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53章 彪悍的三姐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而沐灵也被谷雪函那天人之姿的容貌给弄得微微一愣,没想到叶飞要帮助是的这个漂亮的一个女孩,他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吗?沐灵忽然感觉心里有点不舒服,一种淡淡的酸意弥漫开来,不过很快就被她压制下去了,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问道:“你好,请问是谷雪函小姐吗?”

    谷雪函遍了自己的记忆,就连那些曾经被自己下手的人也没有放过,但是却一点也没有眼前这两个人的印象,毕竟以他们的相貌,看过之后是很难忘记的,更何况自己的记忆力一向都很不错,所以她不由很是惊讶得说道:“是啊,请问你们有什么事么?”

    “是这样的,我们是凌云影视娱乐公司的,有些事想要找

    ?最?新度第一?

    你谈一下。”沐灵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说道:“谷小姐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吗?”

    “哦,请进吧。”不得不说,一个人长得漂亮,不只是会让异性有好感,有些时候对同性也是有效的,谷雪函很快就放下了对沐灵的防备,但是对喜悦却仍有些不放心,虽然他也帅得一塌糊涂,不过毕竟也是个男人,谷雪函自从被一些莫名其妙的男人缠得不胜其烦后就开始对所有的男人有了戒心,好在那些莫名其妙的男人后来都莫名其妙得消失了,不然谷雪函不敢保证自己还能像现在这样保持着自己的清白,过早得认识了这个会的黑暗面的她,比其它的同龄人看事情要明白得多。

    进了这个破败的小院,叶飞看到那三个粉雕玉琢三胞胎女孩正坐在一起摆弄着一些布块还有丝线,知道她们正在做一些绣活,现在几乎所有的人力都被机器取代了,也只有这样的一些手工艺品还会用到人力,所以这三个懂事的小女孩应该是用这个赚一些钱补贴家用,叶飞很奇怪,既然她们有这样的事做,就算谷雪函几天没有偷到钱,也不应该会落到饿肚子的地步啊。

    只是叶飞不知道的是,现在的这些老一个比一个挑剔,而这三个小女孩也没有经过什么系统的培训,所以绣出来的东西倒有很大一部分不能通过验收,赚不到钱不说,还得赔上材料钱,但是为了不让三个妹妹难过,谷雪函却从来都没有跟她们说过,而她偷来的钱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交了材料费的,虽然三个妹妹并不能赚钱,而且还要

    度◢第一3

    自己赔出去一些,但是谷雪函却十分高兴,因为她知道,三个妹妹是真的想帮自己,只要有这这样一份心,就算是再难她们也能挺下去。

    见到叶飞和沐灵进来,三个小女孩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好奇得向他们看来,她们这个小院平时除了房东夫妇之外,根本就没有来过什么客人,而且自从腿坏了以后,她们也很少出去,所以对于陌生人她们极为好奇,同时也隐隐有些害怕。

    沐灵看到这三个如洋娃娃一般可爱的女孩后,也十分的喜欢她们,问道:“谷小姐,她们就是你的三个妹妹吗?很可爱啊。”

    “谢谢。”虽然对沐灵没有什么敌意,但是谷雪函也并没有怎么热情,只是淡淡得道了声谢,然后开门见山得问道:“你们来到底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们影视公司最近准备重组,正需要一批年轻的面孔加入,以谷小姐你的条件,相信一定可以在这方面做出很大的成绩的。”沐灵也没有拐弯抹脚,直接说出了自己和叶飞的来意,这正是叶飞的安排,他是想让谷雪函进入自己的公司,毕竟要想在国内目前的大环境中闯出一片清朗的天空,只是靠许薇儿一个人还是显得太过单薄,而谷雪函在这样的困境下还能洁身自好,如果进入娱乐圈,肯定也是一个和许薇儿一样能坚持原则的人,以她的相貌身材,就算是没什么功底,也足以成为一个人气极旺的偶像派明星。

    “对不起,我没有兴趣。”正如叶飞意料的一样,谷雪函想也没想得拒绝了:“我虽然并没有见识过这个圈子的黑暗,但是只凭听说的那些就已经足够了,我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之前叶飞跟沐灵说谷雪函会拒绝的时候,沐灵还有些不相信,毕竟谷雪函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先不说有没有什么明星梦吧,就只是目前这种辛苦的环境她都不应该会拒绝的,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坚决,不过好在叶飞早已料到了会有这样的事,而且也帮着沐灵想好了说词,让沐灵不至于被堵住,仍是微笑着说道:“我承认,这个圈子确实不怎么样,但是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你自己坚持的话,相信没人任何

    度第一3

    人可以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的。”

    谷雪函却仍是摇头道:“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有些时候根本就是身不由己的,我不想冒那个险。”

    这下沐灵彻底无奈了,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叶飞,不过在看到他脸上那淡淡的笑容时,又不禁想起了刚才电梯里的那一幕,俏脸微微红了起来。

    叶飞给了沐灵一个放心的眼神,却并同有跟谷雪函说话,而是走到那三个小女孩身边,蹲了下来,用温和的声音问其中一个道:“你们在做十字绣吗?很不错,能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是老几吗?”由于上午只是远远得看过一次,他也分不清这三分小女孩哪个是哪个,

    不得不说,有些时候相貌真的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叶飞那漂亮得堪比女孩的容貌再加让脸上那温和的笑意,很容易就让这个可以说没有一点会经验的女孩对他产生了好感,用一种甜甜脆脆的声音答道:“我叫谷雪欣,是三妹,哥哥你叫什么呀?”

