、饮料、游泳池这些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睡着了,可是在梦里,我又梦到了这些东西,还梦到

    了自己在沙漠里行走,又热又渴。我被生生地渴醒了,感觉嗓子眼儿里冒烟,舌

    头已经跟上颚粘在一起了,每活动一下都是那么的滞涩,仿佛我的口腔是一个混

    凝土搅拌池。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我本来还能想些别的事来分散一下,可是到后来,脑

    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水!水!我要喝水!终于,我忍不了了,我开始用力地

    晃动笼子的门,想要出去找水喝,离我不远的地方就是水池!可是没用,笼子的

    门被锁住了,锁的很死,我根本打不开。我又颓然地躺下,开始默默忍受着干渴

    的折磨,祈求着主人能快点来解救我。

    我就这样在黑暗中蜷缩着,醒了睡,睡了醒,到后来,我已经完全睡不着了,

    我的头很痛,喉咙和口腔已经彻底干透了,连呼吸道都干了,每吸一口气就像是

    在吸火。我觉得我要被渴死在这笼子里了,我想哭,可是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终于,在我快要崩溃的时候,铁门又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是主人!主人来了。

    我得救了!主人打开了灯,黄色的灯光刺得我睁不开眼,过了好一会儿,我才适

    应过来。我看到主人站在我的笼子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晃动着笼门,希

    望主人能放我出去,我要喝水!可是我已经发不出声来了,我只能发出啊啊的声

    音,用手指着自己的喉咙。

    主人似乎听不懂我在说什么,疑惑地问道:「狗狗,你怎么不说话呀?」我

    憋足了力气,从嗓子挤出了沙哑的声音,「水!我要喝水!」我的声音极为干涩

    沙哑,就像生锈多年的铁门被硬生生地顶开。主人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可是,

    主人今天没有带水啊~ 怎么办呢~ 」我绝望了,看来主人是要渴死我了,我用头

    撞着铁笼子,痛不欲生。「啊呀,对了,主人今天早上一起床就来看狗狗了,还

    没来得及上厕所呢~ 狗狗,想不想喝主人的圣水啊~ 嗯?」主人装出一副很惊讶

    的样子。

    圣水?那不就是主人的尿液么?我有点抵触,可是内心里对水的渴望瞬间就

    压过了这种抵触,毕竟……尿也是水,不是么?而且那是主人美丽神圣的身体里

    排出来的,应该……很好喝吧……。

    我停止了自己的疯狂举动,用力地点着头,伸着舌头,装出一副很渴望的样

    子,双手抓住钢条,充满哀求和希冀地看着主人。主人双手抱在胸前,看着我,

    冷冷地说:「主人的圣水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喝的,求我啊~ 求的我高兴了,主

    人可以考虑赏你哦~ 」。

    我赶紧不停地在笼子里给主人磕头,一边磕头一边嘴里呜呜啊啊地叫着,因

    为说不出话来了。我不停地磕,不停地磕,直到磕的头昏脑涨,支持不住了,瘫

    在了地上,像离水的鱼一样喘着粗气。

    主人冷哼一声,撩起小皮裙,脱下了自己的枣红色内裤,拿在手里,然后一

    只脚踩在笼子的上缘,用自己的花园居高临下地对着我的头。

    「给我跪好了!主人要赏赐你圣水了!」主人严厉地喝到。

    我赶紧起身跪好,把嘴巴长得大大的。一道淡黄色的水柱直接射在了我的鼻

    子上,溅了我一脸,我赶紧扬起下巴,用嘴接住这珍贵的圣水。圣水是温热的,

    略带一点苦味和咸味,没有想象中那么骚臭。我大口大口地吞咽着主人的圣水,

    唯恐浪费一点,我实在是太渴了!水柱渐渐地小了,我赶紧把头向前伸,直到贴

    着笼子的边缘,又把舌头伸出来了笼子,想多喝一点主人的圣水,但是还是有一

    些滴在了地板上。没办法,我只得把下巴贴在地板上,把舌头从笼子里伸出去,

    舔着地上残留的圣水。

    主人看着我下贱的样子,乐得哈哈大笑,得意地问我:「主人的圣水味道好

