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92章 车上的暧昧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由

    点^b^点^

    于叶飞昨天没有开车过来,所以姐二人干脆一起坐了明月心的警车,只是叶思瑶直接坐到了明月心身边,把叶飞自己扔到了后座上,让本想搞些小动作的他颇为失望。

    即使是在望海,警车也是有很多特权的,这一点在龙国似乎已经形成了惯例,甚至就连正义感过剩的明月心在当了许久的警察后也习惯了这一点,所以虽然现在是上班的高峰期,但是在明月心和叶思瑶越来越熟悉的闲聊中,车子很快便停到了武馆所在的那座大楼之下。

    此时王小鸣傻了的消息还没有传开,所以楼下还有不少的娱乐记者等在那里,这让叶飞三人都感觉有些好笑,不过他们谁也没有答理这些没有多少职业操守的记者,直接从他们中间穿过去上了楼,而那些记者虽然知道王小鸣是来帮飞扬武馆宣传的,但是他们却并不认识叶思瑶,于是他们自然而然得又错过了得到第一手资料的机会。

    三人来到顶楼武馆的时候,武馆里的学员们差不多已经到齐了,他们都还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因此都在那里兴高采烈得聊着,而那些昨天没能来的学员们则是羡慕不已。

    看到馆和她的男朋友跟一个警察一起进来,这些学员不禁都感觉有些奇怪,作为普通市民,他们虽然有些功夫在身,但是对警察还是有一些敬畏的,虽然这女警相貌身材都足以和他们的馆相比,但是这些学员却也都没敢多看。

    只有那个副馆阿芳迎了上来,和叶思瑶打了个招呼,不过看向她和叶飞的目光却是充满了暧昧,因为昨晚他们玩到一半,想要找叶思瑶说说话的时候,却发现她和叶飞都不见了,作为新时代的年轻人,她自然会联想到一些什么。

    叶思瑶被阿芳看得有些不自在,忙给她介绍道“这位是南警察分局的副局长明月心,她这次来是想了解一些昨晚的事,你让大家集一下吧。”

    虽然很是奇怪为什么有警察来这里了解事情,但是阿芳也没有多问,很快便大学员们叫到了一起。

    “你们昨晚有谁看到王小鸣去了哪里吗?”等大家集好了,叶思瑶代明月心问道。

    这个问

    ??地第一?

    题让学员们面面相觑起来,他们昨晚几乎都玩疯了,而且在见识了王小鸣的歌喉之后对他也颇为失望,所以哪里会有人去注意什么王小鸣不王小鸣的,所以在对视了半天后,才有一个学员举手道:“我看到他中间和金大顺一起进了一个小包厢,之后就没有再看到他们了。”

    “哦?你详细说一下,他们是什么时候出来的?”得到一个对叶飞有利的线,明月心不禁精神大振,其实直觉告诉她,这件事叶飞的嫌疑才是最大的,可是一向真正的她这次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想把帮叶飞把嫌疑撇清,这个潜意识里的念头让她自己也很奇怪,最后只得把这种想法归于自己不想妈妈伤心,才会下意识得想帮他。

    那学员挠了挠头道:“我也只是远远得看到了一眼,至于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我倒是不清楚了,直到最后大家都散了,也没有见到他们,还有……”说着,那学员向叶思瑶和叶飞看了过来,昨晚无论是叶飞姐还是金大顺王小鸣,做的那些小动作都十分的隐蔽,所以这些学员根本不知道在他们玩得开心的时候竟然会发生了那么多的事,而他们在散场时看到叶飞和叶思瑶都不见

    ?地度第3一3?

