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15章 水月的惊变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就在叶飞和水颖极度缠绵的时候,水月宫却是发生了一件大事,水柔在打发那位长老离开之后,心里十分的矛盾,一边想干脆将师姐放出来,然后任由她处置,可是另一方面又怕师姐会责怪自己,其实,她怕的并不是责怪,而是怕面对水颖,现在的她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明知道自己错了,可是偏偏不敢去面对家长,哪怕是一错再错下去,也想着能过一天是一天。

    忽然,一阵喧哗声打断了水柔的沉思,让她的柳眉微微皱了起来,水月宫的功法本就以淡然静雅为,再加上宫里面的

    度第一?

    子全都是女性,平日里都是十分安静的,而水柔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安静,所以这一阵喧哗让本就很是烦燥的她更加的不爽,正想叫当值的子进来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见那位刚刚离开的长老又快步跑了进来,急声说道:“宫,不好了,有一群人闯了进来。”

    “什么人这么大胆?你随我出去看看!”水柔虽然在处理水颖这件事上像个小女孩一般,但那也是因为对师姐太过在乎才会犹豫不决,而她这十八年的一宫之也绝不是白当的,所以在听说这件事后,立马冷静了下来,一边带着那长老向外走一边问道:“到底是怎么事!”

    “我也不清楚,刚才在宫这里离开之后,就接到了子的禀报,说是有十多个人闯了进来,已经打伤咱们好多子了。”那个长老答道。

    水柔的心中不由一震,暗暗有些担忧起来,只有十多个人就敢闯进水月宫撒野,对方必是有备而来,看来自己不得不谨慎行事了。

    二人很快来到前院,入目的景象让水柔不禁大吃一惊,只见地上横七竖八得躺了不下四五十个身穿水月宫服装的女子,而在她们旁边,刚是站着十多个脸上带着轻佻笑容的男人。

    做为隐世门派,水月宫虽然算不上什么顶尖的存在,但武功也是绝对不弱的,现在宫里的子几乎已经全部失去了战斗力,可是对方却连一个受伤的都没有,可是双方的差距有多大,水柔怎么也想不明白,这究竟是哪一方的势力。

    “住手!”眼见水月宫最后一个女子也被打倒在地,而击败她的那人竟然想要对她动手动脚,水柔再也顾不上躲在暗处看清楚一些的想法,娇喝了一声后跳了出来,拦在那个家伙前面。

    “呦,正儿终于到了。”旁边那个隐隐是众人头领的家伙嘿嘿笑道:“老六,既然水宫对你有兴趣,你就陪她玩玩儿吧!”

    那人口中的“老六”正是那个想对女子实行非礼的家伙,听到首领的话后,点了下头,身向水柔扑了上来。

    水柔不敢怠慢,也急忙出手招架,这一动上手,水柔的心里不由又是一沉,因为她发现,自己对上这个“老六”,虽然勉强可以占一些上风,但是想要拿下他却不是一时半会所能办到的,这还只是对方的一个小喽啰而已,而在水月宫里,除了被关在地牢里的水颖之外,就属自己的武功最强了,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

    一直斗到三多招,水柔才找个一个机会将那“老六”点倒在地,不过她并没有动杀招,因为此时还不知道对方的来意,如果自己太冲动的话,恐怕会引起水月宫的灭门之灾。

    “不愧是一宫之,果然有些手段。”那首领丝毫没有去管自己那个倒在地上的手下,拍着手笑道:“不过我手下有十多个兄,他们的武功都差不多,却不知水宫能对付几个呢?”

    水柔此时才有时间仔细打量那个说话的人,却见他只有一条左臂,长相虽然说不上难看,但是一块几乎完全覆盖了左半边脸的红色胎记却让他显得极为怪异。

    这奇特的相貌让水柔不禁想起了一个消失

    找?请2?第一??

    了近二十年的人来,不由失声道:“你是血魔任苍穹?”

    “没想到水宫竟然还记得我任某人,这记性倒是真不错啊。”血魔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身份,嘿嘿笑道。

    水柔见他承认,心中不由暗暗着急,这个家伙当年就臭名昭著,手段十分的狠辣,不过由于那位神秘的武盟盟震慑,他倒是不敢到世俗界去闹事,不然恐怕早已引起无数的血雨腥风了,但就是这样,他也没少在隐世门派里搞风搞雨,弄得隐世门派没有人不知道他,

    找?请¨第一|?

    而由于这家伙十分的狡猾,根本不去招惹那些厉害的人物

    2度?第一2

    ,所以得以横行了好久。

    在十八年前,也不知道是怎么事,这个臭名昭著的家伙突然间销声匿迹了,当时大家还都是猜测是怎么事,谁又能想到,十八年后这家伙竟然出现在了这里,还少了一条手臂。

    “任苍穹,我水月宫和你无怨无仇,你今天为什么要来这里闹事?”虽然知道这根本就是一个不讲理的家伙,但是为了整个水月宫,水柔还是决定要和他讲一下道理,希望这家伙经过这十八年,性格能有所改变,不然这一次水月宫恐怕要遭大难了。

    “无怨无仇?”任苍穹那怪异的脸庞上露出了一抹狰狞的神色,用仅存的左手指着空荡荡的右臂说道:“那老子这条右臂是怎么失去的?快叫水颖那贱人出来!”

    听任苍穹说起了水颖,水柔心中不由恍然,怪不得当年师姐来时显然有些精神不震呢

    点b点

    ,原本却是顺道收拾了这个家伙,不过现在看来,血魔恐怕要比十八年前厉害得多了,就算自己放师姐出来,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由于心中的歉意,她决定要替师姐接下这段梁子,于是笑冷道:“我师姐已经十多年没有来过了,如果她在的话,岂容你如此猖狂,早就将你另外一条手臂也斩下来了!”

    “哈哈哈哈!”任苍穹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以为老子这十八年是躲起来享清闲去了吗?我再说一次,快让水颖那贱人出来,不然老子不但要拆了你们水月宫,还要把你们这里的大小美人儿全都变成玩物,嘿嘿,没想到水月宫武功不怎么样,收的子却是一个比一个水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