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06)

作品:《堕(新版)

    作者:druid12345。

    字数:4267。

    第六章。

    「给我站直了,让主人好好地检查一下你肮脏的身体!」我赶忙站了起来,

    端正地站好。

    主人也站了起来,把沉重的裘皮大衣扔在了一边的沙发上。然后在我身边来

    回转了好几圈,捏了捏我的屁股,又摸了摸我的肩膀和胸脯,还弹了一下我的小

    兄弟。我感觉自己就像是摆在菜市场上的鸡鸭,任人挑选。

    主人在我面前抱臂站定,有些开心地说:「Hola~ 我的贱货儿子发育得

    还不错嘛,怪不得这么变态,啊哈哈哈~ 比你那个年老体衰的爸爸可是强多了呢

    ~ 父债子偿,你老子欠我的,就由你还回来吧~ 」。

    主人转到了我的身后,突然伸出右手握住了我的小兄弟,撸动起来,同时左

    手紧紧地捏住了我的乳头,狠狠地揉搓着。主人的突然袭击让我禁不住叫了出来。

    「贱货,给我闭嘴!」主人用低沉的声音命令我。随后,我的耳垂就被一张

    柔软的小嘴给噙住了,一股热气直冲我的耳朵眼儿。主人一边侵犯着我的身体,

    一边问我:「小贱货~ 有没有和女人睡过觉啊~ 」。

    「没……没有……」我艰难地回答。强烈的快感从耳垂、乳头和小兄弟接连

    不断地传来,我连说话都困难了。

    「Hola~ 还是个可怜的处男呢,呵呵呵,我喜欢~ 」主人一边说着,一

    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柔软滑腻的皮手套摩擦着我敏感的龟头和肉棒,触感无比

    的销魂,乳头处传来的强烈疼痛与快感,耳垂上的嗫咬和吸吮感,让我像个被调

    戏的女人一样哼哼唧唧的呻吟着,我知道这样很羞耻,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

    主人的手法是那样的无情,很快,白灼滚烫的精液已经进入了弹道,我即将

    迎来最终的绽放,到达快乐的顶峰。

    此时,主人的右手却停下了动作,死死地掐住了我的龟头,而左手却放开了

    我的乳头,紧紧地抓住了我的两个肉球,用力地揉捏着。我瞬间从快乐的巅峰掉

    落了下来,摔的稀巴烂。

    前端被死死的锁住,后面还在不停地加压,我的小兄弟憋得快要爆炸了!临

    近顶峰却无法释放的感觉和小兄弟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我大声地哀嚎,我痛苦地

    想死,身体挣扎着、抽搐着、扭动着,跪倒在了地上,只是从马眼里渗出了几滴

    精液。

    我涨红了脸,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主人看着我痛苦的样子却开心地笑了起

    来,「知道主人的手段了么,你的身体都是属于主人,包括你射精的权力,主人

    可以带你上天堂,更可以送你下地狱!」。

    就这么几分钟,就让我生不如死了,我对主人从心底里生出了敬畏,赶忙给

    主人磕头,「知道了,知道了,狗狗知道了」。

    「跪好了,主人在屋里不想走路,你就当主人的马儿吧,让主人看看你的体

    力如何?」主人慵懒地说道。我赶忙趴在地上,双手双膝撑地,收紧脊柱,主人

    骑在了我的背上,但是因为玉腿太长,拖在了地上。主人有些生气,照着我的屁

    股抽了两巴掌,「你的胳膊腿儿怎么那么短啊!以后还得给你找个马鞍,真是烦

    人」。

    「是是是,主人说得对!」我赶忙应声附和。

    「在屋里走两圈我感受一下~ 」主人随手拿了一本茶几上的杂志当做马鞭,

    抽打着我的屁股。

    我赶忙在客厅里爬了起来,我家的客厅很大,足有150平方。我在客厅里

    爬了两圈,又回到了原地。主人看起来挺满意的,「嗯,小狗狗的身体不错嘛,

