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11)

作品:《堕(新版)

    作者:druid12345。

    字数:4890。

    第十一章 羞耻地狱。

    突然的一阵疼痛和麻痹感使我从昏睡中惊醒过来,我浑身颤抖着,心脏开始

    剧烈地收缩,感觉就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了。我睁开眼睛,在黄色的灯光下,继母

    就站在我面前,手里握着那个遥控器,饶有兴味地看着我那惊惶的神情。继母穿

    了一件黑色的修身皮大衣,领口和袖口都装饰着雪白的狐狸毛边,玉手上包裹着

    高档的黑色皮手套,手背上装饰着黑色的铆钉,从敞开的领口上可以看白嫩修长

    的脖颈戴着一个尖刺项圈。

    华丽的皮质束胸将继母的双峰挤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黑色的皮质丁字裤套

    在开裆丝袜的外面,遮挡住了那令人心驰神往的秘密花园,大腿内侧露出的那一

    小块雪白的肌肤是那么地勾魂摄魄,一双纯手工打造的意大利高跟长靴将继母的

    美腿修饰地无懈可击。继母今天的妆有些浓,深深的眼线,血红的双唇,看上去

    格外的妖艳和诱惑,如果世界上真的有所谓的堕落天使的话,我想大概就是继母

    现在这个样子吧。

    「源太君,中午了,该起床了呢~ 」继母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铁笼的门。

    我赶忙爬了出来,但是昨晚的疲累和长时间的蜷缩使我的动作有些不太灵活,我

    笨拙地爬到主人跟前,给我主人磕了三个头,向主人问好。

    主人拍了拍我的头,微笑着说:「源太君好乖~ 但是你有一件事做错了呢~ 」。

    我心中一惊,赶紧回想了我刚才的行动,我不知道我哪里做得不合主人心意,

    只好硬着头皮给主人磕头,一边磕头一边说:「主人中午好,主人中午好!」。

    「好可惜呀,看来源太君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需要教育一下呢~ 」主人

    很惋惜地摇了摇头,又按下了手中的按钮。我在地上抽搐着,过了足足有一分钟,

    主人才松开了按钮。我全身都麻木了,只能侧身瘫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主

    人踩着我的脸,轻蔑地说道:「笨狗狗可是要吃苦头的哟~ 再给你一次机会,好

    好想想哪里错了~ 」。

    头也磕了,好也问了,我到底错在哪里了呢?我看到主人的靴子在地上轻轻

    地叩着,似乎很不耐烦的样子。啊!可能是我没有学狗叫!我是主人的一条狗嘛。

    我赶忙爬起来,给主人磕了头问了好,又学了几声狗叫,摆出一副哈巴狗的样子

    讨好地跪在主人面前。

    啪!啪!啪!啪!主人左右开弓给了我四个大耳光,脸色沉了下来,美目含

    嗔。我冷汗都下来了,我到底错在哪了?我又俯下身去,想去亲吻主人的靴子。

    谁知主人的脚往后一缩,然后一下就踢在我的脸上,硬邦邦的靴尖踢的我脸生疼,

    脑袋嗡嗡响。

    「贱狗!没有本王的允许不许你接触主人的身体!」主人更生气了,又在我

    身上狠狠地踢了几脚。我也不敢喊痛,只得不停地给主人磕头。「求主人指点!

