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13章 天意的巧合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什么没有大碍?我看是非常严重才对!”虽然水颖说得轻松,但是叶飞却仍是很紧张,不由分说,一把拉过她的小手,伸指轻轻按在她的皓腕之上,自从身体变异以来,叶飞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学到了好多的东西,特别是身为神医的东方若兰已经是他的女人,他自然对医术方面也颇为了解。

    这一号脉,叶飞的眉头不由紧紧得皱了起来,因为他发现,水颖的内伤已经到了一个很严重的地步,只不过她自己还不太清楚而已,可以看得出来,早年间她受的伤确实并不怎么重,但是这些年一直被关在这里,根本得不到医治,而她又经常用内力去压制,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没事了,但是伤势却在一天天的加重,如果不是她的内力已经进入了先天境界,恐怕早就撑不住了。

    其实这种程度的内伤,只需要一颗恢复丸就能解决了,但是叶飞在被关进来的时候,身上的东西早已被全部去,虽然重要的东西都被他收在空间里,可如果此时拿出来,就不好向水颖解释了,而他对医术虽然也算得上精通,不过却都是纸上谈兵,如果是一个不相干的人,他自然可以大胆的去试一下,但此时他已经将水颖视做了自己的女人(这个不要脸的!),哪里肯冒这个险?

    叶飞那凝重而又紧张的样子,让水颖在感觉有些好笑的同时也被深深得感动着,从小到大,除了师父以外,还没有人对她如此之好,就连她以前的丈夫也没有,而这些年来,她因为被视作亲妹妹的师妹暗自囚禁,心里更是不自觉得对情感这种东西淡漠起来,可是叶飞的出现却像是冬日里的一抹阳光,瞬间让她那颗已经趋于冰冷的心变得暖了起来。

    “我真的没事,你不用太紧张了。”由于心情的转变,水颖的声音也变得出奇的温柔,而看向叶飞的眼神也不知不觉中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

    “什么没事?你的伤原本并不重,但是你不该一直去用内力压制它,如果让它发作出来,重病一场后也就真的没事了,可是现在却已经晚了。”叶飞如实说道:“你近年来是不是感觉它发作得越来越频繁了?”

    “是啊。”水颖轻轻点了点头,随即淡然一笑道:“没关系,晚就晚了吧,反正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早些死了,也能解脱了。”

    “住口!我不许你再说这个字!有我在,绝不会让你死的!”叶飞的表情忽然变得严厉起来,他对水颖的轻生之念很是不满,也许她前半生受过一些痛苦,但是有自己在,以后的她只会享尽幸福。

    虽然被叶飞训斥了,但水颖不但没有一丝恼意,反而在心里涌起了一抹难言的甜蜜,因为叶飞越是生气,就越证明他在乎自己,在不知不觉当中,水颖已经下意识得在乎起叶飞来。

    心中有了牵挂,水颖倒也不像刚才那样轻生了,不过叶飞说得很对,自己的伤势也许真的已经到了无可挽的地步,这让她不禁烦恼起来,说道:“可是你不是也说了,现在已经晚了吗?”

    “我只是说现在再让伤势发作出来已经晚了,又没有说我没办法。”说话间,水颖的脸色已经越来越苍白了,叶飞也顾不得再去想怎么跟她解释的事了,变魔术似的从衣服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将它递给水颖道:“这里面的药丸叫作恢复丸,不管什么伤势,一颗就能治好,你吃一颗,然后再调息一下就没事了。”

    水颖接过瓶子,并没有马上打开取药,而是问道:“这里面都有什么成份呀?”

    叶飞不明白水颖为什么要问药丸里的成份,而且他也确实说不出恢复丸里到底是什么成份,因为这东西东方若兰也曾研究过,但是却根本不能弄明白里面的药理,甚至连含有什么也试不出来,叶飞也只能将它归于是天地灵气所产生,于是说道:“这个我也说不清,只是偶而得到的,费了好大的劲也没能研究明白,不过可以肯定,里面绝对没有世上任何已知的中草药存在。”

    听说里面没有自己所禁忌的成份存在,水颖也就放下心来,对叶飞说道:“那好吧,你先出去,我要运功调息了。”

    “为什么要出去?”叶飞不由一愣:“我在这里守着不是更好吗?”

