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59章 萝莉的深情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好啊!”三个小丫头早就盼着自己的腿能早一天好起来了,特别是昨晚见到东方若兰后,这种心情就更加的迫切起来,她们很想早点好起来,也能更多得帮到姐姐,同时也能自由自在得到处跑。

    “那咱们这就走吧。”叶飞微微一笑,正想上前帮她们把轮椅弄到平路上来,却忽然眉头一皱,转知看向大门口的方向。

    在大门处,此时走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这二人相貌十分的平凡,衣着也很是朴素,如果扔到外面的人群里,恐怕很难被人认出来,但是叶飞却发现了这二人的不凡之处,因为在这对男女的体内,竟然有着不弱于当初的柳君怡的真气波动,也就是差一步就能达到先天的境界,他不明白这两个后天顶峰的高手到这个小院里来干什么,于是下意识得挡在了三个小女孩的身前。

    “王叔,王婶,你们来了?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哦,叶子哥哥要带我们去看腿,我们马上就能站起来了!”叶飞还没有开口询问,后面的谷雪蓉却先高兴得叫了起来,显然跟这对中年男女很熟。

    叶飞心中一动,看来这对中年男女就是暗中保护她们的人了,自己正有些事想要弄清楚呢,他们倒是先送上门来了,不过对于谷家四姐妹的背景他却更加好奇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能让两个后天顶峰的高手来这里保护她们?要知道,放眼整个武盟,这个程度的高手加起来也不到二十人。

    “不给我介绍一下吗?”转过身,叶飞微笑着问三个小萝莉道。

    “叶子哥哥,他们是王叔王婶,我们的房东。”谷雪欣介绍道:“他对我们可好了,有时候我们没有钱,他们也不逼我们交房租,而且经常来看我们;王叔王婶,这位就是我们跟你们说过的叶子哥哥了。”

    那对中年男子并没有阻止谷雪欣介绍他们,直到她说完,才对着她们微微笑了一下,然后转向叶飞,非常和善得笑道:“这位就是小函她们说起的叶总了吧?能不能赏个脸,单独谈谈?”

    “好啊。”叶飞也正有些事要向他们问清楚,所以毫不犹豫得应该下来,对着三他小萝莉微微笑了笑,然后在她们有些奇怪的目光里跟那两个中年男女走出了小院。

    一直来到这个小胡同的最深处,那对中年男女都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跟过来的叶飞,那个男的忽然开口道:“叶飞,凌云会的新任帮,我们听说过你。”

    “那又怎么样?”叶飞微微一笑,淡淡得问道。

    “不怎么样,我们只是希望你给小函现在这份工作是真心的,而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企图,不然后果可能会很严重。”还是那个中年男人开口说道。

    叶飞心中暗笑不已,两个小小的后天高手,竟然在自己面前狂起来了,不过对方显然也是为了谷雪函好,所以叶飞并没有跟他们计较,微微一笑道:“这个你们可以放心,我虽然很欣赏雪函,但是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而且我们叶家的名声你们也应该知道,所以你们的这种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

    顿了顿,叶飞又道:“还有,我的公司和其它的娱乐公司不同,绝对不会对旗下的演员搞什么潜规则,除非是她们自甘堕落,但是雪函你们应该知道,是不会出这样的问题的。反倒是我有些不明白,既然有你们在,为什么她们姐妹还要一直过得这么苦?”

    听到叶飞的问题,这对中年男女眼里突然闪过一抹淡淡的悲哀与无奈,不过却又都快速得掩去了,只是淡淡得说道:“这个就不是你需要操心的了,今天我们找你,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希望你不要再管那三个小丫头的事,如果她们的腿被治好了,对于她们和你来说,恐怕都不是什么好事。”

    叶飞不由一愣,他看得出来,这对中年男女对谷家姐妹是真正的关心,可是又为什么不让她们把腿治好呢?于是很是奇怪得问道“这又是为什么?”

    “这个我们不需要向你解释!”这时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中年女人开口了,语气比那个男人要冲得多:“还有一点就是,千万不要和小函产生什么不应该有的感情,看得出来,她因为你的帮助已经开始对你有了好感,但是我并不希望这份好感能持续下去,你应该知道怎么做的!”

