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94章 初尝明月心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良久之后,苏玉娴才长长得吐出一口香气,松开了紧紧缠在叶飞腰上的玉腿,将自己性感之极的娇躯软软得倒在沙发上,不过一双玉臂仍是搂着叶飞的脖子,双目痴痴得看着他,娇声说道:“小冤家,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苏玉娴那满足而又娇媚的目光让叶飞在得意的同时心中又是一片火热,那刚刚老实不到片刻的坏东西在美妇的体内又变得如烧红的钢铁一般火热坚硬,忍不住轻轻顶了一下,嘿嘿淫笑道:“还有更厉害的呢,我的好干妈你要不要试试?”

    “哦……”苏玉娴被叶飞弄得娇吟了一声,急忙求饶道:“小坏蛋,让人家休息一会不行吗?”

    叶飞也知道,苏玉娴现在还没有练习过任何的功法,自然比不上妈妈她们,于是也不再继续强求,只是把自己深深得留在她的最深处,却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只是深情得看着身下成熟性感之极的美妇那张经过自己滋润后已经不下于柳亦茹她们的绝美面容。

    见叶飞如此怜惜自己,苏玉娴在感动的同时心中更是涌起了无尽的柔情,双目深深得看着叶飞,动凑上了小嘴,忘情得和他吻在一起,直到自己都有些喘不上气来了,才离开他的双唇,柔声说道:“现在能跟我说说心儿的事了吧?”

    叶飞抱着这位性感之极的美妇翻了个身,自己坐在沙发上,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双手伸进她的衣服,在她光滑的背臀之上轻抚着,笑问道:“她有什么事?你要我说什么?”

    “说说她为什么会难过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一定跟人有关系吧?是不是你对她说了什么?”苏玉娴眨了眨大眼睛,直直得看着叶飞,一向端庄娴静的她此时眼里竟然隐隐有着一抹戏谑与激动。

    叶飞没想到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喜欢说话的苏玉娴看事情竟然会这么准,不由问道:“为什么说和我有关呢?”

    “我的女儿我能不了解吗?”苏玉娴忽然幽幽得叹了口气道:“她和我一样,已经爱上你这个小冤家了,只是这个傻丫头恐怕还不清楚自己的心思而已。”

    叶飞不禁暗汗,苏玉娴说得应该一点也不错,不过经过今天的事,想必明月心肯定已经清楚她自己的心思了,而今天一整天之所以会不开心,恐怕最多的就是因为她心中的缠结了,当下不由有些尴尬得说道:“不会吧,你是不是看错了?”

    苏玉娴认真得说道:“不会的,我太了解她了,能跟我说说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叶飞点了点头,也没有隐瞒,把今天在车里发生的事和苏玉娴说了一遍,末了道:“我都跟她道了歉的,不知道她为什么还会这么生气。”

    “你不应该道歉的。”苏玉娴叹道:“这个傻丫头恐怕已经钻进牛角尖里了,你跟她道歉,只会让她觉得你对她根本没有感觉,所以她才会失落的。”

    “冤枉啊!”叶飞叫屈道:“谁说我对她没有感觉的?”

    苏玉娴又好气又好笑得白了他一眼,轻轻扭动了一下娇躯,收缩妙处轻轻夹了叶飞那火热的坏东西一下,说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说对别的女人有感觉,而且那个女人还是我的女儿,你不觉得别扭吗?”

    “我只是实话实说嘛。”叶飞明白苏玉娴根本没有生气,于是毫不在意得嘿嘿一笑,然后又突然正色问道:“你打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我都听你的!”

    “从理智上来说,我是不希望心儿和你在一起的。”苏玉娴叹道:“可是从感情上来说,却又希望你能带给她最大的快乐,这样不但你们能高兴,我也可以更加大胆得和你在一起了。”

    “为什么理智上不希望我们在一起?”叶飞半开玩笑得问道:“难道你觉得我配不上心姐姐吗?”

