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30章 采菊侍亦茹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妈,你虽然去当那个什么宫了,可是总也不用一直呆在那里吧?为什么这么些年你都没来看过我们呢?”叶云瑛向来是心直口快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何况现在面对的是自己的亲生妈妈,自然就更不用有什么顾忌了。

    叶云瑛这句话一问出来,叶思琦和叶思瑶都不禁有些着急,暗怪妹妹说话不经脑子,万一这个问题让妈妈产生了尴尬,恐怕以后母女之间难免会有一些裂痕。

    不过水颖却没有在意,只是苦笑道:“妈妈也想你们啊,可是事情却出现了变故,我在一去就被我师妹用计关了起来,直到昨天在在别人的帮助下脱困而出。”说到这个,水颖不禁又想起了那个让自己刻骨铭心的身影,心中涌起了甜蜜和酸涩交加的滋味,也不知道女儿们能不能接受自己爱上了一个比她们还小的男孩的事实。

    “原来是这样啊!”几个女孩在释然的同时脸上出都露出了愤愤的神色,叶云绮更是说道:“水颖妈妈,你那个师妹也太坏了,你出来后有没有收拾她?”

    “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啦。”水颖无奈得摇了摇头,解释道:“其实,我师妹也没有什么坏心的,开始关押我只是闹小孩子脾气,不服师父的决定而已,后来更是怕我责怪她,才一直没有放我出来的,所以我也一直没有怪过她。”

    “水颖妈妈,你的心地真是太善良了,如果是我的话,哼哼!”叶云绮摆出了了付恶狠狠的样子,娇哼了一声,随即小脸一垮道:“我恐怕也会原谅她的。”

    “小丫头,你这是夸妈妈呢,还是拐着弯的夸你自己呢?”叶思琦宠溺得捏了一下叶云绮的小鼻子,温柔得笑道。

    叶思瑶却是问水颖道:“对了,妈妈,你不是说在别人的帮助下和脱困的吗?那个人是谁呀?有机会我们可得好好得谢谢人家。”

    被女儿这么一问,水颖不禁又想起了他,俏脸上涌起了一抹动人的红晕,不过想到以后肯定要介绍他和女儿们认识,于是也不隐瞒,说道:“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有机会的话妈妈介绍你们认识。”

    “哦。”叶思琦三女都点了点头,并没有多想什么,只不叶云绮心里一震,暗叫不妙,看水颖妈妈说起那个人的时候一付崇拜的样子,脸还红红的,莫非救她的是一个男人?那哥哥岂不是要没有希望了?

    由于现在柳亦茹和叶飞都没有在家,所以水颖来的消息也暂时没有通知其他亲人,准备等明天母子二人来了再发出通知,大家好好得庆祝一下。

    母女刚刚相见,自然有聊不完的话题,再加上有叶云绮在中间插科打浑,倒也快乐得很,几女从不到中午一直聊到深夜,这才各自去休息,不过却又有些睡不着,现在女儿已经和自己相处得很好了,水颖不由考虑起了怎么和她们说自己心爱的小男人的事,这让她有些为难,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的三个女儿此时心里也有和她差不多的想法,那就是怎么才能让妈妈接受自己爱上这个事实,只有叶云绮和她们不一样,她想的却是,怎么样才能让哥哥打败现在在水颖妈妈心里的那个男人,从而获取她的芳心。

    就在几女都在想着叶飞的时候,远在近海的叶飞也和妈妈结束了一天的行程,准备找地方休息了。

    有些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的奇妙,当母子二人想要休息的时候,叶飞发现,自己和妈妈竟然不知不觉得走到了昨晚自己住过的那个宾馆附近,这让他不由想起了昨晚和水颖的极度缠绵,再看看此时正柔柔得看着自己的妈妈,心中更是火热无比,也懒得另找地方了,直接就进了那家宾馆。

    “先生,欢迎再次光临,今天还是要住宿吗?”也许是因为昨天他和水颖这对组太过出众,这里的大堂经理一眼就认出了他。

    “是啊。”叶飞点了点头道:“昨天那间套房还空着吗?如果是的话,就再给我们吧。”

    那个经理在和叶飞说完话后才注意到他身边的柳亦茹,眼睛不由瞬间瞪得老大,心中暗骂,这个小子的艳福也太强了吧?怎么身边

    ??第?一?