    “这个我可就不敢保证了。”叶飞耸了耸肩道:“我已经说过,对她我也是有着一份好感的,只是不想逼她做什么不愿意的事而已,但是如果她同样也对我有了好感,那就是没办法的事了,谁也不能左右别人的感情吧?”

    “年轻人,不要太过狂妄!我知道你身后的柳家是个武林世家,而柳家的背后更是有一个武盟,但是我要告诉你,那根本什么都不是,在我们身后的那个势力面前,别是是柳家,就是武盟也算不上什么!”那个中年女人的语气变得森然起来:“虽然小函很漂亮,但是你身边却并不缺少漂亮女人,你总不想因为小函一个人而失去她们吧?”

    叶飞的眼神猛然一冷,直直得盯着那个中年女人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那个女人被叶飞的眼神惊了一下,下意识得后退了一步,不过立马反应过来,运起自己的内力,后天顶峰的气势瞬间弥漫开来,冷然道:“年轻人,希望你能认清事实,告诉你,我们的实力虽然在派里算不上什么高手,但是也不是你所能惹得起的!”

    也许是为了让叶飞更加忌惮,那个中年男人也在此时露出了自己后天顶峰的威压,同时说道:“小伙子,虽然我们很感谢你对小函的帮助,但是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所以还是适可而止吧!”

    面对着两个后天顶峰的威压,叶飞却是根本不屑一顾,冷哼了一声道:“这世上除了我妈妈之外,还没有人能命令我叶飞做什么事,谷家姐妹的事我是管定了,如果你们不服,尽管来找我,我叶飞一并接着,但是如果谁敢动什么歪心思,到时到时候不管你们是什么门什么派,我不介意让它在这个世界上消失!”说完,叶飞没有再理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中年男女,大步离开了这个地方。

    直到叶飞离开好久,这对中年男女都仿佛虚脱一般一下坐到了地上,边擦着满头的冷汗边对视了一眼,却都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那一抹深深的震憾。

    “你说,我们是不是管得太多了?”那个男人问道,声音有些干涩。

    “这是什么实力啊?”那个女人却是后怕不已:“竟然能用真气将我们禁锢住,这样的实力,恐怕比门还要厉害的多吧?看来我们一直太小看他了,而且派里的情报也实在是不怎么样。”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忽然露出了一抹微笑:“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吧,起码有了他,四位小姐能过得好一点,相信到时候门知道了,也不会责怪我们的,因为对方真的是太可怕了。”

    “我倒是更希望她能来找叶飞的麻烦,到时候也能受些教训。”那女人冷笑道:“而且有了小函的这层关系,说不定大小姐也不用再受什么苦了。”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再说话,只是看向叶飞离开的方向,眼里闪过一抹期待的光芒。

    到小院,叶飞对三个小丫头笑道:“咱们可以出发了。”

    “叶子哥哥,王叔和王婶叫你有什么事呀?”谷雪梅问道,她们都很奇怪,叶飞明明和那对中年男女并不认识,怎么会有事要说呢。

    “他们跟我说,你们三个小丫头都很喜欢我,要我在你们当中挑一个做媳妇呢。”叶飞笑道。

    “呸!”三个小萝莉都轻啐了一声,三张一模一样的俏脸都涌起了大片的红晕,心跳也都有些加速起来,十三岁的她们,已经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出去见什么世面,而在这个时候,叶飞突然出现在了她们的生活中,就仿佛阴暗中的一抹阳光一般,给了她们光明的希望,而且对她们还是那样的体贴,所以在这几天的相处中,三颗小小的芳心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系在了他的身上,此时被他一下指破心事,又怎么能不害羞?

    叶飞没想到自己只是开一个小玩笑,竟然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应,从三个小丫头的表情中,他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不禁轻轻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难道自己真有这么大的魅力?

