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31章 深夜的营救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柳亦茹摇了摇头,如实说道:“没有,只是有些涨张的,乖儿子,你弄吧,不用管妈妈。”

    虽然妈妈这样说了,但是叶飞仍是没有冲动,继续用双手爱抚着她的大奶子和小骚屄给她快感,而大鸡巴则是一点一点得向妈妈里面钻去。

    妈妈后面的伸缩性虽然远不如她美妙的小骚屄,但是容下儿子一根鸡巴还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时间不长,叶飞的大鸡巴就整根没入了妈妈从未被染指过的菊花美穴里。

    “妈,感觉怎么样?会不会痛?”整根插进去后,叶飞并没有急于抽插,而是在第一时间问起了妈妈的感受。

    “痛倒是不痛啦,就是感觉有些怪怪的。”柳亦茹说道,同时因为那怪怪的感觉,她后庭里的肌肉不自觉得收缩起来,似乎是要把这个侵入体内的东西给挤出去,却因此让叶飞舒爽不已。

    虽然这样的感觉和插入妈妈的小骚屄相差许多,但和其他女人相比却已经差不了多少了,再加上此时被自己插这里的女人是自己的亲生妈妈,更是让他心里的刺激远远大于肉体上的,见妈妈真的没事,也不再停留,用大鸡巴快速得肏干起她紧小的屁股来,同时嘴里叫道:“骚妈妈,儿子的专用小荡妇,儿子终于肏遍你全身了!”

    柳亦茹此时的感觉也和儿子差不多,都是在享受那心理上的刺激,不过随着儿子不断得抽插,她渐渐感觉后面也舒服了起来,忍不住浪叫道:“好儿子……用力……妈妈后面……也感觉舒服了……没想到……肏这里也会舒服……妈妈还要……乖儿子……用力肏妈妈的……屁眼吧……”

    这样一直干了近二十分钟,柳亦茹性感的娇躯忽然一阵大力扭动,竟然在儿子的肏干下达到了奇异后庭高潮,而且与此同时,那一直被儿子抚摸的小骚屄也是一阵张,吐出了大量粘稠的液体,叶飞也在此时放开了精关,将大股炽热的精液射进了妈妈直肠深处。

    双重的高潮让柳亦茹娇躯一软,差点趴了下去,好在叶飞及时得搂住了她的纤腰,才没有因此而摔着。

    母子二人抱在一起休息了一会,柳亦茹才恢复了一些,叶飞轻轻后退,将大鸡巴从妈妈的后庭里撤了出来,让她转了个身,让她趴在自己怀里,然后问道:“妈,舒服吗?”

    “嗯。”柳亦茹轻轻点了点头:“舒服,没想到这样也可以,你感觉怎么样?”她在自己舒服的同时,也很关心儿子的感受。

    “还好啦,不过还是没有以前舒服,好妈妈,儿子最喜欢肏的,还是你的小骚屄。”叶飞嘿嘿笑道。

    “得了便宜卖乖!”柳亦茹娇媚得横了儿子一眼,不过她也是同样的心思,虽然刚才那双重的快感让她感觉不下与被儿子肏到喷时的快乐,但是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小骚屄是生叶飞出来的地方,她的心里也更喜欢让儿子把他的大鸡巴插进自己屄里的感觉。

    又冲洗了一下,叶飞抱起妈妈性感的娇躯,慢慢来到卧室里,将她放在床上,伤势又要压上去,柳亦茹却急忙说道:“乖儿子,饶了妈妈吧,妈妈已经没有力气了!”她并不是说谎,虽然一共才来了再次高潮,但是这再次却都是强烈到了极点,特别是后一次,那双重高潮的快感几乎抽空了她所有的体力。

    叶飞在妈妈身边躺了下来

    ¨?第一3?

    ,将她的娇躯搬成于自己相对,一边伸过手去抚摸着她弹性

    度第一?

    极佳的大屁股一边苦着脸道:“好妈妈,再让我肏一次好不好?儿子好想再来一次不爱控制的射精。”

    柳亦茹宠溺得一笑,没有说话,只是抬起一条玉腿搭在了儿子的腰上,小手伸了下去握住他的大鸡巴对准自己湿润的小骚屄,大屁股轻轻向前一挺,就将儿子的鸡巴吞了进去,这才说道:“这样满意了吧?”

