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08-10)

作品:《堕(新版)

    作者:druid12345。

    字数:8489。

    第八章。

    由于昨晚太过疯狂,我睡的如同死尸一样。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到我被

    一只巨大的黑色怪蛇追赶,我拼命地逃,却还是被它追上了,怪蛇的蛇尾紧紧地

    缠绕着我,让我动弹不得。那怪蛇越缠越紧,我感觉自己的胸腔都要被挤扁了,

    我大声呼救,四周却空无一人。我看向那怪蛇的蛇头,居然是主人,主人伸出裹

    着黑皮手套的性感玉手,抚摸着我的脸庞,然后吻上了我的双唇。我感觉自己在

    慢慢地融化,我有点害怕,但主人的双唇让我沉醉,我就这样被主人一点一点地

    吸进了嘴里,然后我就开始坠落,不停地坠落……。

    我猛地睁开眼,发现脸上罩着什么东西,让我什么都看不见,我的手脚依然

    被绑着。我感到浑身酸麻困疼,脑袋发晕,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渴得冒烟,口

    腔里的唾液都干涸了。我想叫人来放了我,可是嘴里塞着的丝袜却让我只能发出

    呜呜的声音。紫色丝质内裤上的蜜汁已经干了,直接粘在了我的脸上,很不舒服。

    我扭动着自己的脑袋,想要甩掉盖在我脸上的东西,透一口气。我感觉出来了,

    罩在我脸上的是主人昨晚穿的丝袜,还有那条沾着神秘药物的毛巾,主人似乎是

    用丝袜把那条毛巾栓在我脸上了,我根本甩不脱。鼻腔里那撩人的味道一点也没

    减,反而更浓郁了。我呼吸着那熟悉的味道,虽然身上疲乏已极,但心中的欲火

    却再次熊熊燃起,小兄弟又勃然大怒。

    被黑暗笼罩的我,根本失去了时间的概念,我只能这么直挺挺地躺在床上。

    我回想起起昨晚发生的事情,感觉到有些虚幻,却又无比地兴奋,虽然屈辱,虽

    然痛苦,但是被继母支配,被继母凌辱,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么?我再也不用纠

    结于那种背德感了,我的心说不出的轻松。渐渐地,我开始有点恐惧,害怕我会

    就这样被继母遗忘在这黑暗的角落,就这么孤单的死在这里、烂在这里。我心中

    开始升起了一股浓烈的渴望,渴望有人来拯救我,把我带出这黑暗的地方。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楼梯上传来了「哒……哒……哒」的响声,然后又听