    “因为……因为我练的功夫在修练的时候,不能穿衣服。”水颖俏脸通红的道,本来这也不是什么不好说的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叶飞面前这样说却让她感到极为羞涩。

    叶飞微微一愣,随即就想起了当初妈妈在山洞里练那个“极冰心法”的时候也是如此,现在看来,水颖练的应该也是差不多的功法了,虽然很想欣赏一下水颖的身材,但是叶飞也明白现在不是时候,于是点了点头后就离开了房间,到外面的空间里。

    等叶飞离开,水颖才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快速脱去了全身的衣物,盘膝坐在床上,然后打开那个小瓶子的盖子,却发现里面装了两种同样是桐籽大小的圆形药丸,其中有三颗如珍珠般晶莹圆润,其它的那些就很是普通了。

    出于女人的天性,水颖当先拿出了一颗珍珠一般的药丸,只觉得一股淡淡的香气弥散开来,只是闻着,就让自己的身体舒服了很多,而另一种就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有心想要叫叶飞进来问问,但是在想到自己此时的情形后,水颖又迟疑了,而且她想,既然这药被叶飞说得这么神奇,数量肯定是不多的,所以那三颗不一样的药丸应该才是,再加上此时身体确实越来越不舒服,于是也不再多想,拿起一颗白色的药丸纳入口中。

    药丸刚一入口,水颖就感觉它化做了一股甘甜的液体流入了自己腹中,随即就化做一股磅礴而又温和的气息在自己经脉里穿梭起来,在流过伤处的时候,以那里驻足了一会,又继续穿行起来,而此时的水颖,却

    最?新?第一?

    感觉自己的伤势已经痊愈了。

    果然管用!等药力平复下来后,水颖发现自己的内伤不但已经全好,就边内力也有了长足的增长,心里在暗暗开心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异样的甜蜜,叶飞能把这么好的药给自己用,这说明了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不过,就在她准备穿上衣服叫叶飞进来的时候,身体却微微一抖,一种巨大的渴望从内心最深处涌了出来,身为过来人的她自然是什么感觉,心中不由大惊,这是怎么事?难道叶飞在这药丸里掺杂了什么东西不成?

    一时间,水颖的心不由乱了起来,不得不说,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下,她已经在极短的时间里对叶飞产生了极大的好感,可越是这样,此时她就越是难过,一方面为了接下来肯定会发生的事,但更多的却是因为叶飞的欺骗。

    强烈的愤怒和难过让水颖暂时压制住了身体的渴望,拉起被子遮住自己完美无暇的娇躯,然后对着外面叫道:“叶飞,你进来!”既然事情已经无可避免,她也不想再逃避了,而且她也想趁着自己清醒的时间问个明白。

    叶飞到外面之后,就一直盯着那些铁栅栏发呆,他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抵抗那高达万伏的电流,但是这种事却是不能试的,不然小命很可能就要试没了。

    就在叶飞迟疑不决的时候,听到了水乡的声音,也就暂时放弃了研究这个,大步到了她的房间里,却见她正躺在床上,用裤子盖了全身,只露出一张通红的俏脸看着自己。

    “怎么样了?好些了没有?”叶飞走到水颖的床边坐了下来,关切得问道。

    叶飞的态度却是让水颖一愣,因为此时他眼里那种深深的关心是绝对作不了假的,难道他也不知道这药会有这种反应?心中疑惑的水颖干脆开口问道:“你的药丸,有什么副作用没有?”