    了,心里的想法其实是和阿芳一样的。

    看着叶思瑶在学员们的暧昧目光下那付娇羞的神态,明月心不由有些好笑,不过却又不禁想起了自己,同样都是叶飞帮着赶走身边的追求者,上次他是冒充自己的,而这一次又是冒充叶思瑶的男朋友,只是他这个叶思瑶的假男朋友是真,而自己的那个假却不是真男朋友,不然这就真的是翻了一个个儿了。

    如果是真的能翻一个个儿就好了,明月心俏脸微红得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不过随即又被

    度第一3

    她赶了出去,自己怎么能这么想?那不是对不起妈妈么?不过有一个问题她自己还没有意识到,那就是在产生这个念头的时候,她想的只是对不起妈妈,却根本没有觉得这个念头的本身有什么不对。

    “你们是不是一起离开的夜总会?真的没有人再看到金大顺和王小鸣吗?”心中有些纠结的明月心性把心思都放在了这个案子上,不过仍是感觉有些可惜,如果有人看到王小鸣和金大顺一起离开的话,那就可以彻底得把叶飞排除了。

    学员们都摇着头道:“没有,不过金大顺那家伙倒还不错,人虽然没有在,但是却一早安排好了老,帮我们叫了车子。”

    叶飞心中不由暗笑,这哪里是金大顺不错啊,不错的人分明是张一德,不过他可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

    到了现在,学员这边的事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明月心跟叶思瑶道别了一下,却对叶飞说道:“你跟我再到局里去做个笔录,那王小鸣怎么说也是你们请来的。”

    叶飞一愣,难道明月心已经猜到了些什么?不过从她那微微涨红的俏脸上却又看出,根本不是这么一事,她找自己肯定是有其它的事情,于是点了点头,又对叶思瑶说道:“瑶瑶,我跟明警官去一下,放心,不会牵连到武馆的。”

    叶思瑶虽然有些不舍得和他分开,不过却也没有阻拦,明月心对叶飞可能有点意思这一点她也看出来了,但是她也没想过要阻止他们的发展,因为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想过要独占叶飞,特别是经过昨晚和今早的两度激情之后,她就更不会想着让他只守着自己一个人了,想想自己都快虚脱了,可是他还是生龙活虎一般,如果真的让他守着自己一个人的话,那下场恐怕只有两个,一是他天天强忍着,二是自己被他弄得天天下不了床,虽然自己心里真的是恨不得天天能和他粘在一起,但是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事业要忙,自然不能天天呆在房间里不出来,至于让叶飞忍着,爱极了他的叶思瑶自然是舍不得,所以她对他可以说是有些放纵。

    目送叶飞二人离开,叶思瑶的心思不由又到了那两度激情上,一时间不由有些痴了,直到学员们的声音把她惊醒过来:“馆,那个王小鸣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怎么还有警察来了解情况啊?你男朋友被她带走,会不会有什么麻烦啊?”

    一连串的问题让叶思瑶有些应接不暇,只好一个一个得答道:“王小鸣今天早上突然被人发现傻掉了,所以警方才要追查一下,不过你们不用担心,这件事明显和咱们没有什么关系,所以警方不会找什么麻烦的,至于我……我男朋友,他也不会有事,只是去做个笔录而已。”虽然已经和这样了,但是当着学员们的面说他是自己的男朋友,叶思瑶还是忍不住俏脸飞红。

    一向冰冷的叶思瑶忽然露出这付娇羞的神态,不由让习惯了平时的她的学员们感到一阵惊艳,一时间不论男女,都呆在了原地,过了好一会才从这种美到极致的景色中反应过来,慢慢得散了开去。

    见大家都把注意到放到了别处,阿芳忽然凑了过来,小声得笑问道:“瑶瑶,老实交代,你们昨晚是不是……嘿嘿……”

    叶思瑶被她问得俏脸通红,不过阿芳是自己除了家人以外最好的朋友,而自己这段恋情恐怕一时不能让家人知道,所以她也很想和好朋友分享一下,于是也没有否认,红着脸点了点头,低声说道:“嗯。”

    见叶思瑶承认,阿芳更是来了兴趣,把她拉到一边,用更小的声音问道:“那快跟我说说,那个是什么感觉啊?”

