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98章 叶飞的危机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一手一个得抱着怀里两位和自己大有关系的超极品美妇那柔软性感的娇躯,叶飞心中大爽不已,没想到还是第一次“作”的妈妈与岳母竟然配得那么好,让他得到的快乐甚至都不下于上周末的那两天了,所以此时的他更加期待起以后大被同眠的快乐来。

    在叶飞心头暗爽的同时,一左一右依偎在他身边的柳亦茹和肖含月也都从最快乐的颠峰平静了下来,在对视了一眼之后,这对到今天算是做了真正意义上的好姐妹的她们同时想到了自己刚才的表现,一时间俏脸之上都涌起了比刚才最兴奋时更加浓郁的红晕,没想到被她们从小疼爱的男孩现在却同时成了她们两个最为爱恋之人。

    不过,二女此时虽然羞涩不已,但是谁也没有因为今天发生的事而后悔,因为她们也都清楚,既然现在都已经是这个小坏蛋的女人了,那么这一幕只是迟早的事,而且刚才的场面不只是刺激到了叶飞,同时也让她们两个激动不已,所得到的快乐绝对不是单独和他在一起时所能比拟的,面对着多年的好姐妹,看着对方和自己一样那发自内心的快乐,那绝对是一种灵魂最深处的刺激。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凌乱不堪、甚至弄上了不少水迹的衣服,想起这都是叶飞这个小坏蛋不让她们把衣服脱下造成的,二女极有默契得伸出小手在叶飞腰间用力扭了一把。

    正在享受着这人间至乐的叶飞不料她们会有这一手,不禁惊呼了一声,笑问道:“怎么

    ??第一

    了?两位好老婆,为什么要掐你们老公啊?”

    “小坏蛋,谁是你老婆?!”两位极品美妇异口同声得啐了一声,娇嗔道,说完后才发现对方和自己说的一样,又不由相视一笑。

    “你们配得还真是默契啊,不错,以后要继续保持哦!”叶飞哈哈大笑道。

    二女自然明白他说的并不是此时的配,而是刚才,因此都不由娇羞万分,柳亦茹白了他一眼道:“月儿,不理他了,咱们去换套衣服吧。”说着拉了肖含月一起离开了叶飞,走向她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

    “我也要去!”叶飞笑着也站了起来,相比起二女,他更加的不堪,裤子几乎已经完全被二女大量的液体给弄湿了。

    “你不许去,就在外面换吧,那边衣柜里有你的衣服!”知道如果让叶飞也跟进去,肯定会免不了再引起一场战事,柳亦茹不得不拿出做妈妈的威严,因为此时已经过了午休时间,随时都有可能有人过来,而且她此时也确实有些吃不消了,而这也正是她不反对叶飞风流的最大的原因,以他的强悍,绝对不是一两个女人所能应付的,内力深厚的自己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一般的女人。

    肖含月和柳亦茹的想法是一样的,所以在叶飞苦着脸答应后,小女孩般对他做了个鬼脸,便跟着柳亦茹一起到休息室去了。

    一脸苦笑得目送两个火爆性感的身影消失在休息室里,叶飞老老实实得在办公室里换上了衣服,对于柳亦茹的话,他问题会听的,这并不只是因为她是自己的母亲,也不是因为她是自己最爱的女人,而是叶飞知道,如果没有了任何约束,哪怕是再睿智的人,也免不了会犯错误,所以他很庆幸妈妈没有像其他的女人一样对自己依顺,虽然她对自己也是依恋宠溺之极,但是在某些时候却问题能冷静得提醒自己,就比如说现在吧,如果自己真的跟进去了,一定会忍不住要求再次开战的,而深爱自己的她们两个也肯定不会拒绝,但是那样一来,先不说她们能不能承受得住,就只是现在这个时间也不允许了,因为他才刚刚穿上衣服,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

    快速得收拾了一下凌乱不堪的办公室,再打开窗子让外面的新鲜空气把办公室里那股

    点^'b点

    欢乐的气息冲散,叶飞才答应了一声,打开了办公室门上的锁,然后说了声“请进”。

    随着外面的人走进来,叶飞不由愣了一下,因为这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相貌颇为英俊的年轻男人,而柳氏集团够资格进柳亦茹办公室的却根本连一个男人也没有。

    在叶飞看到那个男人的同时那人也看到了他,脸上也露出一抹惊讶的表情,问道:“请问你是?”