    “不是的。”苏玉娴摇了摇头,并没有理会叶飞的玩笑,很是认真的道:“你没有哪里配不上她,起码在我的心里,世上没有比你还好的男人了,但是正因为你太过优秀,身边的女人一定不会少,我也就罢了,可是心儿却还年轻,我怕她和你在一起后会不幸福,因为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

    “你这个担心有些多余哦。”叶飞嘿嘿笑道,用力向苏玉娴的深处顶了几下:“别人的精力有限,但我却是无限的,难道你还担心她会不‘性福’吗?”

    二人说了一会话,苏玉娴已经恢复了过来,此时被他这么一弄,忍耐已久的火焰不由再次被勾起,虽然知道叶飞说的根本就是曲解了自己

    ?度第一?

    的意思的歪理,但是在联想到自己的情况下感情还是迅速击溃了理智,也觉得女儿和叶飞在一起是天经地义起来,于是也不再多想,轻轻扭动起娇躯配起他的

    找请2第一?

    动作来。

    感受到苏玉娴的配,叶飞心中暗喜,用力一翻身,重新将她压在身下,就欲大起大落得满足她一番,不料苏玉娴去制止了他的动作。

    “

    '点b点

    到心儿房间里去做吧!”制止了叶飞之后,苏玉娴俏脸通红得说道。

    “什么?”叶飞不由一愣,虽然明月心见过自己和苏玉娴相好的场面,但是那也只是在意外中,现在她还不是自己的女人,这样做恐怕不太好,而且一向羞涩的苏玉娴今天怎么这么疯狂了?

    看到叶飞的惊奇,苏玉娴强忍着心中的羞意,解释道:“既然你们要在一起,那就要让她接受这一切,如果她不能接受,也好及时醒悟,免得越陷越深。”

    叶飞这才明白苏玉娴的用意,心中却并没有怪她,反而对她更加的喜欢,因为在这个时候她还能第一时间想到女儿的感受,这份深深的母爱让他想起了柳亦茹对自己,这种可以说达到了极致的爱是最让人感动的,如果苏玉娴为了讨好自己而不顾女儿的感受,叶飞才会看轻她。

    点了点头,叶飞同意了苏玉娴的提议,不过却并没有从她身上下来,而是拉过她的一双玉臂抱在自己脖子上,然后双手托起她的大屁股,用力将她抱了起来,就那么和她连在一起一步步向明月心的房间走去。

    以这样的姿势被叶飞玩弄,而且还要马上出现在女儿的眼前,这让苏玉娴不由娇羞无比,不过那从未有过的深入快感却让她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来,而且她此时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个疯狂的念头,那就是要在女儿而且好好的“表现”一下,只要一想到呆会的场面,她就感觉到一种强烈到极点的刺激。

    却说明月心,到房间后躺了下来,却根本睡不着,脑海中不由得又浮现出了那天看到的那一幕,同时心里也在想着,此时的叶飞和妈妈应该又开始了吧!想到这些,她的心里不但没有了第一次看到时的排斥,反而升起了一种想要再看看的念头。

    这个念头让明月心不禁吓了一跳,急忙用力摇了摇头,想要把这个疯狂的念头赶出去,不料正在这个时候,外面却传来的妈妈苏玉娴的娇吟之声。

    明家住的这座楼是望海大学分配给明教授的,自然比不得那些精心建制的楼房,隔音效果并不怎么好,再加上苏玉娴在忘情之下声音颇大,明月心自然是一点不漏得听到了妈妈的叫声,心中不由暗怪,这二人也太急了吧?竟然就在客厅里开战了,难道就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感受吗?

    已经钻进牛角尖的明月心想到叶飞对自己的“虚情假意”,心中不禁暗自神伤,不过客厅里传来的声音却一直在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在难过的同时身体也有了一些反应。

    本以为

    找◢请??第一??

