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12章 情愫的萌芽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你知道的不少嘛,还知道先天高手。”水颖有些疑惑得看着叶飞,问道:“这么说来,你也应该是武者了,可是我为什么感觉不到你身上有真气波动呢?”

    “我的情况比较特殊啦,还是说说你为什么不逃出去吧。”叶飞含乎得说道,他虽然不想对这个让自己越来越有好感的大美女隐瞒什么,但他的情况却根本不是一两句话所能说清楚的,而且如果让她知道了自己的真正实力,恐怕会受到打击,于是很快便差开了话题。

    水颖也没有多想,还以为叶飞是修练的外家功夫呢,心中暗暗感到可惜,因为没有内力的温养,外家功夫练得再厉害,也终是落了下乘的,不过善良的她同样也怕打击到了叶飞,于是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苦笑了一下道:“我那个师妹可是心思慎密之人,你一眼就能看穿的东西,她又怎么可能想不到?所以在我被关进来之后,她就把那些铁栅栏上通了高压电了,别说是先天高手,就是大乘高手来了,也只能是干看着。”

    “大乘高手?那是什么?”叶飞问道,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呢,同时心里也有些后怕,幸亏自己没有冒然去动那些铁栅栏,不然现在恐怕已经变成一堆焦炭了吧?

    水颖并没有因为叶飞对此事的无知而感到奇怪,解释道:“传说,当一个武者将武功练到极致,突破了先天境界之后,将会进入一个极其玄妙的境界,那就是大乘境界了,当然,这也只是传说而已,还从未有人见过真正的大乘高手是什么样的,而当年还有另外一个传说,那就是武盟的盟其实就是一个大乘高手,但也从未经过验证,可就是这样,武盟也因为有了这个人,虽然里面都是一些不成气候的小门小派,也没有任何人敢轻易招惹。”

    原本武盟的盟竟然这么厉害!叶飞不禁有些向往起来,也不知道他和自己相比到底是谁更厉害一些,而且从水颖的话里,他还知道了另外一个信息,那就是所谓的隐世门派有很多,而自己以前以为是天下武者集中集中地的武盟,里面都是些不入流的武者而已。

    就在叶飞和水颖聊得愉快的时候,在他们上方一处很大的宅院的厅里,一个相貌身材都可以说是不亚于水颖的超级大美女正在那里发着脾气,对着一个看起来有五六十岁的女人怒斥道:“谁让你把那小子和师姐关在一起的?”

    这位正在发脾气的美女就是水月宫现任宫水柔了,虽然名字起得柔和之极,但是她显然并不是一个温柔之人,如果让叶飞看到她,恐怕立马就会想起以前的唐柔来,只不过现在的唐柔却是改变了不少;而另一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小人物,而是水月宫里的一位长老。

    那个长老显然也是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嚅嚅得说道:“我以为宫您的意思就是要把那小子关起来呢,宫,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我还想问你呢!”水柔没好气得说道。

    “要不,咱们再把那小子弄出来?”那个长老提议道。

    “好啊,那你去把他弄出来吧!”

    找??请第一3

    水柔冷笑道:“现在那个小子肯定已经和师姐相认了,你觉得师姐会让咱们再把他带出来吗?十八年前我已经不是她的对手了,这十八年来她肯定一直在修练宝典里的功夫,你想去送死我还不想呢!”

    “可是大小姐不是说过,她根本就没有宝典吗?”这位长老很是无奈,她不明白为什么水柔就认定了水月宝典在水颖的身上,这本就是一件传说中的东西,就连前任宫有没有见过都不知道呢。

    “行了,你先出去吧。”水柔此时却仿佛一下失去了说话

    ?◢度第一

    的兴致,对着那位长老摆了摆手道,心里却是在暗暗叹息,其实她也早就相信水颖没有那所谓的水月宝典了,只所以会一直坚持,只是不是她为自己找的一个理由,因为谁也不会想到,她当年抢夺宫之位,后来又囚禁水颖,完全就是因为不服师父临终前的决定,而且在刚刚囚禁了水颖之后,她就已经后悔了,可是又怕将她放出来之后从小就像姐姐一样喜欢管着自己的水颖会责怪自己,所以虽然后悔,可是却不敢放她出来,而随着时间越来越久,她心里的后悔也越来越重,可是偏偏又因为关了水颖太久,更怕她会责怪自己,结果就造成了这样的一个局面。

    而这次水柔之所以要抓叶飞来,根本不是要威胁水颖什么,而是想以叶飞为凭,逼迫水颖答应不会责怪自己,然后再将她放出来,让出宫之位,岂料那个糊涂的长老却打破了她的全盘计划,这样一来师姐恐怕会对自己误会更深,所以她也更不敢去见水颖了。

    如果让水颖知道,自己这十八年来的牢狱之灾根本就是源于自己从小疼爱的师妹的孩子气,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不

    ◢度第一?

    过此时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在跟叶飞说了一些关于隐世门派的事情之后,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疲惫的神色,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

    第一?

    “姐姐,你怎么了?”在水颖给自己讲解的时候,叶飞一边听着,一边也在尽情得欣赏着她的国色天姿,所以水颖的表情变化第一个落到了他的眼里。

    “没什么。”水颖秀眉微皱,运气调息了一下之后说道:“只是旧伤复发而已,老毛病了,你先出去,我稍微用内力压制一下就没事了。”

    虽然水颖说得很轻松,但叶飞仍是非常紧张,问道:“什么旧伤?要不要紧?”一脸的急切之色溢于言表。

    见叶飞如此紧张自己,这十多年来可以说是被师妹伤透了心的水颖不由感觉心中极暖,对着叶飞露出一个从未有过的温柔笑容道

    ??第一3◢2

    :“真的没什么,只是早年间留下的一些内伤,经过这么多年的调息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