    “没有啊!”叶飞不明白水颖为什么要这么问,说话间转头向被她放在床头的小瓶子看去,却见里面除了恢复丸以外,还有两颗洁白的药丸,这才想起,当时东方若兰将雪参丸练好后,曾给了自己三颗,因为这东西对自己没有什么作用,所以他就随手放进了装恢复丸的小瓶子,却不料被水颖当做恢复丸给吃了一颗。

    拿过瓶子,叶飞倒出了一颗恢复丸,放在水颖的面前说道:“我之前说的是这种药丸,不过那个也一样了,你的伤势有这雪参丸也就足够了,而且还有利于内力的修练。”

    “什么?那个是雪参丸?”水颖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雪参这种大补的东西,正是她所练功法的禁忌,但是她也知道,这根本怪不得叶飞,是自己吃错了药。

    误会一解除,水颖心里的恼怒与委屈也瞬间散去了,身体上的渴望再次控制了她大半的思想,再加上她本就已经对叶飞有了极大的好感,于是也不再迟疑,轻轻揭开了身上的锦被。

    “什么没有大碍?我看是非常严重才对!”虽然水颖说得轻松,但是叶飞却仍是很紧张,不由分说,一把拉过她的小手,伸指轻轻按在她的皓腕之上,自从身体变异以来,叶飞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学到了好多的东西,特别是身为神医的东方若兰已经是他的女人,他自然对医术方面也颇为了解。

    这一号脉,叶飞的眉头不由紧紧得皱了起来,因为他发现,水颖的内伤已经到了一个很严重的地步,只不过她自己还不太清楚而已,可以看得出来,早年间她受的伤确实并不怎么重,但是这些年一直被关在这里,根本得不到医治,而她又经常用内力去压制,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没事了,但是伤势却在一天天的加重,如果不是她的内力已经进入了先天境界,恐怕早就撑不住了。

    其实这种程度的内伤,只需要一颗恢复丸就能解决了,但是叶飞在被关进来的时候,身上的东西早已被全部去,虽然重要的东西都被他收在空间里,可如果此时拿出来,就不好向水颖解释了,而他对医术虽然也算得上精通,不过却都是纸上谈兵,如果是一个不相干的人,他自然可以大胆的去试一下,但此时他已经将水颖视做了自己的女人(这个不要脸的!),哪里肯冒这个险?

    叶飞那凝重而又紧张的样子,让水颖在感觉有些好笑的同时也被深深得感动着,从小到大,除了师父以外,还没有人对她如此之好,就连她以前的丈夫也没有,而这些年来,她因为被视作亲妹妹的师妹暗自囚禁,心里更是不自觉得对情感这种东西淡漠起来,可是叶飞的出现却像是冬日里的一抹阳光,瞬间让她那颗已经趋于冰冷的心变得暖了起来。

    “我真的没事,你不用太紧张了。”由于心情的转变,水颖的声音也变得出奇的温柔,而看向叶飞的眼神也不知不觉中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

    “什么没事?你的伤原本并不重,但是你不该一直去用内力压制它,如果让它发作出来,重病一场后也就真的没事了,可是现在却已经晚了。”叶飞如实说道:“你近年来是不是感觉它发作得越来越频繁了?”

    “是啊。”水颖轻轻点了点头,随即淡然一笑道:“没关系,晚就晚了吧,反正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早些死了,也能解脱了。”

    “住口!我不许你再说这个字!有我在,绝不会让你死的!”叶飞的表情忽然变得严厉起来,他对水颖的轻生之念很是不满,也许她前半生受过一些痛苦,但是有自己在,以后的她只会享尽幸福。

    虽然被叶飞训斥了,但水颖不但没有一丝恼意,反而在心里涌起了一抹难言的甜蜜,因为叶飞越是生气,就越证明他在乎自己,在不知不觉当中,水颖已经下意识得在乎起叶飞来。

    心中有了牵挂,水颖倒也不像刚才那样轻生了,不过叶飞说得很对,自己的伤势也许真的已经到了无可挽的地步,这让她不禁烦恼起来,说道:“可是你不是也说了,现在已经晚了吗?”