    求主人指点!」我一边磕一边求饶。

    也不知磕了多少个,主人的气似乎消了一些,幽幽地说:「你那狗脖子上栓

    的是什么啊?」我恍然大悟,赶紧双手捧起狗链子的拉手,恭恭敬敬地递到主人

    手边。主人身上的怒气这才消去了大半,接过了皮质的拉手,套在了手腕上。

    「还没笨到家~ 趴好了,主人要遛遛狗~ 」。

    我赶紧趴好,双手撑地,双腿跪直。主人从衣袋里掏出了一条黑色丝袜,套

    在了我的头上,裆部正好罩在我脸上。丝袜的裆部硬硬的,一股熟悉的香味袭来。

    这一定是昨晚主人穿的那条!我一边想着,小兄弟一下子就直了起来。主人骑在

    了我的背上,两条大腿夹着的我头,一拍我的屁股,

    「走~ 」我缓缓地向前爬行,由于黑色丝袜遮挡了我的视线,房间的灯光又

    有些昏暗,我什么都看不清,一会儿撞到这,一会儿撞到哪。在撞了几次之后,

    主人只好让我停下,用丝袜的两条腿在我脸上缠了一圈,攥着丝袜的两只脚控制

    我前进的方向,就像开电动车一样。

    爬了不知多少圈,我终于累的不行了,手脚都开始打颤,爬得也不稳了,差

    点把主人摔下来。主人大怒,从墙上取下一根鞭子,狠狠地就抽在我的身上,这

    根鞭子又细又硬,打在身上格外地疼。我抱着脑袋蜷缩在地上,用身体承受着主

    人的怒火。

    「主人!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一边惨嚎,一边求饶。

    过了一会儿,主人打累了,停手了,但是又觉得还不解气,又狠狠地在我的

    大腿上踩了两脚,然后拉着链子像拖死狗一样把我拖到了贵妃榻边上,勒得我直

    翻白眼儿。

    「贱狗!给我趴好了!」主人怒斥道。我强撑着爬了起来跪好。主人把两条

    玉腿架在了我的背上,靠在贵妃榻上休息。我收紧了全身的肌肉,保持身体的稳

    定,生怕再惹主人不高兴。被主人当成人肉脚凳的屈辱感、背上皮靴的光滑触感

    和温度以及丝袜上蜜汁的香味,反而彻底激发了我的M魂,我的小兄弟更加地坚

    挺了,并且开始向外分泌淫水。主人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异样,她把一只脚从我

    的背上放了下来,戳弄着我的小兄弟。我被戳的又痛又爽,却又不敢动,只能轻

    轻地哼哼着。

    「Hola~ 真是个淫荡的小贱货~ 这样折腾你,你都能硬得起来,源太君,

    你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呢,啊哈哈哈~ 」主人狠狠地羞辱着我,但是却让我

    更加地兴奋,我的内心里生出了一种渴望,渴望主人更残酷的侮辱我、蹂躏我,

    我甚至情愿死在主人那性感的皮靴下。

    主人环视着四周,发现昨晚我的多次喷射把这一片弄得到处都是干涸的白色

    痕迹,然后很厌恶地踢了我一脚。「去把房间打扫干净,你这恶心的东西!」然

    后一把扯掉我头上的丝袜,玉手指向水池的方向。「水池下面有清洁工具,给你

    5分钟时间,把你留下的污迹打扫干净!」。

    我赶紧连滚带爬地跑到水池边上,从下面掏出了水桶和抹布。由于我在剑道

    部训练的时候,有时候也需要和队友一起打扫道场,所以干这种事还算在行。只

    两三分钟的时间,我就把昨晚留下的痕迹全部都抹得干干净净,然后把工具放回

    原位,乖乖地跪在了主人的面前。主人满意地拍了拍我的头,「源太君,以后这

    间屋子的卫生就交给你了哦~ 要是被我看到有污渍的话~ 哼哼哼~ 」。

    「主人放心!主人放心!」我赶紧磕头。

    「嗯……遛完狗狗,是不是就该喂狗了呢~ 」主人从黑色的大手提包里掏出

    了一块纸包着的奶油蛋糕,然后在我面前晃了晃,一股新鲜的奶油香气扑鼻而来。

    「想不想吃啊~ 源太君~ 」主人用一种很诱惑的语调说道。

    「汪!汪!汪!」我摆出一副谄媚的样子,叫了几声表示我很想吃。

    「想吃还不去拿你的狗食盘子!笨蛋!」主人柳眉倒竖。我赶紧屁滚尿流地

    爬到笼子边上,把那个食盆子叼了过来,轻轻地放在主人脚边上,然后可怜巴巴

    地看着主人。主人被我乖巧的样子逗乐了,一边微笑着一边打开了蛋糕的包装。

    那是一块精美的奶油蛋糕,金黄的蛋糕上铺着厚厚的一层奶油,上面还有一颗大

    大的草莓,看上去十分诱人。我禁不住吞了一口口水,我已经两天没怎么吃东西

    了,肚子真的是饿的不行了,我望向主人的目光中充满了乞求和渴望。

    主人手一抖,那块蛋糕侧着掉在了食盘子里,有一些奶油落在了地面上。我

    紧紧地盯着那块蛋糕,很想吃,但又不敢吃,因为主人还没发话。主人笑吟吟地

    看着我,似乎很享受我那痛苦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主人才用靴跟插起了那块

    草莓,然后对着我晃了晃脚。我迟疑了一下子,这样吃东西实在是有些耻辱,但

    是饥饿的感觉很快就击败了我脆弱的心灵,我一口就吞下了那颗草莓,轻轻地咀

    嚼着,酸酸甜甜的味道在我口中爆开,滋润着我干涩的口腔,激活了我麻痹的味

    觉。

    主人接着又一脚把那块蛋糕踩扁,然后晃了晃沾着奶油和蛋糕的靴底,那靴

    底还沾着一些灰尘,我犹豫着,但是看到主人的脸已经开始渐渐地沉了下来,心

    里一紧,赶紧闭着眼睛开始舔食主人脚上的奶油蛋糕。奶油蛋糕的味道当然很棒

