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99章 思琦的深情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在叶飞着急的同时,刘云飞似乎也吃了一惊,忙道:“那只是一句玩笑而已,做不得真的!”说着还下意识得看了叶飞一眼,不过此时正在奇怪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做的叶飞根本没有发现。

    对于叶飞的心思,肖含月也是清楚的,不过她并不知道其实柳亦茹也同样清楚,于是急忙说道:“是啊,亦茹,现在的年轻人都讲究自由恋爱了,你又何必把一个口头上的约定放在心上呢?”

    “我也没有逼迫他们啊,只是让他们先相处一下看看嘛。”柳亦茹笑道:“而且云飞刚刚国,总要有个人陪着他吧,我看不如这样,反正云飞你和思琦年龄一样大,就让她来带你熟悉一下望海吧。”说完也不待其他人反对,直接拨通了叶思琦办公室的电话,吩咐她过来之后又挂断了。

    在肖含月为柳亦茹突然变得霸道起来而疑惑不已的时

    最?新?第?一??

    候,叶飞心里却是定了下来,因为他想通了一件事,那就是妈妈是知道自己对姐姐们的意思的,而以她对自己的爱,不可能会做什么对自己不好的事,那么她现在这样做,就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她想通过这个刘云飞来让大姐看清她自己的心,从而给自己制造机会,虽然妈妈这样做多少还是有些不太稳妥,但是叶飞却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很自信,以大姐对自己的感情,哪怕这个刘云飞再怎么优秀也不可能出什么事的。

    叶飞想得一点也没有错,柳亦茹正是想通过这件事让性格有些柔弱的叶思琦看清她自己的心思,因为通过这几天的刻意观察,她已经可以确认,叶思琦和自己一样,已经对叶飞有了别样的感情,而且还不是一点点,只是以叶思琦的性格,如果不是受到什么刺激的话,恐怕这辈子都不会说出来,所以才想到了这么一出,而且这还只是她原来的计划,因为她也不知道儿子会这么巧得在今天到公司里来,正是因为这个巧,让她瞬间又有了另外的两层意思,而这两层意思却是此时的叶飞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到的了。

    在等待叶思琦过来的时间里,办公室里的四人各怀着心思,肖含月是暗暗担心,柳亦茹是胸有成竹,叶飞则是完全在等着看妈妈为自己安排的这一切到底会是个什么结果,至于刘云飞,此时心情却是有些哭笑不得,如果不是来之前自己的妈妈一再得嘱咐自己一切都是听柳亦茹的安排,再加上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把可以说是独力支撑起柳氏这个庞然大物的柳亦茹视做偶像,知道她不会胡乱安排的话,现在恐怕已经甩门而

    地度第一2

    去了,要自己和叶思琦处对象?这怎么可能?

    时间不长,同样是一身职业套装的叶思琦从外面走了进来,让看到她的叶飞不由一

    点^b^点

    阵眼直,这身衣服穿在姐姐身上虽然在性感和妩媚方面稍稍逊了妈妈和岳母一筹,但是她身上的那种青春活力却补足了这些微的差距。

    关于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龄,各种说法不一而足,不过叶飞却认为,一个极品的女人,她的鼎盛年龄其实是很长的,从十几次的青春无限到半的风韵犹存,足足有着几十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这个女人会由年少时的清纯慢慢向年长的性感转变,每长一岁,都有着不同的风韵,而今年二十四岁的姐姐,正处在这个清纯和成熟的中间点上,那集两种世间最美的风情于一身的绝世风姿,一点也不下于妈妈和肖含月那种性感到极点的风情,而除了她们之外,叶飞身边的其他女人也都是这样的极品,所以他才想要好好得珍惜。让她们的这几十年变成永远。

    叶思琦刚刚进来,就对上了叶飞那有些火热的目光,俏脸不由微微红了起来,这几天柳亦茹和她在一起时,不知道为什么,问题会说起叶飞,有时候还是说得非常暧昧,仿佛自己不再是她的继女,而是儿媳一般,这让叶思琦那种原本只是深深埋在内心的对叶飞的奇特感情在不知不觉中涌了出来,让她时常会想起那天和一起在电梯里的一幕,这种感觉让人很难过,但是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

    此时见叶飞如此看自己,叶思琦感觉自己的心似乎比那天他差一点儿吻到自己时跳得还快,急忙不敢再看叶飞,快步走到柳亦茹身边坐了下来。

    看到姐二人的表情,柳亦茹心中不由暗笑,不过却又装作什么也没有看到的样子,把刘云飞给叶思琦介绍了一下,然后又说出了想要叶思琦陪着刘云飞逛一逛望海的意思,甚至连叶家和刘家的那个口头婚约都没有隐瞒。

    听完柳亦茹的话,叶思琦原本因为见到叶飞而有

    找◢请??第一??

