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02)

作品:《堕(新版)

    作者:druid12345。

    字数:3200。

    第二章。

    我调整着呼吸,紧紧地握住剑柄,透过面罩的栅栏死死地盯住我的对手,进

    入了一种微妙的境界——天地间只剩下我和手中的竹剑,以及对面蓄势待发的对

    手。终于,对手动了,他猛地向我冲来,像一只扑向猎物的饿虎,我脊背上的汗

    毛瞬间竖了起来,好强的煞气!左上—右上—右下……。

    我在心中默念,判断着竹剑攻来的方向,精确地格挡着对手的攻击。渐渐地,

    对手的攻击越来越鲁莽,招式间也出现了间隙,哼,他急了。终于,对手露出了

    一个大的破绽,我斜出一剑击飞了他的竹剑,然后顺势将竹剑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刚才安静的道场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我一把摘下面罩,冷冷地看着我对面

    颓然的对手。对手一声叹息,也摘下了自己的面罩,互相行礼之后,灰溜溜地走

    了。呼啦!一群人紧紧地将我围住,我看着那一张张写满了崇拜和仰慕的年轻面

    孔,心中涌出一丝得意。

    「源太君!你真是太厉害了呢!」一位梳着双马尾的少女轻柔地将我手中的

    面罩接过,又递给我一块洁白的毛巾。「谢谢你!纱希君!」我礼貌地回应。

    「源太君!你又挫败了平山二中的挑战!维护了我们平山一中剑道部的不败纪录

    呢!不愧是剑道部的主将!」。

    纱希又接过我手中沾满汗水的毛巾,我对她报以感激的眼神。我清了清嗓子,

    大声地对周围欢呼的人群说道:「在下府谷源太,有幸不辱使命,没有堕了我们

    平山一中剑道部的威名!谢谢大家的支持!平山一中剑道部必将制霸全国!」说

    完,我高高地举起了手臂,享受着人群的欢呼。随后,我拨开激动的人群,快步

    向更衣室走去。

    就在我走到更衣室门口的时候,一声清脆的「源太君!」停住了我的脚步。

    我转过身来,是纱希,「有事吗?纱希君?」我礼貌地问到。「源太君,放学之

    后咱们一起去吃个饭吧,庆祝一下今天的胜利。」纱希甜甜地微笑着,看上去似

    乎很平静,但手中紧紧攥着的毛巾和脸颊上一抹娇羞的红晕还是出卖了她的内心。

    「小事一桩,没什么好庆祝的,我晚上还有事,下次吧!谢谢你!纱希君。」

    我对纱希点了点头,就转身走进了更衣室。纱希的眼圈一下就红了,眼泪顺着光

    滑的脸颊流了下来,她一边抽泣,一边喃喃自语:「到底源太君喜欢什么样的女

    孩呢?」。

    我站在淋浴头下,温热的水流将胸中的欣喜和自豪冲刷殆尽,那些困扰我的

    事情又浮上了心头。我叫府谷源太,是府谷株式会社总裁府谷平一郎的独子。

    从我上小学的时候起,我就对女孩子玲珑嫩滑的足部非常感兴趣,常常会偷

    看班里那些漂亮女生脚上的袜子和鞋子,并且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感。随着青

    春期的到来,我开始对女孩子和女老师的腿和脚产生了更浓厚的兴趣,我觉得包

    裹着丝袜的美腿是那么的美妙,蹬着高跟鞋的女性是那么的高贵优雅,穿着皮衣、

    丝袜和皮靴的女性简直就是女神,而我却是那么的卑微渺小。

    我每天在睡觉前都会幻想那些穿着黑色皮衣、戴着黑色手套,脚上裹着丝袜

    和长靴的美女欺凌我、玩弄我、侵犯我,伴着这些肮脏的幻想自慰,然后沉沉睡

    去。直到有一天,我在互联网上看到了一部成人影片,我才知道,原来我喜欢的

    女性其实就是SM游戏中的女王,而我,就是那个任女王凌虐的M男。那一天,

    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对我敞开了。

    在我初中毕业的时候,我的父母离婚了,母亲去了美国,父亲又娶了一个年

    轻漂亮的女人——青山丽奈,于是我又有了继母。青山丽奈出身高贵,是青山财

    团总裁的三女儿,青山财团是我父亲的重要合作伙伴,因此我父亲对她也是毕恭

    毕敬,而他们的婚姻也有一丝政治联姻的味道。

    我的继母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美丽到可以说妖艳的地步,虽然已经年过

    30,但是却保养的非常好,1米75的身高,傲人的上围,纤细的腰肢,修长

    白嫩的美腿,面容清纯但却偏偏有一双桃花眼,妩媚至极。

    我的继母虽然待我很和气,也从未为难过我,但是却从骨子里散发出一种隐

    隐的威严,使我始终有一种敬畏的感觉,在她面前我都是老老实实、恭恭敬敬的。

    但是,过了没多久,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我的继母是一个非常讲究的人,