    这人的表现让叶飞更加的奇怪,自己还没有问他是谁,

    地??度第一?|

    他却先问自己了,不过现在他至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人根本不是柳氏的员工,因为整个柳氏现在基本已经没有不认识自己的人了,连最底层的员工也是如此,更不用说有资格到柳亦茹办公室来的人了,而这人能顺利得来到这里没有被拦下,应该是柳亦茹早就打过招呼的了。

    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在没有弄明白之前叶飞也没有失了什么礼数,微微一笑道:“我是叶飞,柳亦茹是我妈妈,请问你是?”说着,向那男人伸出了手。

    听了叶飞的自我介绍,那人的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热情得握住叶飞的手道:“你好,叶飞老,我叫刘云飞,是专程来找你妈妈的!”

    就在叶飞疑惑这个刘云飞是何许人也的时候,已经换好了衣服的柳亦茹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刘云飞,笑道:“云飞你来了,快坐!”

    见这人果然和妈妈很熟悉,叶飞也不再猜疑,把他让到沙发上坐下后,亲自到旁边的冰箱里给他取过了一瓶饮料,送到了那人面前,然后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柳亦茹和一起出来的肖含月也在旁边坐下,看着叶飞和肖含月都露出了奇怪的样子,柳亦茹笑道:“小满,你和云飞也算是初步认识了吧?现在我给你们正式介绍一下,云飞是你刘天林叔叔的孩子,最近刚刚从美坚国来。”

    虽然柳亦茹这么说了,但是叶飞仍是一头雾水,因为他根本不记得有个什么刘天林叔

    ?地?度第一?2

    叔,更不用说是他的孩子了。

    见叶飞仍不明白,柳亦茹又道:“刘叔叔是你爸爸当年最得力的助手,不过很早就转做正行,到美坚国去了,这个德叔没有告诉过你吗?”

    柳亦茹这么一说,叶飞才想起,张一德确实和自己提过一次刘天林这个人,不过由于他早在自己的父亲叶凌云结婚(和水颖)之前就离开了凌云会,所以张一德也只是提了一提,而叶飞就更没有放在心上了,所以一时根本没有想起。

    虽然刘天林早已和凌云会没有了任何关系,但他毕竟也算是帮里的元老了,身为现任帮的叶飞对他的后人自然不会怠慢,再次伸出手道:“你好,刘大哥,不知道刘叔叔现在可好?”

    “他很好,而且在听说凌云会现在又出了叶飞兄你这样一个出色的少年帮后,更是开心得很,说是近期要来看看呢。”刘云飞显然也听说过叶飞的事,笑着再次和他握了握手。

    第二次和刘云飞的手握在一起,由于没有了刚才的漫不经心,叶飞发现,他的手竟然十分的修长纤细,而且柔软之极,如果不是眼前这个人有着明显的喉结,而且虽然长相颇为秀气,但是却全是男人的特征,他都会以为自己握住的是一个女人的手了。

    这家伙肯定是学钢琴的!放开刘云飞的手,叶飞心里暗暗天马行空得猜测着,他现在虽然已经是一方枭雄,但是毕竟才十七岁,有些时候问题免有了有些少年心性,特别是在

    ¨找请?第一??

    妈妈面前的时候,更是如此。

    “不知道柳阿姨今天叫小侄来,有什么事要吩咐?”和叶飞寒喧过后,刘云飞直接问道,从小生活在美坚国的他,一点也没有那种绕来绕去的习惯,而且他心中也很是疑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才刚刚到龙国,就被这位自己只见过一面的天仙化人般的阿姨叫了过来,并且妈妈还特意让自己……

    见刘云飞开门见山,柳亦茹也不再多说客套话,笑道:“是这样的,据我所知,在你父亲离开望海的时候,曾经和凌云有着一门口头上的婚约吧。”这件事其实她也是后来听说的,虽然刘天林离开望海时她还只有十几岁,但是从小就被柳老爷子当成柳家掌舵人培养的她自然对和柳家是世交的叶家很不陌生,而对于刘天林张一德这样的叶家的得力手下也很是熟悉。

    后来叶凌云去世,刘天林曾带着他一家人来吊唁,柳亦茹正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刘云飞和他的妈妈一个魅力几不在自己之下的金发美女,同时也知道了这一门口头上的婚约。

    柳亦茹此言一出,叶飞不禁大惊,他实在是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这么说,自己对几位姐姐的想法她是知道的啊,而且还曾经和小妹一起想办法要给自己制造机会,但是今天又为什么突然把这个有什么口头婚约的人给叫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