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09章 牢中的邂逅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那女人的话虽然看似谬论,但是却正好给了此时的叶飞一个提醒,让他瞬间想通了所有的事,是啊,这是多么简单的道理啊,自己有这个能力让她们幸福,而且她们也都不介意,这就足够了,何必要想那么多?只有大家都在一起,那才能真正的快乐,至于叶璇和刘云儿,也只是还不太了解自己,如果让她们做了自己真正的女人,到时恐怕也会像妈妈她们一样,动要求自己花心了,再也不会有什么醋意。

    想通了这些,叶飞心里对那个女人不由极为感激,想要对她说声谢谢,可是却发现自己竟然连抬起头的力气都没有了,身子轻轻晃了几晃后,就一下趴倒在桌子上,继而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见叶飞终于昏迷,那女人总算是长长得出了一口气,刚才那句话,她是故意那么说的,为的就是让叶飞彻底得放松下来,从而让自己那瓶酒的威力彻底发挥出来,其实她最讨厌的便是叶飞这种花心的男人,所以才会接下这个任务,却不料这家伙竟

    2度?第一2

    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整整一瓶自己特制的迷神酒还不能将他放倒,任务的酬劳还不足以补充这一瓶酒的材料不说,最后还得违心得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如果不是为了信誉,她甚至都想放弃掉这个任务了。

    强忍着心中的厌恶,女人将像极了醉得不省人事的叶飞扶了起来,让他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头,半扶半抱着他,在酒吧里所有人羡慕(女人羡慕她,男人羡慕叶飞)的目光中走了出去,来到一个很是偏僻的小巷子里,将昏迷不醒的叶飞交给了两个早已等在这里的人。

    目送那两人开车带着叶飞离开,那女人喃喃自语道:“这次亏大了,不但亏了本,还让这个可恶的家伙占了便宜!”不过想想叶飞在说起对他的女人们的歉意的话时脸上那痛苦与怜惜交织的复杂表情时,却又感觉这家伙没有那么可恶了,让他碰到自己在绝顶性感掩饰下的

    ?|地第?一?

    冰清玉洁的身体,好像也不算是太以接受了。

    叶飞再次有了意

    ?第?一?3◢

    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很像牢房的地方,这一点是他从这个空间四周那粗如手臂的钢筋栅栏上猜想到的,随即他就想起了自己昏迷前的事情,现在看来,那个女人应该是某个和自己敌对的势力找来专门对付自己的了,正好自己当时处在一个极为迷茫的境地,竟然就这么着了道儿。

    不

    ?最新度第一?

    过叶飞却一点也不恨那个女人,甚至还有些感激她,因为她的一句话,让自己的心结全解,虽然现在被关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牢笼里,但是心情却比当时在近海街头时要愉快得多了。

    “你终于醒了!”就在叶飞为自己能想明白这些而开心的时候,一个非常动听的声音从旁边的黑暗里传了过来,让他知道这个好像牢房的地方不只有他一个人。

    这并不是叶飞的灵觉有了下降,而是他刚刚从昏迷中转醒,脑子多少还有一些不清楚,再加上只顾着为自己能想通而开心,所以也就没有去观察四周的动向,此时听到那个声音,不由运足了目力向那里看去,随即就愣住了。

    在那个比较黑暗的角落里,有一个门口一样的东西,此时在那个门口处,站着一个女人,一个很美很美的女人,一个不但美到极致,而且还让自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的女人,就是那种熟悉的感觉,让叶飞有些愣神,因为以他的记忆力,仍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可是就是感觉很是熟悉。

    那个女人似乎也有这样的感觉,看向叶飞的目光里也充满着惊奇与迷茫,显然也是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少年人感到熟悉。

    过了好一会,叶飞才问道:“你是谁?这是哪里?”

    “我叫水颖,这里是一间牢房!”那女人也不隐瞒,直接答了叶飞的话,随即又问道:“你为什么会被关到这里来?”

    叶飞并没有感到惊讶,因为他早就猜到了这是一个牢房,只是不明白抓自己的人为什么要把自己和一个这么美的女人关在一起,于是问道:“你又是为什么被关在这里的?”

    “我被关在这里已经整整十八年了。”水颖叹了口气道:“只是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又要关进一个人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叫叶飞。”叶飞随口答道,心里却是暗暗警惕了起来,刚才没有来得及想,现在却突然意识到,抓自己来的人恐怕非同一般,因为自己才刚刚和刘云儿闹了矛盾,那个女人就找上了自己,这就说明他们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而凌云会在近海的势力虽然暂时不如望海,但也控制了大半了,可是这个势力却可以在近海如鱼得水,这绝对是自己的一个劲敌,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些人只是想随便抓一个人过来,自己正好撞到了他们的枪口上,不过他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并不大,但也绝对不能排除。

    “什么?你姓叶?那你是哪里人?”听到叶飞的名字,水颖仿佛很是激动,刚刚说起自己被关了十八年时都没有怎么动容的脸上此时竟然涌上了一抹激动的神情。

    “我是在近海被抓的。”叶飞并没有说自己是望海人,因为他对这个叫水颖的女人并不是太相信,谁知道她是不是对方故意派来装作被关之人的,虽然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但是这世上总是有些人演技非常好的。

    地?度第一2

    叶飞虽然只是说自己是在近海被抓的,但是水乡显然就认为他是近海人了,脸上不由涌上了一抹失望与欣慰交杂的神色,让叶飞很是奇怪。

    “那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抓你来这里吗?还把你关到了这间牢房中?”在知道叶飞不是望海人后,水颖的表情又恢复了淡然,然后如此问道,她心里真的是很奇怪,为什么他们要把这个少年人和自己关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