    “我只是说现在再让伤势发作出来已经晚了,又没有说我没办法。”说话间,水颖的脸色已经越来越苍白了,叶飞也顾不得再去想怎么跟她解释的事了,变魔术似的从衣服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将它递给水颖道:“这里面的药丸叫作恢复丸,不管什么伤势,一颗就能治好,你吃一颗,然后再调息一下就没事了。”

    水颖接过瓶子,并没有马上打开取药,而是问道:“这里面都有什么成份呀?”

    叶飞不明白水颖为什么要问药丸里的成份,而且他也确实说不出恢复丸里到底是什么成份,因为这东西东方若兰也曾研究过,但是却根本不能弄明白里面的药理,甚至连含有什么也试不出来,叶飞也只能将它归于是天地灵气所产生,于是说道:“这个我也说不清,只是偶而得到的,费了好大的劲也没能研究明白,不过可以肯定,里面绝对没有世上任何已知的中草药存在。”

    听说里面没有自己所禁忌的成份存在,水颖也就放下心来,对叶飞说道:“那好吧,你先出去,我要运功调息了。”

    “为什么要出去?”叶飞不由一愣:“我在这里守着不是更好吗?”

    “因为……因为我练的功夫在修练的时候,不能穿衣服。”水颖俏脸通红的道,本来这也不是什么不好说的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叶飞面前这样说却让她感到极为羞涩。

    叶飞微微一愣,随即就想起了当初妈妈在山洞里练那个“极冰心法”的时候也是如此,现在看来,水颖练的应该也是差不多的功法了,虽然很想欣赏一下水颖的身材,但是叶飞也明白现在不是时候,于是点了点头后就离开了房间,到外面的空间里。

    等叶飞离开,水颖才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快速脱去了全身的衣物,盘膝坐在床上,然后打开那个小瓶子的盖子,却发现里面装了两种同样是桐籽大小的圆形药丸,其中有三颗如珍珠般晶莹圆润,其它的那些就很是普通了。

    出于女人的天性,水颖当先拿出了一颗珍珠一般的药丸,只觉得一股淡淡的香气弥散开来,只是闻着,就让自己的身体舒服了很多,而另一种就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有心想要叫叶飞进来问问,但是在想到自己此时的情形后,水颖又迟疑了,而且她想,既然这药被叶飞说得这么神奇,数量肯定是不多的,所以那三颗不一样的药丸应该才是,再加上此时身体确实越来越不舒服,于是也不再多想,拿起一颗白色的药丸纳入口中。

    药丸刚一入口,水颖就感觉它化做了一股甘甜的液体流入了自己腹中,随即就化做一股磅礴而又温和的气息在自己经脉里穿梭起来,在流过伤处的时候,以那里驻足了一会,又继续穿行起来,而此时的水颖,却感觉自己的伤势已经痊愈了。

    果然管用!等药力平复下来后,水颖发现自己的内伤不但已经全好,就边内

    找2?请第?一

    力也有了长足的增长,心里在暗暗开心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异样的甜蜜,叶飞能把这么好的药给自己用,这说明了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不过,就在她准备穿上衣服叫叶飞进来的时候,身体却微微一抖,一种巨大的渴望从内心最深处涌了出来,身为过来人的她自然是什么感觉,心中不由大惊,这是怎么事?难道叶飞在这药丸里掺杂了什么东西不成?

    一时间,水颖的心不由乱了起来,不得不说,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下,她已经在极短的时间里对叶飞产生了极大的好感,可越是这样,此时她就越是难过,一方面为了接下来肯定会发生的事,但更多的却是因为叶飞的欺骗。

    强烈的愤怒和难过让水颖暂时压制住了身体的渴望,拉起被子遮住自己完美无暇的娇躯,然后对着外面叫道:“叶飞,你进来!”既然事情已经无可避免,她也不想再逃避了,而且她也想趁着自己清醒的时间问个明白。

    叶飞到外面之后,就一直盯着那些铁栅栏发呆,他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抵抗那高达万伏的电流,但是这种事却是不能试的,不然小命很可能就要试没了。

    就在叶飞迟疑不决的时候,听到了水乡的声音,也就暂时放弃了研究这个,大步到了她的房间里,却见她正躺在床上,用裤子盖了全身,只露出一张通红的俏脸看着自己。

    “怎么样了?好些了没有?”叶飞走到水颖的床边坐了下来,关切得问道。

    叶飞的态度却是让水颖一愣,因为此时他眼里那种深深的关心是绝对作不了假的,难道他也不知道这药会有这种反应?心中疑惑的水颖干脆开口问道:“你的药丸,有什么副作用没有?”