    为了不让三个小丫头继续尴尬下去,叶飞急忙转移了话题道:“好了,既然已经准备好,那咱们就出发吧,也许不用到晚上,你们就能站起来了呢。”

    果然,说到她们最关心的事,三个小丫头都被转移了注意力,有些迫不及待得要跟着叶飞去军医院了。

    可是在走的时候却又有些犯难了,因为这个小胡同里的路极为不平,叶飞的车子都开不进来,只能停在外面,而她们的轮椅同样也不能推出去,想要出去的话必须得抬着。

    虽然一个轮椅加一个女孩的重量对叶飞来说什么也不是,但是如果这样端着轮椅出去就有些惊世骇俗了,所以最后只能决定由叶飞一个个把她们抱出去。

    在叶飞说出这个决定后,三个小丫头刚刚恢复的脸又红了起来,但是三又美丽的大眼睛里却又都充满了期待。

    叶飞没有时间管她们心情了,直接先抱起了最小的谷雪梅,大步走出了小院,向着自己停车的地方走去。

    “叶子哥哥。”还没走到一半,原本静静得趴在叶飞怀里的谷雪梅忽然柔柔得叫了一声。

    叶飞低下头去,却见这小丫头那张娇美的脸蛋布满了异样的红晕,卡通人物一般可爱的大眼睛里也变得水汪汪的,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充满了在她这个年龄很少见的柔情,如朱砂一点的小嘴微微张开,似乎在诱惑着他用力得吻上去。

    叶飞心里暗叫要命,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小的丫头在动情的时候竟然会有这么诱人的一面,早上被妈妈逗起的那一股火焰竟然有了苏醒的迹象,就连下面也似乎想要抬头了。

    为了不让自己出丑,叶飞只好加快了速度,很快来到车前,将谷雪梅放进后座,然后准备去再把另外两个抱过来。

    “叶子哥哥!”这时谷雪梅忽然又叫了他一声,见他头看向自己,小脸通红得问道:“你真的会在我们当中选一个吗?”

    叶飞暗感头疼,没想到自己开了个玩笑竟然被她们当真了,但是此时如果说是开玩笑的话,恐怕会伤了她们那颗脆弱的心,于是笑道:“是啊,那小梅希望哥哥选谁?

    第一??”

    在三个小丫头中,谷雪梅的性格是最为单纯柔弱的,但是正因为她太过单纯,在这个问题上反而比一般的女孩都要大胆,听到叶飞问自己后,有些迟疑得说道:“我当然希望叶子哥哥能选我了,可是那样的话姐姐就会不开心了,可是叶子哥哥如果选了姐姐,那小梅又不会开心,不如,让我们都做你的媳妇吧。”说完还一脸期待得看着叶飞。

    小丫头一句天真的话瞬间引起了叶飞无限的遐思,三个一模一样和小萝莉,并排躺在一起,甜甜得叫着“叶子哥哥”任自己采摘,那场景只是想想就令人心动不已啊!

    心里的邪念让叶飞本就蠢蠢欲动的坏东西一下弹跳起来,吓得他急忙弯下腰去,伸手在谷雪梅的小脑袋上轻抚了一下,笑道:“好啊,等你们长大了,都做叶子哥哥的媳妇好了。”

    “太好了,叶子哥哥,我们这就算是私定终身了吧?”谷雪梅开心得说道:“我见电视上的角在私定终身后都会亲一下的,叶子哥哥,你能亲我一下吗?”

    第二六十 章 暗室的偷欢

    叶飞无奈得笑了一下,低下头在小丫头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亲,笑道:“行了吧?”

    不料谷雪梅却忽然抱住他的脖子,将两片柔软的薄唇一下印到他的嘴唇上,好在这小丫头根本不会接吻,只是和叶飞嘴对嘴以后就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只是用力得和他这样贴着。

    但就是这样,叶飞仍是感觉有些吃不消,若不是有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恐怕就要做些什么了。

    生怕自己会犯错的叶飞急忙推开了谷雪梅,好在小丫头还不太了解这种事,只是和叶飞这样吻了一下就已经很满足了,对着他甜甜得一笑道:“叶子哥哥,快点去接我二姐三姐吧,不过以后我还要哦。”

    叶飞心头又是一动,急忙点了点头,然后走上了头的路,他有些吃惊得发现,从今天早上开始,自己好像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现在的自己变得更加容易受诱惑,本来还以为是因为妈妈早上的那句话,但现在看来显然不是那样,因为以前的自己对谷雪梅这种青涩的小丫头是不会有太大的感觉的,可是今天却不同了,至于这是为什么,侥是他的头脑也一时有些想不通。