    到了开门的声音。突然一只温热滑腻的手握住了我的小兄弟,把玩了起来,「H

    ola~ 小贱货,你还真是淫荡呢,把你一个人扔在这,你也能硬成这样!你脑

    子里天天想的都是那些色色的事情么?真是下流!变态!亚拉西!」。

    主人虽然是在羞辱我,但是在此刻的我听来,那轻佻而又诱惑的声音简直就

    是天籁,我没有被人遗忘!我兴奋的直哼哼,扭动着赤裸的躯体,想要告诉主人,

    赶快放了我。但是主人却无视我的肢体语言,只是专心玩弄着我的小兄弟,时而

    搓动马眼,时而摩擦冠状沟,还对着小兄弟吹气,没多久就弄的我快要升天了。

    但是主人这时却掐住了肉棒的根部,然后用力地抽打着肉棒,剧烈的疼痛把原先

    那飘飘欲仙的感觉给硬生生地顶了回去。我不甘地嘶吼着,从巅峰摔落的痛苦真

    是一种莫大的折磨,眼泪很不争气地流了出来。主人哈哈大笑,「这种变态的肉

    棒,必须要好好的调教呢!」。

    待我平静了之后,主人解开了我脸上的丝袜和毛巾,猛然的光亮刺的我睁不

    开眼。我缓了好一阵子,才看清了眼前的景象,主人坐在我的身边,笑吟吟地看

    着我。主人今天穿了一件袖口和领口都带着可爱毛边的短款黑色皮衣,画着淡妆,

    手上依然包裹着黑色的羊皮手套,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妩媚,没有昨天的暴戾和压

    迫感了。主人调皮地捏了捏我的鼻子,然后又取下了我脸上的内裤和嘴里的丝袜,

    我感觉自己仿佛重获新生,而主人就是把我救出黑暗深渊的女神。

    「渴了吧,喝点水吧。」主人拧开了一瓶饮料,轻轻地放在我的嘴边,还很

    体贴地拿了一个小枕头垫在我的脖子后面。清凉酸甜的水流灌溉了我干涸已久的

    身体,我贪婪地喝着,一口气就把整瓶饮料喝的干干净净。主人又拿了一块蛋糕,

    喂给我吃。吃喝完毕之后,我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许多。

    「主人,能不能放开我呀?」我怯怯地问道。

    「等一会儿,还不到时候~ 」主人轻轻地用手指刮了刮我的脸,然后微笑地

    看着我。主人又拿过一块湿巾,认真地擦掉了我脸上的污渍,多年没有得到女性

    关怀的我不禁有些感动,好想叫她一声妈妈。可是眼中的主人的影像却逐渐地变

    成了两个,我再看向周围,发现天花板在旋转,墙壁在摇晃,我大口大口地喘着

    粗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主人看着我的异样,脸上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她

    站起身走出门去,随后又拉了一个半人高的大旅行箱进来,然后在地板上放好打

    开。主人要干什么?我的大脑还有清醒的意识,但是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

    我又听到一阵脚步声,又有一个女人来到了床边。但是她头上包着丝巾,还

    带着口罩和墨镜,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是从裸露在外的白皙和火爆的身材可以推

    断出,她也是个大美女。她们解开了绑缚我手脚的绳索,把我的四肢蜷缩起来,

    就像婴儿在母亲的子宫里那样。主人用一块胶布封住了我的嘴,又在我的唇间戳

    了个小口子,把一根软管插进了我的嘴里。然后她们又用厚厚的保鲜膜把我包成

    了一个巨大的茧,只留下一根供我呼吸的软管露在外面。最后,她们把我塞进了

    那个旅行箱里,黑暗再一次淹没了我。

    我感觉到自己被搬下了楼,然后又被搬上了车。随着车子引擎的发动,我的

    心也开始颤抖起来,主人要把我带到哪儿去?是要杀掉我吗?还是要卖掉我?但

    是我无力反抗,只能艰难地呼吸着,等待着命运的宣判。四肢被捆在一起的感觉

    很难受,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是一个悲惨的奴隶了,就像那些被装在贩奴船上漂

    洋过海的黑奴一般,我的命运完全由主人主宰,我自己根本无力掌握。我越来越

    热,厚厚的保险膜根本不透气,热量散不出去,我身上的汗水越来越多,湿透了

    我的头发。

    终于,车子开始减速了,然后停了下来,我听到了打开后备箱的声音,然后

    我被抬了出来,又被抬到了某个地方。突然一脚踹在了我的后背上,我开始向下

    滚落,不停地碰撞着,翻滚着,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摔的我七荤八素的,直

    想呕吐,可是我不能吐,我现在是靠软管呼吸的,如果我吐了的话,呕吐物堵塞

    了软管,我就会窒息而死。我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将呕吐的感觉压了下去,我想我

    刚才应该是从一段楼梯上滚落下来了。

    我听到了她们开心的笑声和走下楼梯的声音,然后又模模糊糊地听到了开门

    的声音和厚重的金属摩擦的声音。我被抬了起来,不一会儿又被扔在了地上,摔

    的我生疼。主人似乎在和那个女人说着什么,我听不太清,只是模模糊糊地听到

    了「奴隶」、「开发」、「调教」等几个词,然后一个脚步声就逐渐地远去了。

    我的心揪着,不知道即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一阵滋滋啦啦的声响过后,旅行箱的盖子被打开了,一束黄色的光照了进来。