    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极品?昨天那个就已经是万中无一的超级美女了,而今天这个更是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简直就是仙子下凡嘛!(其实原本的柳亦茹和水颖是不相上下的,不过已经得到了叶飞充分滋润的柳亦茹自然要比刚刚和叶飞在一起、双修的功效还没有发挥出来的水颖漂亮了许多,正像那个经理认为的,到了不似人间可以拥有的地步。而叶飞之所以认为水颖和妈妈不相上下,那也只是拿妈妈原来的水准做的比较,因为他这个功法虽然神奇,但那也是需要女人本身的底子的,毕竟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把凤姐变成林志玲,当然,就是能变叶飞也不会去变,因为不管以后可以变得多漂亮,第一次却恐怕是谁也下不了手的。^v^玩笑一下!)更何况,这个美到简直已经到了不可以用“美”这个字来概括的程度的女人还有着绝对魔鬼的身材,那她身边的男人就更加让人嫉妒了,于是,在强烈的之下,这个经理甚至都不顾自己的职业操守了,很是腹黑得说道:“当然,先生可以随时入住,不过先生的福气真是没得说啊,身边的女伴一个比一个漂亮。”

    母子二人自然能听出这家伙话里的挑拨之意,不过对于这样的小人物他们才不屑于和他一般见识,叶飞只是说道:“既然这样,那就给我们开那间吧。”而柳亦茹更只是淡淡得说了声“谢谢”了事。

    感觉自己一拳打在空处的大堂经理心中好不郁闷,很想大声质问这个美得不像话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虽然嫉妒得发狂,但他到底还是没有忘记自己是干什么的,于是很郁闷得给叶飞二人开好了房间,目送他们进了电梯,然后颓然坐在大厅里休息用的椅子上。

    “你和颖姐昨晚也是住在这里的吗?”进了电梯后,柳亦茹随口问道。

    妈妈对水颖的称呼让叶飞心中一动,看来她们是真的很熟悉了,不过他也没有多问,反正明天就一切都能知道了,于是点了点头道:“是啊,她在水月宫一直被关了那么久,我自然不能让她再吃什么苦了。”

    “是啊,这些年真是苦了她了,没想到她竟然会有这样的遭遇,还好阴差阳错得被你救了出来。”柳亦茹不但没有因为儿子对水颖的关怀而吃醋,反而深以为然得点了点头。

    嗯?妈妈语气里那感慨与关心的意味让刚刚决定不再问的叶飞不禁又起了好奇心,问道:“妈,你是不是和颖姐很熟啊?怎么我感觉你比我还要关心她似的?”

    “想知道啊?”柳亦茹看着儿子,俏脸上带着一抹有些调皮的笑容,见儿子点头,却又格格笑道:“好啊,到了明天你就会知道了。”

    怎么还得明天啊?叶飞有些无奈得想着,不过也不再问了,因不此时他们已经来到地房间门口。

    进了房间,柳亦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甩掉了鞋子,轻轻活动着两只包裹在超薄丝袜里的玉足,说道:“好久没有走这么多的路了,脚都酸死了!”

    其实,以柳亦茹的实力,哪怕再这样走三天,脚也不会酸的,现在只不过是在跟儿子撒娇而已。

    叶飞自

    度第一?

    然也能看出这一点,于是笑着坐到妈妈身边,将她那双可爱的玉足握在手里,柔声道:“那让儿子给你揉一揉好了。”说着,握着妈妈的玉足轻轻揉捏起来。

    手里把玩着妈妈的小脚,叶飞不禁想起了当初去长白山的时候在路上的那一夜,他们就是用双脚各自让对方满足的,此时也不由心中火热起来,双手的抚弄越来越轻柔,那痒痒的感觉让柳亦茹不禁轻声娇吟起来。

    终于,叶飞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冲动,捧起妈妈的玉足,在她两个脚心里各自亲吻了一下。

    强烈的酥痒感让柳亦茹下意识得一缩双脚,有些娇羞得说道:“不要,好脏的!”

