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00章 事情的真相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度第¨一???

    );

    ('  “没,没为了谁呀!”叶思琦被这个突然的问题弄得心神有些慌乱,下意识得否认道:“我只是对他没有感觉而已。”

    “好吧,我就知道再也不可能到从前了。”柳亦茹叹了口气,忽然语气一转道:“那咱们就说些正事吧,你知不知道,小满现在正在被一个问题困扰着?”

    叶思琦听到柳亦茹的那一声失望的叹息,心里不禁十分的难过,可是自己的心事却是万万不能告诉她的,就在她正在为此事纠结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这个消息,忙问道:“是什么事啊?”刚才叶飞动把刘云飞拉走,叶

    ^点'b^点

    思琦知道,他完全就是为了自己,这让她在感动不已的同时心里也大感甜蜜,可越是这样,她就越不想离开,所以她想放任自己自私一,而现在听到了这个消息,又怎么可能不上心?

    “自从接管了凌云会后,小满就一直想扩大帮会的影响力,从而做成一个在国际上都有很大影响的大帮会,而要踏足国际,美坚这个庞然大物就不能不涉足,可是他却一直没能找到什么好的办法,而现在,就有一个绝好的机会,刘云飞的父亲,经过这些年的打拼,现在在美坚国有着十分巨大的影响力,如果我们能和刘家联姻的话,凌云会借助刘老先生的影响力,肯定可以一举打进美坚国的。”柳亦茹亦真亦假得说道,这次让刘云飞过来,她确实是在打这个意,不过这边的目标却根本不是叶思琦,而且她根本不知道,就在她想方设法要给儿子铺出一条路的时候,其实叶飞经过这一个多月的努力(或者说是手下人的努力,因为叶飞根本就是只动了动嘴,具体的事情都是由别人来做的),已经在美坚国掌握了一股大得惊人的力量,只是他不想自己心爱的女人们涉足这条有些黑暗的道路,所以连妈妈也没有告诉。

    “这样啊。”叶思琦轻轻咬了咬嘴唇,强忍着心里的痛楚,做出了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说道:“没想到这个刘云飞还有这样的家世,如果和他在一起,倒也不会受什么苦了,那我还是试着和他交往一下吧。”

    “可是你不是说对他没有感觉的吗?”柳亦茹露出了一付很是奇怪的样子问道。

    叶思琦强笑了一下道:“我那不是担心他家境不好,嫁给他会受苦嘛。”

    这一刻,柳亦茹是真的被感动了,叶思琦为了叶飞而不想履行那个约定,却又为了叶飞而想要履行那个约定,甚至不惜贬低自己,可见她对叶飞用情之深是一点也不亚于自己的,这样的女孩,别说是儿子了,就是自己也是从内心里喜欢她,当下不由握紧了叶思琦的小手,嘴里喃喃道:“傻孩子,你对小满的这份心,别说是妈妈,就是老天恐怕也要被感动了!”

    叶思琦不由被柳亦茹的话吓了一跳,急忙故作不解得问道:“你在说什么呀?”

    柳亦茹伸手轻轻将叶思琦抱在了怀里,柔声说道:“好孩子,你也不用再隐瞒了,妈妈知道,你喜欢小满对吗?”

    ?¨度第?一???

    被柳亦茹点破心事的叶思琦不禁羞得俏脸通红,干脆把自己的脸蛋用力埋进了柳亦茹胸前的那对高耸之间,嘴里兀自否认道:“哪有!他是我,我怎么可能嘛!”

    “不错,他是你的,而这,也正是你痛苦的根源吧?好孩子,你要记住,咱们不是普通人,所以也不用拿普通人的准则来约束自己,想爱的话,就去爱吧,没有人会阻拦你的!”轻轻得在叶思琦玉背之上抚慰着,柳亦茹柔声说道,既是对叶思琦的鼓励,也是对自己的安慰。

    柳亦茹的话让叶思琦极为奇怪,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说,而且还一付感同身受的样子,不过柳亦茹的鼓励还是让她得到了大的安慰,于是也不再对她隐瞒,从她的怀里抬起头来,轻轻得点了点头,却又问道:“可是,那个约定又该怎么办?”

    “放心吧,自然会有人去负这个责任的。”柳亦茹笑道。

    叶思琦微微皱了皱秀眉,问道:“是让瑶瑶去吗?这恐怕不太可能。”对于自己的妹妹,叶思琦可以说是极为了解的,如果说让叶思瑶去嫁给一个她连认识都不认识的人,是根本没有可能的事。

    “

    最?新第?一◢?

    在你心里,我就那么狠心吗?”柳亦茹露出了一付难过的样子,随即又笑道:“不是瑶瑶,也不是小瑛,更不是绮绮。”

    “那会是谁?”叶思琦不禁极为好奇这个人选。

    “其实,刘家的这个孩子你早就见过的。”柳亦茹却是答非所问得说道:“你好好想想,就在你爸爸的葬礼上。”

    爸爸的葬礼?叶思琦不由陷入了沉思当中,这年代也太久远了,而且那时她还只是一个小女孩,不过叶思琦的记忆力还是很不错的,在想了好一会后,终于忆起了当时的情景,那个和张爷爷很是熟悉的刘叔叔,和他身边那个仿佛西方神话里的天使一样美丽的金发婶婶,以及那个明明比自己小两个月,但非要让自己叫她姐姐的长得非常可爱的混血小女孩……

    “你是说,这个刘云飞就是当年那个刘云儿?可是她怎么突然变成男人了?”想起了往事,叶思琦不由惊讶得瞪大了双眼。

    “刘家有一种非常奇特的易容术,不是用内力控制的,但是却连性别都能改变。”柳亦茹又是一句答非所问,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叶思琦这才明白,自己根本就是虚惊一场,不由有些埋怨得说道:“这个云儿,来就来嘛,干嘛还非得易容成个男人?”

    “如果不是这样,你会把心里话告诉我吗?”柳亦茹笑得有些奸诈:“不过,这样一来和她联姻的就得是小满了,你不会吃醋吧?”

    虽然已经在柳亦茹面前承认了自己的心事,但是此时被她说出来,叶思琦仍是羞涩不已,也顾不上去怪柳亦茹诈自己了,娇嗔着说了句“不和你说了!”就跑了出去,

    ◢第?一?

    留下柳亦茹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露出了满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