    其实有一点是叶飞不知道的,自从昨晚彻底得到柳亦茹之后,他的功法里的某个特性已经完全被来自于妈妈的元阴激活,因为这个不为人知的特性,他将会对元阴之气纯厚的女人不自觉得产生反应,特别是处女,那种从未泄露过的元阴更是对他有着极大的吸引力,这也导致了他日后将会风流债无数,虽然现在的他已经算是够贪心的了,但是也只是想着好好保护自己身边的女人,对于那些无关的根本没有太多关注,不过自今天以后,这一切将会改变,所有够水准的女人都会成为他的目标,即使本没有什么感情,他也能产生“性趣”,既而“日久生情”,从而使他的后宫越来越庞大,而他肩上的担子也因而越来越重。

    还不知道自己有着向色魔转变的趋向的叶飞快步走

    度第一

    进了小院,为了不让刚才的那一幕再发生,他干脆也不

    最◢新◢度?第一¨|

    顾会不会惊世骇俗了,同时将谷雪蓉谷雪欣两个女孩和她们的轮椅同时提了起来,然后又把谷雪梅的那一把抗在肩上,然后快步走到了车子旁边,因为知道有那对中年男女在这里,干脆连大门也没有关,好在此时是上班时间,这里的居民大都没有在家,在家的也没有正好这个时候出来的,叶飞超出常人的怪力才没有引起什么轰动。

    不过别人虽然没有看到,但是三个小萝莉可是把这一切全都看在眼里的,一时间都不由眼冒小星星得说道:“叶子哥哥,你真厉害!”

    叶飞心中不由一汗,因为在听到三个小丫头夸自己厉害的时候,他竟然想到了那方面,这让他很是苦恼,怎么自己好像越来越色了?

    将三个小丫头在后座上安顿好,叶飞发动了车子,并且在路上给东方若兰打了个电话,所以当他们到了军医院的时候,东方若兰和苗欣已经等在那里了。

    “东方阿姨,苗欣姐姐。”叶飞还没有来得及停稳车子,里面的三个小丫头就已经打开车窗甜甜得和东方若兰二女打起了招呼,也许是因为之前没什么机会出来,三个小丫头很喜欢交朋友,昨天和东方若兰二女还没有相处太久,就已经和她们很好了,而东方若兰她们也都很喜欢这三个可爱的小萝莉,所以虽然才是第二次见面,但是她们之间却显得极为熟悉。

    帮着东方若兰她们把三个小

    点b点

    丫头送进东方若兰的办公室,叶飞并没有在里面停留,趁着东方若兰给小丫头们治疗的时间,他想去看看特战队的战友们。

    其实三个小丫头的腿部只是被封住了经脉,只要他或者东方若兰用内力稍稍一催就可以解开,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一来是怕治疗得太快引起什么不必要的猜测,二来他也不希望谷家姐妹卷入武林的纷争当中去,虽然她们的身世很可能和哪个强大的武林门派有关系,但是叶飞却更希望她们能这样平凡而快乐得生活下去,哪怕是最终不得不与这些扯上关系,他也希望那一天来得越晚越好。

    出了医院的大门,叶飞熟门熟路得来到特战队大院里,却发现偌大的特战队大院里竟然一个人也看不到,训练场上也是平静得很,这让他感觉很是奇怪。

    正想出去找门卫打听一下,忽然一阵喧哗声传进了叶飞的耳朵,仔细听去,发现竟然是室内竞技场传来的,他这才知道,这帮人竟然都跑到那里去了。

    竞技场是特战队特有的东西,为了提高单兵作战能力,特战队里并不禁止队员私下挑战,但是为了不造成什么伤亡,才特意弄了这么一个地方,以前叶飞也来过这里,更看过队员们相互切磋,那时候的他感觉这些人强得简直没了边,除了家里的那些美女们,恐怕没有人会是他们的对手,但是现在却知道了,以队员的实力,只不过才是刚刚起步而已。

    信步走进竞技场,叶飞发现此时在台上对战的竟然都是自己的熟人,一个是为了自己挡过子弹的中队长李云,另一个却是他的姑父李斌,同时也是一位中队长,只是这两位中队长的实力相差太过悬殊,李斌全力进攻,竟然不能把只是随手格挡的李云逼退半步,在坚持了两分多钟后被李云轻轻扔下了台。

    打退李斌之后,站在台上的李云豪情大发的叫道:“谁还要来?”