    特别注意保养自己的玉手和玉足,每次出门都会戴上精美的手套,还特别喜欢穿

    丝袜和高跟,冬天的时候还会穿皮衣和皮草。继母本身就性感美丽,举止端庄,

    再配上这些我喜欢的服饰,简直就是我梦想中的女神。

    我不可自已地陷入了对她的崇拜和迷恋,常常幻想着继母能够支配我,幻想

    着我成为她的奴隶,跪倒在她面前,幻想着能够品尝她丝袜和皮靴的美味,幻想

    着我哀嚎着被她包裹着丝袜和皮靴的美脚「强奸」到抽搐,甚至幻想着她骑跨在

    我身上,把我当做一根人形自慰棒……。

    每每想到这些,我胯下的小兄弟都会异常激动,可是我意淫的对象偏偏是我

    的继母,这是何其的背德!何其的变态!我每天都陷入到对继母的迷恋和对自己

    的唾弃的漩涡中,不能自拔。

    终于有一天,继母出去美容,换下来的丝袜和内衣放在脏衣篮里,而那天家

    里的佣人又放假了,只有我一个人。

    我看着那黑色的丝袜和粉红色的内衣,脚一步也挪不动,我知道我不应该这

    么做,但是我的双手却着了魔似的捧起了那团丝袜。我颤抖着把丝袜捂在自己的

    口鼻之上,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股混合着香水味、女人体香和淡淡汗酸味

    的味道冲进了我的鼻腔,这味道太美妙了!太神奇了。

    我顿时感觉天旋地转,身体发软,一下子瘫在了地上,只顾着把那团丝袜在

    我脸上揉搓着、吮吸着,感受着丝袜的冰凉滑腻,品味着丝袜残存的继母的脚香,

    想象着自己是在舔舐继母的丝袜玉足,想象着继母用她的丝袜玉足玩弄我、虐待

    我。

    这种痴狂的状态足足持续了五分钟,我才缓过神来,我放下手中的丝袜,大

    脑因为缺氧而有些疼痛,我这才发现自己早已一柱擎天,而且小兄弟前端分泌的

    液体早已将我的内裤和睡裤都渗透了,我的裆部一片湿漉漉的,小兄弟肿胀的发

    疼。

    我又把丝袜捂在了脸上,一边大口地吸着丝袜的味道,一边撸动小兄弟,只

    几下,我就解脱了。我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就像躺在云彩里一样,大脑里一片

    空白,我和盖在脸上的那条黑色丝袜仿佛融为了一体,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无比的放松,无比的兴奋,无比的愉悦。

    在地上躺了好久,我才恢复了力量,缓缓地坐了起来,看着自己湿透了的裤

    裆和被我蹂躏的不成样子的丝袜,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天啊!我竟然对着继母的丝袜做了这样的事情!我真的是个变态啊!我以后

    要怎样面对继母啊!我赶紧把丝袜放回脏衣篮,尽量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好在继

    母那天回来的很晚,没有发现什么。

    于是,上了高中之后,我开始故意减少跟继母的接触,缩短自己在家的事件,

    报名参加了学校的剑道部,每天放学后都会来道场疯狂训练,发泄自己体内那头

    乱撞的野兽。我本身就有不俗的运动天赋,加上刻苦的训练,在高中三年级的时

    候,我成为了剑道部的主将,也收获了不少女生的青睐,但是我自己很清楚,我

    只是一个迷恋自己继母的变态M男。

    我关上了水龙头,用毛巾擦干了身上的水,然后到更衣室换衣服。我站在镜

    子前面,用电吹风吹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看着镜中那还算英俊的面容和结实匀

    称的上身,心中有一丝隐隐的兴奋和惆怅,兴奋的是又能回家看到继母那性感美

    丽的身体,惆怅的是我怎么能如此迷恋自己的继母。

    可是想着继母那妖艳的面容,雪白的肩膀和胸口,细软的腰肢,修长的美腿,

    还有那滑嫩异常、无懈可击的玉足,我胸中不禁涌上一股邪火,脸开始发烫,小

    兄弟也开始张牙舞爪。我赶紧放下电吹风,拧开水龙头,把清凉的水往脸上泼,

    听着哗哗的流水声,我狂乱的心开始平静下来。

    我抬起头,看着镜子里晶莹的水珠顺着我的下巴一滴一滴地朝下滴落,我的

    心也随着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得找个心理医生看看!再这样我要疯了!我暗暗地

    对自己说。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抓起背包,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更衣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