    「噗」,一根尖锐的柱状金属物体戳穿了保鲜膜,扎在了我的腿上,好疼啊,但

    是我又叫不出来,只能哼哼。然后,那根柱状物缓缓地向前滑动,直到我的头顶

    才停下,将保鲜膜整个扯成了两半。这时候,我才看清,那根金属柱原来是主人

    的鞋跟。主人又拎着箱子的把手把我倒了出来,我从旅行箱里滚了出来,也摆脱

    了保鲜膜的束缚,仰面朝天躺在冰凉的地板上。主人走过来,一脚踩在我的胸膛

    上,尖锐的靴跟深深地陷入了我的肉里,我的胸骨被踩的嘎嘎作响,我痛不欲生。

    主人俯身看着我,脸上一副得意与轻佻的表情。

    「乖儿子~ 欢迎来到我的王国~ 」。

    第九章。

    主人放开了踩在我胸前的美脚,然后掏出一个黑色的条状物戴在了我的脖子

    上,然后又拿出了一个很袖珍的灰色小方盒,在我眼前晃了晃。然后主人按下了

    那个小方盒上的按钮,我的脖子立刻感到一阵剧痛,全身也颤抖了起来,猛烈的

    疼痛和麻痹感传遍了全身。主人按了足有一分钟,这一分钟绝对是我有生以来最

    漫长的一分钟。终于,主人松开了按钮,痛苦解除了,但我的身体还在不停地颤

    抖。主人用脚尖拨了拨我的脸,威严地说:「在我的王国里,你最好乖一点!不

    要妄想扯开这条项圈,它受力过大的时候,也是会放电的哦~ 」主人把那个小方

    盒塞进了自己的乳沟里,又拿出一个褐色的小瓶子,送到我的鼻子跟前,「用力

    吸!」主人冷冷地说。

    我使劲地吸了一大口,一股又苦又呛的气味直冲鼻腔,刺激得我的脑子都隐

    隐作痛,但是肢体的那种无力感明显减轻了。我缓了一下,又用力地吸了两大口,

    我终于可以动了!我笨拙地坐了起来,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这是一间完全密闭的

    房间,房间的天花板和墙壁都涂成了暗红色。天花板上镶嵌着两个大功率的黄色

    灯泡,固定了好几个粗粗的金属挂钩,四周各有一个摄像头。地上铺的是黄褐色

    的实木地板,非常耐磨。左边的墙上钉着一个巨大的「」型木架,旁边有一排

    挂钩,挂着各种各样的皮鞭、木板、口塞、手拍和皮质面罩,地上扔着几条粗细

    不一的锁链。正对我的那面墙上嵌着一个巨大的白色双层鞋柜,分为六大格,摆

    放着各种款式、各种颜色的皮靴和高跟鞋,鞋柜旁边是一副黑色的刑枷,刑枷的

    旁边是一个黑色的长桌子,桌子上摆放着几个白色的陶瓷托盘,不知道里面放着

    什么,桌子下面是两个巨大的雕花皮箱子。右边的墙角停着一辆金属手推车,车

    子上层是各种型号的人造肉棒,车子下层则是几件皮质的束缚用具,还有一大瓶

    透明的液体,墙壁的中间有一面巨大的镜子,墙角则有一个白色的水池。我扭头

    向后看,发现我的背后的墙角有一扇黑色的铁门,门边是一段向上的金属楼梯,

    楼梯下面是一个大大的金属笼子,还有一个喂宠物的食盆。屋子的中间摆放着一

    个精美的贵妃榻和一台摄像机,地面上固定着一个T字型的奇怪木桩。我倒吸一

    口凉气,这……这不就是我在FEMDOMAV里看过的那种女王的调教室么?!

    我不禁呆住了,感觉自己是在做梦。

    「主人的王国怎么样?小贱货?」主人得意地问我,我却在呆呆地发愣。主

    人见我不回答,愤怒地一脚踩在我的大腿上。我痛地直哼哼,赶忙撕下嘴上的胶

    布和软管,一边给主人磕头一边说:「主人的王国美轮美奂!美轮美奂!棒极了!