    很快就能结束,但是明月心没想到客厅里的声音竟然一直没有断,一直在持续,渐渐的,她感觉自己下面已经很湿了,而且心里的渴望也越来越重。

    终于,在苏玉娴的又一次尖叫声中,明月心再也无法忍耐,轻轻得钻进被窝脱去了全身的衣服,并且把小手伸到了下面,慢慢活动起来。

    虽然心中有些不舒服,但也许是有着外面传来的声音的刺激,明月心在手指活动的时候得到的快感却比平时自己弄要强烈得多,让她渐渐失去了理智,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只想追求那极致的快感。

    就在明月心马上就要到达颠峰的时候,外面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少了这个声音的刺激,她竟然发现自己根本达不到顶峰了。

    有些不甘心的明月心心烦意乱得撩起了身上的被子,手上的动作再次加快,不过却再也找不刚才的感觉了,这一刻,她好希望客厅里的二人能再继续,甚至还有一种加入到他们的渴望,她忽然很羡慕自己的妈妈,因为她知道,叶飞对苏玉娴绝对是真心的,而对自己,她却不敢去想,既希望他对自己也是真心的,又怕那样一来会伤害到妈妈。

    就在明月心纠结不已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接着她就看到,叶飞和妈妈一起走了进来,不过二人的姿势却……

    只见此时的妈妈像树袋熊一样将四肢紧紧得缠在叶飞身上,而叶飞则是托着她的大屁股,二人就那么走了进来,虽然最重要的地方被妈妈那宽大的裙摆给挡住了,但别说是聪明的明月心,就算是个傻子恐怕也能明白二人此时是个什么状态。

    明月心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会突然来自己的房间,而且还是以这样的状态,心中在万般羞涩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刺激,被窝里偷偷抚摸着自己嫩屄的手指在这种刺激下一下探进了从未有任何异物进入过的屄眼里,如果不是那轻微的疼痛提醒了她,恐怕她的处女象征就要坏在自己手指上了。

    “你们来做什么?”明月心问道,心里却有些虚,她很怕叶飞和妈妈发现自己此时的样子,所以将裤子裹得很紧。

    叶飞笑道:“到你的房间,自然就是来找你了!”说着,抱着苏玉娴走到明月心的床边,重重得坐了下去。

    以这种姿势被叶飞肏干,鸡巴本就插得极深,而他这一坐,更是让火热的大龟头在苏玉娴娇嫩的花心上重重得撞击了一下。

    “哦……”苏玉娴被这一下狠肏弄得情不自禁得浪叫了一声,见女儿正在看着自己,笑了笑道:“心儿,对不起啊,妈妈不是故意的,只是太爽了而。”如果在平时,性格内向而又收敛的苏玉娴是绝对说不出这种话的,特别是当着自己的亲生女儿,可是今天却不同,她清楚得记得自己来此的目的,那种要帮助女儿找一生幸福的念头让她放得很开,所以这句话就自然而然得说了出来。

    听到妈妈这句很是反常的话,明月心也被惊呆了,心里暗暗猜测着妈妈的用意,难道她是来向自己炫耀的?这显然不可能,因为她根本就不是那种性格的人,更何况她对自己这个女儿只有无尽的疼爱,又怎么可能来刺激自己?

    不过叶飞和苏玉娴都没有向明月心解释的意思,叶飞只是深深得看着明月心道:“心姐姐,我是来向你解释上午在车上的事的,那时的是真的有些情不自禁了。”

    “你上午就已经道过歉了,所以也不用再解释了。”提起上午的事,明月心的脸色一下冷了下来,心中那无尽的欲望也一下消散了不少。

    “不,你没明白!”叶飞却是说道:“我上午之所以向你道歉,并不是因为我摸了你,而是因为在没有经过你同意的情况下摸你!”

    当着妈妈的面提起此事,让明月心俏脸微微一红,不过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她也不想再遮掩什么了,问道:“这有什么别吗?”