    叶思瑶俏脸更红,虽然她不介意让好朋友分享自己的心情,但是那种事又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只好娇嗔着说道:“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

    “我跟谁试啊?难道跟你那位?”阿芳开玩笑道。

    不料叶思瑶却笑道:“可以啊,如果他愿意,我是不会反对的!”

    阿芳没想到叶思瑶会这么答,不禁自嘲得笑了笑道:“算了吧,有你这样的大美女在身边,人家又怎么会看上我?”

    其实阿芳长得并不丑,如果只是看脸部的话,甚至比叶思瑶也只差了一筹,但是由于她的身材太过壮硕,而且还喜欢留很短的头发和穿中性的衣服,让所有人都忽略了她的相貌,只觉得这就是一个男人婆。

    叶思瑶虽然不会像其他人一样看阿芳,甚至如果叶飞有那个心思的话,她来可以牵牵线,但无论她有多大方,但私心也总是有那么一点儿的,所以自然不会动做什么,听了阿芳的话后也只是淡淡得笑了笑。

    却说叶飞和明月心二人,下了楼之后,叶飞仍没有开自己的车,而是上了明月心的警车,取代了叶思瑶刚才的位置,坐了在副驾驶上。

    点^b点'

    自从明月心发动车子之后,叶飞就一直在上下打量着她,嘴角还带着一抹玩味的笑意,一开始明月心并没有太在意,不过被他看得久了,却是越来越不自在。

    终于,有些忍不住的明月心放慢了车速,把俏脸转向叶飞,嗔怪得问道:“你老看我做什么?”

    “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叶飞笑嘻嘻的道:“为什么你一听说我和一个女孩子开了房间,会那么的生气,甚至都亲自跑过去抓我们了。”

    刚才叶飞和叶思瑶一直没有提起这个问题,明月心本以为他们已经忘了,心中还在暗感庆幸呢,不料叶飞这个家伙竟然又说了起来,这让她不由想起了自己那时候的异样心情,俏脸忍不住一红,不过还是嘴硬道:“我那时不知道那女孩是你姐姐嘛,听说你做了对不起我妈妈的事,我怎么会不生气?”

    “是吗?”叶飞饶有兴趣得看着她因为染上了一抹羞红而更加娇艳的脸蛋,笑着说道:“可是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是吃醋了的样子啊?”

    自从刚才在武馆里产生过那个念头之后,明月心已经可以明白一些自己的心思了,这让她心里极为纠结,不料此时叶飞竟然还要点破自己的心思,这让她不禁又羞又急,娇嗔道:“我吃你个大头鬼!不许胡说!”

    “吃我的大头龟?可是我没有啊。”叶飞嘿嘿笑道:“不过如果把后面两个字翻过来的话,我倒是有一个,你要不要尝尝?”

    “后面两个字翻过来?大龟……”明月心一下反应了过来,不禁更加的羞怒,喝道:“你去死吧!”

    “那你想让我怎么死?”叶飞仍是嘿嘿笑道。

    其实被叶飞这么调戏,明月心不但没有生气,心里反而还有一种甜甜的感觉,不过为了掩饰自己的羞涩,还是装作恨恨的道:“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就咬死你!”

    “哇,不会这么火爆吧!我只是让你尝尝而已,你竟然都想那样死我了!”叶飞惊呼道。

    咬字分开的那个说法明月心也是听说过的,此时哪里能不明白叶飞说的是什么,这让她在更加娇羞的同时,脑海里却又不自觉得浮现出了那天看到的一幕,他那个大得吓人的家伙在妈妈那里进出,现在被叶飞这么一说,她的心里竟然突然产生了一种真的尝尝那个家伙的冲动。

    这个念头产生得是那么的突然,就连明月心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就和她每天晚上都会产生的幻想一样,这个念头是那么的不可抗拒,让她心里彻底得慌乱起来,就如喝醉了一般再也控制不住方向盘,双手一滑,车子一下撞在了嘴边的石阶上,而她的娇躯也一下倒了过来撞进叶飞的怀里,小手无巧不巧得正好按在那个已经变得不老实的东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