    棒极了!」。

    「以后你就是我的奴隶了哦~ 源太~ 我的王国里没有臣民,只有奴隶!」主

    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墙边拿起一根细铁链,然后扣在我的项圈之上,铁链的另

    一端有一个黑色的皮质拉手,被主人套在了手腕上。

    「你初来乍到,我就给你讲讲这里的规矩吧~ 给我好好听着哦,以后要是犯

    了错误,妈妈可是会生气的哦~ 」主人把我牵到了贵妃榻边上,然后优雅地坐下。

    我赶紧摆出五体投地的姿势,主人轻轻地踩了踩我的后脑勺,似乎是在赞善我的

    乖巧。

    「第一,本王国唯一的国王是我,剩下的所有人都是奴隶!奴隶的一切都归

    我支配,包括生命!」。

    「第二,所有的奴隶不得违抗本王的意志,顺从者有奖赏,违抗者后果自负!」。

    「第三,本王国所有规则的最终解释权归本王,奴隶不得质疑,质疑者后果

    自负!」。

    「这些规矩都听懂了么?」主人把我的头狠狠地踩在了地上。

    「听懂了,听懂了!」我认真地回答。

    「嗯~ 哼哼哼~ 本王还是很仁慈的,是不是?规矩很简单,是不是?」主人

    用靴子拨弄着我的脸。

    「是!是!主人最仁慈了!」我谄媚地回答。

    「嗯~ 狗狗乖,下面该给你办个欢迎仪式了~ 」主人站了起来,走到墙边取

    下了一个长条形的手拍,在手里拍了两下。啪!啪!皮革的破空声在调教室里回

    响。

    主人摇曳着腰肢走到我的身边,用手拍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屁股,「把你的小

    屁屁撅起来~ 」。我乖乖的俯下身子,直起大腿,把屁股撅得高高的。主人把脚

    踩在我的腰上调皮地问道:「乖儿子,你觉得多少下好啊?」。

    「50……啊不,100下吧!」我心里直打鼓,不知道主人觉得应该打几

    下。

    「好~ 就100下,数好了哦~ 数错了要重新来的哦~ 」主人开心地说,然

    后就开始用力地抽打我的屁股。

    「1!2!3!……」我报数的声音和手拍抽打皮肉发出的巨大声音在房间

    里回响。

    「36!37!3!……」我的声音开始颤抖了,身上开始出汗。

    「……97!9!99!100!」我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

    终于结束了,我的屁股通红发烫,上面层层叠叠地布满了手拍打出的暗红色

    淤痕。我大口大口地喘息着,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身上满是汗水,我想哭想叫,

    可是又不敢。

    「啪叽」一声,主人把手拍扔在了贵妃榻上,然后慵懒地斜靠在上面,欣赏

    着我痛苦的样子。

    「小狗狗~ 喜欢主人的欢迎仪式么~ 」主人问道。

    「喜……喜欢!」我强忍着疼痛说道,昨晚的鞭打跟今天一比简直是小巫见

    大巫,手拍的威力可比短鞭大多了。但是我的身体似乎是把疼痛和快感联系在一

    起了,我的小兄弟居然很没出息地又硬了。

    「爬过来~ 让主人看看~ 」。

    我赶忙爬过去,然后直起身跪好。

    主人玉手托腮,用靴尖上下逗弄着我的肉棒,「哎哟哟~ 还是这么有精神呢

    ~ 真不错~ 」。

