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250章 肖菲的屈服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叶飞不由一阵恶寒,司徒影不会是像那些无良的导演之类的家伙一样,用这个来骗那些想成明星的单纯女孩吧?不过怎么看她也不像这样的人啊,于是不由把目光投向了司徒影。

    “我的这个剧本讲的就是一个仙女的故事,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都十分得适这个角色。”说起自己善长的领域,司徒影一改平时的文静,侃侃而谈道:“特别是刚才和她聊过之后,我都有些怀疑自己这个剧本是特意为她写的了,让她来演的话,甚至都不需要演技,只是本色演出就能完美展现出剧中人的所有特点。”

    叶飞这才知道是自己误会了,人家司徒影根本不是那样的人,看许薇儿时的目光之所以会那样,只是因为找到了最适演自己剧本的人物而已,而听了许薇儿的评价后,叶飞也对司徒影的剧本有些好奇起来,说道:“咱们先去开会,等下把你的剧本给我看一下。”

    司徒影点头答应下来,许薇儿则是兴奋得说道:“影姐姐还有其它剧本哦,一会我也要都看看!”

    三人到了会计室时,所有人员工都已经按各自的职位坐好了,看到司徒影,这些员工也都是一阵喧哗,和她同事几年,他们也都是第一次看到司徒影不带眼镜是什么样子,一些年轻的员工都不禁有些懊悔起来,暗怪自己以前没的抓住机会,而现在就算是想抓也再没有机会了,因为他们很相信,有了叶氏的支持,司徒影马上就可以一飞冲天,到时想追她的人恐怕连公司都装不下。

    而司徒影却被同事们看得有些儿不好意思了,刚才她只是整理剧本的时候感觉眼睛有些疲劳,所以摘下了眼镜想要揉一下,结果就被许薇儿看到了,并且坚决得劝她以后不要再带眼镜,如果近视的话可以弄付隐形的眼镜来,当时她并没有想太多,很自然得同意了和自己很投缘的许薇儿的话,可是现在却又有些后悔了。

    走到最前面的席台上坐了下来,叶飞扫视了一下会议室里的员工们,然后开口道:“大家好,我是叶飞,相信你们应该都听说过这个名字。”说到这里,叶飞顿了一顿,然后才继续说道:“不过此时此刻,我并不是你们听说过的那个凌云会的帮,而是一个和你们一样想把影视公司做大做强的人!”

    第一

    接下来,叶飞在对自己以前忽视影视公司道了个歉,并且说了一下以后和计划后,就让员工们散去了,其实他今天开会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要说什么事,而是要在员工们面前露个面,给他们增加一些信心,这样他们才能安心得工作,不然让程辉自己说出来,恐怕就不会有这么好的效果了。

    等那些兴高采烈的员工们都离开后,叶飞吩咐留了下来的程辉道:“这段时间你留意一下猎头公司,看看能不能找一个有能力的人过来担任总经理,最好有管理这方面的经验。”

    “好的。”程辉很爽快得答应下来,对于叶飞撤去自己总经理一职并没有什么抱怨,一来是因为叶飞之前放他一马让他很是感激,二来他也明白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只是团结员工还可以,要想把公司做强自己就没有那份能耐了。

    等程辉也离开后,叶飞和许薇儿跟着司徒影来到她的办公室,他很想看看那个让许薇儿赞不绝口的剧本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毕竟许薇儿可是看

    ¨地第一???

    着电影长大的,在这方面可以说是半个权威了。

    拿过许薇儿已经看过的那个剧本,叶飞仔细得读了起来,发现里面的故事颇为简单,就是一个小仙女不慎掉入凡间的故事,而且连几乎所以电影都会涉及的爱情体裁都没有,但是叶飞在看完之后却可以肯定,如果这部电影真的拍出来,绝对会引起轰动,因为就连他自己都不禁有些沉迷在剧本中的故事里的,这故事虽然颇为简单,但是却处处透着神奇,特别是里面介绍到的一些仙境,更是让人神往,虽然这样的地方现实中不可能存在,但是凭现在的科技要想做出剧本里描述的效果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而剧中的那个人公小仙女,叶飞发现她

    ?2第一?