    些羞红的俏脸瞬间变得惨白,妈妈这是什么意思?是要把自己赶出这个家吗?那自己以后岂不是很难再见到他了?这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心好痛好痛,同时,也是在这一

    ??度第一

    刻,她终于知道了在自己心里到底有多重,如果让自己离开他,那自己还不如死了算了!

    “对不起,我今天有些不舒服,妈妈你还是先找别人陪刘先生吧。”家为叶家人,叶思琦虽然平时性格颇为柔弱,但是在面对着自己一生的幸福时,却也强硬了起来,随便找了个借口拒绝了,虽然这个借口谁都能看出来根本就是假的。

    “既然姐姐不舒服,那不如就由我来当刘大哥的向导吧!”叶飞急忙说道,虽然很相信妈妈不会做什么对自己和姐姐不好的事,但是叶飞还是不想让姐姐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哪怕就只是当当向导,随便说说话也不行。

    “那好吧,记得要好好照顾云飞,他刚从国外来,可能还不适应望海的生活。”柳亦茹一付无奈的样子点头同意了下来。

    “知道了,刘大哥,咱们这就出发吧,我带你好好得看看咱们望海的风景!”虽然心里对于和一个男人同游很是不以为然,但是为了不让姐姐因为看到这个所谓有婚约的人而难过,叶飞还是动开口邀请道。

    刘云飞也没有拒绝,很是爽快得答应了下来,不过看向叶飞的目光里却充满了一种奇怪的光芒,像是欣赏,又像是感动,总之十分的复杂。

    “那好吧,你们‘兄’两个好好玩去吧!”柳亦茹不知道为什么,把“兄”二字说得极重,然后又对想要离开的叶思琦说道:“思琦,你等一下,我有些话要对你说。”

    叶飞颇为好奇妈妈要对姐姐说什么,不过此时他的任务却是要陪着这位“刘大哥”,于是也不再耽搁,对着刘云飞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和他一起离开了妈妈的办公室,肖含月知道柳亦茹是要和叶思琦说一些悄悄话了,便也起身跟着走了出去。

    等三人离开,柳亦茹看着默默得坐在一旁的叶思琦,柔声问道:“思琦,你是在怪我吗?”

    “啊?没有啊!”叶思琦先是不明所以得“啊”了一声,随便明白了柳亦茹说的是什么,立马否认道,她并没有说谎,此时的她虽然心里很是不舒服,但是却一点也没有怪柳亦茹的意思,先不说这十多年来柳亦茹对她亦母亦姐的恩情,就只是那个所谓的婚约,其实也是真的应该落在自己身上的,自己要怪也只能怪那个不靠谱的老爸了。

    柳亦茹养了叶思琦十多年,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的,自然知道她没有说谎,心中不由暗叹她的善解人意,同时暗想,这么好的女孩,又怎么能便宜了别人?

    轻轻在叶思琦身边坐下,柳亦茹拉起她一只小手,问道:“叶思琦,还记得你小时候咱们那个约定吗?”

    当年柳亦茹来到叶家的时候,叶思琦只有七岁,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对于“后妈”这个角色,她极为排斥,根本不和柳亦茹说话,就算是当时还在世的叶凌云怎么说也没有用,最后还是柳亦茹想到了办法,用另一个身份和她接近,告诉她自己不想当她的后妈,而是想当她一个可以无话不说的大姐姐,这样叶思琦才算慢慢得接受了她,而且到了后来还和柳亦茹相处得真的如亲姐妹一般,她有点儿什么小心事,也都会和柳亦茹这个“无话不说的大姐姐”说,而这一切,叶思琦又怎么可能会忘记?此时听柳亦茹说起,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不由被触动了一下,轻轻点了点头道:“当然记得。”

    “可是,最近这几年,我这个知心的大姐姐可有些不称职了哦,你的心事都不会跟我说了。”柳亦茹微微笑道:“今天不如咱们再做加好姐妹,你把你的心事都告诉我好不好?”

    见叶思琦点了点头,柳亦茹立马问道:“那你告诉我,你不想和刘云飞在一起,到底是为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