    给你点奖励~ 」主人的两只丝袜美脚穿过了我的大腿开始揉搓我的小兄弟。

    主人今天穿的丝袜是那种特殊的磨砂丝袜,质地比较粗糙,摩擦小兄弟的时

    候异常的疼,也异常的爽。我被主人的丝袜美脚玩弄的欲仙欲死,身体颤抖着,

    发出痛苦地闷哼声,就在我快要释放的时候,主人又停了下来,狂怒的野兽又一

    次撞在了束缚它的铁笼上,撞的头破血流。

    我什么也不敢说,只能默默忍受着不能释放的痛苦。主人又用杂志拍了拍我

    的屁股,「走,去楼上的浴室」。

    我驮着主人爬到了二楼的浴室,主人从我身上下来。命令我站好。随后主人

    用一条长长的毛巾把我的眼睛给蒙上了,我什么也看不到。

    「伸出狗爪子!」主人命令道。

    我赶忙伸出了双手,我感觉到主人放了一坨松软的浴巾在我手上。

    「好好捧着,不许动!听到了没有!」主人威严地命令道。

    我一动也不敢动,只听到主人打开了水龙头,开始向浴盆里放水,然后就走

    出了浴室。过了一会儿,主人又回来了,我听着主人洗浴的水声,想着主人那妖

    艳的面容和完美的身体,小兄弟又不争气地竖了起来。

    忽然我的下身传来一阵冰凉,冻的我一激灵,手里抱着的浴巾差点掉了。主

    人看着我狼狈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

    「给我站好了,让我你拿个浴巾也不好好拿,脑子里想什么呢,真是一个淫

    荡的贱货!」主人又朝我的下身泼了一捧凉水,我的小兄弟彻底消停了。

    我再也不敢胡思乱想,想象着自己只是主人的一件家具,一件放浴巾的架子。

    过了许久,主人终于洗完了,用我手上的浴巾擦干净了身体然后又把浴巾蒙在了

    我头上。

    「把你自己洗干净,把浴室收拾干净,然后到我的卧室来!」主人给我下达

    了新的命令,然后我就听到咔哒的关门声。我赶忙把自己头上那条带着主人体香

    的浴巾拿了下来叠好,然后把浴缸里的水放掉,冲洗干净,然后自己洗澡刷牙,

    收拾干净,然后走向了主人的卧室。

    我推开主人卧室的房门,却发现卧室里空无一人,我正在疑惑,突然一只戴

    着黑色手套的玉手从背后袭来,把一团黑色的东西捂在了我的口鼻上,我的左手

    也被制住了,我就这样被主人钳制着,直接按倒在了床上。

    我有点害怕,不知道主人要对我做什么,主人捂在我口鼻上的东西其实是她

    今天穿的丝袜,那个香味那个质感,肯定错不了,但是好像里面又夹杂了一种别

    的味道,香香的,甜甜的。

    主人拧着我的手,用膝盖顶着我的腰,我无力挣脱,也就不再反抗了,任由

    她控制着我的身体。渐渐地,我开始觉得头昏眼花,浑身无力,但欲望却越来越

    强,全身上下只剩下小兄弟还有力气了。

    终于,主人似乎感觉到我的变化,拿开了捂在我口鼻上的丝袜。我已经软软

    地瘫在床上了,主人丝袜上那股香香甜甜的味道一定是什么药物!主人把我拖上

    床,拿出两条绳子,把我的双手绑在了床头的栅栏上,我昏昏沉沉的脑子这时候

    清醒了过来,也看清了主人的模样。

    主人穿着黑色的皮质束胸,戴着黑色的长款皮手套,下身穿着一条薄薄的黑

    色开裆丝袜和一条紫色的丝质性感内裤,脚蹬一双漆皮的高跟鞋,眼上画着烟熏

    妆,血红的嘴唇,还在唇角点出了一颗美人痣。俨然就是我常看的FEMDOM

    AV里的SM女王的模样,不,主人比我看过的任何女王都要美丽,都要性感!

    主人绑好了我的双手之后,又把我的双脚分别也绑在了床尾的栏杆上,使得

    我成了一个羞耻的「大」字。

    绑好了之后,主人坐在床尾上,来来回回地打量着我,似乎是在欣赏着自己

    的作品。这时候,我的欲望升腾的更加汹涌了,小兄弟表皮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两颗肉球都肿了起来,龟头涨的大大的,马眼也张开了,不停地向外流着透明的