    “不会的,妈妈身上没有一个地方是脏的!”叶飞深情得说着,双手再次拉过妈妈的玉足,在上面亲吻起来,他一点也没有说谎,虽然走了一整天,但是柳亦茹内力深厚,根本连一丝汗也没有出,所以这对玉足之上没有一丝的异味,有的只是淡淡的馨香,还有就是让叶飞心火大盛的性感气息。

    听到儿子的话,柳亦茹也不再拒绝了,只是闭着眼睛享受着儿子的服侍,随着他弄得自己越来越舒服,小嘴里不由发出了一声声娇媚的轻吟。

    在将妈妈的两只美足都印满了自己的吻痕后,叶飞不再只满足于此,轻轻撩起她的裙摆,顺着她因为被丝袜紧紧包裹而更显性感的圆润小腿慢慢得向上吻去。

    由于皮肤足够好,柳亦茹平时都不怎么会穿丝袜之类的东西,所以直到现在,叶飞才知道,极品美人就是极品美人,无论怎么样打扮,都会让自己冲动无比,此时妈妈那双性感之极的修长玉腿被薄薄的透明丝袜包裹,就像渡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华,比平时更加多了一种诱惑的光芒,让他不忍放过每一寸肌肤,大妈妈的玉腿上又亲又摸。

    柳亦茹也被儿子弄得动情之极,在儿子的玩弄下不住发出娇媚的浪吟,同时还动得将自己的裙摆一点点向上拉去,以方便儿子的玩弄。

    终于,在妈妈双腿上留满了吻痕的叶飞的大嘴来到了妈妈丝袜的尽头,在她双腿内侧那娇嫩之极的肌肤上轻轻舔吻着。

    这里虽然并不是最敏感的地方,但是这得气氛还有亲生儿子的玩弄却让柳亦茹欲火狂升,包裹在最饱满最诱人的地方的白色小内裤裆部迅速得湿了起来,向儿子宣示着这个他进入世间的通道有多么的渴望。

    就在柳亦茹以为儿子接下来会爱抚自己渴望之极的小骚屄时,叶飞却忽然从妈妈的胯下钻了出去,快速得伸手拉开自己的裤子,掏出涨得都有些发疼了的大鸡巴,然后拉起妈妈那双美妙的玉足,用它们夹住自己的鸡巴,轻轻摩擦着,同时喃喃得说道:“骚妈妈,我的专用小淫妇,你真是太性感太迷人了,儿子好爱你!儿子要肏遍你身上的每一个地方!”

    “好儿子,妈妈是你的小淫妇,妈妈全身都是你的,你想肏哪里就肏哪里吧!”柳亦茹也被儿子那深情而淫荡的话语弄得心醉神迷,柔声应着儿子,双脚也不用儿子再用力,动用脚心夹住了儿子的大鸡巴,温柔而又激动得上下撸动了起来。

    其实这样做叶飞得到的快感并不怎么强烈,而且以前也曾经这样玩过,但是这一次却和上次完全不同,那时候是因为没有办法来真的,只能那样,而这一次则完全是情趣了,再加上一向高贵典雅的妈妈此时那付骚浪的表情和她双腿起落间一下下暴露在叶飞眼前的美妙幽谷,此时因为内裤已经被淫水彻底打湿,那饱满之极的小骚屄若隐若现,更是增加了几分诱惑,这一切无不深深得刺激着叶飞,让他很快有了射精的感觉。