    真的和许薇儿一模一样,天真,涉世未深,甚至连说话口无遮拦这一点都极为相似,那种可爱让叶飞都有些心动了,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明明这小仙女的性格和许薇儿一样,可是在面对许薇儿时自己为什么就没有这种心动的感觉呢?

    来了兴趣的叶飞干脆把司徒影其它的剧本也都看了一遍,发现竟然没有一个比最先看到的那一个差的,真不知道看似单单纯纯的司徒影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创意的。

    “怎么样?”见叶飞终于放下了剧本,司徒影有些紧张得问道,她虽然对自己很有信心,但是毕竟叶飞才是老,如果不能让他认可的话,自己的剧本就是再好也根本不能搬上荧屏。

    “非常不错!”已经对司徒影完全认可的叶飞毫不吝惜自己的称赞:“如果投拍成功的话,肯定可以让龙国的电影走向一个新的高度!不过,司徒小姐似乎对神话很感兴趣啊,你的剧本全部都是这个体裁的。”

    听到叶飞说不过的时候,司徒影心里不由一紧,但是叶飞接下来的话却让她放心了,由于是说到了自己的工作,司徒影又到了刚才那种侃侃而谈的状态中:“倒不是我对神话体裁有什么偏爱,只是纵般世界影坛,玄幻这个体裁无疑是最为卖座的,而这些近年来一直被西方国家把

    点点'

    持在手中,但是要说起神话与传说,咱们龙国才是最多也是最成体系的,如果把这些都能拍出来,相信一定可以占据不小的市场。”

    “这倒是。”叶飞点头同意了司徒影的观点,然后又说道:“可是我发现西方人似乎对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更感兴趣,如果我们的电影不能打进他们的市场怎么办?”

    “其实世界是最大的市场就是龙国,我们的电影拍出来后是肯定可以在国内受到欢迎的,就算不能打进西方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司徒影很是自信得说道:“而且我也不信不能打进西方市场,毕竟如果我们的质量好的话,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再说了,奇怪的东西咱们也不是没有,别的不说,就只是说你刚才看的那个吧,上面的角刑天难道就不奇怪了吗?”

    叶飞一想也对,要说起怪,还有谁能比头被砍下来后还能以双乳做目肚脐做口杀上天庭的呢?想想这些年龙国的电影受到西方的冲击,简直就已经混乱不堪了,不是盲目得跟风就是拍得屁也不是,现在也到了自己向西方发起冲击的时候了。

    “好,我相信你,等过几天公司的运营恢复了之后,咱们马上开始着手拍第一部,我会全力支持你的!”叶飞当下就拍了,然后又问许薇儿道:“我要先去了,你是跟我走还是留在这里和司徒小姐一起研究一下呢?”

    “当然是和影姐姐一起了,到晚上让我妈妈来接我就行了。”许薇儿对于和叶飞一起兴趣似乎不大,像是赶苍蝇一般挥了挥小手道:“你自己先走吧!”

    摸了摸鼻子,叶飞带着一脸的苦笑离开了司徒影的办公室,又找到程辉,和他交待了一下后就离开了影视公司,他能做的基本已经做完了,现在就等丰公司恢复正常,再找一个专业的总经理,然后就是他大笔的注资了,对此

    度◢第一3

    他是一点压力都没有,因为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了,至于公司旗下的艺人,虽然现在还根本没有,但是相信随着自己公司的起步,很快就会有大批的人才过来的。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开车走在路上的叶飞竟然一时不知道该到哪里去了,家吧,现在妈妈肯定没有在家,自己一个人太无聊,而学校的话又太晚了,恐怕自己刚到就要放学了。

    思了一番后,叶飞干脆又到了凌云会总部,算算时间,肖菲那丫头已经被自己关了三四天了,也是时候去看看她是不是还那么倔强了。

    此时的夜总会已经开始营业,好多年轻的男女在这里进出,在看到叶飞的车子时都不由露出了惊讶的目光,因为像他这样开着这种正式风格的车子进出夜总会的人是很少见的,不过叶飞却并没有什么心思理会他们,直接在大门口停了车,将钥匙扔给看到自己后跑过来打招呼的一个小,然后直接上了二楼,来到关着肖菲的那个房间里。

    此时的肖菲正呆呆得坐在房间中央的大床上,双目直视着床前的地面,叶飞进来时也没有什么反应,不过她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外,气色还算不错,显然是得到了叶飞的吩咐的服务人员们对她照顾得很好。

    叶飞微微一笑,走到她身边坐下,问道:“怎么样,想通了吗?”