    台下的众人显然都知道李云此时的实力,虽然个个都十分兴奋,但是却没有一个肯上台的,甚至还有人喊道:“李队,你还是行行好先下来吧,把机会让给别人行不行啊?”

    看着台上豪情万丈的李云,叶飞知道他并没有受到好个副作用的影响,心情也是大好,于是大声说道:“我来!”说着分开人群,猛得跳上台去。

    看清楚来的人是叶飞后,李云忽然从台子上跳了下去,哈哈大笑道:“算了吧,我才不跟你这个小变态打呢,输了多丢人!”

    在场的众人就算是没有参加好次行动的,事后也都听说了叶飞当初的战绩,所以看到李云不战而降谁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都跟着哈哈笑了起来,从群里的张强喊道:“小满,你小子可是好久没来了啊,是不是最近太过发财,看不上我们这些穷当兵的了?”

    叶飞也从台子上跳了下去,笑道:“我哪里敢?我还怕你们挑了我的凌云会呢。”

    虽然说起来特战队和凌云算是一白一黑,本不可能有什么交集,但是由于叶飞的原因,这些队员们谁也没有感觉凌云会是什么不好的组织,见叶飞和张强开玩笑,也都跟着嘻笑不已。

    这时刚刚被李云打败的李斌悄悄走了过来,拉了拉叶飞,小声问道:“小满,李云那家伙说他突然变强是因为你,这是怎么事啊?”

    因为叶凝霜的事,叶飞对李斌还是有些负罪感的,他和云靖虽然都是叶飞的姑父,但是性格却是天差地远,生性耿直的李斌从小就很得叶飞的尊敬,所以在得到叶凝霜之后,叶飞总想着要补偿李斌一下,但是又一直没有机会,此时见他问起,自然不想对他隐瞒什么,点了点头道:“是因为我,上次李云叔叔为我受伤,我用了一种很特殊的方法将他治好后,他就有了这样的实力了。”

    “那没有受伤的人能不能用这个方法啊?”李斌急忙问道,对于李云的实力他可是极为羡慕的。

    “能用是能用,但是他没有告诉你,这个方法有一个致命的副作用吗?”叶飞有些为难得问道。

    “副作用?什么副作用?”李云显然没有把这个副作用告诉李斌,所以此时李斌很是疑惑:“我没看出李云有什么不对啊。”

    叶飞凑近李斌的耳朵,把那个副作用跟他说了一遍。

    听完叶飞的耳语,李斌忽然露出了很是古怪的表情,看了叶飞好一会,才说道:“这也算副作用?小满,你不会忘了你姑父我有什么隐患吧?”

    叶飞猛得一拍额头,这才想起,李斌由于十多年前那次受伤,那里根本就已经没有了,这可是比那个副作用更加彻底的断绝,所以什么副作用不副作用的对他而言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这下没有问题了吧?”看到叶飞一付恍然大悟的样子,李斌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叶飞点了点头:“没问题了,等有时间我们就进行,到时候姑父你一定可以拥有和李云叔叔一样的实力的!”

    李斌满意得笑了笑,又用更低的声音道:“还有,以后记得好好照顾你姑妈,这些年苦了她了。”

    “嗯?”叶飞不由吓了一跳,怎么听李斌这话的意思,他好像是知道了什么似的?

    李斌又拍了拍叶飞的肩膀,微微笑道:“记得不要太张扬,毕竟传出去对你们的名声会有很大的影响,而且最好也别让小婉知道,这丫头有些一根筋,恐怕很难转过这个弯来。”

    叶飞立马就明白了,李斌是真的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而且还同意了,这让叶飞不禁十分感动,低声说道:“谢谢!”

    “不用谢我,其实这对我也是一件好事,有你来照顾她,我心中也少了一份牵挂,以后可以更加专心得投身于我的事业了。”李斌理解得笑道,不过脸色随即又变得认真起来:“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能让她受什么委屈,不然我是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放心吧,我一定会做到最好的!”叶飞也是认真的点头道,心里却感觉有些古怪,怎么李斌此时像个老丈人似的?