    叶飞也不忍着,双手握住妈妈一对小脚,夹紧了自己的鸡巴快速套弄,一口气弄了上下后,终于低吼了一声,将鸡巴在妈妈双脚间抽出来,一手握着她的双脚,一手握着自己的鸡巴,将滚烫的精液一滴不落得喷射在妈妈那双因被丝袜包裹而更显诱人的嫩足上,直到将龟头上粘着的最后一滴精液也涂抹在妈妈的玉足上,才满意得放开了她。

    此时的柳亦茹已经被儿子刺激得快要受不了了,双脚一得自由,立马将一双性感的全腿大大分开,让自己包裹在小内裤里的骚屄清晰得呈现在儿子眼前,微微娇喘着说道:“好儿子,妈妈要受不了了,快点用你的大鸡巴狠狠插进妈妈屄里,满足一下你的小淫妇吧!”

    叶飞却嘿嘿笑道:“这个不急,儿子说过了,要肏遍骚妈妈的全身,所以得一点一点的来。”说着,将妈妈分开的双腿又拉在一起,躲过她满是自己精液的玉足,用射精后丝毫不见疲软的大鸡巴在她修长圆润的小腿上来轻轻摩擦了几下,最后竟然将鸡巴放进了妈妈的

    ?最◢新?度3第|一◢3

    腿弯里。

    让妈妈由仰躺变成侧身而卧,曲起双腿,用她的腿弯夹住自己的大鸡巴,叶飞双手晃动妈妈的玉腿,让鸡巴在她的腿弯里活动起来,由于叶飞的鸡巴足够大,这样一来倒是能同时肏到妈妈的两条腿。

    虽然这样弄法柳亦茹根本一点快感都没有,但是母子间那乱伦的气氛却仍是让她激动不已,屄里更加的渴望,颤抖着声音道:“小坏蛋,妈妈会被你玩死的!”

    时间不长,在叶飞的刻意放松之下,又一次射了出来,而且这一次射得也超多,直到将妈妈那双性感的玉腿都涂满才停下来。

    见儿子已经肏过自己的脚和腿,柳亦茹以为马上就能轮到自己最渴望得到他的大鸡巴的地方了,不料叶飞却抱住她的娇躯轻轻一翻,让她趴在了沙发上,然后撩起她宽松的裙摆,用火热的大鸡巴在她性感肥嫩的大屁股上摩擦起来。

    由于此时玩弄的是妈妈无论

    最?新?第一??

    形状还是皮肤都堪称完美的大屁股,叶飞不但没有因为刚才那超多的喷射而疲累,反而更加的兴奋,先是用火热的大龟头磨遍了妈妈大屁股上那娇嫩的肌肤,然后拉开她薄薄的小内裤,用力分开她深深的臀沟,将鸡巴放了进去,又用双手挤压住,在那个缝隙里激情得抽插起来。

    虽然这里仍不是什么性感带,但是柳亦茹却比刚才更加的激动了,随着儿子的玩弄,趴在沙发上的她不住得浪吟着,直到儿子将精液又涂满了她的大屁股。

    将妈妈丰满性感的大屁股也弄满了自己的精液后,叶飞一把扯去了她全身的衣物,本来还想继续玩弄她同样性感的玉背,但是那里实在是没有可以下鸡巴的地方,只好又将她翻了过来,先是用火热的龟头顶住她小巧圆润的肚脐摩擦了几下,然后终于将鸡巴入进了她深深的乳沟里,用她的大奶子紧紧夹住,玩起了母子二人已经很是熟练的乳交。

    在同样将妈妈的一对大奶子也弄满了自己的精液后,叶飞双分别肏了她的腋窝、臂弯,甚至连她修长的玉颈都没有放过,将鸡巴放进去后让妈妈用下巴夹住,同样也射了一次。

    最后,叶飞终于将射了七八次却仍是精神十足的大鸡巴放进了妈妈期待已久的小嘴里,在妈妈越来越熟练的口交技术中再次达到了高潮,将浓浓的精液喷遍了她倾国倾城的俏脸。

    到了此时,除了最为渴望的小骚屄外,柳亦茹全身都粘满了儿子的精液,这样的感觉让她再也受不了刺激,有些着急得说道:“坏儿子,你逗死妈妈了,你要是再不肏妈妈的屄,妈妈以后都不让你肏了!”