    其实肖菲此时的内心远不如她的外表平静,这几天她一直呆在房间里,除了没有自由以外,无论什么要求那些工作人员都会很快得帮她做好,所以在心平气静后她上看了不少的资料,从那些后续的报道中,她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根本就是罪有应得,让身为女儿的她都感觉拿下他是很好的决定。

    在知道了这些之后,肖菲原本对叶飞那种刻骨的恨意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不少,只是那天叶飞对自己还有妈妈的侮辱始终不能让她释怀,所以这几天她一直在偷偷得制作一件武器,当然,说是武器也有些太抬举她了,她弄出的只不过是一个由从桌子上拆下来的铁片磨成的简易匕首而已,不过她却以为这个东西的锋利程度已经足以刺死叶飞了。

    做出这个决定,肖菲是用了很大的决心的,因为她总是会忍不住想起那天他带给自己的那种几乎连灵魂都要消散的极致快乐,甚至这几天做梦时那一幕还会在自己的脑海里重现,梦醒后她就会发现,自己需要换内衣,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让她无法原谅自己的是,在梦里出现的场景竟然不只是叶飞侮辱自己的那一幕,更多的却是他和自己真正的缠绵,而自己也很渴望他对自己的轻怜蜜爱,这让她很是痛苦,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难道自己真的是被他帅气的外表和那强得离谱的能力给迷住了?

    在挣扎了好久之后,肖菲才做出这个决定,打算刺杀了他之后自己也随他而去,从而让妈妈真正的解脱,至于自己为什么要随他而去,肖菲给自己的理由是,自己已经被他侮辱,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只是内心却好像并不是这么想的。

    在叶飞进来后,肖菲本已定下来的决定不由又是一阵动摇,不过为了妈妈,她还是咬了咬嘴唇,趁着叶飞刚刚坐下的时候,猛得扑进了他的怀里,将藏在身下的那个自制匕首狠狠得刺进了他的肚子,在这一刻,她心里不但没有解脱的快感,反而有一种深深的疼痛。

    “怎么,想杀我?”叶飞嘿嘿笑了起来,身子向后退了退,让肖菲可以看到自己有腹部。

    肖菲惊讶得发现,自己全力的一击,再加上那个自制匕首的锋利,竟然没有对叶飞制成一丝伤害,那匕首在刚刚刺破他的衣服时,就弯了起来,连他的一层表皮都没有刺破。

    看到这一幕,肖菲的心里竟然闪过一抹让她极为痛恨自己的喜悦,不过还没等她来得及多想,就感觉自己已经被他粗暴得压倒在床上了。

    “竟然敢用这么钝的匕首刺你人我?看来你还没有吸取上次的教训,那就让你的人用更钝的匕首刺还你吧!”叶飞一边说着,一边双手连挥,将肖菲身上的衣服撕成了粉碎。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原本还在努力挣扎的肖菲在被叶飞撕破衣服后却一下安静了下来,看向叶飞的目光里虽然还有着仇恨,但是隐隐还有一丝期待的光芒,同时双腿也微微分开,让自己那多毛的小骚屄完全暴露在叶飞的眼前。

    叶飞的感觉何等的敏锐,只是从这微弱的变化上就能看出,肖菲肯定是被自己肏上瘾了,身体已经完全向自己屈服,不过为了让她的心也臣服于自己,叶飞并没有立马肏她,而是忽然撕破了床单,然后将之拧成几股绳子,在肖菲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她的四肢呈“大”字型绑在了床上。

    肖菲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都做出挨肏的姿态了,叶飞还要这么绑住自己,不禁有些害怕他是不是想用更加变态的方法来折磨自己,因为在她的心里,叶飞连他自己的孪生妹妹都肏,肯定是一个很变态的家伙。

    不过叶飞接下来的动作却告诉了肖菲她想错了,因为叶飞不但没有折磨她,反而在她光滑的娇躯上轻轻抚摸起来,大手在绕着自己的身体游走了一圈之后,轻轻握住了自己的奶子,一边温柔得抚摸,一边赞叹道:“真是极品的身材啊,特别是这对奶子,小小年纪就有了这样的规模,长大了一定是巨无霸,上天还真是待我不薄,竟然给了我这样一个极品的小性奴。”