    主人又用手握住我的肉棒,用力捏了捏,「一天没吃饭了还能这么硬,剑道

    部的主将果然很厉害呢~ 」我第一次被女人称赞那里厉害,不禁羞红了脸。主人

    凑到我的耳边,轻轻地舔着我的耳垂,用一种很诱惑的语气小声地说:「Hol

    a~ 乖乖当主人的小奴隶好不好~ 主人很喜欢你哟~ 」。

    说完,主人按着我的肩膀让我坐在了地上,我的屁股一着地立刻钻心地疼,

    我忍不住大叫了一声。主人一把捂住我的嘴,「不许叫!我最讨厌大喊大叫的孩

    子了~ 」然后主人的两条修长的美腿便夹住了我的脖子,两只裹在皮靴里的美脚

    同时搓弄着我的肉棒,另一只手开始进攻我敏感的乳头。

    主人的美脚异常的灵活,一只脚勾着我的肉棒,另一只脚摩擦着我的龟头,

    靴底的粗糙触感带来的快感和痛感都十分的强烈,再加上乳头上传来的阵阵酥麻

    和痛楚,我想呻吟,可是嘴巴被主人紧紧地捂着,发不出声音,只能发出「嗯嗯」

    的闷哼声。主人玩弄了一会,似乎是觉得这样太累了,就命令我把她的皮靴脱掉。

    我脱掉了主人的皮靴,两只温热潮湿的丝袜美脚又开始蹂躏我的肉棒。主人今天

    穿的丝袜挺厚的,摩擦力很大,两只美脚每向下撸动一次,就会猛烈扯紧我的包

    皮,好疼!但是也好爽!龟头传来的快感急速上升!我感觉我又到极限了,我很

    害怕主人又会停下来,让我从巅峰跌落到深渊,但是主人没有,主人非常仁慈地

    用她的美脚把我送上了天。我畅快地喷射着,白色的子弹喷了足足好几米远……。

    主人松开了捂在我嘴上的玉手,我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感觉无比地畅

    快。

    「看啊,看你把主人的丝袜都弄脏了呢~ 」主人活动着脚趾,那上面沾满了

    我肮脏的体液。

    「主人的美脚才是最棒的~ 是不是~ 比浅美的更好~ 是不是~ 」。

    第十章。

    听到「浅美」这两个字,我如遭五雷轰顶,瞬间心念电闪。浅美医生疯狂的

    测试、奇怪的药效、身体的变化、妈妈对我秘密的了解、妈妈昨晚装睡的举动以

    及妈妈昨晚给我用的药物……这一系列事情一下子在我脑海里都串了起来。我感

    觉自己似乎掉进了一张继母和浅美编织好的大网之中,不,准确地说,是她们编

    织好了一张网,等着我这只飞虫撞进来而已,我早已是她们的猎物了。我的精神

    一下萎靡了,喷射的快感也消失了,我连支撑自己身体的力量都失去了,只是颓

    然地靠在贵妃榻上。

    主人看到我颓废的样子,俯身到我耳边说:「你应该感谢浅美医生哦~ 现在

    的生活不正是你梦寐以求的么~ 小变态~ 」。

    是啊,现在的状态正是我一直渴望的,但是被人出卖、被人操纵、被人欺骗

    的愤怒和无力却像乌云一样压在我的心头,无法散去。

    「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的身体已经被改造了哦,离不开妈妈了哦~ 」主人

    一边说着,一边用一根手指沾了一点她的蜜汁,抹在了我的鼻孔下面。蜜汁那酸

    甜的气味一进入我的鼻腔,我整个人就被点燃了。我本来是心如死灰的,但是却

    莫名其妙的燃起了一股熊熊欲火,身体发热,呼吸粗重,小兄弟一下子就立了起

    来,不停地向外分泌着淫水。我心中一阵恐惧,我的身体已经不归我自己控制了!

