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07)

作品:《堕(新版)

    作者:druid12345。

    字数:3987。

    第七章。

    不知昏迷了多久,一股炙热的痛感让我清醒过来,我刚睁开眼,就看到主人

    正拿着一根粗粗的红色蜡烛,朝我的胸口滴着红色的蜡油,我痛得想叫,可又不

    敢,只得咬牙忍住。我的脸憋得通红,主人笑吟吟地看着,似乎是在欣赏我痛苦

    的表情。终于,主人停止了滴蜡,开心地对我说道:「看啊,源太,我在你身上

    画了一朵花哦~ 」我努力地弯起脖子,看到我的胸口确实有一个用蜡油滴出来的

    樱花标志,我赶忙堆出笑容,逢迎地说:「主人的樱花画的真好,画的真好」。

    主人微笑着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樱花?我画的明明是荷花!你是在嘲笑

    我画的不好吗?」。

    我身上的汗毛一下竖了起来,「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我错了,

    我错了」。

    「既然你不喜欢,我就帮你擦掉好了!」主人的脸沉着,又拿起了皮鞭,暴

    风骤雨般的抽向我的胸口,把我胸口上的蜡油抽的四散飞溅,我痛苦地握紧了拳

    头,却又不敢叫出声来,怕引来主人更严重的责罚。渐渐地,我开始有点习惯这

    种疼痛的感觉了,每一鞭抽在身上,都会给我带来一丝快感。我扭曲的五官渐渐

    地放松了,脸上浮现出一种痛苦和享受交织的表情。主人打累了,呼哧呼哧地喘

    着气,身上也渗出了晶莹的汗珠,看着我那意犹未尽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

    「你果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喜欢我的鞭子么?嗯?」我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但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真是个乖孩子啊~ 主人要奖励你~ 」主人从我的肚皮跨了下来,斜倚在我