    虽然被叶飞视作性奴让肖菲心里有些不爽,但是对于他的夸赞还是忍不住有些暗喜,如此一来,在他的抚摸下肖菲就有些动情起来,特别是叶飞将头埋在她的胸前,含住她一颗樱红色的小奶头吮吸的时候,肖菲感觉自己浑身都痒了直不,白嫩的娇躯不由自得轻轻扭动着。

    将肖菲的一对小奶头都涂上自己的口水之后,叶飞又转而向下,渐渐来到她多毛的小骚屄处,先是用手指在她的屄缝里轻轻划动了几下,然后埋头到她胯下,伸出舌头轻轻得在她嫩屄上舔了一下。

    “啊……哦……”自从上次被叶飞肏得爽到极点后,肖菲的身体对他根本没有了一点抵抗力,此时虽然只是轻轻得一弄,她就忍不住淫浪得呻吟起来,并且挺起了屁股,想要得到更多的爱抚。

    但是叶飞却并没有遂她的意,只是用舌尖在她的小嫩屄上轻点着,每次她的屁股挺上来的时候,他就躲了开去。

    肖菲被叶飞逗得淫水狂流不止,很想大声得求他用力玩弄自己的小嫩屄,可是心中的矜持却让她始终开不了这个口。

    过了一会,叶飞似乎是玩腻了肖菲的小骚屄,把头从她的胯下抬了起来,转而脱光自己的衣服,握着大鸡巴顶住她早已湿润无比的小骚屄。

    肖菲心中不由大喜,以为叶飞马上就要肏她了,却不料叶飞根本没有那个意思,鸡巴顶在她的嫩屄上之后,就没有再向里深入,而是用粗糙的龟头在她湿滑的屄缝里来得摩擦着。

    肖菲被弄得欲火更盛,心中很想用力得抱住叶飞,将他的大鸡巴狠狠得捅进自己骚痒无比的嫩屄,但是四肢都被绑住的她却根本做不到这一点,因此也只能无奈得用力扭动着屁股好让叶飞的鸡巴摩擦得更重一些。

    忽然,肖菲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喜色,因为她感觉叶飞终于将他的大鸡巴插进自己屄里了,兴奋之极的她好想大声欢呼,可是还没有等她来得及高兴,却又感觉刚刚只进来半个龟头的鸡巴又离开了她的小嫩屄,然后又插进来一点,却又拔了出去,如此一直反复。

    肖菲这才知道,叶飞根本就是用这种方法来折磨自己,而且她也感觉到,这样的折磨对自己是最有效的,就算是痛打自己一顿也绝对不如现在这么来得难受。

    “混蛋,你快点插进来呀!”再也不堪忍受的肖菲终于叫出了她内心最深处的声音,此时的她已经快要被弄疯了,只要叶飞能肏她,绝对让她干什么都行。

    叶飞仍用自己的鸡巴在肖菲的嫩屄里做着最小幅度的抽插,嘴里淡淡得说道:“我可不叫混蛋。”

    肖菲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尽快让叶飞肏自己,于是开口求道:“叶飞,我求求你了,快点插进来好不好?之前是我错了,求求你快点肏我吧!”

    “我这一生只会肏两种女人,一种是我的爱人,一种是我的性奴,你觉得自己应该是哪一种呢?”叶飞邪笑着问道。

    肖菲终于明白,他是要用这种方法逼自己做他的性奴,心中虽然有些不愿,但是此时她的神志大部分已经被欲望左右,所以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似乎做他的性奴也没有什么不好,起码可以经常享受到他那根让人无限欢乐的大鸡巴!

    这个念头一产生,肖菲再也没有了顾忌,开口求道:“人,求你把你的大鸡巴赐与菲奴,将它插进菲奴的屄里吧!好人,菲奴求您肏我!”