    就像一个架好柴火、泼透汽油的柴堆,但是火把却是在继母的手里。我彻底绝望

    了,我知道我再也离不开继母了,我今后只能是她的奴隶、她的傀儡、她的玩具

    了……。

    「Hola~ 不要难过了,今后做一只乖狗狗就好了呢~ 」主人把我的头抱

    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就好像一个慈爱的母亲在安慰她难过的儿子,

    但是主人的一双丝袜美脚,却又开始玩弄我坚挺的肉棒。主人又换了一种脚法,

    比刚才更加温柔,丝袜沾上了淫水和精液,也更加滑腻。我舒服地呻吟着,享受

    着主人的丝袜美脚给我带来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主人又解开了自己皮衣,把自

    己一团丰腴也送到了我的嘴边,我贪婪地吸吮着。

    「嗯……啊……」主人又发出了那销魂的呻吟,我听着这美妙的声音,浴望

    的火焰不禁又涨高了几分。终于,主人的丝袜美脚和温柔脚法又把我送上了快乐

    的顶峰,我又喷出了一大坨白色的液体。我粗重地喘息着,轻轻地用脸蹭着继母

    的丰腴,感觉无比地开心和放松。

    「源太,累了吧,躺下休息一下吧~ 」继母把我放倒在她的脚下,药物的副

    作用还没过去,我又喷射了两次,现在确实很虚弱,真的想休息一下了。我正在

    闭目养神,却听到继母说:「哎呀,源太把我的丝袜都弄脏了呢~ 」继母一边说

    着,一边拉起了性感的小皮裙,脱下了自己的黑色连裆丝袜,丝袜与黑色内裤分

    离之时,还拉出了一根晶莹的细丝。然后,继母把那条黑色丝袜罩在了我的脸上,

    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丝袜湿漉漉的裆部正对着我的口鼻。蜜汁的味道又充满了我

    的鼻腔,我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欲火又燃遍了我的全身,小兄弟再次披挂上阵。

    「Hola~ 源太君的精神真是好呢~ 」继母用她白嫩的裸足揉搓着我坚挺

    的肉棒。继母的玉足保养的很好,玉足那温热的触感比丝袜舒服的多。继母一只

    脚搓弄着我的肉棒,另一只脚轻轻地踩踏着我的两个肉球。又是新的脚法。

    「源太君还是没有满足呢,妈妈会帮助你的哦~ 」主人的玉足抚弄的更加迅

    速了。我冷汗都下来了,主人这是要干嘛?要榨干我么?我害怕我会死在主人这

    双玉足之下。虽然心中害怕,但是一波一波的快感还是从下体传来。没办法,身

    体总是那么的诚实!在主人玉足的按摩之下,我又一次缴枪投降了,但是这次喷

    出的液体已经是半透明的了。

    连续的喷射已经让我非常虚弱,我已经连大口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用

    张大了鼻孔,用力地呼吸,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我觉得我快要到极限了。

    「源太,舒服吗?满足吗?」继母跪在我的身边,爱怜地抚摸着我额头。

    「嗯」我有气无力地点点头。

    「可是妈妈还没有满足呢,妈妈现在好难过,源太帮帮妈妈好不好~ 」不待

    我回答,继母的花园就直接压在了我的脸上。濡湿的内裤浸透了甜美的蜜汁,紧

    紧地压在我的口鼻上,我的鼻腔里、口腔里全是妈妈的味道。我在心中哭喊着,

    不要啊!不要啊!我不能再来,再来我会脱力而死的!我的大脑向小兄弟下了死

    命令,绝对不许它兴风作浪了!但是我的小兄弟却临阵倒戈,又一次挺立了起来,

    但是速度比之前慢了许多。

    继母在我的脸上磨蹭着,湿透的内裤和软肉摩擦着,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

    「源太,快舔啊,妈妈需要你~ 」继母一边呻吟,一边命令我。我现在才发现继

    母刚才的仁慈和温柔,其实是一种更加残忍的折磨,是一个设计好的陷阱,而我

    却在这个陷阱里越陷越深……没办法,我只能伸出舌头隔着内裤舔舐继母的秘密

    花园。继母舒服地直哼哼,似乎十分受用,因为我真的是拼了命在舔啊。

    「Hola~ 源太君,看来你还没有满足呢~ 真是贪婪的孩子~ 让妈妈帮你

    吧~ 」我听到这句话,心中一沉,然后就感觉到继母那包裹着皮手套的玉手已经

    握住了我的肉棒开始上下撸动,一阵一阵的快感从下体传来,但是这快感却让我

    恐惧,我怕我会死在继母的胯下。我想反抗,想逃离,但是继母的双腿正好压住

    了我的手肘,我什么劲也使不上,什么事也做不了,只能用手指甲胡乱地抠着地

    面,两条腿无力地乱蹬。

    「哎呀~ 源太,你不要急嘛~ 妈妈会满足你的~ 」继母一边说着,一边手上

    加快了动作,另一只手也开始揉捏我的两个肉球。我彻底绝望了,我已经堕入了

    继母设计好的榨精地狱中,只能苦苦地忍受,完全无力反抗。我唯一能想到的办

    法就是尽快地满足继母,这样才不会被她榨死。我疯狂地舔着继母的柔唇和花蕊,

    舔到舌头都麻木了、抽搐了,才听到继母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呻吟,松开了她的玉

    手,然后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歪倒在贵妃榻上休息。我软软地躺在地板上,心

    里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在继母登顶之前,我又被她的玉手榨出了3次,最后

    一次只是有喷射的感觉,但是却什么都喷不出来了。我感觉我的肉棒像是被烤过

    一样,肿胀疼痛,我的两个肉球软踏踏地瘫在地板上,里面空空如也,全身的力

    气都被抽干了,连一根指头都抬不动了。

    「源太,不要在地板上躺着,会着凉的,该休息了~ 」耳中传来了继母那恶

    魔般的温柔声音。我努力睁开双眼,看到继母那温柔的笑脸,不禁打了个冷战。

    我想爬起来,可是身上连一丝一毫的力气都挤不出来了,只是轻轻地抬起了头,

    然后又颓然躺下了。

    「看来源太君没有力气了呢,需要妈妈的帮助呢~ 」继母一边说着,一边掏

    出了乳沟里的遥控器,按住了按钮。强烈的电击感传遍了我的全身,我抽搐着坐

    了起来,疼痛、麻痹和对主人的恐惧榨出了我骨头缝里的最后一丝气力。

    继母用铁链牵着我,把我带到了那个铁笼跟前,笑着对我说:「源太,这以

    后就是你的卧室了,要好好享受哦~ 」我顺从地爬了进去,蜷缩在笼子里。主人

    锁上了笼子的门,又关掉了房间的灯,站在门口对我挥了挥手,「源太,晚安,

    妈妈明天再来看你~ 」。

    随着铁门的关闭,房间的最后一丝光亮也被夺走了。整个房间黑暗寂静,只

    听得见换气扇的轻微响声。「明天?我还撑得过明天么?」我心中一阵恐惧,但

    是被过度榨取的身体已经无力支撑大脑的思考了,我直接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