    “没有啊!”叶飞不明白水颖为什

    ?第一?

    么要这么问,说话间转头向被她放在床头的小瓶子看去,却见里面除了恢复丸以外,还有两颗洁白的药丸,这才想起,当时东方若兰将雪参丸练好后,曾给了自己三颗,因为这东西对自己没有什么作用,所以他就随手放进了装恢复丸的小瓶子,却不料被水颖当做恢复丸给吃了一颗。

    拿过瓶子,叶飞倒出了一颗恢复丸,放在水颖的面前说道:“我之前说的是这种药丸,不过那个也一样了,你的伤势有这雪参丸也就足够了,而且还有利于内力的修练。”

    “什么?那个是雪参丸?”水颖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雪参这种大补的东西,正是她所练功法的禁忌,但是她也知道,这根本怪不得叶飞,是自己吃错了药。

    误会一解除,水颖心里的恼怒与委屈也瞬间散去了,身体上的渴望再次控制了她大半的思想,再加上她本就已经对叶飞有了极大的好感,于是也不再迟疑,轻轻揭开了身上的锦被。

    看到水颖的动作,叶飞不由惊讶得瞪大了双眼,不过当水颖将被子完全揭开后,他就不只是惊讶了,而是露出了惊艳与痴迷的神色,太完美了!叶飞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衣服的遮掩下看不出什么的水颖除了相貌美到了极致以外,身材也是如此的火爆,那高耸的酥胸、纤细的柳腰、夸张的盛臀和修长的玉腿无一不在散发着极致的诱惑,而且也许是因为十八年的不见天日,水颖皮肤更是嫩到了极致,泛着淡淡荧光,让人感觉甚至只需要轻轻一按,就能将它给弄破。

    从水颖那全部都度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的娇嫩肌肤上,叶飞就明白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了,因为此时的她显然是动情之极,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只是出去了一会,水颖就变成了这样,于是艰难得吞了口口水,强忍着扑上去的冲动,问道:“姐姐,你怎么了?”

    水颖此时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了,只想好好得宣泄一番,如果面对的是其他的男人,她还会凭着坚韧的意志力强忍下去,可是眼前的男人偏偏是叶飞这个不但让她感觉亲切,刚才更是深深得打动了她的芳心的男孩,她又怎么会忍得住?于是开口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道:“,姐姐好难过,你快点帮我呀!”

    对于水颖这个无论相貌还是身材都堪称完美,更难得的是性格又如此温柔恬静的超极品大美女,叶飞自然是早已垂涎,但此时他却又有些迟疑起来,因为他是真心的喜欢水颖的,所以才不想在这个时候得到她。

    此时的水颖已经连最后一丝理智也要失去了,见叶飞迟迟没有动静,再也忍受不住的她干脆一下扑进了他的怀里,一边凑过小嘴在他脸上用力得亲吻着,一边喃喃得说道:“好,你快来呀,姐姐喜欢你!”

    水颖那近似于表白的话让叶飞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再迟疑的他也用力反抱住了水颖那光滑的娇躯,用力将她压到了床上。

    水颖此时大脑中虽然还有意识,但是身体却根本不受大脑的控制了,在叶飞压上来之后,立马就抬起那双修长的玉腿紧紧得缠在他的腰上,大屁股更是用力得向上顶挺着,隔着叶飞的裤子用湿润的小骚屄摩擦他的大鸡巴,似乎想就这样把他的鸡巴吞进屄里给自己止痒。

    见水颖如此疯狂,叶飞知道她肯定是中了什么春药之类的东西,而且还是极强力的那种,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用力得肏她,让她反这股欲火彻底得发泄出来,不然时间久了,很可能会对她的身体造成影响。