    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叶飞不再迟疑,腰部用力一挺,粗长的大鸡巴瞬间没入了肖菲淫水涟涟的小骚屄里,快速得抽插起来。

    再次感受到那极致的快感,肖菲不禁暗暗为自己刚才的决定喝彩,当叶飞性奴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为了让叶飞更加用力得肏干自己,肖菲一边扭动着屁股配他的抽插,一边大声得浪叫起来:“喔……人……嗯……菲奴的大鸡巴好人……喔……人你……好会肏屄……啊……你的大鸡巴……好长……好粗……肏得……菲奴好爽……啊……大鸡巴……顶到菲奴……花心了……肏到子宫了……啊……好人……你肏得……菲奴好爽……啊……喔……用力……对……菲奴的……大鸡巴人……啊……菲奴的……小浪屄……爽死了……啊……”

    叶飞没想到只是第二次挨肏的肖菲竟然可以叫得这么淫荡,心中不由暗叹她真是天性淫荡,不过作为自己的性奴,她自然是越淫荡越好,自己才能肏得更过瘾,于是再次加大了肏干的力度,不过速度却慢了下来,每次重重插入肖菲的小嫩屄后,都会将巨大的龟头顶在她娇嫩的花心上用力研磨一下,然后才猛得抽出,周而复始。

    如此一来,肖菲更是爽得找不着北了,娇躯用力得乱扭着,嘴里继续浪叫:“哎唷……哟……哟…………人……菲奴……的……大鸡巴……人……呀……哎唷……喔……喔……大鸡……巴……好……好大……好烫……哎……唷……小浪……屄……菲奴……要被……人的……大鸡巴……涨死……了……烫……烫死了……哎……哎唷……唷……嗯哼……菲奴……美……死了……好……人……情……哥哥……哎……呀……菲奴……又……又快要……受不……了……快了……嗯哼……菲奴……又要……死……了……啊……啊……菲奴……要被……人……的……大……大鸡巴……肏死……了……哎唷……大……鸡巴…………人……呀……陪……菲奴……一……一起……丢……吧……喔……喔……大鸡巴……人……你……你也……一起……丢……丢了……吧……哎呀……喔……喔……”

    享受着肖菲高潮时小嫩屄的包夹吮吸,叶飞却并没有随她一些泄出来,他要让她彻底得臣服在自己的大鸡巴之下,虽然泄过之后立马就能继续战斗,但是仍是不如一直不泄的好,所以叶飞等肖菲稍微恢复了一些之后,又开始的猛烈得抽插,同时双手轻挥,将绑着她四肢的绳子尽数弄断。

    得到了自由的肖菲急忙紧紧抱住了压在自己身上的叶飞,因为只有这样让他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她才能更加强烈得体会到那种被征服的快感,这一点肖菲和她的妈妈张琳心十分相似,张琳心就是如此,虽然叶飞已经有意让她升级为他的女人,但是张琳心却更喜欢做他的性奴,在被他肏的时候叫他做人,这会让她有一种特殊的快感。

    肖菲也同样如此,刚才还对于做叶飞的性奴有些不太情愿,但是此时却非常动情得叫起了他人,而且还十分的自然,在他大力得肏干下,继续放浪得呻吟着:“哎哟……好人呀……我……的……大鸡巴……好……人……喔……亲人……哎……哎唷……大鸡巴……又……又顶……到了……菲奴……的小……骚屄……心……了……啊……啊……好人又……要……把……菲奴……肏……肏死……了……哎……哎哟……人家……又……又……喔……酸起……来了……唷……唷……大鸡巴……人……菲奴的……小浪……屄……又……又痒……了……啊……啊……快……快大……力……地……肏吧……把……菲奴……奸死……了吧……哎唷……呀……呀……快……快顶……顶菲奴……的……小屄心呀……喔……喔……妹妹……的……小浪……屄……受……受不……了啦……快……快嘛……哎唷……唷……唷……”

    被肖菲的顺从激起了万丈欲火的叶飞疯狂得肏干起来,直把肖菲给肏得都快要飞上了天,到了后来甚至连浪叫都发不出声了,阴精更是一波接着一波得狂泄而出,高潮与高潮之间根本没有了间隔。

    叶飞一刻不停得狂肏着肖菲的小骚屄,直到把她肏得躺在床上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才将鸡巴重重撞进她娇嫩的花心里,开始了强力的喷射。

    被叶飞的热精一浇,肖菲本已不能动的娇躯忽然光返照一般大力得挺了起来,再次泄出了一波阴精,不过有了叶飞的精液的滋润,她这一次却并没有再瘫软。