    “满意,满意!”叶飞用力得点着头,却并没有大抽大插,而是缓缓活动腰肢,让鸡巴在妈妈火热紧窄的小骚屄里慢慢进出起来。

    自从母子二人真正在一起之后,叶飞每次在妈妈身上都是狂猛无比,而这样的轻抽慢插却是从来没有过,因此用了没有多大会,被儿子的肏干弄得又起了欲火的柳亦茹就感觉到了这种和以往不同的乐趣,不过,已经习惯了儿子狠肏的她在享受的同时又感觉有些不过瘾了,于是干脆伸手按住儿子的屁股,在他第一次插进来时,都用力按一下,以让他的鸡巴能更深得插进自己骚痒的嫩屄里。

    也许是因为这样的刺激不够强烈,母子二人一边轻轻得做着,一边说着一些情话并且不时得吻一下,这样一直干了一个多小时,柳亦茹才感觉到了高潮的来临,于是在儿子又一次插进来之后,玉腿忽然缠紧了他的腰肢,不让他离开,大屁股如筛糠一般颤抖起来。

    叶飞也知道妈妈就要高潮了,于是不但没有再向外抽,反而更加用力得顶了上去,让自己的大龟头紧紧顶住妈妈娇嫩的花心,随着她的颤抖不住得厮磨着,带给她无尽的快感。

    终于,随着柳亦茹一声长长的浪吟,她那美妙的小骚屄深处的花心猛然张开,大量的阴精如洪水般狂涌而出,与此同时,她那特异的体质又体现了出来,尿道口里那象征着极乐的微粘液体直喷了儿子一肚子。

    而再

    ??地度第一2

    次感受到妈妈屄里那冷热交替的快感的叶飞,也在第一时间将大量的精液射进了妈妈那曾经孕育过自己和叶云绮的子宫里。

    一边三次,都是最激烈的高潮,即使是柳亦茹也有些受不了了,在强打着精神和儿子亲吻了一会之后,很快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看着妈妈带着无限满足的甜美睡容,叶飞的心里也是满足之极,今晚的一切不只是对妈妈,对他自己而言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虽然“走后门”这一招曾经和小姨还有肖含月水颖来过,后来这种温柔的方式虽然也和二姐试过,但因为今晚是最爱的妈妈,那感受却是完全不同的。

    低头在妈妈仍带着淡淡红晕的绝美脸蛋上亲了一下,叶飞也准备入睡了,可就在这时,他放在一旁的手机却传出了一声短信的提示,这让他感觉很是奇怪,因为身边的人无论谁找他,都是直接打电话,从未有人发过短信,而经过他亲自加密,那些广告之类的垃圾短信更是根本发不进来。

    心中的疑惑让叶飞轻轻拿开妈妈紧紧抱在自己脖子上的玉臂,上身转了过去,对着手机招了招手,那手机瞬间飞到了他的手中,打开短信一看,却更感奇怪了,因为短信的内容只有两个字救命!

    发来短信的号码他认识,正是前几天见面时相互留了电话的卓凤儿,可是这种方式就有些奇怪了,只是说让自己救命,可是却连个都没有,更是没有说出了什么事。

    叶飞简单得分析了一下,卓凤儿之所以会发这样的信息,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她因为对妈妈的敌视,“恨屋及乌”想要耍自己一下,不过这个可能性并不大,因为卓凤儿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强人了,不太可能会做这么小儿科的事,而另一种可能就是,她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只来得及打出了这两个字,发给自己也只是抱着万一的希望而已。

    想通了这些,叶飞急忙给卓凤儿打了过去,却发现对方已经关了机,对于卓凤儿这个女人,叶飞虽然由于她对妈妈的敌视而不怎么喜欢她,但也绝对不讨厌,反而因她父亲的那番苦恋而对她有些怜惜,所以如果她真的出了什么事,叶飞还是不会不管的。

    从空间里取出那个自己从不离身的掌上电脑,查了一下卓凤儿那个号码所在的位置,发现她还留在近海后不由松了一口气,毕竟如果她已经了京城的话,就算叶飞的速度再快,赶到后

    ?|第一?