    了,但是尘土的苦涩味和粗粝感让我真真有些抵触,但是又不敢不吃。

    主人就这样,把奶油蛋糕都喂到了我的肚子里,然后又踩着我的头让我把盘

    子里和地板上的奶油都舔干净,才放开了我。然后,主人又拧开了一瓶水,倒在

    了我的食盘子里,又吐进了一口口水,轻蔑地说道:「喝吧,贱狗!」。

    我趴在地上呼噜呼噜地把水喝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向主人磕头:「谢主人赏

    赐!谢主人赏赐!」。

    「把食盘子放好,然后给我垫脚,我还没歇够呢~ 」主人慵懒地说道。我不

    敢怠慢,飞快地把食盘子叼回笼子边上,又快速地爬了回来。主人这次把脚叠在

    一起,放在了我的脖子上,然后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书,自顾自地翻看了起来。

    我静静地跪着,不敢打扰主人。过了一会儿,我感觉有点不对劲,我的肚子

    开始翻江倒海,咕噜咕噜的直响,菊花附近沉甸甸的,而且这种感觉在急速地强

    化。我的身上出了一层虚汗,菊花处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压迫感,似乎有一头力大

    无比的怪兽想要破门而出!我用尽全身的力量紧紧地夹住菊花,不让这头怪兽冲

    出来,脸憋得通红,身体都开始不自觉的颤抖。主人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异样,

    依然在专心地看着那本书。排泄的强烈欲望和对主人的恐惧猛烈地折磨着我,终

    于,我憋不住了,放了一个很响的屁。

    主人放下了手中的书,戏谑地看着我,「源太君,你怎么了呢~ 是不是不舒

    服啊~ 」。

    「主人,我……我……」我羞耻地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了哟~ 说出来嘛~ 主人会满足你的~ 」。

    「主人,我想拉粑粑……」我小声地说道,脸憋得更红了。

    「哎哟哟~ 我听不清啊~ 你要干什么啊~ 源太君~ 」。

    「主……主人,我……我想拉粑粑!」腹部的剧痛逼迫我大声地说出了这句

    极其羞耻的话。

    「啊哈哈哈~ 源太君居然说出这种话,真是粗鲁啊~ 」主人哈哈大笑,然后

    站起身,牵着我向楼梯走去。上了楼梯,我发现,楼上又是一个同样大的房间。

    墙壁上贴着紫色镶金花的复古壁纸,正对我的墙壁边上放着一张蒙着黑色皮革的

    大床,床的上方和四周都有粗粗的钢管和挂钩,床上面的天花板上和床前后的墙

    壁上居然都装着巨大的镜子。

    我右边的墙壁边上放着一个金属制成的摇摇木马和一个像尖顶木屋一样的奇

    怪东西,墙角放着一个白色的柜子。我左边的墙壁边上有两个电话亭一样的大玻

    璃隔间,一个里面装了一个蹲式马桶,一个里面装了一个淋浴喷头。

    主人把我牵到了那个安装着蹲式马桶的玻璃隔间前面,然后对我说:「源太

    君,以后这就是你的厕所,快去拉粑粑吧,小狗狗~ 」腹部极度的不适已经使我

    顾不上跟主人道谢了,赶忙爬进去关上门蹲好,就在我准备解除自己痛苦的时候,

    我却发现这个玻璃隔间是完全透明的,四周的玻璃上还有一排排圆圆的小洞,完

    全不隔音,更不隔味。

    主人就双手抱臂站在门外,很有兴致地看着我,眼中充满了轻蔑和戏谑。天

    啊!这太羞耻了!排泄的时候是人最隐私的时候,我却被主人监视着,我最后的

    一点尊严也被剥夺了!我用力地夹紧菊花,不想丢掉这最后一点作为人的尊严…

    …但是,肚子里那头怪兽却不理会我内心的挣扎与纠结,只是猛烈地冲击着我的

    菊门,一次比一次猛烈……。

    终于,菊门失守了,黄色的怪兽带着恶心的声音和刺鼻的气味破体而出。与

    此同时,我似乎听到了某种东西碎掉的声音,我终于解脱了,但是菊门和直肠还

    在猛烈的抽搐,我感到,除了污秽,还有什么东西也随之排出了我的体外……。

    「真恶心啊,源太君~ 」继母站在门外,一只手捏着鼻子,一只手在脸前不

    停地挥着,脸上写满了戏谑和鄙视。我的心已经被刺激得麻木了,但是眼泪还是

    不自主地流了出来。冲水之后,我想清理一下自己,却发现这个马桶并没有清洗

    功能,这个透明的卫生间里也没有手纸!我绝望了,这是何等的尴尬与羞耻啊。

    我恨不得一头扎进下水道里死了算了。

    「喂!源太君!去浴室清理一下!真是肮脏的贱畜!」主人捏着鼻子,对我

    厌恶地喊道。

    没办法,我只得夹着菊门的污秽,在继母的注视之下,用奇怪的姿势狼狈地

    走进那间透明的浴室。我把水开到最大,冲刷着我身上的污秽,我希望流水带走

    我的耻辱,可是没用,心中依然充满了羞耻和难过。我想清理一下自己的菊门,

    可是浴室非常狭小,淋浴头又是固定死的,我只能蹲下,用手接水然后一点一点

    地清理干净自己的菊门,这个姿势比刚才的还要羞耻。

    我一直刻意背对着继母,不想让她看到我羞耻的样子,可是我还是听到了继

    母那充满鄙夷的放肆笑声。我的自尊心彻底被击溃了,我无力地坐在了地上,把

    头靠在浴室的墙壁上,任凭水流灌进我的鼻子里、嘴巴里,我甚至希望就这么淹

    死我好了!这样我就不用受这羞耻地狱的煎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