    虽然一口气射了这么多次,但是由于都是刻意射出来的,叶飞根本就不满足,而这个世上唯一能让他情不自禁的,也就只有妈妈的那个曾经生自己和小妹出来、会由极热转为极冷的美妙骚屄了,所以他此时也很想和妈妈痛痛快快得干一场,只是妈妈身上的精液却让他有些下不了手,因为妈妈此时俏脸上也都是,让他想亲一下都不行他可不想吃到自己的东西。

    “妈,咱们到浴室里再继续吧!”叶飞提议道。

    柳亦茹虽然颇有些享受这种被儿子的精液射满全身而产生的那种强烈刺激,但是身上粘粘的也确实有些不舒服,更重要的是,她也知道,如果不把这些洗去,儿子是不敢放开了肏自己的,于是很是痛快得答应了下来。

    母子二人来到浴室,只是匆匆得冲洗了一下,叶飞就满足了妈妈的愿望,面对面得抱住了她,让她一只脚着地,而另一条玉腿却被他抗在了肩头,使得妈妈像芭蕾舞演员那样将双腿分成了直上直下的“一”字,然后猛得将大鸡巴捅进了她痒得受不了的小骚屄里,快速得肏干起来。

    柳亦茹武功高强,这样的姿势自然不会让她有丝毫的不适,而且由于双腿这样分开,使得她的小骚屄将儿子的大鸡巴夹得更紧,抽插间受到的刺激也更加强烈,再加上她刚才实在是被儿子弄得欲火烧到了顶点,所以在儿子刚刚肏了自己不到三下时,就颤抖着达到了今晚的第一次高潮。

    在妈妈特有的美妙骚屄那种冷热交替和强力的收缩中,叶飞终于又体会到了情不自禁的快感,用力抱紧了妈妈性感肥嫩的大屁股紧紧压向自己,让自己那因为马上就要喷射而更加硕大的龟头深深得顶进妈妈的花心,将大量的滚烫精液尽数射进她曾经孕育过自己和小妹的成熟子宫里。

    许久之后,母子二人才从那极致的快乐中应过来,叶飞轻轻放下被自己抗在肩头的妈妈的玉腿,不料因为这个动作带动了自己仍深深插在妈妈屄里的大鸡巴,使得妈妈又浪了起来。

    由于刚才实在是忍得太久,柳亦茹这一次的高潮来得极其强烈,但是已经被儿子那超强的耐力养刁了胃口的她又岂是一次高潮所能满足的?所以在被儿子的大鸡巴无意中又顶了一下她的小骚屄之后,被戳得浑身酥痒的她刚刚放下去的玉腿又抬了起来,轻轻缠在儿子腰上,大屁股又前后摆动起来。

    叶飞自然不反对继续和妈妈玩,不过他却有一个更疯狂的想法,于是伸手按在妈妈有大屁股上,制止了她的动作,然后笑道:“妈,咱们换个姿势吧,我想从后面肏你!”

    在儿子的面前,柳亦茹现在已经完全可以放开了,所以无论什么样的姿势她都能接受,再加上欲火又起的她很是期待儿子狂猛的抽插,而现在这个姿势也确实不怎么方便,于是放下缠在儿子腰间的玉腿,让他的大鸡巴暂时离开了自己的小骚屄,然后走到浴缸边,双手撑住浴缸的边缘弯下腰去,将大屁股高高得翘起,过送来看着儿子,骚媚得笑道:“好儿子,快点,妈妈的屄好痒。”

    叶飞却没有立马插入妈妈,而是看向了她双股间的菊花美穴,妈妈的这里和小姨差不多,都是小小的,有着淡淡的褐色,而在白天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今晚要了妈妈这里,其实叶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嗜好,相比起后面,他更喜欢进入自己的女人的小骚屄,只不过,也许是受了昨晚水颖的影响,他很想也把妈妈的这里开发了,从而让自己更加彻底得拥有妈妈。

    “妈,其实你身上还有一个地方我没有得到呢。”叶飞走到妈妈身后,一边抚摸着她形状和手感都完美之极的大屁股一边说道,虽然有了决定,但是他还是不想强迫妈妈,于是这样说道。

    柳亦茹一愣,问道:“哪里呀?”