    想到这里,叶飞伸手到下面拉开自己的裤子,将早已被水颖诱惑得坚挺起来的大鸡巴放了出来,找准位置后猛得插进了她那已经淫水横流,根本不需要前戏的小骚屄里。

    随着叶飞大鸡巴的插入,二人都不由闷哼了一声,水颖是痛的,虽然她已经有了三个女儿,但是这小骚屄却是太久没有用过了,此时被叶飞如此巨大的鸡巴插入,自然是很难适应;而叶飞却是爽到了极点,事先他也想过水颖的屄肯定会很紧,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紧到这个地步,此时紧紧得夹住他的鸡巴,想要动一下都很困难,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让叶飞爽得差点儿喷射出来。

    虽然有着一些疼痛,但在叶飞的大鸡巴插进来后,水颖感觉到的更多的却是万般的舒爽,特别是屄里那种让她难过之极的痒感顿时消退,使得她本能得挺动着大屁股,让叶飞巨大的鸡巴在自己小骚屄里进出。

    感受到水颖那近乎疯狂的饥渴,叶飞也暂时放下了心头的疑惑,双手托起她的大屁股,用出最强烈的动作,猛烈得肏干起来,一时间,小小的房间里只剩下了二人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和大鸡巴进出小骚屄时带动淫水的“滋滋”声,以及水颖因被肏得极度舒爽而发出的娇媚的呻吟声。

    也许是太过饥渴,反而让水颖的耐心增加了不少,在叶飞一口气肏了她一千多下后,她性感的娇躯才大力得痉挛起来,小骚屄更是收得紧紧得,仿佛要把叶飞的鸡巴咬断永远留在自己屄里一般。

    感受到水颖的变化,叶飞知道她终于要高潮了,为了让她更加的舒服,也把大鸡巴狠狠得撞进她的花心,同时放开了精

    ◢??度第一??|

    关,大量炽热的阳精喷射而出,将水颖刚刚泄出的阴精又激了去,在她成熟的子宫里汇交融。

    “姐姐,好些了吗?”等水颖的颤抖完全停止下来,呼吸也趋于平静后。叶飞才柔声问道。

    “嗯。”水颖轻轻点了点头,双臂轻轻缠着叶飞的脖子,直直得向他看来,一双美眸当中充满着温柔与依恋,刚才的她虽然几乎没有了什么理智,但是意识却是还在的,所以自然记得叶飞对自己的呵护,同时也从他那深深的呵护中明白了他对自己的那片情意,最重要的是,无论是开始的轻怜蜜爱还是后来的狂风暴雨,都让她如此的销魂,她知道,自己不只是已经对他动了情,就连身体也已经深深得迷恋上了他。

    “刚才那是怎么事?”见水颖是真的已经恢复了正常,叶飞这才问道。

    虽然此时二人已经做了最亲密的事,甚至到现在还紧紧得结在一起,但是想起自己刚才的动,水颖还是忍不住羞得俏脸通红,好一会才解释道:“我练的这种功夫,是不能用人参之类的大补之药的,一旦用了,虽然对于内力的提升也会有帮助,但同时也会有很强的副作用,而这种副作用会随着服用药物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表现,具体是什么样的表现,我也不太清楚,但是现在看来,雪参应该就是可以引发情欲的东西了,刚开始我不知道,还以为……”

    “还以为是我心怀不轨,对你下药是不是?”叶飞笑问道。

    “对不起,是姐姐错怪你了。”水颖柔柔得看着叶飞,柔声说道:“姐姐知道,你虽然很风流,但是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的。”

    叶飞心中暗暗为水颖对自己的理解而感动,在她小嘴上亲了一下道:“其实这也怪我,忘了自己曾经把三颗雪参丸放了进去,不然也不会让你吃错了药了。”

    “这也许就是天意吧。”水颖感慨道,心中却一点也没有为自己吃错药而后悔,十八年的牢狱之苦,深深的孤寂让她很容易得接受了这个刚刚见面但是又对自己呵护有加的少年,哪怕他的年龄比自己小了一倍不止,只是可惜了他,恐怕要在这里陪自己一辈子了。