    恐怕也什么都来不及了。

    轻轻抬起妈妈紧紧缠在自己腰上的修长玉腿,叶飞以最轻柔的动作撤出了她的身体,可就是这样,身体已经被叶飞开发得极为敏感的柳亦茹还是有了反感,小嘴微微嘟了起来,有些不满得说道:“小坏蛋,妈妈真的不行了,你先去弄绮绮吧,让人家休息一会儿。”

    叶飞心中暗笑,果然妈妈还是最喜欢和小妹一起时的感觉啊,不过,如果大家都加入了,相信她会更喜欢的,想到以后的美妙场景,叶飞心头又不禁火热起来,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于是他在和妈妈彻底分开之后,快速得穿上了衣服,事态紧急,也顾不得自己那里全是妈妈的液体

    ◢度?第一2?|

    了。

    因为是要赶去救人,叶飞干脆没有走电梯,直接打开了房间的窗子,身形一闪,如同一只大鸟一般飞了出去。

    卓凤儿此时所在的地方在近海市中心附近,距离叶飞二人入住的宾馆还是有些远的,不过这点路程在叶飞眼里却什么都不是,只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他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卓凤儿所在的一家大酒店里的一个包厢外。

    到了这里之后,叶飞并没有立马进去,而是躲在包厢附近的一个洗手间里,放开了意念想要先看看到底是怎么事,却见此时的卓凤儿正坐在包厢正中的一把椅子上,成熟性感的娇躯有些不安得扭动着,美艳甚至不在柳亦茹之下(双修前,以后提到比较都是如此。)的俏脸上布满了异样的红晕,但是眼里却满是愤恨的光芒。

    而在卓凤儿的对面,站着的正是那个一直跟在她身边不怎么说话的男人,旁边还有几个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的大汉。

    “卓总,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有些受不了了?如果是的话,告诉我啊,我会让你知道做女人的滋味的!”此时,那个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家伙脸上一反常态得露出了淫邪之极的模样,目光中更是充满了贪婪与疯狂。

    “你这个畜生!”卓凤儿由于身体的不适,原本就有些沙哑的声音更加的低沉,不过却也更加性感了:“枉我把你从那个穷山沟里带出来,你竟然敢背叛我,早知道还不如养条狗呢!”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带我出来,就是因为我他妈的叫凌云!”那男人忽然大声喝道:“狗?我在你身边有狗的地位高吗?就算是一条狗,也能经常舔舔人的手,扑在人的怀里撒撒娇呢,可我呢?白顶着你养的小白脸的名头,却他妈的连你的手都没有碰到过!”

    “凌兄,你跟她废什么话?直接上不就好了?兄们还等着接班呢。”旁边一个大汉对美艳性感到极致的卓凤儿早已垂涎三尺了,此时不由提议道。

    “不!我就要她求我!”那个叫凌云的家伙脸上布满了狰狞之色:“她不是要为那个死鬼叶凌云守身如玉吗?我偏不让她如愿,我要她求着我干她!嘿嘿,现在药效已经彻底发作,卓总,你是不是痒得快受不了了?”

    卓凤儿身体扭动得更加厉害,美目中也逐渐变得迷离起来,不过就在快要失去理智的时候,她忽然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把餐刀,用力插在了自己嫩藕一般的小臂上,剧烈的疼痛让她再次恢复了清醒,怒视着凌云骂道:“你这个畜生,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好大的口气!”凌云哈哈大笑道:“你的一切现在都是我的了,你现在只不过是个一文不名的小女人,拿什么来威胁我?哥儿几个,你们说呢?”

    不过凌云身边的那几个大汉此时脸色却有些不对了,一人低声问道:“凌兄,你刚才说的叶凌云是不是望海的那个?”他们几个都是近海道上的人,在这里颇有一些势力,今天就是收了凌云的钱来给他镇场子的,可是在听到叶凌云的名字后,这几人却有些退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