    淫水。主人用脚踢了踢我硬如铁石的肉棒子,似乎很满意。

    接着,主人站了起来,两只玉足站在我头的两侧,俯视着我。我看着主人那

    两条云杉般笔直细长的美腿,私处周围雪白的嫩肉,紫色的性感内裤,心脏都快

    要跳出来了。

    主人抬起右脚,狠狠地踩在我脸上,我的脸因为挤压而扭曲变形,尖锐的鞋

    跟也深深地刺入了我皮肉里。

    「舒服吗?贱货?」主人一边叉着腰踩着脸,一边兴奋地问。

    「舒……舒服。」我含糊地回答。

    「啊哈哈哈哈~ 男人都是贱货~ 你是贱货,你爸爸也是贱货~ 他娶了我又不

    陪我,天天让我一个人过~ 」主人一边踩我,一边骂我。

    「你爸爸那个老废物,一把年纪都不行了,只是为了钱才娶我,你知道我这

    几年过得有多难受么?嗯?」主人把踩在我脸上的脚挪开,又狠狠地踩在我的肚

    子上,似乎是要把这三年的怨气都发泄在我身上。

    我痛得眼泪直流,连连求饶:「主人,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我要死了…

    …」。

    主人听到我的哀嚎,挪开了她那美丽而又恐怖的玉足,但是又一屁股坐在了

    我的肚皮上,这一下我感觉她要把我的五脏六腑都坐出来了。我痛得五官都扭曲

    到一起了,看着我痛苦的样子,主人哈哈大笑。主人俯身到我的耳边,轻轻地说:

    「你知道吗?小贱货,你有一种特殊的天赋,你痛苦的表情、你悲惨的叫声,都

    让我无比地兴奋,你越痛苦,我就越兴奋~ 啊哈哈哈~」。

    主人一边说着,一边掐住了我的乳头,拧着向上拽,我疼的大叫。主人又用

    另一只包裹着黑皮手套的玉手紧紧地捂住了我的嘴,「嘘~ 夜神人静了,不要打

    扰别人睡觉嘛~ 你这样不乖哦~」。

    说着还嘟起了嘴,一副可爱的模样,但是手上却在加力,不停地催残我敏感

    的乳头。我疼的死去活来,但是却又无力挣脱束缚着手脚的绳子,刚才主人的涂

    在丝袜上的药物不知是什么,使我的身体更加敏感了,但是却没什么力气,只能

    任她摆布。

    终于,主人放开了我可怜的乳头,也拿开了捂在我嘴上的那只手,我大口大

    口地喘息着,两个乳头上仍然一阵阵地疼痛。主人兴致勃勃地看着我狼狈的模样,

    轻轻地用左手摸着我的脸颊,似乎非常心疼地说:「乖儿子,忍一忍哦,一会儿

    就好了~」。

    主人的右手伸到了背后,抓住了我那昂扬的肉棒,轻轻地撸动着,抚弄着,

    似乎是在安慰我。主人裹着黑皮手套的玉手让我十分受用,我渐渐地忘记了胸口

    的疼痛,开始沉浸在快感之中,忍不住哼哼起来。

    主人突然放开了我的肉棒,冷冷地说:「你发出的声音真是下流!」随后,

    从床垫下面摸出了一只黑色的短皮鞭,狠狠地抽在我的胸膛上,我被她骑跨在肚

    皮上,双手又被束缚着,躲也躲不开,挡也没法挡,只能闭着眼睛硬受。

    主人一边鞭打我,嘴里一边喊着:「亚拉西!亚拉西!」不一会儿,我的胸

    口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鞭痕,主人似乎打累了,停了下来,轻轻地喘着气,但是

    看着我的眼神却充满了兴奋和得意,那种嗜虐的眼神让我心里发毛。

    主人放下了皮鞭,俯身亲吻着我胸口的红痕,血红的唇膏在我的胸前留下了

    一个一个清晰的唇印。主人把丰满的胸部压到我的眼前,问我:「疼吗?小贱货?」

    我已经被主人时而凶狠时而温柔的古怪脾气弄迷糊了,只得违心地说:「不疼,

    好舒服的」。

    「嗯,真乖~ 来,妈妈奖励一下你~ 」主人一下子把我的头按进了她那深深

    的乳沟里,我被主人丰满的双峰紧紧的挤压着,那种难以言喻的丰满滑嫩和主人

    身上特有的体香让我沉醉,我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舒服地张开了。就在我享受着

    这无比美好的胸部时,我发现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主人越搂越紧,胸部的嫩肉

    已经把我的口鼻都封住了。

    我开始无力地挣扎,发出痛苦的闷哼声,但是主人就像没听见一样,仍然紧

    紧地抱着我的头。不一会儿,我就因为缺氧而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