    身边,右手伸向了自己雪白的私处,两根手指在内裤里轻轻地抠挖了几下,发出

    噗呲噗呲的淫靡水声。然后,主人把那两根手指伸到了我的面前,「看啊,源太,

    你让妈妈湿了呢,湿透了呢~ 」主人的两根手指微微颤动着,中间还连着一根透

    明的丝线。「想不想尝尝妈妈的味道~ 」主人用一种极度诱惑的口吻对我说。我

    此时已经彻底懵了,主人的味道,我做梦都想尝啊!可是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

    主人的脸已经拉了下来,「看来你是不喜欢主人的味道喽~ 」我赶忙伸出头,一

    口含住了主人的手指,用力地吸吮舔舐,看着我贪婪的样子,主人脸上才又重新

    绽放出了笑容。

    「还想不想再多尝一点?」主人轻轻地用手指逗弄着我的舌头。

    「想!想!」我兴奋的鼻孔都张大了。

    主人翻身坐起,把她的美脚伸到我额头的上方,足弓一缩,把鞋子挂在了脚

    尖上。主人一边摇晃着美脚,一边对我说:「你能把我的鞋子叼走,就让你吃个

    够~ 」我用力地向上跃起,想去叼住鞋子的根部,但是主人的美脚也会同时向上

    一收,就像逗弄小狗一般。我连着试了好多次,但绳子的束缚使我无法跃地太高,

    我的手腕因为和绳子的摩擦已经被磨出了血,但就是无法碰到那只高跟鞋。我卯

    足了最后的力气,猛地向上一跃,终于叼住了那只高跟鞋,把它从主人的脚上摘

    了下来。我嘴里叼着鞋子,转头看向主人,看到主人眼中满是欣赏的神色。当然

    我也知道,最后一次也是主人放水了,不然以她那修长的美腿,想不让我够到太

    容易了。主人站了起来,把另一只鞋子踢到了床下,然后对着我拍了拍手:「下

    面,要给源太颁奖了哦。」主人姿态优美地褪下了那条紫色的丝质性感内裤,那

    泛着水光的秘密花园就这样出现在我眼前,主人的花园雪白粉嫩,干干净净,两

    片可爱的小肉唇包裹着粉嫩的花蕊,诱惑至极。主人两腿跨到我面部的正上方,

    缓缓地蹲了下来。我看着那美丽的花园离我越来越近,最后覆盖在了我的口鼻之

    上。

    主人的花园已经湿透了,满溢的蜜汁从我的鼻腔里灌了进去,我贪婪地舔舐

    着主人饱满的花蕊和柔软的双唇,品尝蜜汁的美妙滋味,主人发出一阵销魂蚀骨

    的呻吟声,似乎非常的受用。主人一边呻吟,一边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然后

    喃喃地说:「你知道吗?源太~ 从见到你的第一天起,我就在想象着今天的场景

    了~ 想象着你能臣服在我的胯下,成为我的小玩物,小奴隶,可是你是我的继子

    ~ 我……啊……啊……我不敢那样做,但是上天有眼,你居然……居然自己送上

    门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听着主人的话语,心中不禁大震,原来主人竟

    然早就对我虎视眈眈了,然后就停下了舌头,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花园处的快感突然停止了,主人有些愤怒,抓起了皮鞭就抽在了我的大腿上,

    「谁让你停了!给我好好舔!没用的东西!」我腿上吃痛,不敢再怠慢,赶紧卖

    力地舔着主人的花蕊和肉唇。主人又开始发出那种销魂的呻吟声了,她享受了好

    一会儿,才继续说道:「你知道吗?源太,你长得特别像我的初恋。追求我的人

    多了,我之所以会看中你父亲,也是因为你父亲长得有几分像他,而你,长得简

    直和他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说完,主人抬起了她柔美的玉臀,似乎不忍再折

    磨我,然后斜倚在我身边,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胸膛,喃喃地说着:「那时,我们

    都还年轻,他是那么喜欢我,我也是那么喜欢他。」主人深情地看着我,美丽的

    大眼睛里充满了悲伤和哀怨,看着主人那么难过的样子,我的心里也是一阵酸楚。

    「可是后来,他居然背叛了我,还背叛地那么彻底,哈哈哈~ 哈哈哈哈~ 你

    爸爸他也不喜欢我,他娶的是青山财团,娶的是钱!」主人恶狠狠地说着,她眼

    中的哀伤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和仇恨。主人猛然骑在我的胸口,就开始

    抽我的耳光,一边抽一边骂:「混蛋!都是混蛋!」我被抽的眼冒金星,但是心

    里明白我这是当了替罪羊了,我冤啊!我赶忙大喊:「主人!主人!我不会离开

    你的!我喜欢你!我愿意一辈子留在你身边!」主人停下了,白嫩的胸脯起伏着,

    但是眼神却逐渐变得清明,她从那种仇恨的情绪中缓过来了。

    「真的吗?源太?」主人充满爱怜地看着我。

    「真的,真的。」我认真地点头,我是发自内心地迷恋主人,想和主人在一

    起。

    「啊哈哈哈~ 可是我不相信男人了~ 」主人用手捂着嘴笑了起来,随后直接

    用她的秘密花园压住了我的口鼻,我一下子没法呼吸了。我「嗯嗯」地乱叫,被

    束缚的手脚用力地挣扎着,但是无济于事。主人把全身的体重都压在了我的脸上,

    看着我涨红的脸和慌乱的样子,主人脸上露出一种残忍的微笑,幽幽地说:「我

    要占有你,拿走你全部的东西,你才不会离开我。哈哈哈,你是属于我的!连你

    的呼吸都是属于我的!」我挣扎着,哀嚎着,又一次被主人闷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再一次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主人拿着一块毛巾,在