    “我说你们俩,在那里嘀咕什么呢?”李云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打断了二人的对话,叶飞和李斌相视一笑,很快放弃了这个话题,和那些队员们闹做了一处。

    一直在特战队大院里呆到将近中午,叶飞才又到医院,来到东方若兰的办公室,却见三个小丫头正并排坐在那里,并且都换了一条短裤,露出三又晶莹如玉的纤细美腿,看得叶飞一阵口干舌燥,好在她们的腿上都插了一些针灸用的银针,这才减少了不少诱惑,不然现在变得极易冲动的叶飞恐怕会当场出丑。

    在小丫头们对面坐了下来,叶飞笑着问道:“感觉怎么样了?”

    “好多了。”谷雪欣答道:“现在腿上已经有了些麻麻的感觉,不像以前那样什么知觉也没有了。”另外两个女孩也跟着点了点头,显然都已经有了知觉。

    对于这个结果叶飞早已知道了,此时也只是随口一问,等小丫头们答完,又问道:“东方阿姨和苗欣姐姐呢?”

    “苗欣姐姐因为给我们施针,有些累了,所以去休息了,东方阿姨正在给我们配药。”这次说话的是谷雪蓉,说着还指了指办公室里面的那个小房间,那里正是东方若兰平时配药的地方。

    想到已经好久没有和东方若兰亲热了,叶飞的心头不禁一片火热,站起来大步走向那个小室,同时对三个小丫头说道:“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推开那个配药的小房间的

    ???第|一?¨

    门,叶飞走了进去,并且在里面把门反锁住,然后看向了东方若兰,此时她正坐在工作台前很是认真得看着几份在试管里的液体,显然里面就是给三个小丫头配制的药液了。

    今天的东方若兰还是叶飞第一次对她动心时的打扮,一身洁白的白大卦丝毫不能遮掩她火爆到极点的身材,再加上此时那付认真的表情,给叶飞带来了巨大的诱惑。

    悄悄走到东方若兰身后,叶飞一把从后面抱住她,在她耳边轻声问道:“我的好若兰,这些天有没有想我?”

    虽然没有头,但是东方若兰仍是一下就感觉出了是他,于是软软得向后倒在他怀里,用一种有些幽怨的声音说道:“你说呢?小没良心的,人家帮你做了这么多事,也不见你来找人家!”

    “我这不是来了吗?”叶飞嘿嘿笑道,双手开始有些不老实起来。

    感觉到叶飞的动作,东方若兰急忙制止了他,低声说道:“现在不要,小蓉她们还在外面呢,当心被她们听到。”

    东方若兰不提那三个小萝莉还好,此时这么一说,叶飞之前被她们勾起来的那股邪火立马又发做起来,不但没有放开东方若兰,反而将她抱得更紧,双手甚至都已经钻进了她的白大卦里,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掌握了她的两处高地。

    “啊……”已经好久没有得到叶飞疼爱的东方若兰哪里经得住他这样的挑逗?不过心里的矜持还是让她有些放不开,低声说道:“不……”

    还没等她说出下一个字,叶飞已经用自己的嘴巴堵住了她的小嘴,并且趁她说道的时候将舌头伸进了她了的小嘴里,东方若兰本就是强忍着拒绝他的,此时却再也顾不上其它,忘情得应起来。

    叶飞一边吻着东方若兰的小嘴,一边隔着她那件象征着白衣天使这个职业的白大卦用力揉捏着她丰满无比,手感也好到爆的大奶子,直把东方若兰弄得欲火狂升,小手也情不自禁得伸到叶飞下面,从他裤子里掏出那根让她迷恋不已的大鸡巴,轻轻握住,快速得套弄起来。

    在这样的想到抚摸中,二人的欲火瞬间彀了顶点,叶飞一把扯掉东方若兰的白大卦,然后撩起她穿在里面的裙子的裙摆,将之卷到东方若兰的腰间,然后将她那条薄薄的小内裤在胯下拉成一条线,用手指拨到一边,轻轻在她早已变得水汪汪的小骚屄上抠摸起来。

    东方若兰顿时感觉屄里痒得难受,忍不住在叶飞的耳边小声说道:“好老公,阿姨受不了了,快点把你的大鸡巴插进阿姨屄里,让阿姨舒服吧!”