    “当然有别了。”苏玉娴却是接口笑道:“他如果是因为摸了你而道歉,那说明他根本就是无心之失,对你并没有什么想法;而他却是因为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才道歉,就是说,他心里其实是喜欢你,也是真的对你有想法的,只不过是因为尊重你,才会把你自己同不同意看得这么重。”

    妈妈的话让明月心心里重重得一跳,不禁向叶飞投来了询问的目光。

    叶飞双目一眨不眨得和明月心对视着,重重得点了点头道:“不错,心姐姐,我是真的喜欢你,从很早之前就是了,那个时候我甚至还没有认识干妈。”

    虽然叶飞在用鸡巴插着妈妈的情况下说喜欢人家女儿显得很是荒谬,但是明月心却已经相信了他的话,不过还是说道:“你是我妈妈的情人,又怎么能再喜欢我?”

    “傻女儿。”苏玉娴温柔得笑道:“妈妈和你们的年龄差了那么多,是注定了无法光明正大的和他在一起的,而且你也看到了,这小子这么厉害,妈妈一个人又怎么应付得来?所以你们还是要在一起的,这样妈妈也能更加名正言顺的和他在一起了,虽然咱们母女都跟了他说出去有些不好听,但什么能比得上咱们的幸福重要呢?”

    “心姐姐,我是真心爱你的,做我的女人好不好?”叶飞忙趁机说道,同时还伸出大手轻轻捧起明月心的俏脸,慢慢得低下头去。

    也许是苏玉娴的那番话起到了作用,明月心并没有躲闪,任由叶飞吻到了自己的樱唇上,然后迅速溶化在他的热情当中。

    见二人终于吻在了一起,苏玉娴满意得笑了起来,强忍着欲火从叶飞身上下去,将他的大鸡巴释放出来,然后对着一边吻着女儿一边看向自己的叶飞使了个眼色。

    叶飞也不再迟疑,趁着明月心被自己吻得意乱情迷的时候,一把掀开了她身上的被子,大手顺着她光滑的皮肤慢慢向下摸去,一直来到她的处子嫩屄处,却摸到了满手的水迹。

    这个发现让叶飞大喜,看来自己刚才和苏玉娴在客厅里的激战已经刺激到了明月心,这下连前戏都省了,于是慢慢得翻身压在明月心身上,将身子挤进她的双腿之间,然后放开了她的小嘴,深情得看着她道:“心姐姐,做我的女人吧!”

    直到叶飞的大嘴离开,被吻得迷迷糊糊的明月心才恢复了神志,却见此时的自己竟然一丝不挂得身在叶飞面前,双腿大张,自己那自从十岁以后甚至连母亲都从未再看到过的小嫩屄毫无遮掩得暴露在他的眼前,而他那根大得吓人的鸡巴也正直直得指着自己的屄,心中不由涌起了无尽的羞涩,虽然听到了叶飞的话,却什么也没说。

    叶飞也知道,明月心此时就是愿意也不好意思说出口,于是又道:“心姐姐,我要来了,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可以反抗的,我会立马停下。”说着腰肢微微向前一挺,让自己坚硬的大鸡巴顶在她娇嫩的处女嫩屄上。

    在鸡巴顶住嫩屄的那一瞬间,强烈的感觉让明月心的娇躯微微一抖,不过她仍是一动也没有动,这下叶飞哪还能不明白她的意思?不过在准备插进去的时候,心里却又涌出了一个坏意,对着旁边带着祝福的笑意看着他们的苏玉娴道:“干妈,来帮帮忙。”说着眼神对着自己的大鸡巴示意了一下。

    此时的苏玉娴就像换了一个人,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羞涩,在听到叶飞的话,并且明白了他的意思之后连想都没有想,就凑了过来,伸出柔软的小手握住叶飞的鸡巴,将龟头顶在女儿的嫩屄上摩擦起来。