    “就是这里啊。”叶飞说着,将粘满了妈妈淫水的大龟头顶在她的小菊花上,借着淫水的润滑轻轻摩擦着,问道:“好妈妈,这里也给我好吗?”

    柳亦茹没想到儿子竟然打起了那里的意,被他的大鸡巴一顶,那痒痒的感觉让她下意识得颤抖了一下,随即轻轻点了点头,却又有些怕怕得说道:“那人可要轻点啊。”她不是不想给儿子,但是一想到他那大得吓人的鸡巴要插进自己那小小的腔道中,就忍不住有些紧张。

    叶飞没想到妈妈还有这样的一面,看着她那好像怕打针的小女孩一样的表情,不禁有些好笑,有心逗一逗她,于是伤势向前一顶,同时说道:“妈,我来了!”

    “啊……”听到儿子的声音,再加上感觉儿子那大

    ??第一3◢2

    得吓人的龟头向自己小小的屁眼钻来,柳亦茹不由惊呼了一声,随即感觉到,儿子只是向前顶了一下,根本没有插进来,才知道自己被他耍了,忍不住娇嗔道:“坏死你了!”

    叶飞伏身趴在妈妈光洁的玉背上,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妈妈,你是我一生最珍爱的宝贝,我怎么舍得弄疼你?”

    “好儿子,你来吧,妈妈要把全身所有的地方都交给你!”儿子深情的话语让柳亦茹终于放下了心里的紧张,坚定得说道:“占有妈妈最后一块处女地吧!”

    “那是当然,不过还得借助于它才行!”叶飞说着,手里变魔术似的出现了一瓶润滑剂,在妈妈的眼前晃了一下。

    对于儿子的神奇,柳亦茹早已习惯,所以也没有太过于吃惊他手里突然出现的东西,而她此时的心里却是又嗔又喜,从儿子拿出这东西来看,这个坏小子恐怕早就打自己后面的意了,而他对自己这么体贴,却又让柳亦茹心里面感觉甜甜的。

    从妈妈的背上起来,叶飞并没有立马使用那瓶东西,而是蹲了下去,在妈妈形状完美的大屁股上又亲又摸起来,虽然妈妈身上每一处都让叶飞迷恋不已,但最令他心动的除了那个生自己出来,现在又总能让自己无法克制的小骚屄以外,他最喜欢的还是妈妈那一对坚挺的大奶子和这对性感到爆的肥臀了,每次看到它们,他的鸡巴就会硬得受不了,把玩起来也总是没个够,此时也是如此,在玩弄了好久,终于惹得妈妈娇嗔起来以后,才坐依依不舍的放过了它们,站起身来,一手分开妈妈完美的臀瓣,一只手拿着那个瓶子将里面的液体滴进妈妈美妙的小菊花里。

    那凉凉的液体滴每滴一上来,柳亦茹都会被刺激得下意识的收缩一下菊花,却正好把滴在上面的液体给吸了进去,倒是省了叶飞的事了,感觉差不多之后,叶飞又将那润滑剂弄到自己坚硬的大鸡巴上不少,特别是龟头上,更是得满满的,这才将它顶在妈妈后面,轻轻向里插去。

    由于已经足够润滑,再加上此时妈妈已经不像开始那么紧张,所以没费多大力气,叶飞的大龟头就钻进了妈妈紧小的菊花美穴里。

    叶飞没有立马向里插,而是停了下来,重新趴到妈妈玉背上,双手伸到她的前面,一手握着她的大奶子轻轻把玩,一手伸到下面在她渴望的小骚屄上爱抚着,同时问道:“妈,有没有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