    叶飞点了点头,用自己勃起的硬梆梆的大鸡巴在东方若兰的柔软、平坦的小腹上,东方若兰抬起一条腿盘在叶飞的腰间,让她的润滑的、美丽的骚屄口正对着叶飞勃起的硬梆梆的大鸡巴,叶飞抱着东方若兰肥硕的丰臀,身体向前一挺,东方若兰的身体也向前挺着,只听卟滋一声,随着东方若兰的娇叫,叶飞的大鸡巴肏进了东方若兰那美艳、成熟、迷人的骚屄里。

    东方若兰紧紧搂着叶飞的肩膀,用力向下挺送着身体,叶飞一手搂着东方若兰丰腴的腰肢,一手抱着东方若兰柔软、光润、肥美的丰臀,大鸡巴用力在东方若兰的骚屄里抽肏,东方若兰那紧紧的带有褶皱的骚屄内壁套撸着叶飞的大龟头,小阴唇紧紧裹住叶飞的大鸡巴。俩人的舌头碰撞着、纠缠着。

    叶飞用力搂抱起东方若兰,东方若兰用她那丰腴的双臂搂着叶飞的脖子,把她健美的双腿缠绕在叶飞的腰间,骚屄紧紧包裹着叶飞的大鸡巴,满头的长发随着叶飞的大鸡巴冲击在脑后飘扬。

    东方若兰满面酡红,娇喘吁吁,断断续续地说:“哦……好老公……亲亲宝贝……我爱你……大鸡巴……肏我的……小骚屄……哦……美上天了……好神勇……喔……亲丈夫……哎哟……你的……大……龟头……涨得……好大……太……太美了……把……人家的……小屄……心……顶……顶得……爽……爽死……了哎唷……人……阿姨……快……不行了……哎哟……哎……哟……快……快了……阿姨……要……要向……大鸡巴……降……降服……了……喔……啊……啊……啊……。”

    叶飞搂抱着东方若兰的丰臀,东方若兰修长的双腿紧紧缠绕在叶飞的腰间,叶飞的大鸡巴紧肏在东方若兰的骚屄里,东方若兰的骚屄口紧紧包裹着叶飞的大鸡巴,叶飞把东方若兰抱了起来,将她放到那个台子上,叶飞站在台下把东方若兰的双腿架在肩上,身子压在东方若兰的身上,大鸡巴深深地肏进东方若兰的骚屄里,摇摆着屁股,鸡巴在东方若兰的骚屄里研磨着,龟头触着骚屄尽头那团软软的、暖暖的肉。东方若兰被叶飞肏得星目迷离,满面酡红,娇喘吁吁,呻吟阵阵。

    “哎唷……老公……好哥哥……我爱死你了……真爱死……你这个……大鸡巴的……老公……肏得……阿姨……要……淫……淫乐……死了……哟……哟……阿姨……好……酥……好麻……喔……的……哎哟……阿姨……的……好丈夫……大……鸡巴……哥哥……阿姨……快……快要……忍……忍不住……了……好……好美……这……这次……真的……不……不行了……哎……哎呀……姐……阿姨……要……丢……丢了……嘛……哎唷……怎么会……丢……丢得……这么……爽……哟……阿姨……要……丢……丢给……大鸡巴……哥哥……了哎呀……丢……丢了……喔……喔……好……好爽……我要……要泄身……了……。”二人搂在一起,浪做一团,配得是天衣无缝,妙趣横生而痛快无穷。

    “好老公……我不行了……我要死了……我又要……泄了……。”东方若兰的阴精一阵又一阵地猛泄着,泄到整个丰满的胴体周身爽乎乎地颤抖着,只有那急促的喘息声和呻吟声。

    叶飞感到一股股又多又烫的阴精强力地喷洒在叶飞的大龟头上无比的舒畅,两手抓住东方若兰的乳房,下面的大鸡巴狠命的抽肏起来。

    “哎呀……亲亲老公……我实在受不了啦……。”东方若兰连泄了数次的身,此时已瘫痪在床上,只有把头在东摇西摆的乱动着,秀发在枕头上飞飘着,娇喘吁吁,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任凭叶飞去猛攻狠打。

    在叶飞拼命的猛抽狠肏了数十下,叶飞一声低吼,大鸡巴也抖了几抖,顶在东方若兰的小屄心口噗噗地把精液射进了东方若兰的子宫里。

    “哎呀……亲亲……我……我又泄了……。”东方若兰爽得泄出阴精,又被叶飞的精液烫得再次大泄特泄,二人都同时达到了欲的最高极限,魂飞天国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