    么?嗯~ 」。

    「好喝!好喝!棒极了!棒极了!」我一边舔着笼子上和地板上沾着的圣水,

    一边回答。

    主人从随身的小挎包里拿出一片纸巾,擦干净了自己的花园,又扔到了笼子

    里。

    「给我吃了!」主人威严地命令我。我不敢怠慢,赶紧把那片纸巾吞进了肚

    子里。

    「嗯~ 不错嘛~ 真听话~ 既然你这么喜欢我的圣水,那看来以后我用不着买

    马桶了,你就是我的马桶了~ 就叫你马桶源太吧~ 啊哈哈哈哈」。

    「当主人的马桶开心么~ 源太君~ 」主人温柔地问道。

    「开心!开心!」我赶忙回答。

    「Hola~ 源太君喜欢就好~ 主人要奖励你呢~ 」主人很开心地说道。

    主人把我从笼子放了出来,把我牵到了水池边上,让我喝了个饱。我终于彻

    底摆脱了干渴的折磨,感觉整个人都舒畅了起来。就在我享受这舒畅感觉的时候,

    主人突然从背后抓住了我的手腕,把我的双手拷在了背后,我被干渴折磨了很久,

    此时也没有力气反抗主人。主人又把我按在了地上,用一条绳子把我的大腿和小

    腿都栓在了一起,然后再和我的手铐栓在一起,把我捆成了四马攒蹄的姿势。

    主人用脚把我翻了过来,又在我嘴里塞了一个金属环状的口塞。我动弹不得,

    又不知主人想要干什么。主人俯下身子看着我,微笑着说:「Hola~ 源太君

    ~ 既然要做主人的马桶,就要做个称职的马桶哦~ 」说完,主人把两脚跨在我的

    头部两侧,撩起裙子,缓缓地蹲了下来,用菊门对着我那被撑开的嘴巴。我心中

    一沉,继母这是要干嘛?难道是……。

    「Hola~ 源太君,妈妈早上急着过来看你~ 都没来得方便呢~ 好难受呢

    ~ 」继母撒娇般的说着。我看着继母那小小的菊门猛然张开,一根黄色的细长条

    状物从里面探出头来,逐渐逼近了我的嘴巴,继母的菊门收缩,那根细长的大便

    直直地落进了我的嘴里。一股恶心的臭味在我口中弥漫开来,天啊!继母真的把

    我的嘴当成了马桶。

    紧接着,继母又排出了三条细长的大便,把我的嘴都填满了,最后一条直接

    堆在了我的嘴唇和鼻子。继母从手腕挎着的小包里掏出一张纸巾,擦干净了自己

    的菊门,又扔在了我的脸上。继母站起身,捏着鼻子看了一眼自己的作品,说道:

    「源太君~ 要全部吃完哦~ 不然妈妈会生气的呢~ 给你5分钟的时间~ 」。

    我的口腔里、鼻腔里满是大便的臭味,我恶心地想吐。屈辱的眼泪流了下来,

    真的是屈辱,太屈辱了!被人当做马桶!被人把大便拉在嘴里!还要吃下去!我

    还无法反抗……我感到自己作为人的尊严已经被继母剥夺的一干二净……我就是

    一只狗,一只纯粹的狗,只有狗才会吃屎。

    我不想吃,我真的不想吃!可是如果我不吃,继母是不会放过我的!我想到

    继母那凶淫的性格,就浑身发毛……我不知道她会怎样惩罚我,她只要把我丢在

    这里不管,我就会死在这,烂在这,而且还没人知道……况且,刚才圣水我都喝

    了,还是求着主人让我喝的,我已经是个人肉马桶了,马桶不就是用来装圣水和

    黄金的么?想到了这些,我的心里似乎没那么抵触了。但是那个该死的金属口塞

    撑住了我的上下颚,我现在没法咀嚼,只能用舌头一点一点地往喉咙里送。黄金

    的味道又苦又臭又涩又粘,真的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源太君~ 还有2分钟哦~ 」主人看到我不行动,似乎有点不高兴,手里拿

    着一根极粗的藤条走了过来。

    我吓得赶紧加快了进度,把黄金大口大口地往肚子里咽,好在主人拉的不算

    太多,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嘴里的黄金吞进了肚子。然后我用舌头把嘴

    唇周围的黄金都卷进了嘴里,拼命往肚子里咽,那纸巾质量太好,噎地我直翻白

    眼。终于,在主人凶淫的目光逼迫下,我把那坨纸巾给咽了下去。

    我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泪水不住地往外冒,胃里、喉咙里、口腔里、鼻腔里,

    全是黄金的臭味,我恶心地不行,可是又不敢往外吐。现在用万念俱灰来形容我,

    真的是一点都不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