    “哥哥叫叶飞,你们可以叫我叶飞哥哥,或者叶子哥哥也行。”叶飞脸上的微笑逾发温和。

    “叶子哥哥好!”三个小女孩异口同声得叫道,也许她们之间也有叶飞和叶云绮那样的心灵感应,此时同时选择了叶子哥哥这个比较可爱的称呼。

    “能让哥哥看看你们的腿吗?”见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叶飞忽然把话题转到了她们的腿上,说着,右手已经按上了谷雪欣的膝盖。

    谷雪函在叶飞刚刚和妹妹们说话时就一直在注意着他了,不过看到三个妹妹似乎很喜欢跟他说道,而且她们平时也没有什么朋友,所以也就没有阻拦,可是没想几叶飞还没有说上几句竟然就开始动手了,

    ^点'b点

    而且还是怪叔叔检查身体那一招,于是急忙走过来一把将叶飞按在三妹腿上的大手拍了下去,警惕得看着他,怒道:“你干什么?”

    虽然只是碰了一下,但是叶飞却已经感觉出来,谷雪欣的腿根本一点事都没有,只是被封住了经脉,看来自己之前的猜测一点也没有错,心里不由更加好奇,见谷雪函一付防色狼的样子盯着自己,不禁苦笑道:“我只是帮你妹妹看一下腿,她的腿并没有什么大事,很容易就能治好的。”

    “真的吗?”谷雪函的眼睛不由亮了起来:“可是我也带着她们看过不少的医院,却根本查不出她们这是怎么事,你真的有办法?”

    叶飞心中暗笑,这种高明的手段一般的医院自然查不出来,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却又摇了摇头说道:“我虽然能查出来问题,但是却没有办法,不过我认识一个很高明的医生,她是望海军的首席医生,应该是有办法的。”其实这种上小禁制他只要轻轻用内力一震就能碰掉,但是由于还不太清楚这一切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所以暂时没有说出来,只是把这个希望推到了东方若兰身上。

    如果叶飞说他自己可以治,也许谷雪函还会怀疑,但是他既然说出了别的医生,而且这个医生还是军里的,谷雪函就一点也不怀疑了,急忙问道:“那你能帮我联系那位医生吗?放心,无论多大的代价都行!”

    “联系自然是没有问题,但是这其中却还有一个难点。”说到这里,叶飞故意停了一下。

    谷雪函以为他是想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了,脸色不禁这得有些苍白,不过为了妹妹,她愿意牺牲自己,于是说道:“什么要求你就说吧!”

    谷雪函那付慷慨就义的样子让叶飞心中暗笑,却也不忍再逗她,微微一笑道:“那就是钱的问题,那位神医虽然是军的,但也不是什么慈善机构,而且她看病由于会用到许多稀有的药材之类的,所以收费一般也都会很贵。”

    谷雪函以为叶飞是想让自己用身材跟他换钱,虽然为了妹妹她可以牺牲一切,不过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道:“那你能先借我这些钱吗?放心,我以后一定会还给你的。”说完,有些紧张得看着叶飞,希望看起来很和善的他不会是一个彻底的坏蛋吧。

    “借你肯定是不行的。”叶飞摇了摇头,在谷雪函失望无比的时候却又说道:“不过你自己可以赚,只要你加入我们的公司,相信用不了一年,你三个妹妹的医疗费对于你来说就只是一件很小的事了。”

    “好,我加入!”谷雪函像刚才拒绝沐灵时一样干脆得答应了下来,为了妹妹她都可以牺牲自己,更不用说是加入一个娱乐公司了,相信在自己的坚持下,一定可以躲过那个怪圈的。

    “那好,我就先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情况吧。”叶飞原原本本得把自己重组这个公司的原因又向谷雪函说了一遍,末了道:“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而且如果在公司有人想逼你做你不喜欢的事的话,你可以给我……哦,你好像不太相信我,那就给灵姐打电话好了,她是我的私人助理,可以

    找请第一??2

    帮你做任何事,对于她,你应该很相信吧?”

    “嗯,我知道了。”谷雪函有些不好意思得说道,心里对于自己刚才怀疑他而有些内疚。

    而沐灵此时却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子不但改变了对自己的称呼,还给自己安上了一个“私人助理”的职位,看来这小冤家是真的不想放过自己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她心里在颇为慌乱的同时却也有着一丝窃喜和一点儿小甜蜜。

    事情既然已经敲定下来,接下来的事就容易多了,很快谷雪函就跟着叶飞二人到公司里签了一份同,至此,她算是这家公司的第二个签约演员了,只不过比第一个签约演员许薇儿更加的业余。

    在看到公司的气氛和规模,特别是和司徒影许薇儿,见过面后,谷雪函就更加放心了,心中不由暗叹自己真是遇上了好人,而且心里也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工作来报答叶飞这份恩情。

    搞定了这件事,见沐灵到公司后就一直躲着自己,而自己也不好在这里对她怎么样,叶飞干脆决定再谷雪函家看看那三个可爱的小萝莉,因为现在公司还没有正式发展起来,所以谷家姐妹暂时还是只能住在那个租来的小院里,不料刚刚出了公司,电话就响了起来,并且还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有些疑惑得接通了电话,那边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立马传了过来:“喂,小子,我来了,听说现在就你一个人有空,那就来车站接我一下轻吧!”

    听到这个声音,叶飞不由露出一抹有些苦涩的笑容,不过在苦涩里却又带着一丝浓浓的温情,因为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而且自己身边的女人中也只有她才会这么彪悍,那就是自己那个如男孩子一样的三姐叶云瑛。

    “姐,你来了?在长途车站是吗?我马上就到!”也许是因为从小养成的习惯,叶飞此时在强势的三姐面前仍乖的像小猫一样,接到她的通知后二话没说,立马快速下了楼,发动了车子,向着长途车站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