    经过这十八年的研究,水颖已经可以确定,只要外面的人不放自己离开,自己是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打开这个牢笼的,而想让师妹放自己出去,恐怕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她才会在对叶飞动心之后立马放开了自己的心怀去爱,不然的话,以她的性格,就算心里再怎么喜欢叶飞,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因为在外面,她还有着自己的丈夫的女儿,但是这个地方,和外面却已经算是两个世界了,于是她也很容易得接受了这份新的感情。

    见水颖一付若有所思的样子,叶飞不禁问道:“姐姐,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啦。”水颖温柔得笑了笑道:“我只是在想,如果可以重来一次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忘记瓶子里有另一种药的事。”

    虽然水颖这句话是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出来的,但是叶飞仍是从她的话里听出了她对自己深情的表白,心中在感动的同时,也因为怀中佳人的万种风情而火热起来,双目透出炽热的光芒,看着水颖那倾国倾城的绝美容颜,问道:“姐姐,你休息好了吗?”

    “什么?”水颖被叶飞问得一愣,不过在感受到他深深留在自己体内的小叶飞那强劲的脉动后,立马明白了他的意识,心中也不由渴望起来,不过,羞涩的感觉却让她不好意识说出来,只是轻轻得扭动起了娇躯。

    感觉到水颖的动作,叶飞哪里还能不明白她的意

    ◢度?第一2?|

    思,笑道:“刚才只是帮你解去药性,好姐姐,现在让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吧!”说着,翻身由相对而卧变成将水颖压在下面,上身直起,双手抬起她的一双玉腿放在自己肩头。

    摆好姿势后,叶飞并没有急着肏她,而是低下头欣赏起来,刚才干得急,他只是欣赏了水颖火爆性感的娇躯,却还没有仔细看她那归小的嫩屄呢,此时一看,才明白为什么那么紧了,因为水颖的小骚屄和妈妈正好相反,妈妈是极致的饱满,而水颖的屄却十分的小巧,而且颜色极淡,只有淡淡的粉红色,绝对是叶飞见到过的除了妈妈之外最美的屄了,同时叶飞还发现,在水颖平坦的小腹上,有一道淡得几乎看不出来的疤痕,显然是做剖腹产留下来的,想想也对,她如此小的嫩屄,生孩子真的是很困难,也只的做剖腹产了。

    在叶飞抬起自己的双腿后,水颖就轻轻闭上了眼睛,想要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好好享受一番被自己这个心爱的小男人肏干的快感,不料好半天也没见叶飞有什么动静,不由奇怪得睁开了眼睛,却发现他竟然双目一眨不眨得盯着自己的嫩屄看,虽然已经和他做过一次,但水颖仍是被他弄得羞涩不已,娇羞得说道:“看什么看呀?”

    “嘿嘿,姐姐,你不但人美,屄也美得让人心动啊!”叶飞笑着赞道。

    “小坏蛋,不许你说那样的字眼!”水颖被叶飞那个淫荡的字眼弄得更加羞涩,俏脸通红得娇嗔道。

    叶飞又是嘿嘿一笑,也不再逗她,用力将鸡巴重新插她的小骚屄里,快速抽插起来,同时趴到她民的胸前,在她两只硕大坚挺的奶子上来得亲吻舔吸。

    再次被叶飞肏干,水颖很快就沉迷到那无尽的挨肏快感中,也顾不是羞涩了,性感的娇躯轻轻扭动,配着他越来越大力的肏干,小嘴微张,不自觉得发出舒爽万分的娇吟声。

    叶飞肏得性起,干脆将水颖的一双玉腿用力压到她的胸前,以使她的小骚屄更加的凸出,而自己也可以插得更深。

    这样一来,水颖更是爽得忘记了一切,眼中心中只剩下了这个肏得自己都快要昏迷过去的小男人,娇躯本能得扭动着,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