    明月心没想到妈妈竟然会这样,当下不禁羞得用双手捂住了俏脸,但是叶飞却是爽得不行了,让一个做妈妈的握着自己的鸡巴顶住她亲生女儿的小屄,世上还有比这更令人激动的事吗?这还只是苏玉娴母女而已,此时的他已经决定,以后绝对要让妈妈和小妹也这样试试,只是可惜三位姐姐的亲生妈妈已经不在了,不然她们四个一定可以更加的刺激。

    明月心虽然羞涩不已,但是却也被这淫荡之极的气氛给刺激到了,随着妈妈用叶飞的鸡巴摩擦自己的小嫩屄,屄里不由涌出了更多的淫水,而苏玉娴见此,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于是慢慢将叶飞的龟头轻轻插进女儿的小嫩屄一点点,然后按住叶飞的屁股用力一推,随着明月心一声略带疼痛的娇哼,大鸡巴已经有大半截插进了她的小嫩屄里。

    “心儿,没事的,只是痛一下,一会就好了,你肯定会像妈妈一样舒服的。”见明月心因为疼痛而微微皱起了秀眉,苏玉娴忙轻声安慰道。

    听到妈妈的话,明月心总算是明白了她刚才故意爽得大叫的意思,那根本就是用亲身行动告诉自己,这种事会有多么舒服,从而让自己能更快得投入进去,不会因为开始的疼痛而害怕。

    做为一个警察,明月心虽然并没有经历过,但对这种事也是颇为了解的,苏玉娴的做法却是显得有些多此一举了,不过明月心却并没有这么想,心里不禁为妈妈和叶飞对自己的体贴而感动不已,于是也不再沉默。点了点头说道:“妈,我知道的,小满,你不要太用力啊,姐姐是第一次,有点儿痛。”

    “我知道。”叶飞温柔得笑了笑,大鸡巴在明月心刚刚被自己开发小嫩屄里做着最小幅度的抽插,让她在不会疼的情况下尽快得适应自己的鸡巴,双手也来到她的胸前,握住她那对并不比她妈妈小多少的大奶子轻轻揉捏着。

    在叶飞的上下夹攻中,明月心很快就渡过了开始的疼痛,屄里痒了起来,于是羞涩得说道:“好,姐姐不疼了,你可以快一点。”

    叶飞此时也有些忍耐不住了,得到了明月心的同意后哪还

    ??第一

    会再迟疑,动作一下加快起来,直把初经此事的明月心肏得心神荡漾,如果不是顾及妈妈就在身边,她觉得自己都要忍不住像妈妈那样大声叫出来了。

    而在这个时候,苏玉娴也凑了过来,趴在女儿胸前,张开小嘴含住了她一颗小奶头,轻轻得吮吸着,就好像女儿小时候吃自己的奶一样吃起了女儿。

    被妈妈这么一刺激,本就因为第一次而没有什么耐力的明月心不由尖叫了一声,大屁股一阵飞快得扭动,泄出了第一波被心爱的男人肏出的阴精。

    在明月心高潮后,叶飞只是稍做停留,马上就开始了第二次抽插,一直把明月心肏得连连高潮了三次,再也无力承欢才放过她,而明月心由于是第一次,再加上白天一整天因为心情不好而没吃什么东西,体力已经完全被耗尽了,在叶飞抽出大鸡巴后,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在明月心睡着后,叶飞和苏玉娴却并没有离开她的房间,就在她的身边继续干了起来,由于是在女儿身边,今晚又因为这种特殊的心态而彻底放开,苏玉娴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激情,一直缠着叶飞要个不停,直到也像女儿一样筋疲力尽,这才满意得在女儿身边睡下了。

    明月心的床并不是很大,三个人躺的话会显得有些挤,但是叶飞却也没有离开,而是挤进了她们母女中间,一手抱着一个,就那么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