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04章 再遇卓凤儿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因为心情恢复了平静,刘云儿的感觉也变得敏锐起来,此时趴在叶飞的怀里,在感到万般的安心与舒适的同时,也被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得很不舒服。

    刘云儿虽然还从未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是生长在那个开放国家的她又岂会是那种什么也不懂的女孩?所以在稍稍愣了一下之后,立马明白了那是什么。

    经过这短短的相处,刘云儿确实已经对叶飞动心,但是毕竟才是刚刚认识,此时被他用那个顶着,又怎会让她不羞涩万分?当下甚至忘了自己现在是一个“男人”,伸手在叶飞的背上用力掐了一下,嗔道:“大色狼!”情急之下,却是连声音也忘了变了。

    不应该属于男人的清脆声音让本想快点把刘云儿推开的叶飞再次愣住了,加上刚才的那一声尖叫,刘云儿已经两次发出不属于男人的声音了,再想想他那些像极了女人的动作与腔调,叶飞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女人假扮的。

    将刘云儿推离自己的怀抱,叶飞微微凝神,让自己进入那种特殊的意境,想要用意念观察一下刘云儿衣服里面的状况,以便自己再分不清她是男是女,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旁边却传来了一个清脆中略带沙哑的声音:“没想到柳亦茹的儿子竟然还好这一口!”

    这个略带着一些诱惑韵味的声音叶飞是有印象的,而且由于这个声音的人身份比较奇特,他的印象还颇为深刻,当下转头看去,果然,刚才说话的人正是他当初在京城见过一次的卓凤儿,在她的身边,依然跟着那个很是听话的男人。

    对于卓凤儿这个相貌身材几不下与柳亦茹的极品女人,叶飞也不知道自己对她到底是什么感觉,一方面有感于她对自己父亲叶凌云的那番苦恋,另一方面却又因为她仇视自己心爱的妈妈而觉得她不值得自己可怜,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算是一个有些关系的人,此时被她看到这尴尬的一幕,叶飞不禁微微有些不自在,心里暗怪自己没事为什么想去验证是不是有那个趋势,如果不是这样,自己也不会特意的去想妈妈,从而有了反应,而如果不是自己有了反应,也不会在刘云儿扑过来后顶住她,她也不会说出那句放,自己就更不会因为她的那句话而发呆没有及时躲开她。

    “原来是卓阿姨,你不是一直在京城发展的吗?怎么跑到近海这个小地方来了?”叶飞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之人,心中虽然颇为尴尬,但是并没有让自己失态。

    “我的公司

    ?最?新3|第一

    准备拍一些黑道体裁的电影,听说最近近海挺热闹的,所以就过来取一些实景了。”卓凤儿微微笑道:“没想到还真是不虚此行,不但拍到了这么真实的场面,而且还有意外的收获。”说着大有深意得向叶飞身边的刘云儿看了一眼。

    “你想怎

    2地|度第一?

    么样?”刘云儿也是一个聪明绝顶之人,虽然叶飞和卓凤儿对话时二人都是面带微笑,但是她还是看出了二人间的不友善,而且也明白卓凤儿恐怕是要以刚刚拍到的自己和叶飞抱在一起的画面发难了,于是还没等叶飞说什么,说抢先跳了出来,这一次她并没有再去改变自己的声音,而是用了原声。

    如黄莺清啼般的美妙声音从一个大男人嘴里发出来,让卓凤儿也惊奇不已,不过她针对的人是叶飞,所以也懒得去研究这个,只是笑道:“不想怎么样,只是有些期待,当望海的民众发现他们心中的偶像竟然还有这样‘风流’的一面时,会是什么样的想法。”

    “恐怕你更想知道的,是我妈妈看到这一幕后会是个什么表情吧?”叶飞接口说道,不但没有像刘云儿那样气愤,脸上反而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聪明!”卓凤儿也跟着笑

    ?度第?一?|23|

    了起来:“不错,我正是这么想的,只可惜我根本不想见她,所以不能亲自把这画面给她看,也只能把它放到络上让大家欣赏了

    最新?第2一2?。”

    “你敢!?”刘云儿娇喝道,同时心里暗恨自己为什么会听了妈妈的话,把自己变成一个男人的样子了,如果这个画面真的被这个可恶的女人公布出来,自己倒是没什么事,因为只要恢复了本来的面目就没有人会认得自己,但是叶飞却要不好过了,所以暗自决定,无论这个女人要什么,自己也要尽最大的努力把她搞定。

    不知不觉中,刘云儿已经开始为叶飞着想起来,只是连她自己也没有发现而已。

    相比起刘云儿的惊怒,叶飞却是要淡定得多,仍是面带微笑得看着卓凤儿,说道:“你不会这么做的。”

    “哦?你就那么肯定我不会这么做?”卓凤儿饶有兴趣得看着叶飞。

    叶飞笑道:“当然,因为如果你那么做了,我就会受到很大的打击。”

    “那不是正好吗?你是柳亦茹的儿子,打击了你,也就等于是打击了她了。”说起柳

    点b点

    亦茹,卓凤儿的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

    “但我同时也是叶凌云的儿子!”叶飞脸上的笑容越发得灿烂起来。

    卓凤儿脸色微变,皱了下秀眉,问道:“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只是我很自信你不会做出什么会伤害到我的事而已,正如你也很自信我同样不会伤害你。”叶飞笑道:“虽然你因为我是柳亦茹的儿子而不喜欢我,而我也因为你对我妈妈的仇视而对你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叶凌云’这三个字却让我们谁也不会刻意的去伤害对方,我说的对吗?”

    卓凤儿眼里复杂的光芒渐渐散去,最后只剩下了淡淡的失落与欣慰,幽幽得叹了口气道:“你说得不错,我正是因为猜到了你不会针对我,才敢出现在你的地盘上的,可是没想到却被你一眼看破了,他如果知道有你这样一个出色的儿子,应该会很开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