    朝上面滴着一种浅黄色的液体。主人看到我醒了,就一把把毛巾捂在了我的脸上,

    又是那种香香甜甜的味道!我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小,身体也热了起来,感觉所有

    的感觉细胞都被激活了,无比的敏感。主人看到药物生效了,就撤下了毛巾,然

    后轻轻地揉捏着我敏感的乳头,酥麻的感觉一波又一波地向我的全身袭来,我忍

    不住发出舒服的呻吟声。「好一只淫荡的狗狗啊~ 」主人一边调戏我,一边羞辱

    我,但是我的小兄弟却不争气地又硬了起来。主人把手伸到背后,摸了摸我的小

    兄弟,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真是不错的肉棒啊,让妈妈来好好地享用一下

    吧」。

    主人停止了对我乳头的攻击,一把掐住了我的下巴,把涂着神秘药物的那团

    丝袜塞进了我的嘴里,然后又把那条被蜜汁浸透了的紫色丝质内裤罩在了我的脸

    上,还特意把最湿的地方对准了我的鼻子。主人调皮地用手戳了戳我的额头,说

    道:「要记住妈妈的味道哦~ 乖儿子~ 」我呼吸着主人蜜汁的香气,嘴里是主人

    丝袜的味道,那种神秘药物随着我的唾液吞咽又渗入了我的身体。我感觉身体像

    被火烧一样,欲望空前的强烈,肉棒坚硬如铁,大量的淫水从我的马眼中涌出,

    我微微颤抖着,渴望着能有一盆雪水浇灭这要把我焚烧殆尽的欲火。

    主人握住了我的小兄弟,仅仅是这一握,皮手套那独特的滑腻触感就让我从

    嗓子眼里发出了一声呻吟。「源太,妈妈要拿走你的处男之身了哦~ 」主人把涨

    红的肉棒对准了自己的花蕊,轻轻地摩擦着,我像一只生病的老牛一样哼哼着,

    又说不出话来,只能抬起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主人。主人舔了舔嘴唇,似乎也对

    即将发生的事情充满了性趣。主人缓缓地向下坐,美妙的花蕊将滚烫的肉棒连根

    吞没,红晕一下子冲上了主人的脸颊,主人轻轻地喘息着,脸上露出快意的微笑,

    「男孩子的初夜,不就应该是属于妈妈的么」,主人陶醉地说道,然后那挺翘的

    玉臀就开始上下运动。我感觉到自己的肉棒被一团湿润、细嫩、温热的软肉给紧

    紧地包裹着、摩擦着,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从下体直冲到大脑,让我一阵阵的眩

    晕。被主人束缚在床上动弹不得,嘴里塞着主人的丝袜,脸上罩着主人湿透的内

    裤,口腔里、鼻腔里满是主人的味道,肉棒还在被主人猛烈的侵犯着,我感觉整

    个人都主人玷污了。我怎么也想不到,人生的第一次欢爱,居然是以这种方式完

    成的,强烈的快感和同样强烈的羞耻感充满了我的心灵,我感觉自己既像是在天

    堂的白云间飞行,又像是在地狱的烈焰中翻滚。

    主人的动作越来越快,腰肢扭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主人一脸陶醉而又兴奋

    的表情,鼻腔里发出销魂的呻吟声。下体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我像野兽一般

    嘶吼着,我感觉自己快要到极限了,子弹已经上膛,只待最后的发射了。这时,

    主人却停住了,她发现了我的异样。主人俯身过来,充满压迫感地看着我,「不

    可以哦,源太,要是你在妈妈之前来了,妈妈可是会生气的哟,生气的妈妈很可

    怕的哟~ 」主人的话语看似亲切,实则充满了威胁。看到我眼中的畏惧之后,主

    人又坐了回去,继续蹂躏我的肉棒。我只能紧锁枪膛,默默地祈求主人能够早点

    登顶,好结束我的痛苦。

    主人的动作越发的狂野了,不但上下扭动,还加上了前后摇摆,傲人的雪白

    双峰也从皮质胸罩里完全甩了出来,不停地飞舞,就像两只白鸽,极具视觉冲击。

    主人的叫声越来越销魂,脸也越来越红,终于,主人停止了动作,浑身的肌肉都

    收紧了,身体微微地颤抖,过了几秒钟,又像脱力了一般软软地瘫在了我身上。

    这时,我终于可以解脱了,我打开了枪膛的保险,用被压抑已久的滚烫白色子弹

    狠狠地扫射主人的花园。本来已经瘫倒的主人一下子收紧了身体,抬起了头,又

    呻吟了几声,面色潮红,然后才又瘫倒在我身上,轻轻地喘息着。我在射空了所

    有的子弹之后,一种强烈的舒畅感涌遍了全身,我感到浑身轻飘飘的,眼皮发沉,

    一下子就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